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章 晴天霹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看过帖子的开头,我不得不说,袁桑桑是一个,很会编故事的演员。

    这帖子是谁发的不要紧,单是看着内容,就知道,肯定是袁桑桑指使的。

    我快速的浏览着论坛里目前最火热的那个帖子,内容很胡扯,用词很做作。

    这上面说,袁桑桑从高中到大学,一直都是一个心地善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而也正是因为她强大的人格魅力,所以,总是能得到各界善心人士的捐助。

    而我,只不过是茫茫捐助者之一。

    对于袁桑桑勾引资助人丈夫一事,帖子上说,发帖者已经第一时间找到了袁桑桑,并从袁桑桑的嘴里得到了实情。

    帖子上写道,其实事情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袁桑桑与周子昂,一直都是比较好的兄妹关系,而从来到这座城市开始,周子昂就一直对袁桑桑照顾有加。但年少无知的袁桑桑并不知道,周子昂之所以会靠近她,是因为得到了家中妻子的怂恿。

    这个妻子,也就是我。

    看到这里,我整个人一下就兴奋了,难不成,这故事里的我,还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戏份吗?

    我继续往下看,而接下来的内容,简直狗血到不能再狗血。

    文中说,周子昂频频对袁桑桑示好,是因为周子昂的家妻,得了排卵障碍的症状,简单来说,就是不孕不育,没办法生育。而周子昂的妻子看中了袁桑桑的年轻身体,想要说服袁桑桑,为其家庭进行代孕。

    一开始,立场坚定的袁桑桑是拒绝的,可是在经过了数个月的软磨硬泡下,加之袁桑桑心性太善良,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这对不孕夫妇的请求。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周子昂的妻子因为代孕费用昂贵,所以不肯支付给袁桑桑养胎的钱,就勒令丈夫,去强奸袁桑桑。

    没错,文中很清楚的用大大的红字标注着,强奸两个字。

    接着,文中接续写到,手无缚鸡之力的袁桑桑,因为受不了周子昂妻子的胁迫,最后只得顺从了他们家人的威胁,怀了孕,并打算生下孩子。

    我以为,文章到这里要结束了,更气人的是,后面还有一大推让人发指的内容。

    我继续往下翻看,下面写道,后期在袁桑桑打算安心养胎之时,周子昂的妻子忽然又莫名其妙的怀上了孩子,这时候,妻子要求袁桑桑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并不赔偿任何的费用。袁桑桑因为舍弃不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就没有顺从,并坚强的对周家人放话,自己会生下这个孩子,一个人抚养。而后,周子昂的妻子为了不让自己夜长梦多,就不断的威胁袁桑桑,让她把孩子做掉,如果不做掉,就在学校论坛里发帖子,让她身败名裂。

    帖子的最后,附上了我的姓名、电话、家庭住址,以及照片,当然,是一些丑的不能再丑的抓拍。

    看完这充满戏剧性的内容,我气的差点将手机砸碎。

    我翻开通讯录就开始找袁桑桑的电话号码,可是,我的手机刚打开,屏幕上就显示出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便礼貌的接通,可电话刚通,那头就响起了莫名其妙的辱骂声,对方是个男人,但声音并不熟悉,他说话的时候,语速特别快,我没太听清,但大致能听懂,他在骂我贱,骂我没人性,骂我欺负女大学生,骂我祖宗十八代。

    我一把挂了电话,可接着,手机又有陌生号码打了进来,我接起时,依旧是一些不着调的辱骂。

    打电话的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但他们好像都认识我,还都来骂我。

    我估计,应该是那个帖子起了作用,毕竟,帖子的最后,留了我的电话号码和住址。

    无奈下,我只得将手机调成静音。

    我转头,冲着周子昂说:“你现在给袁桑桑打电话,让她把话给我说清楚,她发那个帖子是什么意思,如果她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报警了!”

    周子昂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快速的拨打了袁桑桑的手机,可是袁桑桑就是不接。

    等着周子昂看过那个帖子的内容之后,他一直在走廊里垂头叹气,我估计他也没料到,袁桑桑会玩这么一招。

    而我也是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会编出这么一个狗血的故事。

    她明明就是一个荡妇,却非要说自己是无辜少女,还把所有的错误,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抓狂之余,我指着周子昂的胸口说:“周子昂,这就是你劈腿的好女人!”

    周子昂低着头叹气,他死死的皱着眉,嘴里带着一些不满,“如果不是有人先发帖陷害桑桑,她也不会这样的!那帖子很明显就不是她写的,一定是有人看不过去,才帮她……”

    我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周子昂他竟然还替袁桑桑说话?还真是爱的深刻啊!

    我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好,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的袁桑桑,你自己负责,我们呢,就照常离婚。只要我们离婚了,我和那个袁桑桑,也就没有任何瓜葛了!”

    我本想着,只要和我周子昂一刀两断,那么,袁桑桑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们之间的事,也自然而然的会淡化消失。

    但是,我没想到袁桑桑会坏到了家,她竟然,找来了公司。

    正当我和周子昂僵持不下的时候,十五层的电梯口,忽然就倒下了一个身子瘦弱、身穿浅黄连衣裙的女人。

    十五层的员工当即被电梯口处的声音吸引,纷纷侧头望去,议论重重。

    几个男同事一起跑了过去,他们将倒在地上的那个女人抱起,随后放到了一旁的休息沙发上。

    而我这才看出,那个女人,是袁桑桑。

    还真是防不胜防,真搞不懂,她还要上演什么戏码。

    身旁,周子昂满脸关切地冲了上去,当他认出是袁桑桑的时候,他紧紧的搂着她的身体,不停的喊着袁桑桑的名字。

    眼下,袁桑桑身上的连衣裙残破不堪,她的嘴角有血,头发乱成稻草,脖子和嘴巴有被人殴打的痕迹,但是,我怎么看,都觉得像化妆品画上去的。

    我试探的走上前,以为她是真的受伤了,但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找来公司。

    可当我站到她身边的一刻,袁桑桑忽然就睁开了满是泪水的双眼,她极度恐惧的看着我,接着,身子不停的向后退缩,一边退缩,一边失控的大喊:“你不要再打我了!求求你不要再打我了!唐未晚,我什么都不要,我不会和你抢老公,更不会拿孩子威胁你们,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肚子里的孩子。求你了……求你了……”

    袁桑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嗓音早已撕破,她的身体一直发抖,眼睛也来回游离的散发着恐惧的目光。

    我真难想象,她这一套流水线动作,到底是演练了多少遍,竟然能如此的炉火纯青。

    我冷冷的笑了一声,冲她说道:“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我和周子昂已经决定要离婚了,你还不收手?”

    话落,袁桑桑扑通一下就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她垂丧着头,胡乱的在地上抓了两下,接着爬到我面前,双膝跪地的恳求道:“未晚姐,我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把你们资助给我的钱全都还给你们,求你了,不要再来要求我任何事情了!我和你的丈夫没有任何关系,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我自愿得来的!我知道你现在有了身孕,可是算我求求你,能不能不要杀死我的孩子,让他好好的生下来行吗!我不会让他给你们添任何麻烦的,我绝对不会让他给你们……”

    说着说着,袁桑桑的嗓子再次破了音,她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不停哭诉,直到,整个十五层大厅里的员工都好信儿的围了上来,都来观看这场好戏。

    我冷漠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感叹着她超高的演技,无奈着自己的束手无策。

    我应该怎么解释,像她一样的在地上摸爬滚打吗?还是直接揍她一顿,解气走人?

    十九岁的年纪,怎么能,拥有这么黑暗的内心?

    没多一会儿,我身后的那些同事,就开始了无止尽的议论。

    “这是咱们公司新来的员工吧?刚来第一天,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

    “这事儿你没听说吗?我弟弟在工程大学念书,昨天他就和我说,他们学校有个女生,被逼代孕,然后原配又莫名其妙的怀孕,逼着那个大学生堕胎!啧啧,多狠心啊!”

    “对啊对啊!这事儿我也听说了,而且我还得知,这女大学生,是被强奸的!”

    身后,这些毫无根据的流言蜚语,像是苍蝇一样,由一两只,变成了一大群,我听着那些凭空捏造的谣言,心里已经绝望到了极点。

    我以为,这大概就是人生中最无能为力的时刻了,可是,接下来的一幕,更超乎了我的想象。

    我深知我解决不了眼前的状况,所以打算让保安带她走,可是,在我准备打电话叫保安的一刻,地上的袁桑桑,忽然就扯了一下周子昂的手臂,两人似乎在暗示什么,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周子昂的眼神稍有迟钝的定了定,我看得出,他犹豫了两秒,但最后,眼神还是变的狠了起来。

    这时,地上的袁桑桑开始捶打自己的胸口,接着,她毫无预兆的,冲着我的方向吐了一口鲜血。

    我搞不清楚那鲜血是真是假,急忙后退的时候,险些跌倒。

    身后,围观同事看到袁桑桑吐血,无不慌张的准备打120,而这时,周子昂突然变脸的,跪在了我面前。

    我被他的举动搞傻了,他这是要做什么,也要演戏吗?

    还没来得及反应,周子昂猛的朝我磕头,他连着磕了两个响头,嗓音沙哑的说:“老婆,对不起,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孩子,可是,我真的没办法看着你这样伤害桑桑,她才19岁啊,她是无辜的!”

    周子昂停顿了一下,脸上忽然落了泪,“以前你让我说服桑桑代孕,我做了,那是因为我爱你,可是现在她怀孕了,你又让她堕胎,她才刚上大学啊,你这么做,会不会太狠心了……”

    听了这话,我当真是哭笑不得,我无语的看着周子昂,问道:“你疯了?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是谁让袁桑桑代孕的?难道是我吗?周子昂,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崩溃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甚至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身后的那些人,无不开始严厉的苛责我、声讨我,而我,成了眼下的众矢之的。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周子昂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或许他早就和袁桑桑商量好了,一起讨伐我,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一旦这件事情闹大,周子昂就会背负上负心汉的罪名,可如果他和袁桑桑联手起来把罪责推给我,那他就成了听老婆话的好男人,即便他的行为是错的,也不会让吃瓜群众太反感。

    可当我看清楚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我很想上前跟这两个狼狈为奸的狗男女理论,可这时,袁桑桑演技爆棚的开始在地上做起了肚子痛的姿势,搞得她好像要流产了一样。

    看热闹的员工无不上前去帮忙,他们狠狠的推开我,像是推走垃圾那样,把我隔离在一边。

    我失神的站在角落里,看着眼前这场无法控制的闹剧,而这时,我的手机屏幕忽然亮起了婆婆的电话号码。

    我接起,那头的她呼喊到:“唐未晚你赶紧给我回家!家门口有人在泼油漆,还时不时的有陌生人来敲门找你,你赶紧给我回来处理!”

    泼油漆?难不成,这也是袁桑桑计划里的一项?

    我当真被这一切给搞疯了,起身打算离开公司,可是,走廊口处,乌乌泱泱的人群都在伺候着袁桑桑大小姐,我想找个空出去,都找不到。

    我硬着头皮往人群的缝隙里钻,可忽然,一个陌生女人伸手便推了我一把,责骂道:“这孩子都什么样了,你还想着跑呢!滕风集团的人事部是怎么招人的,竟然会录取你这样的败类!”

    我诧异的看着这个女人,我和她素不相识,她怎么可以凭着别人的一口之词,就来污蔑我?

    我不想和她起争执,继续朝着出口的方向去,可那个女人,再次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没看见大家都在救人啊!你能不能离我们远一点!”

    这或许,是我漫长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恶意。

    而那女人在推搡我的一刻,我因为没站稳,直接就崴了脚,蹲坐在了地上。

    盆骨的位置瞬间传来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剧痛,我咬着牙想要爬起身,可还没站起,就再次被眼前的人群给撞了一下。

    这下好了,脑袋磕在了身后的大型盆栽上,瞬间肿起了一个包。

    我捂着后脑勺想要站起身,而这时,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张宽厚的手掌。

    那只手的骨关节很分明,手指纤长而白皙,一看,就是男人的手。

    我抬起头,竟然看到了一脸严肃的滕柯。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