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2章 吃下药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宴绝望着她奇怪的小动作,心中微微疑惑,目光看了看前方的漆黑,那只大雕早已不见踪影。

    见顾柔一脸坦然的与他对视,宴绝最终是没再问什么,道:“天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顾柔点了点头,想到什么,问道:“明天还要打仗么?”

    宴绝摇摇头道:“若明日北周不发兵,便暂时休战。”

    顾柔点了下头,不再说什么,直径往住的院子走去。

    直到看着顾柔的背影消失在月光下,宴绝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幽深,过了一会,他叫来下属,吩咐道:“去盯着她,注意她都干些什么,不要让她发现。”

    下属点了点头又,就要走,宴绝又想到什么,回头加道:“不许偷窥她,尤其是她在房间的时候。”

    “.…..”听着宴绝这莫名其妙的一句,下属有点摸不着头脑。

    方才叫他去监视顾柔的是大人,现在让他不准偷看顾柔的也是大人,所以,到底是监视还是不监视?又要怎么在不触碰对方隐私的同时做好监视工作?

    不偷窥,他怎么知道对方都在干嘛?

    真是莫名其妙!

    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

    以前他以为大人是世界上最帅的人,现在看来,他其实也就那样,心灵一点都不美,一点都不会为他们这种做下属的考虑!

    悄悄来到了顾柔住的院子,这人飞上屋顶,正要揭开瓦片对顾柔进行一天二十四小时全方位监视的时候,忽然又想起刚才宴绝说她在房间的时候不准偷窥她。

    于是这人又只好放下了瓦片,飞到了门外,找了个角落藏好。

    这活,真不是人干的!

    与回城仅两道城门之隔的北周苑城内,一个黑色的巨影如同冲锋枪一般,来到间件院落后直朝窗户冲去。

    窗户是打开的,苏湛正坐在案几前,提笔写着什么。

    当一阵不寻常的气流至窗外传进来,一道黑影如同闪电般落到了苏湛的案几前,某雕站定,用一种委屈至极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主人。

    苏湛一眼瞧去边看见自己的宠物原本羽毛光滑亮丽的背上被人剪成了奇怪的造型,那原本梳理整洁的羽毛也是不忍直视。

    苏湛的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能想到把一只雕弄成这样的,只怕也就只有顾柔了。

    他一直以来当做宠物养的雕,每日都有人精心照料,可才和顾柔见了个照面,就被折腾成了这样子。如果换了是别人,只怕已经死了八百遍,可偏偏,对于顾柔这位罪魁祸首,苏湛竟然没有一点怒气。

    不过么,她既然来了边境……

    ……

    接下来的两天,两国都处在休战状态,宴绝似乎很忙,一直在和那几高级军事领袖在商量着什么,顾柔也没再形影不离的跟在宴绝身边,只是这两天来,她只要一出门,就有种怪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一双所看不见的眼睛,一直在暗处窥视着她,令人心中莫名的不安和不自在,导致顾柔也一直不敢有什么异常的表现,那天晚上,也许她已经引起宴绝的怀疑了。

    虽然苏湛将暴雨梨花针还给了她,可并不代表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有个小暗器就能够脱得了身的。

    一直休战到第三天,顾柔刚吃完早饭打算出去散散步,就瞧见一个侍卫手中抱着一堆的乐器朝宴绝的房间走去。

    顾柔有点咋舌,特么的宴绝不是这几年当乐师当起了瘾,连到了边境都还不忘搞艺术?

    真有雅兴!

    顾柔本着好奇的心也过去瞧瞧,一来到房门口便瞧见宴绝正低头看着桌前排开来的一行乐器,不知在想着什么。

    顾柔的目光落到那些乐器上面,宴绝正好一偏头,便瞧见了站在门外偷看的她。

    他微微一笑,招手让顾柔进来,指着上面的一众乐器问道:“你喜欢什么乐器?”

    其实眼前的乐器虽多,但并不算齐全,可对于顾柔这种外行来说,看着琳琅满目的艺术玩意,根本不知道怎么选。

    喜欢什么?她能说她最喜欢贵的么?

    还有,宴绝问她这个问题,是想送给她么?

    想了想,顾柔指着一个道:“我比较喜欢听二胡拉出来的声音。”

    “二胡?”宴绝似有些意外,“为什么?”

    顾柔的脸上弥漫出一股惆怅之意,装逼的道:“大概是因为比较悲伤吧。”

    她能说是因为她觉得这把二胡看上去比较高档比其他的好像更值钱些么?

    所以,接下来宴绝会把这二胡送给她么?

    谁知宴绝只是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然后拿起二胡,对她道:“走吧。”

    “去哪?”顾柔追了上去。

    “观战。”

    顾柔:“.……”

    所以,他叫她去观战和选乐器有什么关系?

    不过等等……

    “又要开战了?”顾柔问道。

    宴绝点了点头,出院子的时候一名侍卫跑过来道:“大人,都已经好了。”

    宴绝微微点了下头,直接朝着城楼上走去。

    顾柔仍穿着士兵的衣服,不明所以的跟在后面,直到上了城墙,顾柔感觉自己都累成了狗,这时宴绝忽然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来,对她道:“将里面的药丸吃了。”

    药丸?

    顾柔心中警铃登时大作响,问道:“什么用的?”

    宴绝没有直接回答,只道:“一会你便知道了。”

    顾柔:“.…..”

    这不是废话么!

    她问他就是为了确保一下,他这样不回答,那她还敢吃么?

    不是她怀疑宴绝会对她施害,只是吧……药丸这东西真的不能随便乱吃人给的啊!

    见顾柔迟迟不肯吃下,宴绝眼眸闪了闪,深深的看着她,问道:“你怕这药有问题?”

    “不是…….”顾柔有些尴尬的道,“只是好奇。”

    宴绝的眼眸里像是闪过了一抹受伤,低声道:“原来,我在你心目中竟是这么不值得信任。”

    顾柔:“.……”

    其实她想说,她曾经也是信任他的,只是自从被他抓去皇宫关了一个多月后,又被他继续囚禁在身边,即便他对她再好,有些东西,破裂了便再不可修复。

    “唉…….”望着宴绝眼眸里深藏的破碎,顾柔打开瓶子,将药丸倒入了口中。

    入口并没有什么异样,顾柔感受了下,应该不是什么有害的东西,才吞了下去。

    将瓶子还给了宴绝,顾柔说道:“其实我也很想相信你,但其实不信任的人是你,这几天,你是不是一直在派人监视我?”

    宴绝微微一怔,没有回答,眼眸中有什么悠然闪过。

    虽然宴绝没有回答,但顾柔已经知道答案了。

    她虽然这辈子穿越到了一个很没用的身体里,但她前世是特工,对很多东西都有着敏锐的直接,因此她坚信她这两天出门的异样感不是错觉。

    果然,是宴绝在派人监视她。

    即便到了边境,到了军中,这么多的人里里外外的看守着,他依然对她不放心。

    幸好她没有在拿到梨花暴雨针后便想到逃跑。

    “我不希望在你的身上出一点差池。”过了良久,宴绝开口回道。

    顾柔有些讽刺的扯了下嘴角,没有说什么。

    借口么,谁不会啊!

    而就在两人说话间,下方的城门同时被拉了开来,南楚与北周的士兵密密麻麻的从城门内涌出,挥舞着兵器朝着对方杀去。

    两军队伍同样以火速朝着敌军逼近,在交汇的那一瞬间,兵器的交击声如同这世上最惊心动魄的激昂乐声,直入人心。

    而就在此时,一道悠扬婉转的二胡声至城墙上流泻而出。

    春水般的声音,圆润而柔美,却带着凄凉婉转,令所有人都有些愣。

    顾柔看着身旁在这时忽然拉起了二胡的宴绝,简直一脸懵逼!

    我靠,他还真的搞起了艺术!

    可是这种时候拉二胡,合适么?

    跟送葬似的!

    汗,要是南楚这一站输了,不会怪她刚才给宴绝选了二胡吧?

    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刚才就说个其他的乐器名了。

    顾柔内心悔恨不已,然而城楼下,正在血战的南楚士兵,在听见二胡之声响起之后,就好像被猛地灌入了一剂兴奋剂,随着精湛的二胡乐声流出,激发除了无数士兵的身体潜能与心中的爱国情操,战斗力竟是翻了几番。

    宴绝的音乐造诣极高,何种乐器都极为精通,即便是比较冷门的二胡,在他奏来,仍有种不可抵挡的魅力。

    仿佛是魔音一般,夹杂着强大的内里,不断的给南楚士兵注入强心剂,然而这样的声音对南楚的士兵来说是兴奋与战斗不息的来源,可对没有吃解药的北周士兵来说,却是非人的折磨。

    利用自己的强大内力,以乐声杀人,自古以来不是没有,但还是第一次有人将这种方法用在战场上的。

    因此下方饱受魔音折磨的北周士兵霎时一片混乱,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起初顾柔还不太明白,然而当瞧见下方战场越来越诡异的形势时,才终于明白过来,宴绝为什么忽然拉起了二胡,刚才又为什么要给她吃那莫名其妙的药。

    他竟然想用这种方式来战胜北周。

    可北周又岂是这么容易对付的,就在下方一片水深火热之时,一道清幽的笛声从对面的城墙上传了过来,与流泻到空中的二胡声音形成无形的厮杀。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