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章 丑王爷竟是个绝世美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雅致的厢房内,太子南宫翰泽看着对面一间房门,因某种少儿不宜的动作太过剧烈而不停吱呀作响,不禁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看来本宫倒是成全了一对御赐鸳鸯。”

    身后的侍卫也朝那房间看了眼,躬身道:“太子,看来七王爷是真的没有武功,这一日香的药力虽猛,却是可以压制的。”

    太子眸中忽然闪过一丝阴狠,“最好是这样!”

    ……

    房间内。

    左琴瑟被南宫极钳住双手,用力地抵在房门上。

    她剧烈地挣扎着,可是南宫极却像是失去理智般,面容潮红地在她的脸上、嘴上、脖子上啃咬着。

    他的吻很烫,连呼吸都是烫的,直烫得左琴瑟手脚发软。

    左琴瑟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当感觉一只灼烫的手掌探向胸口时,她顿时慌了,被南宫极堵住的嘴唇不停地发出“唔唔”的抗议声。

    她不要,不要被强上!

    可是南宫极却像是被什么点燃了一样,重重地喘息一声,突然粗暴地将那一层阻隔撕碎……

    左琴瑟瞳孔蓦然放大,眼眶一涩,泪水瞬间流了下来。

    湿润的液体滴落在南宫极手背上,他身体一僵,蓦然停止了动作。

    “瑟儿……”

    他声音沙哑隐忍。

    左琴瑟从惊惶中反应过来,立即伸手推他,忙乱中忽然抓到什么糙糙的东西,她用力一扯,竟从南宫极脸上抓下一块皮来!

    定睛一看,竟是一块人皮!

    左琴瑟吓了一跳,忙将手中人皮丢在地上,惊悚地去看南宫极时,却忽地愣住了。

    南宫极黑眸深处,犹如一簇簇被点燃的火焰,灼灼地望着她。

    左琴瑟的目光从南宫极因方才的吮吻,而变得莹润艳红的唇上扫过,落在那原本大面积烧伤的下颌处……

    那块丑陋的疤瘢,不、见、了!

    略显苍白的皮肤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光洁细腻,如脂如玉,分明是一张完美无缺的脸!

    左琴瑟嘴巴张成o型,震惊地看着眼前忽然变得倾倒众生的绝世美颜。

    “你、你你……”

    oh my god!传闻中貌丑无盐的七王爷,竟然是个绝世美人!

    左琴瑟凌乱了。

    这冲击太大了,以致她一时忘了两人方才还在进行某种不和谐动作的前奏,也忽略了南宫极看着她微张的粉唇,变得更加幽暗的眼……

    左琴瑟忍不住伸出手,不确定地碰了碰南宫极的下颌。

    嗯……平滑柔然,富有弹性,难道不是她出现了幻觉?

    正要收回手指,却忽觉指尖一热。

    左琴瑟抬头,就见南宫极极其魅惑地望着她,陡然伸出舌头舔了她手指一下。

    轰!

    一道天雷劈在左琴瑟头顶。

    她顿时头晕目眩,两眼发昏。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俊美无双却染满某种渴望的脸,左琴瑟只觉得鼻间一热,两股热流顺势而下。

    她伸手一抹,只见腥红的血液正从鼻间汩汩流下……

    卧槽!

    左琴瑟两眼一黑,冷不丁朝着南宫极倒去。

    倒下时,脑中最后的想法是:她这是见了美色血脉喷张爆体而亡?

    南宫极看着怀中昏迷的少女,以及沾染到他胸前的血迹,眸色变了变,突然一把将左琴瑟打横抱起。

    从南宫翰泽的角度望过去,只看见窗纸上倒映着的身影,正迫不及待地将女子抱至室内……

    他满意地笑了笑,转身离去。

    若房间内此时还有人,一定会发现南宫极虽然仍旧面色潮红,但双眸却漆黑清明,哪还有方才半丝情欲的模样?

    南宫极将左琴瑟放在榻上,伸手替她把了把脉,好看的眉不禁轻轻蹙起。

    这时,青成的声音从外面小声传来,“爷,太子已经离开。”

    房内一时寂静。

    良久,才传来南宫极低沉的声音,“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间厢房。”

    青成一愣,主子极少用这么严肃的语气下达命令,方才被媚药控制做出那些荒唐事,也是做给太子看的。

    难道房内又发生了什么?

    他面容一肃,立即调动暗卫将靠近这间房的所有人都清除干净。

    房内,南宫极看着昏迷中仍旧面色痛苦的左琴瑟,略微迟疑了会,突然伸手解开了左琴瑟的衣衫。

    当最后一件亵衣解开时,南宫极目光一凝。

    只见左琴瑟胸口上,雪色的肌肤下,一只火红的小螭正在缓缓蠕动,寸许长的身体在肌肤下一突一突,似是要钻入心脏,甚是可怖!

    “竟是它……”

    似是有些意外,南宫极扫了一眼左琴瑟苍白的脸,眸中竟是闪过一丝不易查觉的怜惜。

    “恐怕这傻丫头还不知道罢!”

    他无奈地轻喃一声,突然伸出两指,准确无误地点在了那只红色的螭身上。

    顿时,那螭一阵挣扎,却又像是被什么力量制住,须臾间便动弹不得。

    ……

    南宫极这一疗伤,便是数日。

    而帝都外面的流言,却是滚滚而来直欲冲上九霄。

    版本一:

    听说帝都最丑王爷在妓院大开荤戒,与花满楼的姑娘酣战七日七夜不停歇。

    版本二:

    听说七王爷夜醉青楼,未婚妻左琴瑟捉奸在床,结果两人双双沉沦欲海,颠鸾倒凤妻上夫下……

    彼时,传言中的女主角左琴瑟正幽幽转醒。

    甫一睁眼,就见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正静静地看着自己。

    左琴瑟愣了会,突然双眼放光地看着美人。

    “美人,你是天堂派来迎接我的天使吗?”

    她垂涎地伸出手捏了捏美人的脸,“没想到天使也喜欢穿古装……手感真好!”

    反正已经死了,不摸白不摸。

    总不能再死一次。

    左琴瑟得瑟地在美人脸上揉啊揉,全然没发现美人的俊脸越来越黑。

    “摸够了吗?”

    冷泠泠地声音从美人薄唇中吐出。

    左琴瑟顿时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一大半。

    “南、南宫极……”

    昏迷前的画面骤然在脑海复苏,左琴瑟呆呆看他半晌,骤然从床上坐起,“我……没死吗?”

    “快了!”

    南宫极整了整被她蹭乱的衣衫,缓缓站起,侧过了身体。

    “啊?”

    左琴瑟一脸懵逼,什么叫快了?

    “你体内有二十多种毒素,若不是有血灵玉压制,怕是早已身亡。”

    他依旧侧着身体与她说话,而左琴瑟却早已惊得魂飞天外!

    “二十多种毒素?”

    谁踏马跟她这么大深仇大恨啊,这是要让她死无全尸啊!

    不对,若真中了毒,为何她自己不知道。

    何况,她什么时候有过什么血灵玉?

    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南宫极缓缓说道:“就是你从小带在身上的血玉。”

    这个空档,左琴瑟已经替自己把了脉,却惊骇地发现果然如南宫极所言,自己体内现如今就是一个大毒窟,各种毒素搅在一起,恨不得立刻让她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而亡。

    更另她震惊的是,这些毒素在体内少说有五六年之久,因潜伏太久,没有发作的话,根本不会发现。

    可见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种上了。

    难道说以前的左琴瑟就是因为有那块血玉压制,才侥幸地活了这么久?

    而她现在弄丢了血灵玉,所以就应该……毒发身亡?

    “是王爷救了我?”方才把脉的时候,左琴瑟已经查探到体内服过解毒的药物。

    “你体内的毒太多,本王只清除了一半,而且……”

    南宫极沉吟着,似在思考着什么。

    左琴瑟望着他欣长的背影,眨了眨眼,突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王爷为何一直以背示人?”

    他不知道这样是很不礼貌的么?

    南宫极却是一僵,好半晌才音色微暗地说道:“你先把衣衫穿好。”

    唰的一下,左琴瑟立即低头看向自己。

    只见外衣不知何时被剥落在床侧,自己仅着亵衣坐在床上,而且亵衣还被、打、开、过!

    “啊——”

    一声尖叫响彻整个房间。

    左琴瑟哆嗦着抓起被褥,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裹成一个粽子,瞬间退到床角,嘴唇直颤抖。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南宫极听着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来,就看到左琴瑟一副泫然欲泣被欺凌的模样幽怨地望着他。

    他蹙了蹙眉,“本王什么也没做。”

    “你骗人!”

    这时,南宫极粗暴亲吻她的画面在脑海一一闪过,左琴瑟不禁潸然泪下,“做了就是做了,竟然还不承认!”

    面对贞操问题,她才不管他长得美还是丑,“本姑娘最讨厌你这种吃白食的人了,你给我走,走!”

    “……”

    南宫极眉脚跳了跳,耐心道:“本王真的什么都没做,不信你看看床上就知道了。”

    左琴瑟的哭声一顿,立即掀开被褥悄悄查看。

    找了好一会,也没看到那可疑的红色,而且她的身体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不适。

    不是说第一次都会痛吗?

    左琴瑟泪眼婆娑地看着南宫极,狐疑道:“真的没做?”

    “没有!”

    南宫极微微偏头,语气微有起伏。

    左琴瑟一颗破碎的心终于又粘在一起。

    她抬眸,正好瞧见南宫极白皙的俊脸上,一抹可疑的红色悄然而逝,才后知后觉方才自己一气之下,竟说得如此直白!

    窘!

    左琴瑟立即眼光瞟向别处,呐呐问道:“那王爷为何……”

    咬了咬唇,“为何解我衣裳?”

    南宫极面容恢复从容,这才不紧不慢说道:“你中了蛊。”

    “蛊?”

    左琴瑟奇怪地看着他,就见南宫极又背过身去,说道:“就在你胸口。”

    左琴瑟半信半疑地躲在被子里看了看胸口,却惊骇地发现一条红色虫子正盘在胸口上!

    “蜈、蜈蚣!”

    她吓了一跳,立即伸去擦,却发现那蜈蚣就像长在肉里一样,怎么擦也擦不掉。

    “不是蜈蚣。”

    南宫极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蛊毒。”

    “螭蛊。”。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