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6 红豆相思,一世长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曲笙被他拒绝无地自容,丢掉手里的粥盒,转身冲入瓢泼大雨中。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单薄颤抖的身子,湿透的长裙,抽泣的哭声,犹如一枚飘摇的落叶浮萍,在这狂风骤雨地动山摇中,毁灭了一半灵魂。

    车流疾驰而过,通向南北纵横的长街,她跌跌撞撞奔跑,逼停了许多辆 , 司机摇下窗子破口大骂,秘书看到这一幕 , 心有不忍,他试探问也在凝视那一处混乱的周容深 , “其实她没有恶意 , 全部是对您的美意。”

    周容深收回视线,弯腰捡起地上的雨伞,水珠从边缘洒落 , 溅湿西装裤腿,“正因为是美意 , 我才不能耽误她 , 我根本不会接受,为什么要留有情面。”

    秘书苦笑 , “我说句逾越本分的话 , 您难道要孤独终老吗,您事业有成,官居显赫,有一个和睦美好的家庭 , 是非常容易的事,何小姐已经有了归宿 , 她和您有缘无份,这是无法改变的命。您这样折磨自己,也是在为难她。”

    周容深挑眉 , 他收拢雨伞,将伞柄击落在秘书肩上 , 轻轻碰了碰,“你不是我,怎知我这样很苦。她每月会来看我一次 , 陪我说说话 , 这还不够美好吗。这几年我什么盼头都没有,不也一样过来了。”

    秘书不知为什么,他那样理智,那样英武,却在何笙的身上栽了一个爬不起的跟头,他趴在泥水里,从不觉得自己狼狈,自己可怜。

    “何小姐想来,乔苍会允许吗。”

    周容深说一年一次我也等。

    秘书心口酸涩 , 终是什么也没说。

    他靠在椅背,夹着一支烟,凝视窗外这场昏天黑地下了很久的暴雨。

    深圳这几年的雨水,一场比一场大,像是要淹没整座城池。

    周容深时常在想,何笙害怕打雷,害怕刮风的毛病改掉了吗,还是比多年前更严重,这样的夜,她大约蜷缩在乔苍的怀里,面庞比春日的桃花还娇。

    他其实清楚 , 她是得寸进尺骄纵刁钻的性子,越是宠她 , 她越是嚣张,越是不讲理 , 他刚娶她那阵 , 周太太的身份委实让她扬眉吐气,明里暗里闯了数不清的祸事,她为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出头 , 在筵席上辱骂富太太,虽说她们先招惹何笙 , 可她那张嘴皮子总是赢 , 一来二去,她无法无天 , 恃宠而骄的名头便传了出去 , 她打着他的幌子,这笔账自然也算在他头上。

    周容深从警生涯挨了三次处分,全部因为何笙。

    他没有告诉过她,他如今的档案袋里 , 依然没有抹去那三笔耻辱。

    京城国宴上,一名副国级饮酒时笑说 , 周部长什么都好,就是对女人太怜香惜玉。

    他不由笑出来,他这辈子 , 从不为美色动容,遇到她之前是这样 , 遇到她之后,更是这样。

    金三角那两年,各国毒枭为收买他 , 令他叛变 , 为己所用,往他床榻送了多少尤物,比何笙更美丽,更清白,更顺从,使尽了浑身解数诱惑他,他却像一具冰冷的机器,眼底没有半点温度。

    他只要何笙。

    他为她守着这副皮囊,干干净净。

    七百多个日日夜夜 , 他在遥远的异乡,发了疯的想念。

    他怕她受苦,怕她委屈,怕她被常秉尧玷污,怕她那么烈的骨头,会随着他一起走。

    他在河口向阳的林园,种下一把红豆。

    此后这么多年,依然岁岁开花,朝朝结果。

    没有人侍弄,没有人观赏,更没有人记得。

    红豆一季又一季 , 顽强得令人心疼。

    他将对她的长情,对她的不渝 , 深埋在那片曾险些要了他性命的土地。

    他以生死爱着她,他哪还有力气再爱别人。

    周容深仰起头 , 大口吸食烟雾 , 凝视着天花板摇曳的灯,为什么世人都说他没有妻子。

    他从不承认这一点,他的妻子是何笙 , 他将带着这个固执又可笑的念头,进入坟墓 , 进入地狱 , 进入轮回。

    何笙口中比白流苏还魅惑的内衣,是一件火红色的蕾丝肚兜 , 缕缕丝线织就 , 镂空交错,摸上去柔滑如绸缎。高耸的胸部似遮未遮,一层半透明的白薄纱,将乳房上两枚嫣红的蓓蕾露出 , 蓓蕾受到刺激,愈发饱满挺翘 , 一点点胀大,炙热,凸起 , 顽皮而诱人,恨不得一口咬掉。

    水润幽深的私密掩不住 , 修剪整齐的毛发稀稀疏疏,粉嫩的肉若隐若现,晶莹剔透 , 她故意分开腿 , 他还没有看清楚,又立刻合拢,咬着手指媚笑横生。

    她这副婀娜玲珑的身段,在昏黄迷离的灯光下,说不出的风骚。

    乔苍喉咙滚了滚,控制不住力气,竟一手扯断了皮带,双眼被欲望膨胀得发亮,推门进屋便是如此妖娆的景致 , 哪还顾得上别的,但凡是个男人,长了那疙瘩肉,都忍不住。★首★发★追★书★帮★

    他一把抓住和他捉迷藏的何笙,从床头锦被内捞了出来,滚烫的薄唇像是吸铁石,含在她胸口,浑然忘我的吮吸着,一寸寸品尝诱人的珍馐,她的皮肤是甜的,弥漫着牛奶的芬芳 , 仿佛一滴硕大的凝固的奶水,甜 , 糯,软 , 绵 , 嫩,他舌头挨上那一刻,深陷堕落 , 怎么都抽离不开。

    她上半身后仰,抓紧垂落的床单 , 娇怯呻吟着 , 两条腿紧紧夹住他的头,一声声酥麻入骨的喊着哥哥。

    哥哥。

    这声哥哥不知有多销魂 , 多浪荡 , 乔苍禁不住头皮发麻,险些泄了出来。

    果然是本性难移,何笙的骨子里,流淌的便是放荡至极的血。

    她几年前也穿过肚兜 , 妖娆如火,并蒂鸳鸯 , 滑腻的绸缎与她娇躯浑然一体,她仿佛一根水草,拼了命往他怀里和体内钻 , 恨不得生根发芽,缠绕窒息。那时她还未曾生下乔慈 , 她的香气是女儿香,柔情百转,嫣然夺目 , 诱人却不至于令人丧命。

    如今她做了母亲 , 少女的纯情之外,增添了一抹少妇的风韵,摇曳饱满,熟透的蜜柚般,当真是秋波荡漾,风情无比。

    何笙今晚格外的温柔,比窗外月色,星辰,比室内灯火 , 帷幔,还要消磨人,对乔苍的蹂躏也百依百顺,任由他肆意妄为,以往做爱时,只要她还尚存一丝意识,他狂野弄痛了她,或是唇舌玩得太下流,她都会啐骂着推开,甚至拿脚踹他脸,骂他老流氓。

    她一反常态 , 无非是哀求他什么,明知理亏 , 还得想法子办到,才会先喂他一颗甜枣 , 堵他的嘴。

    她那点花花肠子 , 乔苍自然有数,他故作不懂,趁机把她折腾得够呛 , 吃饱喝足意犹未尽抽身出来,将她往怀中一搂 , 她伏在他胸膛献媚 , 往他脸上吹气儿,他懒洋洋的闭着眼 , 唇角勾笑 , 置若罔闻。

    “哥哥。”

    她轻咬红唇,软软的舌头在他鼻梁和眼睛上反复舔舐,叫声十分放荡,“好哥哥 , 你怎么不看看我呀。”

    他忍笑,天杀的 , 又他妈硬了。

    他不动声色盖住被子,遮掩自己愈见抬头之势的胯部,何笙浑然无觉 , 细嫩的腿反而去磨蹭他那里,“苍哥哥?你是不是吃药了呀。”

    乔苍挑眉 , 他还用吃药吗。他嗓音暗哑,淡淡说没有。

    她指尖在他小小的乳头上捏了捏,两手勾住他脖子 , “那你好强呀。我都快被你弄死了。”

    乔苍深知再这样下去 , 他势必要二度缴械在这妖精手里,他微微眯起一道缝隙,“乔太太到底要说什么。”

    她歪头眉目灿烂,“我就夸夸你嘛。”

    他一副了如指掌的模样,等她主动坦白,乔苍是江湖里千锤百炼的人精,什么也瞒不过他,何笙咯咯媚笑,手指流连过他的胡茬 , 好几次要说,又实在张不了口。

    堂堂的盛文老总,身家雄厚,杀伐果断,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醋坛子,醋缸子。三天吃一顿陈年老醋,一天吃一顿酸甜米醋,何笙走在街上多瞧了哪个男人一眼,甚至餐厅吃饭时,夸厨子做菜做得好,乔苍顿时便沉下脸 , 哄也哄不通,非逼着何笙发誓 , 心里只有他。

    她替他臊得慌,什么年岁的人了 , 说这样的话都涩口。

    她不肯说 , 他也学会了她那一招,不吃饭。

    他可是真不吃,绝不在半夜爬起来偷吃 , 何笙心疼,只好顺着他 , 他一本正经竖起她三根手指 , 让她跟着自己一字一字学。

    她一边说一边笑,到最后根本说不下去 , 笑倒在他怀里。

    “你是谁的宝贝呀。”

    乔苍那张黑压压的俊脸 , 别扭说,“你的。”

    何笙呸了一口,“不要脸。”

    乔苍被她毫不留情推出房间,屁股撞上乔慈 , 她拉着乔桢胖胖的手,看了他一会儿 , 指着他大叫,“真没羞!你说你是妈妈的宝贝,你太老啦!”

    乔苍眉骨怦怦直跳,哭笑不得 , “不老。”

    乔慈说就是老!

    往后的几日,何笙被迫回答了无数次 , 乔先生不老,乔先生风华正茂,乔先生是我的心肝。

    乔苍才算把这茬揭过去。

    如今她想求他答应的事 , 远胜过这些 , 乔先生若打翻了醋坛子,最起码也要吃上好几天。

    她满面愁容,撒娇耍赖,“你别问了嘛,就当宠宠我了。”

    她根本不敢看他,一脸的心虚,他似笑非笑,语气阴恻恻,“还不够宠你吗。”

    她将小指甲盖在他眼前晃了晃 , “再多宠一点点嘛。”

    “可以。”

    她捧着他的脸,用力吻了一口,正要欢呼雀跃,忽然他又说,“我的底线是周容深。”

    她笑颜顿时垮掉,当真一击即中,这世上再没有谁比乔苍更看得透何笙。

    她挂在他怀里,肚兜歪歪扭扭,衣不蔽体,春色无限好,可惜再好的春色 , 也敌不过乔先生吃醋的猛烈。

    只要不去见他,怎样都依她。

    乔苍随手拿起床头一本书 , 打开翻看,脸上没有怒意 , 也不十分好看 , 平静得有些阴沉。

    她固执嘟囔,“我都答应他了,又不去家里 , 只是在办公室收拾收拾,他身体不好 , 秘书又是男的 , 没个照顾他的人,我能做就做点嘛。”

    乔苍一言不发 , 又翻了一页 , 她捅了捅他,他不搭理,她又捅,手脚并用 , 专拣他痒痒的地方,他终于在她百般软磨硬泡下 , 从书内抬起头,肯施舍她一眼,她讨好谄媚伏在他肩上 , 冰肌玉骨绯红如雾,乔苍知道 , 她就是蹬鼻子上脸,算计准了他舍不得她。

    “就这么不放心?”

    她小声说我欠他的,我这一辈子 , 最对不住的人就是他。

    乔苍合上书本 , 沉默片刻,“一个时辰,只能这么多。我会准点派司机去接,一秒钟不许多留。”

    何笙眉开眼笑,一个劲儿往他脖子里拱,像猪崽儿一样哼唧,“哥哥最好了。”

    他原本生气的面孔,忍不住闷笑出来,“知道分寸吗。”

    她说他不是那样的人 , 他是君子。

    “哦?”他捏住她下巴,将她从自己怀里揪出来,“我是小人?”

    他逆着光束,实在俊美得不像话,何笙贴上他胸膛,“你是坏蛋,天下第一坏。”

    眼见着他脸色愈发阴沉,她手指抚摸他眉心,喜滋滋说,“可我偏偏被坏蛋迷住了。”

    他神色冷冷,“乔太太今晚大献殷勤,原来是有求于我 , 等改日见了他,我要好好谢他 , 要不是托了他的洪福,我这辈子都讨不到乔太太这样主动。”

    她小鼻子抽了抽 , 在他唇边嗅 , “乔先生闻到了吗,你这醋,比哪次都酸得厉害。”

    往后的日子 , 曲笙忽然消失了。

    深圳的雨,淅淅沥沥大大小小好几场 , 接连下了三五天。雨过天晴 , 她依然没有出现。

    她时常等候的亭子,拆得乱七八糟 , 第二重金门外 , 再没有她拎着暖壶眼巴巴盼着的身影。

    周容深经过时,偶尔会下意识望一眼,只见那里空空荡荡,连落下的叶子 , 都显得无比寂寥。

    他面容平静,仓促收回目光。

    也好。

    他的红豆 , 相思情浓,都尽数给了何笙。

    他从此的岁月,都将活在相思中。

    这苦 , 这闷,这涩 , 他尝了才知多疼。

    他何苦耽搁别人。

    周容深万万没想到,第十日,曲笙到底还是来了。

    她穿着很久之前 , 她站在蒂尔楼下 , 他为她撑伞时的裙衫,许多地方已经洗得发白,她伸开双臂挡住他去路,司机吓了一跳,脸色骤变,匆忙踩下刹车停稳,回头请示周容深,他闭着眼休息,问司机怎么了。

    “周部长 , 那位姑娘又来了。”

    他心口一滞,抬眸望过去,果然是她,他若没记错,她消瘦许多,眼睛里飞扬的神采少了一些,执着与坚定却多了一重。

    他和她隔着玻璃对视片刻,再度阖上眼眸,“绕过去。”

    司机答应了声,可不论他如何绕,曲笙偏偏挡着 , 以身躯挡着,不肯他经过。

    来来往往的下属都目睹了这一幕 , 虽然脚步匆匆,可走出好远还在回头张望议论 , 周容深眉头皱得更紧 , 他推门下车,站在相距她数米远的位置,她看清他的那一刻 , 忽然便哭了。

    哭得格外可怜,格外崩溃 , 他沉默几秒 , 觉得好笑,是他老了吗 , 竟受不住这轰轰烈烈缠绵悱恻的风月。

    她哭了许久 , 奔跑着朝他冲过来,她不敢拥抱他,手颤抖着落在他臂弯,用力抓紧 , 她积蓄了十天的勇气,她抛掉了矜持 , 抛掉了被他拒绝后的绝望,她从来没有这样心疼过谁,强烈的想要和谁一起生活 , 在他身上,她找到了自己遗失三十年的东西。

    那是一颗侵蚀人心智的虫子。

    密密麻麻的在她体内繁衍 , 生长,她忘不掉,她抽离不了 , 她终于明白这世上有些人 , 只需要一眼,就可以把一切都改变。

    她抽泣着最终说了句,“求你不要再赶我了,让我照顾你吧。”

    周容深惊愕看着她,又将目光落在她紧握自己的手上,他确定她不是玩笑,他更觉得有趣,“你为什么要照顾我。”

    她溢出的眼泪像一朵盛开的白花,轻飘飘坠在他衣袖 , 氤氲而开。

    “我喜欢你。”

    她咬破舌尖,艰难吐出一句埋藏心中的真话。

    周容深叹了口气,“你了解我吗。”

    她低下头不语。

    周容深有一个挚爱的妻子,她出轨背叛他,他为她蹉跎了这么多年,蹉跎出白发,蹉跎出皱纹,蹉跎出一颗冷却的,了无生气的心。

    他从未有一刻,停止过爱她。

    他从未有一刻,允许别人替代她。

    他守着空了的家 , 等待永远不归的她。

    曲笙不管他是谁,也不管自己是否配得上 , 她甚至可以什么都不要,她只是想陪着他 , 让他有热饭可以吃 , 热汤可以喝,他累了,有人为他捏一捏肩膀 , 他真的老了,有人搀扶他出去走一走 , 看夕阳。

    她听了他的故事 , 愣了许久。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人不要他。

    他将她手指一根根掰开 , “这世上值得你喜欢的好男人许多 , 我不会是其中一个。”

    她脱离了他衣袖,顿时惊慌失措,再一次拉住他,“你不试一试 , 怎么知道。”

    他长久伫立,也长久静默 , 在她以为有希望时,他忽然开口,“我活不太久。”

    曲笙一愣 , 她问什么。

    周容深找秘书要了一张纸,递给她让她擦眼泪 , 她迟迟没有接过,呆滞凝视着他。

    他同样看着手里的纸,“我得了病。这种病 , 最是折磨人 , 没有药可救。”

    他眉目温润,一面宁和,他笑说,“谢谢你,可惜你给错人。”

    周容深转过身,准备拉车门,他听到她在背后说,“我不在乎。”他动作一顿,玻璃上倒映出她的脸 , 她那双清秀的眼睛里,闪烁着从前的光彩,“你试着接受我。不论怎样我都不后悔。我什么都不要,你不用担心我的企图。我只是做一件我喜欢的事,陪一个我喜欢的男人。”

    周容深重新面对她,他这一次走了过去,抵达她面前,握住了她手腕,将她的掌心贴上自己胸口,他们毫无阻碍,她感觉到他的心跳 , 强健,有力 , 可又混乱,虚弱 , 那样交替着 , 没有节奏。

    他说,“这里很狭小,放进去一个人 , 就不能容纳第二个,我和我的妻子 , 经历过你永远不会经历的爱情 , 她拿走了我所有力气,包括我的命 , 埋下了一辈子的时间。不是我不接受你 , 而是这里没有盛放别人的余地。”

    曲笙看着他的胸膛,洁白的衬衣上,是自己缓慢蜷缩的手,她不知他何时从她面前离开 , 也不知天色一分一秒过了多久,她像是一尊雕塑 , 定格在偌大而繁华的空场,就在那一刻,她触摸他的心脏 , 听他诉说着他对另一个女人深爱的一刻,她对他从喜欢 , 变成了痴狂。

    午后秘书进入办公室,周容深正伏案批改一份合约,秘书站定在桌前 , 低下头说 , “收到一封匿名信。钉在了市局大门外的砖墙上,王队长趁警卫员不备取下收起,交给了我,让我转交您。”

    周容深放下手里的笔,有些疲倦捏了捏鼻梁,皱眉问,“和曹荆易有关吗。”

    秘书说您看了就知道。

    他伸手接过,抽出信纸沉默阅读。

    片刻后,那张字迹不多的信被他用力捏在手心 , 攒成一团褶皱,他阖上眼眸,敛去那一丝波动。

    又过了良久,他问,“他看过吗。”

    秘书摇头,“王队长交给我时完好,是我担心里面有什么,提前拆开。”

    他挥手示意秘书下去。

    办公室内空荡安静下来,他转动椅子,面朝窗户,对面的摩天大楼耸立云端 , 光芒万丈下的深圳,是那么光明 , 美好,和平。

    而曹荆易正一点点揭开自己脸上的面具 , 暴露出他不可控制的凶残 , 享受着蛰伏在暗处,游戏人间,捕猎的快感。

    周容深洗过澡从浴室走出 , 准备开一场重要会议,他系着纽扣 , 在步入外间的空气中 , 嗅到一丝浓郁的香味,阳光洒满的办公桌上 , 摆放着几件饭盒 , 新鲜的芦笋,温热的清粥,煨了酱汁的鱼肉,那幽幽的香气不肯停息往他鼻孔内钻 , 味道似曾相识,又阔别已久。

    他正在愕然这一桌如此对胃口的食物从何而来 , 身后忽然一阵风声逼近,压抑着脚步,却还是被他迅速察觉 , 只是来不及回头,一双柔软的手覆盖住他眼睛 , 女人吃力踮着脚,故意变了嗓音问,“听说周部长中午不吃饭 , 该当何罪 , 凌迟处死。”

    他脊背倏而僵住,随即便柔软下来,流泻成一汪春日明媚的水,在心上潺潺而过。

    他笑着握住她指尖,不舍得移开,也不舍得松手,“你真要将我凌迟,我也不会拒绝。”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