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3章 谁的手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303章 谁的手机

    第303章 谁的手机

    回到办公室,一进屋,屋子里就飘过来了阵阵的花香,我心里一横,感觉大事不妙,应该是傅伟伦送的鲜花在屋子里。

    果不其然,我侧头一探,就发现一大捧的玫瑰花,被放在了屋子的角落里。

    滕柯眼睛尖,看到鲜花时,回头就质问了过来,“谁送的?”

    我磕巴道:“我自己买的啊……”

    只是话音刚落,办公室的房门就被敲开,刘秘书探着个头,笑嘻嘻的说:“唐总,傅总送的花我放您办公室了,大厅里实在没地方放了,而且……咱单位有人对花粉过敏……”

    我甩着手就让她赶紧出去,刘秘书一脸茫然的关上了门,即刻,滕柯就走到了花束的旁边,他指了指地上的玫瑰花,回头看着我说:“傅伟伦?”

    我笑嘻嘻的说:“和我没关系哟,是他自己要送的!”

    滕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们在一起了?”

    我急忙摇头,“没有没有,别误会,别误会……”

    滕柯指了指我,警告道:“如果再有一次,让我发现你跟那个傅伟伦有关系,我就真的要想办法了。”

    我看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就没有多说什么,而这时,滕柯的手机来了电话。

    是叶姝予打来的,不过他没有接。

    一次的挂断之后,叶姝予接二连三的,又打来了好多通电话,但他都没有接。

    后来,他干脆将手机放在了沙发上,随便手机怎么震动,他就是不理会。

    我默默的走到了办公桌内,开始处理需要签字的文件,滕柯呢,则像个小孩子一样,把傅伟伦送给我的花,一根一根的拔了出来,塞进了垃圾桶里。

    我看着他幼稚的举动,无奈的摇了摇头。

    隔了小一会儿,等他把花束都处理完的时候,我抬头说道:“曲玥父亲的事,你能帮着联络一下吗?如果你有资源的话……”

    滕柯点着头,“我已经在处理了,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今天就会着手准备转院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

    滕柯的话一说完,我就收到了曲玥发来的信息,她跟我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她说,父亲转院的事情,已经搞定了,她准备今天就带曲父走。

    得到这样的消息,我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一下就松了。

    我抬头就要跟滕柯说感谢,滕柯却先发制人的,跟我说起了条件,“你准备用什么报答我?这次,我可没那么容易打发了。”

    我问道:“那你想要什么好处?”

    滕柯忽然向着沙发靠背仰了过去,他敞开双臂,眼睛斜视的撇了一眼自己的手臂,随后看着我说:“胳膊忽然有点酸呢……”

    我看着他发贱的样子,起身就想去教训教训他,而这时,办公室门外的走廊里,响起了激烈的嘶吼声。

    我和滕柯同时警惕了一下,惊奇的是,我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

    听着,像是叶姝予的声音……

    我连忙指着滕柯,紧张的说:“好像是叶……叶姝予……你快躲起来!”

    滕柯跟着愣了一下,起身之时,我急忙就走去了门口,我平复着自己的心绪,打开房门后,就迎了出去。

    果不其然,门外正在闹情绪的人,就是叶姝予。

    叶姝予看到我时,两步就冲我飞奔了过来,她的视线不停的朝着办公室的缝隙查看,嘴里不确定的问道:“你早上去哪了?”

    我一听,她应该是闻见什么风声了,不然不会问我,早上去了哪里。

    我犹豫着没说话,叶姝予的眼神就变得犀利起来,她推开面前阻拦她的工作人员,冲我说道:“我在问你话!唐未晚,你早上去哪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似乎并没有可以隐瞒的机会,叶姝予能这么开口问我,就说明她知道我早上跟滕柯见了面。

    我深吸一口气,开了口,“我早上去找滕柯了。”

    她的火气顿时窜出了头顶,“你找滕柯?你找滕柯做什么!你说!”

    我忍着她无理取闹的态度,回答说:“去民政局了,办理离婚。”

    说到离婚,叶姝予的态度就好了很多,她整个人放松了一些,但仍旧怀疑。

    “你真的离婚了?你们的手续,都办理妥当了?”

    我摇着头,“没有,手续破损,所以要改天了。”

    叶姝予的态度再次犀利,“手续破损?这么扯的理由?”

    叶姝予完全不相信的看着我,突然,她推开了我的身子,伸手就弄开了办公室的房门,她冲着屋内巡视了一大圈,说道:“滕柯是不是在你这里呢?为什么他消失了?”

    我紧张的朝着屋内看了两眼,好在,滕柯已经躲起来了。

    只不过……他的手机,还在沙发上。

    我深吸一口气,祈祷着千万别被叶姝予发现。

    叶姝予发现屋内没人,就眼神发狠的回头看着我,说道:“唐未晚,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我可是已经把你需要的一切,都给你了,如果你现在还犹犹豫豫的不跟滕柯离婚,那我可就要想办法来帮你做决定了。”

    我沉默着不说话,叶姝予就随手将我拉进了办公室,她砰的一声关上门,指着我说道:“唐未晚,我是看在你还算善良的份上,才答应跟你做条件交换的,我希望你别让我失望!为了你,我已经把我哥跟袁桑桑的聊天录音拿出来了,甚至帮你搞定了我哥的交易记录!如果你这个时候跟我说,你不打算跟滕柯离婚了,那你可真是玩大了。”

    的确,如果我这个时候反悔,那就是在做食言的举动。

    为了稳住叶姝予,我只能将计就计的说她愿意听的。

    “会离婚的,你不要担心了。”

    叶姝予眼神狐疑的看了我两眼,接着,她拿出了手机。

    她低头摆弄了一小会儿,随后按下了一串号码。

    我担心着,她拨打的,是滕柯的电话。

    悲催的是,很快,我就听到了沙发上手机震动的声音。

    嗡嗡嗡的,很是明显。

    叶姝予朝着沙发探去,当她看到手机时,冷冷的说道:“那手机是谁的?”

    (下一章十点半~)

    第304章 逝世

    第304章 逝世

    叶姝予开口询问的那一刻,我紧张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她起身就走到了沙发边,拿起手机,就打开了手机屏幕。

    令人绝望的是,当她打开手机屏幕时,那屏幕上,出现了我的身影……

    确切的说,是我跟滕小川的合照……

    毋庸置疑的,傻子都知道,这是滕柯的手机,而且很不应景的,被叶姝予抓了把柄。

    叶姝予看到手机屏幕时,整个人怒气大发,她气的差点将手机摔在地上。

    她死死握着电话,冲我吼道:“滕柯的手机为什么在你这里?还有,这屏幕又是怎么一回事?你说!”

    我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没看过他的手机,我哪里知道,屏幕会变成了我和小川在一起的合照。

    叶姝予持续发疯的那十几秒钟,她压根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其实这样也好,因为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而且,滕柯现在藏在了屋子的哪个角落里,我完全不清楚。

    叶姝予发够火以后,禁不住的,就哭了起来,她哭的很伤心,撕心裂肺的。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得说着好听的话,稳住她的情绪,“手机是滕柯不小心落下的,你别哭了……”

    叶姝予蹲靠在墙边,失控的抓着自己的额头,她自虐了好一会儿之后,嗓音柔弱的啜泣道:“你能告诉我,怎么才能让滕柯不再对你动心吗?唐未晚,你现在就出国好不好?你不要在国内了,你去国外,我给你很多很多的钱,好吗?”

    说着,她就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我喜欢滕柯,我是真的很喜欢他,算我求你了,求你不要再出现在他的身边了,算我求你了……”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残忍的人,明明我已经跟叶姝予做了等价交换,却在关键时刻,屈服了自己的内心。

    我知道滕柯此刻就在屋子里的某个角落,如果他听到了叶姝予撕心裂肺的哭声,他会不会也觉得,自己很残忍?

    叶姝予在我面前哭了多久,我已经记不清了。

    我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看着她喝下去以后,她抽噎着身子,冲我说:“算我求你了,你离开滕柯吧!我不能没有他,现在全世界的人,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我跟他结婚了,如果他一直不收心,而你又一直出现在他身边,我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滕家人。”

    她抓起了我的双手,诚恳到:“这次我不跟你发火,也不要挟你,唐未晚,你是个好人,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对吗?”

    如果是这样,那我真的很想当一个坏人,任何人的感受都不用顾及,只管做一个自私自利的坏人,就好了。

    等叶姝予倾吐够了以后,她拿着滕柯的手机,就离开了这里。

    好在的是,滕柯的手机有开机密码,就算叶姝予拿走,也没办法看到里面的东西。

    叶姝予一走,滕柯就从落地窗帘的后侧走了出来,他的面色异常沉重,眼神里带着一点点的无措。

    面对面的一刻,我清着嗓子说:“刚刚你也听到了……其实……我根本不想阻隔在你和叶姝予之间,或许她不算是一个好人,但论相配的程度,我远远不及她……”

    滕柯没有顺着我的话接下去,他紧拧着眉,说道:“你和她做了条件交换,所以你之前,是因为叶姝予的原因,才执意要远离我,是么?”

    对于这个问题,既然他已经听到了,我也就没办法继续隐瞒。

    我点点头,“这是我自愿的,毕竟那些证据,只有叶姝予有,而我又太想帮唐萧报仇……”

    突然,滕柯将我揽入了怀中,他轻轻的叹着气,嘴里说着抱歉的话语,“是我不好,我应该早就想到这些事的,是我不够关心你,忽略了你那段时间的感受。”

    可现在,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我推开他的胸膛,抬头望着他的眼,下定决心的说:“我们……还是适当的保持一些距离吧,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如果你真的理解我,那就等我把我的事情处理完;而你,同样把你的私生活,也处理妥当。我不希望,我对你的好感,是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的。”

    我难捱的摇了摇头,“我们呆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你的母亲讨厌我,你的父亲讨厌我,叶姝予讨厌我,总之……我的出现,让你的生活变的一团糟,而你的出现,也让我很为难。是不是,我们两个人,都应该好好整理一下各自的生活,就像你说的,你会等我,那我,是不是也要等等你?”

    滕柯默语的思忖了一小会儿,他眨眨眼,轻轻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当我看到他这副模样时,忽然就觉得,其实在感情方面,他跟小孩子没有区别。

    他也会不知所措,他也会犹豫不决。

    在职场上,他是个呼风唤雨的人,但在感情和生活上,我们都是需要成长的孩子,我们需要在不断的伤害和被伤害中,找到最适合的那条路。

    为了让眼下的气氛看起来不那么沉重,我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臂,说:“你说你要等我,那我也要等你才是啊!所以,我们慎重的处理好各自身边的事,你呢,好好的跟叶姝予和陈敏蓉谈一谈,或许,我们都平下心来,事情就好解决了。”

    我冲他咧嘴笑了笑,摆出了一个搞笑的鬼脸。

    滕柯松了一口气,伸手抓了抓我的额头,他点点头,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我说服了叶姝予和我母亲,你就会跟我交往了,是吗?”

    我当即摇了摇头,“我可没说!不要得寸进尺哦!”

    滕柯伸手就抓住了我的腰身,他用力的将我举起,随后放在了办公桌上,他两只手撑在桌子的边缘,眼睛直直的盯着我说:“我们约定好,等我处理好家里的事,你就跟我在一起,然后我们做……情侣该做的事……”

    心脏扑通扑通跳的一刻,我的脑子一热,差一点,就答应下来了。

    手边,电话铃声的突然响起,直接将我的灵魂抽了回来,我紧张的拿起了手机,一看屏幕,是曲玥打来的。

    只不过,喜悦过后,是无尽的沉重。

    曲玥的父亲,逝世了。

    (今天的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

    第305章 葬礼

    第305章 葬礼

    葬礼、黑白照片、追悼和眼泪。

    这一切令人压抑的死亡气息,不停的敲响着我和曲玥的神经。

    曲玥的父亲,离开了这个人世。

    原本前一秒还在庆幸可以转院的曲玥,下一秒,就得知了这个突然的消息。

    从我赶去医院,再到葬礼的筹备,我是亲眼看着曲玥从头忙到尾,然而,她却没掉一滴泪。

    或许是葬礼的事情堆积的太多,又或许,她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只想用忙碌,掩盖自己脆弱的内心。

    追悼仪式正式开始时,葬礼现场来了很多商圈里的朋友,我和滕柯一路陪伴在曲玥的身边,我看着她跟一位又一位长辈问好,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泪水。

    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失去了感知,但事实证明,她只是在强忍。

    曲玥没有爷爷奶奶,也没有姥姥和姥爷,那四位老人,早在曲玥很小的时候,就纷纷去世了。

    所以,曲玥的成长,除了丧母留下的阴影之外,就只剩下曲父给予她的,不太细心的爱。

    整个追悼仪式从开始到最后,曲玥都一直面无表情的善待每一个前来悼念的人,我站在一旁,看着她乏力而颓丧的冲那些人鞠躬回礼。

    我以为,曲玥会坚持这样的状态,一直坚挺到最后,但直到会场出现的最后一个人,打破了这一切。

    那个人出现的时候,曲玥看着对方的脸,凝视了很久,随即一触即发,崩溃的哭出了声。

    起初我以为,曲玥看到的那个人,会是凌南,但转念一想,曲玥早就丧失了有关凌南的全部记忆,她根本就不会记得他。

    而凌南,也早就忘了曲玥,依着他们两人现在的关系,凌南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所以,当我好奇的朝着那个人影看过去时,我意外的,看到了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妇女。

    那女人穿的很朴素,乌黑的长发简单的盘在耳后,一身随性的黑色直筒裙,脚上踩着一双褐色矮跟鞋。

    女人的衣着并不昂贵,所以,应该不是曲玥家族里的亲戚。

    曲玥盯着那人看了很久,等到那个女人走到她面前时,曲玥突然失控的,就哭丧着抱住了她的身子。

    我担忧的走上了前,怕曲玥会哭昏过去。

    两人拥抱了很久之后,那女人的眼睛里,也泛出了眼泪,女人已经有些老了,心疼的笑容里,带着岁月的悲悯。

    曲玥松开怀抱时,我站在一旁,伸手帮她擦了擦眼泪,安慰着说:“不要这样,你刚刚明明很坚强的……”

    曲玥忍着鼻头的酸楚,闷闷的嗓口,发出难过的声音,“其实我真的很难受,你们不会理解我现在的心情的,我也想坚持到最后,但是……”

    曲玥抬头看了看对面的这个女人,涕泗横流的说道:“温岚阿姨,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温岚……

    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从我认识曲玥开始,就经常听她提起温岚这个名字。

    温岚阿姨,是曲玥家的保姆,确切的说,是从她出生,到十八岁成年时,一个类似于奶妈的角色。

    如果说,在曲玥的心里,她的亲生母亲是第一位,父亲是第二位,那这个温岚阿姨,就是第三位。

    因为从小到大,曲玥就是在母亲和温岚阿姨的呵护下长大的,温岚很年轻的时候,就做了曲家的保姆,一做十多年,等到曲玥上了大学以后,大二的那一年,温岚阿姨离开了曲玥家。

    我曾听曲玥说过,她母亲坠湖自杀的时候,母亲的尸体,是温岚阿姨帮着捞出来的,她说,每当温岚阿姨牵着她的手的时候,她都觉得,那双手上,有母亲的感觉。

    或许这样的故事听起来有些令人恐惧,但对于那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讲,亲眼看到母亲离世,又亲眼看到肿胀的尸体从人工湖里捞出,那样的折磨,是会伴随人的一生,时时刻刻的在脑海里回放。

    所以我也能理解,为什么曲玥一看到温岚,就会泪流不止。

    因为她不仅仅因为父亲的逝世而难过,看到温岚的一刻,她更是不能克制的想到了母亲。

    也好,让她把眼泪流出来,才不至于太过压抑。

    温岚阿姨来了以后,曲玥跟她说了好久的话。

    我跟滕柯在会场帮忙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而这期间,苏燕一直坐在嘉宾席里哭泣。

    其实从一开始,苏燕一直想要去曲父的遗像旁守灵,但曲玥没有同意,毕竟,她的身份不允许。

    从追悼会开始到现在,我时不时的会关心她一下,而她呢,从头哭到了尾。

    会场里的人渐渐减少时,我拿着纸巾和食物,走到了苏燕身边,我塞给她一个面包和一瓶饮料,说:“你多多少少吃些东西吧,你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你总不能,不管孩子吧?如果你哭倒了,我和曲玥,还要照顾你。”

    苏燕泪流不止的抓过了我的手,嘶哑着说:“他怎么可以走的这么突然?他为什么要这么绝情的丢下我?我的孩子才四个月,他离开了,我以后该怎么办?”

    看到苏燕无助的样子,我回头望了望曲玥,她依旧在跟温岚阿姨说话,整个人的状态稍稍缓和了一些。

    我回过身,安慰着苏燕说:“你别担心了,既然你怀了曲家的血脉,曲玥是不会不管你的,你不要太难过,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好吗?”

    苏燕浑身抽泣的点着头,依旧是泪流不止。

    身后,滕柯拍了拍我的肩膀,将我拉到了一边,他看了眼苏燕,小声而冷静的说道:“曲玥的父亲,生前有立遗嘱吗?”

    说到这个问题,我还真就恍惚了一下,曲父离开的那么突然,应该不会有遗嘱。

    我回身就要去找曲玥,只见,她把温岚阿姨送去了门口,随后一个人揉着眼眶走回了我们身边。

    我安慰道:“怎么没留温岚阿姨?一会儿我们可以一起吃饭的,正好,你跟她叙叙旧。”

    曲玥摇摇头,“以后会有机会的,温阿姨跟我约了其他的时间。”

    我看着曲玥神情低靡的状态,实在不忍心询问她遗嘱的事,毕竟这个时候说出这么冷冰冰的话,显得有些太过绝情。

    (今天的第一章~)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