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章 刺杀前太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南宫极没有即刻回答左琴瑟的问话,他清冷的眉忽然拧起,薄唇轻抿着,目光如同雪山上的冰魄扫在左琴瑟脸颊上,带着寒凉的刺痛。

    左琴瑟面上一怔,忽然明白过来,自己这多此一问定是让他心中不大爽利,当下,低头道歉:“对不起。”

    空气有一瞬间地寂静,好像天地都没了声息,才听南宫极低低开口,“卿卿,你何时才能将本王真正放在……这里。”

    他抬手,比夜色还凉的指尖触上她的心口,像是一柄利剑,直戳进了最柔软的地方。

    左琴瑟张了张嘴,只觉得口干舌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忽然,青衫微动,南宫极一把将他带进了怀里,如玉般润洁的下巴搁在她柔软的秀发上,他声音轻忽而飘渺。

    “如果左将军的安危,能让卿卿记挂着本王,本王倒希望他永远在那琉璃宫下。”

    左琴瑟咬着下唇,她自知与南宫极相比,她心中有千万道枷锁没有打开,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愧疚。

    “南宫极。”她低低地唤他,“我只是想尽早将爹救出来,好去南蛮,你知道,我身中螭蛊,只有南蛮神殿的玉骨水才能救我。”

    “玉骨水本王会替你取来。”南宫极忽然将左琴瑟抱得极紧,仿似要将她钳入骨血般,“但本王有一个条件。”

    左琴瑟在他怀中抬眸,“什么条件?”

    南宫极放开她,黑眸凝着她的水眸,“本王希望瑟儿以后遇到问题,能像今夜一样,第一个想到本王。”

    他眸中有毫不掩饰的情绪在缓缓浮动,左琴瑟脸颊腾地便烧了起来,她微微偏头,掐断心底那股莫名的燥动。

    清声说道:“王爷,曜王和陈国公早已联手,你早做准备。”

    在密道之中,她亲耳听到南宫千煜和陈国公的对话,而且,听南宫千煜的意思,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太子。

    南宫极收回目光,望向漆黑的一侧,“只怕,他们会对太子动手。”

    左琴瑟一惊,忘了去问南宫极是怎么知道此事的,她面色凝重,“太子已经废了,再杀太子岂不是引火烧身?”

    这个时候对前太子赶尽杀绝,不是在昭告天下要取而代之吗?

    就算陈国公和曜王一手遮天,谨文帝也决不会将太子之位传给一个弑兄的的皇子手上。

    南宫极突然奇怪地笑了起来,淡声道:“如果这个弑兄的人是本王呢?”

    左琴瑟怔了下,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她接口道:“栽赃嫁祸?”

    没错!

    如果这个时候太子突然死了,而杀太子的人是南宫极,那么,谨文帝为数不多的几个儿子当中,就只有曜王能继承大统了。

    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

    太子如今在东宫面壁思过,谨文帝不许任何人去探望,若南宫千煜要下手,当真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左琴瑟不禁忧心道:“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看着他们布置陷井?”

    南宫极的面容略冷,如果他没猜错,南宫千煜不会让太子活太久。

    他转过身,忽然看着左琴瑟,“瑟儿,你明日进宫探望一下郑贵妃。”

    郑贵妃是太子南宫翰泽的母妃,十岁起便陪伴在谨文帝侧,是这宫中陪伴谨文帝时间最长久的女人,为陛下诞有两个皇子,其中南宫翰泽作为长子,一出生便被立为太子,三皇子南宫墨渊生性耿直,嗜武成痴,和战天一起镇守北疆,现如今北疆战事平息,战天奉命回朝,南宫墨渊却依然守在北疆。

    左琴瑟听闻这个郑贵妃在后宫之中是个异类,虽然有个太子儿子,却每日只在殿中陪伴青灯古佛,抄经祈福,因她从不在殿前邀功争宠,在朝中又没有后台,陈皇后也没将她放在心里,这后宫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郑贵妃倒是侥幸活了下来。

    不得不说,是个心思极为通透的女人。

    左琴瑟疑惑地看向南宫极,就听他缓缓说道:“太子不能死,本王希望卿卿能常进宫和郑贵妃多走动走动。”

    左琴瑟瞬间便心中亮堂,转眸一想,又疑惑道:“王爷不怕暴露了自己?”

    她现在是准七王妃,若去和郑贵妃拉拢关系,岂不是暴露了南宫极的意图?

    南宫极轻笑一声,眸中带着洞悉一切的掌控,他微挑隽眉,睨着左琴瑟,“卿卿以为我那二皇兄为何费尽心思要对付本王?”

    该暴露的早已暴露,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时,一阵夜风吹来,南宫极身上独有的淡淡药香,混合着某种冷香钻入左琴瑟鼻端,左琴瑟顿时神一晃,望着暗夜中南宫极那张没戴假皮的绝色容颜,没来由地想到了密室之中,罹夜脸上那张黑金面具。

    她想也没想便脱口道:“王爷您今晚可有去过皇宫?”

    “没有。”南宫极想也不想回道,抬眸,“卿卿何以有此一问?”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身上的味道好像和以前有些不同。”左琴瑟摸摸鼻子,心中却很是奇怪,她怎么突然间把南宫极和罹夜想到了一起?

    可是他身上有股冷昙香的味道,真的和那陌生男人罹夜的好像。

    南宫极瞳色幽深,突然从旁撷了枝花朵递到左琴瑟面前,“可是这花儿的味道?”

    清冽的冷昙香扑鼻而来,左琴瑟这才发现,脚下这片花园里竟种满了昙花,白色的花朵大朵大朵地绽放在夜色里,像极了一颗颗散发着幽香的夜明珠,璀璨冶丽。

    她心下释然,原来那丝冷昙香并不是南宫极身上的。

    也是,罹夜在皇宫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武艺非凡,怎会和没有丝毫武功的南宫极有联系?

    一定是她太敏感了。

    南宫极忽然手指一弹,白色的花朵顿时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他伸手一捞,将左琴瑟捞至眼前,声音暗沉。

    “卿卿将本王的味道记得如此清晰,本王很是欢欣。”

    左琴瑟没想到这人说来就来,两人隔着如此近,鼻息交织着鼻息,她下意识就偏过了头,但手掌下传来的心跳声却依然让她脸色骤红。

    “南宫极,你放开我。”

    “不放。”

    南宫极的手指顺着她的背部一路向上,托住她的后脑,眸色氤氲,“卿卿记住了本王的味道,可是本王记性却不大好……”

    他说着竟然俯下身来,似是要埋入左琴瑟颈窝一样。

    左琴瑟吓一跳,这月黑风高夜,孤男寡女搂搂抱抱的,怎生要得?

    万一擦抢走火怎么办?

    手中用力,立即将南宫极推了出去,左琴瑟头也不回地夺路而逃,一边跑一边说道:“王爷,更深露重,琴瑟告辞了。”

    看着她如受惊的小免子般,仓皇而逃,南宫极唇角勾了勾,再转首时,漆黑的眸中哪还有半丝缱绻旖旎?

    直到左琴瑟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他才收回视线,忽然开口道:“青离。”

    须臾,一道窈窕的身影从夜色里走来,在南宫极身后躬身道:“主上。”

    “从今以后,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她,不论生死。”

    青离身形一震,没想到主上竟然如此看重那个少女,她这一分神,便没有及时回话,却忽觉四周空气一紧,膝盖一软,竟是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主上饶命!”青离满目惊骇地趴伏在地上,立刻回道:“属下定誓死保护好左小姐。”

    “去吧。”

    随着这声淡淡的回应,四周空气蓦然一松,青离暗吁口气,再抬头时,已不见了南宫极的身影。

    ……

    翌日。

    左琴瑟果然盛装打扮进了宫,她现在与南宫极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若让曜王得逞,陈皇后和陈国公必不会放过将军府,左蒙恐怕一辈子都会被关押在那不见天日的地方。

    而就在她进宫的同时,东宫,前太子的寝殿,正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你们是什么人?”南宫翰泽警惕地盯着眼前十几个黑衣人。

    领头的人拔出佩剑,森森道:“杀你的人。”

    南宫翰泽瞳孔一缩,厉声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来人,来人!”

    “不用叫了,”黑衣人突然将一个布包丢在大殿上,顿时,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到太子脚下,他嗜血道:“南宫翰泽,有人买你的命,别怪兄弟们无情。”

    南宫翰泽看到那人头,满脸惊骇,因为那人头是他花重金请来保卫东宫安全的武士,没想到竟然已经惨死在刺客刀下。

    他情不自禁吓得退后一步,看了看眼前仿佛地狱修罗般来收割他性命的杀手,脸上戾气顿生,南宫翰泽拔出腰间佩剑直指那领头人,“说,是谁派你们来的?是陈国公,还是南宫千煜?”

    领头人嗤笑一声,突然将一块令牌丢到他手中。

    南宫翰泽接过一看,顿时目眦欲裂,他紧紧握着那令牌,仿似要将它捏碎一般,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南宫极,竟然是你!”

    只见他手中,玉龙缠绕的令牌上,一个极字活灵活现。

    领头人对四下使了个眼色,顿时,十几道见血封喉的利剑齐刷刷地向南宫翰泽刺去。。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