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6章 回老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236章 回老宅

    面对陈敏蓉的啜泣,我和滕柯是同样的不知所措。

    滕柯也慌了神,他下意识的去拿纸巾,但陈敏蓉推开他的手,抽噎道:“没关系,我自己调节一下就好了,你别管我了。”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也跟着难过,大概是看过太多次陈敏蓉冷漠强势的模样,所以这一刻,才会让人觉得太过无措吧。

    我从桌子上倒了一杯温茶,轻轻放到了她的面前,陈敏蓉满眼泪花的看了我一眼,说:“谢谢,我现在喝不下……”

    我和滕柯对视了一眼,彼此间,全然没有办法。

    等着陈敏蓉自己哭够的时候,她抬起头,用力的轻了轻嗓子,发颤的说道:“儿子,我刚刚,是从医院来的,你爷爷今天早上,因为身体不舒服,又被送去医院了。”

    滕柯立马焦躁了起来,“然后呢?情况怎么样?这件事为什么没有和我说?”

    陈敏蓉吸了吸鼻子,继续道:“已经没事了,送回家了,但是医生已经明确放话,你爷爷的时间,已经不足一个月了。现在,奶奶在家里陪着爷爷呢,奶奶的心情也很难过……”

    陈敏蓉抬起头,“儿子,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这段时间,你能不能回老宅住一段时间?你爷爷这次是真的快不行了,他这辈子最疼的人就是你,所以,你回老宅住吧,也好让他老人家安心。”

    面对这样的请求,我很清楚的知道,滕柯一定会顺从陈敏蓉的心意。

    滕柯的孝顺,我是清楚的。

    犹豫间,陈敏蓉继续颤抖着嗓音说道:“你和唐未晚领证的事,我们暂且不提,我也没心思管这些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陪爷爷度过最后的这段时光,你回家吧,好吗?”

    看着陈敏蓉满眼泪珠的恳求,滕柯不出意料的点了头,只不过,点头的同时,他的脸色,一直很为难。

    陈敏蓉抹了两把眼泪,转头冲我说道:“唐小姐,这段时间,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我儿子的身边了,算是我求你了,滕柯的爷爷现在是肝癌晚期,受不了一点情绪上的刺激。这段时间,你们就尽量保持距离,不要过多的见面,也不要……让爷爷知道你们两个的任何事情。”

    身旁,滕柯将我拉到了身后,“唐未晚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陈敏蓉叹着气揉了揉眼角,失落道:“好,你的事你处理,这次我不干涉了……”

    说着,她低头看了看手机,接着转身走到了办公室门口,拉开了房门。

    而门外,正站着刚刚的那个实习生赫敏。

    赫敏看到我时,诧异的打了一个招呼,我跟着惊讶了一下,但并没多说什么。

    陈敏蓉带着赫敏进了屋,介绍说:“儿子,这位是我以前同学的女儿,名字叫赫敏,她刚来集团工作。这段时间,你就让赫敏顶替一下唐未晚的职位吧,你们两个总不能一直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会招来闲言碎语。赫敏会的语种也很多,让她暂时接替秘书的位置。

    面对这样的要求,滕柯警惕了起来,“妈,这些事,你就不必插手了。”

    忽然,陈敏蓉的眼睛又一次变的通红,“儿子,我是怕公司的人议论你啊!如果这些事情传到了你爸和你爷爷的耳朵里,你觉得家里还能太平了吗?我都说了,我暂且不管你和唐未晚的事,那你就不能为了我,迁就一下吗?”

    眼看着陈敏蓉又要哭了,我急忙点头,“陈阿姨,你别难过了,我现在就把东西收拾出办公室,正好我的三个月合约也到期了,我现在,只要时不时的负责拍摄任务就可以了。您别担心了,我现在就收拾我的东西离开……”

    滕柯拉了一下我的手臂,蹙着眉头看向我。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还是以家人为主吧……”

    陈敏蓉继续柔弱的说道:“儿子,你就听妈的话行吗?妈现在不是没有干涉你感情上的事吗。妈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爷爷安生的过好这最后一个月而已。”

    终于,滕柯丧着气,点了点头,“好,我会回老宅,你介绍来的人,我也会适当安排。”

    陈敏蓉抓起了滕柯的手,“那今晚我做好饭菜,在老宅等你回家,我们家人很久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了。”

    滕柯点着头,“好,那你先回去吧……”

    陈敏蓉走后,我和滕柯都定在原地不说话,我们各有所思,各有各的顾虑。

    其实我一直在想,我作为一个局外人,被强制牵扯到了这场纠纷当中,在殊死搏斗的过程里,我看到了陈敏蓉对滕柯的各种手段,或者说,今天的苦情戏,也是她圈笼滕柯的手段之一。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这种状况下,我就不应该再出现在滕柯的身边。

    眼前,赫敏扭捏的举起了手,小声问道:“请问滕总……那我现在……”

    我急忙反应过来,指着自己的办公桌说:“那里就是你办公的位置!我现在马上收拾东西,你以后,就坐在那个位置就可以了!”

    滕柯转头冲我说道:“唐未晚,我还没命令你离开这里!”

    我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就开始在桌子上收拾东西,说:“不管你命令与否,我的合约也都要到期了,我先把东西搬走,把位置让给赫敏。”

    滕柯一脸的无奈,他转头冲赫敏说道:“你的位置,我会帮你安排在……”

    我转身,拉着赫敏就压在了我的办公桌里,“赫敏,以后这就是你的位置!你的工作呢,暂时就是帮滕总翻译合同和文案,还有一些,接打电话的任务,如果你有不明白的呢?那就打电话找我,我的名片就在抽屉里。”

    说完这些,我抱着自己的文件夹和包包,就走去了办公室门口,回头说道:“滕总,那我就先离开这里了,有事你再给我打电话!”

    拉开房门,我一路朝着电梯就往外走,滕柯小跑跟了出来,当我站在电梯口时,他一把拉过我的手臂,说道:“唐未晚,你到底还要逼我到什么时候!”

    我用力的甩开他,“我没有逼你,现在有人接替我的岗位,不是很正常吗?正好,我们可以通过这段时间,好好的冷静一下,你回老宅呆一个月,等你想清楚了,我们就把离婚手续办理了。”

    滕柯沉着一口闷气,“你就不担心你会失去我?难道你不清楚,回老宅意味着什么?”

    我强颜欢笑的点了点头,“知道啊,回老宅就意味着,叶姝予也会和你住在一起。”

    第237章 无法相信的一幕

    对于陈敏蓉让滕柯回老宅的意图,我当然心知肚明,一是安抚病危的爷爷,二是为了给滕柯和叶姝予制造同一屋檐下的契机。

    当我从滕风集团离开时,滕柯给我打了好多通电话,我都没有接。

    我不理解他一直将我禁锢在他身边的理由,或许是真的心动,又或许是想要利用我摆脱叶姝予和陈敏蓉的束缚。

    但不论如何,我都很清楚自己心里的想法,我不会继续留在滕柯的身边,也不会占着和他领证的便宜,为自己谋私利。

    因为我的自尊心不允许,而我的父母,更不允许。

    我不希望,在我大好的年纪里,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三道四的辱骂,说我不检点,说我靠男人,说我是一个轻浮的荡妇。

    或许滕柯意识不到这一点,但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最致命的伤害。

    从集团离开以后,我本打算回家,但途中,还是接到了尹思晗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我就听到了她的提示,“我听说你离开集团了,怎么,忘了和我的约定了吗?我不是说,下班有事找你谈吗?”

    我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现在中光路的路口,你如果想谈事情,就来这里找我吧,正好路口有一家咖啡馆,我就在这里等你。”

    “好,等我五分钟,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我一个人走进了咖啡厅,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好。

    等了五六分钟以后,尹思晗的车子就停在了门口。

    她进屋时,手里拿了一个文件袋,坐到我对面以后,她将带子放在了桌子上,说道:“我听说,你的岗位被人接替了?还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怎么,长的很好看吗?”

    我没有接她的话,直奔主题,“你找我要谈什么?”

    尹思晗抬头笑了笑,顺手将带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倏然间,我们的桌子上,出现了好多的照片。

    那些照片上,都是袁桑桑和叶炜在一起的合影,看样子,最近这两个人,一直在一起。

    我说道:“你给我看这些做什么?我和袁桑桑,已经没关系了。”

    尹思晗笑着说道:“我给你看这些,当然是有事要求你。”

    “什么事?”

    尹思晗指了指这些相片,“其实也不光是我的事,你和袁桑桑,不是也有私人恩怨么!现在我听说,她正在你父亲的公司,拍宣传片。我给你这些照片,就是想让你帮我,把相片公布出去,当然,到时候我会给你打过码的照片。”

    我无语的摇摇头,“怎么,又想借刀杀人?之前你设计害死袁桑桑孩子的那件事,你还觉得不过瘾?”

    尹思晗笑了笑,“当然过瘾啊!但是,这还不够!我本以为,那件事之后,叶炜不会再碰袁桑桑了,但没成想,这两人,最近接触的是越来越频繁了。”

    尹思晗点了点桌面的照片,“我知道袁桑桑在你父亲的公司拍摄,所以,我才特意把你约出来,跟你一起商量这件事!其实,我大可不必通过你的,我自己找人也可以将这些绯闻照片放出去,但是,我顾虑到袁桑桑在为你父亲的公司效劳,如果我就这么把照片放出去了,肯定会损毁你父亲公司的名誉。所以,我就来找你喽!”

    我将那些照片推了回去,“这件事你就不用询问我了,这是你的私事,我不想干涉。当然,如果你真为我考虑,就不要给我添麻烦。”

    尹思晗冷笑了两声,“你怎么就那么能沉得住气?我都给了你这么好的证据了,你都不知道利用吗?”

    我摇摇头,“我不想害人,那些恶人,自会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听了我的断然拒绝,尹思晗的语气忽然变弱,“未晚,现在呢……叶炜一直认为,是你将袁桑桑肚子里的孩子给坑害掉的,所以呢,这些照片,也只有你才能顺理成章的拿出来!”

    她捏着手中的相片,继续道:“如果我委托其他人放出了这些照片,那叶炜一定会调查到我。虽然我知道这样做真的很不好,但如果你做了,肯定会解了你的心头恨,说不定,还能从叶炜那里拿到一笔丰厚的报酬!这样子……叶炜以后,也会收敛很多,就不会再跟袁桑桑走的太近了。”

    原来,说了半天,尹思晗依旧是想借刀杀人。

    我一口拒绝,“不了,虽然报仇的事很过瘾,但我是不会做的,你也不用征求我的同意,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至于我父亲的公司,如果袁桑桑出了事,我自己会做好公关,不需要你来担心。”

    说完,我即刻站起了身,“尹总,你以后也不要再在我的身上费心了,我很快就会彻底离开滕风集团,拍完这个广告,我就跟滕风没关系了。”

    我扭头就要离开这里,尹思晗也跟着站起了身,“唐未晚,如果人太善良,也未必会有好报的,反正我相信,你会自己回来找我的。”

    我没应答,一个人率直的走出了咖啡馆。

    而我这边刚打到车,手机就传来了一条简讯。

    是唐萧发来的。

    “未晚,能不能来公司接我?我喝多了。”

    喝多了?这明明只是下午三点多钟而已,他竟然喝多了?

    我快速的回了一条讯息,“嗯,我马上去公司找你。”

    车子一到公司楼下,前台的杜合就冲我招了招手。

    我将怀里的文件夹放在了柜台上,说:“跟我上楼吧,我哥喝多了,帮我把他扶下来。”

    杜合翘着他的兰花指,目不转睛的修着自己的手指甲,娘娘的说:“喝多了?怎么可能啊!你哥一直在公司里,都没出去过,哪来的酒场?”

    我摆了摆手,“不清楚,走吧,上楼看看。”

    一到行政楼层,我哥的办公室门口,就站了两个女职员,她们在重重的敲击门面,并大声呼喊,“唐总,你在屋子里吗?”

    我急忙跑上前,问道:“怎么了?”

    其中一个女职员指了指屋内,说道:“刚刚我来送文件,但是里面一直不开门,然后刚才,我听到有人在尖叫……”

    尖叫?

    脑子混乱的一刻,我连续两下按压着门把手,但房门里头紧锁,就是弄不开。

    我转头冲杜合说道:“钥匙呢?备用钥匙!”

    杜合急忙跑去了行政楼层的前台,找到钥匙以后,慌张的递到我手中,担忧道:“唐总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真的喝多了?”

    搞不清楚真相的一刻,我快速的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可是,当我推开房门的一瞬间,我亲眼看到,房间角落里,一丝不挂且正在哭泣的袁桑桑。

    她的头发乱成了一团,衣服被撕成了碎片,而我哥,眼神迷离的抓着袁桑桑的肩膀,他什么都没穿,后背盖了一条绒毯,他像一个罪犯那样,猥亵着袁桑桑。

    我无法相信,我看到的这一幕,是真的。

    第238章 我看你还闹不闹

    当眼前的这一切,真真实实的呈现在眼前时,我回身,就将身后的杜合以及工作人员给推了出去。

    但不论我的手速有多快,还是有人,看到了袁桑桑和唐萧的那一幕。

    刚刚在我打开房门的时候,身后的两个工作人员一直在尖叫,而屋内的袁桑桑,也在扯着嗓子哭吼。

    这一层的办公人员都闻声而来,大家都在第一时间,或多或少的,看到了这不堪的现实。

    我用力的将外面的人推走,杜合就帮着我,开始驱赶这一层的员工。

    杜合拉着我的肩膀,催促着说:“大小姐啊,你快去里面处理你哥吧!这里交给我,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进去的!”

    我点点头,“麻烦你了……”

    我回身走进办公室以后,直接将门反锁。

    而眼前,我哥俨然一副醉态的模样,瘫倒在地上。

    他的呼吸粗重而急促,赤裸的躺在地面上,原本穿在他身上的西服,就随意的散落在沙发和地毯旁边。

    他身上唯一的遮羞布,就是那块只能盖住下半身的小薄毯。

    我站到了他们两人的面前,袁桑桑就几度嘶吼落泪的向着墙壁的角落蜷缩。

    她的表情狰狞极了,她的声音也嘶哑极了,她身上的所有衣物都被撕成了碎片,她的胸部就那么明晃晃的袒露在外,甚至在刚刚我开门的时候,她都没有遮掩。

    我一点都不想相信,事情的真相是唐萧欺辱了袁桑桑,因为我太过了解我哥,别看他平日里总说这个女生好看,那个女生好看的,一旦,他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他会连眼神都不敢直视,更别提做出这些过分的事。

    之前唐萧遇到辛怡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他本性的样子,所以,眼下的这一幕,我完全的不相信!

    耳边,袁桑桑的哭喊还在继续,她抓挠着自己的长发,整个人像是一个失控的疯子那般,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一些“别碰我”、“求求你”一类的话。

    我漠然的站在她面前,低声道:“袁桑桑,别演了,把衣服穿好吧。”

    突然,袁桑桑抬起了头,她满眼通红的看着我,嘴角带着一丁点的血渍,“唐未晚,你刚刚说什么?你说让我别演了?”

    我点了点头,“我哥是不会对你做出这种事的,虽然我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但他的为人,我可以用性命做担保。”

    袁桑桑咧着嘴角笑了笑,“唐未晚,你在这种情况下,跟我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你还是人吗?”她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我哥,说道:“现在是你哥他强奸了我!如果刚才不是我把他打昏,我现在或许连命都没有了!”

    面对她的言辞,我心里的不确定,愈加的浓烈,但我依旧不想相信,更不敢相信,袁桑桑的一面之词。

    在唐萧还没有醒来之前,袁桑桑说出的所有话,都不能相信。

    我转头在办公桌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套唐萧平时穿的运动服,放到她面前说:“你把这件衣服换上吧,等唐萧醒来以后,这事会解释清楚的。”

    袁桑桑望着我就破口大骂而来,“唐未晚你个贱人!现在是我被你哥强奸!从他看到我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他对我心怀不轨了!今天是他诱导我来的办公室,然后……”

    说着,她就又一次开始了无止尽的哭泣。

    我心里虽然胆怯,但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能心软,更不能松口,如果我承认袁桑桑是这起事故里的被害者,那我哥,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就当我是太过偏袒我哥好了,又或者,是因为我太恨袁桑桑,总之这一次,我必须保护我的哥哥。

    我相信唐萧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根本不会!

    我捡起地上的衣服,再一次递到了袁桑桑的面前,说道:“把衣服换上吧,等我哥醒了,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如果真是我哥犯了错,我们会负责任的。”

    突然,袁桑桑一把打翻了我手中的衣服,尖锐的喊道:“你现在还是在怀疑我是吗?你明明都看到现在的一切了,你竟然还认为,这件事有其他的原因?唐未晚,你们这么欺负我,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的确,如果这件事换作是我来经受,我也会有相同的反应。

    可是,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袁桑桑这个人,太过于不择手段。

    夸张一点说,假设眼下的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也不是没有可能,或者,真相就是这样。

    我冷静的捡起地上的衣服,说道:“换上吧,我没说不相信你,但只听你一个人的说辞,我也没办法断定是真是假。你先把衣服换好,我再把我哥弄醒。”

    可眼下,袁桑桑死活就是不换衣服,她像个疯子一样,蜷缩在角落里不挪地,嘴里一直在大喊大叫,说自己被强奸。

    我心里的怒火无法克制的熊熊燃烧,而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就被人用钥匙打开了。

    我心里慌张的一瞬间,房门口,走进来的是杜合的身影。

    我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但急忙冲他摆了摆手,说:“袁桑桑还没有穿衣服啊!”

    杜合一脸不在乎的关上了门,接着一路小碎步的走到了袁桑桑的面前,他翘着他的兰花指,指着袁桑桑衣不遮体的形象,说:“我说你有完没完了,还在这里叫?你是要把整个大楼里的人都给叫过来吗?你就那么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被老董事长的儿子给那什么了?我看你是有病吧!”

    我轻轻的推了一下杜合,眼前,袁桑桑就失控的大喊:“你这个娘炮!你给我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杜合哼笑了一声,“你以为我想看你裸体啊!我告诉你,老娘我对女人没兴趣!就你这种一马平川的身材,我看着都嫌恶心!”

    杜合抢过我手中的衣服,扔到袁桑桑的头顶,说:“你爱换不换,你要是不换,我就让整个大楼里的人,都来参观你!我看你还闹不闹!”

    第239章 没希望了

    令人意外的是,在杜合的激烈言辞下,袁桑桑当真把衣服给换上了。

    看来,这袁桑桑真就是吃硬不吃软。

    等她换好衣服以后,杜合一个人给我哥穿了裤子和衬衫,随后,我们俩把他抬到了沙发上。

    唐萧睡的很熟,神态异常的安详,不论周围的声音有多响,他就是不为所动。

    我下意识的在房间里寻找安眠药一类的东西,因为我始终觉得,这件事,是袁桑桑的计谋。

    可巡视了一圈,依旧无果。

    等角落里的袁桑桑将自己的衣服换好之后,我打算把她带到我的办公室,可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忽然,办公室的房门,响起了剧烈的敲击声。

    “开门!警察!”

    “……”

    我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报了警。

    我回头盯准袁桑桑,无语道:“是你报了警?”

    袁桑桑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摇着头,“我没有!别什么事都怨我!”

    我心里慌张到不行,杜合就更加紧张的上蹿下跳,他一扫刚刚的士气,拉着我的手臂说:“怎么办啊大小姐!怎么办啊!”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但事情已经这样了,就不得不面对。

    我两步走到了房门口,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锁。

    外头的三个警察一拥而入,我的身子被撞开,紧接着,打头的那个警官,冲我出示了证件。

    “我们接到报警,说你们这里有人猥亵下属。”

    猥亵下属……

    这个罪名,还真是让人意外。

    我急忙摇头,“没有!这件事就是个误会,您应该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袁桑桑就从身后站了出来,“有!我就是被害者!”她回头指向了沙发上的唐萧,“刚刚就是这个男人对我施暴,他强迫我……强迫我……”

    我回头瞪着袁桑桑,咬牙切齿,“袁桑桑,你……”

    袁桑桑完全没有理会我,顺势就指向了门口的那些员工,“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他们全都看见了,刚才我被侮辱的那一幕,他们都看见了……”

    说着,袁桑桑的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滑落了下来。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惊人的变脸速度,心里的猜测,愈加的清晰。

    一定是她设计陷害了我哥,一定是她!

    警察没有多做停留,在听了袁桑桑的哭诉以后,直接就在现场开始取证,而更令人难过的是,所有看到那一幕的员工,无一例外的,默认了他们看到的一切。

    唐萧的这一劫,是逃不掉了。

    现场的取证工作做完以后,警察就把我和唐萧,以及袁桑桑,带去了警局。

    眼下,唐萧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我当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喝醉酒才这样,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去了警局以后,我不知道应该找谁帮忙,就下意识的打了曲玥的电话。

    总之,在这样紧急的关头,只有她,是可以随叫随到的。

    也只有她,能让我有安全感。

    曲玥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唐萧的状态,这一次,曲玥没有先发火,也没有去找袁桑桑的麻烦,她把我拉到一边,问了几句奇怪的话。

    “你哥这是怎么回事?是真喝多了?还是被人害了?我看他怎么像……”

    我压制不住的问道:“你也觉得他很不对劲是吗?他现在,根本就不像是喝多的状态,我一点都不相信,唐萧会大白天的喝多,而且还做出那样的事……”我拉着曲玥的手,“曲玥,我现在怀疑,唐萧是被袁桑桑下药了,所以才……”

    曲玥拧着眉目摇了摇头,“不可能,如果袁桑桑给他下了药,那很容易就被警察给查出来了,我现在是怕……”

    我追问道:“你怕什么啊!”

    曲玥认真的看向我的眼,“唐未晚,你和我说实话,唐萧在美国那段时间,是不是……吸食大麻了?”

    吸食大麻……

    我从来没想过,毒品这种东西,会出现在我哥的世界里,但如果仔细回想唐萧刚刚的样子,我忽然,就没了底气。

    我用力的摇着头,心里却万分的担忧,“唐萧他不会的,他不会碰那种东西的,唐萧他是个特别有分寸的人,他不会……”

    曲玥捏了捏太阳穴,继续道:“你等会吧,我现在联络我的朋友,看看有没有人,能跟警局的人说上话。我现在,就怕唐萧是真的吸了毒,我以前在酒吧见过吸毒人的样子,和你哥刚才的状态,没什么差别……”

    听了曲玥的话,我感觉全世界都崩塌了,如果事实真是这样,那唐萧该怎么办?我们的父母,又该怎么办?

    曲玥联系人的过程中,我双手颤抖的在原地打转,我思索着身边还有谁能帮上我的忙,苦思冥想下,貌似就只有滕柯。

    我记得之前有一次,滕柯和我因为袁桑桑的哥哥袁浩然,而来过警局一次,那一次,滕柯就是交代了警局的高官,才让坏人得到了惩罚。

    我急忙拨打着滕柯的电话号码,焦急的等待。

    电话接通时,那头是一个生涩的女人声音,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应该是实习生赫敏。

    我说道:“赫敏,麻烦你帮我把电话转交给滕总好吗?”

    赫敏有些为难,“不好意思啊未晚姐,滕总现在在会议室里开会,刚进去的。”

    可我实在是太焦急了,急迫的就恳求了过去:“求你了,你帮我把电话转交给他行吗?如果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

    赫敏想了一会儿,继续为难的说:“不行啊!里面的那几个老板,看上去都挺厉害的!我是很想帮你啊,但是……现在人家正在里面谈话呢!我今天才来集团第一天啊!不能做出这么莽撞的事吧?”

    听了赫敏的话,我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我无奈的应声,“好,那我就不麻烦你了,谢谢你了……”

    挂掉电话,我走到了曲玥的身后,曲玥一脸凝重的回过身,说道:“这件事,我恐怕是帮不上你了,吸毒不是小事,如果一会儿警方提出要尿检,我觉得你哥就没希望了……”

    第240章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警局内,我在做完笔录以后,一直安静的坐在等候区。

    虽然表面平静,心里却早已惊涛骇浪。

    曲玥打完她的最后一通电话,回身跟我说道:“滕柯呢?你找他帮忙没有?我的能力还是有限,我的那些朋友,真就没有敢跟警局有牵扯的。”

    我摇摇头,“他的电话联系不上,现在正在开会,刚刚我打过了,是他的新秘书接的,不肯帮我转接。”

    曲玥一听,火气就蹿上了头,她一把夺过我的手机,说:“妈的,新秘书?她不给转接,你就听她的话了?”

    曲玥一边埋怨我,一边就按下了滕柯的号码,等着电话通了的时候,曲玥想都没想,就骂了过去,“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老子让你现在把电话转给滕柯,你没长耳朵听不见吗!”

    这时,曲玥的脸色忽然变的煞白,而我很清晰的听见,电话那头,是滕柯的声音。

    曲玥清了清嗓,说:“我是曲玥!现在唐未晚她哥出事了,在警局,你能不能过来一趟,帮个忙。”

    话落,曲玥嗯了两声,就挂断了电话。

    她把手机扔到我怀中,说:“他现在过来,你别害怕了,如果这事滕柯肯帮你,我觉得事情就不会闹大。”

    听她这样说,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即便是这样,我也必须确定,唐萧是因为什么,才变成那个样子的。

    过了五分钟左右,袁桑桑做完笔录,走到了我和曲玥的面前,她的身上穿着唐萧的那套宽松运动装,一脸不屑的说道:“你们不要以为,这件事还有什么可以挽回的余地……”转头,她看向我,“唐未晚,这事儿分明就是你哥做错了,可你还死鸭子嘴硬的来污蔑我!你等着吧,等警察的调查结果出来了,我看你还怎么说!”

    我保持着自己情绪上的稳定,站起了身,看着她说道:“那我问你,你是怎么进我哥的办公室的?他叫你去的?”

    袁桑桑瞪了瞪眼,“不然呢!难道是我自己投怀送抱?唐未晚,你以为你们唐家很有钱吗?一个区区唐萧,他也值得我这样做?”

    我无奈的笑笑,“不然呢,你现在不就是在广撒网么,周子昂那样的穷渣男你都能勾搭,你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你现在,不就是想找一个长期饭票么!”

    袁桑桑撕破脸的冲我喊道:“唐未晚!我和你说最后一遍,我没有勾引你哥!是他把我叫到他办公室的!他喝多了!然后就对我做出了那样的事!”

    看着袁桑桑辩解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她是受害者。

    反之,她貌似特别享受自己身处受害者的身份,而后呢,用各种堂而皇之的理由,去抨击我。

    我摇摇头,继续道:“那我哥都对你做什么了,你敢说吗?”

    袁桑桑狰狞的喘了口气,接着冷笑摇头,“唐未晚,你哥强奸了我,你还要我把过程形容出来?”

    我说道:“好,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就不强迫你。那我问你一个简单的,下午在我看到你和唐萧的时候,他就已经神智不清了,既然你一直是清醒的状态,那为什么,会被他控制成那个样子?

    “而且,在我闯进办公室的时候,你的形势明明是占了上风,按常理来说,你完全有力气将唐萧治服,可你并没有那样做,反倒是……一直在奋力的嘶吼,生怕整个大楼里的人,不知道你被猥亵。”

    突然,袁桑桑恼羞成怒的大吼:“唐未晚!你哥他就是个强奸犯!不论你编出什么花样来,他就是强奸……”

    当她口无遮拦的,说出这样的话时,我毫无犹豫的,就扇了她一巴掌。

    倒不是勇敢,也不是情绪激动,而是因为,她在污蔑我哥。

    别人伤害我可以,但不能伤害唐萧。

    袁桑桑捂着脸恶狠狠的看向我,她的发丝垂落在额前一侧,发怒的说道:“唐未晚,你现在是在帮着强奸犯打我是吗?”

    我摇摇头,“没有,我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打一个荡妇。”

    我平静的向着她靠近了一步,说道:“袁桑桑,我始终都不会相信,我哥会对你这种不自重的女人有任何的企图。随便你说我护短还是发疯,我都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信任唐萧的为人!还有,我今天就在这里警告你,如果唐萧因为你,而出现了什么意外,我这辈子,都饶不了你!”

    晃瞬间,袁桑桑的眼睛里,闪过了那么一丝丝的恐惧,但很快,她就恢复了刚刚那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呵呵?饶不了我?唐未晚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自己是个什么人,你自己不清楚?当初我都和你老公做到你的床上了!你不还是忍气吞声的给我们当提款机!”她大笑两声,“哎呦,可真是搞笑了,一个任劳任怨的奴婢,竟然敢跟我说,饶不了我?”

    我静默的看着她说完这句话,接着,我朝着她的脸,就又扇了一巴掌,她这次想还手,但还好我反应快,直接就给她拦了下来,并狠狠的推搡了她一把。

    我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警告道:“你可以拿以前的事来嘲讽我,但我告诉你,这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人,以前我没有全力的反击你和周子昂,是因为我对过往还心存善念。但现在,你敢动唐萧一下,就等于是在我的身上割口子,如果唐萧出了什么事,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说罢,我掐着她的脖子,就朝后推了过去,袁桑桑的身子撞到了桌角,顿时,脸色煞白。

    而这时,刚刚带我们来警局的那个年长警官,蓦然走到了我面前,说道:“你是唐萧的妹妹吧!唐萧现在需要做一个身体检查,你跟我走一趟,有些事需要你的配合。”

    听到这样的命令,我回头看了看不远处,还在打电话的曲玥。

    曲玥脸色难堪的望向我,随后挂断电话,两步冲到我身边,小声道:“别紧张,你先进去,但是不要乱说话!我现在想办法,不会有事的!”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