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7章 拉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297章 拉黑

    第297章 拉黑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提早安排好的,老天爷就是要让这些人见面,也就是要让这些人走到一起,你不能拒绝,只能接受。

    手机屏幕上,徐娇发来的信息里,我明晃晃的看到了“秦铭”这两个字,我核实了一下对方的工作和家庭住址,叶帆集团的工程部经理。

    信息没有错,徐娇发来的这个“秦铭”,就是周子昂的上司秦铭。

    尹思晗曾跟我说过,这个秦铭,是出了名的好丈夫和好领导,家庭美满,儿女双全,妻子以前是搞艺术的,后来全职做了家庭主妇。

    而从我跟秦铭的那一次接触也可以得知,他的的确确,就是一个正派的好男人。

    我有点不敢相信,秦铭的女儿,竟然是他花钱买来的。

    要知道,买孩子这种事,和领养不同,花钱买孩子,并不怎么光鲜。

    消化掉手机屏幕上的信息,我坐在病房里,思考了很久很久。

    耳边,父母的欢笑声很悦耳,而时不时的,我还能听见大嫂在开心的哼着小曲。

    其实我本不应该烦恼的,毕竟这不是我自己的事情,可莫名间,我忽然有些心疼大嫂。

    如果,秦铭的女儿,当真是大嫂的女儿,那我想,秦铭是不会把孩子还给大嫂的,或者说,大嫂也根本不会去跟孩子相认。

    孩子在富贵人家的家境里,丰衣足食了整整七年,受着高等教育,接触着上层次圈子里的同龄孩子,如果孩子得知自己是被买来的,继而回归到贫穷的生活当中去,这对孩子,也是一种折磨。

    心烦之时,我拿着手机走出了病房,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我,很想给滕柯打一通电话,我很想听一听,对待这样的事,他是如何决策的。

    我站在走廊的窗边,窗口飘进来一阵又一阵的阴沉凉风,我反复的拨按着滕柯的手机号码,拨出去的前一秒,又赶紧挂断。

    就这样,这个无聊的游戏,我自己玩了十多次,等到我自己都觉得我脑子有问题的时候,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喊叫声。

    “神经病吧你们!我爸只是缺氧晕倒了而已,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呢!我爸才不可能得脑瘤!我告诉你们,你们都是庸医!少在这吓唬我!”

    听到激烈的嘶吼声,我急忙回过头。

    果不其然,这声音,是来自曲玥的。

    曲玥会突然出现在医院,我是相当的意外。

    我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没一会儿,电梯口跑下来了阮竹生的身影,他的手里握着一摞的单子,站到曲玥的身边说:“我们先带着父亲去做检查,你不要激动,也不要闹情绪,好吗?”

    曲玥一脸晦丧的推开了阮竹生的手臂,喊道:“他们就是在吓唬我!我爸身体多好啊,怎么可能得脑瘤!你说,他们是不是就想多赚我爸的钱,所以才胡说八道!”

    喊着,曲玥就从包里掏出了一堆现金,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你们医院不就是要钱吗!好啊,我给你们!”

    她指着医生的嘴脸,说道:“他那么健康的一个大活人,根本就不可能得那种病!不可能!”

    曲玥嘶吼时,眼神飘忽不定,她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嘴巴上虽然喊着抵抗,但心里,早已经接受了医生给出的诊断。

    阮竹生在地上开始捡钱,随后不停的跟面前的医生道歉。

    我走到了曲玥的身后,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喂……”

    突然,曲玥转过了身,她看见我时,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她一把抱住我的身体,委屈道:“未晚,他们说我爸得了脑瘤,我不相信,我爸怎么会得脑瘤呢?他们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面对这个突然的消息,我也同样的不知所措。

    明明今天,曲玥是带着阮竹生去找曲父,表露他们已经领证的事,可现在,怎么就闹到了医院里。

    我拍着曲玥的后背,安慰了好长时间,尽管我也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眼下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三分钟以后,曲玥的眼泪渐渐干涸,阮竹生在跟医生道过歉以后,走到了我面前,他伸手揽过曲玥的肩膀,随后冲我说道:“今天……我和曲玥去看伯父了,伯父在得知我们领证的事以后,发了很大的火……刚刚在家里,曲玥跟伯父闹了好一会儿,结果,伯父就气晕了,我们这就来了医院……”

    我转眼看着曲玥抽泣的身子,她低垂着头,两只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眼睛。

    我想,曲父患了脑瘤的事,应该是真的。

    空气凝固之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好像,身边的所有事情都在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我感觉很冷,尽管这个夏天很炎热。

    我抿着嘴强颜欢笑,对曲玥说道:“曲玥,你别难过好吗?叔叔的病会治好的,他现在只是晕倒而已,你看他平常,不一直都很健康吗?”

    可我的话刚说完,阮竹生就很用力的冲我使了眼色,而后,我在他的嘴唇上,看到了“绝症”这两个字的嘴形。

    脑瘤,绝症……这对于曲玥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从曲玥母亲去世之后,曲玥一直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虚度光阴,很多次,曲父都在劝她,让她找些事做,好好生活。曲玥虽然嘴上说不听,但私底下,她一直都在帮父亲处理公司的对外事务。

    她总是跟父亲发脾气,但我知道,她也在深深的爱着他。

    或许,老天爷在这个时候,让曲玥跟阮竹生闪婚,就是为了,给她一个依靠。

    曲父的脑瘤症状,其实已经有一年多了,只不过,他此前一直没有说。

    接受亲人的日渐衰老和疾病缠身,总是需要时间的过度,而从小就失去母亲的曲玥,则需要更多的陪伴和安慰。

    曲父在接受诊断的过程中,我几次,在医院走廊里看到来回接打电话的苏燕。

    苏燕抵达医院时,病诊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不知道她在忙活些什么,半个多小时了,一直在打电话。

    她趁曲玥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偷偷走到了我面前,急切道:“未晚,你有没有什么朋友,是从医的?最好是在国外从医的朋友,我打算带曲玥的父亲,去国外做手术,我这边联系了几家医院,但我觉得不放心。”

    面对苏燕的求助,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滕柯。

    之前我父亲做心脏手术的时候,就是滕柯一手操办的,他那里,有很多的资源。

    我拿出手机,反复纠结着,到底要不要给他打电话。

    我怕他挂断,更怕他拉黑我。

    所以,在经过反复思考之后,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我可以询问你一件事吗?”

    可信息发送过去之后,我才发现,我竟然被他拉黑了……

    (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点~)

    第298章 你爱我吗

    第298章 你爱我吗

    看着手机屏幕上,灰底白色的字体,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这沉沉的十二个字,让我觉得我跟滕柯之间,隔了一道深深宽宽的河流。

    我不会游泳,一旦莽撞的下水,就会失去生命。

    我用力的握了握手机,屏幕黑下去时,我又重新打开。

    我看着屏幕上已经没用的对话框,心里的小愤怒,蹭的一下就燃烧了起来。

    我继续在对话框里发送道:“你拉黑我算什么,有本事你删除我啊!拉黑我又留着我的尸体躺在你的好友列表里,你怎么那么优柔寡断!”

    发送完毕之后,微信系统再一次冲我发送了这几个字: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这一刻,我的心脏砰砰砰的开始剧烈跳动,我抓着胸口,反复喘了好几口气。

    我继续用力的握着手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屏幕。

    我感觉,我整个人瞬间燃烧成了一团火球,自己就像是一个怨妇!

    如果这时候,谁来轻轻碰我一下,我都能燃裂爆炸。

    可是生气又能怎么样,生气也无法挽回,我跟滕柯之间的关系。

    我还以为,就算我们做不成恋人,做朋友也好。

    可惜现实告诉我,我不可以这么贪心。

    既然选择了放手,就不要贪恋着人家,会继续对你留有余念。

    慢慢的,我心里的不甘,就不再那么强烈了,我强迫自己放松,身子瘫软下来时,我的眼睛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我抓着手机,在屏幕上打下了一行字:

    “其实我很想你。”

    随后发送,等待着系统又一次的提示:“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可是,这一次,我并没有收到那十二个字,我以为是我眼花了,揉了揉眼睛,竟然依然没有看到!

    我傻眼的戳开了滕柯的头像,一切恢复正常,我貌似,又被他从黑名单里拿出来了。

    我惊恐的赶紧去撤回那条消息,可崩溃的是,对话框的顶端,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

    看来,是我赶巧的碰上他拉黑我,随后又神经质的把我移出了黑名单。

    我狰狞着表情,恨不得把手机给砸了,脑子混乱时,我还是决定,把那条消息给撤回掉。

    只是刚撤回完,滕柯就发送了一行扎心的字眼。

    “你说过的话,到底哪句才是真的?”

    我说过的话,到底哪句才是真的?

    是啊,我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一次又一次的在他的面前演戏,就算再有耐心,再坚定的一个人,都会恐惧了吧。

    这简短的一行字,让我感受到了滕柯的无奈。

    我一点都不气愤他拉黑我了,甚至,有些自责。

    而这样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求他帮我办事情?

    我回复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发送了一条违心的话,“你还是把我删除吧,别再给我伤害你的机会。”

    滕柯那边没了动静,五分多钟的时间里,他一句话都没说。

    我还以为他又把我拉黑了,就试探的发送了一个小人大哭的表情。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这时,滕柯给我发送过来了一个小小的问号,隔了小一会儿,他打破尴尬的换了话题。

    “今天吓到你了吗?下次来公司的时候,我下楼接你。”

    我看的懂,他在说电梯遇难的那件事。

    我发送了一个憨笑的表情,“没事。”

    滕柯那边没再说话,而关于苏燕恳求我寻找国外医生的事,我也一直没敢开口。

    苏燕在我面前踱步焦虑之时,我就握着手机,不停的跟自己的内心作斗争。

    我应该厚着脸皮去求滕柯的,毕竟这是曲玥父亲的事,滕柯那边肯定会有认识的人脉,他一定,能帮到曲玥。

    只是纠结之时,滕柯的微信又发来了消息。

    “我明知道你在伤害我,可我还是忍不住想你。”

    屏幕上的那几个字眼,像是会跳舞的小虫,来来回回的在对话框里蹦跳舞蹈,看的人心里发痒。

    我思索着应该回复什么,滕柯就又发送了一条消息,“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彻底放下你?离婚吗?”

    看到这两个问号,我的手僵硬在了屏幕上,不敢回复,不敢打字。

    而这时,滕柯当机立断的,给了我一个痛快。

    “我知道你特别想离婚,我也仔细想了很久,既然你不想留在我身边,我就不应该继续缠着你。虽然我并不希望你跟傅伟伦在一起,但看到你们约会的那天,我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我很难受,但我必须接受。”

    这长长的一段话,是我认识滕柯的以来,为数不多的超过一百字的信息。

    以前的他,只会冷冰冰的命令我,说话打字从来都简短干练。

    其实我很想跟他解释,我和傅伟伦,是假的,但我的理智告诉我,如果我这么做了,我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

    那边,滕柯继续发来了信息。

    “唐未晚,你爱我吗?”

    爱,我爱,但我不能爱,我不敢爱。

    我依旧没有回答,眼睛酸酸的,鼻头酸酸的,就连手指,都有些发酸。

    十分钟之后,在我的无言应对下,滕柯彻底放弃了我。

    “明天,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既然我爱你,就应该给你自由。”

    终于,眼泪在这一瞬间决堤,我起身走到了走廊的窗边,嗓音嘶哑的哼呀了很久。

    我哭的难受,胸口闷的让人没办法正常呼吸。

    身后,苏燕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未晚,你怎么哭了?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低垂着转过身,绕着她就直接跑回了唐萧的病房。

    而眼下,当我看到唐萧在病床上久卧不起时,我心里的痛感,就稍稍缓和了一些。

    我是为了唐萧才这样做的,我是为了让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才这样做的。

    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拿起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按压了好久好久。

    最后,我鼓起勇气,回复了一个违心的字眼。

    “好。”

    (今天的结束了,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