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6章 唯一的女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226章 唯一的女儿

    餐桌上,唐萧怒冲冲地瞪着滕柯与我,最后一次问道;“你们两个,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

    我哥的怒过已经烧到了眉头,我想好好的跟他解释,身后的楼梯口,就响起了叶姝予的怪声怪气。

    “怎么,做了亏心事,还不敢承认了?”她绕到滕柯身后,右手食指在滕柯的肩膀上轻轻的划触,“滕柯,我劝你,在唐未晚还没有露出她狐狸尾巴的时候,赶紧跟她离婚。否则,等到她开始对你有所企图的时候,你会连自己的大半个家产,都搭进去!”

    叶姝予转头探了我一眼,“或者……某些人现在,就已经动起了歪心思。毕竟,金钱面前,圣人都会变成狗。”

    餐桌上,唐萧一掌拍在了桌面上,“叶姝予你说话注意点!别以为你有两个破钱,就能随意污蔑我们!我们唐家不惦记你们的那些破家产!”

    叶姝予顺势就坐到了滕柯的身边,“好啊,不惦记最好,那你就好好劝劝你妹妹,让她赶紧把离婚手续给办了,免得到时候,惹得自己一身腥。”

    唐萧起身就指了指我的身子,“唐未晚你给我出来!”

    我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衬衫一角,“哥……”

    唐萧怒火中烧,拉着我就要往外走,这时,楼上的辛怡走到了我们面前,她冲着唐萧安慰了一句,“唐萧,大家是出来玩的,如果有什么矛盾,我们回去再解决不行吗?这里这么多人呢,我们吃过早饭就要返程了,有什么事,我们路上也可以说清楚的。”

    听了辛怡的劝,我哥松开了我的手,他气冲冲的扭头往厨房的方向走,命令道:“唐未晚你一会儿坐我的车!”

    辛怡站到我身后,安慰道:“未晚姐,一会儿你坐滕柯的车吧,实在不行,我坐唐萧的车。我怕你们路上吵起来,会出事的。”

    我忙乱的点点头,“费心了。”

    我们这一行人从御锦山庄离开时,不等我选择,唐萧就强制性的拉着我,上了他的车子。

    而我刚坐好,后车座的另一扇门,就被打开了。

    滕柯躬着身子就做到了我旁边,唐萧发现滕柯顾自的上了车,气呼呼的就喊了过来,“你上我车做什么!”

    滕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唐未晚在这,我自然要来。”

    “……”

    我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肩膀上,“你赶紧下去!”

    滕柯指了指窗外自己的车子,“我的车,已经被顾昊辰开走了,辛怡开的顾昊辰的车。”

    唐萧忍不住的狠踹了一脚油门,“滕柯!我拜托你放过我妹妹行吗?你不是已经跟叶姝予举办婚礼了么!我妹她不适合你,你能不能饶了她,饶了我们全家!”

    滕柯摇头,“叶姝予的事我会处理好,这事儿不劳你费心了。”

    唐萧冷笑两声,“行,我先不和你探讨这个话题,一会儿回市里,我会直接把唐未晚带走,你以后,别想再缠着我妹!”

    滕柯没说话,侧头专注的看着我,我不敢迎视他的眼,更不敢跟我哥交谈。

    车行的一路,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回到了市中心。

    车子停在道口,大家就此告别,唐萧打开车门锁,对滕柯说道:“你下车吧!我要送我妹回她自己的家。”

    滕柯开了车门,接着就冲我摊开了右手掌,“走吧,我们回家。”

    我侧头看了看唐萧,又看了看滕柯。

    忽然,唐萧大吼:“我说了!我要送我妹回家!你给我下车!”

    滕柯纹丝不动,云淡风轻的说道:“她现在已经搬到我那里去了,不信你问唐未晚。”

    唐萧怒目而视,我则胆怯的点了点头,“行李什么的……都被搬到滕柯家里了……”

    我哥无法相信的发了一会儿呆,他的双手死死的拿捏着方向盘,两只手的骨节,因为用力,而格外的分明。

    我不想我哥因为我的事情伤心,就转头冲滕柯说道:“你回去吧,我今晚……跟唐萧回我父母那里。”

    滕柯的眼神里流露出很多的担忧,我伸手就要去关车门,忽然,唐萧开了口:“滕柯你上来,我现在就去你家,把未晚的东西拿走!”

    我和滕柯相视而望,彼此默不作声。

    我冲他眨了眨眼,说:“你上来吧,我得听我哥的……”

    滕柯本来想拒绝,但在我的执意下,他还是上了车。

    这一路,我们都没说话,因为唐萧正在气头上,多说一句话,都会惹来灾难。

    而滕柯呢,全程沉默不语,我不知道他在思考什么,只是见他不时的拿出了手机,发了几条简讯,就再无其他了。

    车子开到滕柯家的别墅大院,车子一停,我们就纷纷下车。

    唐萧打开了后备车门,说:“未晚,你进去收拾东西吧,收拾好了,我给你搬下来。”

    我点点头,转身就往门口的方向走,但这时,身后响起了轮胎碾压碎屑石子的声音。

    我回过头,看到了我父亲的车子。

    我没成想,父亲会亲自开车来找我。

    我和唐萧惊讶的同时,面前的车子里,走下来了父母的身影。

    但令人意外的是,我的父母,是从后车座上走下来的。

    驾驶座上的人,并不知晓是谁。

    我和唐萧迎了上去,紧接着,我在车子的驾驶座上,看到了周子昂……

    这个让我看一次恨一次的男人,竟然开着我父亲的车,出现在了滕柯的家门口。

    我和唐萧都不可思议,周子昂却下了车,跟着我爸妈,走到了我面前。

    我不解道:“爸……妈……你们怎么会……”

    周子昂一脸沉稳的说道:“我刚才去你的小区找你了,不巧碰见你爸妈,他们也刚好要去家里找你,但我发现,你已经不住那了。所以我想,你除了曲玥家以外,就只能来这里住了。”

    周子昂讪笑着指了指身后的别墅,“滕柯的别墅,对吧?”

    我百感交集的看着我爸妈,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母亲的眼神黯然神伤,接着,她拉过我的手臂说道:“走吧,回家。”

    身后,滕柯紧张的扯住了我,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我爸就两步站到了滕柯的面前,他用他布满皱纹的手掌,压着滕柯的手臂,说道:“你和我女儿的事,到此为止吧!之前你为我们唐家做的事,我很感谢你,但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就算她一辈子不结婚,我也不会让她在你这里受委屈。

    227章 我会对她负责

    听了父亲的话,我莫名觉得自己很不孝。

    从记事以来,我一直因为领养的身份,而觉得自己跟养父养母,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疏离感。

    我觉得我的生命是多余的,我能存活,就是这个家庭对我的恩赐。

    我甚至想过,就这么一辈子,做唐萧的陪衬,把所有好的东西,珍贵的东西,都给我的哥哥,尽我全力的,不让父母担忧。

    所以,大学毕业之后,促使我想要尽快结婚的动力之一,就是快些摆脱父母,不给他们任何形式的负担。

    但现在看来,不论我出嫁与否,不论我亲生与否,他们都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的骨肉。

    面对父亲的真情说辞,我用力的推开了滕柯的手臂,我努力的挤出微笑,冲他说道:“我也该回家了,照理来说,今天晚上,叶姝予会来你这里居住,她的车子应该还没开回来,赶在她开回来之前,我把行李收拾走,这样两不耽误。”

    滕柯微微蹙眉,模样深沉而不可捉摸。

    而这时,大门口的方向,就开进来了滕柯的车子,是顾昊辰代开的。

    那辆车子里,坐的应该是叶姝予。

    我的心跟着一紧,急忙推着滕柯说道:“拜托你让我离开行吗?我不想让叶姝予跟我的爸妈吵,如果……”

    忽然,滕柯一把按住我的肩膀,低声道:“唐未晚,如果我今天让你走了,你还会回来吗?”

    我还会回来吗?

    我想,应该不会了。

    我不说话,但掩藏不住的眼神,出卖了我。

    滕柯死死的拉住我的手臂,声音凛冽,“这次就让我自私一回,出了什么事,后果我来承担。”

    我木然的看着他的反应,还来不及思考他说的话,身后,叶姝予踩着高跟鞋,走到了人群之中。

    她巡视了一圈,最后将敌对的利刃,对准了我的父母。

    她双手抱怀的站到我父母面亲,笑着说道:“您二老,就是唐未晚的父亲和母亲吧?”

    我父亲生性冷漠,没有作答,我母亲跟着点了点头,大概猜出了叶姝予的身份。

    叶姝予微勾着嘴角,淡然道:“那我就不兜圈子了,我叫叶姝予,是昨天刚刚和滕柯举办过婚礼的……滕家的准儿媳妇。”

    她指了指我们身后的别墅,继续道:“这里呢,就是我和滕柯的家。当然,在此之前,你们的女儿唐未晚,一直寄宿在我丈夫的家中。”

    她摊了摊手,“所以我想,对于这种事,你们当父母的,是不是应该,做出点什么举动?”

    她笑着低头抠了抠手指,“是你们亲自把她带走,还是……我找人,将她撵出去?”

    我爸最受不了别人的威胁,他听了这话,使尽全身力气的,就将我扯到了他的身边,他回身看向叶姝予,说道:“我女儿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

    叶姝予大笑,“我也不想插手啊!但是,她现在住在我丈夫的家里,我当然……”

    这时,滕柯站到了叶姝予的面前,他漠然的看了她几秒钟,说道:“是谁告诉你,我是你的丈夫?又是谁告诉你,这个家,有你的一席之地?”

    叶姝予冷笑:“滕柯,我们已经结婚了,婚礼都被媒体公开了,难道你要告诉我,让我新婚第二天,回自己家里住?”

    滕柯从容不迫的笑了笑,“不然呢,一场没有法律效力的假结婚,你还真的要当成真事去对待?我和唐未晚已经领证,按理说,这房子,也有她一份。如果你非要拿身份说事,那现在,该消失的人,是你。”

    话落,叶姝予气的是吹胡子瞪眼。

    她说不过滕柯,就继续冲我的父母开炮,“你们还不打算带着你们不检点的女儿离开这里?非要做跳梁小丑?呵呵,你们唐家人也真是够……”

    话未说完,滕柯用力的就将叶姝予拉到了一边,叶姝予还想继续撕扯,滕柯就甩开她,同我的父母解释。

    “对不起伯父伯母,结婚典礼的事是我的错,这件事与未晚无关,都是我一个人造成的。我会尽快处理好自己的私事,再去跟二老谢罪,我会对未晚负责,不让她受任何伤害。”

    听了滕柯的话,我爸压在心里的怒气,稍稍减轻了一些。

    父亲还想再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父亲拉过我的手,说道:“走吧,回家。”

    我没做停留的就跟着父亲去了车边,身后的滕柯就作势要朝我走来,可恼人的叶姝予拉着他的手臂就坐在地上号啕大哭,整个院落里都是她的哭声,慎人的很。

    回程时,我仍旧坐的唐萧的车子,周子昂则打算继续开我父亲的车,载着我父母离开。

    临着上车前,滕柯依旧目光灼热的望向我,我避开他的视线,整理思绪,坐到了车中。

    车子启程,我们回了父母家的小区。

    下车之时,周子昂极为殷勤的,将我爸妈搀扶下了车。

    我爸妈仍旧没办法原谅周子昂,所以下车以后,催促着他,就让他离开。

    可周子昂非但不走,还惺惺作态的搞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恳求我爸妈,让他留下来,跟我说两句话。

    此时此刻,我当真是连骂他的心情,都没有了。

    我满脑子,都是如何处理我和滕柯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搞定我父母的情绪。

    周子昂的突然出现,完全不在我的应对计划之内。

    我爸妈此时也很疲惫,在我执意让周子昂赶紧离开的时候,周子昂忽然眼眶盈泪的,就跟我打起了感情牌。

    他拉住我的手,恹恹道:“我只是想跟你谈谈心而已,我没有别的企图。”转头,他开始跟我爸妈求情,“爸、妈,我知道我没资格这么叫你们,但我现在只想跟未晚单独说会儿话,我没别的心思……”

    我母亲难为的甩了一下手臂,“你有什么事,就在楼下说,说完赶紧走!”母亲推搡了一下唐萧,“你在楼下陪着你妹妹,一会儿把她安全带上楼。”

    说罢,我父母就一前一后的进了单元楼。

    周子昂眼神祈求的站在我面前,我哥则识趣的走到了花园旁侧,隔着十多米的距离,等待我。

    第228章 我章不放心你

    当小区楼下只剩下我跟周子昂时,我看着他假惺惺的模样,说道:“你又想演什么戏?还那么殷勤的,把我爸妈带到滕柯的别墅,你也是够处心积虑的。

    周子昂丝毫没有露出他原本的面目,他继续眼神祈求的看着我,“你真的跟滕柯在一起了?你是他的什么?小三吗?”

    小三……

    这个形容词,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讽刺。

    我哼笑道:“恐怕,能配得上小三这个名词的人,只有你家袁桑桑了。”

    说到袁桑桑,周子昂的眼睛了迸发了出丝丝怒意,看样子,他最近跟袁桑桑的感情,不是很顺利。

    我漠然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突然,他丧气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和她快结束了,她现在,貌似找到其他的男人了。”

    我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这就是袁桑桑的本性。

    我说道:“我应该纠正你一点,不是她找到其他的男人了,而是,她一直都有其他的男人。”

    周子昂的眼神一亮,“所以你早就知道她背着我,在外面……”

    我打断他太过激动的情绪,“停!你没资格指责她的,毕竟袁桑桑为了你,也吃过不少的苦头,你们两个人,都是彼此彼此,就算是相互背叛,也没什么好埋怨的。”

    我低头笑了笑,“其实我挺佩服袁桑桑的,她跟了你五年多,后期通过傍大款,涉足富二代的圈子,找到了能养她的金主,就这种情况下,她还对你不离不弃。这说明,她真的把你当回事了,而你呢,不好好珍惜这个从天而降的小娇妻,还三番五次的让她受伤害,虽然她也不是好人,但你们这么互相玩弄的状况,也真的挺令人诧异的。”

    即瞬,周子昂的情绪开始失控,“那不能怨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唐氏综合症!而且,我根本不敢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你当初不是也告诉我说,她的孩子……”

    我摇摇头,无望的看着他,“周子昂,我和你不同,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个知冷暖的人,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可你呢,你总是妄图通过各种捷径,不论是拍马屁,还是靠女人,去触及并不属于你的人生!你明明有机会,通过袁桑桑跨越阶层的,可关键时刻,你又犯了男人自尊心的毛病,亲手毁了这个机会。有时候我也不了解你到底是哪一种人,但不论你是哪一种,你都不会是为善的那一类。你的心,其实比袁桑桑还要黑。”

    说完这些,我耸耸肩,“好像……我们说跑题了,但话已至此,我觉得你也不会继续和我交谈下去了,我们就在这分别吧。哦对了,我也恳求你,以后,不要再来干涉我的生活,我们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就算是我死了,也都跟你无关。”

    我转身就要离开,周子昂一把扼住我的手腕,“要不我们重新开始吧!分开的这些日子,我想了太多,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袁桑桑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开始怀念你的好,怀念你在我身边的那些日子!

    “未晚,之前我给你发信息,说了一些让你生气的话,其实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因为不甘心,才那样做的!我的真实想法,其实是放不下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从朋友开始也行……你说你想要一个知你冷暖的人,我就是啊,我和你从大学到工作,我是这个世上,最了解你的人!”

    最了解我的人,却伤害我最深,这应该才是最大的讽刺吧。

    我挣脱着他的手,一点一点地向后挪动,可谁知,他精神失控似的拖着我的手臂,整个人瘫在地上。

    他的额头抵在我的手背上,继续恳求道:“我是真的后悔了,从离开你到现在,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我现在,时不时的就会想起我们在大学的时光,我记得你每个月来例假的日期,我记得你最爱吃和最不爱吃的食物,我记得你最害怕和最喜欢的东西,这世上,没人比我更懂你了!”

    是啊,我最爱吃酸,但你不爱吃,每次我在菜里多放一点陈醋,你都会跟我翻脸;我来例假的日子,是每个月的三十号前后,你明知道我有严重的痛经,却总是在那几天,跟朋友约伴喝酒;我最爱的生活状态,就是一日三餐,爱人作陪,但你却背着我,偷情了整整五年。

    了解我又怎样?了解我,还不是一样,要在我的每一个软肋上,狠狠的给我插刀。

    所以,有些人在表露决心的时候,就算他把心掏出来,都未必是真的。

    正当周子昂竭尽全力的,在我面前表演苦情戏时,我拉着脸,冲不远处的唐萧发射求救信号。

    唐萧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可正当他往这边冲的时候,我明显注意到,他的脚步缓慢了下来,眼神也……变的奇怪了起来。

    我不太理解,顺势就朝着他张望的方向看了过去,而当我侧过头时,我竟然,在身后的另一侧,看到了滕柯的身影。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不清楚,但看着状况,应该是跟了我们一路。

    我还没来得及惊讶,滕柯就一把拽起了地上的周子昂。

    周子昂还没看清楚滕柯的脸,滕柯就麻利的抡出一拳,砸在了周子昂的右脸上。

    周子昂晃着脑袋反应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刚要跟滕柯理论,滕柯就再一次,对他施了暴。

    我识相的绕开了这个作案现场,不远处的唐萧则目瞪口呆的走到了我身边,说:“搞什么?这滕柯怎么又跟来了?”

    我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等着滕柯把周子昂收拾差不多的时候,滕柯转了转自己的右拳,走到我面前,眼神专注的说:“我不放心你,跟过来看一眼,明天……你会去集团的,对吧?”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那你……就这么出来……叶姝予那边……”

    他断然道:“她已经被我弄走了,除了你,我没办法忍受其他的女人在我身边。”

    (今天的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第229章 出国留学

    除了我,他没办法忍受,其他的女人在他身边?

    这句话在我的脑中回荡之时,我搞不清楚,滕柯他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又或者,他只是无心那么一说。

    小区楼下,唐萧走到我身边,同滕柯说道:“你一路跟我妹跟到家门口,还莫名其妙把周子昂收拾了一顿……”

    我哥顿了顿,上下打量着滕柯,随即,他伸手在滕柯的面前晃了晃,“喂!看出神了你!我在和你说话!”

    滕柯这才将目光从我身上挪走,他看了眼唐萧,说道:“以后别让唐未晚单独跟男人见面了,特别是周子昂这种人。”

    我哥将我向后拉了拉,面对面的冲滕柯命令道:“暂且不说周子昂怎么样,你这样的人,我也不会让未晚和你见面。”

    察觉形势越来越僵化,我走到我哥身后说道:“行了哥,上楼吧。”

    唐萧也没打算继续吵下去,而滕柯再次拉住我的手,紧迫道:“明天别忘了来公司,我有话跟你说。”

    我推开他的手,点了点头,“嗯,回去吧。”

    滕柯站在原地等着我离开,而地上被打的半死的周子昂,一把就拉住了我的脚腕。

    我低头看着他满脸淤青的样子,抬脚就甩了两下,“你别碰我了!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真的很烦!”

    滕柯上手就将周子昂从地上拉了起来,拖着他的身子,就扯到了小区花园旁边。

    唐萧在身后推了我一把,催促道:“好了,回家。”

    上了楼,我爸妈连衣服都没换,就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等待我的归来。

    可想而知,接下来,又是一场残酷的讨伐。

    我已经做好了被批斗的准备,老老实实的脱鞋进屋,同样安静的,坐在沙发一角。

    唐萧看出了家里气氛的严峻,他刻意给父母倒了两杯茶水,说:“爸、妈……未晚也很久没回家了,咱们先休息一晚,有什么事,等明天大家情绪都平静下来了,再谈。”

    我妈胆怯的看了父亲一眼,随后冲我使了两个眼色,意思让我不要在客厅逗留,赶紧回自己的房间。

    我没敢走,随后,我爸就突然站起了身。

    我不清楚他要做什么,只见他一个人走去了书房,等着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份文件,以及……一张存折……

    存折这种东西,我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估计是以前的老古董。

    我心里悬着一根线,父亲就走到了我面前,随手将文件和存折放在茶几上,说道:“这是去澳大利亚留学的入学手续,我都给你咨询好了,这存折,是我前些年,帮你存下的。”

    父亲竭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坐在沙发上,继续喃喃道:“以前家里条件一般,只能供你哥一个人出国留学,这些年公司的收益越来越好,家里也不缺钱了。之前我和你妈觉得对你有愧,所以一直在帮你攒钱,本来是打算,等你大学毕业的时候,把这笔钱拿给你,让你出去留学或者是作为创业资金,但是后来……”

    父亲哽咽了一下,我妈就接了话,“后来你毕业就打算结婚,你爸不想耽误你的幸福,就没敢把留学的事说出来,这笔钱,也就一直在我们这放着了。”

    父亲指了一下茶几,“存折里,有将近一百多万,本来就是要给你的。正好你现在离婚了,留学的事,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抉择,我觉得这当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父母的爱让我感动,但面对我已经不小的年龄,我忽然就有些打怵。

    如果留学归来,我也就三十多了。

    我爸的语调稍微严肃了一些,“这是你最好的选择,离开国内,摆脱现在的人和事,等你再回来,也能更好的帮你哥打理公司。”

    我语塞着说不出话,我哥就开始帮我解围,“爸,为什么让未晚突然出国?她现在在国内不是好好的么,她一个女生,如果让她突然出去……”

    突然,我爸发了火,“不让她出去,难道就一直让她在国内受那些人的干扰吗!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怎么看我们唐家!别人都说,我女儿离了一次婚,然后又去傍大款,傍大款不成,还被人在婚礼上数落!”

    父亲指着我的脸就喊了过来,“唐未晚!你从小到大,你妈为你费了多少心你不知道吗?初中的时候你就总打架,你妈为了平息你的那些事,来来回回的往学校跑,跑了整整一年,最后你才安分下来!

    “我以为你后来学好了,不闹了,结果呢,现在成人了,你却给我来了一个更大的闹剧!”父亲狠狠的捶着自己的胸口,“我就问你,你到底能不能对你自己的人生负责!你到底能不能理解我和你妈的心情!”

    能,我当然能,我甚至还固执的用自以为的方式,去做一些所谓“孝顺”的事,结果呢,却伤害了我的父母。

    眼前,父亲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胸口,冲我说道:“还有,你给我说清楚,你和那个滕柯,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外人都说,是你故意靠近的人家,你现在,给我解释清楚。”

    我抬起头,急忙道:“不是的!我和他是初中的同学,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后来又碰面,是因为找工作,很巧合的遇见了。”

    我爸一脸的疑惑,“一个三十岁的人,跟你是初中同学?唐未晚,你是不是在跟我说谎!”

    我摇头,“他小学毕业以后,有三年多的时间,没有上学念书,原因是什么我不清楚,但他的确是我的初中同学。”

    父亲将信将疑的看了我两眼,最后提醒,“留学的事,你赶紧给我做决定,你决定好了,我就托人安排澳大利亚那边的房子,那有我认识的人,还可以说上话。”

    说罢,父亲转身就回了房间。

    母亲站起身,拉着我的手腕说:“未晚啊,出去留学吧!听你爸的话,行么?”

    我点着头,“妈,我会好好考虑的。”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