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1章 我已经处理好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241章 我已经处理好了

    不出预料的,警察在将我叫去谈话的时候,很严肃的询问了我,唐萧是不是有过吸毒史。

    面对毫无商量余地的追问,身处在小黑屋里的我,紧张的无法克制。

    我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太过漫长,也第一次觉得,撒谎比杀人都难。

    当无数的恐惧和盘问倾泻而来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保护唐萧。

    所以,我笃定的跟警察保证,唐萧绝对没有吸过毒。

    但事实证明,不管我的保证有多诚恳,警察都不会相信我的一面之词。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蠢,但在那样急迫的情况下,我除了袒护他,没有别的选择。

    那是我的哥哥啊,我一生唯一的哥哥。

    谈话结束时,我和曲玥见了面。

    我还以为,我能从曲玥那里得到一点好的消息,但她告诉我,唐萧已经准备接受检查了。

    我真的没办法想象,身处在这种状况下的唐萧,会不会也很胆怯。

    情绪持续低迷之时,袁桑桑又一次走到了我面亲,这次她的气势强势多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轻蔑的看着我说:“我说嘛,为什么你和这位曲小姐,会这么紧张,原来,你哥他涉嫌吸毒!”

    我猛然冲她喊到:“你别血口喷人!唐萧他没有!”

    袁桑桑哼笑,“你别狡辩了!你哥他肯定就是因为吸毒,所以才会做出那种下三滥的事!亏的我还以为他是喝多了,弄了半天,原来他是一个吸毒的人渣!”

    我上前就要揍她,曲玥就在身后拉了我一把,小声道:“未晚,现在别跟她翻脸,如果她再跟警察说些什么不该说的,你哥就真的废了。”

    百般忍耐下,我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袁桑桑笑了两声,说:“你刚刚不是很狂妄吗,你刚刚,不是还打了我么!怎么,现在知道你哥吸毒,就怂了?”她指着我的脸骂道:“唐未晚,我告诉你,现在你哥的命,就掌握在我手里,如果我跟警察说,你哥是因为吸毒后强奸的我,他受到的惩罚,会更多!”

    面对她无理的威胁,我冷笑道:“别秀智商下限了好吗,你已经提过证词了,现在再更改,你觉得谁会相信你。”

    袁桑桑瞪大着眼,“你……”

    身后,曲玥走上前,冲袁桑桑发狠道:“我告诉你,你现在最好安分一点,如果你还这么跟我们闹的话,我就去跟警察说,你也吸过毒!你不是想出名么,那好,我现在就帮你制造绯闻!”

    说着,曲玥拿出了手机,“我认识的媒体记者很多,你要是不怕,我现在就让他们帮你做宣传稿。”

    随手,曲玥就按下了一个号码,袁桑桑神思恍惚的就抓住了曲玥的手臂,“你有病吧你!”

    曲玥甩开她的手,警告道:“袁桑桑,我今天已经够给你面子了,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当场撕了你,就是告诉你,我不惹你,你也别来挑战我的底线!”

    说罢,袁桑桑的脸色晦暗了下去,她没了声,也没再说什么要威胁的事。

    曲玥转身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说:“别害怕,会有解决办法的。”

    只是,当曲玥握住我的手时,我才意识到,原来她的手这么热,而我的手,这么凉。

    甚至,出了很多的冷汗。

    曲玥低头看了看我的手,又抬头看了看我的脸,说:“你……很害怕是吗?你一直在抖……”

    我强硬的克制自己,佯装平静的摇摇头,“没事的,就是小紧张而已。”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过,曲玥的电话,也陆陆续续的打了一通又一通,大概半个小时以后,那个被我们赋予众望的滕柯,来了警局。

    他在大厅看到我和曲玥时,径直朝着我们走来,曲玥反应比较大,她起身就跑到了滕柯面前,询问道:“怎么样,你找人疏通了吗?”

    滕柯没说话,侧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我,他绕着走到了我面前,脸色纠结,“唐萧的事,你到底知不知情?”

    原本我以为,滕柯的出现,会使事情有了转机,因为前一秒我还认为,唐萧是绝对不可能吸毒的。

    但是,当他的话一说出口,我就知道,滕柯已经联系了警局的人,并且,大致可以确定,唐萧的确是吸了毒。

    我哽咽着不说话,滕柯就拉过了我的手,将我往警局外面拉。

    曲玥看出了事情的不对劲,默声的就跟着我们走。

    等我被他带到车子旁边时,他从兜里拿出手机,并将手机屏幕打开,举到了我面前,说:“这是我托人调查的,你哥在国外那几年,就已经开始吸毒了。”

    我漠然的看着滕柯的手机屏幕,上面是他和一个外国人的聊天记录,上面说的很清楚,我哥所在的那所大学,有一个圈子里很出名的贩毒团伙,我哥和他们有过几次交易,这些都被查出来了。

    当我亲眼看到这些字眼时,我的世界轰然就崩塌了。

    我无法想象,一向温暖有担当的唐萧,会染上那种东西。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相信。

    我抬头看向滕柯,嗓音沙哑的说:“那现在……我该怎么办?还有办法,把唐萧弄出来吗?”

    滕柯脸色凝重的看了我两眼,随手打开了我身边的车门,说:“你跟我走吧,这件事,我已经托人去办了,唐萧会有人负责带走的,但肯定不能回家。”

    我说道:“那我留下来等他不行吗?我得照顾他……”

    滕柯否决的看着我,“难道你想等他清醒的时候,睁眼看到的人是你吗,那他会无地自容的。你还是给他一些时间自我反省吧,我已经找人安排他的住处了,等他醒来,神志清醒的时候,你再和他联络。”

    身后,曲玥拉了拉我的衣角,“你听滕柯的吧,他会安排好的。”

    我点点头,但还是心急的问了一嘴,“那唐萧他……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被警局……”

    滕柯抬头探了探警局大厅的方向,“不会的,我已经处理好了。”

    第242章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得到了滕柯的肯定回答,我心里的恐惧感,稍稍减轻了一些。

    车开的一路,我就安静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曲玥开着她自己的车子,跟在我们后头。

    途中几次,滕柯都试图转移话题,但我一点都听不进去。

    等车子开到市中心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路边的状况,说道:“你就把我放在这里吧,我今天……打算去曲玥家里住……”

    滕柯的脸色阴沉了一下,看着我说:“我在老宅的这段时间,你就住在我家吧,家里没人,不会打扰到你。”

    我摇摇头,“不了,我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自己有家,我会回家里住。”

    我伸手就去拉门,滕柯就锁上了车门,说道:“我回老宅的这段日子,不会跟叶姝予有任何的接触,我只是为了爷爷的身体着想,所以你不要多虑。”

    我摇着头,“你的事,我不会干涉的,你和叶姝予怎么样,跟我也没有关系。”

    滕柯有些发气,“为什么没关系?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

    我低着头不说话,缓了好长时间之后,语气微弱,“不在乎,也没资格在乎,我现在,只想一心把唐萧的事情处理好。谢谢你今天来警局帮我,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也会拼尽全力的帮你。”

    滕柯定了定神,忽然道:“如果你这么想报恩,那就和我在一起,做真正的情侣。”

    听了这话,我抬起了头,心跳加速的同时,胸口是满满的无奈。

    滕柯看到我的反应,似乎是找到了可以胁迫我的把柄,他的左手下意识的抓了抓方向盘,说道:“唐未晚,做我女朋友,我们试着在一起……让我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也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我说不出话,逼仄的车内空间,愈加的令人窒息。

    滕柯朝我转过了身,眉头紧蹙的说道:“答应我,别再推开我,试着……做我的女朋友……”

    当滕柯的话越说越直白时,我当真察觉到,来自他眼神里的认真。

    而忽然间,他的脸色又变得很严肃很决绝,“如果你不同意,唐萧的事,我就放手不管了。”

    我激烈的反应道:“你怎么可以用唐萧的事威胁我?”

    滕柯的神态游离了一会儿,接着又下定决心的说:“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你一直认为,我找你假结婚是一场交易,那我们就再交易一次,我帮你救唐萧,你做我女朋友。”

    我一口回绝:“滕柯!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滕柯正回了身,凝重的看着车外,这次的表情,比刚刚还要决绝,“如果你不同意,那就下车吧。”

    说着,他打开了车门锁。

    我下意识的就要去拉车门,滕柯就提醒了我一句,“唐萧的事,或许会涉及到蹲牢狱。”

    他话落,我就缩回了手。

    而这时,滕柯转身就揽过了我的肩膀,他用力的将我的身子,靠在他的肩膀,我们两个人侧着身子,紧贴着脸。

    他的下巴垫在我的颈窝里,我们的皮肤触碰贴合,一股炙热感,在彼此之间传播。

    他抱着我的身子,死死的禁锢着我,他的右手掌轻压着我的后颈,低声的说道:“原谅我用这种方式挽留你,我只是不希望你离开我,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让我突破心里的防备!也给你自己一点时间,去接受我……如果你实在觉得我不是你想找的那个人,那你再选择离开……”

    脑子发热的瞬间,我想我应该是又一次被告白了。

    我试图去推开他的胸膛,但他死死的抱着我,根本不给我机会。

    我的脸,就贴在他的耳朵上,他的耳朵很烫,看样子,他很紧张。

    我有点被他勒的喘不过气,用力的说道:“那你先处理好你自己的家事行吗?我们的事,留到以后再说,因为我现在也很乱……”

    终于,滕柯松开了手,他不解的看着我,问道:“你为什么会乱?你只要慢慢等我就好,等我处理好……”

    我从他的手臂中挣扎出来,说道:“滕柯,我们之间的鸿沟太大了……而且,我真的无法接受,你突然跟我说,要和我在一起。我看不懂你真实的心意,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把假结婚变成了真结婚。”

    我低垂着摇了摇头,抬头继续说道:“你真的喜欢我吗?你喜欢我什么?还是因为习惯了我的存在,所以让你觉得很有安全感?可安全感并不代表爱情,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我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次,从高空坠落到地狱的丧生感。

    “我曾经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遇到真爱了,就像你以前说过的那样,我对男人失去了信心,而你对女人,有着无法治愈的恐惧。我们两个人,就是有感情缺陷的残疾人,所以我们互相利用,互相合作,在彼此的身上,寻找互补的优势,然后满足各自的需求。”

    我无奈的笑了笑,“所以说的直白一点,我们从始至终,都是一场交易。我看不透你的内心,你也看不透我,我们这样的关系,对彼此真的很不负责。”

    话落,滕柯整个人,忽然有些张皇失措,他不安的拉住了我的手,郑重道:“所以我现在想要认真的对待这段感情,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丁点的……感情吗?”

    滕柯的最后三个字,说的微弱而无力,我大概能感觉的到,他对我,亦是没有信心。

    在他问出这个问题以后,我仔细的思考着,我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而短暂沉思的过程中,滕柯忽然转回了身子,他颓丧的倚靠在位置里,沉重道:“好了,你别说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看到他的这般反应,我的心变得风雨交加。

    我想说些什么的,但话到嘴边,又滞留住了。

    良久的沉默之后,车窗外,曲玥用力的敲打着窗面。

    “你们把车停在这里做什么?唐未晚,你今晚去哪住?”

    第243章 绝望无措

    曲玥的突然出现,着实帮我解了一次围。

    我急忙打开车门就跳下了车,关合车门前,我看着滕柯说道:“我们的事,以后再说吧!这段时间,你就在老宅,好好的陪伴爷爷。等我们彼此都冷静下来了,再考虑……你刚刚说的事情。”

    滕柯没有说话,就那么若有所失的看着我,愁眉苦脸。

    关上车门以后,曲玥跟在我身边,问道:“怎么了,又吵架了?”

    我摇摇头,曲玥就用力的叹了口气,“你和滕柯之间的经历,也真是够曲折的,我都不知道,应该是撮合你们两个好,还是拆散你们两个好。”

    我走到她的车边,说道:“去你家吧!我今晚不能回家了,我怕我回我爸妈那里,会说漏嘴我哥的事。”

    曲玥点点头,“好,只要你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这不平凡的一天,终究还是在一分一秒的过度中,悄然消失了。

    而这一夜,我一分钟都没睡,我一直在等唐萧给我打电话或是发讯息,但是他没有。

    曲玥和我说,唐萧现在应该已经清醒了,但或许是他需要自己的空间吧,等他冷静好情绪,总会来找我的。

    我就这样一直默默的等,等到第二天清晨六点钟的时候,我坐在床边,忍不住的给唐萧发了条简讯。

    “哥,我很担心你……”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我收到了来自唐萧的回复。

    “未晚,对不起……”

    我想,这简单的五个字,让我知道了他全部的心理活动。

    吸毒的事是真的,滕柯拿出的那些证明,都是真的。

    情绪崩溃时,我坐在床边大哭了起来,隔壁间的曲玥跑来了我身边,她一边拍着我的后背,一边说道:“别哭了好吗?我刚才接到警局那边的消息了,你哥没事了,他们也不会追究,这事儿,已经被滕柯压下来了……没事了……”

    我点点头,努力的控制情绪,“那唐萧以后该怎么办?毒品那种东西,碰一次,这辈子就……还有他和袁桑桑的事,现在全公司都认为,是我哥猥亵了袁桑桑,他要怎么回去面对职工,又怎么面对父母?”

    身旁,曲玥被我的一连串问题,说的头痛欲裂,她抓了抓自己的额头,放话道:“让你哥去国外吧!如果你们不想让父母知道这件事,就让他去国外工作,或者是出去呆一段时间,让他去戒毒!”

    曲玥说出的这个办法,冲动而冒失。

    但似乎,是最好的方式。

    我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说:“那要用什么借口?突然出国吗?”

    曲玥想了想,一口说道:“你爸不是让你出去留学吗!那就让你哥也去澳大利亚,就说是陪你一段时间!等你哥戒毒结束了,再让他回来!”

    我思索着摇了摇头,“可是公司的员工都看见了,还有袁桑桑,她不会善罢甘休的。”

    曲玥咬着牙,“公司里谁敢说闲话,就他妈的直接开除!至于袁桑桑那个贱人,她之所以把事情闹到警局,就是为了跟我们讨条件,我就不信钱搞不定她!”

    听了曲玥的办法,我脑子发浑的,就给我哥发了信息。

    “哥,你跟我一起出国吧,去国外戒毒,好吗?”

    可过了好长时间以后,唐萧却回复了我另外一件事。

    “未晚,我出事之前,有给你发过短信吗?”

    短信?在唐萧出事以前,我的确是收到了他发来的信息。

    他告诉我,他喝多了,让我去公司接他。

    回想到这条短信的内容,我忽然明白,这短信,根本就不是唐萧发的,而是袁桑桑发的!

    如果唐萧当时是在办公室里偷偷吸毒,那他根本就不会自投罗网的,让我去公司接他!

    一定是袁桑桑趁着我哥神智不清的时候,用他的手机发了信息,从而制造出了昨天的那一幕!

    我急忙就给我哥打去了电话。

    电话一通,我克制不住的问道:“哥!你昨天压根就没碰过袁桑桑对吗?你也根本就没给我发什么短信!”

    唐萧语气失措的说道:“嗯……我没给你发过短信,但是……袁桑桑的事,我真的不太有印象了……”

    我心里窝着一股火,“我知道了,肯定是她在陷害你!哥,这几天你先别出面了,爸妈那边,你就说你出去度假了,公司我来打理,交给我处理就好。”

    唐萧的嗓音微微颤抖,“对不起未晚,我……”

    我抢着说道:“没关系,有我在呢,你别担心!还有……哥,你能把毒品戒掉的,对吗?”

    唐萧在那边迟疑了片刻,接着应了声,“嗯,我会的……一定会……”

    “那就好,能听到你的决心,我就放心了……好了,挂了吧,我现在去公司,你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挂掉了唐萧的电话,我坐在床边,抓着额头,沉思了好久好久。

    放佛周围的一切都很假,包括我的逞强。

    曲玥在身旁搂着我的肩膀,安慰说:“好了,起床收拾,我送你去公司。”

    前往公司的一路,我都在思考,要怎么彻底杜绝,公司内部信息的流传,以及,如何处理掉袁桑桑。

    可当我抵达公司大楼时,大厅里却死一般的沉寂,杜合不在,门口的保安,也不在。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我的头皮就一阵发麻。

    我上了电梯,而电梯刚刚抵达行政楼层时,门还没开,我就听到了……外头的杂乱声响……

    两扇门渐渐的在我的面前打开,忽然,对面出现了杜合慌张的身影。

    “你们赶紧去劝劝老唐总啊!他老人家刚做完手术没多久,别再出事了!我现在马上给大小姐打电话!”

    我走下了电梯,看着眼前张皇失措的杜合,说道:“我在这呢,你们怎么了?”

    蓦地,杜合手中的电话,摔落在了地面,他悚然的看着我,指了指办公室的方向,说道:“大小姐……你爸来了……现在,他和袁桑桑在办公室里谈话呢,然后在这之前……他发了很大的火……”

    我低头看了看大厅地面上的一切,砸碎的盆栽,落地的电脑显示屏,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文件。

    我百念皆灰的看着办公室的方向,绝望无措。

    第244章 戏精

    我原本以为,只要唐萧的事不被父亲知道,那么这一切,就有挽回的机会。

    但没成想,袁桑桑竟然在我父亲那里告了状。

    得知父亲已经跟袁桑桑碰面之时,我站在大厅的走廊里,发愣了很久。

    杜合弯身捡起地上的手机,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小姐……你现在,不去老唐总那屋看看吗?”

    看,当然要看,但在此之前,我需要冷静的想清楚,一会儿要如何应对父亲和袁桑桑。

    起身走向办公室之时,身旁的员工自动退后,他们静默的看着我,脸上带着悲悯和同情。

    站到办公室门前,我伸手叩了叩门,里面没有回声,我直接就走进了屋。

    不出意料的,父亲正一脸怨气的站在办公桌旁撑着身子,整张脸拧成一团,气色差的要命。

    袁桑桑就坐在沙发上,哭成了泪人。

    父亲看到我,不争气的瞪了我一眼,直接就责怪了过来,“你哥的事,为什么不跟我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父亲的额头皱起了三道纹路,不停抽搐的嘴角,显露了他的愤恨和苛责。

    我想上前搀扶他一下,父亲就转头拿过了手机,开始按我哥的电话号码。

    我急忙上前就拦住了他,说道:“爸!这件事是个误会,事情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父亲捶胸顿足的喊道:“误会?唐萧那个不孝子,都已经把人家姑娘冒犯了!这还是误会?”父亲挣开我的手,“唐萧人呢!他现在在哪!”

    我身子不稳的向后踉跄了两步,说道:“他现在……在反省……”

    父亲无力的向着身后的桌子靠了靠,激怒的说道:“那他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他是怎么跟你说的!”

    听到这样的质问,我猜测,袁桑桑还没有把唐萧吸毒的事情说出去,毕竟父亲现在的脾气还是可以控制的,如果吸毒的事情败露,我估计,父亲早就气倒了。

    我回头看了看正在哭泣的袁桑桑,她抹着眼泪,演的是有模有样。

    我正过身,看着父亲说道:“爸,唐萧闹出了这样的事,是他的不对,但你能不能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这件事,就交给我和我哥来处理,既然是他犯下的错,那就让他亲自解决,行吗?”

    父亲怒不可遏的看了我两眼,随后愤懑的转过了身,他一只手撑在桌面上,平铺的手掌,渐渐握成了拳头,他的身子小幅度的颤抖,哀怨的喘着粗气。

    忽然,父亲下定决心的走到了袁桑桑的面前,抱歉而羞愧的说道:“姑娘,这件事你说怎么办吧,既然我儿子做了错事,那我就应该替他接受惩罚,只要你提出的条件,我都会应允。”

    面对父亲的处理方式,我心里悬着一把刀,生怕袁桑桑又会弄出什么令人意外的鬼把戏。

    可眼下,她非但没有提出要求,甚至……装起了柔弱。

    她泣下沾襟的抓着自己的胸口,喃喃道:“叔叔……我觉得现在赔偿与否,都不重要了,我的颜面已经丢尽,所有人看到了我那天被唐萧……”

    说着说着,她就控制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我无语的看着袁桑桑完美的表演,心里禁不住的感叹,她真是一个由内而外的戏精!

    高中的时候就装柔弱装懂事的讹骗我的资助金,上了大学,就开始抢我的老公,然后靠富二代上位,现在,她为了跟我作对,还动起了我哥的主意。

    我当真想不出,她这么做的理由,而唯一能想通的,就是这一路走来,她对我的仇恨。

    有时候我都会纳闷,老天爷把这样一个炸弹安置在我的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考验我吗?还是一心想让我,经受恶人的折磨?

    等着袁桑桑哭够的时候,父亲满脸愁容的连续叹气,接着说道:“那你看……我们赔偿你行吗?”

    袁桑桑擦着眼泪抬起了头,说:“叔叔,我不缺钱,我只是,想要一个交代。我现在的名声已经毁了,外面的人一定都认为,我是一个被人玷污的女人。这样的标签,我真的无法接受,无法接受……”

    听了袁桑桑的话,我恨不得好好同她理论一下,她的身上,到底是插上了什么标签。

    被侮辱?难道她当群众的眼睛都是瞎的吗?

    就她做出的那些龌龊事,哪一件不在证明,她就是一个不知检点的荡妇!

    一个满身污点的人,竟然还想通过这件事洗白?她也真够没下限了!

    可是,即便我心里是这样想的,我都无法,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表露出来。

    一是我不想再给父亲添火,二是,如若我现在辱骂了袁桑桑,她就一定会把唐萧吸毒的事给抖落出来。

    她就是掐定了我的这一点,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我父亲的面前做戏!

    父亲愁苦着脸色,站在一旁思考了好久好久。

    等着袁桑桑不再哭泣的时候,父亲忽然凝重的说道:“姑娘,那我让我儿子对你负责行吗?既然是他犯下的错,那就让他……”

    刹那间,我崩溃的说道:“爸!你在说什么!”

    父亲怒发冲冠的喊了过来,“我说话的时候,你别插嘴!”

    我不敢再发声,而眼前的袁桑桑,似乎是很满意这个答复。

    她象征性的抽噎了两下,说道:“叔叔……这件事,还是让唐萧主动来找我谈吧,不管他会不会对我负责,我都觉得,我们应该见面谈一下……”

    父亲纠结着点了点头,“好,那抽时间,我会带着唐萧,还有唐萧的母亲,跟你当面道歉。到时候,我们再谈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如果你想要赔偿,我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你。”

    话落,袁桑桑艰难的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她假装虚弱的晃了两下身子,扶着额头说:“叔叔,那我先离开公司了,我最近一段时间……想要好好静一下……”

    父亲应着声,“好,那公司的拍摄任务,你暂时就不要管了……”

    袁桑桑红着眼睛点了点头,而当她离开办公室时,她故意冲着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果不其然,这又是她演的一场好戏!

    什么“叔叔”,什么“被侮辱”,都是她装出来的戏码!

    当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父亲的时候,我搀扶着父亲,坐回了办公桌内,我给他倒了杯温水,从抽屉里拿出了治疗心脏的药物,说道:“爸,把药喝了吧……”

    父亲拄着额头,静默的低垂在办公桌内,说道:“把你哥叫来。”

    我为难的抿了抿嘴唇,缓了两秒之后,说道:“爸……其实您都知道,袁桑桑不是什么好人,您也知道,我和周子昂离婚,就是因为袁桑桑。其实您什么都明白,但为什么……要说出让哥负责的话?”

    父亲用力的拿捏着自己的太阳穴,沉默不语。

    我继续道:“爸,我知道您现在特别生气,但是……这件事真的不是哥的原因,唐萧他压根就没想对袁桑桑怎么样。昨天的那出戏,都是袁桑桑自导自演出来的,是她为了讹诈我哥,才会突然出现在办公室,然后搞出一场……被猥亵的犯罪现场。”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