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章 宫门前的警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时间一晃而过,没几天便到了百花宴的日子。

    如今将军府重回巫雅手中,偏院的生活也没那么拮据了,冬儿为了这一天,特意让人赶制了好几件上好的衣裙。

    “小姐,您是穿这件白色的流苏裙还是这件银绣牡丹穿云衫?”冬儿拿着侍女送来的衣裙,一件件比划,“这件百花曳地裙也不错。”

    左琴瑟坐在铜镜前,看着妃儿在她脑袋上插满了金钗银钗,不禁甩甩头,“妃儿,你是要让这些金属把小姐我脖子压断吗?拿掉拿掉!”

    又瞥了一眼侍女手中的托盘,随意指了指,“就那件墨色的。”

    冬儿拿起左琴瑟指名的那件衣裙,皱眉道:“小姐,你怎么选这件,这颜色太深了,梅夫人穿倒还合适。”

    左琴瑟回头看向铜镜,见妃儿虽拿了些金钗下来,但仍感觉脑袋像压着块石头,不禁伸手将脑袋上的头饰全扯了下来。

    “小姐我又不是去选美,你们俩把我打扮得跟个花蝴蝶一样,到时候还怎么逃跑?”

    左琴瑟无奈地站起身,拿过冬儿手中那件墨色长裙,“这衣服颜色深,看不见血又适合藏匿,多好!”

    妃儿顿时面露惶恐,“小姐,难道皇后真的会在宫中对你不利?”

    “不是不利,恐怕是要让我死无藏身之地。”左琴瑟肩膀垮了下来。

    从上回凤椒殿的宫人在鞋内藏针一事,就可看出陈皇后必定是个心胸狭窄又极其护短的主,陈凤纭死了这么些天,国公府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百花晏这么好的机会,陈皇后又怎肯放过。

    有句话叫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说的就是左琴瑟此时境况。

    冬儿被她吓到,不禁忧心忡忡,“小姐,您别吓我,要不我们去求求七王爷,让他陪你一块去。”

    “别。”左琴瑟立即出声制止,南宫极有自己的计划,她不希望自己影响他整个布局。

    太子被废,皇帝却并未立声誉一片大好的曜王为新太子,此事必不简单,若此时南宫极被卷入后宫争端之中,对他有弊无利。

    “可是若皇后真有心加害小姐怎么办?妃儿又不能去保护你。”

    “是啊小姐,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冬儿和妃儿瞬间便紧张起来,小姐参加百花晏又不能带人进去,一个人在宫中无依无靠,必定凶多吉少。

    左琴瑟仰起头,清澈的眸子狡黠一笑,傲然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大不了小姐我将皇宫变成一个大毒窟!”

    她就不信了,她一个21世纪小毒女,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皇宫!

    巳时,将军府的马车停靠在宫门前。

    左琴瑟下车,就看到陈国公的马车也在边上,左绾钰和左绾钥正等候在宫门前。

    她笑了笑,走过去,“二位是在等我吗?”

    见到左琴瑟,左绾钰柳眉倒竖,恨声道:“左琴瑟,你心知肚明。”

    左绾玥拉住激动的妹妹,水眸看着左琴瑟,“三妹,母亲一向待你不薄,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

    “待我不薄?”左琴瑟嗤笑一声,冷声道:“将我娘赶出千荷苑,霸占将军府主母位置,叫待我不薄?从小给我下毒,祖母寿宴上设计于我,叫待我不薄?”

    左琴瑟一叠声的质问着,想起陈凤纭做过的那些事,以及小时候这具身体所受过的痛苦,她便不自禁地怒从心起。

    顿时,一股凛冽之气便从她眉眼间散发出来,那种不可逼视的锋芒让左绾玥面容一滞,脱口道:“所以你就恩将仇报地害死了母亲?”

    “恩将仇报?”左琴瑟气笑了,目光一转,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个空有帝都第一美人之称的大姐,“左绾玥,你好像搞错了。”

    “将军府是我爹的,千荷苑是我娘的,左家大小姐的身份,是我左琴瑟的,你、左绾钰、还有你那蛇蝎心肠的母亲,都是寄居在将军府。”

    左琴瑟盯着左绾玥那张明艳照人的脸,一字一顿说道:“是你们鸠占鹊巢,想将我娘俩赶出府,说什么恩将仇报,你不好笑吗?”

    左琴瑟上前一步,左绾玥顿时被她气势慑住,情不自禁便后退了一步。

    但是身后的左绾钰,却忽然面色一狞,甩开左绾玥的手,抡起手掌便朝左琴瑟扇来。

    “左琴瑟,你少嚣张,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左琴瑟眼疾手快地一把捉住左绾钰的手腕,面色骤冷,“那我们就看看是你先求生,还是我先求死。”

    左琴瑟刚说完,就忽然感觉一道阴冷之气向她袭来,她心中一凛,立即甩开左绾钰的手,看也没看便迅速后退。

    可是,纵使她已经在察觉危险时,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却仍晚了一步。

    陈棠忆单手箍着左琴瑟的脖子,直将她推到宫墙上,阴冷道:“你找死!”

    他面容阴沉,半眯着眼睛,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左琴瑟的脑袋给扭下来。

    巨大的冲击力让左琴瑟背部疼得似要裂开,她被陈棠忆掐得透不过气来,脸颊憋得通红,双手抓着陈棠忆的手臂。

    “放……咳咳……放开我!”

    陈棠忆听到她的话不仅没有放开,反而掐住她的脖子往上一提,瞬间将左琴瑟从地面吊了起来。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求死?”他眉目间煞气顿生,声音如同无常索命。

    左琴瑟只觉得脖子被一把铁箍紧紧锁住,心律越跳越快,而铁箍之上的脸颊则越来越胀、直胀得脑袋好似要炸开一样。

    她大口吸着气,艰难开口,“你……最好……放手……”

    “表哥,杀了她!”

    这时,左绾钰跑了上来,恶狠狠地瞪着左琴瑟,对陈棠忆说道:“就是她害死了我娘,让我和姐姐都无法再回将军府了。”

    陈棠忆面容一冷,“你害死了姑母,今日就下去陪葬吧!”

    左琴瑟目光微闪,突然将方才趁他不注意放入衣内的手拿了出来,快速朝陈棠忆洒下一把毒粉。

    陈棠忆毕竟是在沙场磨练过的,见机不妙立刻甩开左琴瑟,拉着左绾钰快速向后退去。

    失去钳制,左琴瑟身体顿时一软,跌倒在宫墙下。

    “咳、咳咳咳……”

    她剧烈地咳嗽着,大口大口地呼吸,直到肺部传来填充的满足感,左琴瑟才恍然生出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她知道,方才要是再晚上一步,陈棠忆的手就会掐断她纤细的脖颈。

    “毒妇!”陈棠忆悟着鼻子,目光阴翳地盯着地上的左琴瑟。

    左琴瑟抬眸,见他仍不死心地朝自己走来,她扶着墙壁缓缓起身,漆黑的眸中毫无惧意,冷哼一声,“陈公子不妨试试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毒死你!”

    陈棠忆果然停了步伐,他目光好一阵闪烁,似在思着左琴瑟话语里有几分真实性。

    这时,远处的左绾玥走了过来,拉住陈棠忆的手,摇头道:“表弟,这里是宫门,不易生事。”

    “算你走运!”

    陈棠忆从鼻孔里哼出一声,突然瞪了左琴瑟一眼,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左绾玥看了左琴瑟一眼,漠然道:“左琴瑟,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你好自为之。”

    左琴瑟看着几人消失在宫门的身影,脸色沉了下来。

    这是警告,是陈国公给她的警告。

    陈皇后不用露面,就给了她一个血的教训,而这陈国公,更是险些要了她性命!

    一个比一个狠,还真是一家人啊。

    左琴瑟摸了摸脖子,顿时“嗞”的一声,疼得龇牙咧嘴。

    不用想,脖子上肯定挂着两道红痕。

    她蹙了蹙眉,若这个样子被人看见,免不了又是一顿是非,但现在回府上药包扎,已是来不及了,想了想,将临走时冬儿塞给她的一条丝帕拿了出来。

    幸好这丝帕够长,左琴瑟将丝帕围在脖子上,打了个蝴蝶结,刚好将脖子上的伤痕盖住。

    也不理会那些宫人奇异的眼神,左琴瑟再不停留,进了宫门。

    百花晏在御花园举行,左琴瑟随宫人到达目的地时,御花园里早已是一片莺歌燕舞,姹紫嫣红。

    许多官家小姐都已到齐,正坐在各自席位上,愉悦地讨论着什么。

    陈皇后头戴凤冠,雍容华贵地坐在首位,她面容含笑,不时说上两句。

    左琴瑟一进御花园,便吸引了众人的视线,大家见她姗姗来迟,脖子上还系着一块丝帕,端的是奇怪无比。

    左绾钰和左绾玥站在陈皇后跟前,见左琴瑟这身装扮,自是心知肚明。

    “三妹怎么现在才来,这晏会都要结束了呢。”左绾玥柔柔一笑,仿似忘了一刻钟前,在宫门前发生的那一幕。

    左琴瑟看着她无辜的笑容,心中顿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一个黄衫少女突然站起,笑道:“左三小姐珊珊来迟,该罚!”

    其它少女闻言,更是嘻笑一声,连声起哄,“该罚、该罚!”

    左琴瑟却心底微冷,将军府收到的通知,就是让她巳时来参加百花宴,却不想这百花宴早已开始。

    她不禁抬眸望向首位那个母仪天下的女人。

    只见陈皇后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安静,她凤眸含笑,满是温柔地看向左琴瑟,“不知左三小姐是否愿意接受惩罚?”。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