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1 铁窗之中,风月之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何笙一天内颠簸往返南北两座城,气候不适时间又赶,折腾出一场病,人也清瘦了一圈。★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之后几日她几乎夜夜做噩梦,一身冷汗惊叫着坐起,大口喘息着,乔苍也睡不安稳,在她醒来后将她抱在怀里,陪着她,哄着她,为她数一数窗外亮着几盏灯 , 闪着几颗星,她意兴阑珊 , 伏在他胸口要抖上好一会儿才停息。

    周容深的心脏在金三角落下病根,如今剥夺官位 , 显赫无存 , 自然不再受重视,一旦旧疾复发,只有强撑的份儿。

    他身子骨再硬朗 , 年岁也不饶人。

    她仰起头,隔着蒙蒙的雾气 , 看向百般心疼她的乔苍 , “能不能打点下,让他过得好些。药和补品 , 常托人送进去。”

    乔苍掌心温柔擦拭着她汗涔涔的额头 , 他总是拿她没有一点办法,哪怕荒唐犯错,弥天大祸,他也舍不得说句重话。

    她就像一碗掺了砒霜的美酒 , 喝过的人,毒性都会无声无息入骨三寸 , 被她惑乱心智。

    “这样放心不下他?”

    何笙哭着说都是我害了他。

    他耐心抹掉她眼角的濡湿,“明早我安排。”

    她死死抓住乔苍睡袍的束带,仍旧不放心 , 只是一时片刻又想不起还有什么要嘱咐。

    乔苍将何笙放倒在床上,为她拉了拉被子盖到胸口 , 握住她冰凉颤抖的手,“别担心,有我在。”

    他倚在床头 , 轻轻拍打着她 , 哄她睡去,她再度沉沉闭上眼,视线里最后一丝光亮,是树梢后悬挂的一弯半弦月。

    像极了当年的庄园,她蹲在桂树下摘花,雨水噼里啪啦被树叶和风摇下,刮在她四周,周容深迈下车,看到她单薄的衣衫 , 从秘书手里夺过伞,为她撑在头顶,她毫无察觉,仍用力刨着泥土上沾了灰尘的花瓣,咯咯笑得欢喜,他语气严肃怒骂,“下雨天赤脚跑出来,不穿鞋的臭毛病怎么也改不了!”

    她吓得甩掉了竹筐,慌张站起来,转身磕在他警服最硬的一枚纽扣,她捂着通红的鼻头,疼得湿了眼眶 , “你又骂我。”

    他一点不怜惜,用力扯住她手腕 , 将她拽进了屋子,保姆看到他眉目间汹涌的盛怒 , 不敢吭声 , 低着头退下。

    窗纱在风雨中飘荡,她委屈得要命,又不敢吵他 , 蜷缩在沙发角,他翻出一双干净袜子 , 蹲在她面前用热毛巾给她擦脚 , 还是怕她受寒,干脆用手握住放在唇边呵气取暖。

    他不嫌弃 , 也什么都不说 , 不问,不哄,只是无比霸道,用他的方式疼爱呵护何笙。

    原本胆颤心惊的啜泣 , 忽然变成放肆的嚎哭。

    她扑到他怀里,搂着他脖子 , 抽噎问,“容深,你会不会一直对我这样好。”

    他盯着雪白的毛巾上那一团污泥 , 指尖紧了紧,“你再不听话 , 我就把你送给别人,省得烦心。”

    她嗤一声笑出来,毛茸茸的脑袋往他脖颈里蹭 , “你就是喜欢骗我 , 说的都是反话。”

    他在她看不到的背后,不由自主扬起唇角,藏不住的温柔与宠溺,几乎要满溢出来。

    那年桂树,开了满枝桠的白花。

    从没有过那样茂盛,那样好看。

    飘落在时光深处的桂花雨,朦朦胧胧的,又一次入了何笙的梦。

    春末时盛文的几单大项目合约相继到期,乔苍忙着续约事宜 , 实在抽不开身回,便让秘书将何笙接去公司,他一手办公,一手抱着她,她在他怀中安安静静睡着,有时候烦了,无缘无故挣扎闹腾起来,他也不管事情多重要,立刻丢下,求着她,捧着她 , 直到哄好了才罢休。

    那些部下起初很看不惯,旁敲侧击提点了几句 , 乔苍置若罔闻,丝毫不收敛 , 谁说得没完没了 , 他干脆砸碎了杯子,吓得旁人再不敢多嘴。

    世人都说,何笙真是好命 , 有周容深为她舍弃官位,有乔苍这样百般纵容 , 一刻都舍不得委屈她。

    那些尘嚣而上的传言 , 被盛文出马一力压下,只知道曹家倒台后 , 这条船上的所有官员都遭难 , 连带着十几年前的旧恩怨也被翻案。曹家一夜之间垮了,垮得措手不及。曾经高不可攀,如今废墟一片,落井下石的 , 幸灾乐祸的,如雨后春笋冒出来 , 奋力撕扯围殴曹荆易,恨不得将他扒皮蚀骨,万箭穿心。

    何笙那段日子 , 没日没夜的织毛衣,熬得眼睛猩红 , 指尖也不知扎出多少泡和疤,乔苍不舍得她这样辛苦,又不能制止她 , 只好陪着她不睡 , 在一旁灯火下守着。

    她说京城的冬天冷,还会刮风结冰,隆冬大雪时,他一定受不住,要多织几件,让他勉强熬过去。

    乔苍偶尔被她细致专注的样子气得故意咳嗽讨她注意,她不理会,他像是喝了一缸浓浓的醋,“乔太太还没有为我织过。”

    她随口说了句 , “你又不穿。”

    “乔太太为我织,我当然穿。”

    何笙停下,偏头看他一眼,被这霸道固执的男人逗笑,“又不是没给你织。”

    她指了指床头搁置的一件蓝白色条纹,“早织好了,不嫌热你就穿。★首★发★追★书★帮★”

    乔苍皱了好几夜的脸,总算生出几分笑意。

    可不是闷得慌,堂堂的盛文老总,燥热的春天捂着一件毛衣,像宝贝似的舍不得脱下 , 旁人看着都难受,乔太太针脚又不娴熟 , 连点气儿都不透,到处封得死死的 , 穿了两天便起了一层痱子。

    何笙给他上完药 , 扭脸去收拾箱子,没好气埋怨,“你就是自找苦吃。”

    他对着镜子瞧了瞧脖子上的红痕 , “乔太太哪怕给我织个麻袋,我也欢天喜地套在脖子上。”

    一道怒气冲冲的影子晃过来 , 伸手要脱他衣裳 , 被他护犊子似的拂开,眉开眼笑 , “反正也这样了 , 穿着也更坏不到哪里去。”

    她一愣,狠狠捶打他胸口,他轻笑一声,将她带进自己怀中 , 吻着她的唇,眉眼满是深情说 , “我永远不会让乔太太后悔这辈子跟了我。”

    她一刹间老实下来,脸埋入他胸口,哽咽嗯了声。

    她只当乔苍情浓时随口一句哄她。

    未曾想此去经年 , 他没有违背这句誓言。

    此后的十载,二十载 , 三十载。

    他宠她如初,爱她刻骨,忠贞不渝 , 疼她胜过一双儿女 , 更胜过自己。

    乔苍迟迟没有对她说,他简直很透了周容深。

    他的深情,仿佛插在乔苍心上的一把刀,时刻割着他的肉,锯着他的骨头,折磨他,警告他,窥视他,督促他 , 他只有待她更好,更温柔,才能不败给周容深,不令她后悔。

    第二场春雨过后,珠海的常府门前,时至傍晚停泊了一辆车。

    佣人正在打扫院子里的积叶,推出门槛儿时,瞧见了信步走来的男子。

    她认出是谁,顿时喜出望外,丢掉扫把掸了掸手掌,迎上去鞠躬 , “曹先生,您怎么来了。”

    曹荆易可是稀客 , 自从何笙走了,他便没有露过面 , 只听闻曹家出了事 , 原本也不信,曹家何等显赫,珠海的四大家之首 , 光是钱财便多得眼晕,如今看到他 , 全当是讹传。

    他盯着面前佣人的脸沉思片刻 , “你在这里几年了。”

    佣人说十一年了。

    可不,当年她确实在。

    他目光梭巡过朱墙碧瓦 , “翻修了。”

    佣人点头 , 引着他往里走。

    道旁杏树上残留的露水,淅淅沥沥坠下,抛在他肩头,氤氲开深深浅浅的痕迹 , 枝头洒落大片花海,残红遍地 , 嫣然夺目,像极了女人被洗去的红妆。

    回廊之外,石子青阶 , 这条路狭长,而没有尽头。

    楼宇重嶂 , 暖阁屏风,曾鼎盛一时的庄园,这几年恢复了生息 , 再不是常秉尧刚离世时家破人亡的凄凉惨状。

    佣人在前头带路 , 笑着说我们二太太在主楼,曹先生要去拜访吗。

    曹荆易问哪位二太太。

    佣人撇开挡路的垂柳,“老爷的二姨太呀,如今宅院只有她一个主子,她又没有儿女傍身,都指着下人照料,脾气比从前温顺了许多。珠海的高门大户,那些太太偶尔也会来小坐打牌。”

    他淡淡嗯,“不很方便 , 我到绣楼转转。”

    佣人略有迟疑,脚步缓了一些,“那是我们六姨太的住所,一直没有人动过,曹先生要不换个地方?”

    曹荆易没有理会,沉默拒绝了这番提议,佣人也不敢再说什么,将他带到绣楼的回廊,便退下了。

    脚下的木板,年久失修吱扭作响,缝隙间蓄满坑坑洼洼的雨水,那一株向暖阁盛开的君子兰 , 早已在日复一日的寂寞中干枯凋零。

    他踌躇了半响,推门而入。

    鼎炉内焚着香饵 , 桌椅倒是很干净,佣人应该也常来打扫 , 唯独忘了何笙昔年最爱的花草。

    里间的床头挂着一件雪白的缎面肚兜 , 紧挨胸口处纹绣着一枝红梅,在昏暗之中含苞待放,仿佛何笙穿着它横卧在床上 , 柔情似水千娇百媚。

    他情不自禁走过去,看了它许久 , 伸手摘下 , 在掌心叠成四四方方的模样,揣进了口袋内。

    朝西南的玻璃上缓缓流淌着雨后的水痕 , 蜿蜒曲折 , 经风一吹,融化了大半。

    他挑开窗子的霎那,扑面而来的风夹杂着花香和泥土的浊气,窗下的花厅 , 传来阵阵欢笑声,和鞋子踩在青石板上 , 清脆的撞击声。

    他好奇望过去,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子,被房檐遮住了脸 , 只露出胸脯以下,修长合身的粉蓝色裙子 , 看上去格外的纤细瘦弱,围着方厅四周的花簇逗弄蝴蝶与蜻蜓。

    她手上抓着一面山水图案的团扇,长长的流苏穗儿垂到袖口 , 随着她轻盈的转动而翩翩起舞 , 大片杏花簌簌飘落,斜着打入亭子里,勾住她长裙的袂角,拂过她白色的高跟鞋。

    她不知抬手扑了多久,大汗淋漓却一无所获,她发了怒,甩掉鞋子朝远处端茶来的佣人吵闹,“怎么一只蝴蝶也没有,都跑去前院了吗?快点给我抓来!”

    她提着裙摆,从亭子里走出来 , 仰起头看见伫立窗前的曹荆易,他身子倏然一震,近乎失神望着她,良久都没有反应,她怒意的脸蛋顿时明媚浅笑,抖动着扇子挥手,“你来啦,怎么不说一声,我去接你呀。”

    双十年华的何笙,皎洁如月,美不胜收。

    她犹如一朵清纯素净的水仙 , 更犹如一株妖娆妩媚的罂粟,站在万丈悬崖底 , 勾着他的魂魄。曹荆易想,哪怕跳下去死路一条 , 他也愿意跳 , 只要降落在她身旁那一秒两秒,他能拥着她,听她喊他的名字 , 还管什么生与死。

    裙摆被花厅穿堂而过的风浮起,她看着他撒娇 , “我不要走楼梯了 , 脚痛,你拉我上去 , 我新学会了一支曲 , 我唱给你听。”

    她哼了几声,媚得简直要了人性命。

    曹荆易恍惚温柔笑出来,正想伸手拉她,那温香软玉的影子 , 倏地不见了,化作一团虚无的空气 , 从他视线内消失,仿若从未起过涟漪。

    哪还有那抹娇俏的颜色,花厅空空荡荡。

    只有越来越多的杏花 , 碾落在这不属于它的季节里。

    他失落蹙眉,眼底罩着浓浓的哀伤。

    这里怎会有何笙。

    她大约恨死他了。

    恨他险些毁掉了她的安稳生活 , 恨他葬送了周容深的前程似锦。

    她就算真的来了,也只会咬牙杀掉他,对他的尸骨连看也不看。

    他仓促回神 , 指尖隐隐颤抖 , 点了一支烟。

    烟雾缭绕,大梦深处。

    十五年前,曹荆易出差去过一次江南。

    刚好是春日,比现在更早的春,下着一场连绵不绝的梅子雨。

    又长又窄的湖泊,蓄满朦胧的雾气,他从桥上走过,鼻梁落了一滴雨。

    此后遇到何笙,他又想起了在江南那个似水如烟的黄昏。

    她穿着水绿色旗袍 , 在衣香鬓影的宴厅穿梭,奢华美丽的女人那样多,唯独她的风采,她的婀娜,烙印在他心上再难抹去。

    如果她不是周容深的妻子,那该多好,他根本不会等,不会浪费这样多的时光。

    他必定不惜一切,得到她,拥有她。

    哪来这往后天崩地裂,兵戎相向 , 死无葬身之地的一刻。

    到底都是命。

    他只是不甘,太不甘。

    他们都得到过她 , 唯独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这份资格。

    比过客还不如 , 过客什么都不带来 , 什么也不带走。

    他留下的却是自己的心。

    他只有半颗。

    这稀缺的半颗。

    她不还给他,他要怎么活。

    世人说,曹首长家潇洒倜傥的长公子 , 终生未娶,是个风流纨绔的狂徒。

    贪酒 , 好色 , 玩弄了数不清的女人。

    他岂是真的没有情。

    他的情,见不得光 , 浮不出水面。

    他藏得好辛苦。

    他把一腔温柔 , 揉进了这千般算计,万般杀戮,阴谋与玄机中,他不愿这样 , 如同一个残忍的魔鬼魑魅,撕掉面具惊吓她 , 可他不这样做,更加没有希望。

    他背水一战,输了全部 , 留下的仅仅是周容深一往情深。

    他呢。

    他不过是坏人,恶毒的歹徒。

    自尝苦果。

    他嗤笑一声 , 秘书压着步子从屋外进入,抵达他身后,躬下腰说 , “曹先生 , 今天是老首长关押秦城监狱的第十五日,还没有转圜的消息,恐怕要定罪了。曹家从前那些不堪回首的事,再也捂不住。”

    曹荆易扶着窗框的手微不可察一顿,很快又恢复自然,“我知道了。”

    秘书重新退下,他在这间屋子待了许久,黄昏余晖沉没入山,清淡的月亮圆了时 , 他走去后山的湖泊。

    那艘小舟靠岸停着,尖尖的顶篷绑着红绳,她离开后再没有人碰过,那年留下的桃花灼灼被岁月风干,颜色尽失,黄黄的铺了满满一席子。

    可落在他眼里,照样是举世无双的繁华锦绣。

    他记得,他从那条鹅卵石的小路走来,莲蓬开着,湖水漾着,金鱼游着 , 她伏在船头向他招手,风姿绰约 , 似笑非笑,“我等你好久了。”

    他浑浑噩噩 , 被她一头长发缠住 , 锁住了喉,锁住了心脏。

    他如果知道,他和她只有那一晚。

    那一晚的春情。

    他宁可不走 , 也不放她走。

    他干脆再恶毒些,再残暴些 , 让她一早恨上 , 忌恨这么多年,就像千百根银针狠狠的刺入 , 她忘也忘不掉。

    曹荆易踏着月色步上甲板 , 陈旧破败的船只摇摇晃晃,险些把他甩下水中,他一把扯住缰绳,侧卧在一方绣了鸳鸯的锦被内。

    波光粼粼的水面 , 倒映他的脸。

    他的脸,写满同样是相思。

    他的胸膛 , 还有一道长长的痕,为她风情万种失了神。

    怎样的针,都缝不合那道痕。

    怎样的人 , 也叫不回他的神。

    曹荆易的魂魄,遗落在他与何笙赏月饮酒的那一叶扁舟上。

    他再也无法唤醒他自己。

    夜深人静时 , 他回到曹府,一言不发在阳台上坐到第二日天亮。

    早晨保姆下楼,被他吓了一跳 , 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兀自沉默。

    “曹先生 , 我昨儿看日历,今天是您四十九岁生辰。”

    曹荆易微微动了动。

    沙哑着嗓子说,“是吗。我不记得了。”

    “老爷在五年前就催着,您该娶妻生子了,曹家到您这一辈,都无后了。您可要抓紧了,难道一个入眼的都没有吗。”

    他猩红的眼睛看向窗台投射进入的一缕阳光,曹家绝后了。

    他连点这人之常情,人伦天道都没有顾及。

    他沉湎在何笙的诱惑中 , 痴痴傻傻上了绝路。

    保姆沏了一杯热茶递给他,他还没来得及接过,玄关的门铃忽然响起。

    他手一僵,仿佛预料到什么,无比平静看向那扇门。

    保姆蹙眉嘟囔是谁这样不懂事,来得这么早。

    她放下茶盏,匆匆起身去开门,外面的人像是一群活阎王,二话不说闯入进来,两名持枪武警对准客厅,为首站立穿着黑色制服 , 佩戴国徽的纪检委委员,阵仗非常庞大 , 足有十几人,看得出是指派了最高规格 , 也算给曹家极大的体面。

    保姆被吓得脸色煞白 , 她语无伦次问着是什么人,怎么在曹先生面前如此撒野。

    那人没有理会,而是伸手推开她 , 径直走向阳台,在距离几米开外的地方停住。

    “曹公子。”

    男人笑得诡异而阴森 , “您该和我们走一趟了 , 老首长可是等着您团聚呢。”

    其实周容深到达北京那一日,刚下飞机他便收到了消息 , 曹荆易以为他去见父亲 , 用曹柏温作为压迫,逼自己撤手,因此没有放在心上,直到线人来报 , 他进入中央纪检委大楼,再也没有出来 , 他才恍惚明白,他大约是败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视权势为性命的周容深 , 亲手毁掉自己的政治生涯,来和他做最后博弈。

    他这一生屡建奇功 , 经他手的灭门血案、走私大案、卖淫案、贩毒案、爆炸案、黄金大劫案、无一失手,全部侦破。

    他赌注他能拿出的所有,上面怎能不买他面子。

    瞧 , 这一群痴情的男人撞在一起 , 两败俱伤,最后赢家,到底还是那头华南虎。

    曹荆易低低笑出来,笑声越来越重,身子越来越晃动,他并不慌张,也不痛苦,他只是觉得有趣。

    他等这一天,也等了太久。

    他面容平静而温和 , 在笑了不知多久后,才抬起头看向包围住这间房屋的纪检委与武警,“等我喝完这杯茶。换一件衣裳。”

    他稍稍停顿,“能容我这点时间吗。”

    几名委员互相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他挺拔昂首,姿态神圣矜贵,走向客房,特警跟上守在门口,亲眼看他换上一件干净的衬衣,一名委员将茶水递给他,他说了声多谢 , 细细饮着,不慌不忙 , 风平浪静。

    直到茶水喝完,武警要架住他离开时 , 他抬起一只手 , 避开了他们的胁迫,对着门后一方镜子,从容整理自己的西装 , 领带,只可惜他没有时间刮胡子 , 没有时间梳头 , 就这样满身倦意。

    他随口问,“能让我见一个人吗。”

    男人说你在广东还要待一段时间 , 这期间如果有人探视 , 当然可以。

    保姆此刻终于明白曹家大势已去,这艘辉煌航行了半个世纪的船,坍塌了,覆灭了。曹荆易将有去无回 , 她哭着跪在地上,磕头为他送行。

    他缄默不语 , 走在这群人的最前面,一步步踏入阳光深处。

    何笙接到消息是在第六天,从曹荆易秘书口中。

    乔苍恰好到广州应酬一位香港的大客户 , 她坐在鱼池旁,捧着钵盂 , 良久没有吭声。

    秘书生怕她拒绝,他将上半身埋得更低,几乎要低入地上。

    “乔太太 , 这一面之后 ,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二面了,曹先生再十恶不赦,法律会惩治他,您…”

    何笙丢掉钵盂,起身进了屋。

    半个小时后,她坐在车里,司机驶上一条最近的公路,赶在黄昏日落之前,抵达珠海市局隶属的关押所。

    途中颠簸,她下车便蹲在树根底下吐了个天翻地覆。

    秘书打点好一切 , 将她搀扶进接见室。

    她歪倒在椅子里,脸色灰白,没有心思数她等待多少时间,只是在无边无际的低落感伤、麻木死寂中,透过那扇长长的澄净的玻璃,看到缓缓走来的人影。

    两名警察控制着曹荆易,抵达铁门外,开锁进入,他倏而停下。

    隔着遥远的空气,他的疲倦与沧桑,落入她漂亮的眼睛里。

    他不知为什么 , 他这几日算了自己最后的结果,算了他一路走来做过的每件孽事 , 他都没有动容,没有畏惧 , 却在何笙出现这一时 , 他慌了。

    也绝望了。

    他腕间戴着的银色手铐,发出颤栗的声响,他衣服上隐隐的褶皱 , 也开始没有止息的波动。

    他如此落魄,如此狼狈。

    她一定更厌恶他 , 更不愿记住他。

    【明天曹大结局 , 要写的内容恐怕多愁善感的姐妹儿又要爱上他了…后天应大家呼声,补一篇周在京城的番外。】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