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章 招谁惹谁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阿浔忧愁不已的捧住了脸。

    为什么她命途这么多舛,总有人对她这条小命这么感兴趣呢?

    她歪了歪小脑袋,苦着脸嘟囔:“师父,天煞孤星什么的,别人不应该敬而远之么,一个个上赶着来找我,图什么啊?”

    巴掌大的小脸有一半都在阴影下,显得分外沮丧,像只被主人嫌弃的小动物。

    玄泽深邃冷静的瞳眸微微缩着,凝滞在了她的小脑袋上,右手无知无觉的抬起,想去摸摸她。

    等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后,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阿浔发觉有一只大手落在她发髻上,揉了一下。

    她抬起头,恰好和她家师父黑沉沉的视线对上。

    小心肝抖了抖,她动了动唇,正要说些什么,她家师父已经若无其事的挪开了手,慢慢负到身后。

    在她看不见的角度里,慢慢凝握成拳。

    “虽然不知道是谁盯上了你,但是你放心,我说过我是你师父,定然会保你安全。”

    他敛眸看着她,面容沉静,声线凉薄,阿浔心里的那头小鹿被他搅的死去活来的,她鼓着嘴看他,低低的“哦”了一声。

    ……

    对于被人盯上这件事,阿浔持续忧心忡忡,洗漱的时候,她无精打采的,看到身旁低眉顺目伺候她的宛嫣,倒是突然想起这小丫鬟下午出去了,给她买些小零嘴儿和新出的话本。

    “新买的话本呢?我还不想睡,看看话本吧。”

    本来还想吃点零嘴的,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游泳圈,阿浔想想还是算了吧,再吃下去,她要成球了,本来在她师父面前就没啥资本,要是连美貌也没了,还咋整……

    宛嫣俏脸微变,嗫嚅道:“小姐,新的话本晚了几天,还没出,要不您再看看原先的?”

    阿浔皱了皱眉,心道,这撰写话本的先生一贯准时,怎么这回拖了这么久。

    也许是灵感枯竭了……

    她惋惜了下,摇头,“那算了,我还是睡觉吧。”

    睡个美容觉,才能一直阿浔哒。

    ……

    一场美容觉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日上三竿的时候,阿浔才挣扎着起床。

    往日里这个时候,一起床,宛嫣必定是在一旁候着的,但是今天不见踪影,阿浔也不在意,推开窗,一看到窗外的场景,伸到一半的懒腰僵在了半空中。

    玄泽正在她的小院子里来来回回的穿梭,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玄色衣袍翩跹,冷峻的神色衬得他那张俊脸愈发高不可攀。

    宛嫣远远的站着,盈盈的杏眸随着他的身影不停的转换,始终不曾挪开眼。

    距离太远,阿浔踮起脚,睁大眼努力分辨宛嫣眼里的情绪,可是怎么都看不清。

    她皱了皱眉,心里浮起一丝怪异的感觉,默默的看了一会儿后,她理了理长发,走了出去。

    “师父,你在做什么呀?”

    她小跑着出去,奔到玄泽身前。

    玄泽及时停下,微微仰头看她,深邃的视线从她朝气蓬勃的小脸上一划而过,慢慢下移。

    浅蓝纱裙下,白嫩小巧的玉足若隐若现。

    粉嫩的脚趾像是点缀了海棠花,嫣红的可爱。

    好看的剑眉拧起,男人嗓音微沉:“哪里来的规矩,怎么能赤脚乱跑?”

    阿浔一怔,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立即整个人都窘迫了起来,弱弱的后退了两步,将白生生的小脚收回了纱裙下。

    她低着头,娇糯糯的为自己辩解:“我这不是一大早看见师父在我的院子里,惊讶又高兴嘛,所以就忘了穿鞋。”

    虽然事实是宛嫣看他的眼神让她心头觉得不舒服,急着跑出来,忘了穿鞋。

    “一大早?”

    男人的声线低沉中带着若有似无的笑,“看看你的头顶是什么。”

    阿浔听话的抬头,刺眼的阳光照进她眼里。

    她更囧了。

    本来还想着拜他为师后,就得每天晨起暮晚的给他问安呢。

    拜师后的第一天,天色刚亮,她就捧了一杯热茶去他院子前等着。

    结果杨管家告诉她国师大人早已出了门,她只好自己把已经半凉的茶水喝了。

    到了晚上,她勤勤恳恳的又跑到了他院子里去,杨管家又来告诉她,国师大人还没回来呢,回府时间不定,让她别等了。

    于是她就放弃了每天给他问安的决心,过上了睡到自然醒的猪一般的生活。

    让她不知该喜还是该悲的是,她家师父对她这种散漫出天际的生活作息完全没意见。

    她觉得,只要不出去惹出什么祸事来,她就是把这一方小院子给翻出天来,她家师父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阿浔踌躇的绞了绞手指,想要回房间穿鞋去,可是顾及到不远处的宛嫣,她就不想走,清澈的水眸在她家师父身上滴溜溜的打转,就是不肯走。

    玄泽盯了她片刻,漆黑的眼底若有所思,他转过眸,对着宛嫣淡淡道:“伺候小姐回房间洗漱、穿鞋。”

    宛嫣像是一惊,有些慌忙的应了一声“是”,立即走了过来。

    阿浔眯着眼睛,咧嘴一笑,欢快点头,转身走向房间。

    倒是完全忘了问玄泽大清早……哦,不,是大中午的在她的院子里来回转悠是做什么。

    阿浔洗漱完再出来,院子里已经没了玄泽的踪影。

    她惆怅的撇了撇嘴,正欲去前厅填饱肚子,眼角一闪,莫名觉得她这小院子和昨日有些不同了。

    那些花花草草啊,嘴可损了,平时总会埋汰她两句的,比如嫌弃她懒散啊,嫌弃她就会睡了吃、吃了睡,迟早胖成猪。

    然而今天,安静的像是不约而同的成了哑巴。

    除了诡异的安静的以外,好像还有些不同。

    但是阿浔看不出来,她背着手转了两圈,实在观察不出来,肚子又饿的咕咕响,她索性敛了心思,先祭好五脏庙再说。

    ……

    日子悠悠的过去,关于奇毒的事情,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出来。

    在那天在她小院子里昙花一现后,玄泽也随之不见了踪影。

    反正阿浔已经连续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就连她特地起早贪黑的往前院跑,也没瞅见他半片衣角。

    可怜她被困在一方小小的院子里,快要无聊至死。

    宛嫣都看不过去了,提议道:“小姐,您要不要出去逛一逛?和杨管家说一声,让他派几个家丁保护您的安全。”

    阿浔瞥她一眼,懒洋洋道:“师父明令禁止,不让我出去玩,让我老实待着,否则就打断我的腿。”

    宛嫣一时无语,静了片刻,又道:“小姐,您不是说过要随机应变吗?”

    直白点说就是阳奉阴违,偷偷跑出去也是可以的。

    阿浔翻着话本的手一顿,抬起头,撑着下巴,认真的看她:“宛嫣,你干嘛老撺掇着我出去玩啊?”

    她稍稍一顿,可爱的笑开,“该不会是你自己想出去玩了吧?”

    宛嫣交握在腹前的手指紧了紧,温柔的微笑:“奴婢是怕小姐您闷坏了。”

    “没事。”阿浔的视线又回到话本上,语气恢复慵懒,“闷坏总比死的不明不白来的好。”

    宛嫣脸色微微一变,再度捏了捏手指,忐忑道:“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阿浔翻身,换了个看话本的姿势,好整以暇道:“我的小命或者我身上的某个地方被某人看上了,对方正处心积虑的想取走呢。”

    说罢,她抬眸,看向窗外,外面天色已黑,黑暗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打算伺机而动。

    ……

    临近午夜,阿浔睡的正香香沉沉,突然被一道惊雷惊醒。

    朦朦胧胧睁开眼,爬下床榻,推开窗户一看,外面已经狂风大作,偶尔电光一闪而过,几乎是顷刻之间,磅礴大雨便汹涌而下。

    雨势又大又急,很快就形成了密密麻麻的雨幕。

    雨水被风吹进来,洒了阿浔满脸,她随意的抹了把脸,正要关上窗户,突然,一根乌金色的长鞭穿过厚重的雨帘,直冲她的盈盈细腰而来。

    阿浔自己都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迅速的反应力以及超强的灵活度,反正,在长鞭触及她腰间时,她顺着窗台滚到了旁边,成功避开了长鞭。

    长鞭扑了个空,方向一转,又朝着她而来。

    她连滚带爬的朝着里间跑去,顺便大喊了一声宛嫣。

    她不指望宛嫣来救她,只求宛嫣够聪明,赶紧去找国师大人。

    但是她扯着嗓子叫了好几遍,宛嫣也没应她。

    阿浔有点气急,突然好想像个老板一样,把她给“开除”!

    长鞭跟长了眼睛一样,不停的追着她跑。

    阿浔都已经跑进净房了,那长鞭还在。

    她就不明白了,这乌金鞭子到底是有多长,打算追她到天涯海角么?

    还是说,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连鞭子都成精了?

    阿浔费力的躲避着,眼看长鞭接二连三的将她身边的东西劈成碎末,最后长鞭带着劲风朝着她的面门而来,阿浔下意识的躲开,但是鞭子还是从她肩头一挥而过。

    纯白亵衣被划开,带出一片模糊血迹。

    阿浔痛的冷汗都流下来了,她偏头扫了一眼,伤口有些坑坑洼洼。

    鞭子身上带有尖锐的倒刺,如果力度再大些,能劈开她血肉,倒刺能楔进她骨头里。

    他大爷的,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用得着这么狠吗?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