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章 救你,只是不想脏了我的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左琴瑟两眼一黑,重重摔倒在地。

    南宫极闻声转过身来,当看到左琴瑟脸色痛苦地昏倒在地时,那双淡如琉璃的眸子更加淡了,黑色的羽睫微微低垂,他转过了眸子。

    “怎么,心疼了?”

    栖梧看见他神色,忽然伸出精致的玉指,想要去抚南宫极俊俦的脸。

    比起方才的无动于衷,南宫极突然退后一步,躲开了栖梧的手指,他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别忘了,答应过我什么。”

    栖梧收回手指,优雅地拢了拢半干的长发,美目看了地上的左琴瑟一眼,吟吟笑道:“自然没忘,只要你心甘情愿地接受体内的子盅,陪我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就将玉骨水给你,只是——”

    顿了顿,她突然看向南宫极的胸口,“如果你一直这样抑制它,可就有违约定哦……”

    最后一个哦字她拉得很长,意味不言而喻。南宫极却俊脸一沉,周身骤然爆射出一股冰寒至极的气息。

    地上的落叶瞬间被气流卷起,栖梧没有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但自己纤细的脖颈已经被他冰冷的手掌掐住。

    “若本王没有抑制蛊毒,你以为你还有机会说话?”

    他眸中不再是清淡得没有一丝情绪,翻滚着的波涛如同无尽深渊要将人吞没。

    这一刻,栖梧终于知道,这才是南宫极真正的样子,看似淡漠无情的背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偏执和疯狂。

    她知道,若没有玉骨水,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栖梧脸上不自觉闪过一抹惧意,她抓着南宫极的手,偏头看了左琴瑟一眼,艰难道:“你再不放开我,你那未婚妻就要被螭盅咬破心脏了……”

    南宫极眸子闪了闪,周身气息一收,瞬间松开了手掌。

    “咳、咳咳……”

    栖梧获得自由,立即捂着脖子咳嗽个不停,等她回过神来时,却见南宫极已经走到左琴瑟面前。

    他弯腰将她抱起,径自朝碧华殿内走去。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栖梧突然伸出右手,白皙的指尖莹润光泽,如同最娇嫩的花瓣。

    突然,黑色衣袖下的腕脉诡异地跳动了一下。

    只见一个突起在栖梧的手腕下缓缓滑动,顺着掌心一路滑到了中指,若有人在这,一定会惊骇得叫出声来。

    因为当那诡秘的突起停留在栖梧指尖时,就听“噗”的一声,莹润的指尖突然从里面被破开,一只黑色的盅虫赫然出现在栖梧的指尖之上。

    栖梧看着那只还带着鲜血的蛊虫,一双云眸突然露出奇怪的神色,她怪异地笑了起来。

    “南宫极,是你先被我的情盅驯化,还是你那未婚妻先放弃呢?”

    栖梧魅惑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隐忍的疯狂,不论哪一样结果,都会另她兴奋不已!

    南宫极将左琴瑟抱进了碧华殿,在路上他就已经找出护心丹,喂了一颗到左琴瑟嘴里,此时见她小脸因为疼痛紧紧纠在一起,他淡色的唇也跟着紧紧抿起。

    将左琴瑟抱回房间,刚将她放回床上,南宫极疏淡的眉就轻轻皱了一下,旋即一松,他拉起被子将左琴瑟盖住。

    做完这一切,南宫极只淡淡看了昏迷中的少女一眼,便转身离去。

    等到房间再度恢复安静,一抹幽灵般的影子突然出现在左琴瑟床前。

    来人一身灰衣,额头到左眉角处一刀凶恶的伤疤,正是苍茫山中丢下众人逃跑的温余。

    温余看了看床上的左琴瑟,又看了看南宫极离去的方向,一脸迷惑。

    他那日其实并没逃远,只是躲在暗处不让栖梧发现,所以左琴瑟等人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这男子既然中了栖梧的情盅,就不可能再对其它女子动情,可是方才看他神情,分明是对左琴瑟还有情……

    温余查探了一下左琴瑟的情况,见她已无大碍,便又如同来时一样,幽灵般地消失了。

    ……

    左琴瑟依旧是三日后醒来的,她睁开眼睛怔忡了一瞬,嚯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心脏,左琴瑟突然从怀中掏出护心丹,全部倒了出来。

    两颗……这么说是有人喂了她一颗?

    想起毒发之前的片段,左琴瑟心中忽然激动了起来,在这神殿之中,知道她有护心丹的,只有南宫极!

    难道他……

    “你想的没错,是你那未婚夫救了你。”突然,一道突兀的男声从头顶上传来。

    左琴瑟吓一跳,忙抬头看去,就见温余斜躺在屋内的横梁上。

    “是你?”

    想起温余在苍茫山中丢下大家逃走的事,左琴瑟不禁脸色微沉,“你不是逃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温余嗖的一声从横梁上下来,落在左琴瑟面前,躬身说道:“小姐,栖梧认识我,若让她看见我与你们在一起,一定会连累你们的。”

    左琴瑟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只是心中有些别扭,此时见温余交待原因,心中早已不怪他了。

    她起身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才问道:“你怎么会在神殿?”

    温余立即面容肃整,来到左琴瑟对面,凝重道:“属下是偷偷潜进来的,这几日我已将神殿打探了一遍,族长和几位巫师都被栖梧关在神殿地牢,请小姐想办法救出他们。”

    “地牢?”左琴瑟皱了皱眉,沉吟了会说道:“神殿守卫森严,凭我们几人想要救人,恐怕不易。”

    温余左眉上的那道疤痕突然跳了跳,说道:“现在确实不是救人的时候,但一个月后是南蛮的祭神节,届时,栖梧做为大圣女,会统领众人登上祭台为族人祈福。”

    “而为了保护圣女的安全,神殿的守卫也会调离过去,到时候就是救人最好的时机!”

    一个月后?

    左琴瑟沉思了一瞬,自己刚好与栖梧的约定也是一个月,刚好可以趁机打探下虚实。

    “好!”她点点头,“你先与青成他们汇合,到时我们里应外合,趁着神殿空虚时,将族长救出来。”

    温余迟疑了下,补充道:“但是想进入地牢,我们必须拿到栖梧的手牌,否则根本打不开地牢的暗门。”

    左琴秀眉轻蹙了下,这时,院外突然有声响传来,左琴瑟忙抬头说道:“手牌我会想办法弄到,你先走吧,别被发现了。”

    “是!”

    温余应了声,便倏地消失在房间内。

    左琴瑟左右看了看,确定没看到半个人影后,这才起身打开了房门。

    院内,几个仆人正规规矩矩地打扫着院子,不一会就见有人端着美酒菜肴放置在院内的石桌上,而这时,对面南宫极的房门从里面被打开。

    栖梧和南宫极一同走了出来,两人抬头看到左琴瑟,南宫极漠然地瞥开眼光,栖梧却笑道:“左小姐昏迷了三日,想必饿了吧,不如和我们一同用餐?”

    左琴瑟咬了咬嘴唇,突然呯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眼睛虽然看不见了,可耳内却清晰地传来栖梧温存的声音。

    “极,你要不要去请左小姐出来?”

    “我吃饭不喜旁人打扰。”

    一阵银铃般地笑声响起,只听栖梧说道:“她身子虚弱,你就不担心出事?”

    左琴瑟的指甲扣进了心里,她知道自己应该马上捂住耳朵,却偏生像是脚下生了根,挪动不了分毫。

    良久,门外传来南宫极毫无感情的声音,“她的死活,与我无关。”

    果然!

    左琴瑟眼眸微颤,粉色的唇瓣无意识地咬得泛白,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还要傻傻地听进心里?

    她闭了闭眼,突然嚯地打开房门,面容清冷地走了出去。

    “刚好我肚子饿了,圣女不介意一起吧?”左琴瑟走到二人身前,目光只盯着栖梧。

    栖梧惊讶地看她一眼,没想到她在这种情况还有勇气出来,当下,嫣然一笑,“当然不介意,来人,上副碗筷。”

    左琴瑟不客气地在二人对面坐下,于是,三人气氛怪异地一起用餐。

    栖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直与南宫极调笑着,状态亲昵。

    左琴瑟低头扒着碗里的饭菜,尽量不去听对面栖梧的甜言蜜语,只有不去看那个人,不去想他漠视的表情,她才有力气坐在这里。

    但是当栖梧将一块干笋放到南宫极碗里时,左琴瑟终于忍不住说道:“他不喜欢干笋。”

    “是吗?”栖梧讶异一声,就要伸筷将那块干笋夹出来。

    却不想南宫极突然夹起干笋放进了嘴里,吃完说道:“人的口味是会变的。”

    意有所指的话让左琴瑟脸色蓦地一白,她抬起受伤的眼眸,定定地看着那张绝艳倾城的脸。

    即使再怎么忽略,心也会痛不是吗?

    即使再如何在心里告诫自己,他只是被情盅影响,可是对于他给的伤害,依然会将她一颗小心的心切割碎裂,不是吗?

    对于她受伤的表情,南宫极好似没有看见,他放下碗筷,对栖梧说道:“我吃饱了,先回房。”

    淡青色的衣袂如一泓远去的江水,从左琴瑟眼底消失,她蓦然站起,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抓住他衣袂最后一角。

    涩涩问道:“既然你如此无情,为何又要救我?”

    若真的对她彻底遗忘,若真的生死与他无关,又为何在她蛊毒发作时,救下她?

    南宫极顿了顿,抽回自己的衣角,背对着左琴瑟,一字一字说道:“救你,只是不想你脏了我的地。”。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