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0章 我对你动了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230章 我对你动了心

    经过了整整一夜的深思熟虑,我依旧没有决定好,到底要不要赶在这个尴尬的年龄,出国留学。

    第二天一早,吃过母亲亲手做的早餐,我就出了家门。

    我提早去了滕柯的公司,比正常的上班时间,早了两个小时。

    为的就是,不让公司的同事,再在我的身后指指点点。

    我已经能够想象,他们在看到我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滕柯的结婚消息一在媒体上公开,我就成了整个滕风集团最大的笑话。

    还好,我去上班的时间,公司里还没有几个人。

    一路疾走的上了公司电梯,抵达十五层,电梯门一开,我就小心的迈出了一只脚,我垫着脚,朝着办公大厅的方向看了两眼。

    还好,没有人。

    我小声小气的跑去了滕柯的办公室,开门进屋以后,房间里传出了浓浓的花香味。

    我傻眼的看着屋子里的一幕,整个办公室的地上,花篮遍布。

    而那些花篮,全部是其他公司,送给滕柯的新婚贺礼。

    我大致看了一眼那些花篮上的纸条,各种祝福的语言,而看着上面的内容,我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我将花蓝规整的摆放在了墙壁一角,放下包包,开始在屋子里打扫卫生。

    其实来时的路上我就在想,今天要好好的跟滕柯谈一谈,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全都说清楚,然后,心安理得的离开滕风集团。

    不管以后是否会去澳大利亚留学,我都不会,再继续呆在滕风了。

    将办公室里的卫生统统打扫一遍,我开始收拾滕柯的办公桌,只是,当我走到我们两个的办公桌前时,我在我的桌子上,看到了满满一桌的文件纸张。

    我不清楚这些是什么东西,随手翻了两下,结果发现,是我和滕柯办理结婚手续的证明。

    这份证明,就是在简单的说明两个字,我和滕柯的结婚证,是真的,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我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我的桌子上?

    我将证明拿在手中,仔仔细细的浏览观看,当我确认,上面的公章,的确就是政府公章以后,我冒然发现,桌面上,还放了一把家门钥匙,一把车钥匙,以及,一个首饰盒子……

    这是我的?

    我拿起首饰盒子晃了晃,开盖的一瞬间,里面出现了一枚钻戒。

    我不解的将戒指重新放在桌面上,望着眼前无法解释的一切,默默发呆。

    没一会儿,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打开,我紧张的正回身子,伫立在桌边一角,看着门外走进来的人。

    我以为是滕柯的秘书,结果进屋的人,是滕柯。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原来,已经到上班时间了。

    我们对视的一刻,我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滕柯松了松领口的领带,步伐沉稳的走到了我面前,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说道:“正如你所看到的。”

    “嗯?什么意思?”

    滕柯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举到我面前说道:“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的结婚证,是真的,我们真的结婚了。”

    我惊恐,我诧异,我无法接受,同时又觉得自己被欺骗。

    我失声的哼笑了两声,接着很用力的,在嗓口挤出了几句话,“你什么意思?我们结婚了?你给我看这些,就是为了告诉我,我……真的跟你结婚了?”

    滕柯面不改色的点点头,没有丝毫的意外。

    我身子乏力的向后退了一步,腰身撞在桌角,而清晰的疼痛感在向我证明,这并不是梦。

    滕柯指了指桌子上的家门钥匙和车钥匙,“这些是我给你准备的,以后我的家,你可随便出入。我还帮你配了一辆车,方便你上下班。”

    我无法相信的摇了摇头,“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滕柯,我陪你去民政局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跟我说,我们是假结婚,我们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的!”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随手拿起了那个装着钻戒的首饰盒,“我知道现在的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事实就是你听到的这样,我们已经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了。”他将首饰盒打开,“这戒指,也算我送你的,既然已经领证,那就应该配上一枚戒指。”

    我没办法理解的推开他的手,结果那枚戒指,就落在了办公桌的下方。

    我摇着头,“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是在欺骗我。”

    滕柯沉默少顷,接着点点头,“对,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

    我无法克制的怒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蓦然,滕柯抬起头,他眼神决然的看着我,“或许是我疯了,也或许,是我真的想这样做。”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滕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他摇摇头,“我没想过后果,带你去民政局的那天,我也挣扎过,但我还是……这样做了……”

    听着他前后矛盾的话,我完全不敢相信,这是滕柯能做出的事。

    我甚至不相信,这些所谓的解释,也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这太可怕,又太令人无法接受。

    我无奈道:“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我们领证的那天,你脑子愚钝了?还是什么?你想恶作剧?”

    滕柯依旧决然的望着我,“那天,我本来是要办理假的结婚手续的。”

    “所以呢?为什么又变成了真的?”

    滕柯轻微的低了低头,冗长间,我和他沉默了好久好久。

    办公室门外陆陆续续响起了员工上班的嘈杂声,我们两人安静无比,放佛呼吸都成了罪恶。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真相,脑子清醒的一刻,我推开他,就要往外走。

    滕柯两步站到我面前,声音幽沉,“如果我说我对你动心了,你会接受吗?”

    “……”

    动心?

    如果不是腰间的疼痛感还在继续,我一定会狠狠的拍自己一巴掌,让自己,从这场不真实的梦境中醒过来。

    但眼下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第231章 我喜欢你

    滕柯对我动心,这是我从来不敢想象的。

    所以,当他问我能否接受时,我毫无挣扎的,就摇了头。

    “我不能接受!所以,你也不要为你的恶作剧找借口了!滕柯,你就是想看我出糗,才会把假的结婚证,变成真的!你现在想要为自己的恶劣行径找借口,所以又拿出所谓的动心,来再一次欺骗我,是吗?”

    是吗?在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的期望答案是否定。

    很奇怪,我能接受周子昂欺骗我,能接受其他人欺骗我,但如果滕柯用感情的借口欺骗我,我会很难过。

    面前,滕柯笃定的摇头,“我没有欺骗你!我想我应该是真的对你动心了……”

    我无法相信的摇头,“你疯了吗滕柯?”

    这一刻,我第一次看到,滕柯紧张而不确定的眼神,以往那个对任何事,都有着明确想法和主见的滕柯,也开始动摇了。

    我留意到了他闪躲的眼神,也留意到,他不自觉抿嘴唇的小动作。

    我等待着他的回答,忽然,他单手撑着桌角,而另一手扶了扶额头,缓了好长时间之后,他嗓音微弱的开了口,“我也觉得我可能是疯了,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说清楚,我到底是什么感受……我从没想过,我会再对任何一个动心。”

    听了这样的解释,我的心思也跟着混乱了起来。

    我不说话,滕柯则同样纠结的不语深思。

    我随手拿起椅子上的包包,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彻底分开吧!本来我今天,就是打算辞职的,正好现在你对我,同样很纠结,不管动心与否,我离开滕风,把这段关系彻底终止,都是最好的选择。你也能好好的处理你的感受,不再为我困扰。”

    我咽了咽喉咙,“至于结婚的事,我们抽个时间,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我径直就要走,滕柯再次堵在了我面前,说道:“我确定我对你动了心,但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能跟你相处,你知道,我此前在感情这方面……”

    我知道,很早之前我就听顾昊辰说过,滕柯向来对感情有说不清楚的抵触感,又或者说,是恐惧感。

    你让他做什么都好,就算是挑战生命的极限运动,他都不会拒绝,但如果你让他跟女人恋爱或是结婚,那就等同于杀了他。

    医学上来说,这是受了严重刺激的心理疾病,也就是说,在感情方面,滕柯他是不健康的,是有缺陷的。

    就像有的人恐高,有的人生来怕水,而滕柯,惧怕爱情。

    而这一刻,我忽然有些相信,他刚刚和我说的那句动心了。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这样厚重的两个字,能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也算是一种挑战了。

    但是,不论如何,我都不能接受,在我和周子昂离婚后的一个月内,又一次结了婚。

    我后退了一步,阻拦着冲他说道:“好,你说你现在搞不清楚自己心里的真实感受是什么,那我们就给彼此一些时间,但不论你得出什么结论,我们都必须离婚,这是不可改变的。”

    滕柯挺直了他壮硕的身子,表情严肃的,挡在了门口,“我不会离婚的。”

    听了他不负责任的说辞,我心里的怒火蹭的一下窜到了嗓口。

    我克制不住的喊道:“那你以为我想吗?莫名其妙的突然结婚,然后又离婚!滕柯,算上这一次,我以后就不是二婚,而是三婚了!”

    滕柯认真的说道:“我会负责,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我无语的指着自己的胸口,“那你问过我对你的感受吗?我喜欢你吗?我爱你吗?”

    他微微蹙眉,短暂的失落过后,是肯定的回答,“我会让你爱上我,我已经习惯你了。”

    我冷笑一声,“习惯?难道你忘了,你已经有叶姝予了吗?”

    终于,在我无止尽的逼问和胁迫下,滕柯的忍耐,在最后一刻爆发了。

    他大概是真的不想再回答我这些极端的问题,转眼之间,他用力的抓着我的肩膀,将我撞在了墙壁上。

    我的后背“嗡”的一声,传来了沉闷闷的震感,滕柯呼吸急促的狠盯着我的眼,说道:“我对你动了心,我不能放你走,而你也只能在我身边,我无法忍受你远离我的视线,一分一秒都不行!唐未晚……”

    说着,滕柯的整张脸,都拧在了一起,他貌似是想说些什么,但想说的那句话,就迟迟卡在嗓口,说不出来。

    就好像怕水的人,总要喝下第一口水,怕高的人,总要蹬一次顶峰。

    终于,在他无尽的自我折磨与突破当中,他紧紧的闭上了眼,而嘴巴里,喃喃的,说出了一句让我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话。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唐未晚,我喜欢你……

    我可以很确定告诉自己,这句话,是滕柯亲口对我说的,但我也可以很确定的告诉自己,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

    叶姝予的存在,陈敏蓉的存在,我内心的无尽自卑,以及我父母的极力反抗。

    我是一个现实又可怜的人,总是不能,做出最忠于内心的决定。

    但我又很清晰的知道,在滕柯说出他喜欢我的那一瞬间,我是欣喜的,我是放松的,我是温暖的。

    混乱之间,滕柯身后的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我和滕柯的尴尬氛围瞬间终止,他红着脸喘着粗气,而我,同样的不知所措。

    滕柯转过了身,脸色红润的愈加不能控制,我伸手就要去拉门,他却一把按住我的手腕,“等等……”

    只见,他轻咳两声,极度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绪,他的手指紧张的去整理自己的衣领,额头隐隐约约的,冒出了一层虚汗。

    他按下门把手,轻轻一拉,门外就出现了尹思晗的身影。

    当尹思晗看到我和滕柯的样子时,她眼神一闪,意味深长的说道:“怎么,两位的脸这么红,是……”

    滕柯尴尬道:“你找我什么事?”

    尹思晗指了指我,“滕总,方不方便把唐未晚的时间借我一用?我找她有事。”

    (今天的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

    第232章 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办公室门口,尹思晗、滕柯和我,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

    我和滕柯之间是说不清的尴尬,尹思晗怪异的看了滕柯两眼,继续道:“滕总,方便把唐未晚借我一用吗?”

    这时,滕柯才算是回过神儿,他僵硬的点头,“额……可以……”

    尹思晗拉起我的手腕,“走吧未晚,楼下导演正找你呢,今天有你补拍的镜头。”

    我点点头,跟着就要走。

    而忽然间,滕柯喊了停,“等等!”

    只见,滕柯回身走到了办公桌的旁边,他弯身在桌子下面查看了两眼,随后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重新走到我身边。

    他不敢视我,站到我面前时,伸手将我的手拉到他身前,接着,一枚戒指,出现在我的手心。

    他强制的握住我的拳头,说道:“保存好。”

    我还想说些什么,尹思晗就一把将我拉出了办公室,“行了,走吧!”

    只是,当我被拉出办公室以后,整个办公大厅里,又一次,响起了哗然之声。

    所有人都在盯着我看,他们的眼神里,是遮掩不住的轻蔑和惊讶。

    “天啊,她怎么还在滕总办公室啊?滕总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是啊是啊,我一大早就来公司了,怎么没看到她人影?难不成,是滕总带她上楼的?她脸皮怎么这么厚呀,人家滕总都结婚了,她还赖在人家身边不放手。”

    “废话!如果我能傍上滕总这样的多金优质男,我也不放手!管他结没结婚的,我宁愿当万人唾弃的小三!”

    “……”

    前行的一路,各式各样的冷嘲热讽,像是无故而来的瓢泼大雨那般,砸在了我的头顶,身旁的尹思晗看了我一眼,伸手按下了电梯的下行键,说道:“怎么?被那些闲言碎语干扰了?”

    她轻笑着摇摇头,“难道你还没习惯那些争论吗?你顺势的时候,所有人都拥护你,你逆势的时候,所有人都唾弃你。这就是一个墙倒众人推的时代,你这么容易就被干扰,只能说……”

    她侧头看着我,后半句,迟迟没有说出口。

    我颓丧的问道:“只能说什么?”

    眼前,电梯才刚刚行进到一楼,尹思晗转过身,双手交叉的抱在胸前,一脸怀疑的问道:“那我先问你一句,你对滕总……到底是什么感觉?是互相利用?还是有好处可捞?还是……你一厢情愿?”

    我不解,“为什么要这么问?”

    尹思晗耸耸肩,“那就是你一厢情愿了,既然你这么在乎外界人怎么看你,那就是说明,你对滕柯,是真心的。”

    “真心”这两字一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我的心“扑通”一下开始加快,毫不夸张的,就好像是点到了我的命脉,又或者,看穿了我的心思。

    我急忙否决,“没有,我和滕柯,怎么可能……”

    尹思晗笑了笑,“可不可能,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虽然滕柯现在已经结婚,但是,我看他的心,还是在你这里的。豪门就是这样,凡是涉及到感情的事,就是最奢侈又最复杂的,他们的婚姻跟平民百姓不同,他们的婚姻,是利益的纽带,是不能随随便便,由自己做主的。”

    此时,电梯门开,尹思晗带着我进了电梯,门关合时,她继续道:“我感觉的到,滕总对叶姝予,根本就没有任何感情。我也亲眼见到过,一些家境殷实的富二代或者富三代,娶了和自己水平相当,却又无法动心的女人。不过,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身边的女人不断,而攀附他们的那些女人,每一个,都活的很滋润。”

    听了这番话,我疑惑的看着她,“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她上下巡视我一眼,快速道:“如果我没猜错,你身上的所有行头加起来,应该都不足一万块,而一个区区的小三袁桑桑,都能买的起几万块的包包。”

    尹思晗的眼神闪过一丝轻蔑,“袁桑桑有钱吗?她当然没有,但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她没钱,但她可以通过小三或者情妇的身份,从已婚男士的身上捞钱,这也就是俗称的捞女。所以,你看看她现在的日子,虽然过得没尊严,但是,钞票握了一大把,而你呢……”

    尹思晗轻轻拉扯了一下我的挎包,“mk的包包,最多最多,也就能算是个轻奢品,而你拥有一个对你动心被你迷惑的滕柯,你却不懂得,如果把感情,转变成可以握得住的钞票。唐未晚,你知道你为什么输给一个二十出头的袁桑桑吗?就是因为,你不懂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这一席话落地,我终于听明白了,她想和我传递的思想。

    她无非就是在告诉我,趁着滕柯还在我身边的时候,抓紧一切可利用的资源,把感情变现,把虚无缥缈的暧昧关系,变成看得见摸得到的物质积累。

    的确,现在的袁桑桑比我有钱,就是因为她懂得如何套路男人,但我也无法想象,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把自己的人生,定位的如此卑微而没有尊严。

    尹思晗说的这些,并没有错,毕竟这个社会千变万化,不管什么类型的人,都有可能顺着时代的变化应运而生。

    那些催人发昏的物质需求,总是能腐化人心,然后催产出,一个又一个,为了金钱而不择手段的男女版“袁桑桑”。

    我跟着尹思晗走下电梯时,她站在前头,趾高气昂的说道:“其实,我还蛮欣赏你的,不论周围的环境怎么恶劣,你都能坚守住你自己。不过呢,我还是觉得,该利用的资源,还是要利用起来,毕竟男人的心,并不是那么靠谱。如果你有兴趣,改天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

    听到这样的话,我忽然定住了脚,笃定的摇了摇头,“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但有一点,我和你想的不一样。”

    尹思晗回头,“哪一点?”

    “我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我不想攀附任何一个男人,也不想把自己变的卑微,或许这个时代不相信真爱,但我依旧抱有希望。”

    第233章 他的出现

    我的话说完,尹思晗的眼神里,真真切切的有了微妙的变化。

    她的脸色稍有恍惚,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也是,像你这样的乖乖女,应该不会接受我的意见。不过,还是提醒你一句,男人呢,并没你想的那么钟情,该留心眼的时候,还是留个心眼比较好,也算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我应付的点了点头,“嗯,谢谢你的提醒。”

    一进六楼的摄影厅,各个岗位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碌的奔波。

    穿过人群,我留意到了正在拍摄的凌南,以及,在休息区喝茶水的叶炜。

    叶炜能来,还真是挺令我惊讶的。

    我跟着尹思晗走去了休息区,而这时,她忽然性格大变,温柔娇弱的冲我介绍道:“这是我的未婚夫叶炜,你们应该认识的,对吧?”

    叶炜看到我时,眼神愣了一下,但即便是这样,也遮掩不住他对我的憎恶。

    我点点头,“嗯,蛮熟的。”

    叶炜稍有心虚的站起了身,拉着尹思晗的手说:“你怎么还亲自去找模特下楼?又不是什么大腕。”

    尹思晗笑着说:“未晚是我的好朋友,我当然要去找她啦,再说,她现在可是滕总面前的红人,我们跟滕家还有很多的合作项目要进行,我们总要搞好关系才是嘛!”

    尹思晗在叶炜面前说话的时候,说的是各种儿化音,要多嗲,有多嗲。

    叶炜倒也是就吃这一套,他轻揽着尹思晗的后腰,说:“你去忙吧,我在这等你下班。”

    尹思晗点点头,拉着我就要走,“走吧未晚,去找导演。”

    我们一转身,我的手机就来了一条简讯,意外的,竟然是叶炜发来的。

    “我警告你,如果你把我和袁桑桑的事情说出去,我就跟你没完!”

    我关掉手机屏幕,尹思晗就眼神阴森的回头轻瞄了我一眼,“怎么,是叶炜警告你了?不让你告诉我,关于他跟袁桑桑的事?”

    我惊讶道:“这你都能猜到?”

    她冷笑一声,一改刚刚的温顺模样,“如果我不了解他,又怎么能把他拿捏在手中?我是要跟他结婚的人,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都必须了解,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好这段婚姻!”

    说着,她笑着回了头,“你是结过婚的人,你说对吗?”

    听了她的话,我的后脊禁不住的一凉,我没办法赞同她的言论,但同样的,也无法反驳,毕竟,我是一个经历过失败婚姻的人。

    在老谋深算的尹思晗面前,也的确是太过于捉襟见肘。

    我不说话,尹思晗就继续道:“关于叶炜和袁桑桑的事,我过一会儿还要找你谈,等你拍摄结束,下午不忙的时候,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点点头,但忽然间,又很想询问她一些事情。

    “其实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忍耐叶炜找小三的举动的?明明叶炜出轨的所有事,你都清楚,但你却一直忍耐,甚至把叶炜瞒在鼓中,把他骗的团团转……难道这样就能让你心里舒服吗?但实际上,他还是背叛你了。”

    尹思晗毫不在乎的摊了摊手,“你说的那些事,很重要吗?我不在乎爱情不爱情的,只要叶炜乖乖的跟我结婚,让我拿到叶家一半的资产,只要他不给我搞出花边新闻,不给我弄出个什么私生子,这不就可以了吗?不然,我拿了钱,拿了公司,还要要求他,给我忠贞不渝的爱?唐未晚,这样的要求,会不会太贪心了?”

    的确,在金钱至上的尹思晗面前,跟她谈论忠贞的话题,实在是多余到不能再多余。

    我识相的闭了嘴,跟随去了拍摄区,只是,当我站到拍摄区门口的时候,我意外的发现,玻璃挡隔的另一边,聚集了七八个记者。

    他们齐刷刷的坐在玻璃茶水间的沙发上,屋内有工作人员在为他们服务,而他们此时,正不停的,朝着玻璃外侧的这边张望。

    忽然,里面有人站起了身,指着我说道:“那个就是唐未晚吧!是不是?”

    我定神的反应了好一会儿,顷刻间,只见那群人纷纷站起身,作势就要往我这边来。

    他们的手中有的拿着摄像头,有的拿着相机,有的拿着录音笔,总之,看着他们的架势,就是要来围堵我的。

    当我发现不对的一刻,下意识的,就想要逃跑,尹思晗在身旁拉了我一下,平静道:“有那么害怕吗?就连这些小罗罗的记者,你都不敢见?据我看来,现在是滕柯一厢情愿的喜欢你,又不是你赖着他不走,你完全可以,跟记者说清楚啊!”

    我听不进她说的话,转身就要离开,尹思晗继续扯住我的手腕,说道:“唐未晚,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现在正是炒作的好时机,如果你今天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不仅公司的广告会受益,你也会因此一炮而红。”

    我诧异,原来,这才是尹思晗带我下楼的原因。

    我指着那些马上奔到我面前的记者,冲她说道:“所以,这些人都是你找来的?”

    尹思晗当即摇头,“那倒不是,我早上来上班的时候,他们就在了。我听说,他们都是公司找来,给新广告做宣传的。不过,既然他们能认出你,那就说明,早就有人,给媒体透露了风声,说出了你和滕柯的事情。”

    我推开她的手,“不管是谁出卖了我,我都不想见,也不想接受采访。”

    我转身就要走,尹思晗却当即叫住了我,“你离开也没用,这场采访是公司安排的,你作为广告的新人之一,必须参加。而且,这件事滕柯也肯定知道,利用媒体炒作,本来就是两全其美的事。”

    听了这样的胁迫,我狰狞的站在原地,心思混乱到,不知如何选择。

    如果这真是公司安排的,那我只能服从。

    眼前,乌泱泱的记者人群,一齐冲到了我的面前,我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结果,身子就撞到了某个人结实的胸膛。

    我刚回头,滕柯就抓着我的肩膀,将我拖到了身后。

    他苛责的冲尹思晗说道:“如果你觉得炒作是唯一的途径,那我也可以帮你一把。”

    尹思晗满头的问号:“滕总……你什么意思?”

    滕柯潇洒的笑了笑,“叶炜和袁桑桑的新闻,够有力度么?”

    第234章 4公司广播

    面对滕柯的威胁,尹思晗这次是当真认了怂。

    当滕柯将叶炜和袁桑桑的名字说出口时,尹思晗极度紧张的,就朝着不远处的休息区看了一眼。

    此时的叶炜正在对着手机屏幕傻笑,他压根就不知道,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尹思晗的脸气的发青,她僵硬的挤出一丝微笑,说道:“滕总,新产品的推广需要媒体的力量,再说,这些是公司找来的这些记者,我也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滕柯说道:“产品的好坏,不靠绯闻,如果你非要让唐未晚用自损的方式来得到名声大噪的目的,那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们公司的实力了。用产品说话,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终于,尹思晗被滕柯的强制要求给说服,她被迫的点了点头,“好,既然滕总出面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那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吧。”

    话落,那些记者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我的心情仍旧很紧张,但有滕柯在,安心了不少。

    尹思晗随即转过身,面对面的冲着那些记者说道:“各位!麻烦大家去休息室等待一下,一会儿你们想要询问的问题,我都会一一解答。”

    有几个记者盯着我就不放,“尹总,我们想单独采访一下唐小姐……”

    尹思晗安抚道:“可以啊,那你们也要等唐小姐有空才是吧,你们想要询问的问题,我会帮你们转达的。所以,大家先去休息室坐一会儿好吗?这里的工作人员还在工作,不好打扰的。”

    几番说辞之后,尹思晗成功的,将记者弄回了休息室,我松了一口气,身后的滕柯就再次压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和我回办公室。”

    我即刻转身拒绝,“不了!我自己找个地方待一会儿,房门一反锁,就没人找我了。”

    我强行推开他,不想对视他的眼睛。

    滕柯此时的状态也稍有尴尬,他思忖少顷,说道:“那好……那我现在,留在这陪你。”

    “……”

    相互伫立的那几分钟的时间里,我和滕柯什么都不做,就那么傻傻的站着,仿佛气氛在瞬间凝固,什么都变的很不对劲。

    突然,我们两个同时相视道:

    “要不要上楼?”

    “我们什么时候离婚?”

    “……”

    冗长的沉默,我们两个忍不住的相视而笑。

    滕柯摇着头,“不会离婚,这件事你就别想了。”

    我说道:“那我起诉吧,起诉离婚,我也不贪图你的财产,法院判的也会比较快。”

    滕柯搞出一脸意料之中的样子,“那我就告你诈骗,闪婚诈骗我的财产。”

    我指着他说道:“你无耻!你这是冤枉我!”

    滕柯无赖的耸肩,“你尽管喊,你看谁会相信你!”

    我气的身子发抖,死死的指向他的脸,“你太过分了!”

    突然,滕柯伸手握住我的手指,神情专注,“唐未晚,要不我们……试试?”

    “试什么?”

    他的脸拧巴了一下,很不情愿的说道:“还能试什么。”

    我继续反问,“试什么啊!”

    他快速的环顾着四周,身子稍稍拘谨的说:“在一起啊!试着在一起!”

    我闪了一下神,“你别闹!别忘了你对女人过敏!再说,就算你恋爱能力正常,我也不会理你!”

    他咬合着牙齿,一脸不情愿,“你就那么厌烦和我在一起?我招你惹你了?”

    我掐着腰反问,“我招你惹你了!非要跟我结婚!”

    滕柯气愤的指了指我的脸,“唐未晚,我已经说的这么露骨了,你还……”

    我一把推开他的手指,“为什么你说什么,我就要做什么!我说了我不会和你在一起!”

    而这时,原本在休息室的那些记者,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滕柯看到那一幕,拉着我就去了另一个小型会议室,等着外面的人都走光了,我们两个才重新走出来。

    尹思晗送走了记者,回到我们面前时,脸色不悦的说道:“滕总,那些记者,我都给你打发走了,也按着公司的流程,给这次的新品做了宣传,而且,我还叮嘱他们,不要再对唐未晚的事,进行采访和播报。这下,你满意了吧?”

    滕柯点点头,接着,他转头瞪了我一眼,故意道:“唐未晚,您满意了吗?”

    我翻着白眼,“你尽快离开六楼,我会更开心的!”

    滕柯同样的跟我赌气,他不吭声,但脸色明显是生气了,他强挤着笑容,说道:“好,我走。”

    滕柯头也不回的离开以后,尹思晗也是一脸的怨气,她上下巡视着我,说:“记者的事,算是我的不对,不过……你下午下班的时间要留给我,我有事找你商量。”

    我勉强点头,“好,那就下班再说。”

    没有了这些人的干扰,整个上午,我都在忙着拍摄的事。

    因为有了前几天的历练,这次也就不那么生疏了。

    临着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打算一个人去三楼的员工食堂用餐,但还没走出摄影厅,就听到了整个大楼在播放公司广播。

    “唐小姐,滕总令您现在到十五层用餐。”

    这段广播,连续在大楼里播放了三遍,我站在大厅中央,身旁的员工就陆陆续续的从我身边穿过,他们的眼神,也是我意料之中的复杂。

    我心里堵着气,明明现在的我已经臭名昭著了,可他还是要这样当着员工的面,捉弄我。

    一气之下,我完全不理会的就去了三楼的餐厅,无论头顶的广播再怎么响,我都不会去!

    抵达三楼餐厅,叮叮哐哐的餐盘声,在耳边来回响起,我顺着人群走到了餐盘区,只见,周边的员工纷纷朝我递来了异样的目光,以及,那些不堪入耳的私语。

    第235章 感情牌

    此时此刻,集团三楼的餐厅里,我俨然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或者形容的再直白一点,是所有人的眼中钉。

    我轻轻拿起摞的高高的餐盘,里面的人群,就陆陆续续的,朝我探望而来。

    有那么一两个瞬间,我甚至都定在原地不敢动,而突然,身后有人推搡了我一把,耳边,是一个女生豪迈的声音,“请问你能快点吗?后面还有很多人排队呢,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这个女人的胸牌,上面写的很清楚,实习生,赫敏。

    这个名字,跟她的性格真的一点都不搭,不过,听到她毫不畏惧的当面说我,我竟一点都不生气。

    相比那些在背后念叨我的人,她磊落多了。

    我点头道了歉,就顺着餐饮区,一路向下的夹取食物。

    这个赫敏就跟在我身后,她的身子很瘦弱,头顶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身上穿了一套很普通的女士西装,但一看,就是百货市场几百块一套的那种。

    她的长相不算出众,标准的毕业生模样,大概是因为不太会化工作妆,仔细看她的眼线,右眼的眼皮上,甚至晕上了阴影。

    看到她,我忽然觉得,就像是看到了刚刚参加工作的自己,什么也不懂,什么也都很莽撞。

    取餐的过程中,我因为手抖,筷子不小心落在了地上,身后的赫敏很无奈的帮我捡起,顺手拿给我一双新的,说:“小心一点啊,掉筷子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我点点头,回身继续夹取食物,而这时,前面排队的员工,故意向身后撞了一下,我的餐盘直接落在地面,前面的那个女员工,就很不屑的回头嘲讽了我一句,“就不能长长点眼睛,真以为自己是太上皇,谁都要顺着你呢?”

    面对她莫名其妙的言辞,我反冲着就对峙了一句,“我有得罪你吗?明明是你把我的餐盘弄到了地上,我还没说话呢,你就反过来指责我?”

    那女员工高傲的甩了甩头发,说:“唐小姐,不要以为你现在还是滕总面前的红人!以前有滕总给你当靠山,我们都迁就你,但是现在呢……你还是把自己的位置摆清比较好!”

    她指了指地上的餐盘和落了一地的食物,“就比如眼下这些东西,你是不是应该,主动清扫干净?而不是,等着别人收拾你的烂摊子?”

    我心里自然是生气,不过还没开口说话,身后的赫敏,就绕着一步走上了前,她一把将自己的餐盘推到了那个女员工的身上,盘子上的汤碗,洒了对方一身。

    女员工刚要尖叫,赫敏就开了口,“明明是你先给人家添麻烦的!我看的可是清清楚楚!”

    女员工情绪失控的开始处理身上的污渍,嘴巴里说着一些难听的话,赫敏回头就在卫生角拿了拖把,用力的处理地上的脏东西。

    “不就是打扫为什么吗!有什么可狂傲的!”

    女员工声嘶力竭的指着赫敏说道:“你一个实习生,竟然敢跟我顶嘴!”说着,女员工就走到了赫敏的面前,抓着她的名牌,“赫敏?行政部新来的?呵呵……看来你是真的分不清形势,自己主动往枪口上撞喽……”

    说着,赫敏的名牌就被对方一把扯下,我上前就要帮赫敏出气,这时,身后有人拉过了我的肩膀,我重心不稳的向后窜了两步,回头时,发现是滕柯。

    滕柯将我拖到一边,随后伸手抓过了赫敏手中的拖把,说道:“公司招聘来的新人,难道是用来打扫卫生的吗?”

    话落,周围的人都不说话,而刚刚那个挑刺的女员工,一脸心虚的接过了拖把,说:“滕总……还是我来打扫吧……这样的事,怎么能劳烦您亲自动手呢……”

    滕柯松开了手,眼神冷冰冰的看着她说:“打扫完以后,去人事部报道。”

    那女员工的眼神闪着一抹亮光,“是有什么安排吗?滕总……”

    滕柯淡淡道:“办理离职手续。”

    说完,滕柯就拉着我走去了用餐区,而刚刚那个女员工,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傻愣了好一会儿,开始抱头痛哭。

    我跟着滕柯去了用餐区的角落,他将我压在座位上,随后坐到了我对面,说道:“让你上楼用餐你不听,非要来楼下受气?”

    我起身就要走,滕柯就要挟了过来,“如果你就这么走了,我现在就宣布我们领证的事。”

    我灰溜溜的坐回位置里,说道:“所以呢,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拖着我跟你一起下水,有意义吗?”

    滕柯双手搭在桌面上,平静道:“所以我不是说,我们可以试试吗。”

    我转过头,“我不试。”

    滕柯点头,“好,那我就说你骗婚。”

    “……”

    沉默的片刻,我的身后有工作人员拿来了餐具和菜品,没一会儿,我们俩的面前,就摆放了很多的餐盘。

    我朝着用餐大厅看了一圈,小声道:“你会不会太夸张了!”

    滕柯低头就开始吃东西,“如果你想更夸张,我也可以满足你。”他抬起头,勾着嘴角笑道:“需要我喂你吗?”

    我死抓着筷子,轻声道:“你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麻烦。”

    他摇摇头,轻咬着一块牛肉,“如果我不这样,你只会被更多的人欺负。”

    “……”

    这一餐吃到一半时,我因为承受不住别人的异样目光,直接上了楼。

    滕柯跟着我去了十五层的办公室,只是刚推开门,我们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陈敏蓉。

    她早就应该来找我了,这一点,我很早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陈敏蓉看到我的一刻,强压着怒气,站到了我面前,她本来是想发火的,但是,这一刻的她,倏然就柔软了下来。

    她没有嘶吼,更没有苛责,她只是默然的站在我和滕柯的面前,平静道:“儿子,妈今天来,是有事要和你商量。”

    原本我以为,陈敏蓉的出现,会是一场战争,但没成想,她会把自己柔软的一面,摆到我和滕柯的面前。

    我们三人面对面的坐在沙发里时,忽然间,陈敏蓉的眼角,泛出了几滴泪花。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