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全剧终 乱世风月,死生相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乔桢打开门,接过保姆手中递来的一杯安神茶,放到乔苍面前时,看到除了他手中那枚珍珠钗子,还有一张反扣的相片,洗印时间是十二年前,被桌角一盒用了多半的胭脂压着。http://m.zhuishubang.com/他动作稍稍滞住,又恢复自然,“父亲,您口渴了吗。”

    乔苍没有触碰,敲了敲茶盖示意乔桢放下 , 而后满足他的好奇,将相片翻过来。

    那上面的何笙 , 与周容深珍存的何笙完全不同,不是她穿着艳丽的旗袍 , 斜倚在江南会所门前 , 满脸纸醉金迷,卖弄风情讨生活的样子,而是伏在贵妃椅 , 脸上被胭脂涂抹得乱七八糟,却睡得安宁而香甜 , 连阖上眼睛 , 都充满喜悦与合欢。

    乔苍拿起胭脂盒,指尖蘸了一点朱砂 , 凝视相片中她微微张开的唇 , 和嘴角流淌的一丝晶莹唾液,他记得拍她时,她恰好醒来,看到自己满脸小王八的德行 , 气得张牙舞爪,非要他撕掉 , 他托起她臀部,将她抱在怀中,敷衍说马上撕 , 却趁她不注意,藏进口袋内。

    她可不好糊弄 , 无比警惕问他撕了吗。

    他面不改色嗯。

    她一把抓紧他衣领东瞅西看,“碎片呢?”

    她饱满火辣的臀部就在他胯上磨蹭着,磨得他欲火中烧,她还浑然无觉 , 仍执着于找残骸 , 他嗓音暗哑说在皮带扣。

    她当真信了,伸手就抓,裤链处支起的大鼓包坠入她掌心,头顶传来一声舒服至极的闷哼,“乔太太再握紧些,动一动。”

    他诱哄着她,“拉开裤链,把手伸进去。”

    何笙气得在他胸口大闹天宫,他却牢牢按住她细腕 , 不许她从那上面离开。

    她汗涔涔骂着你无耻,骗我。

    蝉鸣花盛的午后,花猫脸蛋的何笙,是如此天真透明,顽皮简单,不知有多美好无暇,他怎么舍得撕。

    乔苍眸中含笑,炙烈的朱红点在她眉心,对乔桢说,“你没有见过你母亲十九岁的模样,很纯情 , 也很活泼,像一株芙蓉 , 一株雪莲,从水底浮上来 , 她隔着那些雾 , 闯进我生命。”

    乔桢不愿他回忆这些,阴阳两隔,死去的人给活着的人留下的往事 , 不过是在心上再插一把刀而已。

    可他若不抱着回忆,他连活下去的力气都没有。

    “她满身水珠走上岸 , 经过我面前 , 那一眼,我在想什么 , 你知道吗。”

    乔桢沉默良久说 , “父亲在想,一定要得到母亲。”

    乔苍闷笑出来,丝丝皱纹在灯火的映照中爬上他眉梢,似乎答对了 , 他很满意,“比你母亲还漂亮的女人 , 我也见过许多,可从未有过一个,像她这样令我着迷。那时的何笙 , 被骂得很惨,她永远无动于衷 , 用更加刁蛮的手段,周旋在困境里。”

    她不是毒,再无药可救的毒 , 也总有解脱的时候 , 适应的时候,减弱的时候。而何笙给他的,却是诅咒,这辈子都逃遁不得,挣脱不了。

    他轻缓而小心将照片夹在一本书里,依依不舍流连,“你多大了。”

    乔桢低下头,“二十一岁。”

    他淡淡嗯,“你母亲生你那年 , 二十八岁。”

    他始终以为,自己会比她先走,却万万没料到,她这样早便丢下他而去。

    他千算万算,漏算她如此命薄。

    幸而风风雨雨几十年,他爱她至深,至忠,他算是在她身上,没有半点遗憾。

    “你母亲身子弱,年轻时日子苦的缘故。你在她肚子里闹腾整整七个小时,几乎要她半条命。她吊着那口气 , 握住我的手,哭着对我说 , 无论如何,保住你。”

    他手指掠过她酣睡的眉眼间 , “或许你从小到大 , 听过她许多流言,可她爱你的心,与天下母亲没有分别。”

    乔桢听到伤感处 , 失声痛哭,良久后 , 那沉闷的哭声渐渐止住 , 乔苍合住书本,端起桌角快冷却的茶 , 往沙发走去 , 旁边花台上长青的君子兰彻底枯黄,他目光落在沾染了一层浮灰的围棋上,随手掸了掸,对乔桢说 , “来,我们下一盘。”

    乔桢回过神 , 抹了把眼泪,“父亲,我棋艺不精 , 怕气到您。”

    乔苍饶有兴味拨弄着钵盂内的白子,“你气我的错事还少吗 , 怎的现在幡然醒悟了。”

    乔桢破涕为笑,在他对面坐下,拿起一枚黑子 , 定在一角。

    他挑眉笑 , “哦?竟敢锁我的阵。”

    “我幼年时父亲教我下棋,告诉我如何先发制人,如何请君入瓮,掌控上风,这一角是最有利的。”

    “倒是记得清楚。”乔苍的白子落在相对的位置,又接连博弈几枚,黑子先发制人果然很奏效,逐渐显现出围困白子的七杀阵。

    乔苍对下风之势视若无睹,淡定行走着乔桢完全摸不着头脑的路数 , “我教你下棋,不是为输赢。棋局,是庞大的官场,也是诡谲的商场。走什么样的招,入什么阵营,就是你的手腕,你前途的长远。”

    乔桢十分紧张盯着棋盘中央的双活阵势,十颗黑子八颗白子先后陷入重围,两个空,一死一活,乔苍忽然毫无征兆填进了死棋的空中 , 他立刻叫吃,夺走了周边几枚白子 , “父亲,您死了三子半。”

    乔苍似笑非笑 , “是吗 , 那恭喜你开了好头。”

    乔桢终于吃到猎物,又迫不及待布局,想要再吃白子 , 乔苍不急不缓,继续提点他 , “不要相信任何人 , 甚至有些时候,连你的眼睛和直觉也不要信。你只能相信现实 , 相信已经形成的局势。”

    乔桢疑惑问 , “局势不会造假吗?父亲曾经智斗周容深,智斗常秉尧,不都是虚张声势瞒天过海,这局也有真假之分。”

    乔苍执子的手一顿 , “我忘记了,你道行还不够。★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说完笑出来 , “学会布局,破局慢慢就会了。你无法识破的,别人也未必 , 所以局大多数都是真的。”

    “那我该如何破。目前盛文最大的敌手,是荣达集团。”

    乔苍接连在一个三星阵内落了四子 , “荣达现今两个项目在同时进行,你的想法是什么。”

    “盛文与荣达同期招标,实力和资历盛文略胜 , 荣达后势猛 , 我们的创新性低他一头。荣达老总很狡猾,几乎不露马脚,我想不透怎样击败。”

    乔苍端起茶盏,拂了拂水面,茶水温凉,他只是小口饮,“他没有马脚,你诱他露马脚。荣达擅长以小博大,你用声东击西对付他 , 把小的先如他愿吃掉,大的放给他一半,等他伸手摸,扯回你手中的线头,连他都是你盘中餐。三十六计熟读,是学以致用,而不是读过抛在脑后。”

    乔桢恍然大悟,“父亲高明,我记住了。”

    乔苍捏起一枚白子把玩,唇边笑容加深,“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 你差得远。”他眼神示意,黑子在打劫活的阵势中逼入两难。

    乔桢若落子 , 乔苍要死六颗子,但他可以趁机吃掉乔桢七颗子 , 若乔桢不走 , 顾及自己的后方,乔苍便能落子,同样杀他。

    乔桢方才全神贯注听他论述商场博弈 , 下棋的精力被分散,没想到他的白子被黑子无声无息间杀得片甲不留 , 从优势沦为劣势。

    乔苍盯着他那方所剩无几的黑子 , 有几分可怜好笑,“棋盘的子 , 是你的筹码 , 棋盘的阵势,是你的谋算。与你手中子不同的颜色,就是你的敌人,不是一个 , 而是无数颗。你受到别人干扰,到最后顾此失彼 , 输得更惨。高段位的调虎离山,学会了吗。”

    他点了点刚才使乔桢忘乎所以的棋格,“我给你一点甜头 , 换你疏忽懈怠,你沾沾自喜赢了一成 , 可我看重的是你的九成。如果在战场上,你丢掉的是粮草库,军心涣散 , 自断后路 , 你没有二度翻盘的机会。”

    乔桢懊恼无比,“我听父亲的教导入迷了。”

    乔苍漫不经心看了他一眼,“在商场,很多比你年长的对手,也会像我这样循循善诱,只不过他们是故作善意,用来迷惑你。执掌一个帝国,不懂未雨绸缪是大忌,比心慈手软还致命。”

    他一颗颗捡起棋子 , 放进钵盂内,“差不多是时候,由你全盘接管盛文。”

    他拉开抽屉,取出一份加盖过公章的合约,“签了它。”

    乔桢看清那是什么,身子顿时一颤,“父亲,我现在还不够资格。”

    乔苍没有理会他,“我会让李秘书和季董事督促辅佐你。乔桢。”

    他抬起头,沧桑而空寂的目光投注在他脸上,“如果有一日盛文在你手上败了 , 只要你拼尽全力挽救过,我不会怪你。”

    乔桢蹙起眉头 , “父亲,您在说什么。您不可以帮我吗。”

    乔苍一言不发 , 棋盘收拾得干干净净 , 又将文件往乔桢面前推了推,他执拗不过,不得不照做 , 乔苍仔细检查几页签名的地方,满意笑说 , “希望你有朝一日 , 能够站在我的顶峰。今晚的过错,也不要再犯。”

    他随后拿起一条毛毯盖在腿上 , 手肘懒洋洋撑住额头 , “你下去休息,我也累了。”

    乔桢恭恭敬敬说是,他起身走到门口,不知为何 , 心里很是别扭,一股不祥的预感更令他惊惶 , 他踌躇停下,回头注视半倚在沙发的乔苍,他双眼紧闭 , 呼吸平稳,似乎睡去了。

    他合住书房门 , 迎面碰到刚收衣服回来的保姆,开口叫住她,“父亲这几日 , 吃喝怎样。”

    保姆脸色凝重 , “比夫人在世时,少一半不止。气色也不好,长久下去,恐怕身子也要垮。”

    他忽然问起这个,保姆有些担忧,“少爷,先生情况不好吗?”

    乔桢说没有。

    次日清晨,天还未大亮,秘书将盛文近一周的财务报表送到书房呈给乔苍过目,他汇报说董事会已经了解到您放权给少爷这件事 , 都没有大异议。

    “我乔家的产业,谁对乔桢不满,尽可滚蛋。”

    秘书又从公文包内取出一摞白色信笺,“夫人去世的日子,恰好是周容深两周年忌日。广东警界他昔年的下属,同僚都赶去京城出席祭礼,公安部到底还是给足他身后事的颜面。这些是他们亲笔的慰问书。”

    乔苍面无表情指了指桌角,示意他放下。

    秘书问您不看吗。

    他语气冷淡,“致我节哀顺变,让我保重身体,这样冠冕堂皇的礼数 , 还用看吗,猜也猜到了。”

    他停顿片刻 , 将文件合住,靠在椅背捏了捏鼻梁 , “他们对周容深有多忠心 , 对我就有多痛恨,我这人一向不喜虚情假意。”

    秘书笑了笑,“也是 , 官场最擅长虚与委蛇。”

    世人说,何笙是死于周容深的召唤。

    他活着等了她半辈子 , 死后在奈何桥徘徊 , 又等了她两年。

    他实在厌了,厌了这孤独寂寞、没有她陪伴的时光。

    他想念她 , 日日夜夜不停息喊她的名字。

    她听到了。

    她将这一世给了乔苍 , 终归要去赎罪。

    她欠了这男人太多,连他弥留之际的最后一面都未见,她无法心安理得接受他的终结,那段由她背叛而起的前尘往事 , 犹如一段下了蛊的咒语,时时刻刻在耳畔折磨着她。

    秘书见桌后的男人似是乏了 , 眉头紧皱一言不发,便不敢再打扰,将批示完毕的文件拿起 , 退出书房。

    何笙的灵堂一直没有撤掉,摆到了头七。

    头七转日的午后 , 跟随乔苍为盛文卖力打江山的几名老部下过来上香吊唁,他亲自接待了这些人。

    白发苍苍的孟董事从祠堂走出,他摘掉眼镜擦了擦泪 , “乔总 , 您瘦了。”

    乔苍笑说什么年纪了,怎可能越来越健壮。

    “夫人去世,您跟着也心死了。”

    这一句话,令所有人动容沉默,良久一名董事说,“天妒红颜。乔夫人这一生毁誉参半,除去她风月之事,她是非常好的妻子。乔总能有今日的鼎盛,她功不可没。”

    这些人如何哀伤悲恸 , 那三炷香如何滚滚燃烧,乔苍都没有落泪,他仿佛麻木,再无知觉,只是维持着平和的浅笑,“没有她,我不过是一个丧尽天良的土匪。”

    他为了何笙,活活剥下自己一层皮,那黑暗的,坚硬的,血腥的皮 , 那配不上她的,不能给她安稳的皮。他疼啊 , 剥皮之苦不亚于十指连心,这期间他几度想要放弃 , 可想到她会为此而不属于自己 , 最终还是咬牙撑了下来。

    他将他心爱的皮毫不眷恋丢在了来时的路,穿上锦绣辉煌的长袍,踏上高高的城墙 , 为她学做好人,放下染血的屠刀。

    他护她在千军万马的中央 , 护了三十年。

    孟董事在沙发上落座 , “乔总如今退居幕后,扶持公子掌权 , 也能好好歇一歇。”

    “幸好乔桢还算成器 , 不然我就是操劳到死的命。”

    保姆端着一壶茶水进入客厅,乔苍问她少爷在吗。

    保姆说在书房办公。

    他淡淡嗯,“让他下来,见一见叔叔伯伯。”

    片刻后一身正装的乔桢出现在楼口 , 他透过一段距离,不露声色观察 , 见乔苍正亲自为一名白发老者蓄茶,他心中有数,压着步伐半低头抵达茶几旁 , “父亲。”

    寒暄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他 , 乔苍放下茶壶,指了指孟董事,“孟伯伯。你接触少 , 印象不深刻。”

    乔桢礼待而不失气度唤了他一声 , 孟董事打量他许久,赞不绝口,“我第一次见乔公子,他还是小娃娃,到我膝盖处,由乔夫人领着,很乖巧机灵。如今一晃,长得玉树临风,后生晚辈冒头这样快 , 难怪我们老了。”

    其余人笑说乔公子和乔总真是八九分相似。

    乔苍眼神示意乔桢坐下,他端起茶水,“实在不该请孟董事出山,可乔桢年轻,我不放心他,你是老臣了,你辅佐我才能踏实。”

    孟董事非常清楚乔苍的毒辣,他不敢居功,惹来猜忌,推脱说,“虎父无犬子 , 乔公子继承乔总的干练出色,我也只是稍加辅佐 , 乔家的产业,还要他自己做主。”

    乔桢在客厅陪这些人喝茶叙事 , 偶尔说两句 , 也点到为止,很从容沉稳。一直到黄昏时分,要布置晚饭 , 这些人才提出告辞,乔苍亲自送他们出门 , 乔桢顾不上用餐 , 行色匆匆上了一辆车,去往盛文开会。

    无事一身轻 , 乔苍乐得清闲 , 他喝了一碗素粥,咽不下旁的菜,起身进入祠堂,关门时他吩咐保姆任何人不许进来打搅。

    鼎炉内的往生香 , 徐徐燃烧着,剩下短短一截 , 修长的灰烬经穿堂风一刮,便仓促粉碎。

    他沉默走过去,抽出旧的 , 续了三根新的,这屋子没有灯光 , 只有一方不大不小的窗,向着西南,一株墨绿色梧桐蜿蜒攀爬 , 粗糙的裂纹像一张苍老的面孔。

    何笙还活着时 , 这屋子空着,她只要和他赌气,就往这里跑,扔掉钥匙反锁上门,怎么叫也不出去。

    有一回她待了太久,他慌得不行,硬生生踹开了门,她躺在晃晃悠悠的吊床上,淌着口水 , 呼呼大睡。

    他被她气笑,想要打她一顿,让她长长记性,不许再这样吓唬他,可又舍不得,打重了他心疼,打轻了她反而嚣张,他无奈,将她温柔抱起,她半梦半醒往他怀里蹭了蹭,“你还爱我吗。”

    他脚步停顿 , 低下头瞧她,她睡着 , 一句梦话。

    他什么都没说,在她额头一吻。

    从那以后 , 凡是令她难过的流言 , 乔苍总是当机立断,扼杀得干干脆脆。

    他平静伸出手,穿梭过袅袅烟雾 , 抚摸着何笙的牌位,指尖起始于第一个字 , 一点点划过 , 最终停落于最后一个字。

    “笙笙,昨晚是你的头七 , 可你没有来房间找我 , 我等了你一夜。凌晨时刮了一阵风,很大,很冷,我以为是你 , 我冲过去抱你,撞在了窗框上。”

    他比孩子还淘气 , 凑近她的遗像,指着自己眼下的乌青给她看,“也不来给我吹吹 , 很疼。”

    他有些委屈,有些生气 , 气得眼睛发红。

    “你像从前一样狠心。说走就走,也不告诉我你在那边到底过得好不好。你让我怎么原谅你。”

    他缓缓蹲下,跌坐在冰冷的砖石 , “你不想我吗。”

    他目光内的缠绵情意 , 有夺眶而出之势,只是下一秒,那些汹涌滑落的,在他眼尾凝结成一珠硕大的泪滴。

    “我很想你。”

    他任由那些泪水滑落,呆滞凝着她的遗像,“只是七天,我就想得没有心思吃饭,睡觉。我对你许诺的都兑现了,可你答应我的 , 全部食言。”

    她果然恶毒。

    当真坏得病入膏肓。

    她连他都不心疼。

    枉费他这样爱她。

    她都不肯等一等。

    可他不怪,他舍不得。

    他抬起手臂,颤抖的指尖隔着虚无飘渺的空气,去触摸她浅笑的脸庞,“你别急,我很快就来找你,你要记得在桥头接我。还有,见到我不许骂我,不许哭鼻子,不许赶我走。你欺负我一辈子,我想看你温柔点。”

    他一愣 , 禁不住笑出来,她怎么不温柔。

    她柔情似水的样子 , 他最是心痒。

    她那点小脾气,不过是嬉闹任性 , 其实这世上再没有比她更温柔的女人。

    他侧过头 , 看向窗外热烈如火的云层,一抹极其绚丽的霞光,从夕阳后射出 , 与它一同沉没。

    一霎间,天际黯淡。

    他的脸庞在这样的黯淡中 , 却悄无声息恢复了光芒与神采。

    他呢喃说了句什么 , 声音太低,连他自己都没有听清。

    乔桢深夜才赶回 , 他上楼时经过乔苍卧房 , 门扉紧闭,灯还隐约亮着,他迟疑敲了敲,没有回应 , 他想大约是睡了,忘记调暗。他并没有搁在心上 , 进了书房。

    他在昏昏沉沉中,听到走廊传来佣人的喊叫声,下一秒书房门被推开 , 佣人神色慌张,“少爷,先生不见了!”

    乔桢的困意一霎间烟消云散 , 他从桌后猛地站起,“什么时候的事?”

    佣人说不知,早晨敲门没有回应,生怕他出事 , 推开看才知道人不在 , 先生很久不出门了。

    他拂开阻挡的佣人,大步跨出,房间内一切都完好无损,水和药还安放在床头,昨晚就没有动,而灯也依然亮着。

    他按捺住惊慌,“少了什么。”

    保姆清点后说,“一件外套。”

    “哪一件。”

    “夫人最后为他买的那一件。”

    乔桢脑子轰一声炸了。

    保姆也意识到什么,哆哆嗦嗦问 , “这可怎么办,少爷想一想,先生可能去哪里,他如今悲痛欲绝,独身太危险了。”

    乔桢死死握拳,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立刻打电话告诉小姐,问她,她最了解父亲。”

    保姆冲向一楼,联络上乔慈,那边听到情况沉默许久 , 接着便是风风火火的脚步声,“父亲应该去看母亲了 , 让乔桢到墓地,我在那里等他。”

    几辆车几乎同一时刻抵达半山腰的陵园门外 , 乔桢先一步走下 , 匆匆往山顶赶,乔慈和保姆紧随其后,也惊慌失措冲上去。

    在何笙的墓碑前 , 果然找到了失踪一夜的乔苍。

    他一动不动,穿着那件灰色外套 , 沉默坐着 , 像雕塑一般,比碑石还要静止。

    脚边的火盆熄灭 , 甚至冷却 , 堆积的纸钱焚化为灰烬,一丝余烟都没有。

    这样的场景,分明无比颓唐,可远远看去 , 又说不出的温柔和依恋,只是走近 , 再走近,保姆忽然掩唇失声尖叫,乔苍的面容和嘴唇太苍白 , 他紧闭的双眸也太沉寂,那不是一个活人该有的颜色和神态。

    她结结巴巴 , 说不利索一句完整的话,“先生…先生,似乎去了。”

    朝露的阳光如金灿灿的墨汁 , 在这幅山间旖旎的画卷 , 着色一笔永恒,乔苍悲壮深情拥抱着何笙的墓碑,他眉眼间,是独自在人世煎熬了八天终于可以追随她而去的解脱。

    乔慈明白事情无可挽回,母亲走了,父亲也走了,她大喊爸爸!整个人跌跌撞撞扑倒在地上,一步步朝那座碑石爬着,保姆佣人哭着拉扯她 , 她撕心裂肺的哀嚎与呼唤回荡在旷远的山坡。

    她竟忘记了,父亲爱母亲入骨,怎会让她孤独赴黄泉。

    她应该守着他的。

    他那晚还对她说,过了头七,魂魄就走了,再也不回来了,过奈何桥,喝下忘忧水,这一世就灭了。

    从来不信鬼神的父亲,竟为了与母亲阴间团圆,相信那荒谬的生死之说。

    何来的魂魄 , 何来的地狱。

    他怎么精明一辈子,到老却糊涂了呢。

    乔桢不死心 , 他在满山的哭声中,走到乔苍身旁 , 缓缓弯下腰 , 伸手触摸鼻息,就像是电闪雷鸣的天际,他侥幸不会下雨 , 到底还是倾盆而落。

    他脸色煞白,止不住颤栗 , 当真没有一丝一毫。

    乔苍的每一寸皮囊 , 每一丝呼吸,每一根毛发都冰冷至极 , 根本不是刚刚过世的样子。

    最少也有一两个时辰。

    乔桢想或许是凌晨 , 太阳刚刚升起时,这座城市还沉睡。

    母亲生前最喜欢初阳与夕阳。

    她能偎在乔苍的肩头,看上许久都不厌倦。

    他一定是来陪她看这人间最后一轮初阳。

    保镖将距离墓碑不远处一只空了的药瓶捡起,递到乔桢面前 , 他闭上眼挥手,不知那药在葬送父亲性命时 , 最后一刻猛烈的发作,他五脏六腑有多疼。

    可疼也是美好的。

    他终于要去见他心爱的女人。

    这漫长的七日,到处都是何笙的影子 , 他却到处都触摸不到她,他想要拥她入怀 , 告诉她有多想念,但她就是跑跑跳跳,不肯过来 , 他追得急了 , 她便消失了。

    他几乎疯掉,他生不如死。

    在保镖架起乔苍准备抬运下山时,乔桢盯着他垂在半空的手看了几秒,吩咐保镖停下,对一旁哭得近乎晕厥的乔慈说,“父亲手里握着什么。”

    她眼前是浓烈的水雾,她颤抖抹掉,才发现乔苍右手紧紧握拳,仿佛钢铁被烈火焊死 , 无法分割,生怕遗漏。

    她无力啜泣,倒在保姆怀中,“你打开看看。”

    乔桢用尽全力,仍旧掰不开他的五指,他似乎带着最后的执念,顽固而疯狂定格在这样坚决的一刻,要带它入土,一同毁灭。

    乔慈捧起那只手,透过食指与拇指衔接的空隙,看清一闪而过的银光。

    她又看向他的无名指 , 什么都没有,仅剩一枚深刻的红痕 , 她才止住的嚎啕,又一次崩溃爆发 , 她在哭泣中断断续续说 , “是…是父亲和母亲的婚戒。”

    当日傍晚,乔苍离世的消息便在整座城市传开,迅速波及省内和漳州港 , 认识他的人无不扼腕叹息。

    谁也想不到,一代商业天骄 , 江湖霸主乔苍 , 会以自杀的方式了结自己,他这样的男人也逃不过爱恨嗔痴 , 毕生都败给一个叫何笙的女人。

    【晚安姐妹儿们 , 明天最后一章周何轮回番外,然后是完结感言,盛宴和大家说再见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