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0章 你毁了他的一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250章 你毁了他的一生

    袁浩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想都不必想,一定是袁桑桑叫来的。

    当我和袁浩然面对面的一刻,他退缩的向后迈了两步,他依旧是我初见他时的模样,只不过,眼下的他,穿上了黑色职业装,整个人更加的意气风发了。

    我忽然觉得这很嘲讽,我的哥哥因为他的蓄意谋杀而成了植物人,他却毫发无损的在这里,面对面的和我说话。

    原本积聚在心中的恨意,这一刻更加的凛然而决绝。

    我毫不畏惧的挡在他的面前,说道:“看样子,你真是一点事情都没有,怎么,撞了人,还能明目张胆的在大街上游逛?”

    说着,我胸腔里的愤怒,就克制不住的迸发了出来,“袁浩然,像你这种没人性的畜生,我当初就应该直接让你蹲监狱!而不是原谅你一次,给你机会又来伤害唐萧!”

    我指着他茫然无措的面庞,喊道:“你以为你还能平安无事的继续生活下去吗?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会让你和你妹妹,生不如死!”

    眼前,袁浩然的脸色霎青霎白,他在抵触我的激烈情绪,但隐约间,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不满。

    我冷笑了两声,冲着他嘲讽,“怎么,还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呢?觉得自己害了人,还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四处闲逛,所以你觉得,撞人不需要付出代价是吗?”

    我笑了笑,“既然法律制裁不了你,那我就不用法律,你对我和唐萧做的事,我一定会加倍的奉还给你们!”

    终于,袁浩然在冗长的沉默之后,神态凝重的开了口。

    他压着脸上的怒气,说道:“难道这件事你哥就没错吗?他侮辱了桑桑!他让她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出了糗,让她这辈子都没办法见人了!”

    听到这样的反诉,我突然明白,为什么袁浩然,会去害唐萧了。

    和很久之前的那件事一样,一定又是袁桑桑怂恿了袁浩然,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切。

    用苦情戏,去诱导自己的亲哥哥犯罪,还真就是袁桑桑的惯用套路。

    面对这般自以为是的袁浩然,我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你真认为你妹妹是什么好人吗?难道你忘了,当初她插足我和周子昂的生活,把我的家庭搞的支离破碎,甚至想要谋害我的事了?”

    我失望的说道:“你应该还不知道吧?袁桑桑当初勾引周子昂的时候,还同时跟叶帆集团的叶炜在一起,而且我要告诉你,当时袁桑桑的肚子里,怀的根本就不是周子昂的孩子,而是叶炜的!”

    听完我说的这些话,袁浩然的脸上,是完全的不敢相信。

    我当然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毕竟被自己的亲妹妹欺骗,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

    我看着他张皇失措的样子,忽然间,我留意到了,别在他胸口的,小小的工牌。

    工牌的样子很不起眼,但我还是看清楚了,上面的写着的小字。

    叶帆集团保安部——袁浩然。

    原来,袁浩然现在就职于叶炜的公司,所以,他能平安无事的摆脱车祸责任,多半是因为叶炜。

    我走上前,用手轻抓了他胸口的工牌,说道:“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就职在叶帆?你以为,你为什么能在肇事谋杀的罪名下,依然过着平静的生活?袁浩然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那个不知检点的妹妹,一直在跟各种男人陪睡,所以,你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

    眼前,袁浩然的脸色全然的僵化了,他完全不敢相信我说的话,仿佛我在欺骗他。

    我心平气和的笑了笑,说道:“你也不必大惊小怪,你妹妹的浪荡和下贱,这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不然,你认为她平时用的那些名牌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都是她厚着脸皮,从男人那里伸手要来的!”

    说完这些,袁浩然是彻底的兜不住了,他抓狂的团握着拳头,很明显,他想对我施加暴力。

    好在,这时滕柯走到了我身边,当他看到袁浩然的时候,他条件反射的,就站到了我身前,防止袁浩然伤害我。

    我自知我刚刚说的那些话,伤害了袁浩然的自尊心,但这又怎样?他毁了我哥,我没有亲手杀了他,已经是对他宽容了。

    袁浩然抓狂的一刻,那小麦色的皮肤下,泛起了挣扎的闷红色。

    他憋红着脸,脑门上的青色血管,好似下一秒就会爆裂。

    我站在滕柯身后,冲他说道:“你这个时间来,应该就是袁桑桑叫来的吧!那你不用担心了,在你之前,警察已经来过了,袁桑桑现在已经走出了电梯,并没有死。不过……下一次,她可能就没这么好运了。”

    袁浩然愤然的瞪着双眼,“你还想对她做什么?你还打算伤害她?”

    伤害?他竟然让我不要伤害袁桑桑?

    我恼羞成怒的站到了他面前,死死的抓着他的衣领,“你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你和你妹妹一样,都是杀人犯!她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现在甚至毁了我的家庭!袁浩然,我哥他因为你变成了植物人!这条命,你还的起吗!”

    嘶吼声一落地,我恨不得在这一刻,跟他同归于尽。

    我能感觉的到,我的浑身都在发抖,整张脸扭曲在一起,像一个怪物。

    而忽然间,袁浩然眼神里的不甘,渐渐的软弱了下去,他不确定的看着我,声音发虚,“植……植物人?”

    面对他的这副表情,我冷冷的笑了两声,“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唐萧他被你撞成了植物人,你竟然不知道?”我无语的哼声,“你还真和你妹妹一样,喜欢演戏!”

    终于,这一刻的战争,演化成了静止的沉默,袁浩然的身子倏然发虚,他瘫软的蹲在了地上,双手死死的抓着额头。

    缓着,我在他的嘴巴里,听到了不知真假的低声沉吟,“对不起……我不知道他竟然会……”

    身后,刚刚丢了半条命的袁桑桑扶着墙壁走到了大厅,她看到袁浩然时,脚步踉跄的,就冲了过来,“哥!我在这里!”

    第251章 我挺喜欢的

    袁桑桑一出现,蹲靠在地上的袁浩然,噌的一下就抬起了头。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袁桑桑,表情纠结而挣扎。

    袁桑桑跑到了袁浩然的身边,拉着他的身子说:“他们刚刚欺负你了吗?他们对你做什么了!”

    袁浩然抓着袁桑桑的手臂,脸色又红又青,他眼神犀利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袁桑桑,试探的开口说:“唐萧现在……成了植物人的事,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袁桑桑愣了一下,她回过头狠狠的瞪着我,接着拉着袁浩然的手臂说:“哥,我们回家吧……”

    袁浩然一把甩开她,“所以,我现在能平安无事的站在这里,是你找那个叶炜求情了是吗?”

    袁桑桑瘪着脸不说话,而突然间,她怒气冲冲的就喊了出来,“植物人怎么了!植物人也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她拉着袁浩然的手,“哥!我肚子里的孩子都被唐未晚给害死了,让他们唐家人一命抵一命,是应该的!再说,他们唐家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车祸的事你没错!你根本就没错!”

    袁浩然摇着头向后退了一步,绝望道:“桑桑,你是不是又在和我撒谎?你之前流掉的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周子昂的,对吗?”

    即瞬,袁桑桑的脸色灰暗了下去,她回过头,勃然大怒的指着我的脸说:“唐未晚!你不要在这里挑拨我和我哥的关系!你哥会变成植物人,是因为他命不好!他活该当了你哥,所以这就是他的报应!”

    听她说出这样的话,我毫无犹豫的,就冲到了大厅门口,拿起立在支架上的雨伞,就朝着袁桑桑的脑袋砸了过去。

    我将她的脑门砸出了血,袁浩然就挡在了袁桑桑的身前,滕柯将我拦在身后,防止我出事。

    这时,大厅里的杜合闻声跑了过来,他一看我们打起来了,就急忙跑去一楼的洗漱间,端了一大盆的水,直接跑到了大厅门口。

    他端着盆,朝着袁桑桑的身子就泼了过去,可谁知,袁桑桑和袁浩然躲的快,盆里的水,并没有淋到他们。

    取而代之的是,大厅门口,刚刚好走进来一个身穿暗蓝色西装的男人,那人的衣服穿的整洁干净,头发梳的光滑有型,一看,就是特意抹过发蜡的。

    所以,毫无意外的,杜合手中的那一大盆凉水,全部泼在了对面那个男人的身上。

    从头到脚,湿的透透的。

    在整整一盆水的滋润下,男人的西装由暗蓝变成了黑色,原本风吹不乱的发型,也全部瘫成了一团。

    我仔细的看着对方的脸,记忆搜索之后,猛然响起,他是傅伟伦。

    之前,我们在顾昊辰的珠宝店的开业典礼上,见过的。

    而且我很深刻的记得,第一次接触他的时候,我意外的将手中的冰淇淋,弄到了他朋友的车窗上,当时还挺尴尬的。

    傅伟伦是个妇女之友,这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傅伟伦的尴尬出现,搞得我们当真是不知所措。

    杜合傻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就开始帮着处理他身上的水渍。

    一边弄,还一边道歉,“对不起啊帅哥,对不起对不起!我本来是要泼别人的,你看你一个不巧,就让我给碰上了……”

    我回身在大厅里抓了几个员工,让他们帮忙拿纸巾和毛巾。

    杜合吓坏了,他不停的用手去擦拭傅伟伦的脸,还强制性的,帮人家脱外套。

    傅伟伦明显是傻住了,他缓了好一会儿,最后擦了擦眼角边上的水渍,哭笑不得的抬起头说道:“难道……这是贵公司的特别欢迎方式吗?还真是……有点招架不住。”

    说着,傅伟伦就冲我伸出了手,“好久不见了,未晚小姐。”

    我跟着尴尬的伸出了手 ,同他点头问了好。

    而这时,躲在一旁的袁浩然,拉着袁桑桑就往外面去,“你赶紧跟我回家!”

    袁桑桑推着袁浩然的手,不停的挣扎,与此同时,她还不忘回头辱骂我,“唐未晚,你给我等着!你以为我和你这就算是结束了吗!我会让你遭到报应的!”

    这一刻,我已经无心处理袁浩然和袁桑桑的事情了,随他们怎么样吧,现在,我只想搞清楚,傅伟伦来这里的理由。

    显然,他是来找我的。

    我刚要张口询问,身旁的滕柯就代替我站到了傅伟伦的面前,说道:“馨合化妆品的项目,是你在负责?”

    傅伟伦顺应的点了点头,“滕总是怎么猜到的?我还没有自报家门的呢!”

    滕柯笑了笑,“此前听说你转行了,这次你和唐仁的合约我看了,我在上面,发现了一些相关的合作资源,就预感是你了。”

    傅伟伦笑着说道:“滕总猜的很准嘛!不过也真是巧,竟然能在这里碰见您!”

    听了他们两人的谈话,我直接走到了傅伟伦的面前,说道:“你就是馨合化妆品公司的……”

    傅伟伦抢了话,“合伙人之一!所以,这次的物流合作,也是我亲自,挑选的你!”

    说着话的同时,傅伟伦就笑意深幽的指了指我的脸。

    我抿了抿嘴唇,说道:“那还真是蛮巧的。”

    傅伟伦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湿透的衣服,随意的用手抖了两下,接着,他抬起头说:“刚刚在门口,看到你们一直在吵,未晚小姐,你刚刚的样子,和我第一次见到你时的样子,还真是有蛮大区别的。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小家碧玉的乖乖女呢,看来,你的脾气也挺暴躁的!”

    他挑了挑眉,“所以,我们接下来的合约谈判,我也得严肃对待了,既然未晚小姐的脾气这么硬,我也不能松懈才是!”

    我尴尬的勾了勾嘴角,侧头小声的跟滕柯嘀咕道:“我刚刚很恐怖吗?”

    滕柯眨了眨眼,“嗯……还好吧,不过我挺喜欢的。”

    转身,我客气的邀请傅伟伦上楼谈论合约的事,而当我们走进电梯间时,我竟然,在电梯内的镜面上,看到了袁桑桑用口红写下的,挑衅的字眼。

    “唐未晚是骚货,是杀人犯,害死别人的孩子,拆散别人的家庭……”

    第252章 冲动的叶姝予

    眼前,这镜面上,满满的写着污蔑我的字眼。

    估计袁桑桑应该是耗费掉了整整一管口红,才能写出这么多字。

    滕柯看到电梯内的状况时,下意识就要让傅伟伦离开电梯,谁知,傅伟伦利落的就捂住了自己的双眼,说:“没关系,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和滕柯相视一笑,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

    上了楼以后,我一个人回了办公室,取合约文件,滕柯带着傅伟伦,去休息间处理了湿漉漉的头发和衣服。

    等着我收拾好一切,走去会议室时,透明会议室的门口,围绕了很多女员工。

    没错,基本上这一层的女员工,都围在了这里。

    我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除了坐在办公椅内的滕柯和傅伟伦,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人,也没有,什么让人意外的事。

    我刚要拨开人群往里面走,就听到这些女员工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

    “天啊!那个男人好帅啊,长的白嫩白嫩的,他是谁啊,是来谈合作的吗?年轻有为的,简直……”

    “我见过他的,在一档网络节目上,他是主持人,据说,以前还当过流浪歌手,可酷了呢!”

    “喂喂喂,你们怎么那么花痴啊,相比白嫩的小鲜肉来说,我还是更喜欢总裁范的滕柯,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呢?”

    “你可行了吧,人家滕总是唐未晚的菜,这道菜,你就别惦记了!”

    “是唐总的菜又怎样,人家滕柯,还不是一样结婚了。”

    “……”

    耳边的闲言碎语扑面而来,我站在她们身后,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忽然,面前的人纷纷退散,一幅做了坏事不敢承认的样子,四处逃离。

    我走进会议室,将手中的文件放到傅伟伦的面前,说道:“你实在是太有魅力,我公司的女员工,似乎都想把你收为己有。”

    傅伟伦耸了耸肩,调侃着就来了一句,“那未晚小姐呢?你想不想把我收为……”

    话说一半,身旁的滕柯咳嗽了两声。

    傅伟伦憨笑道:“不好意思,开玩笑而已。”

    合约正式开始洽谈之时,我们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谈成了条件。

    合约中途改动了两次,不过一切还算顺利。

    滕柯帮了我很大的忙,因为很多专业上的东西,他比我懂得多。

    洽谈一结束,我打算宴请傅伟伦在公司楼下进餐,只不过他还有事要忙,就婉拒了我的邀请。

    当我们把他送到楼下时,傅伟伦特意在车旁逗留了一会儿,闲聊着说:“滕总,前几日您不是刚刚大婚么,怎么这个时候不去度蜜月,反倒……来小小的唐仁打工了。”

    滕柯简单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傅伟伦倒也识相,得不到回答,也就没再问下去。

    他上了车,说道:“未晚小姐,那等着我的第一批货到的时候,我们再谈细节的事情,OK?”

    我应声,“好,希望你的新公司一切顺利。”

    傅伟伦一走,我身前的滕柯,就忽然转过了身,严肃的看着我说:“公司的事你还要掌管多久?傅伟伦的项目,你交给下面的经理做吧。”

    我问道:“为什么?这可是我第一次接手公司的事。”

    滕柯很不客气的弹了一下我的脑门,“你看不出来,他想钓你上钩?”

    我摇摇头,“看不出来。”

    滕柯大概是被我气到了,“好,那我就一直驻扎在你公司,你去哪,我去哪。”

    我当然没受他的威胁,“随便你啊,反正我不受影响,只要你的新婚娇妻不来找我麻烦,我都无所谓。”

    说罢,我回身就要进公司,可滕柯的电话忽然在这时响起,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脸色忽然就沉闷了下去。

    我探头往他的手机屏幕上看了一眼,是叶姝予打来的。

    还真是巧,说什么来什么。

    我推了推他的手臂,说:“如果你不接,叶姝予肯定会找你更多的麻烦。”

    滕柯深吸了一口气,按下接听,同时,按下了免提。

    他还没说话,叶姝予就直接咬了过来,“你昨晚在哪里过的夜?你白天也没有去集团,滕柯,你现在,是在跟我玩失踪吗?”

    叶姝予的连环炮一放完,滕柯就皱着眉头,跟我用眼神表述他的无奈。

    滕柯酝酿了一下情绪,说道:“你貌似没资格干涉我的私事。”

    叶姝予在那头大笑了两声,“没资格?滕柯,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们结婚的事,你说我没资格?”

    滕柯不说话,叶姝予就带着怒气,继续吼了过来,“我已经定了后天飞去马代的机票,这件事伯母也同意了,现在媒体风头咬的紧,都问我们为什么结婚以后不去度蜜月,所以,后天你必须跟我一起走。”

    滕柯平静地回应道:“你找其他人去,我没空。”

    叶姝予抓狂道:“滕柯!你就不怕有媒体揭穿你吗?我告诉你,现在已经有人怀疑我和你是假结婚,甚至我早上出门的时候,都被记者跟踪偷拍!如果你再不注意你的言行,你们滕家,都会跟着遭殃!”

    滕柯毫无兴趣的说道:“这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叶姝予气急败坏的在电话那头狂吼,“好!你还跟我作对是吗?你现在,是不是还跟那个唐未晚在一起呢!”

    滕柯不说话,叶姝予就放了狠,“既然你还这么执迷不悟,那你也就不能怪我了,十分钟以后,你自己留意新闻头条,这都是你逼我的。”

    说罢,叶姝予挂断了电话,滕柯毫不在乎的抓过我的肩膀,说:“走,上楼。”

    我不放心的压着他的手臂,“你都不担心叶姝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吗?我感觉她是认真的,你还是回老宅吧,要不,回集团也行。”

    滕柯没有答应我的提议,而当我们回到办公室以后,我还是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新闻头条。

    我连续刷新了几次,都没看到版面上有什么最新消息。

    可当我最后一次刷新时,一条扎眼的新闻标题,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滕风集团掌门人奉子成婚,新婚娇妻怀有身孕两月有余。”

    第253章 我们谈谈吧

    当刺眼的新闻标题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拿着手机,就举到了滕柯面前。

    “滕风集团掌门人奉子成婚,新婚娇妻怀有身孕两月有余。”我用手指点了点手机屏幕,说道:“这个新闻已经上了首页了,看来,叶姝予是真的在跟你宣战。”

    滕柯看到新闻稿的内容之后,他脸色难堪的凝视了好一会儿。

    而没过多久,他的手机就连续闯进来了很多电话和短信。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状态焦躁的跟电话里一个又一个人进行解释和周旋,而最后的那通电话,是陈敏蓉打来的。

    滕柯接到陈敏蓉的电话时,他的耐心,明显被磨到了谷底。

    也不知陈敏蓉到底和他说了什么,这两人在电话里没好气的吵了好一会,最后,互相挂断了电话。

    滕柯面色冷然的站在窗口发呆,我站到他身后说道:“现在回老宅吧,不要再和叶姝予做对了,现在正是你事业的发展期,如果你当真闹出什么不可挽回的绯闻,会殃及你的事业的。”

    滕柯死死的团握着拳头,一拳就砸在了对面的窗口上,声音愤慨,“那则新闻,是我母亲帮着叶姝予发出去的,她这是在逼迫我接受叶姝予。”

    是啊,在陈敏蓉的心里,叶姝予一直都是她最佳的儿媳妇人选。

    她一步一步的用外在压力去胁迫滕柯,也一步一步的,达到了她的目的。

    气氛沉闷之时,滕柯的手机又连续来了几通电话,是媒体公司的高层打来的。

    对方都在向滕柯求证,叶姝予怀孕的新闻,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以为滕柯会回避这样的尖锐问题,但没成想,他忽然同记者解释,我说自己直到现在,都没有碰过叶姝予。

    当我站在他身旁,听到这样的回应时,我张大着嘴,全然诧异的看着他平静的模样。

    他没有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在和每一家主动送上门来的媒体,解释这件事。

    而当记者继续问下去,为什么网络会爆出叶姝予怀孕的新闻时,滕柯就故意没解释,还说自己也不清楚。

    这以牙还牙的一招,玩的还真是够狠。

    很快,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原本覆盖在娱乐新闻版面的怀孕新闻,被滕柯的报料,给彻底覆盖了。

    多家媒体同时发声,说滕柯一直到结婚当天,都没有碰过叶姝予。

    这相互矛盾的新闻标题,彻底激怒了陈敏蓉跟叶姝予两人,我还以为,陈敏蓉会电话连环call的折磨滕柯,而意外的是,她直接带着叶姝予找来了我公司。

    当陈敏蓉和叶姝予杀到我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楼层前台的秘书都没来得及报备,人家两人,就冲到了我的门口。

    门都没敲,就直接冲了进来。

    此时,我和滕柯就坐在屋内,我在处理手头的文件,他在处理媒体新闻的事。

    陈敏蓉抓到滕柯的一刻,她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顺势就将自己的包砸在了滕柯的胸前,喊道:“你又来她这里做什么!刚才媒体上的新闻都是你发布出去吗?滕柯,你到底要做什么!”

    滕柯慢悠悠的站起了身,面不改色心不跳,“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如果你们没有捏造新闻,我也不会发布那样的信息。”

    陈敏蓉气急败坏,拉着滕柯就要走,“你给我回家!马上回家!”

    滕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凭陈敏蓉如何撕扯他,他就是不为所动。

    而另一旁,闯进我办公室的叶姝予,一直在抽噎哭泣。

    面对这种状况,我当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而眼前,陈敏蓉忽然演上了假装昏到的戏码。

    我一开始以为是真的,但看到滕柯的尴尬脸色时,就明白,又是陈敏蓉演出来的。

    我冲他挥了挥手,摆着嘴型说:“走吧,别犟了……”

    滕柯愁苦着嘴脸,陈敏蓉就坐靠在沙发上,不停的平缓自己的呼吸。

    我回到办公桌内,给秘书打了电话,让她们拿进来一些冰水,可我的电话一挂断,陈敏蓉就怒吼的冲我喊了过来,“不用你假惺惺的管我!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勾引我儿子不算,现在还要挑拨我们家庭的关系!”

    我自然是听不下,陈敏蓉带着如此恶意的中伤。终于,滕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妥协的搀扶起陈敏蓉,同意她离开这里。

    当滕柯带着陈敏蓉离开时,他故意冲我摆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只不过,他们两人离开办公室以后,叶姝予并没有跟着离开。

    她就站在原地,抹干净脸上的泪水,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耸了耸肩,“你还不走吗?你婆婆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叶姝予面无表情的望着我,忽然,她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完全搞不清楚她要做什么,但肯定不会是好事。

    我僵硬的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是想要通过侮辱的方式,来满足你的报复心,那我可以直白的告诉你,你大可不必这样,因为我并没有勾引滕柯,也没有打算拆散你们所谓的婚姻关系。”

    叶姝予不说话,我就继续说道:“其实你从一开始,就把攻击的对象搞错了。你以为除掉我,就能得到滕柯的心,可实际上,我的存在与否,并不会对你们的感情,造成什么直接影响。你一次又一次的设计陷害我,其实都是在给你自己找心里安慰而已。”

    叶姝予淡然的望着我,眼神里的波澜,渐渐平缓了下去,我有点看不懂她这一刻的状态,明明她是想发火的,但貌似并没有引燃自己的导火索。

    我安静的倚靠在桌角,忽然,叶姝予径直走到我面前,她眼神深邃的看着我说:“你哥现在,因为车祸而成了植物人,对吧?”

    我搞不清楚她说这件事的目的,只得茫然的点了点头,“所以呢?你提起唐萧的事,是想说什么?”

    叶姝予随即就坐到了我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说道:“唐未晚,我们谈谈吧!”

    第254章 丧了她的命

    谈谈?叶姝予要找我谈判?难道是,还想继续拿把柄威胁我吗?

    可是,貌似我也没什么可被威胁的。

    我坦然的坐回了办公桌内,双手交叉的搭在桌面上,说道:“你说吧,想谈什么。”

    叶姝予自顾自的缓了一小会儿,忽然开口道:“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能用钱收买的女人,所以,用钱来把你从滕柯的身边驱赶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点点头,“所以呢,你又有什么其他好的办法了吗?”

    叶姝予深喘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哥因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而肇事者,就是袁桑桑的哥哥。”她故意反问我一嘴,“你和袁桑桑,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对吧?”

    我认同的点了点头,“对,你说的没错。”

    这时,叶姝予当即提出了条件,“我也知道,这场事故之后,肇事者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甚至,还被警局放了出来。”

    我继续点头,“所以……这些都是袁桑桑和你说的?还是你哥叶炜,跟你说的?”

    叶姝予不屑的笑了两声,“袁桑桑那种低劣的贱货,怎么可能跟我说的上话?我只是一直知道,袁桑桑是你和周子昂的小三,而你为了除掉这个小三,费尽了心思。”

    的确,为了除掉袁桑桑,我从头至尾,没少折腾。

    我问道:“所以你跟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叶姝予开门见山,“没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既然叶炜是我亲哥,我就有能力,让他改变主意。之前肇事者会平安无事的离开警察局,就是因为叶炜在中间说了话拿了钱,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局面。”

    听到这,我貌似明白了一些叶姝予的心思。

    我继续问道:“然后呢?既然你说你可以让叶炜改变主意,那也就是说,你可以让肇事者袁浩然,进监狱是吗?”

    叶姝予点了点头,“没错,我可以让袁浩然锒铛入狱,还可以帮你要到一笔巨额赔偿金,甚至,你所憎恶的小三袁桑桑,我也可以帮你除掉。毕竟,叶炜是我哥,他身边的女人,只要我想处理,就能处理的掉。”

    听到她这样说,我就猜到,她肯定是有条件的,而且这个条件,是跟滕柯有关系。

    我沉默着不说话,等待着叶姝予的继续陈述。

    叶姝予从包里拿出了手机,随后打开了一段音频,放在桌面上说:“这里面,是袁桑桑跟我哥的通话内容,里面说的很清楚,唐萧车祸的事,是袁桑桑指使她哥去做的,然后,又找了叶炜来平息。”

    叶姝予点了点手机屏幕,“其实我也不喜欢袁桑桑,毕竟她在我哥的身上,套了太多的现金。这段音频呢,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彻底的离开滕柯。”

    没错,在叶姝予开口这个要求前,我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说了。

    我凝视着她的眼,没有作答。

    叶姝予收回了手机,说道:“唐未晚,你刚刚说,既然我想争取滕柯的感情,那就应该从滕柯的身上下手,而不是,一直找你的麻烦。但我想,如果滕柯对你彻底死心,那他的身边,就再也不会有威胁我的人了。”

    我依旧不说话,叶姝予就帮我分析了利弊,“其实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和滕柯,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陈敏蓉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他们家族,就是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媳妇,所以,不论滕柯对你有怎样深厚的感情,你们之间,都不可能。说明白一点,你最多,也就是以小三的身份出现,而你的自尊心又那么强,我想你是不会同意,以这样的名分出现在他身边的!他的家族状况有多复杂,你应该清楚!”

    她说的没错,我和滕柯不可能,至少从明媒正娶的这个角度,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说道:“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会把这段音频交给警方,让袁浩然绳之以法,同时,让袁桑桑受到教训,对么?”

    说着,我就否定的摇了摇头,“可是,即便你这样做了,我也不能保证,我和滕柯永远不联系。在唐萧没出事以前,我或许会答应你的提议,离开滕柯,永远的告别这座城市。但现在不行,唐萧的后半生需要我照顾,我的父母,更需要我照顾。”

    叶姝予的脸色有些狰狞,“那你就随便找一个男人在一起啊!这样滕柯不就死心了?唐未晚,我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你了,如果我不把这段音频拿出来,警方根本就不能判定袁浩然是蓄意谋杀!而且,叶炜为了保袁浩然的命,已经在他身上砸了五百多万了!这些钱和这些内部的关系,就注定了你哥会冤死!”

    叶姝予冷笑着摇了摇头,“你以为滕柯会帮你吗?他倒是可以帮你,但前提是,他要拿出超出叶炜双倍的钱,以及动用数不清的人脉去打点!而且,我还要提醒你,这个案子已经立了,如果你想要推翻重新判定,那这中间就会牵扯到很多警局的高官!警局的那些领导,是不会为了你的冤屈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他们已经收钱了,这案子,就没有翻盘的可能了!就算滕柯拿出几千万,他们也不敢!除非,我把证据拿出来,帮你推翻。”

    所以,如果叶姝予说的是真的,那唐萧的遭遇,就注定是阴谋下的牺牲品。

    想到这里,我的心口就瞬间绞痛。

    唐萧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而我,是因为袁桑桑的谋害,才害了我哥。

    我低垂着眼,神色一再凝重。

    沉默之时,叶姝予最后一次给了我条件,“只要你和滕柯划清界线,我就会让袁浩然彻底入狱,同时,我还会帮你处理掉袁桑桑,如果你想让她死,那我就丧了她的命。”

    面对叶姝予的决心,我当真没想到,她会为了得到滕柯,而为我做这些事。

    我是想除掉袁浩然和袁桑桑的,甚至这一刻心里的仇恨,已经淹没了理智。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