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周容深番外2 你这样发了疯的爱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周容深将离婚协议书交给沈姿那晚,深圳南港的月色,出奇得美。「^追^书^帮^首~发」

    她拎着一个水壶,从天台外浇花进入,正巧周容深穿过长长的庭院,直奔屋内来,不留意被一簇延伸出的枝桠勾住了袖扣,她笑着迎出去,为他解开,他看了一眼那绿油油茂盛的树冠,“长得更大了。”

    她说是呀 , 买来才是一棵小苗,我养了四年 , 虽然常不在深圳,可保姆打理得很好。

    他不再吭声 , 进入客厅脱掉警服 , 随手交给她,目光在每一块瓦石上梭巡。这屋子很冷,比外面的温度低了不少 , 墙壁悬挂他们的结婚照,那年相馆还简陋 , 颜色也不十分好 , 他穿着黑色西装笑容平和,她偎在他肩头眉目格外欢喜。

    仿佛从这一刻起 , 便注定这场婚姻 , 是男强女弱貌合神离的悲剧,她得不到他十成真心,她却仓促付出了全部。

    保姆端来一杯茶水,撂在茶几 , “先生,夫人时时刻刻念叨您 , 盼着您,昨儿才学了一道瓦罐菜,不如您明天早些回来 , 尝一尝。”

    沈姿斥责了句多嘴!推搡保姆下去,脸上却笑着 , 保姆躬身离开,她转身看他饮茶,“你口味清淡 , 蒸菜你一定喜欢。”

    他未曾想好如何开口 , 随意应付,“新学的吗。”

    她点头,“你忙起来顾不上吃,胃口都熬坏了。”

    周容深饮茶的手一顿,这话何笙也常说,送他离开说,迎他归来说,他不觉婆婆妈妈,也不厌烦 , 反而有趣。两月前他出差,她竟偷偷在行李箱内塞了几个食盒,食盒内是她做的菜饼,煨了糖的枸杞,还有一些煲得嫩白的骨头,字条上写着:放入锅中兑水加枸杞,可以喝几碗汤。

    他哭笑不得,也照着做了。

    果然那几日,他胃口一点不痛,比杏花满坡的三月之春,还要温柔暖和。

    他失神之际 , 沈姿坐下他身旁,握住他的手 , “周恪上周做一份四年级的数学卷,竟考了一百分 , 老师说他天赋很高 , 让我们培养他奥数。”

    周容深拿杯盖拂了拂水面,将茶叶末驱散到边缘,“是不是太早些 , 他还小。”

    “不小了,他两岁多就能识字背诗 , 现在可以一跃三级 , 受得住。”

    周容深淡淡嗯,“你做主。”

    她又和他说了许多琐碎的事 , 从周恪 , 到她自己近来的身体,到往后几日的天气,津津有味滔滔不绝,熬过漫长年头的妻子 , 永远不知丈夫多么厌恶生活的七零八碎,抗拒围城中一成不变的平淡 , 她们一味以为的亲密,早是男人食之无味的鸡肋,被婚姻的无趣磨掉了激情绚丽的棱角。

    周容深沉默从头听到尾 , 毫无波澜,毫无兴致 , 眼前挥之不去的,是何笙千娇百媚的脸孔。

    他很清楚,这一年多 , 她心中最深沉最贪图的渴望。

    他更清楚 , 自己对她一再堕落,一再贪迷,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他从不对她讲,她偶尔委屈,泪眼朦胧问他,除了情妇,她还算什么。

    他注视她许久,直到她失了耐性等,松开缠住他衣领的手 , 他都没有吐出一个字。

    他爱了不该爱上的女人,也动了不该动的情肠。

    天下权贵谁都可以忘乎所以,唯独他不能。

    可天下谁都克制住了自己,唯独他没有。

    他将茶杯放下,盯着沈姿扣在他手背的五指,“我们结婚多久了。”

    她一愣,从他冷淡的眼睛里,沈姿看到了一丝崩塌的东西。

    这崩塌令她无措。

    她强颜欢笑,嗔怪抱怨,“周恪都七岁了,瞧你这记性。”

    她重新为他蓄满一杯热茶 , 惋惜念叨,“我始终想为你生个女儿 , 可惜我身子调养不好,这成了我心底的遗憾。”

    她偏头看向面无表情的他 , “你是不是很喜欢女儿。”

    他张了张口 , 欲言又止。

    沈姿莫名的开始发抖,生怕他讲出什么,急忙说 , “你再等等,我就算赔上性命 , 也会让你高兴。”

    周容深隐隐蹙眉 , 皱在一起的纹路越来越多,交叠越来越深 , 他这样的挣扎 , 这样的矛盾,他懊悔于当年,他爱她很少,却仓促娶了她 , 他倘若再坚决一些,固执一些 , 便不是如今的模样。

    他打开公文包,从外面夹层抽出两张纸,密密麻麻的黑体字 , 沈姿根本不敢看,她躲避着 , 抹了抹脸,“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要不要再吃点宵夜?”

    她仓皇起身,被他一把拉住。

    粗糙的茧子 , 他磨得她有些疼。

    她紧咬嘴唇 , 知道自己错了。

    那两张纸终究,还是无声无息推到她面前。

    “你看看,哪里不够,你怎样添注,我尽量满足。”

    她单手颤抖,拿起那冰冷的协议书,角落处烙印周容深的签名,他的字迹始终这样好看,孔武有力 , 仿佛笔尖穿破了纸张,她涂抹许久,依然清晰刺目。

    还是逃不过。

    他是多霸道的男人,他决定的事,她怎么更改得了。

    她凝视笑了一会儿,笑中带泪问,“当年,如果不是我百般主动,你根本不会娶我,对吗。”

    周容深不语。

    她目光朝着一盏灯,“我嫁你时 , 你仅仅是一名副处长,对于平民百姓而言 , 你依然显赫,可远不够我舍下脸 , 穷追不舍 , 被你的同事指指点点,嘲笑挖苦。可我就是喜欢,那个穿着警服 , 意气风发,满身正气的你。为了你 , 我做了负心的人 , 这么多年,报应竟是你亲手给我。”

    灯火太明亮 , 灼得眼睛模糊 , 她收回目光,落在纸上。

    “你不爱说话,不爱笑,不喜欢人间烟火 , 他总是冷冷淡淡,生人勿进。你到天南地北执行公务 , 在大雨天的巷子口,潜伏了三天三夜,我跟你到天南地北 , 最坏时想,假如你牺牲了 , 还有个人第一时间为你哭一场。你沉着脸让我走,我还是跟着,跟到你开不了口拒绝我 , 跟到你答应娶我。免-费-首-发→【追】【书】【帮】”

    那年的沈姿 , 断定周容深势必会高升,也知道他比宋维止更优秀,比她身边所有男人,都光彩夺目。

    她何尝看不透,他望着她的目光太平寂。

    她爱他的荣耀,爱他的英武,爱他的前途无量,前程似锦。

    所以一切都没有关系。

    这世上最可怕的一个字,无非是等。

    等到青春变华发 , 谁还能无动于衷。

    周容深两手交握,搁置在鼻下,他良久后嘶哑说,“是我对不住你。”

    一句对不住,触动情肠。

    沈姿忽然狠狠撕碎了协议书,那刺耳的声响,在寂静的深夜炸开。

    她颤抖,啜泣,隐忍,爆发,一连串的情绪更迭 , 在几秒钟内完成。

    她双眼血红,雾气滔滔 , 天翻地覆,“我跟你吃过那么多苦 , 你怎么狠得下心。周恪才七岁 , 你舍得让他成长在支离破碎的家庭吗?他的父亲,为了他的情人,抛弃妻儿 , 你如何让我们抬起头。”

    她一边笑一边哭,绝望至极 , “你真要是这样残忍凉薄的男人,何苦不早点让我知道?”

    周容深闭上眼 , 静默喘息,他贴在唇鼻间的手 , 缓缓握出青筋 , 当胸口剧烈的颤动平复,他一字一顿说,“你与宋维止,我一早清楚。”

    沈姿脸色突变 , 何笙果然还是告诉他了。

    她以为何笙不敢说,以为她不会招惹这个麻烦 , 对与错真与假,一旦和周太太沾边,都是目的不纯 , 何笙精明至此,怎会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沈姿千算万算 , 料不到何笙不惜被周容深怀疑,也要扳倒她。

    她步子接连踉跄,一步步退后 , 最终跌坐在另一端沙发上 , 捂着心口一言不发。

    她不可置信抬起头,望着一脸平静的周容深,他不曾吵闹,不曾摔打,仿佛出轨的根本不是他妻子,而是无关紧要的陌路。她不见天日,不堪回首的旧情,她宁可被亲口揭露时,他揪着她头发 , 狠抽她一巴掌,而不是当作逼她离婚的筹码。

    这证明他从未爱过她,一点也没有。

    所以他不痛恨,不愤怒,他的冷静仿佛一支利剑,捅破她最后的镇定。

    他说,“是我逼你到这份上,我不怪你。我们婚姻的前六年,都忠诚了对方,现在各自背叛,再强行捆绑 , 对彼此,对自己 , 都是折磨。”

    周容深每说一个字,连自己都惊讶无比 , 他竟这样凉薄 , 这样寡情,他为了何笙,他想他是糊涂了 , 发疯了,深陷了。

    他目光落在碎成粉末的协议书上 , “过几日 , 我再安排助手送来。”

    他留下这话,起身要走 , 沈姿对他背影大喊 , “周容深!你要身败名裂吗?你是公安局长,你娶了情妇,你还要你的官场前途吗?”

    他脚下一顿,脊背抖了抖。

    从他发觉自己爱上何笙,越来越不能控制 , 他便知摆在自己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身败名裂 , 一条是用功勋,用政绩,堵住所有人的嘴 , 踩在所有人头上。

    可只有第二条,他才能护住何笙 , 他必须拼死拼活,让自己爬得更高。

    “我愿意赌。”

    沈姿呆愣住。

    赌注什么。

    一个官员失去声誉和清名,他的性命 , 他的一切 , 稍不留神都会全盘葬送。

    他多么爱权势啊,他从二十岁,到三十八岁,整整十八年。

    他熬到今天的位置,他竟拿来赌注。

    她嗤嗤笑出来,“你果然很喜欢她。”

    他闷声不语。

    她对着一旁的玻璃,轻轻挽起耳畔垂落的发丝,她脸色十分狼狈,万念俱灰 , “她真是令人羡慕,何止是我,许许多多过得不幸福的女人,都会羡慕。她不必隐藏自己的肮脏,歹毒,虚伪,贪婪,她所有的坏,你一清二楚,可你还是护着她。”

    她握紧扶手,“世上拼尽全力相夫教子贤淑温柔的女人 , 也敌不过她诱惑,这公平吗。”

    周容深也曾以为 , 这社会的一切,都需要公平。

    公平才是秩序 , 才是道德。

    但这一刻 , 他彻底醒悟。

    有一件事,永远徘徊在公平大门之外。

    就是情爱。

    碰不得,所有人都警告他碰不得 , 那是红唇陷阱,是美人坟墓 , 他就是办不到。

    沈姿站在窗台上 , 目送他身影离去,他奔着那一栋房子 , 那一栋房子中的女人。

    他只看得到她的等待 , 却忽略了自己的等待。

    她为他生下周恪,为他险些死在手术台,她耗了三千六百个日日夜夜,终归捂不热他的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岂是无情的男人。

    他只是不愿给她而已。

    她真是痛恨何笙啊 , 这世上怎会有这样无耻而恶毒的女人,她双十年华 , 她要什么没有,为什么偏偏抢自己的丈夫。

    周容深回到别墅,何笙已睡了。

    她并不愿睡 , 她趴在茶几上等了好几个时辰,迷迷糊糊时手上还拿着一支棉签 , 保姆笑着接过他的公文包,小声说,“夫人拿棉签支着眼皮 , 很是可爱。”

    周容深想到她那副懒懒的模样 , 忍不住挑眉笑,“怎么不催她睡。”

    “哪说得动她,夫人非要等您回来,眼巴巴瞧着门,从五点半到十一点。我都替她累。”

    他心口漾起暖流,轻轻靠过去,弯腰将她抱起,她睡得很沉,有微微的鼾声 , 听上去像刚出生的猪崽儿,粉白绵软,他愈发怜惜她,在她唇上吻了吻,她正好打喷嚏,一口染着牛奶香的气息喷进他嘴里,她睁眼看到近在咫尺的脸孔,和周容深一同愣住。

    他们四目相视,她鼻头挂着一粒奶泡儿,他好气又好笑,“是不是故意。”

    他抹掉那颗泡儿 , 狠狠掐她屁股,掐得她困意全无 , 何笙意识到自己是在他怀里,肆无忌惮的扭动着 , 勾住他脖子 , 欢喜极了,“我每等一个时辰,就更以为你不会回来。”

    他拨开她汗涔涔的长发 , 露出那张令他在办公时都魂不守舍思念得紧的面容,“那怎么不上楼歇息。”

    “我怕你又回来了嘛。”她颤着屁股撒娇 , “我想让你进门第一眼看到我。”

    他似笑非笑哦了声 , “看你什么,看你流口水,打呼噜?”

    她气得捂脸 , 挣扎着从他胸膛翻下去 , 他死死按住她屁股和腰肢,闷笑声越来越重,“胡闹。”

    他此时真想立刻告诉她,他将要离婚 , 终于可以娶她,只是几番脱口而出的冲动 , 到底还是强迫咽了回去。

    他要等一切尘埃落定,明媒正娶,给她一场光明正大的婚礼 , 他不在乎身败名裂,不在乎半生的英名毁于一旦 , 他看着她如此明媚的欢笑,什么都很值得。

    一片落叶,飘荡摇曳 , 从窗外涌入 , 贴在面前的玻璃上。

    他一愣,脸上恍惚的笑意定格住。

    铃声响起,从一楼传来,周容深倏而回过神。

    一晃这么多年。

    他怎么就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

    他皱眉压了压酸涩的眼尾,摘下挂在衣架的西装,走出房间。

    司机等候在庭院外的台阶,阳光格外浓烈,照得满堂花海,像极了何笙还在时。

    她喜欢侍弄这些 , 舀土,葬花,剪枝,脏兮兮的手抹在额头,小脸儿又俏又丑,她还喜欢喂天上飞来飞去,落在庭院觅食的鸟雀,她并不认得它们,只是喂得久了,它们却认得她,偶尔阴天下雨 , 她病怏怏的不乐意下楼,那些鸟雀叽叽喳喳 , 停在枝桠上叫。

    他命令她喝药,她含着眼泪 , 不情愿灌下一大碗药汤 , 委屈说,“你还不如鸟,净欺负我。”

    世人说她毒辣 , 凶残,是女中蛇蝎。

    她是当真半点不良善吗。

    他伫立在窗前 , 看她抱着受伤的鸟儿 , 为它翅膀小心翼翼缠上纱布,她高高一举 , 鸟儿飞了几米 , 又坠在地上。

    她急得发呆,他那时好笑想,该不该告诉她,翅膀缠了那么厚 , 它飞不起来。

    周容深神情恍惚朝前探了探,刚想问她怎么不进屋 , 蹲在石凳旁做什么。

    那道清丽跳跃的影子,朝他笑了笑,逐渐透明 , 迎着风,消失了。

    仿佛一触即破的泡沫。

    在空中消弭。

    他又是愣住。

    司机吓了一跳 , 急忙往身后看,空空荡荡的院子,只有树下一抔尘沙。他关切问 , “周部长,您头还痛吗?”

    周容深捏了捏鼻梁 , 嗓音沙哑,“还有一点,不碍事。”

    司机松了口气,“那咱走吧,南城到北城路途远,您不是还要对今日献唱的歌女提前过目吗。精心准备总没有错。”

    他淡淡嗯,转身回屋穿上西装,随着司机上了车。

    周容深赴酒楼约见几名同僚,商议官场的事 , 官商黑三路,一向是应酬桌上定天下,好酒好菜好美人,自然就稳妥一半。

    车子途径南北长街,他遇到了何笙。

    本是阔别已久,他虽经常偷瞧她,她却再没见过他。

    他犹豫了几秒,见她独身一人在那一处晃悠,吩咐司机靠边,驻足在一棵树后。

    何笙捧着一尊玉观音,从古玩店走出 , 经理送她迈过门槛儿,叮嘱两句 , 她听得仔细,时不时比划 , 似乎很喜欢 , 停在角落的宾利往前滑行了六七米,保镖走下打开车门,她不知对里面谁说话 , 那人惹恼了她,她立刻沉了脸 , 矫情不搭理 , 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握住了观音 , 也握住了她指尖。

    银色的江诗丹顿 , 折射出一缕白光,她眉眼被照亮,令满街的五光十色黯然无趣。

    她嗔怪撒娇,不依不饶 , 里面的男人闷笑一声,一下子将她扯进去 , 跌在了膝上,抱个满怀。

    车随之晃动,保镖低垂头 , 关上了门,数秒后拂尘而去。

    周容深凝着遗留下的飞舞黄沙黯淡绞痛。

    她还有这样小女儿的模样。

    真是百般伶俐 , 千般动人。

    他记得,何笙从前不信佛。

    她理智,生性凉薄 , 佛在她眼中 , 要么是泥疙瘩,要么是玩偶。

    她如今也会小心翼翼捧一尊,是为了那个男人,从此平安无恙吗。

    那一场中午的应酬,喝到黄昏,日薄西山,曲终人散,周容深伏在桌上酩酊大醉。

    他来者不拒,一杯又一杯。

    司机在一旁无法阻拦 , 只得干着急。

    同僚笑说,“周部长的酒量,与您做官一样,都是步步高升啊。”

    歌女侍候在旁边添酒,他一把按住她的手,从她掌心夺走酒瓶,仰脖灌了下去。

    满堂喝彩,满桌欢笑。

    他笑而不语,他知杯中酒苦辣,杯中酒可知他心里的滋味吗。

    司机架着他离开酒楼,送回别墅时 , 已经凌晨。

    他挥手让司机走,跌跌撞撞打开酒柜 , 将里面所有酒都搬出,唯独手指一遍遍掠过那一坛桃花酿 , 舍不得喝。

    她也酿制过杏花酒 , 她看他在书房写字,写了一首杏花坡,她采了那一季枝头全部的杏花 , 只可惜酒水酸苦,一滴没有喝 , 便匆匆倒了。

    就像她还在身边的时光 , 覆水难收。

    司机走后不久,心里有些发慌 , 他不负责周容深生活上的事务 , 故而联络了秘书,告知他今天应酬的情况。秘书大惊,周容深不是不知分寸的人,他绝不会放任自己喝这么多 , 除非他心里难受,他一遍遍拨打电话无人接听 , 慌慌张张从市局赶来,推门进入客厅时,被滔天的酒气熏得后退两步 , 他撞向墙壁,看着不远处一片狼藉。

    周容深颓废扯开了衬衫 , 手肘撑在膝上,浑浑噩噩失了理智。

    他伸手还要去拿桌上的酒,被秘书冲过去一把夺过 , “周部长!”他大吼 , “您的心脏什么样您不清楚吗?从夫人离开后,您拼命加班,昼夜颠倒,一晚晚坐在椅子上发呆,您快把自己折磨垮了!难道非要把罂粟丸的毒性逼得发作才肯罢休吗。”

    周容深扑了个空,他看着停在半空的手,那只手颤栗,抖动,青筋暴起 , 良久忽而握成拳,狠狠砸向了桌角,他双手抱头痛哭出来,秘书跪在地上,一遍遍呼喊他,试图唤醒,用力扯住他手臂,将他的手从头上拿开,周容深不肯,他死死维持这个动作,掌心缓慢滑落到脸庞 , 遮掩眉眼,无数眼泪从指缝流淌出 , 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秘书惊愕,一时不知所措。

    他的脸。

    濡湿涟涟 , 面如死灰 , 了无生气。

    只有无边无际的青白,寂寞,绝望 , 压抑。

    世间极致之苦。

    生老病死,怨憎苦 , 爱别离 , 求不得。

    他饱尝每一种,甚至连死亡 , 都和他擦肩而过。

    “我为什么…”他一双眼猩红 , 狰狞,看向面前呆滞的秘书,“为什么当初要离开?”

    他哽咽自语,“没有官位的周容深,还剩下什么?我拼命往上爬 , 不过想抗衡他,想让何笙 , 这辈子没有忧愁,不用向任何人低头,我永远记得 , 她为了我,去跳舞 , 背负骂名的那些日子。”

    他张开痛哭出来,“我这里好疼。”他重重拍打胸口,“我撑不下去了。”

    他哭倒在沙发上 , 一米八几的汉子 , 蜷缩成一团,闷沉嘶哑的哭声从他交叠的手臂后传出,他崩溃到秘书根本不敢靠近。

    世人都说,周容深毁了。

    他一生清名,一世英武。

    他的婚姻,他的岁月,他的欢笑喜乐,都毁在何笙的手里。

    若她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他或许这辈子都尝不到什么是情爱 , 可好过苦守相思。

    他没有乔苍干脆,没有乔苍狂野,没有乔苍不顾一切,肆意妄为。

    可他也是这样深爱。

    他隐忍的时光,他为她谋划的未来,为什么没有人看得到。

    秘书红了眼眶,他艰难爬起来,避到阳台,从联系薄中找到何笙。

    帷幔在夜风中晃动,时而露出,时而挡住 , 周容深像犯了毒瘾,像被烈火焚烧 , 苦苦煎熬。

    他对着电话说,“夫人。”

    那边没有回应。

    秘书哽咽哀求她 , “求求您 , 您能来一趟吗。周部长他…”

    他到底嚎了出来,“他心脏的事,我没有告诉过您。”

    那边沉寂了片刻 , 忽而挂断。

    秘书接连喊了好几声夫人!回应他的仅仅是黯淡下去的屏幕。

    与此同时何笙听到动静从浴室探出头,光溜溜的肩膀落满水珠,“是谁呀?”

    乔苍拇指摩挲着屏幕 , 沉吟两秒 , 利落删除掉那一串来电,随口回她 , “陌生号。”

    何笙这么久从未接过陌生号 , 偏偏被他接着了,她好笑擦拭头发,“打错了吗?”

    他淡淡嗯。

    “莫不是别有用心的女人,玩了一出欲擒故纵。跑我这里来钓乔先生?”

    乔苍心不在焉,如果周容深真出了事 , 他这样隐瞒拦截,她会不会怪自己。

    他抬眸 , 望向不远处的浴室,墙壁与玻璃间,一簇温柔的橘光 , 何笙倚在其中,明艳婀娜。她毫无怀疑与猜忌 , 再不探究这通电话的来源。

    就当他自私,当他阴暗,当他无耻。

    他好不容易 , 才将周容深从她心上拔除掉 , 他不能允许何笙动摇。

    他拔掉的是藤蒂,是枝桠,是叶茎,根仍深埋,根不死,随时都会卷土重来。

    即使她不会,他也不要看她为另一个男人伤春悲秋,牵肠挂肚。

    他什么都不畏惧,他可以赌注一切 , 唯独他不敢赌何笙的心。

    她和周容深纠缠厮守,分分合合的五年旧情,如同一根尖厉的刺,如鲠在喉,随时取人性命。

    风月,人生,权势。

    周容深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劲敌。

    乔苍闭了闭眼睛,终是选择沉默。

    秘书近乎发狂,痛骂咬牙,狠狠砸碎手机,无助看向倒在沙发上的周容深 , 他似乎有些不对劲,开始抽搐 , 痉挛,颤抖。

    他苍白的脸孔从掌心间若隐若现 , 嘴唇青紫。

    秘书大惊 , 仓皇失措冲过去,艰难拖拽起,手摸到茶几 , 刚拨通司机电话,吩咐他速速过来送医 , 周容深闭目按住他的手 , “不必。”

    “周部长,您现在的情况…”

    “我说不必。”他一把夺过,塞进抱枕下 , 眉目间的皱纹层层叠叠 , 似乎非常痛苦。

    他平复许久才沙哑说,“你走吧。”

    “我怎能放心您一个人呢。”

    “我只是想静一静。”

    秘书不敢再忤逆,叮嘱他实在扛不住,千万不要死撑。

    秘书关门离去的声响传入 , 周容深强装平静的面容,顿时狰狞扭曲起来 , 心脏的剧痛如潮水般吞没他,他试图去抓住水杯,却失了平衡 , 整个人栽向地面。

    他趴在毯子上,面前坍塌的酒瓶流泻成河 , 一滴滴滑入他薄唇和衣领,昏暗的台灯被月色消融,惨淡苍白的光束下 , 是他倒映在那方水渍中的脸。

    这样的夜 , 还要煎熬多少个。

    他到底还希望什么。

    何苦心底那一丝火焰,迟迟不熄灭。

    他邪恶而可憎的想过,如果乔苍对她不好,如果他做了错事,如果他伤害了她,令她崩溃痛苦,她会不会回来。

    他多想她回来。

    他再不骂她,再不气她,更不打她 , 他也能捧着她,哄着她,黄昏陪她看晚霞看日落,夜晚陪她触摸星斗,抱起她抛向云河,她要的他都给,她不要的,想不起的,他也千方百计捧到她掌心。

    他只是没有机会而已。

    谁也没有给他时间,就残忍没收了他的资格。

    【新的女人明天出现~不会让你们不满,可没有也很失真 , 周与何、乔进行时的生活情节也会写,我会写得精致不拖沓 , 好看些。曹的就穿插进来,不单独开了。等周完了就是乔何作为收尾 , 集搞笑深情动人于一体的一锅炖。】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