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章 重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左琴瑟以为自己死了。

    从苍茫山跳下来的那一刻,她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她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从哪里来,就该到哪里去。

    南宫极,是她短暂生命里一朵纯白的昙花,乍然盛开,又倏然而去。

    那些温暖的,痛苦的,都将随着她的生命而消失。

    若有来生,只愿与君再不相见!

    临死前杀了栖梧,让南蛮的权力重新回到族长手里,也算是还了占用这具躯壳的恩情。

    可是世事难料,当左琴瑟睁开眼睛的瞬间,身体的感知让她知道,她还活着,并且,是苟延残喘地活着。

    身上像被紧紧绑着什么东西,手脚完全没有知觉,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好似僵硬了一般,整个身体动弹不得。

    可是浑身疼痛的骨头又让她想到了冬天干枯的枝桠,一碰就会碎掉。

    左琴瑟眼珠乱转,只能看到头顶灰色的屋顶,看来她是被什么人给救了。

    她不禁心中苦笑,那样高的苍茫山山顶跳下来,竟也死不了,果真是人贱命大。

    这时,房门突然响了一声,一个人影走到左琴瑟面前。

    “醒了?”

    一把异常难听的,如同粗粝砂石互相挤压的声音,突兀在头顶响起。

    左琴瑟抬眸看去,只见一个身形高挑的女子,端着一碗漆黑的浓汁站在面前。

    女子眉目疏淡,如柳如月,只可惜鼻梁以下戴着一块红色的纱巾,遮住了她的容颜,映衬着火红色的衣衫,异常热烈张扬。

    从女子丰姿绰约的身段,可以看出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女人。

    左琴瑟动了动嘴唇,艰涩道:“是你救了我?”

    女子将药汁放在一旁的矮桌上,依旧是那种难听的声音,粗嘎道:“我可没有能耐能救一个从苍茫山上掉下来的人,我只是把你捡回来的人。”

    左琴瑟目露疑惑,女子看她一眼,眼中露出不耐,忽然从怀中掏了两个东西扔在床上,“是这东西救了你,不过南蛮圣戒却是被你毁掉了。”

    眼前只看到一个黑色的抛物线滑过,便听叮咚两声,木板床上传来东西滚落的声音。

    左琴瑟怔了怔,瞬间想起了在黑沙漠中被沙兽袭击时,这圣戒曾出现的异兆,难道说,自己跳下苍茫山后,又被这戒指救了?

    一股无力之感顿时窜上心头,左琴瑟睫毛颤了颤,突然对那女子说道:“可否请姐姐帮我一个忙?”

    女子在床边坐下,伸手去解左琴瑟身上的绷带,头也没抬地说道:“说。”

    左琴瑟垂眸,“请恩人杀了我。”

    女子解开绷带的手指一顿,左琴瑟忍不住痛呼出声,就见女子抬头,认真地看她,“想死?自杀的人我红姑见过不少,但像你这样带着孩子自杀的还是头一遭。”

    “你说什么?什么孩子?”

    左琴瑟眸中一慌,隠隠有股不好的感觉。

    “怎么?连自己怀有身孕都不知道?”红姑哼笑一声,继续不分轻重地将左琴瑟身上紧紧绑住的绷带,一点点解下来。

    想了想,又补充道:“半个月了呢,遇到你这样的娘,也真是可怜!”

    嗡!

    左琴瑟嘴唇颤了颤,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她怀孕了!

    孩子没了……

    左琴瑟却呆呆地望着屋顶,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一滴泪水滑下眼角,左琴瑟才骤然发觉,腹内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抽走一般,空荡荡的,难受极了。

    她张了张嘴,想要叫,却叫不出声。

    有些东西一旦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

    痛苦、悔恨、怨愤、不甘……一股恼另人疯狂的情绪,发疯般在体内奔腾着,叫嚣着,可是左琴瑟却连一丝哭泣的力气都没有。

    “啊……”挣扎了好久,破啰般的嗓子里才艰难地传来一声被碾压般的声音。

    红姑抬头看了看她脸上的泪水,突然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身上的痛楚好像让左琴瑟有了力气,她终于发出了声音。

    “啊……啊!”

    不是痛哭的声音,却是一道道干哑而压抑的嘶吼。

    是她,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为什么她还活着?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让我拖着这副残破的身体和灵魂继续活在这世上,是为了惩罚我么?

    左琴瑟内心悲鸣着,眼泪如同雨水洗刷着单薄的被褥,她被自己内心的负责感,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红姑将她身上的绷带解开,拿过桌上的那碗药汁,用棉布沾了沾,一遍遍涂抹在左琴瑟身上。

    一边抹一边不客气地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人啊,生来就爱作践,不是作践别人,就是被人作践,要是都不愿意,就像你这样,自已作践自己。”

    丝毫不顾忌左琴瑟重伤的身体,红姑每抹到一处,都能另左琴瑟痛得大叫出声。

    不理会左琴瑟泪流如注,她继续说道:“命在你掌中,你不好好把握,自然沦为命运玩物,怨得了谁?”

    将左琴瑟全身上下都用药汁涂了一遍,红姑又解开左琴瑟脸上的绷带,当看到那血肉模糊的脸时,她叹息一声。

    “好死不如赖活着,既然没死掉,就是你命不该绝,丫头,好好想想下一步吧。”

    浓烈的药味充斥着整个房间,在身体一阵阵的刺痛,和红姑不留情面的指责中,左琴瑟胸口那股无法疏遣的郁积渐渐平缓下来。

    左琴瑟慢慢止住了眼泪,水光中,见红姑正眉头紧锁地往她脸上涂抹药汁。

    半晌,她涩然开口,“我怎么了?”

    红姑仔细上着药,头也不抬地说道:“全身骨头散了一半,好在经脉未断,不过你原先那张脸是没办法修复了。”

    “毁容了么?”

    也是,那样高的山崖上摔下来,怎么可能完好无损呢。

    接下来的日子,左琴瑟依然躺在床上,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只知道红姑每天会不停地给她上药,针灸,泡药浴。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怕落得个终身残废都是恩赐。

    每天睁开眼,是浓重刺鼻的药,闭上眼,是治疗了一整天后浑身上下钻心的疼痛。

    起先,左琴瑟依旧很是颓废,甚至觉得自己拖累了红姑,可是不管她如何劝红姑离开,红姑都是雷打不动地每天不厌其烦地给她上药、医治。

    渐渐的,左琴瑟被她打动,也跟着配合治疗了。

    这样日复一日,直到单调机械的痛苦延迟到半年后,左琴瑟终于能动了。

    此刻,她被包成了木乃伊的样子,坐在一面铜镜前。

    红姑站在她身后,拿着一把剪刀,轻轻将缠绕在她脸上的绷带剪开。

    “丫头,你要有心理准备。”

    左琴瑟捏了捏手心,这半年来,红姑不止一次跟她说过,她的脸在摔下苍茫山时,被碎石划破,早已毁掉。

    可是当真要面对这一刻时,她的心中又不受控制地忐忑起来。

    她实在难以想象,自己将顶着一张蜘蛛网过生活下去!

    白色的绷带一圈圈褪下,左琴瑟盯着光滑清晰的铜镜,在最后一层绷带解开时,她忽然猛地闭上了双眼。

    “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看看你的新面孔了。”红姑收回绷带,双眼却不着痕迹地露出了笑意。

    左琴瑟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咬了咬嘴唇,缓缓睁开了双眼。

    雪色的肌肤上,一对纤巧的眉,弯弯搭在眼睑上方,像是两道小月牙;挺翘的鼻头下面是一张樱红的唇……

    左琴瑟唰地睁大眼睛,瞪着铜镜里的那张容颜,她忽然伸手摸着脸颊,喃喃道:“这是我?怎么可能!”

    这张脸、这张脸分明是她穿越前的面容。

    她不敢置信地抓起铜镜瞧了瞧,铜镜中的容颜也一脸震惊地瞪着她。

    “咣”的一声,铜镜掉在地上。

    左琴瑟呆呆转身,望着红姑,“师父,我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这半年里,红姑不仅花费诺大的精力救治于左琴瑟,还悉心开解着她心中的郁结,一个陌生人尚且如此关怀自己,左琴瑟有感于心,遂早已敬红姑如同父母,并以师父相称。

    红姑看着她震惊的脸,蹙了蹙眉,“怎么,你不喜欢这张脸?”

    “不是,只是我的脸不是毁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前世的记忆纷至踏来,左琴瑟心绪乱成一团麻,兜兜转转,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怎叫她不震惊?

    红姑只以为她一时接受不了陌生的样貌,便解释道:“你本来的样子损毁得太厉害,无法回复原状,为师这才替你改了头面,但具体会长成什么模样,还是根据你面目的轮廓来决定的。”

    这么说是巧合了?

    左琴瑟方平复的心情渐起波澜,她弯腰又捡起地上的铜镜,看着镜中熟悉的容颜,双眼渐渐泛起迷蒙的水雾。

    老天爷这是要让她做回自己,重新开始么?

    左琴瑟水眸中划过一丝惘然,她伸手轻轻抚模着镜中那个姿色平平,却带着几分英气的面孔,喃喃道:“师父,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

    “杨小芙!”

    左琴瑟仿似陷入回忆,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我叫杨小芙。”

    从今以后,她不再是任何人,她就是她自己——杨小芙。。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