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周容深何笙轮回番外 原来你也在这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彼时北京飞往上海的空客330航班,在一万英尺高空遇到强对流,正剧烈颠簸,一名戴着眼罩的女乘客从睡梦中惊醒,拍着桌板大叫,“哎呀,别颠啦好不啦!这是飞机还是云霄飞车哦?”

    休息室的门倏而打开,一名二十出头的空姐被几个同伴推了出来,“何笙你去应付她,这泼妇和我们都吵过。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理了理颈间的丝巾,急匆匆进入头等舱,“女士 , 您稍安勿躁,飞机即将驶离风口。”

    女人脸上化着浓妆遮掩皱纹 , “你们什么服务态度啊,我不喊都没人出来说一说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坠毁啦!”

    整个头等舱顿时有些躁动,何笙脸色一变 , “女士 , 这话不吉利的。”

    女人瞪大眼,没完没了的推搡她,“你在指责我啊?你会不会说话呀?你年纪轻轻脾气不小的噢!”

    何笙有些招架不住,她无可奈何将视线投向里面安静看书的男人 , “对不起先生,请您安抚您太太 , 我们尽量使飞机平稳 , 还请别影响到其他乘客。”

    女人喊叫戛然而止,扭头张望身旁 , 男人神色慵懒 , 单手撑着下颔,看不清眉目,漫不经心翻了一页,嗓音低沉说 , “我不认识她。”

    何笙一愣,还来不及道歉 , 她后面靠近过道忽然站起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面容凶神恶煞,一把扯住她衬衫 , 将她粗鲁拉了过去,“你眼瞎啊?那是我太太!”

    慌乱挣扎中她的高跟踩在男人皮鞋上,对方立刻炸毛 , 用力揪起她头发挥拳打她,何笙本能抱头躲避,那股扑面而来的劲风 , 却在距离她不到三厘米时猛地停住。

    紧接着传来一声惨痛的哀嚎 , 她吓得双眼紧闭,以为打在自己身上,可迟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叫声依然持续,黑暗之外是一片无休止的混乱,她有些僵硬睁开一道缝隙,视线内映入一枚价格不菲的银色腕表,就是这只腕表主人挡住男子的拳头,并反握住他 , 将粗大的腕子呈九十度弯曲,骨头捏得嘎吱响,男人惨叫疼!松开!

    她目光呆滞越过两名空姐头顶,发现救她的正是刚才认错的那名先生,他面容阴冷,轻描淡写便遏制了对方,掌下用力一推,糙汉子踉跄跌坐在过道上。他掏出方帕擦了擦手,什么话都没说,重新落座捧起书本看,张牙舞爪的妇人也不敢再吵闹,一霎间安静得近乎诡异。

    同伴将何笙搀扶起来 , 以为她吓傻了,不停摇晃她 , 她一言不发,目光死死落在男人袖绾的纽扣 , 那上面缠住她的头绳 , 她想了想,最终也没有过去打扰。

    航班准点降落在虹桥机场,何笙送完乘客下机 , 顾不得换制服,冲入人群焦急奔跑寻找着 , 男人脱掉西装搭在手臂 , 露出笔挺的深蓝色衬衣,衣兜内抻出长长的电话线 , 他对那头说着什么 , 抬腕估算时间,隐隐听到一句麻醉。

    她笑着追上去,“先生!”

    男人瞬间停住。

    “刚才谢谢你替我解围。”

    他朝她汗涔涔的眉目间梭巡数秒,平静移开,“小事。”

    随即望向拥挤的门口 , 似乎在等人,而他袖绾上的头绳不见了 , 不知丢在哪里,她略有尴尬撩了撩耳畔的长发,“我叫何笙。”

    他看了她一眼 , 就在这时一名助理装扮的男人风风火火跑过来,躬身对他说 , “周主任,陈局长的夫人难产大出血,我们要尽快赶过去。”

    他伸手接过咖啡 , 吩咐助理给何笙一张名片 , 便行色匆匆挤入人潮,眨眼无影无踪。

    何笙皱眉低头,默念掌心卡片的文字,上海市仁济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周容深。

    妇产科?

    接生孩子的吗。

    她茫然愣住,同伴气喘吁吁追上她,将她的行李箱推过去,“看什么呢?家当都不要了。”

    她回过神,敷衍说,“哦 , 一个医生,人挺好的。”

    “哟,这才见一面,就觉得人好了?你透视眼啊。”

    她刚要收起名片,同伴一把夺过去,举得高高的,满脸揶揄,“周容深啊。”

    何笙抢回的姿势一顿,“你认识?”

    “豪门权贵谁不认识他啊!上海一多半的千金少爷都是他接生的,他这方面可是顶级专家,北京经常请他过去授课,原先有个官太太差点一尸两命 , 都下病危了,周容深接手愣是救活了。”

    她撇撇嘴,“那他不是把那么多女人屁股都看光了?”

    同伴哈哈大笑 , “哎呀!他只做剖腹产的,看什么屁股。”

    何笙下午被同事缠着逛街 , 一直心不在焉 , 同伴问她怎么了,她踢着路边的石子,“烦。”

    同事撅起她下巴 , 盯着看了一会儿,“知道你脸上有什么吗。”

    她立刻摸了摸,“脏?”

    同事意味深长说 , “心潮荡漾 , 少女怀春。”

    何笙没好气拍掉她的手,惊鸿一瞥间 , 无意掠过对面西餐厅的橱窗 , 她动作顿时僵住。免-费-首-发→【追】【书】【帮】

    温柔的灯火下,他独自坐在一处清静角落,并没有被这座城市斑斓浮华的夜色而诱惑,饶有兴味雕琢着盘中的辅菜 , 把一颗红萝卜削得更加精致。

    她这一刻才真真切切看清他的模样,虽然只是半张遥远的侧脸 , 没有多少温度,没有多少表情。

    她恍惚失神,侍者递给他一瓶红酒 , 他绅士接过的同时,温和一笑 , 阖动薄唇说了声谢谢,不知是月色太美好,还是笼罩他的时光太柔情 , 何笙觉得这个男人像一抔清澈的水 , 无声而潺潺,淌过她胸口。

    她趁同事商量要吃什么,脚下极快穿过长街,溜进了那家餐厅。

    她装作偶遇,经过他桌旁,一脸惊讶和喜悦掩唇说,“呀,周医生也在。”

    周容深不着痕迹将刀叉反置,透过折射到他眼底的银光 , 看了她夸张至极的脸孔一眼,淡淡嗯。

    “何小姐也这样巧。”

    何笙自来熟拉开他对面的空椅子,“我顺路,正好进来买一杯水解渴。”

    周容深慢条斯理将牛排切成一块块方丁,他其实早就发现她,在她刚出现这条街上,那副心事重重又桃花泛滥的模样,他看得一清二楚。她往南,他向北,绝不会顺路,不过他没有戳破 , “何小姐尝尝吗。”

    他只是客套一句,没想到她真的张开了嘴。

    他微怔 , 抽出两张纸,擦拭干净叉子 , 才重新扎了一块肉递给她 , 她眉眼弯弯接过,咬了一口,舔舔嘴唇 , “我只是替周医生试一试有没有毒,我不饿。”

    周容深挑眉 , “那有吗。”

    她掐了掐自己的脸 , “暂时没大碍,你放心吃。”

    他瞳孔里的波光格外明亮 , 何笙托腮看他斯文的吃相, “周主任是妇产科圣手?”

    他略微思考了下 , “还好。”

    末了又补充,“如果何小姐生孩子,也可以来找我。”

    何笙笑说我婚姻还没有着落,恐怕要你多等几年。

    周容深手上动作一顿 , 眉眼漾起浅笑。

    “彼此。”

    她耳朵动了动,笑嘻嘻咬着吸管 , “周主任这样事业有成,也被爱情遗忘在角落了吗?”

    “工作繁忙。”

    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哦,“周医生二十几?”

    他端起酒杯,“你看像几。”

    何笙伸出五根纤细白嫩的手指,“二十五。”

    他闷笑出声 , 犹如醇厚的大提琴拨出的弦音,犹如一根复古雪茄燃出的烟味 , 温和浓稠,过耳不忘。

    “再长十年。”

    何笙捂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漂亮至极的桃花眼 , 她笑得愈发开心 , 周容深并不知她为什么笑,只觉她笑起来很是可爱,也似曾相识,脑海深处千回百转封存的记忆,仿佛裂开一道缺口,汹涌澎湃,翻滚而出,在他一探究竟时,又变成苍茫的空白。

    这样的感觉 , 他之前从未有过。

    何笙飞回北京后,原本有半天休假,她主动提出加班再飞上海,次日凌晨又一次降落在那座令她心痒失眠的城市。

    仁济每到周六必定排起拥挤的长龙,好像全上海产检的女人都聚集在这里,到处都是大肚子。何笙混迹在孕妇中东瞅西瞧,在一面先进墙上找到了周容深的相片,他笑容很浅,眉目端正严肃,被挂在所有医生的最高处,耀眼的履历写了十几行。

    挂号费竟然要五百块!比其他医生多了整整十倍。

    她捏了捏总共才带四百五的包 , 灵机一动,抵达主任区的接诊走廊 , 往椅子上一倒,捂着肚子大声惨叫 , 护士推着清洁车恰好经过 , 见她十分痛苦,急忙弯腰询问,她抓着护士的手 , 眼睛里滚出两滴泪,“痛 , 我要死了 , 让周主任救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

    护士见何笙痛成这副样子,生怕她出事 , 匆匆忙忙驾着她直奔周容深的办公室 , 连门都没顾上敲,便推开闯入,“周主任,这位女士情况紧急 , 要找您。”

    桌后的男子逆光观摩一张复杂的b超片,眉头蹙得很深 , 他听到护士求救头也不抬,淡淡说让她排队。

    护士踌躇片刻,“这…我安排了紧急通道。”

    “谁允许你这么做。排队。”

    他说一不二的气势 , 护士不敢忤逆,正要行动 , 何笙霎时喊得更大声,“不能排队,我的孩子不行了。”

    男子身形一颤 , 锋利如刀的目光射向门口 , 神情看不出喜怒,何笙怕他赶自己,再进来就难了,她咬着牙,一副绝望崩溃,“这也是你的孩子。”

    护士大惊,“周、周主任。我不知道的。”

    她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何笙,深知不宜久留 , 转身夺门而逃。

    周容深缓缓放下手中的b超片,他身后的窗子敞开,一棵叫不上名字的绿油油的树,遮掩了南城盛夏刺目的阳光,丝丝缕缕,飘飘渺渺,掠过他短发,肩膀和修长的脖颈,他身上的白袍一尘不染,坐姿笔挺,神圣而不可侵犯 , 何笙一时有些发呆,她并不喜欢白色 , 从小扎针落下的阴影,可这个男人竟轻而易举打破她心底顽固不化的念头 , 白袍在他身上是那般优雅俊朗 , 充满蛊惑。

    他面无表情接受她一点也不收敛的审视,“我好看吗。”

    何笙点头。

    他扬眉,“哪里好看。”

    她一愣 , 反应过来,摇头 , “不好看。”

    “那你看什么。”

    她有些脸红 , “我近视,看不清。”

    他忽然对她说 , “过来。”

    她摇摇晃晃走进去 , 一步步靠近他,他维持那个姿势不变,似笑非笑凝视她小腹,“我的孩子?”

    她本想用笑声化解尴尬,他毫无征兆伸手将她一扯 , 她上半身顿时伏在桌上,额头触及他下巴 , 她完全僵硬。

    “我一向洁身自好,多出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和孩子,你怎么弥补我的损失。”

    她说不出话 , 周容深的手指探向她领口,一点点向下压 , 露出锁骨,半副胸脯,随即停止。

    “面不改色心不跳 , 这种谎还对谁撒过。”

    他喷出的呼吸不是滚烫 , 而是凉丝丝,夹杂薄荷水的味道,像一条顽皮的虫子,死命往她鼻子里钻,她莫名觉得很热,热得要冒火,在如此窒息的气氛一发不可收拾时,忽然传出几声犬吠打破这僵滞,周容深不露声色别开头 , 何笙也如梦初醒,匆忙拉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一只狗,“周主任,它肚子越来越大,是不是怀孕了?”

    那只狗白绒绒肥嫩嫩的,非常可爱,眼珠盯着桌后的男子,似乎嗅到主人与他之间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狂躁叫了几声。

    周容深抵在指尖旋转的钢笔顿时停住,他面无表情看向何笙,指了指桌角标牌 , “我是妇科医生,不是兽医。”

    何笙说是呀 , 我这是母狗。

    她在狗身下反复扒拉,“来 , 贝贝 , 给周医生看看你的奶头。”

    周容深:“……”

    人在闹狗在叫,他沉默注视良久,倏而发出一声轻笑 , “挂号了吗。”

    何笙说这怎么挂呀,你先给看看 , 我请你吃饭。

    也不知为何 , 从医十五年,从不会徇私 , 可他对面前女人这张娇俏又生动的脸 , 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甚至觉得陪她胡闹也挺有趣的。

    他走向墙角处的医用床,示意她将狗放下,手指按压在它腹部 , 来回探了探,又拿起一张纸 , 隔住狗毛和听诊器中间,为它听了听动静,他眉目间的笑更浓 , 似乎一切了然。

    他从耳朵内取出,“何小姐 , 下一次找个好点的借口来见我,你喂狗喝这么多水,不怕它撑坏吗。”

    何笙红着脸说它自己喝 , 我又拦不住。

    周容深拧开水龙头洗手 , 诊室内的警报响了一遍又一遍,数字显示有七人在等候,还不断累加,他拿起毛巾擦拭水珠,“还不走?稍后有人进来哄你,我可不会徇私。”

    她瞳孔忽然一亮,“徇私?周医生和我讲私情啊。”

    他理了理白袍,一言不发将门打开,几个探头探脑的孕妇嘟嘟囔囔说怎么这么半天 , 随后便挤了进去,很快屋内人满为患,何笙恍恍惚惚笑,笑得像做了什么美梦,怎样离开的都不知道。

    三天后的下午,她飞了一个北上往返,又鬼鬼祟祟来到医院,正当她在门口徘徊伺机拉个大夫问问周医生在吗。一个同样盯着她看了许久的女护士挽着病人从她面前走过,“呀。是你?”

    何笙立刻规矩站直,护士笑着说,“周医生还是头一回上班期间开小差呢 , 我们科室都传遍了。”

    她这才意识到护士说什么,笑着问是吗?

    “是呀,周医生平时很不苟言笑的 , 是个特别难接近的人,最讨厌下属八卦他 , 猜测他私事 , 所以他有孩子这件事,我们都不敢议论。”

    何笙下意识摸肚子,美滋滋的 , 护士口袋内的医用电话这时响起,她看了一眼来显 , 毕恭毕敬喊周主任。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 , 她眉目间浮起一层疑惑,将电话递到何笙面前。

    她指了指自己鼻子 , “我吗。”

    护士一脸讳莫如深说是。

    何笙接起后那头只传来两个字 , “抬头。”

    她一愣,猛地抬起,脖子嘎嘣一声,她整个人都僵硬住。

    与此同时她发现那抹站在七楼落地窗后的高大身影 , 他单手插兜,正一动不动望着楼下 , 与自己讲电话。他隔着玻璃,看到她脸上又痛又欣喜的表情,忍不住笑出来 , 只是没有发出声音,“上楼。”

    她欢天喜地哎了声 , 将手机还给护士,她跑上七楼,一整层全部是手术室 , 时而敞开 , 时而关上,空气中飘荡的产妇哭声撕心裂肺,哀嚎连天,一袋袋鲜血往里面送,无数白袍医护进进出出,何笙从未见过这副血腥惊悚的阵仗,吓得直打嗝,一名护士进门前听到嗝声瞧了她一眼,“何小姐吗?周主任刚下一台手术 , 在尽头的消毒室等您。”

    她捂着几度干呕的唇,连谢谢都说不出,转身无比踉跄冲入亮灯的门内。

    周容深正解开手术服,穿自己的衣衫,看到她脸色发白,皱眉问怎么了。

    何笙未经人事,更不要说生产,吓得瑟瑟发抖,“我、我以后…不要生。”

    他洗手的姿势一顿,“哦?有阴影了。”

    他走到烘干机前,吹着掌心的湿迹 , “不过何小姐要明白一件事,女人都要过这一关 , 除非你遇到非常通情达理又很疼爱你的男人,才会允许你任性不生。”

    她盯着烘干机上闪烁的红点 , “天下有这样的男人吗。”

    周容深淡笑 , “自然有。”

    他转过身,朝她走来,近到不能再近 , 几乎吻上她额头时,他才停下。

    她仍在颤抖,他笑问这么怕?

    她说我怕得可多了 , 还怕疼。

    他扬眉 , “比如。”

    她摇头,“所有。”

    周容深唇角的笑 , 越来越不同寻常 , 他似乎明白,这还是一株没有被采撷过的花骨朵,他微微倾身,薄唇挨着她耳朵 , “床笫上,初次的疼可以忍吗。”

    她嗖地红了脸 , 连睫毛都险些红了。

    在她身子一寸寸僵硬,又一寸寸瘫软下去时,周容深指尖插入她的发 , 挑起一枚柳絮,他和她一同看着那枚白色柳絮 , 几秒钟后,目光无声无息落在对方脸上,“何小姐遇到的我 , 就是这样疼爱老婆的男人。你追了我这么多日,是想要这个答案吗?”

    何笙脑子轰一声 , 仿佛世界春暖花开。

    二十分钟后他从消毒室走出,护士们瞧见他身后跟着的女人,顿时按捺不住迎上前打招呼,“周主任下班了?”

    “周主任辛苦了,明天见。”

    周容深指尖松了松衬衫领口,目不斜视点头,何笙看出他似乎在这家医院很受欢迎,到处都是劲敌,她不由自主放慢步子,往这些护士脸上打量 , 快要转弯的男人停下喊她,“你不饿吗。”

    她一怔,“什么?”

    他脸上没有笑意,眉眼却流露出一丝温柔,“去超市买点菜,我下厨给你做。”

    她一瞬间被满足了所有虚荣,笑得像偷腥的猫儿,“好。”

    一群护士目送他们消失在楼梯口,激动摇晃着同伴的手臂,“那是周主任的小女友啊?真年轻。他竟然还会做饭?”

    “周主任终于结束单身生涯了,总算有女人降服他的洁癖和闷骚。院长还给他介绍过自己侄女,他说他有女人洁癖症。我还可惜了好一阵 , 他那张脸真是禁欲又好看。”

    站在最末的短发护士湿了眼眶,“我天天在他眼前晃 , 近水楼台都没能拿下他,我感觉我失恋了。”

    “他没准是隐婚 , 听说他女友都怀孕了。”

    医院主楼通往停车场 , 有一条羊肠小路,铺满层层叠叠蜿蜒的鹅卵石,风声中路旁的花海芬芳四溢 , 何笙追着周容深叽叽喳喳问,“哎,听说上海一多半的产妇屁股你都见过?”

    他从公文包内翻找着车钥匙 , 闻言转过头 , 看向她被牛仔裙包裹的臀部,“比你丰满 , 比你大。”

    她原本是故意逗他 , 没想到反而被他逗了,她气鼓鼓的喊,“你又没见过!”

    “想一想就知道,干瘪枯瘦,毫无滋味。”

    她抬腿去踢他 , 可他人高马大,一步甩下她几步 , 她才抬起,他就走出好远,“我面试空姐时,我的身材可是满分!”

    周容深独身三十五年 , 并不知怎样迁就女人,他听到她声音在很远的身后传来 , 才意识到自己走太快,他停下等她,待她走近才含笑说 , “既然何小姐暗示我 , 不如今晚就让我亲眼验证和我想的有没有偏差。”

    她红着脸朝他呸,“反正到嘴边的屁股怎么会不看不摸。”

    他手臂虚虚实实揽住她的腰,一本正经说,“她们都没有你好看。”

    她身子一僵,骨头顿时便酥了,抿着唇脸颊枕在他肩膀,“周医生,我可能病了,很严重的病。”

    他止步 , 抬起她下巴,盯着她看。

    她继续说,“我头晕,无力,莫名兴奋,全身燥热,软软绵绵。”

    他眉头越皱越深,“什么时候开始。”

    何笙死皮赖脸说就刚才,你抱住我那一刻,要不要以毒攻毒,治疗一下。

    他没理会 , 掌心覆盖她额头,她趁他专注试探温度时 , 踮起脚尖吻了上去,陌生的炙热的人潮将他和她纠缠的身影吞噬 , 仿佛这座城市 , 甚至天与地,花与树,都变成一张绚丽的纸。她头顶红紫色的霞光 , 连同她笑得狡黠的模样,映入他幽邃漆黑的眼底 , 周容深数秒钟的错愕 , 便捧住她的脸加深这个吻,彻底认了命。

    他一定是见过这个女人。

    很多年前。

    或者更早。

    否则他不会像中了邪 , 对她如此抗拒不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