手机上阅读

第45章 枯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阿浔看着在她身边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来回环绕的金色小铃铛,突然福至心灵,抬手一把抓住了它。

    小金铃躺在她的手心里,安静又雅致。

    她忍不住笑了笑,将它放进了怀里。

    光晕消失以后,阿浔头顶那片本就被突然疯狂生长的古木草蔓挡的严严实实的天空彻底黑了下来。

    猎猎阴风穿过山林,枝叶簌簌。

    阿浔怀疑自己这瘦弱的小身板,可能下一秒就会被这山风卷走,下意识的抱紧了玄泽手臂。

    玄泽安抚一般的轻拍了下她的小手,冰冷森然的嗓音在风里铺陈开来。

    “绯国余孽,莫要再执迷不悟,否则就让你们灰飞烟灭,再无来生。”

    这般威胁恐吓的话听起来真有点耳熟。

    阿浔记得,前世的师父为了让自己看上去真的很有本事,在收复“邪祟”之前,都会扯开了嗓子大喊些类似于“何方妖孽,看本大师不把你们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之类的台词。

    中二的不行。

    阿浔在一旁旁观的时候,总是因为他的台词,憋笑憋的要死。

    可是此时此刻亲耳听到玄泽的话,却忍不住整个人都跟着紧张肃穆起来,动都不敢动一下。

    因为,就连她都察觉到黑暗的周遭已经有了异变。

    阴冷的山风中裹挟着某种难闻的水汽而来。

    很像是那一段枯木上的味道——浓浓的血腥味,掺杂着枯木树皮的苦涩。

    她紧张的屏住呼吸,嗓子哑哑的叫了一声:“师父……”

    “别害怕,都是些装神弄鬼的小玩意儿,掀不起风浪来,跟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

    玄泽左手握紧了她,另一侧的右手已经开始无声无息的捏诀,眉头早已严肃的拧起。

    他不希望身边的小姑娘更害怕,才说那些不过是装神弄鬼的小玩意儿。

    事实上,那些东西是绯国子民的亡灵。

    一场惨烈的屠城,鲜血几乎浇灌了整座城池,屠杀过后,一把大火又席卷而来。

    本来是一座神秘又繁华的城市,一夜之间化为灰烬,那些无辜死去的人怎能甘心?

    他们不愿投胎转世,化作亡灵,潜伏许久,等待报仇复国。

    这些亡灵怨念极深,比之普通妖魔鬼怪,要更难对付。

    阿浔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不那么害怕,正在她平复心跳的时候,一道土黄的光柱冲天而起,直直突破了重重树荫,像是生生劈出了一条直达上天的路来。

    她愣住了,惊讶的张大了嘴,呆呆的仰头望着上方,复又慢慢低下头,视线落在寒潭中央的枯木上。

    那道光柱的源头正是枯木。

    玄泽神情一凛,手指中的法诀已经飞了出去,击穿了枯木。

    阿浔似乎听到了一声嘶哑的闷哼。

    随即,光柱中渐渐幻化出一张人脸来。

    说起来,也不算是一张人脸,它在不断的变化着,容貌瞬息万变,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光柱中不仅幻了人脸出来,继而如同人类一般发出了声音。

    那声音也是千变万化,好像有无数人同时在说一句话。

    “玄泽,你乃玄家家主,管的是妖冥两界之事,现如今却沦为大夜国师,为人间一小小国君效力?且不说这残暴国君无端毁我家国,死有余辜!你效力于他,便是助纣为虐!你罔顾玄家家主之责,不怕遭天谴吗?”

    阿浔被那嘈杂的声音吵得耳朵直嗡嗡,但是又因为其传出的巨大信息量,而忍不住侧头去看玄泽。

    玄家家主?妖冥两界?

    这都什么鬼?

    还沦为大夜国师……国师怎么了?百官之首好么,竟然用这么看不起的语气……

    玄泽眉目不动,轮廓鲜明的侧脸在淡淡光芒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凌厉深刻。

    他眼眸微眯,冷声道,“我本不欲插手这事,偏偏你们这群妖孽不长眼,将我家徒儿牵扯进来,害得她三番两次受伤,还想让我袖手旁观?真是不知死活!”

    “她是天煞孤星,本就不该活着,她的血能助我镇国之宝复活,助我们复国,这是她的荣幸!”

    本来阿浔因为玄泽的话而心头暖洋洋的,正高兴着呢,一听“枯木”的狡辩之语,顿时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真是不论何时何地,不论是人是妖还是亡灵,都有这么自私、中二又极端的奇葩啊……

    她一个鲜活可爱的小少女,凭什么就因为她的血有用,就活该被你们用啊!

    还荣幸……可去他大爷的吧!

    阿浔想到自己差点就被变态的宛嫣以及一群亡灵拿去血祭一颗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枯木,一股怒火就从她脚底板直接窜到了头顶心。

    怀中安静了许久的解语铃又开始叮当作响。

    她顿了一下,脑中灵光一闪,隐约想明白了什么,正要再拿出解语铃,玄泽却是将她轻轻推到了身后,低低柔柔的叮嘱:“好好待在我身边,不要乱跑。”

    说罢,他反手一扬,一柄通体晶莹、宛若碧玉的长剑自他袖中而出。

    剑身隐隐约约,仿若由无数道青翠光影组成,没有实体,却寒意四射。

    阿浔吞了吞喉咙,黑白分明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柄杀气浓烈又漂亮耀眼至极的长剑。

    玄泽右手握剑,左手慢慢抚过剑身。

    阿浔看见他的手心里多了一道血线,她心口一揪,却又见下一秒,他手心里的血线消失无踪,而剑身上已经泛起了血光。

    妖异的让她打了个寒颤,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玄泽收回左手,背在身后,精致的凤眼眼尾挑起,漆黑的瞳孔迸射出某种冰冷的狠意。

    阿浔觉得她家平时总是清清冷冷的师父,这是要大开杀戒了。

    岂料,下一刻,她却见他家师父一贯冷淡的没有一丝表情的脸上突然有了一抹微笑,唇角微翘,勾起的弧度说不出的邪戾。

    像玩世不恭的纨绔公子,又像邪恶的恶魔。

    总之就像是突然换了个人,完全没了她家师父往日谪仙般的模样。

    “尔等今日自寻死路,我便费心成全。”

    晦涩深沉的嗓音像是一把尖锐的利斧,刮着在场所有人以及非人的耳膜,阿浔离他最近,却丝毫没有觉得难受,只是傻愣愣的看着他。

    看着他手中的长剑化成了无数剑影,如同密密麻麻的雨帘一般,飞射出去,穿破光柱,一一击杀了光柱中的无数亡灵。

    一时间,清幽的山林之中,鬼哭狼嚎,哀鸿遍野。

    听阿浔心口惴惴发慌,耳鸣阵阵,她抬手,想要捂住耳朵,可是男人的动作更快。

    先她一步,将她搂紧了怀里,她的耳朵紧紧贴在他胸前,朝外的那只耳朵则被他伸手捂住了。

    阿浔埋在他怀里,眼眸垂下,恰好看见他手里的剑正在滴着血。

    乌黑的,落在地面上,直接将草给烧成了灰烬。

    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讷讷的问,“这是谁的血?”

    “都是那些亡灵的。”玄泽低眸看了眼,淡淡的解释,“他们生前大多都是被烈火焚烧至死。”

    所以死后,他们的血液流经之处,都会被烧毁。

    阿浔哑然,心里愤愤的想,他喵的,这帮亡灵的血比她的还特殊呢!

    光柱里的亡灵还在持续嚎叫,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光柱也慢慢暗淡下去。

    玄泽抱着自己温软的小徒弟,持剑冷眼看着,再没有其他动作。

    阿浔牵住他胸前衣襟,抬眼小声的问:“师父,这样就可以了吗?要不要再来点其他的招式啊?”

    玄泽:“……”

    她以为这是江湖卖艺吗?招式多样才显得格外厉害?

    他摇头,淡淡道,“一招即可,待光柱彻底散去,我们再离开。”

    她家师父一派从容模样,英俊迷人的一塌糊涂,阿浔忍不住星星眼,死去的少女心瞬间复活。

    咬着唇,小手慢慢吞吞的环抱住他,将自己的小小的身子往他怀里挤了挤。

    她家师父可能是觉得她在害怕,还贴心的反手搂紧了她的小腰。

    任凭背后亡灵哀嚎,阿浔只心神澎湃、专心致志的吃着她家师父的豆腐。

    亡灵无路可逃,也毫无反击之力

    弱些的直接灰飞烟灭,修为强一些的被打的支离破碎,落在地面。

    土黄光柱彻底黯淡下去的时候,那些哀嚎声也终于消失。

    玄泽松开了捂住阿浔耳朵的手,阿浔鼓了鼓腮帮子,不情不愿的从他怀里退了出来。

    一转头,就看见,寒潭深处的那截枯木眨眼之间摧枯拉朽,从中间裂开,破碎成泥,流出来的汁液却不是树木会有的颜色,而是鲜红色。

    很快,就将清澈的寒潭染成了血色。

    阿浔捂住嘴,挡住了呼之欲出的尖叫声,盈盈大眼难以置信的看向玄泽。

    玄泽摸了摸她的头发,若有似无的叹息了一声,才缓缓道:“锁心木早在那场灭国的灾难众化为腐朽,是有人用鲜血养了它很多年,但也只得其形。”

    用鲜血养一棵早就该枯死的树木……人疯狂起来,真是可怕。

    ……

    土黄色的光柱散去,寒潭中央的锁心木也相应的腐朽成泥。

    玄泽不知从何处摸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地面上那些支离破碎的残灵都被他收进了小瓶子里。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