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章 关于他的一切,通通拿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南蛮的天空似乎与东汉的不一样,灰蔼的云层低低地垂下来,好似头顶压着一床棉絮,沉沉的,闷闷的。

    左琴瑟颓然麻木地躺在地上,视线尽头渐渐变作一个黑点,耳边邪恶的声音似乎远去了,她的意识缓缓下沉。

    当那两个大汉脱了上衣就要扑上去时,昏暗地巷子里突然亮起一抹雪刃,十分精准地削掉了两只欲伸向左琴瑟的双手。

    “啊!”

    “谁!”

    两声惨叫骤然响起,抱着血淋淋的手臂,两个大汉不约而同地看向一个方向。

    只见巷子尽头,一个青色的纤影电射而来,片刻停在了两人身前。

    青离看到地上昏迷的左琴瑟,立即蹲身查看,当看到她凌乱的衣物和满身青紫瘀痕时,一双冷眸里霎时暴起一股杀意,冷涔涔盯着那两人。

    “女侠,不关我们的事。”

    “对对,我们碰都没碰过她,饶了我们吧!”

    那两人被青离摄住,顿时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满头大汗地求饶。

    青离收起长剑,再转身看向左琴瑟时,眸子里流露出一抹疼惜,她小心地将昏迷的左琴瑟抱起,脚步微点,便朝出口掠去。

    身后两人正侥幸逃脱一命时,忽然,两柄匕首从天而降,噗噗两声插入大汉的心脏处。

    两人愣愣对视一眼,头一歪,栽倒在地。

    无人的小巷,斑驳地墙上,两道身影静静地立于昏暗里。

    栖梧一身黑纱披身,美目望了下方两具尸体一眼,素手捂着嘴唇轻笑,“呀,真可怜呢,什么都没做就被你杀了。”

    她身旁边的男子突然收回远眺的目光,冷冷地扫了栖梧一眼,栖梧的笑脸瞬间僵了下,但很快恢复自然。

    她拢拢衣襟,扫了南宫极一眼,嗔道:“极,你这样追出来,若让左小姐看了,不是往她伤口上撒盐么?”

    此时,南宫极竟然换下了一直穿在身上的淡青色衣袂,换上了一身纯黑衣袍,原本就清冷的气质,更加冷冽如霜。

    他这样与栖梧站在一起,两人俱是墨发黑衣,倒真像是一对郎才女貌。

    南宫极转过身,沉目看着栖梧,“一切都如你所愿,你知道我要什么。”

    如果说以前的南宫极只是疏离,那么现在的他就如同一柄黑夜里的剑,锋利、危险。

    没有任何人能够躲避。

    栖梧此刻就是这种感觉,南宫极的目光就像一座带刺的牢笼,让她无处可逃。

    她抬头讪讪地笑了笑,不死心道:“左小姐都已经放弃你了,你又何必执着玉骨水,与我一道掌管南蛮不好么,还是说……”

    她忽然伸手抚着自己的脸颊,娇俏道:“难道我没有左小姐美吗?”

    古往今来,男人都逃脱不了下半身的控制,而在南蛮,没有人的姿容胜得过她栖梧,即使不用情盅,也会有前赴后继的男人为了她这张永远年轻的脸蛋而来。

    她依旧不相信中了情盅的南宫极,会对她一点绮念都没有!

    面对栖梧赤果果的沟引,南宫极眸中滑过一丝凛冽,他突然出手掐住她的喉咙,寒声道:“别挑战我的耐心!”

    栖梧不怕死地往前一倾,倒进了南宫极怀里,她不去管被南宫极掐住的脖子,反而伸手摸向他的胸膛,咯咯笑道:“极,你知道为何叫情盅吗?昨夜,子盅初偿情事,母盅很是寂寞……”

    当栖梧的手探进衣内时,南宫极脸色一变,如同被蝎子蛰了一下,蓦地将她甩了出去。

    栖梧颤颤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但眉目却笑得妖娆。

    果然,只要有玉骨水在手,南宫极根本下不了杀手。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南宫极站在墙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栖梧,眼中杀机毕露,如同一个乍然出世的魔。

    “一月之期很快就会到来,如果本王没有见到玉骨水,上天入地,定让你生死不能!”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栖梧一眼,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栖梧看着他的背影,云眸微动,她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迹,不甘地冷哼道:“南宫极,我就不信你能捱过子盅的发作。”

    为了让南宫极能完全被自己掌控,她给南宫极下并非普通情蛊,而是一只盅后!

    百只蛊虫才得一只盅后,若中于男子体内,便很难拔出,而且一旦偿腥,便会七日发作一次,且一次比一次猛烈。

    栖梧少女般的脸颊忽地闪过一抹阴暗,她就不信子盅发作时,南宫极能一次都不碰自己!

    ……

    左琴瑟做了一个梦,是的,她非常清醒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因为她看见了前世。

    她看到自己因偷练玄阴神功而七窍流血的尸体,还有抱着尸体痛哭的弟弟。

    “姐、姐,你别丢下我……”

    杨小星的样子与她前世的横样很是相像,此刻伤心欲绝地抱着她的尸体,死死不肯松开。

    左琴瑟难过极了,小星是她唯一的亲人,她原本以为没了自己这个废物包袱,他会过得很好,却没想到他如此难过。

    有族人过来要将她的尸体拿去火化,可是小星却死死不肯松手,甚至与那人动起手来。

    小星在族中本就是佼佼者,一时,谁也不是他的对手,直到族长出手,小星才因为力竭而昏了过去。

    “小星!”

    左琴瑟嚯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姐,你终于醒了!”青离挑起房帘,惊喜地走了过来。

    左琴瑟有些茫然,眼珠子转了转,目光从房中陌生的摆设移到青离的脸上,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青离。”

    她沙哑着声音,视线落在青离手中一个巴掌大小的精雕银盒上,问道:“这是什么?”

    青离脸上快速闪过一抹羞赧,不自然地说道:“是药。”

    见左琴瑟仍是茫然,红着脸补充道:“上那里的。”

    左琴瑟脸色一变,突然伸手一把将那银盒打在地上,慌乱地看着青离,颤抖道:“你、你怎么知道?谁给你的?”

    青离将地上的银盒捡起,想起左琴瑟身体上的伤痕,她偷偷抹掉眼角的泪,心酸道:“小姐,不管怎样,你要好好活着。”

    将药盒拧开放到桌上,迟疑了下,青离又说道:“这件事,除了我,没人知道……”

    左琴瑟脑袋嗡的一声轰鸣了起来,她望着那药膏,似是被刺激了一样,“是他,是他给你的对不对?”

    那种事,只有他知道!

    一股屈辱冲上头顶,左琴瑟眼眶红红地瞪着青离,嘶哑道:“拿走,拿走!”

    关于他的一切,通通拿走。

    他怎么敢、怎么可以,在说了那样的话后,还送这种东西过来!

    左琴瑟咬着嘴唇,苍白的脸上铁青一片。

    青离心中不忍,她上前将左琴瑟搂进怀里,哽咽道:“小姐,青离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你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主子他……对不起你,可是你要振作起来!”

    同为女人,青离十分清楚左琴瑟身上发生了什么,也明白她心里的痛苦,可是……

    “玉骨水还没有拿到,你外祖父还需要你去解救,小姐,我们需要拿到栖梧的手牌,你一定要振作起来,想想你自己的性命,想想你娘!”

    青离闭上眼睛,对这样一个心灵刚受过创伤的十四岁少女说这些,实在有些残忍,可是时不待我,为了小姐的性命,她只能狠下心来。

    左琴瑟身体一僵,她突然推开了青离,垂目道:“离祭神节还有多久?”

    青离看着左琴瑟明显疏离的脸,涩然道:“小姐昏迷了七日,离祭神节只剩下十日的时间。”

    左琴瑟点点头,疲惫地靠在墙壁上,“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青离犹豫了下,见左琴瑟已经闭上双眼,只好说道:“青离就在门外,小姐有什么事随时唤我。”

    等到房间只剩下她一人,左琴瑟才睁开双眼,原本灵动的眸子像是历经了几世磨难,怔然地看着虚空。

    玉骨水,外公……

    这样一个残破的她,还要玉骨水有什么用?

    救得了她的命,救得了她的心么?即使苟延残喘地活着,不过也是生生煎熬。

    而南蛮族长,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外公,与她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娘亲……

    左琴瑟眼神黯然了下来,那个给予她温暖,让她体会到母爱的女子,唯独想到巫雅,她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临行前,娘亲将圣戒交到她手中,心中必然是期待能够找到家人的。

    左琴瑟自怀中摸出圣戒,乌黑的戒身没有一丝光芒,却透露着古朴的气息。

    左琴瑟忽然想起黑沙漠中,这戒指曾抵御了诡异的沙兽,她默默看了一会,将圣戒戴在食指着,对着烛火研究。

    忽然,一股寒冷的夜风吹开了窗户,“噗”的一声,将烛火熄灭。

    那风,带着微微的湿意,似乎要下雨的征兆。

    左琴瑟下意识转首,就看到那个如同修罗夜刹般,站在窗前的男子。

    窗户被风吹得哗啦啦地响,一道惊雷忽然凭地响起,乍现的光芒中,左琴瑟看清了男子的脸。

    她瞳孔蓦地一缩,立即惨白着脸叫道:“青离!”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