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章 卿卿早上真热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不知是否是因为喝了酒,还是被南宫极勾起了前生的往事的缘故,左琴瑟的心情顿时变得有些沉重,随着马车摇摇晃晃,她迷迷糊糊间竟靠在车壁睡着了。

    听着头顶传来微弱的呼吸声,南宫极忽然坐起身来,见左琴瑟眼眸微阖,脸颊绯红,不禁轻笑道:“才两杯酒,就不胜酒力了。”

    这时,马车忽然停住,车夫在外面恭声喊道:“王爷,到了。”

    南宫极戴上假皮,撩起车帘,伸手将左琴瑟抱了起来。

    厢房中,看着沉睡的少女翻了个身,南宫极收回视线,缓步出了房门。

    “爷……”青成正风尘仆仆等候在门外。

    南宫极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声道:“去书房。”

    倾刻,两人出现在书房,南宫极负手站在桌前,见青成关上了房门,才转身问道:“如何?”

    青成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递上前,“当年为了引出爷体内的那只螭蛊,几乎将神医谷整株火莲子都用尽了,只剩下些枝叶,老谷主制了些护心丹让属下带回,吩咐蛊毒发作时可以暂时护住心脉,但只有五颗。”

    南宫极看着手中的护心丹,远山般隽逸的眉轻轻蹙起,良久,又问道:“南蛮那边如何了?”

    青成一惊,急急问道:“难道爷想……”

    南宫极神色不变,“南蛮神殿的玉骨水,可解万蛊。”

    “爷,万万不可!”青成立即阻止道:“时机未到,如果冒然对南蛮出手,我们可能会提前暴露。”

    见南宫极神色不动,青成心知主子一旦下定某种决心,就绝不可能轻易撼动,忍不住说道:“爷,你忍辱负重了十二年,难道真的要为一个左琴瑟功亏一篑吗?”

    左琴瑟再好,也不能与主子的大业相比。

    南宫极许久没有做声,半晌后,他沉吟道:“罢了,还有半载时间,你先去查查当年给巫雅下蛊的是何人。”

    要解螭蛊,除了神医谷的火莲子和南蛮神殿的玉骨水,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找到下蛊之人,让其解蛊。

    “是。”

    青成领命正要出去,却突听南宫极又唤道:“慢着。”

    “爷还有何吩咐?”

    南宫极思索了阵,突然说道:“顺便查一查瑟儿。”

    “查左小姐?”青成一脸疑惑,爷不是喜欢左小姐吗,为何还要查?

    南宫极抚摸着手中的瓷瓶,漆黑的眸中露出一抹深思,点头道:“从小到大,事无具细,都查清楚。”

    青成想了想,说道:“据属下所知,王爷那日在花满楼被左小姐砸……”

    抬头看了看南宫极的脸色,见没什么变化,又继续说道,“正好是左小姐被楚御史的长女楚媛和左绾钰连手陷害,推下了含江底的那天,左小姐被花满楼的浣衣丫鬟所救,才会出现在花满楼。”

    南宫极目光抬了抬,难怪她要针对楚媛和左绾钰,原来是有仇必报。

    “只是……”青成迟疑着,想起无意间听到几个将军府下人的对话,说道:“听说左小姐自从那次后,性子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见了陈夫人都要害怕地躲起来,现在却敢直面对抗,下人们都说若不是左小姐那张脸,还以为换了个人。”

    南宫极蓦然抬眸,“换了个人?”

    青成摇摇头,“若是换了个人,又怎会知道左小姐的过往?依属下看,左小姐应是受了刺激,心性上才会有所改变。”

    南宫极却不置可否地说道:“一个人再怎样转变,也不可能是换了个人。”

    ……

    翌日,左琴瑟朦朦胧胧醒来时,嘴角是挂着笑的。

    不知是否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昨晚睡得极好,连梦都没做一个。

    左琴瑟闭着眼睛在床上滚了滚,突然感觉有个障碍物在身侧,伸手推了推,没推动。

    正胡乱地在障碍物上摸索着,忽然一只温热的手掌抓住了她作乱的小手,某个暗哑的声音突然在耳旁暧昧地响起。

    “卿卿早上真热情……”

    左琴瑟嚯地一下睁开了双眼,就看到南宫极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出现在她眼前不到半寸!

    她第一时间是去看自己的手,正被南宫极按在腰内处,若再往下一点……

    左琴瑟唰的一下从床上弹跳而起,脸色暴红地指着南宫极,“你、你你……”

    你了一半,忙低头看自己,见衣衫整齐,不禁放下心来,怒瞪着南宫极,“王爷怎会在我床上?”

    南宫极单手支头,斜躺在床外侧,不紧不慢道:“这床本王睡了许多个日夜,卿卿若喜欢,送你便是。”

    左琴瑟查觉不对,四下一望,这才发现这并不是她的房间,顿时便明了这是南宫极的房间。

    也就是说,她在南宫极的床上,和他同床共枕了一晚,还睡得那样香甜?

    左琴瑟心里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她平时很警觉的,昨晚是撞邪了么?

    气恼地瞪了南宫极一眼,左琴瑟抬脚便要从他身上跨过去。

    哪知才将将抬起,那妖孽忽然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握,将左琴瑟包裹着白袜的小脚握住。

    左琴瑟脸上一热,双眼一瞪,就要去踩他,却见南宫极低低笑出声来,略微用力,左琴瑟只觉得天玄地转,瞬间便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南宫极倾身而动,淡青色的衣袂如流云般将她覆在身下,他扣住左琴瑟的手腕,似笑非笑地睨着她。

    左琴瑟被他看得不自在,又是以这样羞耻的姿态双双躺在床上,她只觉得脸颊要燃烧起来,咬了咬嘴唇,蛮横道:“你起来。”

    南宫极看着她嫣红的小脸煞是可爱,黑眸中盈满笑意,“卿卿昨晚睡了本王,莫非想不认账?”

    “你胡说!”左琴瑟偏过头,不去看他,“我什么都没做。”

    南宫极却沉声道:“不,你做了。”

    左琴瑟心中一跳,立即转头,“我做了什么?”

    见她清稚的脸上布满惊慌,南宫极忽然愉悦地笑了起来,那笑声从胸腔中喷薄而出,左琴瑟甚至能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

    她忽然反应过来,立即懊恼地瞪他,“南宫极,你耍流氓!”

    两人衣服都没脱,她能做什么?

    “卿卿此言差矣!”南宫极心情似是极好,十分有耐心地说道:“昨晚瑟儿抱着本王睡了一宿,今早又摸了本王,这抱也抱了,摸也摸了,本王就是你的人了,可不许赖皮!”

    “……”

    左琴瑟无语,到底是谁赖皮?

    正这时,房门被人敲响,青成在门外说道:“爷,宫里来人了。”

    南宫极顿了顿,缓缓松开了左琴瑟,淡然道:“陪我去皇宫见见皇后。”

    听见这句话,左琴瑟脸颊的潮红瞬间褪了去,她起身,问道:“是皇后娘娘让我去的?”

    南宫极点点头,声线略显清冷,“你以为前日将军府上的事,她不知?”

    左琴瑟心下顿时了然,必然是陈皇后知晓了老夫人寿宴上发生的事,这才会招她进宫。

    她早在要对付陈凤纭时,就已经猜到陈皇后不会袖手旁观,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只怕陈凤纭还没来得及进宫告状,左陈皇后就已经按捺不住了。

    由于宫里的人等在七王府,左琴瑟便在七王府简单梳洗了一翻,与南宫极一同进宫。

    马车上,左琴瑟看着重亲带好假皮的南宫极,问道:“皇后为何连同王爷一起招进宫?”

    “看病。”

    南宫极此时面容清冷,眸光带着些微的嘲讽,忽然又说道“你可知本王自八岁起便离开了皇宫?”

    左琴瑟点点头,说道:“访间都说王爷八岁时身染重疾,不得已送往神医谷医治,直到前段时间陈皇后病重才回朝。”

    “没错,本王确实是因她而回,但当年却不是身染重疾。”南宫极讥笑一声,指了指脸上的伤痕,“你可知这伤疤又是怎么来的?”

    左琴瑟讶异地望向他,“不是假的吗?”

    南宫极轻轻摇了摇头,他垂下眸,轻声道:“十二年前,凤椒殿起火,所有宫人无一幸免,只有年仅八岁的七皇子存活,但却遍体烧伤奄奄一息,当时,神医谷的谷主正在国公府医治一名少年,得知消息后,立即将一息尚存的七皇子带回了神医谷。”

    清淡的声音在马车中缓缓响起,就好像在说一个事不关已的故事。

    可是左琴瑟却越来越震惊,她知道皇宫一向有许多看不见的黑暗,但却不想他曾经有过那样痛苦的经历。

    “后来呢……”她声音微哑,忍不住抓紧了手指。

    南宫极轻笑一声,似不在意却又饱含了诸多隐忍。

    “谷主花了十年时间才将我完全治愈,这块伤疤,本王是要留着时时提醒自己的。”

    左琴瑟似是想到什么,顿时呼吸有些急促,“难道说,王爷回朝是为了……”

    报仇!

    南宫极没有回答她,但左琴瑟从他幽深眼眸里看到了答案,她忽然抓住南宫极的手腕,“你知道是谁?”

    南宫极顿了顿,说道:“是她。”

    左琴瑟怔了怔,忽然跌回座位上,她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