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6章 你以什么名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306章 你以什么名义

    第306章 你以什么名义

    我本打算拉着曲玥去单间休息一会儿,然后晚点我们把曲父的尸体火化。

    可是,还没开口,曲玥就一个人走到了苏燕的面前,她漠然的看着苏燕抽泣的模样,说道:“我爸一个人在病房的那段时间,你对他做了什么?是你害死了他,是吗?”

    这样的询问一开口,我和滕柯同时诧异。

    苏燕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曲玥,狰狞道:“我没有!常青他是突然发病的!我一直在照顾他!你不要这样污蔑我!”

    苏燕的泪水簌簌的顺着脸颊流淌,眼神里的无助和挣扎,让人觉得,她并不像是会做坏事的人。

    我在身后拉了拉曲玥的手臂,想劝慰她不要在这里胡乱猜测。

    可这时,曲玥转身就走去了单间,她从里面拿出了一份蓝色文件夹,狠狠的砸在了苏燕的面前,发狠道:“我爸生前立下的遗嘱,是你让他这么写的吧!在你肚子里的孩子成年之前,家里的财产交由你和我代替打理,等你的孩子满十八周岁以后,所有的财产,将全部转移到你孩子的名下?这就是你缠着我父亲的目的,这就是你处心积虑害死我父亲的理由,是吗!”

    听到这样的内容,我和滕柯惊讶的相视,我们都没想到,曲父离世前,会留下这样的一份财产声明。

    苏燕坐在位置里不说话,她死死的团握着自己的双手,一言不发。

    曲玥抬手就朝着苏燕的肩膀推了过去,嘶吼道:“你说啊!这种狗屁条款,到底是不是你逼着我爸立下的,然后你觉得你等不了,就亲手害死了他,是不是!”

    苏燕紧拧着眉目,摇着头,“遗嘱是常青自己立下的,我没有害死他,我很爱他,我也不希望他死!”

    曲玥冷冷的嘲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个唯利是图的女人说的话?”

    曲玥哼笑的向后退了两步,指着苏燕说:“你要钱,你就直说,你想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你何必通过弄死我爸的方式,来毁掉我的人生?苏燕,你不就是想通过我爸,过上富贵人的日子吗!你要钱,我给你啊,我都给你!我的全部,我都给你!”

    曲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所以,你把我爸还给我行吗?”

    说着,她失控的死死的捶着自己的胸口,“把我爸还给我,行吗!”

    曲玥的身子来回晃动之时,我在身后擎住了她的身体,我给滕柯递过去了一个眼神,意思告诉他,先把苏燕带走。

    滕柯起身就拉起了苏燕的肩膀,我竭力的在原地阻挡着发疯的曲玥,随后看着滕柯带走了苏燕。

    曲玥在我怀里挣扎时,好几次,她都误伤了我,我倒也不在乎,被打就被打吧,怎么也好过,她手下无情的去打别人。

    等曲玥闹累的时候,我搀着她的两只胳膊,说:“你冷静一点好吗?遗嘱的事,等你父亲火化结束以后再谈,或许,你父亲是别有用心!”

    曲玥没办法冷静,嘴里一直嘟囔着,说苏燕在设计搞垮曲家,说苏燕居心不轨,害死了曲父;还说,那份遗嘱是苏燕伪造的。

    我用力的抓着她的肩膀,喊道:“曲玥!如果那份遗嘱真是伪造的,那苏燕直接就写,遗产全部归她个人所有不就好了吗!她又何苦跟你这样周旋呢!”

    说罢,曲玥没再狰狞,她瘫软着身子,靠在我的肩膀上,颤抖的说:“未晚,我难受……我现在,变成孤儿了,我妈妈死了,我爸爸也死了,现在……我真的成为一个人了。”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说:“别难过,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抚顺着她的呼吸,说:“叔叔他只是早一点去天堂享福了而已,他是想让你变得更优秀更独立,所以才提早离开的,他是去找你的母亲了,他去找你的母亲赔罪了。所以,你不要难过了,好吗?”

    曲玥点了点头,眼睛红肿的不像话,“对……他是去陪母亲了,是去陪母亲了……”

    安慰好曲玥之后,我也跟着丢掉了半条命。

    而遗体火化以后,当曲玥看到白色的骨灰时,她整个人,虚弱的昏厥了过去。

    也好,她晕倒了,也就不会难过了。

    曲父的后事,是我跟滕柯帮忙处理的,等所有的事情都整理完毕以后,我们离开会场时,大厅里风风火火的,跑过来了凌南的身影。

    凌南还是来了,虽然我不清楚,他是以什么名义前来的。

    眼前的凌南,应该是刚从某个拍摄场地过来,他身上的白黄色相间的运动半袖还没有换,脸上的运动妆容还没卸,抹了发油的头发,被风吹的没了型。

    这个样子的他,忽然让我有了那么一丁点,大学时代的感觉,有点阳光,有点沉闷,又有点傻然。

    凌南看到我时,紧张的问道:“曲玥呢?她怎么样了?”

    我看着他过度激动的样子,脑子里忽然就回想起了尹思晗脖子上的那条吊坠项链。

    如果我没猜错,凌南跟尹思晗,是有不正当关系的。

    我迅速的回了神,看着他说:“曲玥因为太难过,昏倒了,葬礼已经结束了,你还是回去吧。”

    凌南不安的问道:“那曲玥现在在哪里?我总得看她一眼吧!”

    我上下打量他一眼,问道:“你以什么名义?朋友吗?你们好像并不熟悉吧?所以,你来这里,有点多余……”

    凌南的眼神稍微迟钝了一下,说道:“她失忆以前,不是说过喜欢我么……我想她应该,想要见到我……”

    我有点不可思议,他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笑了笑,问道:“所以呢?你是想告诉我,你记起她了?还是你想告诉我,你对她有感觉了?或者……你觉得她缠着你很有意思,所以你不想放下她了?”

    我摇摇头,继续道:“凌南,如果你真是我和曲玥在大学时代认识的那个凌南,如果你回忆起了,你跟曲玥经历过的一切,你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跟我说话的。所以,你并没有记起曲玥是谁,又或者说,你到底是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凌南,我都没办法确定,而你,也从来没有跟我们说明过!”

    我指了指门外的那辆车子,“曲玥现在就在里面休息,不过,我不希望你去看望她,因为她已经对你没有记忆了。如果你觉得,曲玥缠着你的那段日子,让你很有满足感,那我奉劝你,不要来叨扰她,因为她曾经喜欢的那个凌南,绝对不是现在的你。”

    (下一章十点半~)

    第307章 自讨苦吃的袁桑桑

    第307章 自讨苦吃的袁桑桑

    当面给了凌南难堪的那一刻,他的脸色很差很差,仿佛下一秒就会跟我发火,但碍于滕柯在我身旁,他并不敢多说什么。

    我愈发的觉得,凌南的为人,有些矛盾,或者说,我压根就看不懂他。

    他失忆了,他记不起曲玥,他之前明明很清楚的表过态,自己不喜欢曲玥,而自己当初逃婚,也跟曲玥毫无关系。

    现如今呢,他又频频的回来找曲玥,一次两次就算了,三次四次,就让我觉得他是带着目前来的。

    我仍记得,我和曲玥大学的时候,凌南对曲玥,是有求必应的,虽然他一直没有答应曲玥的告白,但只要是曲玥的事,他都会当做自己的事情来做,而且,他从来不会对我和曲玥发火。

    所以,眼前的这个凌南,跟我们记忆里的那个人,出入太大。

    我并不在乎他到底是谁,也不在乎,他是否有了过往的记忆,现在,我只想保护好曲玥,只要他别来伤害曲玥,我就不会对他怎样。

    我们之间的话说完,我拉着滕柯就往外走,凌南跟在我身后,焦急道:“我只是想看她一眼,跟她打声招呼!而且,我也没因为她以前喜欢我,我就有多自豪,难道帮忙传递一下关心,就这么费劲吗?”

    我回过身,瞪着他说:“你耳聋了?难道你没听见,我刚刚告诉你说,曲玥她昏倒了?她已经昏倒了,难不成还要我拍着她的脸告诉她,你快醒醒啊,凌南来看你了?”

    凌南被我气的说不出话,我毫不留情的提醒了他,“我拜托你,曲玥跟你不熟,我跟你也不熟,你不要总是搞出一副很暧昧的样子来接近曲玥,她已经结婚,她没有必要,再跟你来往了!”

    所以,当我说出“结婚”两个字时,凌南的眼睛无力的微微翻眨了一番,他迟疑了好久,不可思议的笑着说:“结婚?她结婚了?她和谁结婚?”

    其实这一刻,我真的很想把阮竹生带到他的面前,阮竹生比凌南优秀千百倍,只有让凌南明白,他根本就配不上曲玥,他才能死心。

    可惜,依着曲玥的意愿,她没有同意阮竹生来参加葬礼。

    因为在曲玥心底,她始终认为,如果她没有跟阮竹生贸然领证的话,曲父就不会突然发病,更不会离世。

    她自责,她忏悔,她觉得自己愧对自己的父亲,所以,这场葬礼,她并没有让阮竹生出席。

    此时的阮竹生,正在曲玥的家里等待着她,我想,他一定也很心急。

    我挺直身子站到凌南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曲玥结婚了,她的丈夫,就是你之前看到的那个阮竹生,他们的感情水到渠成,结婚领证了。”

    凌南不敢相信的吞咽着喉咙,他的脸色白发,声音恍惚,“竟然……会是他……”

    我笑了笑,“所以,以后别再找她了,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吧,别再互相打扰了。”

    说完,我起身就要去拉车门,只不过,当我走到车边时,我透过打开的车窗缝隙,看到了急忙躺下身的曲玥……

    她醒了,而且,她看到了刚刚我跟凌南交谈的那一幕。

    其实我很怕,她会偷听到凌南说的那些话,特别是那句:“她以前喜欢我……”

    我真是死都不希望,曲玥回想起有关凌南的事,特别是那悲催的四年大学生活。

    她追着人家后屁股,喊了整整四年的我喜欢你,结果却换来了现在的悲剧。

    我伸手就打算拉开车门,可手指还没碰到车把手,身旁侧,就响起了令人作呕的声音。

    “哟,这欢送会,是要结束了吗?我才刚来啊,难道,你们不打算迎接一下新的客人吗?”

    我转过身,竟然在三米开外,看到了一身红色运动套装的袁桑桑,她的这套衣服,和凌南身上的运动装有些搭配,看样子,应该是从一个拍摄场地前来的。

    这个挨千刀的过街老鼠,竟然敢来这!更可气的是,她的怀里,抱着一大束的红色玫瑰。

    她径直朝我走来,站到我面前的一刻,她转头看了看凌南,说道:“我刚才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等等我啊!我这不是,去买花了么!”

    说着,她就把艳红的花束送到了我的怀中,她转身冲着车窗探了一眼,说:“曲玥呢?发生这么大的事,她都不出来见见客人吗?我可是特意为了她,去买的玫瑰花束啊!这么大的事,不得庆祝一下?”

    她伸手戳了一下凌南的手臂,撒娇说:“你跑那么快干嘛啊!要不是听你说,曲大小姐的父亲死了,我都怕我赶不上这趟好事!”

    袁桑桑掩着嘴就开始偷笑,那模样,要多贱有多贱。

    我随手就将那一大捧的玫瑰花抽在了她的身子上,喊道:“你疯了?你对死去的人做这种事,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袁桑桑恶狠狠的瞪着我,她推着我的身子,喊道:“怎么了!曲玥的父亲死了,我来祝贺不行吗!当初要不是曲玥帮着你捉弄我,我会因为你而吃那么多的苦头?”

    她伸手指着我的脸,“唐未晚,你对我做的那些破事,还不够多吗?我告诉你,你身边要是没有这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闲人帮你撑腰,你压根就斗不过我!”她嘲讽道:“你想和我比?你除了有一群无所事事的狐朋狗友,你还有什么!”

    这时,滕柯绕过车子,走到了我身边,他将我拉扯到一边,面色冷峻的看着袁桑桑说道:“如果你非要在这种场合闹事,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袁桑桑冷笑着说:“对我不客气?”她双手交叉的抱在胸前,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继续道:“滕柯,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身边的这个女人,到底有多下贱?你知道她对我做了什么吗?如果我说出来,我看你还怎么面对她这张伪装小白兔的脸!”

    滕柯勾着嘴角笑了笑,说道:“我的小白兔,自然是听从我的命令办事,不然你以为,叶炜在知道了那五百万的事情之后,为什么没有帮你报复唐未晚?”

    所以,滕柯一直在暗地里保护我,包括之前我坑骗叶炜500万的事,他在得知事情真相的情况下,还帮我挡掉了叶炜这个大麻烦。

    怪不得,叶炜一直没有来找我算账……

    我转身看向滕柯,心里的感触翻江倒海。

    袁桑桑被气的直跺脚,她狂躁的指着我,喊道:“唐未晚,你就是个丧门星!凡是你身边的朋友,没有一个不被你克的!现在曲玥的父亲死了,也是因为你!”

    她指着我们所有人,“你们都一样,最后都会被她给克死!”

    她的话音刚落,突然,我们身后的车子,就被启动了。

    我大惊的回过头,发现车子里面,曲玥竟然窜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上。

    随后,车子向着前方五米的位置开了过去,滕柯见势,拉着我就往远处躲,紧接着,曲玥开着车子猛然掉头,一眨眼的功夫,她就朝着袁桑桑开了过去。

    袁桑桑见情况不对,拔腿就开始逃跑。

    车内,曲玥苍白着脸,一边开车,一边打开车窗大骂:“贱人!你说我们家未晚克人?好,我现在就让你尝尝,克人到底是什么滋味!我让你死在我的车轮下!”

    (今天的结束啦,晚安~明晚我们九点继续~)

    第308章 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第308章 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殡葬院落外,当曲玥开着车子,撞向袁桑桑时,我头疼的拉着滕柯的手,焦急道:“快想办法阻止曲玥!她这样开车撞人太危险了!”

    滕柯揉了揉额头,随即不要命的迎着曲玥的车子走了过去,眼下,袁桑桑被曲玥追的没了魂,她的脚都跑扭了,整个人如同逃命那般,别提多狼狈了。

    滕柯料定了曲玥不会开车撞他,所以,当他迎着车子走到曲玥前方时,曲玥急刹车的停了下来。

    曲玥探出了头,脸色惨白的说道:“你干嘛啊!我教训那个贱人呢,你插手什么?”

    我在一旁喊道:“可以了曲玥!你自己都虚弱成什么样子了,就别闹了,你下车,我送你回家。”

    曲玥叹了口气,随即走下了车。

    不过,她没有回到后座,而是身子无力的走到了袁桑桑的面前,她脸色发狠,却很认真的冲着袁桑桑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没撞死你吗?你以为我不敢吗?那我告诉你,你早晚都会死在我的手里,不过,如果让你跟我爸同一天葬礼,我会觉得你玷污了我爸!”

    曲玥回头指了指地上的那束玫瑰花,冲着袁桑桑说:“你觉得你很酷是吗?拿着一坨红色玫瑰,来讽刺我们这些人?”

    突然,曲玥抓过了袁桑桑的长发,恶狠狠的就扯到了一边,说道:“你今天做的这些,你可千万都给我记好了,我倒是要看看,我们谁能笑到最后,到时候,你可千万别跪下来求我!”

    曲玥用力的推搡了一把袁桑桑,接着,曲玥就重心不稳的摇晃了两下。

    我急忙上前搀扶曲玥,说道:“好了,我们回家……”

    把曲玥送上车以后,凌南仍旧站在车边,他眼神专注的盯着车内的曲玥,我探着头冲他说道:“你也赶紧离开吧,这里已经没有人了。”

    凌南神色恍惚的眨了眨眼,缓着,他就冲车内的曲玥说道:“曲玥,你和阮竹生结婚的事……”

    我心里一咯噔,好在,身旁的曲玥很随意的就应付了他,“嗯,我结婚了,你有问题吗?”

    凌南没再多说什么,而这时,滕柯发动了车子。

    我们的车子开出去以后,曲玥低沉了一路,等着车子就快开到她家门口的时候,曲玥抬起头,看着我说:“未晚,你说我爸的遗嘱,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苏燕肚子里的孩子,你说这一切,会不会是一场阴谋?”

    我说不上真,可能是自己经历了太多人情的薄凉,所以,我总觉得,这份遗嘱里,是藏有猫腻的。

    尽管现在的苏燕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可在接触了那么多两面三刀的人心之后,我也学着开始怀疑了。

    驾驶座上,滕柯透过后视镜看了我和曲玥一眼,说道:“遗嘱是谁送来的?是曲总的律师送来的吗?那个律师的为人怎么样?还有,遗嘱立下的时间,见证人,这些细节的东西,你们都问清楚了吗?”

    曲玥一头雾水的摇着脑袋,“不清楚,我什么都不清楚,那份遗嘱,是我爸的贴身律师带过来的,他也没多说什么,就只是把遗嘱给我了。”

    滕柯说道:“抽时间跟律师见个面,把这件事谈清楚,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问题。照理说,你父亲是没理由把全部的遗产,都给毫无关系的苏燕的,即便是她怀了你们曲家的血脉,这笔钱,也不会直接落到她的手中。条款里的那条十八岁成年的约定,还算符合法律规定,但我总觉得,这里面貌似哪里不对,你最好细心留意一下律师和苏燕吧,如果苏燕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女人,那她跟律师联手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听完这些,曲玥抓着自己的额头,狠狠的叹了口气,她的眼泪就盘旋在眼眶当中,她轻轻的吸着鼻头,一句话也说不出。

    车子抵达曲玥家门口的时候,隔着老远,我就看到了站在大门旁侧的阮竹生,他穿着一双拖鞋和一套家居服,来来回回的在门口踱步。

    看见他时,我碰了碰曲玥说:“阮竹生一直在家门口等你呢,你坚强一点,不要再哭了。”

    曲玥抹了一把眼睛,而眼睛里的泪水,顺着她的手背,就滑到了手腕处。

    我干咽着喉咙,心里酸楚的要命。

    我扶着曲玥下车,阮竹生看见我们时,脚上的拖鞋都跑飞了,他激动的冲到我们面前,可他刚要拥抱曲玥,曲玥伸手,就将他推到了一边。

    阮竹生僵硬的保持着拥抱的动作,他双手敞开的站在原地,曲玥则低着头,喃喃的说道:“你今晚回自己的家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话落,曲玥回头抓了一下我,“未晚,你陪我……”

    我点点头,而面前的阮竹生像没了魂那般定在原地,他小心的拉了一下曲玥的手腕,说道:“我很担心你……”

    曲玥推开他的手,说道:“抱歉,我现在没办法直面你,我们还是……暂时分开几天吧……”

    当曲玥的手,和阮竹生的手分开时,阮竹生浑身无力的颓了颓身子,我感觉的到,他现在很无力又很无措。

    我们都清楚,曲玥一直认为,是自己把曲父气的犯了病,如果她没有一意孤行的跟阮竹生领证结婚,曲父就不会这么快的进医院,更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而最令人自责的是,曲父在病危前,曾口口声声的说过,阮竹生配不上曲玥,他死都不会成全这段婚姻。

    这句话,不停的在曲玥的脑子里回放,我甚至害怕,这句话,会成为曲玥活着的牵绊。

    曲玥拉着我往屋子里进时,我在身后不停的冲着滕柯摆手势,也不知道,滕柯他能不能看明白。

    我和曲玥一进屋,我特意在身后留了门,让滕柯和阮竹生进来。

    曲玥上楼换衣服时,我急忙跑到家门口,冲着门外的两个大男人喊:“快进来啊!愣着做什么呢!”

    滕柯扯了一下满脸丧气的阮竹生,阮竹生则毫无意识的跟着滕柯进了屋,准备换鞋的那一刻,阮竹生突然就回了神,他紧张的说道:“我不能进去!曲玥说她现在不想看到我,我还是走吧,我不想让她心烦……”

    我指着他身上的家居装,“就这么走?”我无奈的摇摇头,“再说,你这个节骨眼上走,知道的是以为你在体谅曲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跟她赌气!曲玥现在的脾气这么不稳定,你就别做傻事了!你就算是躲在家里的某个角落,也不能把她一个人扔在这!”

    阮竹生即刻赞同的点点头,“对……你说的对,我应该这样做才对……”

    第309章 他都听到了

    第309章 他都听到了

    看到阮竹生神情沮丧的那副模样,我心里的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了。

    我还以为,阮竹生这样一个高情商高智商的男人,会游刃有余的摆平曲玥,现在看来,他在面对爱情的时候,也一样会犯糊涂。

    人啊,终归是感性的。

    趁着曲玥上楼休息的间隔,我打算在曲玥家里大显身手一番,给她补充一点营养。

    滕柯帮我去市场买食材,阮竹生就坐在书房里发呆,阮竹生说他不敢在大厅里晃悠,怕曲玥看到他会心烦。

    做饭的时候,我因为找不到酱油和醋,在厨房和大厅的杂物柜里转悠了好几圈。

    我忽然想起,曲玥家的二楼还有一个仓库,一般他们家的备用酱料,都会放在那里。

    我洗过手就走上了楼,一到二楼走廊里时,空气中飘着一股寺庙的香火味道。

    我急忙跑去了曲父的房间,发现他的屋子里正点着香火。

    这应该是曲玥弄的。

    我顺着走廊就找到了曲玥的房间,可是房门透着一个小小的缝隙,里面并没有人。

    我的心一下子就被悬起,我开口就要呼喊曲玥的名字,结果,一瞥眼的瞬间,我在二楼最里侧的仓库里,看到了曲玥坐在地上的身影。

    仓库门没关,她的身影又瘦又小。

    我小心的走上前,发现她正坐在凉冰冰的地板上,腿上放着一本她小时候的相册,里面是她跟爸爸妈妈的合影。

    曲玥的脑袋点在身旁的纸壳箱子上,她一动不动,看上去,应该是睡着了。

    我没敢打扰她,悄悄的拿过一条小毯子披在了她的身上,又顺手抽出了一个抱枕,垫在了她的额头下方。

    我转身就要下楼,可突然,曲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脚腕,我吓了一跳,脑袋差一点就磕碰在了门框上。

    我平复着心绪,说道:“你没睡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曲玥没说话,她依旧红肿着眼,随即从仓库的柜子上,抽出了一个纸盒子,她毫无力气的将纸盒子拖在了地面上,说:“你自己看吧……”

    我蹲下身,眼睛盯着那个纸盒子来回的查看,我试探的打开了盖子,里面是一个崭新的红皮相册。

    相册的保护膜还没有去除,看上去,应该是刚拍没多久。

    我翻开了第一页,结果,那上面竟然是曲父和苏燕的婚纱照……

    我不可思议的继续向后翻阅,曲玥就在身旁沙哑的开了口,“他们其实……应该早就领证了吧,只不过,一直瞒着我而已。”

    相册翻到了最后一页,我的心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这一刻的我,除了惊讶之外,还有无限的恐惧和担忧。

    我不想曲玥失落,就安慰着她说:“或许只是结婚照呢?他们仅仅只是拍了结婚照,但并没有领证?”

    曲玥摇了摇头,虚弱而无望的说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份遗嘱上会写,让我和苏燕共同代替打理公司,然后等苏燕的孩子成年满十八周岁的时候,再将所有的遗产,交给苏燕的孩子打理。因为……我爸和苏燕已经领证了,这就意味着,我家的财产,必须是我和苏燕两个人平摊。而苏燕呢,她对我家公司的一切人脉和信息,都是未知,她很清楚,就算她使诈独吞了家产,她也没办法去运营整个公司,而公司里的所有员工,也不会信服她。”

    曲玥冷笑着说道:“所以她把遗嘱写的很好看,写的好像这份遗嘱跟她并没有多大关系,可实际上呢,她顺理成章的介入公司,等她接手了公司的所有事务之后,她再把家业,留给自己的儿子。而我……”

    曲玥点着自己的胸口,眼睛泛着红血丝,“我成了被人利用的工具,成了她向上跳的踩踏板,或者说,她压根就没把我这个敌人放在眼里,她把我当成傀儡,然后随意使唤的,去成就她的阴谋。”

    听了曲玥的话,我的后脊一阵发麻,我不敢确定曲玥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但如果这是事实,那这样的人生,实在太过可怕。

    我将那个相册放回了架子上,说:“走吧,下楼,我们现在就把苏燕叫到家里来,问问她,她是不是已经跟曲父领证了。”

    曲玥扶着额头说道:“不必了,她到底有没有领证,等我去公司上班的时候,就会知晓了,如果她一直惦记着我爸的财产,她一定会在董事会上,证明自己的身份的。”

    我蹲下身,抓着她的肩膀说:“所以,你现在更要冷静下来,想出更好的办法,去对付苏燕。如果这份遗嘱真的是她费尽心思伪造的,那就说明,你父亲的死,也是她一手造成的!你父亲的病情,老早之前就存在了,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更不是阮竹生的责任,所以,你不要总是哀怨自责,而是要打起精神,好好处理接下来的事,知道了吗?”

    曲玥犹豫了半晌,最后点了点头。

    我搀扶着她起身时,我拖着她,一路走回了卧房。

    我把她放在床边的一刻,她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腕,说道:“未晚,我感觉我今后的人生,都不再是为了我自己而活了,我感觉……我已经失去自由了……”

    我抚摸着她的额头,“别这样想,起码你还有阮竹生啊,以后的很多事情,他都会替你承担的。”

    曲玥无力的笑了两声,她抬起头,眼神散漫的看着我说:“未晚,我并不是很喜欢阮竹生,这件事你是知道的……我跟他,只是一时的赌气而已,刚刚我还在想,我这么唐突的跟他结了婚,是不是坑了他……”

    看到曲玥认真的神态,以及她没有调侃的声调,我忽然觉得,曲玥的人生变得复杂而糟糕了。

    难道,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好强迫她躺下休息,不要再思考其他的事。

    而当我一个人走出房间时,我蓦然发现,卧房的门口,站着阮竹生的身影。

    我想,刚刚我和曲玥的谈话,他都听到了。

    (下一章十点半~)

    第310章 想你啊

    第310章 想你啊

    其实我都知道,曲玥对阮竹生的感情,并没有多么的喜爱,但也不厌烦。就是那种,淡淡的喜欢,带着一点放不下,却也不必要是人生的全部。

    而阮竹生对曲玥的感情呢?很成熟,很会拿捏分寸,他很喜欢曲玥,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但在曲玥松口说同意结婚的那一刻,他还是被爱情冲昏了头,他爱曲玥,他也曾因为曲玥不爱他,而选择相亲,选择将就,但最后,他还是臣服了自己的内心。

    在我心里,我是希望他们在一起的,因为这世上,不会再有哪个男人,比阮竹生更适合曲玥了。

    我承认我自私,面对曲玥的冲动领证行为没有及时阻止,但我总觉得,总有那么一天,曲玥会明白,她要过的是生活,她真正能依靠,值得去爱的人,只会是阮竹生。

    尽管,这中间需要一些过程。

    当我在卧房门口看到阮竹生时,我不安的深吸了一口气,关合房门的一刻,我小声道:“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啊?曲玥她已经睡下了……”

    我心虚的等待着他的回答,阮竹生就淡淡一笑,“刚上来,我就是看看她的状态,她没事,就行了。”

    说罢,阮竹生转身就下了楼,他的背影很落寞,我想,他肯定听到了刚才的谈话。

    我沉重着心思,一路碎步的走下了楼,而家门口,忽然就回来了滕柯的身影,他的手里拎了很多的蔬菜袋子,紧接着,他的身后,闯进来了疯疯癫癫的顾昊辰。

    顾昊辰猛的撞了一下滕柯的后背,说道:“你小子走那么快干什么!好像我多招人烦一样!我是来看曲玥的,又不是来看你!神经病!”

    顾昊辰一进屋,就冲我摆了摆手,“嗨!未晚!”

    我点点头,冲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曲玥已经休息了,你们不要太大声的说话,如果你想探望曲玥,就等她醒了以后吧!”

    我的话说完,顾昊辰的身后,就又走进来了一个人影。

    意料之外的,是辛怡。

    辛怡的出现,有点令我不安,我的脑子一下就回放出了她在游乐场绑架滕小川的事,以及,她对我说的那些阴森森的话语。

    我打了一个寒战,辛怡就冲屋子里的人温和的打了招呼。

    顾昊辰僵硬的抿嘴笑了笑,说:“她非要跟来,我没办法,我本来不想带她来的,毕竟她和曲玥也不熟。”

    我漠然的点了点头,随后走下了楼,径直去了厨房。

    滕柯一声不吭的跟在我身后,进了厨房以后,他撸起袖子就开始帮我摘菜洗菜,整个流程有木有样。

    我还纳闷他什么时候这么会持家了,结果回头看着他干活的时候,他竟然把……香菜的菜叶全给我摘掉了,只留下一根光秃秃的香菜杆!

    我哭笑不得的指着他手里的那一捆菜杆,说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平时吃的香菜,就是这个样子的?”

    滕柯满目正经的看了看手里的菜杆,忽然诧异了一下,“这是香菜?”

    我崩溃的倚靠在操作台旁,“不然你以为呢?你没吃过香菜吗?”

    滕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吃过哪些 名师的菜品,至于菜品里放的是什么,我还真没研究过。”

    我蹲到他身边,抓过他手里的香菜杆,说:“所谓的摘菜呢,只是让你弄掉菜根,以及菜根上的泥土,并不是摘叶子,你懂了吗?”

    滕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眼睛,忽然,他的额头顶在了我的脑门上,说:“我还有很多,对家务不懂的事,你可不可以,一件一件的教我?”

    说着,他的嘴角就勾起了一抹笑意,坏坏酷酷的,连鼻息处的温热气流,都显得不正经。

    我强迫自己神志清醒的用力摇了摇头,“你搞什么!”

    他耸耸肩,“我不是在拜师么。”

    我白了他一眼,转过了身,开始处理地上的香菜,边弄边说:“你多厉害啊,还用我教?我听说你在高中和大学,都是学校的学霸……”

    说着,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蹲着身子又重新转了回来,说:“对了,既然你高中和大学都是学霸,那你在初中的时候,学习成绩为什么那么烂?虽然我只跟你同窗了一年,但我记得,那时候你的成绩,可真是烂到家了!”

    我拍着手掌回忆起了一件趣事,“对对对,有一次考试,我们班新排的考场,你坐在我前座,我那时候跟你还不算太熟,我看你老实,就以为你学习成绩特别好,所以那次考试……”

    滕柯接了我的话,“那次考试,你特别凶的抢走了我的卷子,还很开心的抄了我卷子上的答案。”

    我冷笑一声,“还好意思说?结果那次考试,你倒数第一,我倒数第二!早知道是这样,我就是闭着眼睛蒙,也不会抄你的卷子!”

    滕柯的脸稍稍红了一下,狡辩着说:“我后来学习成绩不一直在稳步上升么。”

    我憋不住的噗嗤了一声,“不然呢?你都倒数第一了,你还有下降的空间吗?”

    想起过往的事,我哈哈哈的笑个不停,笑到尽兴时,完全忘记了身旁的滕柯一直在冷着脸色看我。

    我笑够了,清着嗓子看着他说:“所以,你那时候,学习成绩为什么那么差啊!”

    说到这里,滕柯微微笑了笑,他低下头,两只手惯性的去破坏香菜叶,随口说道:“那时候无心学习……”

    我转头问道:“那你每天心里在想什么?”

    他侧过头,迎上我的目光,“你啊。”

    所以,当周遭的空气停止流动时,当面前的人陷入专注时,当任何杂音都被摒弃在耳外时,自己的心跳声,就显得格外的悦耳。

    扑通……扑通……扑通……

    渐渐加快,渐渐失控。

    我想,我脸上的温度,已经彻底炙热了。

    画面静止之时,忽然,兜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我拿起,是母亲打来的。

    我慌忙的接起电话,面前的滕柯就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而电话那头,是母亲不安的声音,“未晚,我刚刚……回了你家的小区,然后我在你家楼下,看到了撞你哥的那个人,他一直在你家楼下站着,妈看见他的时候,都没敢上楼……那个人,不会是在蹲点堵你吧?”

    听到母亲的恐惧声,我料定,母亲口中的那个人,就是袁浩然。

    我好说好劝的安慰好母亲,随后急忙给袁浩然打了一通电话,谁知,他现在,还在我家楼下。

    我问道:“你去我家做什么?”

    袁浩然憨笑着说:“我给你买了一些水果,我本来想等你下班的,但是你公司的门卫说,你今天不在。然后,我就来你家楼下了……你现在在家吗?我打包了一些晚餐……”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