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9 一次就好,带你看天荒地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两年一度的慈善晚宴在维多利亚酒店举办,作为深圳的商业龙头,乔苍拿到了第一张请柬,自然是必须出席,以往何笙碍着诸多缘故,几乎不在场合上露面,一晃也许多年,那些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溶解得所剩无几,她实在憋得无聊,便跟着一同去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抵达酒店刚好是那个时辰,金碧辉煌的宴厅内人声鼎沸 , 衣香攒动,听说乔总与夫人到来 , 男宾女眷纷纷迎到门口,乌泱泱拥挤的人海 , 何笙很久不见这副阵仗 , 一时不适应,挽着乔苍臂弯的手紧了紧。

    他察觉到,侧过头问她怎么了。

    她死鸭子嘴硬 , 不肯承认自己慌乱,梗着脖子说害羞不行啊。

    他微微扬眉 , “乔太太也会害羞。”

    她狠狠捶打他胸口 , 他笑着一把握住,放在唇边吻了吻 , 一腔的下流气 , 贴着她脸颊说,“乔太太在床上最欢愉那一刻,脸红着抽搐时,最像害羞。”

    他顿了顿 , 声音压得更低,“我偏爱你害羞 , 所以每晚都让乔太太享受欢愉,下面累了需要休息,我还有嘴。”

    “你这流氓…”

    她鼓着粉嘟嘟的腮 , 转身要走,他气定神闲 , 如同抓一只小鸡似的,把何笙牢牢抱在怀中,闷笑着亲吻她发顶 , 与此同时大批宾客从四面八方靠拢过来 , 举杯赞不绝口,“哎呀,乔总和夫人在家中腻不够,到了外面来,还给我们上眼药,家中的糟糠之妻是要撒泼了。”

    向乔苍打趣的男人,身旁站着自己太太,嗔笑看了他一眼,“你和乔总怎么能比 , 乔总是商业奇才,你不过是商业蠢材,瞧你那没头发的脑袋,谁要你陪着腻歪?”

    众人哈哈大笑,男人搂住太太肩膀,对乔苍说,“乔总,我内人娘家的几个晚辈,曾在多年前与您一面之缘,从此念念不忘,到现在还没有婚配,若是有及您十分之一的好男儿 , 可不要忘记介绍给我,解决那拨娘子军的单相思。”

    乔苍含笑不语 , 从经过的侍者托盘内端起一杯红酒,和男人碰了碰 , “你就会玩笑。”

    他们聊得都是一些商业 , 时不时开黄腔,污秽又风流,闹得啼笑皆非 , 太太们都不自在,结伴四下散去 , 何笙也带了一名保镖 , 跟在最后面朝灯光昏暗些的角落走。

    紧挨着窗台的一处,她遇到熟人 , 那人也正盯着她 , 似乎有话说,她故作不经意靠过去,果然对方迎了上来,其余零星而立的富太太顺着瞧见何笙 , 笑着招呼她,她触了触耳环 , “刘太太,多年不见,您还是老样子。”

    她笑里藏刀 , “那副让人厌弃的样子。”

    她这句说得轻,宴厅音乐却高亢 , 被盖过了,刘太太没有听到,她屈膝鞠躬 , “乔太太 , 您生下一双儿女后,风采依旧不输当年。”

    她指尖松开耳环,又改为触摸胸口的红宝石,“自然。我一向丽质,体会不到你们韶华逝去的悲哀。”

    刘太太充耳不闻,不远处一个独自饮酒的男人咳嗽了声,适逢乐曲停止,便传了过来,她忽然哀求 , “乔太太能否帮我先生在乔总面前美言两句。”

    何笙扬眉,“哦?原来刘太太暗处盯着我,是有事相求。”

    “半年前的食品危机,我先生中了陷阱。放眼深圳,如今是盛文救谁谁活,弃谁谁死,都是乔总一手遮天。”

    刘太太的挚友见这边气氛不对,端着酒过来,正要递给何笙一杯缓和,被她抬手制止,吩咐侍者上一杯茶 , 庐山云雾最好。

    侍者片刻后将茶水端上来,何笙把玩茶杯的盖 , 漫不经心说,“女人不管丈夫家的事 , 这事不如你去求他。”

    保镖在她身后小声提醒了句 , “夫人,她还弯着腰。”

    她这才恍然大悟,匆忙把茶盏交给保镖 , 笑着说,“刘太太这是做什么呀?您快别这样 , 我哪受得起。”

    刘太太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渍 , 维持这个吃力的姿势也累了,一边站直一边笑着说 , “应该的 , 您如今夫贵妻荣,不论是昔年周太太,常六姨太,还是现在的乔太太 , 身份一向都胜过我们一筹。”

    显然刘太太不会说话,自以为好听 , 偏偏踩她不可见人的痛处,她不露声色,眼底凉意重重 , “身份高也不是事事都能办到,您抬举我了 , 我先生确实宠我,可他生意上的往来,我从不过问。刘总想要借东风 , 得去找诸葛亮呀。”

    几位富太太看不惯何笙高高在上的傲慢 , 拉扯着刘太太要走,“算了,又不是盛文不管,你家老刘就一定破产,你犯得着低声下气,被她糟蹋面子吗?你也是五十多的人了,何苦被她捏着。”

    刘太太不肯走,她先生还在远处等结果,她挣脱再次哀求何笙 , “对于乔先生而言,搭一把手不过小事一桩,我和他说不上话,才来求乔太太牵线!”

    何笙慢条斯理从保镖手里取走茶盏,喝了两口,她虽是一脸祥和,细看却冷若冰霜,“刘太太,我无意听说,六年前,是您把林宝宝诳去了会所,与那三个悍妇狼狈为奸。”

    她大吃一惊 , 脚下一软,险些没有站稳栽倒 , 幸而身后有夫人扶住她,她面容呆滞 , 许久都没有回音。

    杯中茶水见了底 , 何笙冷笑一声,将杯子往地上一掷,装机之下顿时化为粉碎 , 周边许多宾客听到这一声脆响,纷纷皱眉张望过来 , 慈善筵席很有说道 , 打碎东西极不吉利,只是见瓷片散落在乔太太脚下 , 都装作没有看到 , 继续回身攀谈。

    乔苍隔着老远便看到这一幕,他停止饮酒,定格了片刻,示意秘书过去瞧瞧。

    高跟鞋踩过尖厉的陶瓷 , 刘太太只觉得眼前罩下一道黑影,强烈的压迫感使她本能退后 , 何笙一把扼住她手腕,指甲用力刺入她皮肉,刘太太的脸色煞白。

    “贱妇 , 你还敢求我救你先生?我找了这么多年,才把凶手找到 , 不报血海深仇,我何笙这么多年白混了。传话给你男人,等着给公司收尸。”

    刘太太双腿一颤 , 几乎跌坐在地上 , 桌椅挡住了她,并没有多少人看到,她顾不上什么,惊慌爬到何笙脚下,拉住她旗袍的下摆,苦苦哀求,“乔太太,求您放一条生路,我先生如果知道这事因我而起,他会不要我的!”

    何笙厌弃甩开她的手 , 秘书在这时抵达这一头,看到刘太太狼狈的样子,平静越过,弯腰唤了声,“夫人。”

    “妇幼食品刘总的公司,是哪一家。http://m.zhuishubang.com/”

    秘书沉思了几秒,“兰迪。”

    何笙干脆利落吐出两个字,“封掉。”

    秘书说明白。

    她扬长而去,音乐再度响起,身后的哭喊声被尽数吞噬,秘书避到角落拨打电话 , 解决兰迪的事务,乔苍等她走到跟前 , 伸手在她鼻梁上点了点,“谁又招你了。”

    何笙媚笑 , 额头抵在他胸膛 , 嗅着衬衫散出的清淡香水味,原来权势也不是无所不能,它无法保住将死之人的性命 , 而这世上每个人忘乎所以的追寻权势,甚至泯灭良知 , 不过是为了在无可挽回的命数里 , 出一口恶气罢了。

    慈善宴会在八点整开席,乔苍与何笙被礼仪小姐引到第一排主位 , 两旁依次延伸出去 , 倒都是熟人,不过皆是与周容深更熟,因此何笙无比尴尬,便谁也不理 , 懒洋洋窝在乔苍怀中吃樱桃。

    几件商人捐赠的拍品尘埃落定,压轴画作被送上台。那黑不溜秋 , 还不如七八岁孩子水平的国画刚一放落,底下便哄堂大笑,听到这地动山摇的笑声 , 何笙好奇欠身去看台上,一看顿时愣了。

    是她那晚废掉几十张纸才画出的乔苍喂鱼。

    她当真沾沾自喜 , 觉得好极了,可摆出来,灯光打上仔细再看 , 却不堪入目。

    司仪显然也没想到这么丑 , 他沉默两秒,才笑着说,“这幅画作,是盛文乔老板捐出。”

    嘲笑得前仰后合的众人更加吃惊,鸦雀无声片刻,又纷纷转了腔调,鼓掌的同时夸赞这副抽象画当真是有品味的贵胄才能欣赏,他们都是无知之徒,猜不透其中的玄机奥妙。

    乔苍含笑不语 , 怀里的小东西气得面红耳赤,“你怎么还让我上外面来丢人现眼了!”

    他故作讶异,“哦?乔太太还知道自己每日都在丢脸吗。”

    何笙怒了,张开嘴咬住他耳朵,恨不得扯下来泄恨,她含糊不清骂,“你这土匪…”

    “乔总能否讲讲这幅画的来历吗?”

    她身子猛地一僵,嘴唇还含在乔苍的耳垂,灯光忽而落在他们这一处,屏幕上顿时投映出,又是一阵大笑,她低下头无处可藏,便胡乱抓起他一条手臂 , 用袖子遮脸。

    乔苍爱怜将她按在胸口,看向秘书 , 秘书接过话筒说,“这是出自我们夫人之手 , 画的乔总。”

    何笙昔年在广东 , 名号叫得何其响亮,头牌交际花,毒蝎美女蛇 , 上流权贵的明珠,竟然画出这样一幅惨不忍睹 , 司仪愣了一会儿 , 在底下的满堂喝彩中回过神,“乔总与夫人伉俪情深 , 闺房之乐也拿出捐赠 , 一定是今晚的标王了。”

    说罢上下打量,“难道乔太太画的是没有穿衣服的乔总吗?”

    笑声更烈,似乎怎么都停不下,一阵阵往何笙的耳朵里钻,她臊得咬唇 , 狠狠掐他手腕,“都怪你。”

    他淡淡嗯 , “怪我。”

    不出所料,这件画作果然是当晚拍卖最高价,只不过兜兜转转 , 还是回到了乔苍手里,依然是他自己拍下。

    何笙躺在他怀中撒泼 , 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你就是故意让我出丑!”

    她蹬腿不依不饶,乔苍忍不住轻笑,“不这样大张旗鼓 , 别人怎知我和乔太太有多恩爱。”

    何笙捂着脸的手一顿。

    她意味深长抬起头 , 一副心知肚明的伶俐,“原来乔总的醋劲儿,还没消呢?”

    乔苍也不否认,“乔太太往后再做出令我吃醋的事,我便把你丢脸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大示天下。乔太太丢习惯了,也就不难堪了。”

    晚宴之后一个月的时间,盛文被税务厅调查组光顾七八次,王府世纪三期叫停,接二连三的风雨不约而至 , 明眼人都看出,乔苍被仕途的大人物暗算针对了,若是商场,绝无人有这份能耐,逼他上绝路。

    “乔总,隆笙集团上市批文遭遇搁浅,资本和渠道我们都充足,超过同期报备上市的公司数倍不止,按说万无一失。可有一股非常庞大的阻力,将我们囚住,只有我们被刷下来。盛文投注了大量成本扶持隆笙 , 隆笙一旦推迟上市,后果不堪设想。对方很明显 , 是要整垮我们。”

    乔苍面无表情坐在桌后,指尖把玩一支钢笔 , 一言未发。

    秘书在一旁整理出他方才吩咐需要的东西 , “乔总,所有的路都被堵死,盛文税务存在巨大违纪 , 目前正在一点点往外曝光,等到大面积传开 , 信誉大打折扣 , 到时我们山穷水尽。必须尽快遏止住,将那些不利的证据毁灭 , 停止流泻。”

    指尖的笔一滞 , 啪一声撂在桌上。

    气压骤然降低,部下纷纷打冷颤。

    “除了这个。”

    秘书说还有盛文船厂曾经事故黑点,被我们压下那些不可告人的内幕。

    这东西竟然都落在了他手里。

    乔苍脸上乌云滚滚,阴霾森森 , 片刻后他阖住眼眸,抬手扫落了桌上所有东西 , 噼里啪啦的刺向炸开,惊了一屋的部下和沉寂的空气,他压抑着怒火 , 额上青筋弹了弹。

    “曹荆易。”

    部下屏息静气垂下头,谁也不敢开口。

    他挥手示意所有人退下 , 点名留下其中一个。

    “曹家在京城,还有底细吗。”

    部下摇头,“上一次您亲自出马 , 扼住了曹柏温的咽喉 , 曹荆易显然料到这一步,所有的蛛丝马迹都抹杀得干干净净,留下那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对我们根本无用。”

    乔苍目光凝着不远处忽明忽暗的一盏灯,“他要和我玩到底。”

    部下说我们胜算微乎其微。

    他呼入一口长长的凉气,靠向椅背良久不语。

    曲笙某个黄昏失魂落魄离开蒂尔,在大厅狂奔时,泪流满面的样子,犹如一剂深水炸弹 , 在整个公司爆发。

    所有人都说,周部长疯了,如此一往情深对他的姑娘不肯要,却偏偏惦记着千山万水之外,再也没有可能的朱砂痣。

    那颗朱砂痣啊,那抹白月光啊。

    将他折磨得失了往日英姿勃勃的神采,只剩下空洞而寂寞的目光,在这人潮如海的世界,苦苦挣扎,虚度光阴。

    秘书将流言告诉他,他偏头看向窗外不断倒退的榕树 , 似笑非笑问,“你吸过毒吗。”

    秘书一愣 , “我没有。”

    “既然没有,你猜得到戒毒的痛苦吗。”

    车厢内沉默下来。

    是了 , 没有染过毒瘾的人 , 没有吸食过这世上最惨烈,浓度最高,最折磨人 , 最诱惑人的冰片,如何知道它销魂的快感之外 , 想要忘掉 , 抽身,是多么艰难 , 多么生不如死。

    仅仅是过喉的一丁点毒 , 都可以令人厌生,以死做解脱,而周容深吸的这口毒,早已麻痹了心脏 , 浸入了骨骼。

    何笙胜过这世间,一切毒。

    车驶入蒂尔大楼 , 保安在树下等候了许久,他将车拦截,朝车后沉默的男子立正敬礼 , “周总,您的包裹。”

    无声无息的数秒 , 车窗随之缓缓降下,周容深探出一只手,触及包裹的边缘 , 停了停。

    那是非常娟秀的女人的字迹。

    只有五个字:周先生亲启。

    保安见他不动 , 便塞进他手里,借口还要忙,匆忙离开了这一处。

    眼前晃过一个女子哭得抽泣,哭得发肿的脸庞,她不肯罢休,嚎啕拥抱住他,撕心裂肺的质问,“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你何苦躲在牢里不放过自己!”

    他嗤一声笑出来,断了的丝线 , 打开的盒盖,一条浅灰色围巾放置其中。

    只是一抖,便坠落下来。他下意识捏在掌心,秘书没有催他,安安静静坐在前方。

    他盯着围巾层层叠叠的花纹,她似是下了功夫,每一针都毫无瑕疵,这样长长的一条,即使在大雪隆冬天寒地冻的北城,也可以御寒保暖。

    他掌心扣在上面,“你说我错了吗。”

    忽然一句 , 秘书一愣,“什么。”

    周容深沙哑着嗓音 , “那晚对她说得话。”

    秘书以为他有了悔意,“不如我查一下曲笙小姐的住址,您再见一面?”

    他反手一抓 , 将围巾丢出窗外 , 另一名保安巡逻而过的看到,迟疑了两名,弯腰捡起 , 什么都没说,便拿走了。

    周容深眼底一腔死寂 , 没有丝毫涟漪 , “我还是不够狠,不够让她明白 , 她为我做再多也是徒劳无功 , 我的心里,眼里,根本装不下任何女人。”

    秘书又是一愣。

    他推门下车,一步步走入第二重门 , 第三重门,直至他伟岸宽厚的背影 , 消失在流光溢彩,富丽堂皇的深处,像合上一扇门 , 与这烟花风月,情长似海隔绝。

    周容深亲自拨通一桩电话 , 打给此时他桌上,堆积的匿名信的幕后主使。

    对方第一声,便是清淡低醇的笑 , “你全部截下了。”

    潺潺的水流声 , 戛然而止。

    他似乎站起身,走向某一处,“难怪耽搁这么久,才刚有些天塌地陷的眉目。周部长出手,自然让我估算的效果不如预期。”

    他唇边冷却,弧度转为平,“她在他身边,和在我身边,并没有区别 , 你总该明白,我不会亏待她。”

    “曹荆易。”

    那边正要挂断,他出声制止,那边便又停了下来。

    “我奉劝你,适可而止,为自己留条后路。”

    曹荆易沉吟片刻笑了出来,“这算是为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画了句号吗。容深,我很遗憾。我对你到底有一丝愧疚。”

    这头不再回应,周容深已经听出他言下之意,并不打算收手。事到如今 , 曹荆易押了全部筹码进这盘局,惊动了那么多人 , 他早已没有回头路,也不想回头。

    曹荆易挂断这通电话 , 笔挺立于宽大的落地窗前 , 楼下的车水马龙,仿若渺小的蝼蚁一般,来去匆匆。他沉默许久 , 对身后待命的随从吩咐,“继续放饵 , 不要停止。”

    在这件事发酵到最严重时 , 盛文赔进了数亿,以及一家在上市最后关头 , 全线崩塌的公司。乔苍封锁消息 , 死死压制住,争取转圜余地,因此何笙不曾听到任何风声,只是偶有传言盛文遭遇一些棘手的难题 , 她也没有多想,毕竟乔苍一向运筹帷幄 , 他的的确确未输过谁。

    乔苍午后离开深圳,去往广州见宋书记,他走后不久 , 周容深的秘书出乎意料抵达别墅来接她,说周部长让我来问问 , 一个月的期限是不是到了。

    她听完扑哧一声笑,想着那高高大大英俊魁梧的男人,一副小心翼翼讨要糖吃的样子 , “他在等我吗。”

    秘书说周部长一早便等着 , 又怕您忘记,催我来提个醒。

    何笙目光掠过刚驶离不到一分钟的宾利,那正正经经的男人,也学会偷偷摸摸了,她笑得愈发明媚,让秘书等一等,她换件衣衫。

    本想煲汤炒两个菜,如今是来不及了,她匆忙跟着秘书乘车去往一条十分空荡而陌生的林路。

    抵达半山坡后 , 她透过窗子张望,对这边毫无印象,从未来过,一时有些茫然,正要问是哪里,蓦地看到远处一身白衣的周容深站在梧桐树下,手上牵着一把丝绳,丝绳的一端拴着数不清的气球,正在烈烈风声中飘舞,她顿时眉开眼笑,兴奋挥手 , 车未停稳便跳下去,哈哈大笑冲向他 , 到达跟前时,他一把扶住 , 将她抱个满怀 , 高高举过胸口,抛向浓密的树冠。

    她曾经最爱玩,可他极少陪她 , 她的分量大约重了不少,他托在掌心时不如当初那样省力 , 何笙的长发与裙衫都被扬得飞起 , 像是五颜六色一张网,树影婆娑间春色明媚 , 拢住了周容深那颗心 , 他无可挣脱,放肆沉沦,被网缠得窒息,也无怨无悔。

    何笙笑岔了音 , 挥手抓着叶子,一把把洒下 , 像坠落一场雨,她胸口和他头顶覆满一层。

    周容深把她放下来,伸手择着那些碎叶子 , “怎么还和从前一样毛躁,要等车稳了才能下来 , 记住吗。”

    她哪还听得进去,踮起脚去夺他手上的气球,那些足有几百只 , 轰轰隆隆 , 遮盖住了天际的气球,五光十色,像极了泡沫。

    周容深含笑举高,不给她得逞,她急得薄汗涔涔,小脸也红扑扑,蹦着跳着想要高一些,心里痛恨怎么刚才忘了抓,只顾着逗叶子。

    可她怎么努力都还是越不过他肩膀。她嘟囔了句 , “你怎么长这么高呀。”

    他笑着打量她,娇小绵软的一团,倒是香香的,“怎么不说你长得矮。”

    她忽然灵机一动,指向他身后,“流星!”

    他下意识回头,何笙犹如一只灵巧的猴子,迅速攀住他胸口,整个人爬了上去,将要抓住丝绳时,周容深立刻识破,托住她的腰避开 , 她挂在他胸口,被他气笑,“你叫我来就是欺负我?”

    他眼内笑意深浓 , “想要吗。”

    她点头。

    他说你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就给你。

    “三十个我也肯!你是不是把整个深圳的气球都买来了?”

    周容深指尖一点点擦拭她额头的汗珠 , 胸腔万箭穿心 , 如此疼,如此麻木。

    “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 不许哭。”

    何笙只顾着要气球,没有仔细留意这话 , 连连说我答应。

    周容深摸了摸她脑袋 , 将丝绳交到她手上。

    那么多球被风吹向高空,挣扎着要脱离 , 拽着她朝前飞奔 , 荡漾,摇晃,险些扯得飞起,她笑得更大声 , 眼睛眯成一道弯弯的小桥,他在旁边看着 , 也陪她一同欢喜。

    他想要她一辈子都这样笑,这样快乐。

    他想要倾尽所有,包括他的命 , 他的前途,他的一切。

    许给她这样的安稳 , 无忧,朗风明月,青山湖泊 , 天长地久。

    后山的木栅栏 , 在周容深扬起的手臂下,无声无息打开,数不清的短角麋鹿,争先恐后跑出,脖子上系着红色风铃,一下下摇曳,轻唱,铃声回荡在山谷,消失在远处无花的桃林。

    此时漫山遍野都是这样的麋鹿 , 大大小小,高高矮矮,将她团团包围住。何笙蹦跳奔跑在鹿群中,那些毛茸茸的小鹿,像是猫儿一样,在她身旁窜来窜去,蹭着她的裙摆,从她腿间钻过,驼起她在背上,肆意撒欢儿,跳跃 , 她骑在上面笑得花枝乱颤,转身朝周容深大喊,“你快过来呀!”

    他温柔嗯了声 , 大步迎上她,麋鹿被她长发撩得发痒 , 转了几圈将她甩下草坪 , 她不疼,只是玩疯了,爬起来去追逐其中一只更小的 , 那只麋鹿跑得很吃力,一下便被她抱住 , 啾啾的叫着 , 很古怪的叫声,她笑得更开心 , 眉眼宛如世间最好看的半弦月。

    “哪来的麋鹿?”

    周容深擦了擦她脸上的汗 , 问她喜欢吗。

    她哈哈笑得停不下来,他知道她喜欢,他太久没见到她如此纯真,撒野 , 欢喜,活泼。

    或许他从未见过。

    最初的何笙 , 是他错过了。

    他将那般美好的她,拱手给了乔苍。

    山坡的夕阳,是一座城最美的夕阳。

    黄昏时分愈发的艳红 , 映得每一处草坪,山涧 , 清泉,都仿佛蒙住一层朦朦胧胧的霜。

    他牵着她的手,她牵着那么多气球 , 身后是成群的麋鹿 , 他想一直走,走到没有边际,没有人烟,没有争斗,没有分离的地方,可他看到了这片山的尽头,它横在那一处,横得残忍,横得他无无力改变。

    她忽然松开手 , 像放生,像救赎,将那些气球扬入斑斓的天空,扬入厚重的云朵,扬入很远很高的林间,苍穹,河谷,她搂住他脖子,仰面旋转着,笑闹着,不肯歇息 , 不肯安静,“容深,它们都飞啦!”

    他说是 , 都飞走了。

    她忽然吻了一下他的脸,又觉得不够 , 低下头吻了另一边 , 吻得很响,比摇曳的风铃还响,比远山的暮钟还响 , 他愣住,她给他那一丝温柔 , 令他像孩子一般红着眼睛笑出来 , 她在他怀里大叫,“我也要飞啦!”

    他用臂力稳稳托住何笙,任由她如一个小疯子 , 在他怀中疯狂大叫 , 东摇西摆。

    他还当她有多少能耐,不过是个懒猪,跑了这么久,终于松口说累了 , 伏在他背上,眯着眼打哈欠。

    那些麋鹿懒洋洋跟着 , 抖着头上的角,最小的那一只叼着何笙裙摆,淌过了一条小溪。

    她坐在溪水旁的梧桐下 , 懒洋洋的哼唱曲子,他摘了一片干净树叶 , 舀了泉水喂给她喝,她喝的时候,发出咕叽的声响 , 他注视她笑出来 , 将她嘴角的水痕抹去,捧住她的头,枕在自己肩膀。

    漫漫时光,这一刻这样美。

    这是他祈求来的天荒地老。

    他的天荒地老,或许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他想要的不过一个她。

    一时片刻,唯这一次。

    他这辈子,最后这一次。

    她舔着嘴唇 , 将剩下的给他,她长长的发梢掠过他鼻梁和薄唇,他不舍得拂开,他喝那泉水的时候,眼角有濡湿的东西滚下,他微微阖了阖,她紧挨着他,忽然激动伸出手臂,指着远山的天际,“是紫红色的晚霞!”

    那年,三十八岁的周容深初遇何笙。

    也是这样一片紫红色的晚霞。

    她跳了一曲春江花月夜,跳进了周容深的心里。

    他半生沉寂。

    竟为她而失魂落魄。

    他半生英明。

    竟为她做了混账。

    这片天地 , 似乎有许许多多霜雪,迷了他眼睛 , 把一切景致变得大雾苍茫。

    那分明是白色的花,是白色的水 , 是白色的空气。

    更是他官场浮沉 , 厮杀博弈,最终尘埃落定在风月里。

    周容深的风月,开始于何笙 , 终止于何笙。

    她迷迷糊糊闭上眼,霞光万丈 , 飞鸟与麋鹿交织 , 气球仍在飞舞,随着风 , 朝向四面八方散开 , 再也不回来。

    一切都犹如定格一般,美得令人想哭。

    她挽着他手臂,恍惚中听到他说,“何笙 , 原谅我。以后不能再陪你,陪你看雪 , 看云,看麋鹿。我要做一件,一件你可能会怪我 , 骂我,但我还是必须做的事。”

    模糊的雨雾 , 下在他瞳孔深处,他到底没有忍住,刚毅的面庞在无声无息间 , 潮湿了大片。

    “以后 , 不要来看我,就当这世上,从没有我这个人,没有来过你的生活。”

    何苦为难她。

    何苦拴着她。

    他该是退出了。

    离开她的岁月,让她从此好好过。

    何笙眼皮很重,很沉,睁不开,她不知道自己睡了,还是醒着 , 她发不出一点声音,说不出一句话。

    八年。

    他没有怨言,没有动摇,一分一秒也不曾后悔等了她八年。

    如果这世上的风,从南向北,刮个不停。

    如果这世上的风,从东到西,彻夜不熄。

    他这个人,也一定随着那颗痴迷不悔的心,落满风沙,被永远石化。

    周容深握住她的手 , 放在他炙热跳动的心脏,他微微偏头 , 那样不舍,那样痴迷 , 那样温柔 , 他用尽全身力气,耗尽所有的深情,在她眉心间落下一吻 , 阳光沉没入地平线,天地一片昏暗 , 最后一丝夕阳洒落 , 他哽咽笑着说,“我爱你。”

    【他要做什么,明儿见~】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