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5章 父亲的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245章 父亲的爱

    当我说完这一番话以后,良久,父亲都没有回应我。

    仿佛,他对我说的这些,完全的不在乎,又或者,他压根就没听进去。

    我还以为,如果父亲知道了袁桑桑的真面目,会适当的改变刚刚的决定,但眼下,似乎并没什么效果。

    我心里跟着焦急,脑子里不停的思考着,怎么才能让父亲改变刚才的想法,又不会那么生气。

    可忽然间,父亲眼眶通红的抬起了头,他轻轻用手背顶了顶鼻头,而脸上的岁月纹路,因为瞬间的红眼,显得格外沧桑。

    他目光微弱的看着我,语气倏然没了底气,“未晚,你哥吸毒的事,我和你妈,已经知道了。”

    “……”

    静止的一瞬间,周遭的事物,全都凝固住了,包括我,杂乱的内心。

    此前我一直以为,父母的心是不堪一击的,他们越来越老,人也越来越伤感。

    昨晚,在我得知唐萧吸毒的那一刻,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尽一切可能,瞒住爸妈。

    但当我明确知晓,父亲已经清楚唐萧吸毒的事情时,我对他的感受,全然改变了。

    我忽然理解了,为什么父亲会降低身份的,跟卑劣的袁桑桑委曲求全。

    明明父亲的阅历更多,明明他一眼就能看出袁桑桑的虚假,但他还是,顺着袁桑桑的戏码,走了下去。

    无非就是因为,他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他想保护自己的儿子。

    谁都知道,这唐仁物流,是父亲一手打造出来,留给唐萧的家业。

    所有人都认为,唐萧的未来会前途无量,会越走越顺。

    这么多年,父亲在哥哥的身上,不惜重金的培养他,养育他,为的就是,能让他不那么费力的,过上高人一等的生活。

    所以,如若周遭的人知道,唐萧是一个吸毒犯,那父亲苦心经营的这一切,就都毁了。

    父亲不怕自己的人生被摧毁,他怕的,是子女的大好年华,被贴上肮脏的标签。

    原来,父爱这么沉重。

    墙壁上的挂钟一分一秒的流过,我和父亲之间的沉默,也在无形中,氤氲出了一阵难过的气氛。

    我失措的平复着自己的心境,开口道:“爸……那你和妈……”

    父亲用力的抹了一把自己的眼睛,沙哑着厚重的嗓音说道:“我和你妈,昨天晚上的时候,就知道事情的经过了。你哥吸毒的事,也是我托人在警局那边,得知的口风。你妈昨晚哭了一夜,她想去找你哥了,但是我把她压下来了。”

    忽然间,我的眼泪泣涕如雨,“所以……您刚刚那样和袁桑桑谈条件,只是为了保护我哥……”

    父亲抓着额头沉默了好久,他布满老茧的粗厚手掌,死死的压在脑门上,泛着月牙的大拇指,一片惨白。

    父亲深吸了一口气,断断续续的说:“你哥吸毒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宁愿他被人说成是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也不允许……别人说我的儿子,是一个吸毒犯……”

    说着,父亲从抽屉里拿出了手机,说:“让你哥回家吧,如果再不回来,你妈就快撑不住了。不管怎样,安全回家就行……”

    当我拿过手机,给唐萧拨打电话时,我无意间发现,父亲的手机屏幕上,有很多条未读短信,都是一些老朋友发给他的。

    我大致的浏览了那几条的开头,他们都是在询问,唐萧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看来,这件事,早就闹的人尽皆知了,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这出闹剧,就被传到了各路人的耳朵里。

    想想也真是可笑,我竟然还打算,瞒住我的爸妈。

    可想而知,父亲此时此刻,到底是承受了多少压力和流言蜚语。

    我按下了唐萧的电话,等待了好久好久之后,那头的唐萧接通了。

    电话一通,唐萧还伪装着欢快的语调,跟父亲问好。

    我心头掠过一阵酸楚,说道:“哥,是我……”

    那头,唐萧瞬间萎靡,“未晚……怎么是你用的爸的手机……”

    我强挺着说道:“哥,回家吧,爸妈已经知道你的事了,我们……不用瞒了……”

    顷刻间,电话两头,又是一阵沉默。

    而片刻之后,我清晰的听到了,那头的唐萧在哭泣。

    这么多年了,我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伤心事,即便是这样,我都从没见过,唐萧因为什么事情哭泣过。

    从小,唐萧就特别在乎父母对他的看法,他努力的学习,努力的参加课外活动,为的就是,能让父母和我这个做妹妹的觉得,他以后,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但这一切,他彻底绷不住了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不争气,又或许是,情绪的彻底决堤。

    但无论怎么样,我都深知一点,我爱唐萧,我的爸妈,更爱他。

    挂断电话以后,我开着父亲的车,将父亲送回了家。

    一进屋,母亲就红肿着眼眶,不停的往我身后巡视,她的身子稍稍有些佝偻,仿佛一夜间,苍老了十多岁。

    母亲发现我的身后没有人,就担心的问了一句,“未晚,你哥呢?”

    我强颜欢笑的说:“在路上呢妈,别担心,很快就到了。”

    母亲点点头,“那我去做饭吧,要不我一旦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

    眼下,我看着这两个很快就要白发苍苍的老人,终于明白,我之前很多自以为是的担忧,其实都是多余的。

    我以为,我不给父母添麻烦,不让他们知道我生活中的难处,就是孝顺。

    可这一刻看来,一家人的意义就是,同甘共苦。

    有时候说出口,其实更轻松。

    母亲做饭的那段时间里,父亲一直对着电视屏幕发呆,而屏幕里,演的是他从来不看的言情剧。

    我好多次拿着手机给唐萧发了微信,我告诉他,不要担心父母的状况,父母并没有责怪他,让他放心回家。

    可发出去的信息,并没有得到他的回复。

    时间一点一点的溜走,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以后,母亲的饭菜已经做好上桌,而唐萧还没有回家。

    我心急的给他拨了一通电话过去,而电话那头,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第246章 仇恨的滋生

    听到电话里的人不是唐萧,我下意识的,预感到了一丝危机感。

    只是,还没等我开口询问,对方就先说了话。

    “你是机主的什么人?”

    我毫无底气的说道:“我是他妹妹,请问……”

    “那正好,我正准备联络机主的家人,刚刚在清河路的交叉口,他被迎面而来的面包车给撞了,我是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察,现在,车主已经被120送走了,你们先赶紧去医院吧。”

    “……”

    悲怆,伤痛,无法相信。

    耳边的通知,就像是无数把尖锐的刀子一样,一刀一刀的,剜着我的皮肤,我的心脏。

    脑子恍然的一瞬间,我的手机落在了地毯上。

    沉闷的“啪嗒”声,引起了原本就在走神的父母。

    他们炙热的目光向我投递而来,而这一次,我只能说出警察交代的一切。

    突然间,我觉得老天爷一定是在折磨我身边的所有人,明明唐萧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明明他才刚刚遇到心动的人。

    结果,一切都在片刻间倾毁。

    前往医院的一路,母亲几次哭昏了过去,父亲一直在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他似乎已经无法呼吸,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没了正常人的模样。

    我第一次觉得人生如此艰难,比当初离婚的时候,还要难捱。

    一到手术室的门口,父母就控制不住的,在外面流泪张望,而以前那个一向注意形象的母亲,瘫坐在手术室的门口,就失去了正常人的意识。

    她在哭,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颜面,也不在乎,自己身为这间医院的骨科大夫身份,就那么呼天叩地的哭泣。

    手术的时间一直在延续,我们谁都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半个小时以后,负责这起车祸案件的警察,来了医院走廊。

    看到警察的一刻,我故意委托熟悉的护士,帮我拦住了父母。

    我一个人保持清醒的走到了警察的面前,而对方,递给了我一份文件,说道:“有些手续需要你代办一下,还有,肇事者已经归案了,对方是一个二十五左右的青年,驾驶一辆货运面包车,他是违章逆向行驶的,所以,车祸的主要责任,都在肇事者的身上。”

    我用力的眨了眨眼,保持冷静的接过了警察手中的文件。

    而当我看到,落款下面,写着的“袁浩然”三个大字时,我这辈子的仇恨,都在一瞬间,堆积爆发了。

    袁浩然,就是袁桑桑的哥哥,此前他就蓄意伤害过我和滕柯,那一次我原谅了他,而这次,他又来伤害了唐萧。

    我死死的拿捏着纸张,警察就提醒的拉扯了一下纸面,说道:“唐小姐,你先冷静一点……”

    我憋红着眼,抽搐着嘴角点了点头,签好字以后,身后的手术室,就被打开了。

    我已经顾不得跟警察沟通细节,转身就跑到了医生的面前,同样的,父母紧抓着医生的手,询问我哥的状况。

    医生摘下医用口罩,看了看我们三人的神态,说道:“患者现在,是因车祸导致的头颅外伤,大脑严重受损,意识丧失,也就是……植物人的状态。”医生摇了摇头,“抱歉,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这个晴天霹雳打下来的一瞬间,母亲就晕倒在了地面上,而父亲,跌坐在墙边,抓着心脏,开始呼吸不畅。

    我想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刻的我有多绝望,也永远忘不了,我想杀死袁桑桑和袁浩然的决心。

    我说过的,那些对我怀着恶意的敌人,可以当着我的面,拿着刀子丧了我的命,但唯独不可,伤害我的家人。

    可眼下呢,他们不仅伤害了我的家人,还毁掉了我的家。

    植物人?这就意味着,我哥的生命,暂停在了他的大好年华。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我将父母一个一个的送去了病房。

    母亲开始打葡萄糖的吊瓶,父亲则被心血管的医生治疗审查。

    我哥被单独安排在了重症病房,他就在我的隔壁,我却迟迟不敢去看他的模样。

    当我挺着即将坍塌的身子骨,来回的照顾父母寻找医生时,我曾多次询问过给唐萧做手术的医师,问问他,唐萧还有没有可能,再次苏醒过来。

    可医生给我的答复很明确,没有可能。

    或许会有奇迹,但奇迹,只是安慰人的说法。

    我不想接受这样的现实,但医生的眼神在很清醒的告诉我,别挣扎了,别自我安慰了,认命吧,那个充满活力的生命,如今只剩下毫无用处的呼吸了。

    忘记是什么时候,我一个人走出了病房,蹲坐在窗口下,嘴唇发干的,独处了好久好久,我望着眼前白花花的墙壁发呆,好似那堵墙里有我想要的东西,又或者,那堵墙,能让我逃避现实。

    蓦然间,我的面前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我没了反应,甚至已经遗忘掉,这一刻的我应该抬头看看对方的面孔。

    我的眼睛就停留在他们的裤腿上,忽略了自己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忽然,眼前的那个男人蹲下了身,他模糊的轮廓在我面前泛开了一片波纹,沉沉的说道:“没事了,我来了。”

    他搀起了我的肩膀,直接将我的身子拉了起来,我的双腿瞬间软麻,无力的靠在掉漆的墙壁上,而这时,我才看清滕柯和曲玥的脸。

    曲玥用力的抱紧了我,喃喃地说:“傻子啊!你为什么不先找我啊,你怎么那么逞强啊!”

    我不说话,眼前的滕柯就轻轻的帮我擦拭了泪水。

    我眨了眨眼,视线愈加的明晰了起来。

    我长呼着一口气,颤着嗓音说:“曲玥,你能不能帮我问问医生,唐萧还会不会苏醒了?我问了他们好多遍,他们都说……唐萧再也醒不过来了,可是我觉得他们都在骗我,你帮我问问好吗?你的人脉最广了,你问的人里,肯定会有人说,唐萧还是有机会苏醒的,对吗?”

    突然,曲玥用力的抱紧了我的身子,热泪盈眶的说:“会的,会苏醒的,如果谁说他醒不过来,我他妈的就杀了他们!”

    我点点头,强硬的挤出一丝微笑,“你看吧,我就说,他会醒的……”

    可是……在我说完这自欺欺人的话语时,我终究还是,忍耐不住的抱头痛哭了起来。

    就让全世界的人都欺骗我吧,就让我活在谎言里吧……

    或许这样,还能幸福一点。

    伤痛、悲哀、难过,当这些负面的东西,彻底击垮一个人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世上,没什么能再伤害我了。

    我是什么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已经记不清楚了。

    再次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病房窗口缓缓浮动的蓝色窗帘,以及泛着月光的深夜。

    身旁,曲玥和滕柯各自趴伏在我的床边,我看着他们轻声熟睡的样子,这才察觉,原来已经很晚很晚了。

    手边,手机忽然在这时亮起了微弱的光线,我拿起手机,艰难的睁开红肿到不行的双眼。

    屏幕上,是来自尹思晗的平静提醒。

    “我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承认我是想借着你的手,除掉袁桑桑,但我还是觉得,这双手,我只能找你借。”

    眼前,明亮的屏幕光线,渐渐的变暗变弱。

    屏幕黑下去的一瞬间,我的眼角传过了一阵刺痛感。

    我重新按亮屏幕,冷静而清醒的,回复了她的信息。

    “找个时间见面吧,我答应你的提议。”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