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番外34 故人来访,风云再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拔掉指甲是连心之痛,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何况落在乔苍手里,自然是痛上加痛,男人身形明显一晃,但没有出声,两名保镖粗鲁拖着他走向第二辆车,将他推搡进去,就在关上门的霎那,男人自知死路一条,惊慌之色败露 , 他死死抓住门框大喊,“我是被人雇佣的!那伙人来自丽江。★首★发★追★书★帮★”

    丽江。云南。

    这座风波不止的省份 , 埋藏着一条死亡如日落日出那般寻常的地带,常年炮灰纷飞 , 血泊横流 , 这世间最猖獗的罪恶与黑暗,都在那里滋生,发芽。乔苍眉骨倏而一拧 , 他看了司机一眼,后者推开车门 , 探出头去 , “对方名号。”

    男人摇头,“我不了解内幕 , 经常联络我的是一个彪形大汉 , 除了电话,他只在东街一个报亭见我,每次都是武装齐备,看不到样貌。他给了我十万元 , 让我摸清乔先生的行踪。”

    司机蹙眉,“只是行踪,不是暗下黑手吗?”

    男人说整个广东 , 谁敢对乔先生下黑手,即使有胆子,能讨到便宜吗 , 能逃出生天吗。

    司机拿不准主意,问乔苍如何处置。

    他半副身体隐匿在车厢昏暗中 , 另一半投射在窗外光影下,神情专注批改手上文件,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平静无波 , “放人。不要打草惊蛇。”

    司机推门下车,和保镖交涉了两句,反绑住男人双手的绳索在尖锐匕首滑动下碎成两截,司机眉目狠厉叮嘱,“乔先生网开一面,你要知恩图报。这两日,他都在盛文。透露给对方即可。既然你能跟踪乔先生,也能跟踪你的雇主,多给一点料 , 拿下对方信任。如果查到暗人的落脚处,来我这里领取双倍酬劳。”

    男人离开后,司机重新返回车上,驶入盛文广场,一辆潜伏在花坛后的白色辉腾,与低头签署文件的乔苍擦身而过,他丝毫没有留意到自己最熟悉的地盘出现来者不善的侵入,与此同时辉腾副驾驶上的人影晃了晃,推门竖起衣领,混入进出的人流。

    王府世纪三期大规模开盘,全城广告牌位刚刚投入宣传 , 七成房源便抢购一空,盛文高调垄断房产界 , 呈黑马强龙之势。董事会经过两轮投票甄选,决议四期年底动工 , 地皮在南郊通达西郊的国防线上 , 属于政府监管直辖,而政府所属市局,检察院和法院 , 因有周容深长期坐镇,两院交出控制权 , 由市局全权负责。股东心知肚明乔苍与周容深积怨已久 , 金三角有过激烈的生死对峙,彼此伤在对方手里多次 , 根本不会低头 , 于是会议中爆发两党博弈,以邬董事、蔡董事为首进入逼迫阵营,闹得天翻地覆,乔苍最初尚且温和平静的脸色 , 仿佛一颗石子沉入海水,渐渐失了温度。

    “乔总 , 周部长能够爬到今天的位置,一定不是小人之心,只要您主动开口 , 我们盛文的实力有目共睹,与其终止四期 , 或是交给旁人来做,倒不如选择盛文。在税费上,说我们养活了几条街的人都不为过。政府也要宏观调控嘛 , 总不会拿自己的业绩丢着玩。”

    乔苍目光凝视秘书放下的水杯 , 盖子压住热气,从边缘缝隙渗出,飘忽浮荡,丝丝缕缕,像极了云南四月时节的春雨。

    他这样沉默,毫无声息,那名董事又趁热打铁说了几句,并且煽动其余人附和,乔苍眼底的神色愈发变化莫测 , 他片刻后抬起头,环绕在场一周,“你们也这样认为。”

    邬董事扶了扶眼镜框,笑得很是圆滑,“生意人嘛,何必那么刻薄死板呢。有钱就赚,有油水就捞,我记得盛文刚刚建立时,乔总就是这样训诫我们的,不必担忧市场秩序,不必担忧对错 , 不必考虑后果,惹麻烦您平息 , 钱到手就好,盛文现在前劲后劲都这样猛 , 您也打下几辈子吃不完的金山 , 就把我们丢进水深火热,不管不顾了吗?”

    乔苍偏过头,询问秘书除了周容深这条路,是否还有其他渠道可走。

    秘书摇头 , “宋书记是广东一把手,按说他可以抓全盘 , 但问题政府这方周容深说了算 , 他一向不买同僚面子,何况宋书记也有把柄 , 他恐怕不愿出头。”

    邬董事听到这一句 , 顿时有些炸毛,“需要什么面子吗?我们走正经流程。报备,递交资料,依法审批 , 又不是要他们暗箱操作,哪来这么多说道 , 除非——”他吹了吹水面的波纹,语气别有深意,“乔太太那点私人恩怨 , 乔总还耿耿于怀,要公司混淆 , 连累我们吃不到肉。「^追^书^帮^首~发」”

    何笙是乔苍不可触碰不可亵渎的底线,怎样的长枪短炮,他都能一笑置之 , 唯独沾染她 , 势必勃然大怒不留情面。他沉寂两秒,铁青面孔将文件拍在桌上,巨大惯力撞洒了手边的水杯,顷刻间水花四溅,几名距离最近的董事无一幸免,皆被滚开的水烫红了脸。

    他们错愕不已,仰面盯着已经起身的乔苍,“盛文姓乔。执掌大印的人是我乔苍,讲我太太的不是 , 你们最好下不为例。至于需要周容深经手批示,我宁可不赚这份钱,也不会低头。你们不满,大可另谋高就。”

    他撂下这番毫无商量余地的判词,扬长而去,抵达门口时,一脚踹碎了玻璃,秘书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目送那道煞气腾腾的身影远去。

    乔苍回到办公室,秘书随手合住了门 , 堵在那一处,防止有人闯入烦扰他 , 他面朝窗子负手而立,压制怒气半响 , 终是没有忍 , 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笔筒,台灯 , 相框,全部被他手臂横扫而落 , 纷纷滚到地上摔得粉碎 , 他置身在稀巴烂的瓷片纸张中,所有裸露衣衫之外的皮肤寸寸青筋暴起 , “放肆!一群混账。”

    恰逢窗外几辆特警护卫车经过 , 被夹在正中央的墨绿色军用吉普速度本就不快,驶过盛文大楼前,速度更加迟缓,后厢的玻璃隐隐摇下 , 露出一副深邃柔和的眉眼,透过阳光万丈的高空 , 周容深视线定格在九楼的一扇窗上。

    秘书从副驾驶回头,“周部长,我们在盛文内部的职员刚刚发出消息 , 乔苍和支持四期开发的股东大闹一场,不欢而散 , 坚决不向您低头。”

    他淡淡嗯,“意料之中。”

    秘书问那要怎样,是交给下属去交涉 , 还是另选别人 , 毕竟只有盛文才能把四期做好,王府世纪在楼盘市场居于非常高端的位置,没有强大的后台撑场,怕是不会被买账。

    周容深收回目光的同时,玻璃再度摇上,他合拢眼眸,靠住椅背养神,“盛文某天不干了,特区的经济也随着垮台吗。”

    秘书说不敢。

    他不再回应 , 秘书心中也有了数,旋即拨出一串号码,向对方命令,“周部长有批示,乔苍不出面,王府世纪四期项目无限期延后。”

    对方一愣,“盛文股票因此跌停崩盘呢?”

    秘书说这不是周部长管辖,那就是他自己听天由命。

    盛文二层的洗手间外,停泊着一道人影,男子戴着口罩,帽檐低垂,看不到脸 , 他将几支微型麻醉针塞入袖口,左右看了看 , 朝安全通道走去,眨眼便消失。

    午后第二场会议前 , 秘书找到正在核对数据的乔苍 , “乔总,外面有一位您的故人来访。”

    他沉寂如水的目光梭巡过那扇门,低头看了眼腕表 , 两点二十分。距离早晨对方的奸计败露,不足半日。

    他心底估算了大概 , 随口说 , “请他去会客室等。”

    秘书语气有几分迟疑,“是。。。女人。”

    横在眉心间的手指微微一滞 , 道上两拨人马会面 , 匪首派出自己情妇先打头阵很平常,江湖头目未曾真刀真枪打过一场,几乎不会拿女人开刀,都是怎样来 , 便怎样原封不动离开,算是心照不宣的规矩。

    看来对方比他还谨慎 , 投石问路玩得绝妙。

    “请她进来。”

    秘书躬身退下,一两分钟后,高跟鞋的声响从走廊似有似无传来 , 停在了一门之隔。

    有点功夫,才能把脚步声压得断断续续 , 轻柔至此。乔苍饶有兴味凝视,到底何方神圣,连他都敢算计 , 他此时并不知 , 这是怎样蓄谋已久,又极其可怕的阴谋在逐渐揭露。

    一点点,一厘厘,朱红色的木门彻底敞开,身影完全挤入,向着他千娇百媚而来,乔苍瞳孔不由自主一缩,竟是阔别许久的萨格。

    狂风骇浪地动山摇的震撼,席卷了他皮囊与骨骼的每一寸 , 这趟路并不短,萨格走了多久,他便愕然多久,直到她真实而清晰站在面前,喊了声乔老板,他才回过神。

    金三角泰国毒贩大本营的盛大爆炸,漫山遍野的鲜血,尸骸,残破的瓦片,碎裂的灯柱,翻覆的沙土 , 像一场陈旧的黑白电影,从乔苍心上轰隆而过。

    什么来者不善 , 他都不畏惧,唯独萨格 , 她可是玩人命的。女人一旦蛇蝎 , 寻常男人绝不是对手。

    他舌尖舔过门牙,眯起右眼,故作冷静试探 , “中国境内,你怎么进来。”

    萨格的嚣张傲慢丝毫不减 , “中国条子 , 一群酒囊饭袋,你在黑道明目张胆混了二十年 , 他们有辙吗?我不过一点小计谋调虎离山 , 那群蠢货都跑去了。”

    乔苍指尖一弹,打开烟盒,自己抽了一支,叼在嘴角含住 , “找我什么事。”

    他正要点燃,萨格伸手按住 , 打火机仿佛一片叶子,轻飘飘渡到她指尖,她笑着压下 , 火苗蹿升出,映红他眉眼 , 也映红她妖娆的红妆。

    “没点正儿八经的大事,我也不舍得麻烦你呀。我不远万里,想找你谈一笔买卖 , 一起发财。”

    乔苍默不作声吸了一大口 , 从鼻孔内释放出烟气,等她继续说下去,萨格从衣领内摸出一串项链,吊坠儿是硕大的骷髅,骷髅由两个半张鬼面具合成,中间藏匿什么,只有干过那些生意的人才清楚。

    乔苍眼尾浮上一丝痞气,舌尖抵出烟丝,朝空中啐 , 纷飞而出迷住了萨格的眼。

    “这些生意我不做了。”

    她扬眉,“怎么,大名鼎鼎的中国区首席毒枭,金盆洗手了?这可是群龙无首,要翻天呢。”

    乔苍闷声不语,一口接一口吸着那根烟。

    萨格将骷髅重新塞回去,“乔老板骗我,也该找个好由头,我来时,还看到赌场在开,里头人赌得热火朝天。”

    他修长的手指掸了掸烟灰儿 , 任由它坠在脚下,散落破碎 , “军火,毒品 , 这些泛水就会枪毙的买卖 , 我不再碰。”

    她见他不像玩笑,不解问,“为什么。”

    乔苍忽然柔软了语气 , “妻女经受不起颠沛流离,为她们可以安稳生活 , 我撤手了。”

    萨格愣怔数秒 , 嘲讽大笑,她边笑边俯下身 , 悬空在桌上 , 茱萸般白嫩的手,贴上他的脸,风情而留恋抚摸着,“你这样深情坦荡 , 不怕我对你旧情难舍,卷土重来吗?虽说那一次重伤 , 我栽了大跟头,也恨毒你,可有两点从未改变 , 一点是我想要的还会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二点是我对你这点情意。”

    乔苍将头一偏 , 躲开了那只手,烟蒂与此同时撵灭在烟灰缸中,垂死挣扎的最后一丝烟气蔓延 , 比燃烧时还刺鼻 , 他从容一笑,云淡风轻,“你恐怕不能。”

    萨格妖冶勾魂的笑容倏而一收,“难道你手下人不玩儿枪了吗?道上多少仇敌对你虎视眈眈,你从此放下屠刀,抛弃势力,他们会放了你吗?这笔生意可不是一般的赚钱,对我而言很重要。我可以和你四六分,让你一成 , 我干这行十几年,还没吃过这亏。”

    乔苍不为所动,“我不想做,谁也劝不动我。”

    萨格贪婪求而不得,漩涡四起的眼神一秒秒,一点点恢复了平静,她站直绕过桌角,抬起一条腿,骑跨在乔苍身上,后者微微后仰,两手离开她身体很远 , 直挺脊背打量她,“我有家室 , 这恐怕不妥。”

    她看不得他这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反手扼紧他腕子 , 将上半身倾压下 , 散出香气的乳房抵住他烟味浓郁的薄唇,“怎么不妥,中国男人最喜欢的事 , 不就是背着老婆偷腥吗?当初我们在西双版纳,也有过美好的良辰 , 这才多久 , 你变脸倒是快。连这点面子都不卖我,当真提上裤子不认人。”

    乔苍似笑非笑注视她 , “我们有过良辰吗。是我健忘 , 还是你梦与现实分不清。”

    萨格娇滴滴环绕上他脖子,“怎么没有,何笙如果不去,你就是我的了。”

    “她去与不去 , 我们都不是。”

    她腿间用力蹭他,“我不信。”

    乔苍忽然扶住她的腰 , 将她一点点抬起,她虽然和他暗中较劲,却打不赢他 , 硬生生被他分离出一道空隙。

    他眉目清冷,最后一丝平和也荡然无存 , “你我不是一路人。”

    她歪头媚笑,“她和你是?我不够狠,还是不够美?”

    “萨格小姐尽管胡闹,恕我不奉陪。”

    他下了逐客令 , 不容更改 , 萨格本来也没指望乔苍一口应承,她不过是来探探路,若她走运,一碰就成,她也省去之后诸多麻烦,若不出她所料,她再动手也算仁至义尽。

    她从他胯间离开,指尖撩发,半风骚半抱怨 , 说不出的勾人摄魄,“世上无情无义的男子那么多,哪一个都不及你,分明伤了我的心,还令我割舍不下,魂牵梦萦,送到你跟前,你不要,我都不肯梦醒。”

    乔苍若无其事拿起桌上唯一在那场摔打浩劫中幸存的盆栽,“情意只给了我太太,其他女人与我无关。”

    萨格抻了抻裙摆 , 一言不发朝门口走去,来得很唐突 , 去得也匆忙,乔苍在她逐渐远离的身后说 , “以后你我之间不必往来。你做什么生意 , 我也不会淌这浑水。”

    她脚下未停,回眸嫣然一笑,“别这样肯定。你会主动来找我 , 我等你。”

    萨格这句暗示,令乔苍眉头紧蹙 , 他隐约察觉到大事不妙 , 第一反应拿起电话,拨打到别墅 , 无人接听 , 他心口顿时寒了几分,匆忙起身,风风火火往外走,吩咐等候在走廊的秘书备车 , 回别墅。

    萨格并未真正离开,她蹲守在角落 , 那辆白色的辉腾中,庞大茂盛的树冠遮住了阳光,也遮住了来往车辆投射过来的视线 , 乔苍的银色宾利从三米外的广场一闪而过,毫无察觉 , 轮胎滑行的速度极快,几乎脱离地面,眨眼便伴随那股尖锐的刺响失掉踪迹。

    她冷笑一声 , 乔苍反应很快 , 可惜依然迟了一步,他千算万算,也料不到萨格苦心孤诣布下的这场大局,更不会认为广东有谁不要命,趁他大势昌盛的时代,闯入他家中行凶,他的不可一世,他的高不可攀,反而成为利用这疏忽反杀他的最后筹码。

    她对准手机跳动的屏幕吩咐 , “立刻动手。十分钟内速战速决。他已经在回去的路上。”

    低沉的男音传来,“明白。”

    林宝宝惨死,她一向在上流圈子名头不好,再加上树倒猢狲散,手底下那群姐妹儿,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听说她死了,就怕惹火烧身,迅速撇清了关系,逃得无影无踪,没人吊唁 , 没人理会,丧礼不得不一切从简 , 甚至没有等到第三日,转天便匆忙火化了 , 何笙仿若一丝游魂 , 整个世界都阴暗了。

    保姆不敢放她独身前往,跟着一同去了殡葬场,处理了所有事务 , 趁天黑前赶回。

    何笙抵达别墅时看到了乔苍的车,触摸时温度很冷 , 似乎停了许久 , 她下意识问保姆几点了。

    保姆回答五点不到。

    他难得回来这么早,她有些纳闷儿 , 快走几步进屋。

    玄关处散落的针头 , 差点滑倒了她,她仓促扶住墙壁,才站稳不至于栽跟头。

    她嘟囔说哪来的这东西,还不收拾了。

    无人回应。

    四名留守的保镖没了影子 , 茶几翻倒,窗玻璃破碎 , 灯也从天花板坠落,像是发生过争执与打斗。

    她一瞬间白了脸色。保姆也吓得捂住嘴唇,眼睛瞪得好大。

    二楼发出一阵响动 , 乔苍带着黄毛匆忙走下,他看到何笙呆滞站在门口 , 脚下一停。

    流淌的气氛格外诡异,说不出的阴森,闷沉 , 低落。

    空中好像凝结成冰 , 结了咖,没有余地,没有氧气,到处都是黑压压的窒息感。

    她张口,是一丝不可控制的慌乱和颤抖,“发生了什么。”

    乔苍抿唇,他脸色极差,充满浓重的肃杀寒意,他无声无息走到她面前 , 握住她的手,她感觉不到任何温度,他比她还要冷,他的冷,是从骨子里散出。

    “笙笙。乔慈出了点事,你做好准备。”

    何笙身体一斜,踉跄后退,心头浮现一层莫大恐慌,密密麻麻的覆盖,撕咬,翻滚 , 她几乎想也不想,大叫一声慈慈!直奔楼梯冲去 , 她仅仅迈了两步,便被乔苍从身后抱住 , “她没有死。她只是不见了。”

    不见了。

    如一艘航行在平稳海面的大船 , 毫无预料的,顷刻狂风大作,乌云遮天 , 海浪呼啸,颠簸 , 最后倾覆 , 直至完全沉没,无可救赎。

    何笙双眼猩红 , 她甩开乔苍的手 , 反抓住他手臂,“为什么会不见?保镖呢?”

    乔苍一言不发,黄毛走到玄关将针头捡起,放在鼻下嗅了嗅味道,“苍哥 , 一共四枚,都是大剂量麻醉 , 对方先是从窗子偷袭,保镖听到动静全部聚集到这一处,展开了搏斗 , 对方占劣势,最后用了这一招 , 将四名保镖击晕,然后上楼抱走了小姐。萨格这一次不仅有备而来,还密谋了一盘我们极其被动的大局。她先是布雷 , 掌控您和嫂子的行踪 , 然后盘算什么时机下手最好,损兵折将最少。”

    明天转折2,晚上8点整准时更新,长长更!这几天都会特别好看,特别精彩,是乔与何番外的大亮点。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