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说了,治好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说了,治好她

    陆尔朝着秦宣照亮的地方看过去,阴暗潮湿的角落里露出了半截人脚。

    秦宣握着她的手力度突然大了起来。

    陆尔努力的压下自己的恐惧,拉着秦宣向角落里走了过去。

    微弱的光亮下,陆尔终于看清了具体的情况。

    一个全身赤裸着的女人蜷缩在已经散发出恶臭的角落里,脸上身上都脏的不成样子。

    陆尔一把夺过秦宣手里的手机然后向那个女人靠近。

    “秦宣,是诗文!”陆尔惊喜的说道。

    她伸出手去探是问的鼻息,“还有气,她还活着!”

    “真的?”秦宣立马就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盖在诗文的身上,也顾不得脏了,立马就将她抱了起来。

    “快送她去医院。”陆尔给秦宣照着明,两个人将诗文放在了车的后座,然后迅速的朝着医院开去。

    将诗文送进了急救室,陆尔和秦宣等在门口,两个人都沉默了。

    如果他们再晚来一点,或许,诗文就真的会死在那里,荒无人烟已经荒废的教堂,一个女疯子死在那里无声无息一直都不会被人发现。

    明明就是很容易想到的一件事,诗文走丢了,肯定会去之前住过的孤儿院,可是,却没有将她的安危放在心上,在他们眼里,诗文这种人,总是可有可无的。

    过了不久,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尔连忙站起身询问,“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皱着眉头回答,“病人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她是饿晕的,之前应该是生产过,还没有恢复好,但是现在身上却有很明显的性行为的痕迹,我猜她应该是在近期被强.暴过……”

    陆尔沉默了,许久,她才哑着嗓子,再次对医生说,“不管怎样,治好她。”

    “这个我只能说会尽我最大的可能。”医生有点为难的看着陆尔。

    陆尔低头,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一把红色的钞票塞进医生的手里,“我说了,治好她。”

    医生拿着钱,立马就展露了笑颜,“好的,你放心。”

    医生再次走进抢救室。

    陆尔在医生的安排下给诗文找了个护工帮她清理身体,当诗文穿着干净的病号服推进单人病房的时候,陆尔这才发现,这么多年了,诗文的容貌,一直都没有变。

    她本就长了一张漂亮且清纯的娃娃脸,今年也不够是35岁的年纪,刚好是一个女人风韵最足的时候,所以才会引来了那么多对她起了色心的禽兽。

    陆尔一直没有说话。

    她坐在诗文的床边,看着窗户外面沉寂了很久很久。

    诗文,她人如其名,当年其实是一个很优雅恬静的女孩,谁也不知道当年她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是,陆尔是知道的。

    当时的陆尔,正好六岁,老院长带着诗文还有六岁的陆尔去了一个地方。

    当时陆尔还小,只知道是老院长为了他们这一批到了学龄的孩子去申请政府的福利,她和诗文看着院长和几个男人在房子里面起来争执。

    再后来,院长出来了,那几个男人盯着诗文看了几眼,跟院长说,要院长带着陆尔去另一栋楼找另一个处长。

    院长以为这件事是有了成果,立马欣喜的就带着陆尔走了,而诗文,却留了下来。

    可是,年幼的陆尔,因为贪玩,并没有跟上院长,而是自己跑去了草丛中,院长嘱咐她别跑远了,然后自己进了那栋大楼。

    院长进去后不久,那栋大楼的卷闸门突然关上了,陆尔听着里面一直没动静,就想回去找诗文。

    可是,她回去,却并没有找到诗文……

    那个小房子的门紧紧的关上了,陆尔绕到房子后面,从窗户里,听到了诗文的惨叫声。

    那样的声音,先是歇斯底里,然后变成断断续续的求饶,到最后,彻底的没有了。

    诗文的哭声里,还有好几个男人的淫笑声。

    陆尔在窗户下听到声音之后,四处去寻找着大人,希望他们可以去救救诗文,可是他们全都冷漠的将她推到地上,甚至将她关在阴暗的仓库里。

    她与肮脏的老鼠蟑螂过了一夜,等刺眼的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她见到的,就是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诗文了。

    院长哭得不能自拔,诗文的身上穿着院长的长褂子,嘴角青紫,面如死灰。

    陆尔被院长抱回了孤儿院,坐在院长的房间里,陆尔看到了诗文长褂子下面的身体。

    一身的血污,处处都布满了触目惊心的咬痕。

    陆尔哭了,她哭着哭着睡着了,再醒来时,诗文就疯了。

    院长跟陆尔说,要她忘了这件事,要她不要跟任何人说起,可是陆尔怎么可能忘得掉,只是,在面对疯傻的诗文时,还不懂事的她选择了沉默。

    但是,那件事之后需,她们这一批孩子,就真的全都进了学堂。

    从那之后,之前跟诗文玩得很好的陆尔,突然就跟诗文拉开了距离。

    连带着利清清,陆尔都不愿意她跟诗文打交道。

    并不是嫌弃,并不是觉得她脏,只是单纯的怕诗文一看见她,就想起那个犹如梦靥般的夜晚。

    诗文疯了,那个恬静美好的女孩,定格在她的16岁,从那之后,陆尔也曾总是驻足在阁楼下。

    诗文被禁足不能下来,但是陆尔给她做了一个小篮子,绳索拴在阁楼上,陆尔每次从学校回来,总会将买来的糖果放几颗在诗文的小篮子里,然后拉一拉那条绳索,在诗文走到栏杆上的时候,迅速的跑掉。

    她总是喜欢看到诗文拿到糖果的时候那个欣喜的样子,似乎只有那样的时候,诗文才不会疯。

    “陆尔姐。”秦宣见陆尔沉默了许久,走到她的身边来。

    他并不知道陆尔与诗文之间发生的事,只是单纯的觉得陆尔这个沉寂的样子太过于可怕。

    她似乎在紧紧的盯着黑暗中的某个东西,不知道是因为隐忍还是压抑,整个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栗,她握着床沿的手指节已经泛白,用力之大,似乎想让自己的十指生生折断。

    陆尔的眼神是没有焦距的,只有深不见底的幽暗,那里的暗涌,似乎想将入眼的一切东西都尽数吞噬。

    “秦宣,你说,明明就是个这样的世界,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还想好好的活着?”陆尔唇齿微开,一句话之后,又陷入了更深一层的沉思。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