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9章 野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299章 野男人

    第299章 野男人

    在医院呆下的这一夜,我几乎都没怎么睡,因为曲玥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她担心曲父的病症会无药可医,难受着哭泣了整整一晚。

    我从未见过如此火爆脾气的她,这一夜,她逢人就骂,不管是医生、朋友,还是家人,都没逃脱的了她的攻击。

    早上七点钟的时候,我好不容易把她劝睡着,护士那边就来找我们谈转院的事情。

    按着苏燕的意思,她准备将曲父送出国外去治疗,但还没有找到靠谱的医疗机构。

    而这件事,只有滕柯能帮上我。

    我当然没有忘,今早九点钟,我要跟滕柯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按照约定,我八点五十分的时候下了楼,在医院正门口等着他来接我。

    看到他的车子时,我径直走下了台阶,我刚要上车,后车座的车窗就被打开,里面探出了滕小川的小脑袋瓜,他笑嘻嘻的看着我,嘴巴上黏了很多的巧克力。

    我已经有好久没看到他了,突然见面,着实很想念。

    我上前就捧住了他的小脸,狠狠的亲了一口,“小东西!你有没有想我呀!”

    滕小川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他跪在车座上,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搭在车窗沿,他回过头,害羞的冲着驾驶座上的滕柯说道:“老爸……晚晚亲我了……”

    滕柯侧头看了我一眼,语气冷冰冰,“上车吧。”

    我坐上车,滕小川就拿着已经化掉的巧克力,不停的往我嘴边递,他的爪子来回的在我的衣服上摸蹭,搞得我的衣服都脏了。

    我抓着他的两只小手,说:“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一会儿上学,肯定会被女生笑话的!”

    这时,滕柯冷冷的来了一句,“他今天不上学。”

    我反应了一下,问道:“那他也要跟着我们去民政局……”

    滕柯点点头,“家里没人带他,只能我带。”

    我不解,“你要带孩子去那种地方?”

    滕柯莫名的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种地方,也是我们结婚的地方,不好么?”

    看到滕柯的潇洒态度,我浑身上下都不适应,或许,他是真的对我释怀了,现在竟然觉得,带着小川一起去离婚,都没所谓了。

    车子前行的一路,我的心情都格外的糟糕,滕小川在身边跟我说了什么,我都两耳失聪似的,自动屏蔽掉。

    而滕柯呢,除了刚才的几句简短交流,他压根就没理过我,仿佛我是一坨空气,根本不存在!

    我心里有点气愤,也不知道他是装酷,还是真酷。

    抵达民政局,刚好九点二十分,外面有人在排队,我环顾着四周望了一圈,有的人喜悦相拥,有的人嫌恶的埋怨着对方。

    我看着那些准备离婚的夫妻,他们连最后一次相见都显得很暴躁,有的女人在哭泣,有的男人在责骂。

    我总是觉得,把离婚的和结婚的人放在一起办理手续,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我和滕柯走进大厅时,滕小川一直拉着我的衣摆在我身旁转圈圈,等到轮到我和滕柯时,滕柯把滕小川抱在怀里,毫不犹豫的就坐在了工作人员的对面。

    他今天的一言一行,让我觉得格外的陌生并且决绝。

    大理石的台面上,摆放着离婚的手续,我眼睛发直的看着那几页纸,心里难受又挣扎。

    而这时,滕小川突然伸出脏兮兮的小手,直接就拍在了离婚手续上,那几页纸被黏上了厚厚的巧克力果酱,连字都看不清了。

    工作人员无奈的叹了口气,吐槽道:“我说两位,你们办理离婚,还非得带着孩子吗?你这手续都作废了,要我怎么办理?这后面还有一堆排队的人等着呢!”

    我回过头,看了看大厅里急的直跺脚的待离婚夫妇,他们好似连一秒钟都不愿意等待,恨不得现在就跟身边的人一刀两断。

    我侧头看了看滕柯,说:“协议书那些东西,你有备份吗?”

    滕柯很不屑的摇了摇头,随后,他抱起了滕小川,说:“今天离不成了,改天吧。”

    他掉头就往大厅的出口方向走,头也不回,神态严肃。

    我像个傻子一样的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前面的滕柯回过身,冲我说道:“你还不走?”

    我愣了一下,急忙点头,“啊,走……”

    走出大厅,滕柯将滕小川放在了地上,滕柯起身就要回车里,我开口在他身后说道:“那下一次我们什么时候来民政局?你还什么时候有时间?”

    说完这话,我紧张的抓着挎包皮带,等待着他的回答。

    滕柯伫立在原地,眼神漠然的看了我好久,他逆着光,身影金灿灿的。

    忽然,他开口道:“傅伟伦,就那么着急想让你跟我离婚吗?”

    我急忙解释,“不……不是……是你昨天说,想要今天离婚,我是怕耽误你的事情……”

    可这一刻,当站在一旁的滕小川听到“离婚”两个字时,他哇的一声,就哭了。

    他突然坐在地上转圈打滚,嘴巴里大声的哭喊,“我妈妈要跟我爸爸离婚!我妈妈不要我了!我妈妈不要我了!哇……”

    眼下,我和滕柯的周围,还有很多等待结婚和离婚的情侣跟夫妻。

    在众人的目光下,我憋红着脸,上前就要把小川抱走,而这时,滕柯忽然抱起了小川,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你不是外面有男人了么,既然有人了,就别来管我们爷俩了,孩子你也没资格抱。”

    听到滕柯的这番话,再看看他毫不做作的表情,我一度以为,我是在演电视连续剧,逼真的,就快融入进去了。

    滕小川继续撕破喉咙的大哭,而这时,办公大厅里的工作人员,都闻声走了出来。

    我很清晰的听到,那些看热闹的人,在背后说我的闲话。

    “这个女的怎么这么没良心啊!放着那么英年才俊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不要,竟然在外面跑破鞋!啧啧……”

    “这个女人太过分了,刚才就是我接待的他们俩,要不是孩子把离婚手续给损毁了,估计这会儿早离了!真狠心啊……”

    “我估计,他们俩明天还能来离婚,到时候,我得好好给这个女人几个白眼!简直是不要脸!”

    听了这些话,我无地自容的抓了抓自己的额头,我盯着滕柯,小声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呢!”

    这时,滕柯憋不住的轻轻勾起了嘴角,满眼调侃的说道:“你外面有了野男人,还不许我说了?”

    (今天的第一章~)

    第300章 你的影子

    第300章 你的影子

    所以,在我听到滕柯的那句调侃以后,我百分百确定,这是他跟滕小川联手的一出好戏!

    上车以后,我抓下挎包,直接就砸在了后座上,滕小川撒娇粘人的在后座上蹦跶,他两只手环着我的脖子,笑嘻嘻的说:“晚晚妈妈,不要跟老滕离婚了,如果你跟老滕离婚了,以后就没人陪我玩了!”

    我木然的看着滕小川诚挚的眼神,一时间语塞。

    我轻轻的刮了刮他的鼻头,说:“小家伙,你知道离婚代表着什么吗?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你爸爸吗?那他可真是不负责任!”

    滕小川扑通一下坐在了座位上,没穿鞋和袜子的小脚丫,就顶在我的大腿上,他伸出两只手的小拇指,随后紧紧的拉在一起,说:“老滕说了,结婚,就代表你们两个可以一起玩一辈子,离婚就代表……”

    他砰的一下松开了两个小拇指,可怜兮兮的说:“就代表你们以后再也不能一起玩了。”

    好吧,这样的解释,我还能接受。

    我摸了摸滕小川的额头,说:“那你希望,我和老滕……”

    滕小川冲我伸出了小拇指,说:“晚晚妈妈,你跟我结婚吧!这样我们就能一辈子在一起玩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滕小川童言无忌的对“结婚”的理解时,我心里的那些沉闷和自责,一瞬间全都淡化了。

    如果我能拥有孩子一样的天真,就好了。

    这时,滕柯拿着三瓶冰饮上了车,他随手扔到我手里两瓶,说道:“我先送小川去学校,然后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我有些发气的说道:“你不是说,小川今天不上学!”

    身边,滕小川很无奈的摊手耸了耸肩,他一副很费心的表情,满嘴娃娃音的说道:“我有什么办法,谁让你们大人总吵架,老滕一个人又搞不定你,那就只好占用我的学习时间,来帮你们的忙啦!”

    滕柯回头就弹了一下滕小川的脑门,说:“今早是谁起床起晚了?”

    滕小川捂着脑门继续狡辩,“老滕!我以后再也不帮你了!”

    滕小川气呼呼的拉着我的手腕,说:“晚晚,你和老滕离婚吧!等我长大了,我娶你!”

    我忍不住的哈哈大笑,滕柯就在前座摇了摇头,“你没机会了臭小子,她以后只能当你妈。”

    车子行至学校,我和滕柯将滕小川送去了班级,滕小川刚进班级的时候,就故意清着嗓子,骄傲的冲着正在讲课的老师鞠了一个躬,大声道:“刘老师!我早上起晚了!但是我妈妈把我送来了!”

    滕小川用力扯着我的手臂往前拉了两下,我冲着老师尴尬的笑了两声,老师则很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估计,老师也觉得很奇怪吧。

    滕小川回过头,看着我和滕柯说:“你们走吧!不过不要再吵架了,我很忙的,没有时间管你们的事!”

    滕小川有模有样的拍了拍滕柯的手背,警告着说:“对晚晚妈妈好点,你看她这几天都瘦了!”

    我和滕柯忍不住的笑了两声,随后便离开了班级。

    走出校园时,滕柯走在我前头,我踩着他的影子,跟在他的身后。

    突然,他在操场中央停住了脚,而我也跟着停了下来。

    我屏息凝神,等待着他的回身。

    只是,他没有回过头,缓了一分多钟之后,淡淡的开了口,“你还记得初一那年,我们也是这样走路的。”

    我反应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初一的那一年,每天下午四点放学时,我和滕柯都是一前一后的走路,只不过,那时候我走在前头,他走在我后头。

    而且,那时候的他还没有多高,身子瘦瘦弱弱的,也难怪他总被欺负。

    相反的是,那一年的我,跟开挂了一样,人生提前进入了青春狂躁期,对待一切欺辱和白眼,都是狠狠的反击。

    我母亲说,初中那几年的我,因为得知自己是被领养的弃婴,所以一直都很自卑,她足足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把我爱打架的毛病给改回来,但自卑这个病,却很不幸的伴随了我的一生。

    突然,眼前的滕柯回过了身,他的身影完全笼罩了我,眼前没有刺眼的光线,只有他清晰的轮廓,和阴凉的庇佑。

    他指了指我脚下的影子,说:“我记得,那句话是你跟我说的,你说,踩住一个人的影子,他就不会走了,所以我初中那年,整整跟了你一年。”

    不自觉间,我又一次死死的抓紧了自己的挎包皮带,紧张的情绪,从头顶蔓延到脚底。

    滕柯逆着光线,唇角微勾的说道:“那时候的我胆子很小,所以一度认为,只有跟在你身后,才有安全。”

    的确,初一那一年的滕柯,不仅瘦弱,胆子还出奇的小,我第一次见他时,他的形象就是受气包,被几个坏孩子扔在泥潭里,打的满头大包。

    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不还手,可他什么都没说,从泥潭里爬出来,就灰溜溜的跑掉了。

    后来,我总能在放学的路上遇见他,而他呢,总是被一群小混混伸手要钱,不给钱,就挨揍。

    我秉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精神,帮他收拾了几次那几个混蛋,后来,他就像跟屁虫一样,彻底的赖上了我。

    他本来不是我们班的,确切的说,他最开始,是跟顾昊辰一个班级的,不过后来,他突然就空降到我的班级了,还成了我的同桌。

    那时候我一度认为,老天爷就是故意,让我保护这个受气包的。

    好在的是,那时候的我,莫名总是爱发火爱打架,我的那些暴躁和怒气,刚好都用来保护滕柯了。

    谁知道,一晃十多年过去,现在踩着影子的那个人,变成了我。

    阳光炙烈的校园操场中央,我和滕柯踩在软绵绵的塑胶跑道上,我怕尴尬,就笑呵呵的打破了沉默,“以前的我,形象很野蛮吧!是不是跟现在的反差很大?所以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都没有认出来……”

    面前,滕柯微眯着眼,他高大的身躯,直挺挺的立在我的面前,他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认出来了,看见你背影的那一刻,就认出来了。”

    我继续尴尬的笑了笑,“那你当时假装不认识我,就是为了跟我耍酷吗?”

    他仍旧摇头,但却没有解释。

    我干咽着喉咙,笑着说:“怎么突然就回忆起初中的事情了?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那时候的我,又暴躁又自卑,脾气差的很……”

    滕柯静静地看了我好一会儿,周遭的微风悄然无息的从我们的身边拂过,我伸手挠了挠自己的额头,因为气氛实在是太尴尬。

    滕柯很缓慢的向着我迈了一步,轻声道:“那时候你走很快,所以我要一路小跑才能踩住你的影子,现在我不需要你奔跑,我会朝着你的方向走,只要你需要我,这个影子一直在你身边。”

    (第二章,下一章十点半~)

    第301章 我可以一直等你

    第301章 我可以一直等你

    温暖的话语,炎热的夏风,值得依靠的意中人,两颗赤诚的真心。

    我多么希望,这世界,只纯粹的剩下简简单单的爱情。

    可这盛夏,给了我太多荆棘密布的丛林之路,我不知道哪条能通往幸福,不知道哪条是通向死亡。

    当我脚踩着滕柯的影子,抬头就能看到他专注认真的眼神时,我多想告诉他,那就不要离开了,在一起吧。

    但话到嘴边,无数的顾虑又朝我倾泻而至,人啊,总是不能活的随心。

    沉默之时,滕柯并没有急着等待我的回答,他伸手拍了拍我的额头,我抬头看着自己才刚刚抵到他肩膀的身高,顿时觉得自己很渺小。

    他揉了揉我的额头,说道:“我没有急着等待你的答复,我说离婚,也只是想确认你心里对我的感觉,你不是说,你没办法给出我喜欢或者不喜欢的答复吗?那好,现在你告诉我,刚刚在民政局准备签字的时候,你有过那么一丁点的犹豫吗?”

    原来,他说今天去办理离婚,只是为了帮我确认,我对他的感情。

    其实根本都不用确认,因为从昨天他说离婚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思,就彻底飘飞了,整整一晚,我除了因为曲玥闹情绪失眠之外,还因为滕柯而睡不着觉。

    我低垂着头,滕柯再一次没底气的询问了过来,“我只是想知道,你刚刚的感受,如果你说你有过那么一点的难过,我会很开心;如果你说你没感觉,那我……”

    他清着嗓子停顿了一下,“那我再努力看看,能不能让你对我动心。”

    当平日里寡言少语又孤傲的滕柯,彻底放下他的防备和伪装时,我愈加觉得,我没必要再隐藏自己的内心了。

    身边,也不知道是哪个小班的小朋友们,一起从教学楼里冲了出来,他们滋哇乱叫的从我和滕柯的身边穿过,一阵吵闹之后,我开了口,“嗯,有难过……”

    滕柯皱了皱眉,低着头,确认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抬起头,后退了一步,望着他的脸说:“我说!我有难……”

    可话还没说出口,面前的滕柯,坏笑的勾了勾嘴角,他朝着我一步踏来,轻抬着我的下颚,就吻了下去。

    嘴唇和嘴唇的触碰,让我感觉到了这个夏天的闷热气息,但却……带着那么一丁点的甜橙气泡水的味道。

    甜甜的,热热的,让人想肆无忌惮的恋爱。

    我用力的推了他一下,他却带着笑容,死死的压住我的嘴唇,甚至,他在用舌头试图挑开我的牙齿……

    我猛力的朝着他的脚背踩了下去,滕柯被我踩痛之时,瞬间朝着身后退了过去,我急忙四下巡视,冲他说道:“你疯了!这里是学校!这还有小孩子呢!”

    滕柯憨笑着,酷酷的挠了挠头,说:“没办法,控制不住。”

    我用力的擦了一下嘴,说:“你……你你以后别这么冲动!”

    滕柯看着我笑出了声,他下意识的的捂了捂嘴,清着嗓音说,“那刚才是谁说的,心里难受?”

    我指着他的脸,“是你逼我说的!”

    滕柯上前就捏住了我的脸蛋,“那你脸红什么?”

    我推开他的手臂,继续向后退,“你别碰我!我只是如实说出我的感受而已!这件事,换做谁都会难受,毕竟接触了那么久的朋友,突然就要绝交了,你能不心痛吗?”

    我冲着他翻了两个白眼,滕柯就双手插兜的酷酷的朝我走了过来,“你就承认吧,你喜欢我。”

    他站到我面前,躬着身子,盯准我的眼睛。

    我别开他的目光,赌气道:“我们还是离婚吧,这次我不会上你的当了!你简直就是一个演员!自己演不够,还拉着儿子跟你一起演!”

    滕柯直起身子,一点不受威胁的点了点头,“好!这可是你说的!反正难受的人不止我一个,我就放心了!离婚就离婚,你以为我怕你?”

    说着,他就拉起了我的手,“走,离婚去,离婚以后,你就别想让我帮你任何一个忙,包括曲玥父亲的事。”

    听到他说曲玥父亲的事,我一下就呆住了,“你怎么会知道……”

    滕柯松开我的手,轻轻叹了口气,“曲玥父亲生病,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

    也是,曲父在商业圈子里,还算是一个有威望的人,他老人家出事,滕柯多多少少都会知情的。

    滕柯一副早就看穿我的表情,说:“我听说了,他现在在办理出国手术的事,你昨天突然联系我,就是因为这件事吧。”

    我点了点头,恳求着说:“你有办法吗?上次我爸的事情就是帮我搞定的,那这一次……”

    滕柯微撅着嘴,晃了晃手指,“不帮,我是商人,我不做没好处的事情。”

    我上前一步,挺着胸膛问道:“你要什么好处!”

    滕柯瞪了一下眼,右手在我身前比划了一下,略带调侃的说:“你的这幅排骨身材……也给不了我什么好处……”

    我气鼓鼓的冲他喊道:“你不要胡思乱想!”

    滕柯摇着头,禁不住的笑了两声,忽然,他伸手揽过我的肩膀,直接将我拥入了怀中,“你要我做的所有事,我都会做,只要你需要我……”

    我僵持在他的怀抱中,身体和脑子,全都没了知觉,明明这个夏天这么炎热,可我却依恋他的怀抱。

    滕柯轻抚着我的额头,将我贴在了他的胸口,“我知道,你在因为叶姝予的事情而为难,我也知道,你现在要做的很多事情,都不能跟我扯上关系。”

    他的下巴点在我的头顶,喃喃的说:“你不想让我插手的事,我绝对不会碰,我就在你身后慢慢等你,等你能彻底放下牵绊回头找我的时候,我随时张开怀抱等你。”

    听了这样的话,我终究还是忍不住的湿了眼眶,是啊,我喜欢他,我多么多么的喜欢他。

    不知就这样拥抱了多久,他环着我的身子,低声道:“我从来不会说肉麻的话,但在你这里,我说了;我从来不敢跟任何一女人有亲密接触,但在你这里,我可以了;我是一个没有耐性的人,但我可以一直等你……”

    (今天的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么么哒~)

    第302章 在一起吧

    第302章 在一起吧

    缠绵的话总是悦耳,所以,当滕柯的声音在我耳边环绕时,我的身子,瞬间就变的麻酥酥的。

    我歪了一下头,脑门不小心就撞在了他的下巴上,他哼笑了一声,说:“怎么,就那么不想听我跟你表白?”

    我急忙后退着摆手,当身旁的暖气流从我的身子拂过时,我才感觉到,我出了一身的虚汗。

    看样子,我是太紧张了……

    暖风吹过的一瞬间,我感觉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张开大嘴呼气吸气,舒服极了。

    忍不住的一刻,我开怀的笑出了声。

    滕柯疑惑的看了我两眼,忽然认真的说:“在一起吧,不论发生什么,不论这中间还要周旋都久,你都不要再看其他的男人了,你只管站在我身后就好,然后等待着某一天,成为我真正的妻子。”

    妻子……

    从滕柯的嘴里听到“妻子”这两个字,我的脑子莫名有些发胀,我大概是陷进了他的圈套了,我大概,是要万劫不复了。

    滕柯走到我身边,伸手抓过我的肩膀,推着我,就往车子的方向走。

    我一路踉跄的迈着小碎步,滕柯就在我耳边碎碎念道着,“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因为我感觉的到,你也喜欢我。所以,以后没有我的准许,你别想跟任何一个男人接触,特别是那个傅伟伦!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联络上的,但从今天开始,你就打消跟他继续来往的念头吧!毕竟这对我来说,比戴绿帽子还可恨!”

    滕柯的最后两个字咬的又狠又硬,我停下脚步,抓着他的手臂说:“你凭什么管我那么多!我有答应和你在一起吗?我也没说我喜欢你啊!还有,你跟叶姝予的事情我还没说你什么呢!你就管起我跟傅伟伦了!再说,我跟傅伟伦……”

    突然,滕柯就瞪大了双眼,作势就搞出一副要收拾我的样子。

    我急忙抬手阻挡,恐惧道:“动手的男人都是渣男!你要是敢……”

    可话还没说完,滕柯就玩起了他的老一套,他拎起我的后衣领,提着我就一路将我拎到了车边。

    我的两条腿就踮着脚踩着碎步走了过去,站到车边时,我差点就被勒断了气。

    滕柯伸手就把我悠进了车子,我扑通一声砸进副驾驶,刚要反抗,滕柯的身子就朝我靠了过来,他近距离的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小一会儿,接着伸出手,帮我系上了安全带。

    安全带一系好,他轻揉了揉我的额头,温柔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这个位置没有其他的女人敢坐,我……”

    没等他说完,我冷冷的就朝他哼了一声,“你可行了吧!前几天,赫敏还开着你的车子乱逛了呢!你可真能忽悠人!”

    滕柯当即变了脸,可想而知,我搅了他酝酿好的暧昧气氛,他此刻恨不得掐死我。

    我向后退了退,说:“你你你……你不开车了吗?”

    滕柯咬着牙冲我翻了一个白眼,无奈又好气的说道:“我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

    说罢,滕柯狠狠的关上了车门,随后上了驾驶座的位置。

    车子一开,他就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朝我摊开,他目光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况,随后抖了抖右手掌。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从纸抽里拿出了一张纸,放在了他的手心上。

    结果,他用力的甩开了面巾纸,再次冲我摊开手掌,“唐未晚,你是缺心眼吗?”

    我用力的就朝着他的手掌心狠狠的拍了一巴掌,“你才缺心眼!”

    这时,他用力的抓过我的手,十指相扣的那一瞬间,他带着怒气说:“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如果下一次我把手伸出来,你……”

    我猛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退着身子说:“你少占我便宜!”

    滕柯几近崩溃的冷笑加摇头,他不停的发出嘲讽的哼笑声,感觉整个人已经进入了频临爆发的状态。

    眼看着他的车子就要闯红灯了,我伸手指着前方喊道:“喂喂喂!红灯!”

    忽然,他又一次抓紧了我的手,宽厚的掌心死死的包裹着我的拳头,他停了车,说道:“就牵这一路,行吗?”

    原本前一秒还异常暴躁的滕柯,下一秒,就柔声柔气。

    我想,我已经找不出什么借口去拒绝他了,甚至,我在心里,是接受他的。

    所以,车子行驶的这一路,我们开的格外的慢,后头的车子几次冲我们鸣笛催促我们,滕柯都跟听不到一样。

    他全程将车子维持在四十迈左右的速度,一路像蜗牛一样,开去了我的公司。

    平时只要十分钟的路程,愣是让他开出了四十分钟。

    车子停靠在路边的一刻,滕柯终于松开了我的手,我如释重负的放了松,手心已然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我来回的扇乎着手掌心,说:“谢谢你送我,那我就先回公司了。”

    我转身就要下车,滕柯却跟着开了车门。

    我下车后,他转头就跟着我走进了公司门口。

    我回过身,问道:“你跟着我干嘛?”

    滕柯耸耸肩,“我本来以为,我今天会被你拒绝的体无完肤,所以,我提早处理完了集团的事情,就为了能给自己一天的时间去调节,但没想到……”

    他坏笑的挑了挑眉,“但没想到,有个小家伙说,她对我还是挺在乎的……”

    我不可思议的张大嘴,朝着他就鄙视的瞄了过去,滕柯指了指公司大楼,说:“我今天什么都不做,就在你身边陪着你。”

    我即刻交叉着双手,表示拒绝,“不可以!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

    滕柯压根就没理会我,他深邃如潭的眸子盯着我看了两眼,坏笑着说:“我也没说,这里是我们谈情说爱的地方。”

    说罢,滕柯一个人慢悠悠的就走进了公司大厅,完全不理会我对他的抵触。

    我一路小跑的跟在他身后,刚进大厅,前台的杜合就目不转睛的盯着滕柯的身子来回的看,那星星眼,就快掉出来了。

    我跟着跑上前时,杜合忽然就在吧台后边娇滴滴的来了一句,“天啊!好man啊!我好喜欢啊!”

    “……”

    (今天的第一章,下一章九点二十~)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