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何笙番外39 必看章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南街的深巷,入夜总是点着霓虹。★首★发★追★书★帮★

    霓虹的一头挂在巷子口,像长长的海浪,穿梭过无数门前,无数石子阶,亮一整夜。

    路灯很高,隐匿在茂盛的枝桠树冠后,常常看不清楚,久而久之熄灭了。

    夜晚失意的人,一定会来南街的东风巷。

    车缓慢驶过这一处,远处拥抱诀别的中年男女 , 各自接听了家中爱人打来的电话,相顾无言 , 泪流满面,各奔东西。

    乔苍几日前在一场应酬上 , 遇到当年福建合作过的老崔 , 老崔喝多了酒,满口胡话,念叨自己的老婆跟他司机跑了 , 他也不能吃亏,睡了他小姨子 , 男人女人不就是你睡我 , 我睡你那点破事。

    乔苍好笑,掌心按住他杯口 , “你醉了。”

    几个生意人走来 , 朝他敬酒,他全部以茶代酒挡了,笑说夫人不允许饮酒,不敢惹她。

    众人哈哈大笑 , “乔太太那么温柔贤淑,被您一句玩笑 , 挖苦成了悍妇。”

    其中一个表情意味深长,凑近乔苍小声说,“真是十年风水轮流转啊 , 谁能想到您会向太太低头。”

    乔苍丝毫不恼,眉眼流露出一丝无可奈何 , “被我宠得太娇纵,是该好好管教了。”

    老崔打了个酒嗝儿,一把拉住他,“乔公子!”

    他还是习惯称呼乔苍年少时的花名 , “我这辈子啊 , 玩了成百上千的女人,我有时可怜自己,连枕边人在想什么,我一无所知。她骗我,我骗她,就这么过了半生。”

    他笑中带泪,又一杯烈酒过喉。

    他扭过头,死死盯着乔苍,“你说 , 是我遇到的女人不值得,还是我没有这颗心。”

    灯火渐离,纸醉金迷。

    多少人就这么仓促,浑噩,从风华到白首。

    曾有人问过乔苍,“何笙不清白,不善良,不贤惠,不忠贞,所有的坏,她都长全了。”

    那人不敢问出后半句 , 这样的女子,怎配拥有你一场毫无保留的情爱。

    他想了想 , 自己也疑惑。

    她仿佛一枚五颜六色的软化剂,把他坚硬的躯壳和五脏六腑消磨得不成样子。

    他前半生的岁月 , 活得比任何人都清醒理智 , 他后半生的时光,愿意倾尽所有犯一次糊涂。

    一次长久的,伴他直到离世的糊涂。

    车子碾过一口枯井 , 井盖遮了一半,另一半翘起 , 撞上轮胎顿时一阵颠簸 , 乔苍骤然回神,他蹙眉低声说慢点。

    司机缓缓踩下刹车 , 倾斜轧过坑洼 , 并入另一条有些绕远却平整的路。

    乔苍低下头,何笙窝进他怀里,娴静而乖巧,沉沉睡去。

    这愈发显露出本相的混世女魔王 , 只有睡着了,才能老实会儿。

    斑斓的夜色投射笼罩她脸上 , 一丝丝,一缕缕,她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翩翩闯入 , 让他的世界天翻地覆,可他从不后悔。

    他唯一懊恼 , 倘若他能早一些时日遇到,她会不会少受些苦楚。

    她是他心甘情愿暴露的软肋,是他千回百转不变的心疼。

    何笙半梦半醒间 , 感觉身体腾空悬浮 , 没有支点的飘荡摇晃,她眯起月牙似的眼睛,缝隙里一盏昏暗柔和的路灯,台阶上站着翘首祈盼的保姆,灯光将她身影拉得又长又窄,她从快速走在前面的黄毛手里接过乔慈,无比怜爱抚摸着那张酣睡的胖嘟嘟的小脸儿,几乎喜极而泣,“我多灾多难的小姐啊 , 可算回来了,平安就好。”

    她抱着乔慈迎上来,看见何笙隐隐发黑的鼻头,柔声说,“夫人也累了,我正好放了洗澡水。”

    乔苍淡笑不语,他知道她装睡,想要以此躲过惩罚,她这点小心思,他只是不戳破,她还当真以为他猜不中。

    “送一碗银耳汤到卧房 , 温热即可。”

    听他声音有些沉,保姆替何笙担心 , 她是亲眼瞧着夫人平时如何欺凌先生,好不容易逮着她犯滔天大错 , 哪能轻易饶恕 , 新账旧账一起算,够她好好熬的。

    保姆为难说,“夫人怕是困了 , 不如明儿醒了,先生再责罚她。”

    乔苍皮笑肉不笑扬眉 , “今日事今日毕 , 没有明天一说。”

    何笙下意识一抖。

    他感觉到,视若无睹 , 迈上楼梯 , 径直入主卧,将她丢进浴缸内。

    温热的水洋洋洒洒,漫过她皮肤,这水太满了 , 缸也太深了,她时而沉没 , 挣扎几下,又浮上来,浮起不消数秒 , 再度沉下,她倒是会游泳 , 只是那次游轮坠海,她从此怕了水,若没有人陪着 , 她自己不敢泡太久。

    她迷迷糊糊中听见身后传来水声 , 几滴喷溅而下,滴在她睫毛,她微微睁眼看,乔苍一丝不挂站在浴霸下,灯光将他健美欣长的身躯笼罩得格外性感,诱惑,他仰起头,随意清洗着,何笙不由自主的 , 目光便滑至胯下,分明还软趴趴的,肉却比寻常男人多,也大,似乎人家长了一坨,他长了两坨。

    她不知看了多久,水声止息也没有发现,乔苍忽然背过身去擦拭,随口提醒了句,“乔太太擦一擦口水。”

    她一怔,急忙闭眼 , 捂着脸沉入水底,仍嫌太亮 , 照得出她窘迫害臊,她扑腾两下 , 把水花撩起 , 泼向不知廉耻的男人,“谁让你在我跟前洗的?”

    乔苍一言不发,披上睡袍,将何笙匆匆捞了出来。

    他盘起她的腿 , 骑在自己腰间,她什么都没穿 , 低下头连她几根毛发都看得清楚 , 他笑得春风得意,总算是苦尽甘来 , 趁她犯错 , 自己住客房的日子也结束了。

    他不急,逗弄猫儿似的,先慢悠悠下套,“红薯甜吗?”

    何笙臀部被他托着,也不担心掉下去 , 一手捂着赤裸的乳房,另一手挡着下面 , 声音里都是羞怯,“甜。”

    他最是爱她这副模样,床上疯起来 , 天下第一荡妇,床下矜持起来 , 羽毛挠痒痒般,怜惜得人舍不得碰。

    “吃了多少。”

    她说一个,乔慈还偷摸抠走一点呢。

    他想到何笙护食 , 乔慈吃不到 , 急得要哭,便觉得有趣,“还偷嘴了什么。”

    她嘟囔说半个玉米。

    他淡淡嗯,“这就完了吗。”

    她说不然呢,我明儿再去?

    他脸色一冷,她顿时捂嘴,“我不气你了还不行。”

    床头柜上摆着一碗银耳汤,他伸一根手指进去触了触,刚好温乎,入口适宜 , 何笙一见,从他怀里跳下去,指着大叫,“你下手了,我怎么喝?”

    乔苍端起碗,“不是给你的。”

    她正要问给谁,突然那碗汤,泼在她胸口,顺着双乳滴滴答答淌落,流进肚脐,股沟,私处 , 下一秒伴随她惊呼,整个人天旋地转 , 倒在了床中央。免-费-首-发→【追】【书】【帮】

    乔苍反手扼住何笙,二话不说欺身而上 , 她哪里是他对手 , 又蒙住了,根本挣脱不开,腿分开霎那 , 他身体直接卡入空隙里。

    甘甜四溢的肉体,玲珑凹凸的骨骼 , 泛着晶莹如蜜的光泽 , 他一刹间脑子轰地炸了。

    炙热疯狂的吻,滚烫柔韧的舌头 , 埋入乳沟胡乱吮吸着 , 这阔别许久的激情,何笙有些吃不消,身体绷得紧紧的,他的唇齿仿佛一条刚刚出生的蛇崽儿 , 在她的一池春色里游荡,侵占 , 她腹部忽而抖了抖,两手情不自禁捧住他蠕动的脑袋,用力融合。

    他牙齿迷乱之中抻断一根毛 , 她疼得一激灵,遭了 , 忘记褪毛。

    她嗤嗤笑,还没笑几声,那最隐秘的一点粉红 , 终于被他舌头找到噙住 , 她顿时呼吸紊乱起来,脸色泛起千娇百媚的潮红。

    她被甩上云巅,要死要活时,乔苍爬上来,手指往颤栗不止的私密轻轻一探,分不清是她泛滥出的几滴春水,还是那没有喝净的银耳汤,恰好落于他指尖,他眼眸含着淡淡的荧光 , 她许久不用山茶花,气息淡许多,浓得时候还有点草药味,这一淡了,反而更幽香,隐隐的奶香气溢出,怎么也吃不够,摸不够。

    她呻吟佝偻的样子,如同灌了春药,乔苍一发不可收拾,膨胀的肌肉里 , 蕴含的青筋和血管如困兽试图冲出牢笼,一根根挑起 , 凶猛得惊骇。

    何笙一把扯下灯罩盖着的白纱,薄纱被细腕带到床上 , 晃过她的脸 , 悔得她肠子青了。

    不该饿他这么久,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把骨头都嚼碎了。

    他大约意识到温香软玉的畏怯 , 一刹间更温柔,用力的舔舐揉捏变成细腻的抚摸浅吻 , 沿着腿根内侧一点点推移 , 插入,拨弄 , 退出。

    他有过不少女人 , 向来是单刀直入,懒得前戏,那些女人也厉害,自己就能润滑 , 连油都不用抹,乔苍时常干完了 , 打开灯才知女人来时穿了什么衣服。

    他极尽手段在床上讨好何笙,未必讨得来感激,她就是没心没肺 , 一只白眼狼,还嫌他下口重 , 他大约上辈子欠她的。

    乔苍扶着胀痛的快烧化的家伙,抵到何笙幽深的边缘,才试探着进入一半 , 她便矫情蹙眉。

    乔苍脑子里一阵白一阵黑 , 所有知觉都汇聚到小腹,她又紧了,紧得不像话,热乎乎的,好像深不见底,只是那么窄,根本容纳不了他,吸得他稍有不慎就会爆炸。

    他艰难动了动,她疼得一抖 , 胯骨狠缩,这一夹不要紧,乔苍立刻泄出几滴。他立刻停止,缓了口气,他好歹是一战良宵,从天黑断断续续到天亮,哪能这么快就缴械。他沙哑着嗓子,哭笑不得,“乔太太都是生过女儿的人,怎么还这样紧致。”

    他话音未落,忽然用力一挺 , 飞溅的水渍声咕叽溢出,他长根没入 , 严丝合缝扣了进去。

    她纤细的腰肢,雪白的双腿 , 在他掌心中高高抬举 , 几乎朝向天花板,他上半身直起,盯着交合的地方 , 什么都顾不得,什么都不愿想 , 爽得头皮都麻了。

    仿佛一根线 , 串起了何笙的呼吸,她不能自主 , 被一只掌控线的手压抑了氧气 , 她弓起身体扭摆,呻吟,一道世间最柔软的桥梁,洒下了桃花雨雾 , 洒下了三月柳丝,她难耐哼出混蛋 , 身上的野兽过了那压抑不了的爽劲儿,士气大增,勇猛加倍 , 顶得愈发狠,笑容却和动作极不相符 , 温和清朗。

    “哦?还嘴硬?”

    他起初三浅一深,而后变成九浅一深,何笙这样的放荡骨头 , 哪里挨得住浅 , 她巴不得次次都深,手不由握紧了床单,双腿敞开更大。

    白玉雪莲似的身体,软得比云朵还绵,娇得比莲蓬还甜,他食髓知味,积蓄了这么多日的公粮,全都浇灌进入,撑得何笙直打嗝 , 才过午夜,眼皮儿一翻,晕睡过去。

    朦朦胧胧的,天快亮时,鱼肚白晃过窗纱外,投洒到枕畔,她清醒了几分钟,身后沉睡的人也醒了,家伙探进腿间蹭了蹭,逐渐发硬,片刻功夫何笙莫名其妙的趴在了他身下 , 屁股翘得又圆又挺,被乔苍拍打啪啪作响。

    广东的冬天 , 没有雪,没有寒霜 , 只是会下雨 , 泛一层雾气,露水多,常年四季如春 , 不过在靠近远郊的城区,一栋栋洋楼间距远 , 有起伏的小山 , 林木间穿堂而过的风,撞上湖潭散出的凉水 , 被山涧返回 , 还是会冷一些。

    何笙那几天犯困也犯懒,天天猫在床上,蜷缩进被子里,她素来怕热 , 不畏寒,也转了性子 , 一丁点凉气儿都沾不得。

    保姆在屋外来来回回,泼水擦地,她也睡不香 , 干脆爬起来,匆忙洗漱过 , 嘴里叼着发卡,往一楼去。

    宽大明亮的落地窗外,婆娑的树影 , 残花 , 在风中飞扬起舞,打着旋儿簌簌落下,刮过石凳,藤椅和秋千,乔苍倚在贵妃榻上,膝盖处搭着一条咖啡色的薄毯,毯子一头坠落青瓷砖,染了泥土灰尘,另一头被他坐在身下 , 浑然无觉。

    他掌心捧了一本书看,他猜不到何笙醒来,神情十分专注,也没有往屋里瞧。

    摇晃的树叶,把阳光时而遮掩,时而放出,他也跟着忽明忽暗,温暖极了。

    他穿白色的宽敞棉衫好看,比笔挺的衬衣柔和随意一些,她记得他还穿过一件花色上衣,在很多年前 , 像一只万花筒,要多纨绔有多纨绔 , 她一眼就瞧不上。

    她哪里知道,他是故意那样打扮 , 非要让她记住不可 , 恋与厌,爱与恨,不都是情吗。

    何笙轻手轻脚推开玻璃 , 走进庭院,站在榻子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 手忽然探出 , 环绕盖住他眼眸,他身子本能一僵 , 下意识要握住这双手 , 来一个过肩摔擒拿,可动作才起,他蓦地想到是家里的小祖宗,唇角的笑意晕开。

    “怎么不偷懒了。”

    她不松 , “知道你趁我不在,用了我的贵妃榻 , 出来算账。”

    “那也不能委屈,天色还早,多睡一会。”

    何笙笑眯眯说也好。

    她手被他握住 , 从眼睛上扯下,右腕横在眉心间 , “几点了,也好什么。”

    十点了。

    她愤愤不平,“那你说还早!”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乔太太无理取闹 , 刁蛮霸道 , 欺凌弱小,是吗?”

    她一脚踩在石凳上,蹦着落地,扑入他怀中,手狠狠掐他的唇,“不是。我温柔贤淑,体贴可爱…”

    她说不下去了,红着脸和他一同笑出来。

    他继续看书,任由她在怀里折腾撒欢儿,她喝了一口他的茶水,苦得反胃 , 正要呕吐,那劲儿又过去了。

    她不安分晃屁股,往他胸口靠,随手握住飘落下的一枚花,花有许多瓣,她一层层揪着,别别扭扭开口,“你和常锦舟,之前做过吗?”

    乔苍没听清,他从书本内抬起头,“什么。”

    她舔了舔嘴唇,将光秃秃的花骨朵遮住一只眼睛 , 活泼娇憨,“你和上一任乔太太。”

    他嗯 , “怎样。”

    她哧溜一下滑下去,他眼疾手快抓住她 , 平稳轻柔放她蹲下。

    “做没做过。”

    乔苍合上书本 , “我和上一任乔太太的闺房事,这一任乔太太可以猜猜看。”

    何笙说肯定做了,否则她怎敢怀你孩子。

    他手指在她唇上点了点 , “再猜。”

    她忽然烦躁,别开头不看他 , “不猜了 , 没趣儿。”

    他轻笑出声,终是什么也没告诉她。

    何笙又开始犯困 , 她打了个呵欠 , 懒洋洋枕在他膝上,乔苍抚摸她玲珑白嫩的耳垂儿,“昨夜叫你起来喝水,都听不清。乔太太要不是故意的 , 就是耳朵里东西塞满了,该掏出来。”

    她最喜欢缠着他掏耳朵 , 他极不情愿,嘴上说让别人知道像什么样子,可每次都不拒绝她。

    她嗤一声笑出来 , “你别报复我,故意掏狠了 , 把我变成聋子。”

    他修长干净的手指穿梭过她长发,兰花香气在空中荡漾,“那有什么关系 , 你聋了 , 我做你的耳朵,你往后瞎了,我做你的眼睛。”

    她抬起眼眸,看向远处摇曳的花,看向天际流动的云,她想了想,倘若瞎了,睁眼与闭眼都无分别,她不由打寒颤 , 抓紧他衣袂,“那我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世界里只有一片漆黑。”

    他掌心托起她长发,为她温柔解开不小心打结的发梢,“乔太太还有我,我不会嫌弃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看不见的你。我会耐心告诉你,盛开的杜鹃是什么颜色,下雨的庭院是什么样子,一天变幻不停的海岸,每一分每一秒的轮廓。我会辞去所有事,抱着你去触摸 , 你生活里只剩下我,我也只剩下你。”

    他说得太温柔 , 太美好,何笙莫名有些想哭 , 她张嘴隔着裤子咬他 , “你个土匪头子,就会骗我。”

    这世界有什么好,花花绿绿 , 金光灿灿,世人爱极了它 , 哪怕它无情不公 , 哪怕它寒冷跌宕,还是舍不得走 , 可她根本不稀罕 , 她只是害怕,只是舍不得,再也看不到他。

    摸得到眼睛,摸不到眼神 , 摸得到唇,摸不到笑纹 , 她日日夜夜醒来睡去,欢笑吵闹,她瞧着他毫无底线纵容自己的样子 , 她多欢喜啊。

    记在脑海的一面,哪比得过岁月长河 , 看他一点点老去的安心。

    她翻身爬起,骑坐在他腰上,他忽而顺从举起双手 , “乔太太先打开伞。”

    她不解 , 仰头看了一眼,伞合着,恰好阳光不燥,“打开干什么。”

    他比下流胚子还要坏三分,“乔太太喜欢露天,难怪最近在床上提不起兴致。”

    她呸了一口,唾沫星子刮在他脸上,他无奈闭眼,一丝长发纠缠他第一枚纽扣 , 解也解不开,不知怎的触动了心弦,何笙鼻子一酸,禁不住红眼眶,她不愿让他看到,圈住他脖子,趴在肩头,自己无声无息淌泪。

    何笙受过的那些苦难,折磨,屈辱,贫穷 , 流浪。统统都灰飞烟灭,她那时如果知道 , 她未来还有这样幸福的时光,万箭穿心她也肯换 , 滚钉板 , 下油锅,千刀万剐,她都愿意咬牙撑。

    乔苍受不住何笙撒娇 , 在别墅玩物丧志陪了她好几天,终于到了不得不办公的日子 , 秘书清早来接他 , 何笙扒在门框上,眼巴巴送他上车 , 乔苍走走停停 , 回头望她,让保姆将她拉进去,都快要瞧不见了,她忽然想起什么 , 踮着脚挥手大喊,“你晚上几点回来呀?”

    乔苍没听清楚,摇下车窗回应 , “都带上了。”

    她一怔,咕哝了句老聋子。

    通往盛文的一条新街,是半年前刚开发出来 , 两旁的老楼拆了,建起了一座广场 , 窄窄的小吃城,中午晚上人山人海,早晨倒是好走 , 车刚驶入其中 , 另一路口停泊的军用吉普开了过来,正好并排慢行,车窗是合拢的,模糊不清,后座男子轮廓挺拔,侧脸朝外,格外沉寂。

    乔苍压下按钮,玻璃沉下,司机见状鸣笛示意 , 对方终于有了反应。周容深那张脸出现在缓慢摇下的玻璃后,似笑非笑说,“乔总到底是曾经威震四方的江湖龙头,即使金盆洗手,久不出山,闹一场声势浩大的寻人,也轻而易举。”

    乔苍手肘撑窗,语气松散而慵懒,“为了妻女,没什么事不可为,倘若周部长娶了娇妻 , 不也一样吗,你只是还没有寻到合适的机会。”

    周容深被触及痛处 , 面孔一沉,司机有些听不下去 , 他侧过头怒不可遏 , “乔总这话,寻常人还真是没脸说出口。这世道变了,欠债的 , 豪夺的,倒有了理。”

    乔苍淡淡笑 , “我从不欠债 , 至于豪夺,人生与两样密不可分 , 周部长比我更清楚。你能活到今天 , 官居显赫,豪夺和赌注,缺一不可。”

    周容深直视他,眼底漩涡泛滥 , 乔苍抬腕看了眼时间,遗憾说 , “抱歉,周部长,还想好好聊一聊 , 可惜我时间仓促,内人傍晚要我带回一份西街的绿豆糯米糕 , 迟了卖不到,她会撒泼。”

    他说完这一句,司机心领神会 , 趁前方无人空荡 , 猛地一踩油门,驶离周容深的视线。

    男人长久沉默,失魂落魄。

    何笙,她不是爱吃桂花糕吗。怎么忽然变了口味。

    原来人都是会变的,无论曾经多么钟情,多么在意,多么熟悉,终将随着时间,随着更多经过的人与风月 , 而忘却。

    司机拨动方向盘,没好气嘟囔,“真是黑白颠倒,使用不光彩手段抢走人妻,早晚会遭报应。”

    周容深并没有听到司机的抱怨,他所有心思都倾注在乔苍说的最后那一句。

    何笙会撒泼。

    记忆里,她总是那般温柔顺从,乖巧懂事,偶尔超出了他的掌控,也一定是为他做什么,而不是任性刁蛮的缘故。

    她会哭 , 会委屈抿唇,会低下头 , 会小心翼翼说,我不敢了 , 你别气。

    她会洗手做羹汤 , 会为他熨烫衣服,收拾行囊,擦拭书桌 , 披件衣裳。

    唯独没有撒泼。

    她若是吵闹起来,是不是非常有趣。

    车在市局大楼外停了一天 , 三楼的一扇窗 , 纱帘迟迟没有拉开。

    秘书从军机处拿到了一样消息,抵达办公室 , 敲门无人应声 , 他试探推开进入,发现周容深并不在,桌上亮着台灯,整体却昏暗 , 还摆放着一幅没有作完的仕女图。

    画上的女子,穿着不是长衫 , 而是…素纱。一套未来得及着色的泳装,伏在岸上,长发披肩 , 娇喘连连,韵味十足 , 极其美艳。

    可惜周容深心思不整,画作结构潦草,仓促 , 匆匆忙忙勾勒出轮廓 , 没了往日的精雕细琢,有些粗糙应付。

    他大约心情不好,否则他的技术不知能画得多漂亮多传神。

    炉子里燃烧着两三颗安神香的香饵,这不是寻常的香料,老百姓根本碰不到,几十位中药精心调制,广东的官宦名流,大多用这个去味儿,宁神 , 助眠,也可治疗中风,周容深几乎长年累月不点香,他一旦使用,必定是头痛。

    秘书拿一支竹枝放进茶杯里浸水,透过香炉镂空的洞,伸入里面洒了洒,香饵泛潮很快熄灭,香雾也淡了。

    他将画轴卷起,用镇纸压住,收拾好桌上的狼藉 , 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听到里间传来鞋子摩擦地面的声响 , 窸窸窣窣片刻,门便开了。

    周容深脸色不十分好看 , 额头掐出一大片红痕 , 整个人疲倦而沉闷,“什么事。”

    秘书吓了一跳,“周部长 , 您不舒服吗。”

    他没吭声,走到桌后坐下 , 随手将画纸又铺开 , 他凝视几秒,握笔蘸着墨汁 , 重新描摹 , 秘书不敢打扰,立在一旁等候,大约过去十几分钟,越画越不是周容深想要的 , 他猛地甩掉毛笔,笔跌撞在桌角 , 活生生撅折,他不理会,更凶狠抓住画纸几下撕得粉碎。

    秘书屏息静气 , 低垂着头。

    画不出,他下笔如何深情 , 如何留恋,也画不出她的样子。

    他绝望闭目,头痛欲裂 , 握拳砸了砸太阳穴 , 沙哑说,“你讲。”

    秘书走上前一步,“公安部正在秘密着手调查金三角掩埋的真相,已经出了三四分眉目,萨格说得不错,乔苍犯下的绝不是韩北替了的那些罪,还有不少隐藏的,比如他亲手了结的人命。只要坚持下去,不出半年 , 乔苍所有不可告人的马脚,势必全盘暴露。”

    秘书觉得这是好事,能让周容深高兴,他继续大声说,“周部长和他斗了十几年,结下夫人这么大的恩怨,总算是到您出口恶气的时候。”

    “撤。”

    他忽然开口,就说了这一个字。

    秘书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他不可置信问,“您说什么?”

    周容深有几分不耐烦,“我让你通知公安部调查组 , 撤手,不再继续。”

    秘书大惊 , “为什么。”

    他淡淡蹙眉,“这世上不是所有事 , 都能追出原因和结果。”

    “可是公安部把调查乔苍作为上半年的头等大事 , 无缘无故撤销,需要理由。”

    “理由是。”周容深打断,“我让撤。我来经手。韩北顶了他全部的罪 , 正在服刑。萨格临死不过为了找垫背,不足为信。金三角他仇敌多 , 作假也不是说不通 , 还需要什么理由。让调查组来找我。”

    秘书身体晃了晃,无力垂下手臂 , 周容深一言不发 , 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秘书苦笑,果然还是这样。

    他无声无息退出,关上门。

    室内没有光亮 , 只有一片浓烈的黄雾。

    桌角熄灭的灯,在周容深视线中重影 , 他轻轻晃了晃,才勉强恢复。

    大好良机,一旦错过 , 便再也没有第二回。

    他很清楚。

    只是乔苍这面旗帜真的倒了,南省的风云变幻不要紧 , 他什么都不怕,也什么不顾忌,他只是怕 , 何笙会不会因此很透他 , 连一句话都不说,甚至一面也不肯见。

    她当初为了假死的他,变得那般冷血恶毒,吞噬常府,杀了数条命,也曾与乔苍为敌,如果她女儿的父亲败了,她的家毁了,她会变成什么模样 , 他宁可做一次可笑的可悲的无名英雄,独自心疼,也不愿看她绝望,看她痛恨的眼睛。

    乔慈两岁时,为了逃学,不被保姆找到,险些把自己藏在马桶里溺水。

    乔苍从卫生间把她捞出来,她身上湿淋淋的衣服,还沾染了一股除臭剂的味道,他面色阴沉,打又不舍得 , 只骂了几句,这可不要紧 , 本就不知乖巧为何物的小祖宗乔慈彻底炸毛了,两条小短腿用力扑腾 , 最严重一脚 , 踢中了她老子的下巴,她大声哭闹我不去水帘洞!

    何笙为哄骗她,把幼儿园说成西游记里的水帘洞,有山有水 , 有花草,还有一堆小猴子 , 乔慈高兴得不行 , 等去了一瞧,当场撒泼 , 哭得老师没辙了 , 将正在开一场外宾会议的乔苍请去,这才把趴在栅栏上嚷嚷要自杀的乔慈给抓下来。

    乔苍宠爱大的,可不放肆小的,晚饭不给吃 , 奶也不让喝,硬生生饿了一天 , 原以为她认输了,可到底是他的骨血,像极了他幼年时的模样 , 小骨头摸着软,实际上硬得很 , 叉腰梗着脖子,一句丹田气十足的不去!乔苍顿时气笑了。

    俗语说,欠下的债早晚要还。

    娶了个无法无天的婆娘 , 生了个不服管教的女儿。

    一天不闯祸 , 他都要烧香。

    世人说,乔总可真有意思,在外面是雄狮,眯一下眼睛,泰山抖三抖,回家却是受气包。

    盛文的股东一次突然拜访,保姆忘了遮丑,直接请进了客厅,留下一句先生在客厅您随意 , 便匆忙去泡茶,股东朝里面走了几步,沙发上何笙窝在乔苍怀里,指着果盘内的葡萄,让他剥了皮再喂,乔慈何时掉在地上,这两人都不知道,乔苍一只脚还不小心踩住那苦命的女儿衣襟。

    他在夫人面前当真一点脾气也没有,仿佛换了一个人,直到整盘葡萄都剥完,才顾上喝一口水。

    他未曾察觉躲在玄关处的股东 , 看着何笙,眼底的温柔险些溢出水 , “今晚。”

    何笙说那事儿还没过去呢,休想浑水摸鱼。

    他怔了怔 , 闷笑一声 , 果然不敢再提了。

    股东瞪大眼珠子,良久都回不过神,他悄无声息退出去 , 第二日早晨,这样美好的一幕 , 被传得沸沸扬扬 , 华南虎也有柔情,只是柔情太吝啬 , 只给了何笙 , 从不与外人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