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7章 打理公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247章 打理公司

    在医院住下的这一夜,我是眼睁睁看着,太阳慢慢升起的。

    从半夜醒来以后,我就平静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好像这辈子都没能这么静心过,明明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事,但却泛不起任何波澜了。

    身边的曲玥醒来时,她的脖子明显僵住了,她保持着歪脖子的动作挺了好一会儿,眼睛紧闭,抓狂的说道:“疼疼疼……帮帮忙……”

    我伸手就帮她拿捏了两下,说:“有床不睡,非要睡在这里。”

    这时,身边的滕柯被我的声音吵醒,他肿着眼皮,额前的碎发根根立起,他捏了捏太阳穴,轻咳两声说:“怎么样了,你好些了吗?”

    我点点头,挪着身子就要下床,曲玥拦了我一把,说道:“你又要干嘛啊!你爸妈有人照顾,不用你操心了!”

    我摇摇头,“我去看他们一眼,这样放心。”

    下地时,我的脚底板传来了阵阵酥麻的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我这才想起,昨天一整天,根本就没吃什么东西。

    站直身的一刻,我眼冒金星的晃了两下身子,滕柯在身后揽住了我的肩膀,说:“我陪你。”

    我摇摇头,“别了,如果我爸看到你,又会生闷气的,我自己去就好。”

    我推开了滕柯的手臂,曲玥作势就迎到了我身后,“那我陪你吧!”

    去了爸妈所在的病房,老两口已经不在屋子里了,说来也真是可笑,哥哥出事以后,剩下的我们三口,也一一病倒。

    我直接就去了我哥所在的重症看护室,果不其然,爸妈正守在门口,期待着能看到唐萧一眼。

    我隔着三米远的距离,站在走廊的墙边,脑袋靠在墙壁上,心里是说不上的滋味。

    曲玥在身后戳了戳我的肩膀,说:“别难过了好吗?你爸妈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你就更不能脆弱了。”

    的确,父母都这样了,我就更应该撑起这个家才是。

    我转过身,说道:“我去给爸妈买点吃的。”

    曲玥拦着我的肩膀,“你别去了,滕柯已经下楼了,他会买的。”

    我点点头,“那好吧……”

    守在重症室门口的那段时间,父母的情绪,比昨天稳定多了,但即便如此,眼下的状况,也依然不乐观。

    大概上午八点多的时候,父亲将他的车钥匙交给了我,他很郑重的告诉我,这段时间,他和母亲,要留在医院里照顾唐萧,而我,负责打理公司的一切大小事务。

    我忽然觉得手中的车钥匙沉甸甸的,而也就是这一刻,我恍然醒悟,原来唐萧之前的压力那么大。

    我对公司里的很多业务都不熟悉,这突然降临的巨大任务,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和你妈能照顾好自己,但家里的公司不能没人管,你一会儿收拾一下,就去公司吧,今天我本来还有一个项目要谈,你去帮我处理吧。”

    我强挺着点了点头,“嗯……那下午我会联系家政服务那边,雇佣一个专门的看护,来照顾我哥,这样你和母亲,也不会太辛苦。”

    父亲点着头,“好……”

    交代完这些事,滕柯刚好买完糕点回了医院。

    我把食物交给了父母,换上衣服,打算回公司。

    在医院门口分道扬镳后,我们三人各自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但前行的一路,我都感觉到,后头有一辆车,一直在跟着我。

    我对着后视镜看了两眼,竟然是滕柯的车子。

    我没有理会他, 以为他会在下一个路口转弯,但意外的,他一直跟着我开到了公司楼下,甚至跟我一同下车。

    我站在车旁边,漠然的看着他说:“跟了我一路,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滕柯表情有些凝重,“不放心你,就跟来了。”

    我僵笑着摇摇头,“我没事的。”

    滕柯走到了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说:“走吧,今天我不回集团,刚好,能在这边帮帮你。”

    其实,这一刻的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阻止他的行为了,我当真,是连多说一句话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和滕柯进了公司大堂以后,杜合紧张的跑了出来,“大小姐,你哥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老唐总不生气了吧?”

    对于这件事,我哽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这时,我的身后莫名响起了袁桑桑的声音。

    “怎么会不生气呢?应该说是,快要气昏了!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这事摊在谁的身上,都难过!”

    我回过头,看到了浓妆艳抹的袁桑桑。

    她的气色好极了,没有一丁点的愧疚,也没有一丁点的掩饰。

    我想都没想,上前就开始撕扯她的头发和衣服,我甚至连骂人的话都不想说,就只想杀人。

    袁桑桑尖叫着后退,杜合和门口的保安就上前阻拦。

    滕柯将我拉到了他身后,挡着我的身子说:“你和这种人生气值得吗?”

    我喘着粗气,指着面前两米远的袁桑桑嘶吼道:“袁浩然现在在哪!他为什么要开车撞我哥!为什么!”

    袁桑桑捋顺着额前的刘海儿,说道:“你说我哥呀?我哥在家呢,正吹着空调,吃着西瓜呢!毕竟……撞人这么惊心动魄的事,让他感觉很紧张!所以,就在家歇着喽!”

    我用力的推着滕柯手臂,想要手撕了袁桑桑,“ 他为什么不在监狱?他毁了我哥的人生!他为什么不在监狱!”

    袁桑桑耸耸肩,“那可真是抱歉了,昨天晚上,我就把我哥给赎回来了,虽然他犯了那么一点点的小错误,但是,我有后台啊!我怎么可能,让我哥呆在那种地方呢!我不像你,自己的哥哥成了植物人,而最大的原因,却是因为自己的妹妹!”

    我扯着嗓子大吼:“所以是你指使袁浩然这么做的,是你指使袁浩然去撞的我哥!”

    袁桑桑讪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没有!你不要血口喷人哦,如果不是袁浩然亲口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他昨晚竟然撞车了!”

    袁桑桑低头扣了扣指甲,“哎,真可惜,我还等着你爸妈带着唐萧,亲自来找我道歉呢,现在,怕是等不到了。”

    第248章 电梯

    面对袁桑桑的挑衅,我用力的挣脱开滕柯,就冲到了她面前,“你现在马上给我滚!滚!”

    袁桑桑撅着嘴摇了摇头,“我才不!我还要给你们公司拍宣传片呢,我这么爱岗敬业的一个人,当然是要坚守到底啊!”

    话落,袁桑桑就故意撞开我,走向了电梯口,电梯门开时,她一个人大摇大摆的,就进了电梯。

    身后,杜合惊叹的说道:“大小姐,这个袁桑桑,是精神分裂吗?她昨天,还不是在跟老唐总诉苦,说自己被侮辱了么,今天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杜合不可思议的摇着头,接着,他猛的问道:“对了,刚刚你们说什么?大小姐,你哥怎么了?植物人?”

    我没有理会杜合的诧异,转身,就冲着门口的保安问了过去,“电梯的总闸在哪?”

    保安愣了一下,指了指身后隔间的方向,“在那头……但是,那个东西,一般情况下不能碰……”

    我直接命令过去,“你现在去把电梯总闸关掉,如果在袁桑桑下电梯之前,你没有关掉电源,你就不用在这里做事了。”

    保安傻了眼,起身就冲到了他所说的那间屋子里,紧接着,电梯那头,如同出了故障那般,一阵噪响,接着屏幕变黑。

    保安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担忧道:“唐小姐……这样太危险了,电梯里……还有人呢。”

    我冷漠的哼着声,“我就是因为电梯里有人,才让你关的闸。”

    身旁,杜合大惑不解的张开了嘴巴,惊讶道:“大小姐,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还有,你们刚刚说唐萧他……”

    我回过身,尽全力的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说:“正如你所听到的,唐萧出车祸了,他现在卧床不起,医生说是植物人的状态,而肇事人,是袁桑桑的哥哥。”

    突然,握在杜合手里的小镜子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他颤抖着喃喃道:“大小姐……”

    我强忍着自己一触即发的脆弱情绪,佯装道:“这件事,你就不用再问我了,我现在没心情陪你一起难过,如果你现在有空,就帮我留意着电梯里的监控,什么时候袁桑桑只剩一口气的时候,你再把她从电梯里放出来。当然,如果她死在了里面,跟你们也没有关系。”

    杜合惊讶的说不出话,看着他的眼神,就仿佛一幅不认识我的模样。

    是啊,当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狠心到……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起身就走去了安全楼梯那边,滕柯跟在我身后,一路上,一言不发。

    等我走到行政大厅那一层时,我转过身,看着他说:“你回去吧,我没事的,就像你刚才看到的那样,我不是挺坚强的么。”

    滕柯的眼神里带着几丝同情和几丝柔弱,他面带温色的摸了摸我的额头,说:“就是因为你看上去太坚强,所以才显得你格外脆弱。”

    当他的手掌,触碰到我的额头时,那股暖暖的温度,融化了我身体里的阵阵冰冷。

    不知怎么,我突然特别想拥入他的怀中,我好想找个依靠,什么都不管的,让别人来帮我教训那些罪人。

    但我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属于我,现在,也没有任何人能帮我。

    刚刚的逞强都是伪装,但我不得不这么做。

    走去办公室以后,我开始处理父亲早上交代给我的合同,是货物的运送合同,对方是一家化妆品公司,要我们负责货物的长期输送。

    我仔细的浏览着手头的资料,滕柯就坐在沙发里,慢悠悠的喝着茶水。

    时不时的,他会端着咖啡杯站到我身后,看着我合同上的内容,告诉我一会跟合作方见面时,要怎么开口谈条件和注意事项。

    他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堆,等我完全被他说糊涂的时候,回头就死盯着他看。

    滕柯很无辜的耸了耸肩,“你是菜鸟,我刚刚和你说的,你都必须注意。我就是深知你什么都不懂,才来帮你的。”

    我张口就想让他赶紧回老宅,他却抢了我的话,“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陪你到晚上下班。”

    他面无表情的勾了勾嘴角,搞出一副,对我很是照顾的模样。

    我叹着气摇着头,实在没有力气,处理他这个大活人。

    因为,再过半个小时,合作方就会来公司,我还要好好准备才是。

    不过这时,办公室的房门忽然被敲响,我还没张口,滕柯就正襟危坐的,在沙发里,职业病的低声喊了“进”。

    我无奈的看着他,接着,办公室门口,走进来了行政部女职工的身影。

    她进屋时,唯唯诺诺的,好像是有什么事要求我。

    我抬头看着她,她就支支吾吾的开了口,“唐小……哦不唐总……那个……”

    我插话道:“你叫我未晚吧,要不太生疏了。”

    她点点头,“未晚……那个……刚才楼下的保安打电话给我了,问我,您打算关袁桑桑,关到什么时候?”

    我仰着头,平静的看着她说:“难道保安忘记了吗?我不是说了,直到她剩下最后一口气,再放她出来?”

    女职员为难的拧巴着脸,说:“唐总……哦不,未晚……要不您就松口,让袁桑桑出来吧,刚才楼下保安说,监控里看到袁桑桑一直在打电话,怕是报警了……”

    报警?我还真就不怕她报警。

    不过,电梯里的信号那么烂,她都能把电话打出去,看来,她是真的急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口又冲进来了另外一个女员工,气喘吁吁的说:“唐总……楼下来警察了,刚刚保安又打电话来了。”

    沙发上,滕柯麻利的站起了身,“我来处理吧,你在这看合约就好。”

    我起身绕出了办公桌,说道:“不用,警察而已。”

    走出办公室以后,我跟着那两个女职员走下了楼。

    果不其然,公司门口停了一辆警车,两位警察站在门口的保安室前,正在询问保安一些情况。

    我走上前,冲警察说道:“请问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其中一个个子很高的警察指了指不远处的电梯口,说:“我刚才接到报警,说你们这里有人故意把人关在电梯里,你们现在……”

    我假装惊讶的瞪了瞪眼,说道:“怎么可能?我们公司的电梯一直好好的啊……”

    警察一脸的纠结,“那你现在查看一下电梯的情况吧,看看是不是出问题了。”

    我指挥着保安,“你去看看。”

    第249章 保镖

    当我下令,让保安去查看电梯的运行状况时,保安那一脸茫然的状态,差点就露馅。

    我怕他说错话,就提醒了他一句,“你看看是不是电源断了,公司电梯总出故障,说不定是短路了。”

    保安急忙点头就跑去了电梯口,等着他回来的时候,嗓音颤抖的说:“唐总,电梯电源……短路了……”

    我坦然道:“那快去查看电路啊!这么大的事情,还要我提醒你吗?”

    转头,我就面向了警察,说道:“抱歉了,是我们公司的电路故障,以前公司总出这种问题的,是我们的失误。”

    警察半信半疑的看了我两眼,说:“但我感觉……刚才报警的那个女人,情绪很失控,好像是你们故意把她关在电梯里的。”

    我急忙摇头,“天啊,您这说的是哪的话?我怎么会把我公司的员工关在电梯里?警察同志,您这样说话,实在是有点太让人无法接受了。”

    警察自己想了想,大概是觉得我说的不无道理,所以,就没再追查下去。

    而这时,保安从隔间里走了出来,说:“唐总,电梯已经通了……”

    我点点头,“那赶紧去看一下吧,是谁被关在了里面。”

    转头,我就要往电梯口的方向走,而同时,我想要叫上前台的杜合,让他帮我打点一下两位警察,这样,也好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否则,一会儿我一个人面对袁桑桑,肯定会露出马脚。

    可惜,杜合不在大厅的前台。

    我心里有点没底,就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跟在我身后的滕柯,意外的是,滕柯的脸色特别平静,他很轻松的冲我眨了一下眼,意思好像是告诉我,不要我担心。

    说实话,他眨眼的样子,跟他那张严肃的冰山脸,真的很不搭调。

    有一种,怪叔叔卖萌的感觉。

    当我带着警察往电梯口行进的时候,刚要拐到电梯门口,倏然,我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电梯门已经行下打开,只不过……出现在电梯口的人,除了袁桑桑以外,还有杜合。

    更夸张的是,此时的杜合正裸露着上半身,衣服团成团的扔在电梯间里,他整个人颓废的躺在电梯的门口,仿佛一幅快要缺氧死掉的模样。

    而袁桑桑呢,她满头大汗的跪在杜合的另一边,右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胸口,身子一起一伏,明显是难受过度的样子。

    袁桑桑这样我不奇怪,我奇怪的是,杜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警察上前就要搀扶杜合和袁桑桑,袁桑桑看到警察来了,嗓音尖叫的变了声,“刚才是他们故意把我关在电梯里的!他们要杀了我!他们要杀了我啊!警察你快把这个杀人犯带走!”

    袁桑桑直勾勾的指着我,只是还没等我开口,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杜合,就开了口,“袁桑桑你是神经病吗?我看你是想拿公司的赔偿金,想疯了吧!还唐总要杀你?如果唐总要杀你,又为什么把我也关在电梯里!”

    杜合指着她的脸就是一顿臭骂,“刚才你报警的时候,我就告诉你别惹事了!我都说了,我这边已经给同事发消息了,你就是不听,非要叫警察, 你说你是不是有病!”

    接着,杜合转过头,对着警察说道:“警察同志,你可别听她胡说八道,她刚才就是在电梯里吓傻了,刚才是电路事故,我们两个都被关在里面了。”

    这时,袁桑桑大惊,她转身指着杜合的脸,喊道:“你才是神经病!刚才只有我一个人被关在电梯里,你是在电梯门开的时候,才冲过来假装的!”

    看着眼前这一幕精彩的闹剧,我不得不说,杜合的演技是真高。

    如果没有他,估摸着,我也是百口莫辩了。

    身旁,两位警察已经完全的懵了。

    我倒是也能理解,如果这事换作是我来处理,我也傻眼。

    杜合演的太逼真,而袁桑桑现在的状态,也真就像是一个神经病。

    几番争吵下,警察无奈的转过了身,冲着我说:“那这件事就这样吧,应该就是电路的事,以后你们多注意一点,按时维修,不要再出现类似的事故了。”

    我点点头,回头就随便抓了一个人,“你去送一下两位警官。”

    结果……我抓过的人,是滕柯。

    滕柯瞪了我一眼,好似我给他的这个差事,太让他没面子。

    警察一被送走,袁桑桑就在原地开始发疯,她的样子是真可怕,就连垃圾桶,都往地上砸。

    杜合看没什么事了,就扑着裤子上的灰尘,站起了身,他重新翘起了他的兰花指,傲娇的说:“怎么样大小姐,我的演技,还可以吧?”

    我忍不住笑的点点头,“嗯,不过令人意外的是,你竟然还有四块腹肌呢!”

    杜合一下就红了脸,戳着我肩膀就开始变态,“哎呀,你讨厌啦!”

    我浑身打了一个寒战,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这时,袁桑桑不死心的冲我吼了过来,“唐未晚!你这个毒蝎心的贱人!你竟然敢谋害我!”

    我耸了耸肩,“我想你大概是理解错了,如果刚刚你没报警,我本来想的是,谋杀你。”

    倏然,袁桑桑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恐惧,虽然那略有深意的目光转瞬即逝,但仅仅是那一下,都让我觉得过瘾。

    原来,报复的感觉,是这么的令人愉悦。

    我忽然觉得,原来我的心里,也有阴暗的那一面,但这一切,都是拜袁桑桑所赐。

    对待她这种人,我必须变得比她更可怕更强大,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

    转身离开这里时,我朝着大厅的方向走去,我打算去看看滕柯状况,只是刚走到大厅门口,外面风风火火的,就跑进来了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身影。

    黑色西服……领口衬衫的位置,夹了一枚蓝牙耳机……

    确切的说,这个人的装扮,很像一个保镖。

    我停住脚,目光停留在对面人的身影上。

    而当他跑进大厅时,他抬起头的一刻,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的面部轮廓。

    袁浩然……那个毁掉了唐萧的罪犯!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