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章 突如其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阿浔闻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得多大仇多大怨,才用这么极端变态的杀人方式啊?

    她幽幽的问:“我们结过仇?我杀过你全家?”

    宛嫣怔了一下,随即笑的更加开怀,露出莹白的牙,在阴暗的山间里,像是某种野兽的利齿,“我们无仇无怨。”

    阿浔撇嘴,气愤不已,“那你抓我干什么?”

    宛嫣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似笑非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八字全阴,血有异香,正是我们要找的人。”

    “你们?”阿浔心头一直打着鼓,盘算着要怎么保住小命,倒也没漏掉她话里的重点,“你们是谁?指你和容韵?”

    那天审问容韵的时候,师父就说过,容韵有同伴,而宛嫣控制她心神的手法与容韵如出一辙,十有八九就是容韵同伙。

    宛嫣脸色一变,阴森森的盯住阿浔,“容韵是我妹妹,你最好祈祷她还活着,不然你连尸体都别想留下!”

    阿浔识相的很,知道自己在她手里,不好和她斗狠,见她变了脸,立即闭了嘴,免得再触及她哪根变态的神经。

    两人安静的走着,渐渐的,隐约传来了水流的声音。

    最后,在一片幽深的寒潭前停下了脚步。

    许是因为温度太低,寒潭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冰霜,冰霜下的潭水清澈见底,缓缓流动着,里面空无一物。

    唯有寒潭中央,矗立了一株暗黄色的古树。

    或者,更准确的说,那不是一株古树,而仅仅只是一段枯木。

    树皮斑驳,有的早已脱落,坑坑洼洼,顶端似乎曾经抽出了新芽,只是也早已枯死。

    阿浔被宛嫣推搡着在寒潭前站定,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宛嫣突然就扒开了她衣服,露出她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肩膀。

    随即那层微微泛红的纱布也被粗暴的扯开。

    说真的,要不是因为宛嫣也是个女子,阿浔几乎以为她这般急切且粗鲁,是要对她行不轨之事。

    衣服被扯开,狰狞的伤口正对着寒潭中央的枯木。

    阿浔发觉自己的伤口嘶嘶嘶的抽着凉气,与此同时,平静的潭水开始起了涟漪,那段枯木像是被人抓住了根部,顺着涟漪的方向不断移动,距离阿浔越来越近。

    枯木散发着浓重的腥气,很像是血腥味,恶心的阿浔几度想要呕吐。

    她明知自己应该逃的远远的,奈何就是动不了。

    上辈子,阿浔跟着自己的神棍师父出去干活,见过师父有模有样的摆坛做法,桃木剑随便在空中乱花几下,再凭空烧几张黄符,看上去牛逼哄哄的样子,挺唬人的,但是真正的妖魔鬼怪谁都没见过。

    所以眼下见到这一幕,阿浔上辈子养成的三观已经彻底炸裂了。

    枯木都成精了,她一个平凡的废柴人类要怎么活在这个世界上?

    与其心惊胆战的活着,不如早点死了算了,下辈子投胎到一个只有人类的普通世界里。

    她闭上眼,咬着牙认命。

    枯木上的血腥味不停的钻入她鼻子里,寒凉的水雾沾染上她的伤口,火辣辣的疼。

    就在这时,清脆动人的铃铛声再一次响起,时大时小,时远时近,最后渐渐剧烈起来,像是寺庙里的钟鸣声。

    阴森山林的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仿佛整片山林的生物都苏醒过来,变得躁动不已。

    阿浔蓦地睁开眼,只见周身氤氲着一片鲜红色的光晕,她就像一只可怜的幼兽,被严严实实的包裹在其中。

    而她眼前的空气中,漂浮着一个别致的小金铃的幻影,那幻影上上下下的动,最后绕着她四周转悠起来。

    阿浔花了几秒钟,才想起来,这是被她锁进私库里的解语铃。

    解语铃是上古圣物之一,阿浔哪里敢怠慢它,思来想去,把它妥帖的放进了锦盒里,再锁到了她藏私房钱和各种宝贝的小金库里。

    可是现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原来那个神秘面具男没有忽悠她,解语铃真的可以用来防身,而且还这么有灵性,大老远的从私库里跑出来保护她。

    阿浔决定,要是大难不死,必须从此把解语铃随身带着,睡觉都得抱着它!

    鲜红光晕外,那颗枯木没再行进,寒潭上的涟漪也渐渐散去,恢复了平静。

    而一直在用某种狂热的眼神期待的观看的宛嫣,此刻脸色煞白,双手抱着两鬓,满脸痛苦之色,双腿也在不断的发软,最后实在支撑不住了,整个人瘫在了地面上。

    纤细婀娜的身子像是被火烧一样,在地上不断的打转翻滚,娇媚的嗓音因为痛苦的哀嚎而变得嘶哑。

    阿浔在光晕中,纹丝不动的站着,亲身见证了从小小的解语铃上发出的辉芒如何在短短时间内,迅速笼罩了半片山林。

    所过之处,野草、藤蔓、参天古树,疯狂滋长。

    像是吸收了什么逆天的养分一般。

    很快,她和宛嫣来时的那条山道便被覆盖住了。

    阿浔顿时有点绝望。

    路都没了,都成一个封闭的空间了,就算没被宛嫣那个女变态害死,她特喵的也出不去啊!

    正腹诽着,浓密的草丛有了动静。

    她立即转头去看。

    一身玄色衣袍的男人拨开枝叶草蔓,大步流星的向她走来。

    背后倒映着鲜艳的、如火一般的橘红光芒,英俊的如同从天而降的神祗。

    这个场景貌似有点眼熟。

    唔……好像是在那个旖旎的梦里。

    玄泽粗暴又野蛮的将她压在海棠树下,狂乱的占她便宜,可是最后快要把持不住的时候,突然又放开了她。

    毅然决然的转身走入艳红的海棠花林,一副此生与她不复相见的决绝模样。

    眼前的背景和梦里的像极了,几乎可以重合。

    唯一不同的是,梦里,他背对她离去,而现实里,他朝向她而来。

    阿浔有些恍惚,嘴唇动了动,尚未说什么,玄泽已经到了她身前,英俊的脸绷的很紧,大手一伸,穿过绕在她周身的光晕,直接将她揽进了怀里。

    小脸贴上冰冷又光滑的衣衫,她紧紧靠在他胸前,听到了他急促的心跳声。

    像暴风雨前的惊雷,一下一下,重不可言。

    阿浔瞬间大脑空白,顿时忘了自己还气他瞒了自己好多事,柔软的小手鬼使神差的环过他后腰,用力的抱紧了他。

    娇娇糯糯的嗓音透着无限委屈和控诉,“师父,你看吧!我就说宛嫣有问题吧!你还不相信!”

    她气呼呼的,顺手在他胸前捶了一下。

    玄泽低下头,抱着她的手顺着她的蝴蝶骨往上,摸了摸她的头发,嗓音低沉,“我没有不相信。”

    好吧……他当时是没有肯定她的狐疑,不过也没否定,最多就是不置可否。

    阿浔小嘴一嘟,换了个抱怨方式,“那师父,你下次要是再给我找婢女,能不能先和我商量一下,你看你,随手从大街上带回来的可怜孤女竟然是个变态!”

    玄泽:“……”

    小姑娘应当是被吓坏了吧,语无伦次的,这种时候了还在说这种没用的话,想必是六神无主的说胡话了。

    他闭了闭眼,压下又一次疯狂暴涨的冰冷杀意,极力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发髻,轻声道:“好了,下次都依你,现在让师父解决掉意欲害你的人。”

    他的声音里流淌着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纵容和疼惜。

    阿浔也听不出来,但就是觉得他这般语气让她很受用,一颗受伤的小心灵仿佛都被安抚的完好如初。

    她乖巧的放开他,小手却还是紧紧揪着他的衣袖,小小的身子依偎在他身边,一会儿仰脸看他,一会儿看寒潭里的枯木以及谭边早已昏死过去的宛嫣。

    看了两眼,还没见她家师父有所行动,正奇怪呢,肩头忽然一暖,带着檀木香的男人外衫落到了她身上。

    衣衫太长了,她身量又不高,衣摆有好大一截都垂在地面上。

    阿浔想起,她家师父平日里,衣衫都是一尘不染,连个皱褶都没有。

    哪能在山林间这么糟蹋呢?

    于是她立即小心的牵起了垂地的衣摆,像穿了什么曳地长裙一样,姿态有些别扭的优雅。

    “不要松手,在我身边。”

    玄泽察觉到臂弯处一轻,紧紧挽着他的小手松开了,去牵起了无关紧要的衣摆。

    他皱眉,反手将她的小手捉回来,捏在掌心里,“这里情况尚且不明,周围又有雾气弥漫,牵住我的手,免得我们散开,叫我找不着你。”

    阿浔呆住了,傻愣愣的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

    心头那只不安分的小鹿又开始乱撞了。

    危急关头什么的果然容易滋生情愫啊,难怪都说患难见真情呢,虽然这句话和目前的情况有些出入,但也大同小异了吧。

    牵手都来了,扑倒还会远吗?

    阿浔重重的一点头,另一边的衣摆也被她撒手松开了,两只柔弱无骨的小手彻底包住了她家师父温热的大手。

    玄泽来了之后不久,解语铃的光晕开始慢慢散去,一直不知在何处盘旋的解语铃也飞回了阿浔身边。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