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章 只剩下四个月的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左琴瑟只觉得胸口有种撕裂般的疼,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噬咬她的血肉般,疼得全身都似烧了起来,她捂着胸口几乎痉挛。

    罹夜抱着怀中少女,几乎用最快的速度飞离了皇宫。

    “哼……”左琴瑟忽然闷哼出声,但她紧紧咬着嘴唇,脸色早已乌青一片。

    “疼就叫出来,别忍着。”罹夜抱着她,急急朝前飞掠而去。

    “啊——”左琴瑟实在受不了了,她忽然一张嘴,咬在了罹夜的肩膀上。

    罹夜仿似没有查觉般,只急急抱着她朝七王府而去。

    左琴瑟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将她放在床上,并伸手解开了她的衣衫,她下意识伸手阻止,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卿卿,你的蛊毒发作了,让我看看。”

    “南宫极……”

    她低喃着,放心地松开了双手,昏了过去。

    再睁眼时,已是三天后。

    左琴瑟掀开眼皮看到的第一眼,就是一个淡青色的背影,笔直地坐在不远处的楠木桌旁边,正低头写着什么。

    隽秀的眉轻蹙着,似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他薄唇紧抿,握笔的手指稳健而有力,写字时乌发从肩头轻轻滑落,窗外柔和的光线透过雕花棂的缝隙洒进来,落在那人身上,将他绝艳的容颜渡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淡化了他平日的清冷,竟多了一丝柔情。

    左琴瑟不禁看得痴了。

    查觉到她的视线,南宫极回身看了一眼,当看到左琴瑟醒了时,他紧蹙的眉终于舒展。

    “醒了?”

    他搁下笔,走到左琴瑟床前,目光浓且深地望着床上的少女。

    左琴瑟视线一直胶着在南宫极身上,从他起身,到坐到自己床边,都没曾眨一下。

    “怎么了?”南宫极眉头又轻轻拧起,看着左琴瑟不说话,眸中划过一丝忧心,“卿卿,是否还有哪里不舒服?”

    左琴瑟眨了眨眼,望着他,声音有些嘶哑。

    “低头。”

    南宫极闻声俯下身去,直到两人面对着面不过一公分,左琴瑟忽然伸手,轻抚在他眉心,“别蹙眉,你一蹙眉我就觉得难受。”

    南宫极没有说话,只抬眸深深的望着他。

    他眼底青灰,有着无法掩饰的疲惫,左琴瑟的手指不自觉滑落在那双漆黑的眼上,她情难自抑地呢喃道:“南宫极……”

    他一定好几天没休息了,连嘴唇都有些发干。

    左琴瑟心中一软,手指顺着脸颊的轮廓一路抚在他干裂的唇上,心疼道:“你是不是很久没有休息了?”

    南宫极伸手抓住她的手,放在嘴边啄了啄,声音有些沙哑,“我怕一闭眼就看不到你醒来。”

    左琴瑟抿了抿唇,“我也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昏迷之前的噬心之痛,到现在都让她隐隐发怵,几乎以为会就这么痛死过去。

    她无意识地摩挲着他的唇,柔嫩的触感从唇瓣上传来,温柔而又轻缓地抚摸着,像是要表达某种情感。

    南宫极眸中一暗,薄唇微启,突然含住了她的手指。

    一股异样的感觉如电般从指尖传来,左琴瑟惊怔地看着南宫极,只觉得整个身子都酥麻了。

    指尖传来的触感,像是一道光,骤然劈开了左琴瑟脑海。

    那张颠倒众生的脸,正抓着她的手,做着那样另人脸红心跳的动作,偏还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左琴瑟脸颊腾地烧了起来,正要抽回手指,南宫极却放开了她。

    他俯身,气息吹拂在她的脸颊,他说,“卿卿,你可知本王看到你昏迷时,有多害怕。”

    左琴瑟心中一颤,他是东汉皇朝的七王爷,是神医谷谷主嫡传弟子,有着这世上最倾城的俊颜,可是他说,他害怕。

    她还有什么不确定的?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即使有一天会被迫分离,即使哪怕将来这个男人不属于自己,可是此时此刻,左琴瑟只知道,自己内心里充盈的某种情愫,正急切地寻找着出口。

    “南宫极,我……唔……”

    未说完的话被他以吻封缄住,南宫极几乎是蛮横地撬开了她的嘴唇,不同于前次的温柔,像是害怕某种失去般,暴风骤雨般地夺取着她所有的甘香芳甜。

    左琴瑟呼吸急促,被他吻得有些疼,她睁开眼,看见南宫极闭着眼睛,眉宇间的的沟壑像是一道无法抚平的天堑,一点也不像他平日运筹帷幄的样子。

    她心中微微抽痛,突然伸手勾着他的脖子,生涩却温柔地回应着他。

    南宫极身体一僵,张开眼睛,看着身下那张羞涩却又小心地脸颊,黑眸中的燥动终于慢慢平息。

    左琴瑟小心地吻着他,她并不太熟练,只本能地碰了碰他的唇角。

    南宫极深顿了顿,略略抬头,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左琴瑟睁眼,水雾朦胧地望着他。

    南宫极眸中一暗,却是错开了目光,声音暗哑道:“你蛊毒刚刚被压制住,不易……”

    停了停,才低声道:“不易……激动。”

    左琴瑟望着他白玉一般的脸上漂过一层可疑的红,想起自己方才做了什么,她脸颊一烫,连连起身。

    眼光却下意识瞟向南宫极的唇角,那里红红的,似乎是自己方才不小心咬了一下。

    自己活了两世,却从未与男子谈过恋爱,更别说是肢体接触了,想了想,左琴瑟觉得此是此景,按照套路,她应该要矫情一下。

    “那个,我方才不是故意的。”她作小女儿态。

    南宫极低低笑了一声,伸手将她垂落的一缕碎发拢到耳后,垂目看着她桃红的脸颊,“卿卿不必害羞,若是喜欢,等你痊愈后,本王愿日日陪你耳鬓厮磨……”

    左琴瑟脸颊更红了,只觉得眼前这男人处处透着诱惑,她眼光瞟向别处,岔开话题,“我怎么会在这?”

    她记得她在皇宫中和罹夜在一起,然后心口骤痛,就昏了过去,怎么醒来是在七王府?

    左琴瑟疑惑地望着南宫极,就听他平淡地说道:“是罹夜送你来的。”

    “你认识他?”左琴瑟惊讶抬头,随即想到在凤椒殿听到成王被罹夜救下的事,不由问道:“罹夜是你的人?”

    若罹夜是南宫极的人,倒也能说通为何他会突然出现在琉璃宫,且还对皇宫秘事了解甚多。

    定是南宫极告诉他的。

    南宫极讳莫如深地看她一眼,突然将一个药瓶递到左琴瑟面前,“这瓶护心丹你随身带着,以后蛊毒发作就吃一颗。”

    左琴瑟的问题被他岔了过去,想当然地便以为他这是承认了,当下也没多想。

    她接过护心丹,这药是上次青成让她收好的,可以暂时压制蛊毒的药,不禁问道:“这药我不是放在将军府吗?”

    “我让青成取来的。”南宫极看着她说道:“你体内的螭蛊提前发作了,这护心丹我已喂你吃了一颗,以后每月都会发作一次,还剩四颗。”

    左琴瑟怔了怔,伸手摸了摸胸口,“南宫极,你不是封住了我体内的蛊吗,怎么会提前发作?”

    这么说,她只剩下四个月的命了?

    南宫极神色突然沉了下来,声音微凉,“这说明给你娘下蛊的人还活在世上,恐怕是对方催动了控制蛊虫的巫术,你体内的蛊虫反噬,才会突破了我的封印,提前发作。”

    左琴瑟秀眉深皱了起来,究竟是谁给她娘下的蛊?时隔这么久,竟然还发动巫术催动蛊虫反噬,这是有多大的怨念才会要赶尽杀绝?

    她总觉得这事跟南蛮有关,究竟她娘和南蛮有什么关系?

    南宫极坐在床前,将她神色一揽无余,他忽然将左琴瑟揽进怀里,凝声道:“本王会尽快拿到玉骨水的。”

    “不。”左琴瑟忽然从他怀中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南宫极,“我要亲自去一趟南蛮。”

    不仅仅是为了体内的蛊毒,她想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方既然对巫雅下螭蛊这样阴毒的蛊毒,若是知道巫雅还活着,势必不会罢休。

    左琴瑟眸光沉了沉,若让她找到那心怀叵测之人,绝不轻易放过!

    南宫极见她面容坚定,知道无法阻止她,便微微颔首,“好,等此间事一了,我陪你前去。”

    他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决定,左琴瑟却迟疑着说道:“可是现如今朝中局势正是紧张的时刻……”

    她没有说完,南宫极这时候若离开帝都,对他实在不利,而且太子刚倒,他若再离开,岂不正好给了陈国公他们机会?

    她能想到这些,说明南宫极自是也想到了,可是他却依然要陪她同往南蛮,左琴瑟望着他隽淡的眉眼,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南宫极自是知道她担心什么,他忽然起身走到窗前,伸手打开了窗子,耀眼的阳光猝然射了进来,照在窗前男子身上。

    他负手而立,整个人都被灼眼的白光笼住,左琴瑟忍不住眯了眯眼,此刻的南宫极竟像是散发着光芒般,让人情不自禁地就想匍匐仰望。

    他静静看着窗外,突然轻若飘鸿地说了一句,“不久后,齐国使臣会以和亲之名来访东汉……”

    南宫极虽只说了半句,可左琴瑟却听出了他话语中暗藏的杀机,她心中一禀,难道……。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