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章 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左琴瑟心里虽然惊诧,面上却并未表露出来。

    她看着栖梧比少女还要年轻娇嫩在肌肤,面无表情道:“我是来找人的。”

    “哦?”

    栖梧美目顾盼,突然自汤池中站了起来,“也许那人并不希望被你找到。”

    水池哗啦啦响起,一双玉足踏上石阶,栖梧姣好在身段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暴露在空气中。

    左琴瑟下意识侧了侧目,眼角瞟见一个少年正拿着一块白色巾帕替栖梧擦试肌肤上在水渍,而栖梧竟是十分享受在样子,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左琴瑟脸颊微红,饶是她来自开明地现代社会,也没有见人如此大胆地在众人面前光裸着身子。

    很快,左琴瑟便发觉空气似乎有些燥热,耳边突然响起少年粗重在呼吸,以及栖梧若有若无的……呻吟!

    左琴瑟握紧了双拳,栖梧给南宫极下了情盅,却在她面前如此作为,分明就是羞辱于她。

    顿时,一张粉脸气得红中带白。

    “圣女既有良人,就请放了南宫极。”她虽然没有抬头看栖梧,但声音却已经含着薄怒。

    听见她的话,栖梧突然睁开眼睛,伸手将那气息不稳的少年推开,咯咯笑了起来,“我既没捆缚于他,又何来放了他?”

    左琴瑟听见她窸窣穿衣的声音,这才抬起头看她,面色微冷,“圣女给南宫极下了情盅,与捆缚又有何区别?”

    栖梧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长袍,只简单在腰间束了根大红的玉带,湿漉漉的发丝披散下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朵妖艳的曼陀罗,充满了神秘和魅惑。

    左琴瑟只看了一眼,心中汹汹的气势便泄了一半。

    这样一个冷如霜,艳如妖,集圣洁与奢靡于一体的矛盾女子,只怕任何男人见了,都会被她吸引,而任何女子见了,都要自惭形秽。

    栖梧将左琴瑟的神色尽收眼底,她黛眉轻绽,轻轻笑道:“情盅确实会影响人的感情,但若是心智坚定,对下盅者没有一丝一毫的绮念,是不会被影响的。”

    左琴瑟微蹙着眉,冷声道:“你想说什么?”

    栖梧莲步轻移,走到一个端着托盘躬身侍立在侧的少年身旁,玉指挑起托盘上的美酒,浅浅啜了一口,才回头看左琴瑟。

    “你是第一个敢闯进来找我要人的女子,我很欣赏你的勇气,这样吧,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月的时间,若你能说动南宫极愿意跟你回东汉,我就解了他体内的情盅,如何?”

    左琴瑟第一反应就是有阴谋!

    她毫不废话地说道:“你有什么条件?”

    “没条件!”栖梧晃了晃手中的银盏,莫棱两可地笑了起来,“不要太相信自己,也不要太相信男人……”

    左琴瑟看着她奇怪的表情,低头想了想,不管栖梧说的话是真是假,她都要试一试。

    她的时间不多,但凡有一丝希望,都要偿试。

    抬头,定定地看着栖梧,左琴瑟说道:“但愿你信守诺言。”

    看着她满目自信,栖梧却突然露出一抹兴味的表情,她招了招手,唤来一人,吩咐道:“来人,将左小姐安排在极公子的对面。”

    于是,左琴瑟做为除了南宫极以外,唯一一个外族女人住进了神殿。

    虽然不明白栖梧为何明知自己的目的,却还将她安排在南宫极隔壁,但既然有利于自己,左琴瑟自然是乐见其成。

    当那名仆人将她带到自己的房间时,左琴瑟一刻也没有呆住,就往对面南宫极的房间跑去。

    两人住的院落叫做碧华殿,左琴瑟与南宫极各住东西两间,正好相对,从她的房间看过去,恰好能看见对面的情形。

    此时,南宫极的房门半开着,远远地能看见一个淡青色的身影垂首站在桌前。

    左琴瑟悄然走过去,到得近前才发现,原来他在挥毫作画。

    屋内光线温和,衬托着他隽秀的侧颜,站在那里,如一副雅致的丹青。

    他表情十分认真,让左琴瑟想起了第一次蛊毒发作时,清醒过来后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这样静谧而又详和感觉。

    不知不觉,左琴瑟走了进去,南宫极一心放在手中画作上,竟丝毫没有查觉有人靠近。

    左琴瑟的目光顺着他专注的脸庞缓缓下滑,最终落在桌面上的那副画上,均称的线条浅浅地勾勒出了一个人影,身姿窈窕,面容……

    当左琴瑟看清那画上的面容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是……栖梧的脸,他那样专注画着的,是另一个女人的画像!

    这个认知让左琴瑟顿时如坠冰窖,她脸色惨白,整个身体都忍不住晃了一晃。

    这一晃,南宫极便有所查地回过神来,当看到左琴瑟站在面前时,原本温和的俊脸瞬间冷如寒霜。

    “怎么是你?”

    漠然的语气让左琴瑟心口一堵,想起他往日的温情,不禁气苦道:“你希望是谁?”

    南宫极漠漠地看她一眼,搁下笔,径自收起桌上的画来。

    他如此疏离,竟是连多一句都不愿意开口。

    左琴瑟只觉得心中被凿开了一个洞,一想起他方才那样专注地为别人作画,也气恼了起来。

    她上前一步,伸手按住栖梧的画,望着南宫极,直接道明来意。

    “跟我回东汉。”

    南宫极远山似的眉蹙了一下,突然伸手一点左琴瑟手腕,左琴瑟顿时“啊”的一声,痛呼地松了手。

    她泪眼婆娑地望着那个心心念念的男人,这才听他冷淡地回道:“我想,我的意思你应该很明白。”

    他小心地将栖梧的画像卷起,竟是不再看左琴瑟一眼,转身朝门外走去。

    左琴瑟咬了咬嘴唇,见他要走,忙伸手拉住他衣袖,急道:“南宫极,你现在所思所想,并不是你真正的想法,相信我,跟我回东汉,你就会发现在的想法是错误的。”

    她近乎乞求地摇了摇他衣袖,“跟我回去好不好?”

    南宫极身体顿住,就在左琴瑟欣喜地以为他听进去了时,却见他忽然一振衣袖,左琴瑟猝不及防被震开了出去。

    他没有回头,只有清冷地声音如冰传来,“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我现在的言行都是被情盅所支配?”

    “你知道?”左琴瑟仓皇站稳身体,惊诧地看着那个淡如松竹的背影。

    她本来还在考虑要怎么告诉南宫极他中了情盅的事,却没想到他竟知道,左琴瑟上前一步,下意识便要再度抓住他手臂时,却在伸出手时生生顿住。

    “既然你都知道,那你就跟我回去吧,栖梧已经答应我,只要你愿意回东汉,她会解除你体内的情盅。”

    南宫极许久没有说话,左琴瑟看不到他的表情,她只能看见一个僵硬的背影。

    就在左琴瑟等得有些着急,恨不得直接拉着他就逃跑时,却听见他迟缓地声音徐徐从前方传来。

    “没错,我知道,并且甘之如饴。”

    “……”有一瞬间,左琴瑟感觉自己耳鸣了。

    耳边嗡嗡响了好久,她才茫然地看着他的背影,问道:“你说什么?”

    南宫极没有再重复一遍,他只稍稍停顿了一瞬,便带着栖梧的那副丹青头也不回地离去。

    自使至终,没有再回头看她一眼。

    左琴瑟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线内,忽然,她猛地追了上去。

    不,他现在说的话都不是真心的,是被控制的。

    不要去听,不要去想,不是真的……

    一直追到碧华殿外,左琴瑟终于看见了南宫极,还有另一个人。

    她站在门内,看着她爱着的男子,将画好的丹青交于栖梧手上。

    栖梧站在南宫极对面,透过他的肩膀,刚好可以看见神色寂落的左琴瑟,她唇畔笑意加深,展开画卷看了一眼。

    “画得真好,极,谢谢你。”

    南宫极神色并未有多大变幻,依旧清冷疏离,但说出的话却让左琴瑟几乎崩溃。

    她听见他说,“你喜欢就好。”

    你喜欢就好……

    我甘之如饴……

    左琴瑟只觉得心口那个洞越来越大,她脱力般地跌靠在木檐上,眼神空蒙地望着那个淡青色的背影。

    为什么?

    为什么再相见会是这个样子?

    为什么明知道他是被情盅左右,她的心里却依旧痛得无法呼吸?

    南宫极似是发现了身后的动静,他侧了侧脸,却并未向后看,只淡漠地对栖梧问道:“为什么碧华殿里会住着别人?”

    栖梧看着眸色痛楚的左琴瑟弯弯一笑,“左小姐跋山涉水为你而来,如果让她流落外面,恐怕有危险。”

    南宫极似是蹙了蹙眉,略有不悦,“你何时如此心软?”

    “她总归是你以前……”顿了顿,栖梧看了南宫极一眼,“爱过的人。”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南宫极的脸,见他神色无波无澜,又继续道:“况且,我已经答应了左小姐,只要她能说服你离开南蛮,我就替你解了这情盅。”

    妖娆的手指点在南宫极胸前,那亲昵的神态刺痛了左琴瑟的双眼,她已经无暇去想他一口一个别人,和不悦的神态了。

    转过身,左琴瑟默默朝殿内走去。

    可是南宫极无情的话语依旧钻入了耳内,她听见他负气般说,“你若想让我离开,我离开便是,但别让她住进碧华殿。”

    一股钻心地疼痛蓦地从心底传来,左琴瑟脸色刷地惨白如雪,她伸手捂住胸口,艰难地转头,看着殿外的两人。

    “噗!”的一口鲜血喷洒了出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