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何笙番外41 长情不渝,喜得贵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他站在阳光深处,察觉她走入,向着窗口而来,沉默转过身,低垂着眉眼,抽出一颗烟,修长的指节压住打火机,殷红火苗映红他身后的玻璃,映红他微开的薄唇,整面既温柔又刚毅的轮廓,令兰瑟恍惚失了神。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吐出一团烟气 , 隔着浓稠的白雾看她,“关门。”

    兰瑟恍然大悟 , 她刚要回头去做这事,秘书站在走廊替她完成。

    乔苍闷声不语 , 一口接一口吸 , 不知在想什么,总之他目光飘渺无定所,并没有沉浸在这独处的气氛曼妙的一刻。

    兰瑟双手温柔伸向乔苍咽喉 , 指尖触摸皮肤的一刹间,他凸起的喉结翻滚 , 无比性感吞咽。她按捺住强烈的心跳 , 缓慢下移,落在第二枚纽扣 , 他今天系的是一条蓝白色条纹领带 , 哑光的缎面,精致而丝滑,她凝视他下巴生出的一层薄薄胡茬笑着说,“上次应酬 , 我说你戴酒红色好看,怎么不试试 , 还不信我的眼光。”

    她来不及穿梭过那个孔,下一刻,乔苍的腕子 , 压住了她手指。

    腕表冰冷的温度传来,她瑟瑟一抖。

    他趁她茫然 , 力道微微松开,从她掌心夺走了领带。

    他语气不容更改,干脆果断 , “收拾东西。走人。”

    兰瑟身体猛地一晃 , 不可思议看向面前这张凉薄无情的脸。

    她记得五个月前,广东盛夏第一场雨。

    她匆忙下了一节金融培训课,却把伞和钥匙都落在了教室,返回保安已经落了锁,人不知去向,整栋楼都熄了灯。

    她冲向楼梯,冲到门外,视线所及深夜十点的雨幕里,到处都是一片混沌 , 根本拦不到出租,看不到半点停留的人烟。

    昏暗的路灯被雷电吞噬,狂风击碎了霓虹,几分钟后一束苍白的灯柱刺向她眼睛,她迅速朝站牌奔跑,试图赶上最后一趟末班车,而那辆车就像一座煞佛,从遥远的西南直冲相反的东北,经过她面前,无视呐喊无视挥手,只留给她四溅的泥水 , 和一阵飞扬的冷风。

    她踉跄追赶,脚下踩空一步 , 整个人跪在深深的水洼内,石子割破膝盖 , 雨从头顶浇注 , 很快浸湿她每一寸皮肤,疼与冷,无助与陌生 , 让她二十八年的岁月,仿佛全部垮塌。

    而乔苍的车 , 就在这时从她身旁缓缓驶过。

    他结束一场西洋晚宴 , 为何笙到夜宵店买一份辣酱炒田螺,她那段日子嘴馋 , 每夜不吃点零食 , 决不肯安睡,吵得他脑仁疼,他哪里执拗得过她,便当起这跑腿的小厮 , 好歹比她胡乱买要干净些。

    那条巷子是必经之路,若非司机提醒 , 他根本没有留意到地上趴着个女人。

    乔苍推门下车,司机为他头顶罩起一把黑伞,他接过走在前面 , 来到那女人面前,声音如清风朗朗 , “还能起来吗。”

    兰瑟在无边无际的崩溃中僵住,她抬起头,微弱的路灯下 , 一道挺拔的影子被拉长 , 斑驳的光洒落水洼,她嗅到空气中纠缠的香味,是琥珀香水。

    许多人说,琥珀香水很昂贵,市场上买不到。

    许多人说,贵有什么稀奇,这香水是奇特的翘楚。长相平庸,用琥珀香水很邋遢,长相白嫩 , 用琥珀香水又轻佻,长得矮了,像一团没褶儿的包子,长得胖了,像一坨发霉的烂肉,琥珀香水比这世上最夸张绚丽的颜色,还要挑人,她走过那么多国家,见过那么多男子,她从未在茫茫人海,嗅到这股气息。

    要多么英俊恢宏的男人 , 才敢触碰它。

    兰瑟拨弄开脸上的湿发,看向为自己撑伞的男子。

    他眉目融于从天而落的闪电 , 散出的白光里。

    这座大雨滂沱的城市,这座迷蒙绝望的长街。

    乔苍将她的世界 , 在那一刻点亮。

    他或许只是举手之劳 , 不曾放在心上。

    他或许连她的长相,都没有记住分毫。

    可兰瑟不能。

    她用了一秒钟的时间,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毅然涂掉李氏企业的面试书 , 转投盛文。她那时并不知,她做了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

    她一共上了两次他的车 , 第二次在入职盛文后的三个月 , 她精心准备一场如戏剧般的意外偶遇,在酷日下等了很久 , 她如愿以偿 , 就坐在他身旁,她注视后视镜中他的脸,他一次目光都不曾望向她。

    途中碾过枯井的颠簸,她就势倒入他怀中 , 他没有立刻推开,也没有其他反应 , 她仗着胆子,握住他两根手指,他有所感觉 , 才问她有无事。

    她笑靥如花想回答遇到乔总就无事了。

    抬头那瞬间,却哑然失声。

    他眼底太沉寂。

    似乎夜色下的深海。

    没有一丁点波澜。

    就仿佛 , 这世上除了何笙,旁的女人,比路边一株花还寻常 , 还不值得光顾。

    兰瑟握着拳头 , “你知道了?”她问,“我做错了吗?一池鱼,一缸水,有什么容不下。那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每一条鱼,每一条。我都起了名字。很好听的名字。”

    她红了眼睛,“红豆。那条最漂亮的,它叫红豆,可惜你根本没有看到。”

    乔苍将烟蒂甩出窗外 , 高楼涌入的风声弱化了兰瑟的悲戚,他无动于衷,“我夫人不喜欢的,我也不会容。”

    兰瑟大声说她什么都不喜欢!女人眼中,凡是有颜色的东西,不是好的就是坏的。

    她五指抓住窗帘,似乎再稍微用些力气,再稍微崩溃一点,便会脱落下来。

    乔苍定定看了她片刻,“我最后说一遍,收拾东西 , 离开。”

    他面无表情从她身旁经过,兰瑟所有贵为这个社会最高地位精英的尊严与傲气 , 矜持与优雅,都在这一刻粉碎 , 撕裂 , 溃败。

    她哭喊着说我不要!她不顾一切朝他冲过去,狼狈而绝望抱住他,恨不得将两条手臂都纳入他身体 , 才能就此不分隔。

    “我求求你,不要让我走!我原本有更好的选择 , 我来都是为了你 , 我赌注了我的前途,我的青春 , 我的声誉 , 你怎么忍心毁掉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乔苍沉默皱眉,将她纠缠自己腰间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他很清楚兰瑟并没有犯错,可她不知分寸 , 招惹了何笙。

    何笙是他的禁忌,是他的底线 , 是他不可侵犯,不可亵渎,不可伤害 , 甚至不能有一丝委屈的珍宝。

    他不舍得骂,不舍得斥 , 不舍得大声吓唬,别人的存在若令她不快乐,他绝不会留。

    何笙落一滴泪 , 这世上便没有晴天 , 没有晴天的世界,再无味道。他不惜毁灭掉任何人,给何笙一份安心。

    兰瑟最终未曾得到这冷酷的男子怜悯,犹如那晚烙印在她心上的大雨,之中的某一滴,坠落,沉没,无影无踪。

    盛文人事部招聘一栏,在这场风波后 , 由乔苍亲手添了一笔,拒收容貌靓丽的女性,如岗位所需,不得出入总裁办公室。

    世人调侃,乔总怕夫人,简直怕到骨子里,更看不出乔太太如此善妒。

    何笙坐在秋千上荡着,听到保姆复述给她的流言,顿时哭笑不得嘟起嘴,“他是故意的,还让不让我出去见人了?”

    保姆说自然是让的,先生疼您 , 当真一点委屈不给您吃。

    她没好气咕哝,“偷偷做不就得了?还非要宣扬 , 别人还以为我除了吃醋,就没事做了。”

    保姆将一盆废水泼向井内 , “先生优秀 , 那些莺莺燕燕,主动往他身上靠,他哪里择得清 , 这样一来,再没有人敢了。夫人可高枕无忧。”

    何笙笑着偏过头 , 看向秋千旁的合欢树 , 她两年前随口念叨一句,喜欢合欢花 , 岁岁长情 , 年年不渝。他当时正看书,应都没应,她只当他没听见,就过去了。

    这树啊 , 一夜之间,便种上了。

    如今两度春秋 , 也有一人那么高,来年开了合欢花,满庭的雪白 , 春日配上桃花酿酒,一场微雨过 , 落了一地时,她一定要为他跳一支舞。

    四岁的乔慈继承了何笙的精致漂亮,乔苍的威武睿智 , 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时 , 古灵精怪,格外可人。只是野蛮不服管束的刁钻性格,被他们两人推来推去,谁也不肯承认是像自己。

    周五清早,这小霸王才被送去幼儿园不到半个时辰,老师便给秘书打来电话,让接走,秘书一问怎么,才知乔慈跷课 , 带着一拨小弟,去了别处,抢回来许多零食,闹得班上乌烟瘴气。

    秘书把这事告诉乔苍,他看了行程表,盛文今日不忙,便索性在家里等这小祖宗回来。

    斗战胜佛乔慈被保镖从幼儿园接回,进门的霎那,她敏捷察觉到气息不对,偷偷扒着墙角打探,乔苍坐在沙发 , 端着一杯茶,客厅空空荡荡 , 寂静无声,何笙豢养的几条金鱼在玻璃缸内都不敢游动。

    秘书立在一旁 , 低垂着头 , 侍奉得很是谨慎小心,她朝保镖挤眉弄眼,让他把自己带走 , 保镖哪敢,鞠了一躬匆忙转身逃了。

    乔慈屏息静气在原地脱了鞋子 , 扒掉袜子 , 猫腰往楼梯钻。

    小胖手刚摸到扶梯,还没来得及迈步 , 身后传来幽幽一声 , “站住。”

    突如其来的,杀气!

    她咧开小红唇,竖着羊角辫儿,动了动耳朵,脚下僵住 , 维持那个搞笑的姿势不动。

    秘书头垂得更低,生怕笑出来搅入这场麻烦中。

    乔苍吹拂着杯内的茶水 , 也不抬头看,“过来。”

    真是失误,这个点儿 , 往常他都走了啊。

    乔慈满心的疑虑,恨毒了告状的老师 , 盘算三十六计,等着回去复仇,乔苍等她走到近前 , 趁她失神 , 一把夺过她怀里的小书包,指尖剥开拉链,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来,金箍棒,指南针,水枪,地球仪,全部是诸如此类。

    秘书悄无声息往远处躲了躲。

    乔苍格外平静,每一样都拿在掌心把玩了一会儿 , “你今天去做什么。”

    乔慈以为无恙,对答如流说上学啊,学习知识。

    乔苍冷笑,“不是去探险打劫吗。”

    她小舌头舔了舔嘴唇,伸手抓着头顶的小辫儿,眼睛四下寻觅,盼着何笙这时候来,她就可以逃脱了。整个特区谁不知,乔慈会长得这么刁蛮,都是她母亲不闻不问惯的,乔苍作为父亲 , 怎能事事盯着她管教。

    可惜何笙还睡着,她盼不来救星 , 倒是把老子的脾气盼来了。

    “东西哪来的。”

    乔慈没听见,啪地一声 , 指南针在茶几上粉碎 , 她吓得一蹦三尺高,乔苍压着性子重复问了一遍。

    “他们送我的。”

    秘书在身后一愣,脱口而出问为什么送你。

    乔慈爬上沙发 , 偷眼打量乔苍,他也没制止 , 便将东西一样样装回书包 , “为了入我的组织啊,我带着他们去找大班的抢糖吃。”

    秘书下意识看乔苍 , 这一回是无论如何也怪不到夫人头上了 , 乔慈明显继承了他,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他足足提早了十四年,便学会当老大 , 抢地盘了。

    乔苍眉骨突突直跳,伸手按住鼓鼓的书包 , “没收。”

    她一听顿时炸毛,“不给!我靠着这些登基呢!”

    他脸色愈发阴沉,收拾不了大的,还不能收拾小的吗。

    他反手一抻 , 书包连同死死扯住背带的乔慈,一起落入他掌心 , “由不得你。”

    乔苍对这个女儿,其实非常疼爱,她伶俐漂亮得很 , 又是三十九岁才得女 , 怎会不宠,只是一味纵容,会让她长歪,衣食不缺风光显赫的家族,对子女若不仔细教养,势必要闯大祸。

    对于罚站,乔慈早已驾轻就熟,起初站十分钟便哭闹累,如今两个小时轻轻松松 , 玩儿似的就过去了。

    何笙一向不吃早餐,要拖到十点多,两饭合并一起用,阳光彻底升起时,保姆把汤羹和煎包端上桌,杵在墙角玩手指的乔慈,狗鼻子立刻闻到了。她咽口水,眼巴巴瞅着,真香啊,那骨头汤,白白嫩嫩的 , 浮着一层油花,闻着就馋。

    乔苍舀了一碗 , 勺子轻轻拂了拂,几勺入口 , 那小人儿便受不住了。

    “爸爸。”

    她甜糯的嗓音喊了声 , 乔苍淡淡嗯。

    “我饿。”

    他终于抬头扫了她一眼,那固执倔强的羊角辫儿,也被她自己揪得软趴趴 , 不再傲气冲天。

    他让她亲眼瞧着,喝光了一碗 , 纸巾擦拭着唇角 , “知错了吗。”

    乔慈咬牙,“没错!”

    乔苍好笑挑眉,这小东西 , 还真有几分自己的硬骨头。

    “无妨。等什么时候知错 , 再吃也来得及,食物给你备着,只是你母亲还要用,能不能剩下你爱吃的 , 我也不保证。”

    熬了几分钟,二楼忽然有了动静 , 何笙走出房门,站在回廊抻了个懒腰。

    乔慈虽小,有这样的好基因 , 自然出落得耳聪目明,她知道父亲一向蛮横 , 说一不二,她见过的所有人,对他永远是毕恭毕敬 , 唯独母亲 , 她敢打他,掐他,骂他,将他推出门,他永远笑眯眯的,半点不发火,只会抱着她叫笙笙,宝贝。

    乔慈并不懂情爱是什么,她只以为 , 父亲害怕母亲。

    故而她看到何笙下楼,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她叉腰大笑,笑声有些狂,乔苍一怔,只见那团白白胖胖的身影,蹿到了跟前,伸手便要拿肉包,他筷子一压,“不许。”

    她不听,乔苍宠爱不假 , 但不容她目中无人,顿时冷了脸 , “放肆。”

    何笙下楼,手还懒洋洋梳着头发 , 并没有彻底醒神 , 冷不丁听到他训斥女儿,火冒三丈,“你吼什么?”

    乔苍脊背一凉,这才知道 , 乔慈因何忽然长了本事。

    他收回手,不言语。

    乔慈眼珠子滴流转 , 比她手还大的包子馅儿 , 抠出来塞进嘴里,皮儿丢进了乔苍碗中 , 洋洋得意。

    乔苍看着那一坨烂掉的面皮 , 蹙眉,“再不管教,都长成什么样子了。”

    何笙温柔喂乔慈喝汤,她眉眼 , 唇鼻,连这张脸蛋的轮廓 , 都与乔苍如出一辙,七八分相似,还记得乔慈一两岁时 , 精致乖巧的模样像自己,三岁以后 , 她越来越刁蛮,机灵,便像他更多了。

    只可惜乔慈还参悟不透 , 父亲母亲这样纵容宠爱自己 , 和她哪有什么缘故,无非是因为彼此的情深罢了。

    她吃了满嘴油,指着乔苍嘴巴念叨着,“你这泼猴,饿死为师了!”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绝不能再让她看西游记。乔苍眉目又沉了几分,“放——”碍着何笙在场,她一向护犊子,他又不想住客房,不得不及时咽回后一个字。何笙喂完汤羹 , 又塞给她一块玉米,乔慈朝她老子扭了扭屁股,窜出了门外糊泥巴。

    乔苍第一次被乔慈气得哭笑不得,还是她两岁时,他应酬晚归,路上便听保姆说,小姐吵闹不肯睡,夫人折腾不过她,就留她在院子里玩。

    他下车后还特意留心,却怎么都找不到这丫头,后来见花盆后有影子蠕动 , 这一捞不要紧,心脏倘若不好的 , 被她吓死也没准,她一脸的泥巴 , 糊得倒是均匀 , 看来花了不少功夫,只露出两颗雪白的门牙,朝他咯咯笑。

    何笙也发愁 , 找来香港的大师看相,问他可有法子 , 调教这女儿。那大师瞧过乔慈 , 连声说这是贵女,凤凰命 , 兴旺家族 , 尤其保母亲。

    她大喜,转念又凉了半截,“就任由她这样?”

    大师说调皮顽劣,却不闯大祸,不必担忧 , 只是未来夫婿,怕不是什么善主。

    何笙心更凉了,“那是谁啊?”

    大师拨弄着桌上几片花纹奇特的龟壳 , “同她父亲一路上的人。”

    完了。

    一家土匪头子。

    何笙自那之后,一看到乔慈,就禁不住唉声叹气。

    她自己入了虎口 , 女儿二十年后又要入狼窝。

    怎么这天底下的流氓恶霸,都被她们撞上了。

    乔苍前几日趁何笙外出美容 , 将卧房内的浴室门和墙壁都拆了,镶嵌了两面透明玻璃,灯光也改成了粉蓝色 , 百般妖媚 , 浴缸尾对准了床,何笙只要洗澡,他便躺在床上观赏。

    只看胸怎能解馋,腿分开了一览无余才好看。

    这美人出浴,玉体横陈,当真是勾魂摄魄。

    何笙不肯让他得逞,干脆不用,躲到隔壁客房去洗,今晚上见他陪乔慈背诗 , 估摸一时半会回不来,才敢用这间浴室。

    洗了一半,正要涂油,玻璃哗啦啦,一阵风涌入,乔苍脱得光溜溜,胯下那串肉也跟着晃,三步并作两步,噗通一声,便沉入了水中,朝她笑眯眯游过来。

    何笙一恍惚 , 看成了大灰狼,本能抬手一巴掌 , 扇在他脸上,脚也狠狠的踢,“不害臊的!谁让你进来?我报警了!”

    这一巴掌很轻 , 打得又痒又绵 , 说不出的温柔,他张嘴含住她手指,下流无耻笑 , “有件事,想和乔太太商量。”

    她手忙脚乱捂住自己 , 双腿并得紧紧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 准没好事。”

    他又往这边靠,轻而易举把她捞进怀中 , 手往她腿间伸 , 她用力夹着,“别动手动脚!”

    真是泼辣。

    乔苍偏偏稀罕她这小辣椒的性子。

    他嘴唇挨着她耳朵,一边吻一边说了句什么,她臊得脸红,“不穿。”

    他挑眉反问,“乔太太不再考虑吗?”

    何笙背对他 , 匆匆忙忙洗干净了身子,他没完没了 , 一会儿捣乱摸她,一会儿又揉她,她很快便喘息起来 , 终究禁不住他软磨硬泡,勉强答应 , 等进入卧房,瞧见那件放在床上的情趣内衣,竟色情暴露到这个地步 , 她当时气红了脸 , “年岁越大,越不正经!老东西!”

    乔苍是谁,混了半辈子,他却不管,答应的事哪有反悔道理,他将何笙按在怀里,扯掉睡袍,几下便给她套住,这乳白色的流苏,从锁骨处顺延而下 , 两枚粉红的乳头娇滴滴露出,窗外的风一吹,甚至他的呼吸轻轻一撩,流苏穗儿朝两旁倾泻,春色满园,风情万种。

    他那双绿色的狼眼,又开始泛起饿光。

    “乔太太从没有穿过。”

    他舌尖在她乳头和沟壑内来回舔弄,眼睛凝视她的脸,看她一点点缴械,发软,呻吟。白嫩如玉的皮肤 , 顷刻间浮起一层红霜。

    她被他压在窗台玻璃上,她后背一蹭 , 玻璃便推开,凉意浓浓的风灌入 , 吹得流苏飘飘荡荡 , 时而露出乳房,时而露出娇嫩的私密,香气迷了心肠 , 还来不及一探究竟,流苏又合上了。

    真是磨人。

    乔苍忽而蹲下 , 头扎入她双腿 , 围绕着边缘舔舐,她求而不得 , 怎样扭摆臀部都挨不上那一处 , 他舌头故意躲闪,偏偏不让她如愿,勾得何笙快要从窗台上痛苦脱落时,他才终于肯满足 , 压在那两片湿漉漉的粉嫩间。强烈的快感刺激,令她绷直了身子 , 她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只有腿间那张炙热有力的唇 , 和空气中他嘶哑急促的喘息。

    她也不知怎么脑子一抽,合拢了双腿 , 有气无力说,“你还行吗。”

    过了四十的男人,不都是心有余力不足吗 , 乔苍这几年 , 把她吃得骨头都不剩,她总担心他身子,会不会为了她强撑,这话一问出口,底下忽然停了,她猛地清醒过来,想收回却来不及,男人眯着一双眼睛,唇角和舌尖沾满了晶莹的丝线。

    天旋地转 , 风声鹤唳。

    梧桐叶拍打得玻璃沙沙作响,黑暗中蛰伏的野兽,被释放了欲望,窜入何笙的体内,撞击得山河破碎。

    他伏在她背上,凶狠玩命,一浅一深,这是多考验男人腰功的节奏,何笙嗯嗯的闷哼,听他一遍遍问,“行还是不行?”

    她哪还说得出话,五脏六腑都快被戳烂了 , 她好半响才颤抖挤出一句行。

    他语气发冷,脸色却狡黠 , “态度敷衍,虚情假意。驳回。”

    他将她翻过来 , 扛在肩上 , 护着她的后脑,一下下朝床头撞,飞溅而出的白液 , 有几滴崩落在他下巴,他又问,“行吗?”

    何笙哭着说世上再没有谁比你还行了。

    她原以为他能放过自己了 , 没成想乔苍笑得更坏 , “既然乔太太这样赞美为夫,我更不能令你失望。”

    一下贯穿到底 , 滚烫的一根都吞噬进她体内 , 故意抖了抖,又烫又胀,她情不自禁颤栗,腿间密密麻麻散开的酥痒 , 电波,侵袭到头顶 , 洁白如玉的身体薄汗涔涔,红霞纷飞,身下缓慢的 , 从那颗在窗台上便肿胀过一次的蓓蕾一滴滴淌出水渍,湿了一片 , 乔苍照样硬着,根本没有射,这才哪儿到哪儿 , 他往常每一次向她证明自己很强 , 都要让她先泄个两三次才会缴械。

    她变了声音,软泥似的,哭着抓挠他肩膀,“王八蛋!天天骗我!”

    乔苍沙哑含笑,滚烫硕大的顶端在那上面重重磨了磨,往里头深顶,她瞬间叫得更欢愉,嘶哑。

    直到小蓓蕾的颤抖减弱,乔苍才抽身而出,挤入她胸前的沟壑 , 由于太长,一下便抵住她的唇,将她的破口大骂堵了回去,“乔太太爽了,却不知报恩,这样对吗?”

    她狠狠瞪着他,水雾弥漫的眼睛,真是美极了,她根本不知,她这样的媚态动人,秋波艳艳,对他刺激多深。

    屋内的战况丝毫没有平息的征兆 , 反而愈演愈烈,保姆堵住正要往里面闯的乔慈两只小耳朵 , 将她往楼下拖,“小姐啊 , 不可以进去的 , 你母亲今晚陪不了你。”

    她非常肯定说,“妈妈不会赶我走的,她会让我睡在中间。”

    保姆说是啊 , 可你父亲会记住你,狠狠记住的。往后一段日子啊 , 你都不好过的。

    她问为什么。

    保姆说因为你父亲啊 , 比你还要黏你母亲。

    乔苍的心事,是男人的铁骨柔肠 , 他从不与外人道。

    他年长何笙十六岁 , 若岁月不苛待她,他是一定会比她先走的。

    他这辈子刀光剑影,打打杀杀过了一半。

    他不好好疼她,不把她降服了 , 等他真撒手人寰,她会不会又跟别人跑掉。

    他那晚试探问她 , 会吗。

    何笙说当然会呀,你前脚走,我后脚就改嫁呢 , 拿着你的钱,养十个八个小白脸。

    他倘若敢不要她 , 狠心先一步走,她非把他从地下气活了不可。

    乔苍怔了怔,抱住她骂了声小没良心。

    他不愿这世上再有谁 , 独占她的美好 , 哪怕她五十岁,六十岁的样子,也不行。

    可他也舍不得她孤独终老,哭时无人哄,笑时无人宠。

    他曾经何其洒脱,何其风流。

    或许是年岁一日日长,何笙是他失而复得,来之不易。他也有了畏惧。

    乔苍44岁这年,何笙二度怀孕 , 吐得极其厉害,头也昏沉,赶上盛文最忙碌,他时常到外省出差,她不愿让他担忧,瞒了半个月,实在吐得扛不住了,才偷偷去瞧大夫。

    竟然是有了,两个月。

    她原以为,这辈子都没有为他再添骨肉的命,她痛恨自己年轻时不检点 , 痛恨这一路走来,磕磕绊绊太重 , 遭了暗算,垮了身子。

    幸而苍天待她不薄 , 到底还是圆了她的心愿。

    她笑着藏起诊断书 , 叮嘱保姆不许说。

    乔苍三日后从上海出席一个工程的剪彩仪式回来,抵达别墅已经深更半夜,何笙仍未睡 , 坐在藤椅上裹着毯子喂鱼,月色照得那水池好看极了 , 波光粼粼 , 涟漪四起。

    乔藏扯掉领带,脱下西装 , 无声无息走过去 , 盘算从背后拥抱她,吓唬她,经过沙发时,忽然瞧见摆着一件崭新的赤色婴儿肚兜。

    他脑袋轰一声。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