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章 我和他的面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听了大师的话,我当真憋不住的笑了,命中的煞星?我还是天上的北斗星呢!

    婆婆一听,立马紧张了起来,她抓着大师的手,问道:“什么意思啊大师?你说的祸水,是指什么,相克又是指什么,还有这个煞星……”

    大师缕了缕自己的那两绺胡须,装腔作势的说道:“她身上有不祥之气,丝毫看不到男儿命,这肚子里……阴气重的很!”

    这话一落,婆婆当即就被吓的向后瘫了过去,袁桑桑急忙扶住婆婆,虚情假意的跟大师说道:“大师,你看错了吧,未晚姐姐的身上怎么可能有不祥之气,你再好好看看!”

    大师隔着墨镜继续盯着我看,我冲着他冷冷一笑,说道:“大师,你带着墨镜,能看清楚么?要不你把墨镜摘了,好好看一看?”

    大师摆了摆手,“不必了,你现在怀的,是女儿身,你命里没有怀儿子的星象。”

    听了这话,一旁的婆婆就不行了,可我真是觉得可笑,我明明就没怀孕,这算命的,还硬说我怀孕,一看就不专业。

    我转头,对婆婆说:“他算的不准,我们走吧!”

    婆婆从地上爬起身,像是抓神佛一样的去抓大师,恳求道:“大师啊,那你看看,我这命里,到底还能不能抱上孙子啊?她不能生男娃,那以后我还能不能……”

    大师有模有样的沉思了一会儿,他特意朝着袁桑桑的方向看了一眼,笑着说:“有,我现在就看到了。”

    这句话,说的可谓是高深莫测。

    可也就是这一句话,让我瞬间明白了,这大师,跟袁桑桑是一伙的,否则,大师也不会特意往袁桑桑的身上看,更不会,一口咬定的说我怀的是个女娃,甚至没有生儿子的命。

    婆婆的眼珠子瞬间变大,她意会了一会儿,突然就明白了大师的意思,她喜笑颜开的冲着大师磕头,“谢谢大师了!大师算的真准!谢谢大师了!”

    见这形势,我故意问了一嘴,“大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既然我这辈子都不能生儿子,你为什么还说,我婆婆以后肯定能抱孙子?怎么,你的意思是,我以后会和我丈夫离婚吗?”

    这时,婆婆打了一下我的肩膀,“你说什么胡话呢!大师的话你没听明白吗!人家说了,你这胎是女娃,但是下一胎肯定是男娃!你想什么呢!”

    呵呵,他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这些人渣,真以为我会相信他们的胡言乱语?

    眼下,我已经彻底坐不住,我起身就要走,可忽然,门外头,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

    “砰砰砰!砰砰砰!”一声接着一声,彷佛要把门给砸碎。

    大师被吓了一跳,接着急忙起身,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边跑。

    我顺着卧房的门缝往外看,发现大师正在和外面的人周旋,好像是因为房租的事,在交谈。

    而无意间的,我看到了站在外头的曲玥。

    应该是曲玥来帮我了!

    我心里豁然开朗,接着转过头,对着婆婆说:“妈,刚刚大师算命的时候,我可是亲眼看见,大师看了袁桑桑一眼,甚至还跟你说了一句’他现在就看到了’,大师的意思不会是说,能让你抱孙子的人,是袁桑桑吧?”

    话落,婆婆和袁桑桑的脸色都有了微妙的变化,我估摸着,应该是袁桑桑收买了这个大师,所以才会有刚才的那一番话。

    婆婆思忖了一会儿,态度忽然变的趾高气昂,“反正大师说了,我就是有抱孙子的命!如果你不给我生,以后也一定会有别人给我生!要是大师看了袁桑桑,那意思就是说,桑桑以后可能还会帮我们家代孕!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你生不出,就不让别人生了?”

    我无语,这是什么狗屁理论,我自己的婚姻,难道就因为孩子的性别,而被别人操控了?

    我忍不了她这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张口道:“代孕你想都不要想!之前答应做试管,就已经是我的极限!现在我怀孕了,你却因为算命的几句胡言乱语,就断定我怀的是女儿,而且还继续打算让袁桑桑代孕!我自己的婚姻,你凭什么插手!我生儿生女,那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都一样的珍贵!你没有资格来管我的家事!”

    婆婆倏然从地上站起身,指着我的脸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跟我顶嘴!我告诉你唐未晚,你要是不想让我管你的家事,你就给我滚出周家!带着你肚子里的那个杂种,离开我儿子!反正你也生不出男娃,留在我们周家也是废物一个!”

    当婆婆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不免的疼了一下,虽然我早就做好她勒令我离开周子昂的准备,但是,真正发生的这一天,我还是难受了。

    我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笑着说道:“好啊,那就离婚啊,反正我早就不想过了。”

    这时,袁桑桑一脸诧异的冲到我身边,声音犯贱的安慰着我说:“未晚姐姐,你不要冲动!阿姨她说的都是气话而已!”

    我笑了笑,看着袁桑桑那张充满伪装的脸,“你劝我做什么?这不就是你一直希望的事情吗?帮我们家代孕?”

    袁桑桑忽然变的惊慌失措,“未晚姐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

    我冷哼道:“不然呢?你一直住在我家里做什么?我明明已经去过你学校的宿舍,帮你打通舍友的关系了,你为什么,还要住在我家?还是,你想取代我在家里的地位?”

    我故意把话说的露骨而直接,我就是要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反应。

    可是我忘了,袁桑桑她根本就是个演员,她在听了我的指控之后,委屈巴巴的就开始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拽着婆婆的手腕,哭诉道:“阿姨,我真的没想到,我好心留下来照顾未晚姐姐,却被未晚姐姐说成了别有心机!我从来没这样想过啊,我……”

    袁桑桑哭的是撕心裂肺,我看着她跨世纪的表演,真是恨不得,给她颁个奥斯卡!

    婆婆一脸凶气的站到了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头说:“好!既然你这么无理取闹,那你就和我儿子离婚!现在就离!反正你肚子里的那个死孩子,我们也不想要,你爱和谁养,就和谁养!”

    呵呵,这变脸变的还真够快的,前两天刚确定怀孕的时候,还对我恭恭敬敬呢,现在听说我怀的是女娃,就嗤之以鼻了?

    厉害,实在是厉害。

    我本来也没打算跟她纠扯下去,转身就要往屋子外面走,可刚走到门口,那个大师就风风火火的进了屋。

    他看我要走,伸手就挡在了我面前,而这时,我在房门的缝隙处,看到了站在门外面的曲玥,她很明显的冲着我打了一个ok的手势,好像是在跟我传递什么信息。

    看样子,曲玥应该是对这个大师,做了点什么手脚。

    我站在原地,身后的婆婆就狠狠的推了我一把,“你走啊!你倒是走啊!你不是有脾气么,赶紧滚!滚出我们周家!”

    算命的那个大师看到我们在闹矛盾,即刻绕到了婆婆面前,他冲着婆婆拧了拧眉,严肃道:“神灵会被你吵到的!你这样,是会破坏自己的福气和星象的!”

    婆婆立马识相的闭了嘴,而这时,大师让我们重新坐下来,说是要用八卦盘好好算一算。

    我当然听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既然大师让我们重新坐下,那就说明,他刚刚在外面,肯定是和曲玥交涉过什么了。

    我坐下了身,嫌恶的和婆婆保持了距离,婆婆继续一脸讨好的跟大师说好话,还让大师算算自己的儿子,有没有发财的命。

    大师重复的缕了缕自己的胡须,手指有模有样的摆弄了几下,随后说道:“你儿子……目前还看不出富贵的星象,但是你这位儿媳妇,刚好和他互补。”

    婆婆脸色大变,“什么意思,我儿子和她……”

    大师点点头,“她能助你儿子一臂之力。”

    这下,婆婆的神色可谓是又尴尬,又无奈,看着她那副纠结的样子,真让人作呕。

    突然,大师从身旁的一个模样奇怪的小碗里,点了几下清水,他摸了摸手里的圆盘,脸色大变,“等等,这姻缘星象有变!你儿媳妇的肚子……”

    婆婆一把按住了大师的手,“怎么了大师,我儿媳妇的肚子怎么了?”

    大师的眉头紧锁,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神,但是这表情,也足够说明一切了。

    大师接二连三的叹气,接着毫无头绪的摇头,“百年一见啊,百年一见啊……”

    婆婆被大师神神叨叨的样子给搞怕了,她极度紧张的盯着大师,等待结果。

    大师当即打起了坐,两条腿一盘,开始深呼吸,“是儿子,还是少有的富贵之命。”

    一旁,袁桑桑立马坐不住了,“大师,你刚刚不是说,未晚姐姐的肚子里,是女孩子吗?怎么忽然又……”

    听得出,袁桑桑的语调特别焦急,尽管她已经在尽力的克制,可还是盖不住她的心慌。

    大师摇摇头,说道:“星象已变,一切已成定局,你们回去吧,我也要修炼补功了,这一卦,着实伤身。”

    哈哈哈哈……伤身?胡说八道也能伤身?看样子,曲玥一定是给这位大师好处了!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快就改口。

    这命算完,我和婆婆、袁桑桑走出了这条小胡同。

    三人站在路边目目相对,气氛压抑的要命。

    我随手拦下一辆车,说:“你们回去吧!离婚的事,我会尽快和周子昂沟通,就像刚才说的,带着我的孩子,滚出你们周家。”

    婆婆一看我态度坚定,即刻握住了我的手,恳求道:“未晚啊,我刚才就是太冲动了,我说的那些都是气话!都是气话!”

    袁桑桑也在一旁附和,“对啊未晚姐,刚才那个大师说的肯定不准,你看他一会儿一改口的,肯定是胡说八道!以后不去那里算命了!”

    我一听,笑着说道:“不准吗?我觉得挺准的啊,自从周子昂和我结婚,他可不就是又有房子,又有车子了么!现在,甚至要换新老婆了!”

    婆婆的老脸一红,“未晚,你就当我刚才是发疯,你别生气,我怎么会不要你肚子里的孩子呢,那可是我的孙子啊!”

    我冷笑一声,指了指刚刚停下的出租车,“你们走吧,我还有事,离婚的事,我们回家再说。”

    说罢,我转身就离开了这里,而婆婆和袁桑桑,也不得不回了家。

    我在路边给曲玥打了电话,穿过一条街之后,我看到了她的车子。

    坐上副驾驶,曲玥邀功的看着我说:“怎么样,那大师没说错话吧?”

    我点点头,“你给了他多少钱?”

    曲玥笑了笑,“肯定比袁桑桑那个贱人给的多!你知道么,刚才我把现金递给那个老头的时候,他主动跟我说,袁桑桑给的,还不及我的四分之一!”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还真去收买那个算命的老头了,她怎么能这么阴险。”

    曲玥毫不意外的笑道:“那丫头,可比你想象的阴险多了,你看着吧,等你们撕破脸的那一天,她肯定会让你大开眼界!”曲玥发动了车子,“现在去哪?”

    我低头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这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都折腾给那个算命的了,现在去买西装,也未必来得及了。

    我叹了口气,“去滕风集团吧,我要去面试。”

    抵达滕风,我一个人进了公司大楼,曲玥则回了家。

    等我找到人力资源部的时候,那办公室门外,排了整整两队的人。

    看来,我的竞争压力还挺大的。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家常便装,又看了看对面那些人的流水线工装,心里的底气瞬间就被打消,我应该是没戏了,单是形象这一方面,就已经被对手碾压了。

    渐渐的,面试的队伍越排越长,我被夹在两股人流中,显得格外的另类。

    我放眼往走廊的尽头看去,黑压压的人群,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去附近的商场买身西装的,也不至于,在这里耗费时间。

    排队等候的时间越来越久,两边的人也开始不耐烦,而这时,我的身后,响起了不耐烦的说话声。

    “哎呀别挤了!没看到前面有人吗!”

    “就是的!挤什么啊!”

    我回过头,忽然看到了人群中极为突出的一个人头,高瘦而俊美,我仔细看了两眼,竟然……是我前些天,在这家公司碰到的那个名叫滕柯男人。

    对了,我之前还捡到过他的名片呢!他和我记忆中的那个小滕柯,真是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但是,对方貌似并不认识我。

    我看他正吃力的往这边走,脸上的表情无奈又冷漠,估计是被走廊里的人给挤生气了。

    我冲他招了招手,说:“我这里有地方!你来我这里站吧!”

    他好不容易走到了我身边,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看他一时半会儿不说话,就先开了口,“还记得我吗?我们之前,在这家公司见过的,在……洗手间里……”

    他眉目平静的继续盯着我看,一句话也不说,眼神深邃的如同深色琥珀,奇奇怪怪的。

    我觉得尴尬,就指了指前面的队伍,“你也是来应聘的吗?还是……你就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他依旧不说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可是因为他太高,我看他的时候,都必须仰头。

    对视的这段时间里,我越看他,越觉得他和我记忆中的那个小滕柯,长得相像,甚至就连这股子不爱说话的特性,都无比的像。

    我还是觉得他应该就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初中同学,所以再一次,硬着头皮问道:“那个……你真的不认识,一个叫唐未晚的人吗?我感觉你和我的一个初中同学,长得实在是太……”

    话没说完,我的身后忽然有人蹿跑了过去,我没站稳,一头就扎在了他的胸口。

    “嗡”的一声,也不知道是他的胸口被撞坏了,还是我的脑袋被撞坏了。

    我揉着脑门抬起头,可忽然间,我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很熟悉很熟悉的味道,总觉得,在哪里闻到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这时,他撑了一下我的肩膀,把我推回到原来的位置。

    我尴尬的站好,而眼前的他,开始拿出手机打电话。

    他的声音很小,加之周围的环境很吵,我根本听不清他在对着电话交谈些什么。

    只是奇怪的是,他的这通电话一结束,里侧的会议大厅那边,忽然就走出来了几个工作人员,随后,眼前的队伍开始被疏散,全部被安排到了另一侧的会议间里。

    我以为跟着人群走就好,但是,当我走到面试的会议室门口的时候,眼前的工作人员一把拦住了我,让我在门口等候,不要乱走。

    而我身后的滕柯,直接就走进了会议间。

    难道他也是工作人员?

    我乖乖的等在门口,可陆续的,面试会议间里的工作人员,一个接着一个的走了出去,他们全部转移去了另一个空屋子,只留我一个人,等在门口。

    我毫无头绪的随便抓了一个人,问道:“你好,我是来面试的,现在是要跟着你们一起走吗?”

    工作人员看了我一眼,问道:“你的名字是什么?”

    “唐未晚。”

    工作人员的眼神定了一下,说道:“你两分钟以后,直接进这个会议间就行了,不用跟我们走。”

    我奇怪道:“可是这屋子里已经没人了啊!”

    她不耐烦的甩了甩手,“上头的命令,你一会儿进去就可以了。”

    眼看着这边的走廊变的空旷而冷清,我不知所以然的,盯着手上的腕表发呆,现在刚好两分钟,我是不是可以进去了?

    我试探的推开了会议室的房门,屋子里瞬间飘出了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

    我抬起头,却在面前的那一排面试官桌椅上,只看到了,滕柯一个人。

    整个屋子里,只有我和他。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