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何笙番外29 舞池春色乍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何笙最不喜不识趣的人,她没好气抖了抖身子,想要甩开他桎梏,可他缠得紧,她挣脱不了,扭头上下打量他,“乔先生看到我,不能绕路吗?偏偏往我跟前凑。http://m.zhuishubang.com/”

    乔苍有趣问我为什么要绕路,这是我的地盘,何小姐在我的地盘上玩了一出黑吃黑,还反来怪我。

    何笙一怔,“你的?”

    她指了指不远处赌场的牌子 , “不是华章赌场吗。”

    乔苍一手拎着她,一手将敞开的折扇合住 , 玉面风流,华衣璀璨 , 在夜色阑珊中仿佛织了一层斑驳的大网 , 这网无声无息,诱饵重重,蛊惑了数不尽的人 , 何笙也是他的网中之鱼。

    “我的场子很多,这只是其中之一。如果何小姐感兴趣 , 往后的良辰美景 , 我带你都逛一逛。”

    他神秘又狡黠,说不出的妖孽 , 好像和她牵扯着地下情一样 , 何笙懒得去,今儿碰上这一回,她不知要烧香拜佛多少日,才能把这阎罗王的煞气驱除掉。

    赌场门前围攻她那伙恶霸麻利的溜了 , 韩北折返回来,小声与乔苍说了句什么 , 后者淡淡晃了晃折扇,他便退到一侧。

    “何小姐刚才为何不报上我的名字,也不会有落荒而逃的狼狈一幕被我看到。”

    何笙踱着步子 , 站在乔苍面前,掂起脚 , 往他脸上吹气儿,“我怎么报?”

    “这样抱。”他偷换概念,伸手揽住了何笙的腰,高耸丰腴的乳房压上胸口 , 他胸肌故意朝前顶了顶 , 还觉得不过瘾,在她错愕僵硬中,摸向了她臀部,掌心结结实实扣住,那弹性十足,挺翘饱满的温热弧度,两瓣小屁股包裹着幽谷,她的幽谷一定深邃紧致,濡湿粉嫩 , 他想象着愈发爱不释手,“三十六招花式拥抱,我都顺从何小姐。”

    她也是男人战场里摸爬滚打厮杀出来的,什么流氓也见过,什么调戏也受过,唯独乔苍这样一本正经却满口下流的男人,她看着他这张颠倒众生的脸,根本做不到静如止水。

    她慌张跳出他胸口,握拳保持镇定,仍不可避免哑了嗓子,“谁说是这个抱了?”

    他忍住笑意,观赏她媚态极致的脸蛋儿 , 神色柔情似水,又百般戏弄 , 看不透那双眼睛背后藏匿着什么。

    “往后广东的道上,何小姐遇到了麻烦 , 就说我是你情夫怎样 , 我的招牌在这些人面前,比周容深硬得多。”

    她笑容转冷,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 长得再仪表堂堂,骨子里也是土匪坯子。

    她轻咬嘴唇 , 侧身仰起头 , 逆着五光十色的潋滟霓虹,语气高深莫测 , “黑花赌场 , 听名字就是黑心肠的老板开的。”

    乔苍倏而捻开折扇,玉佩吊坠在他掌心悠然荡漾,这般潇洒矜贵,那扇子太大太宽 , 他晃着晃着,便遮住了唇与鼻 , 只露出皎洁如月的眼眸,“依何小姐之见,改成什么能把我黑心肠遮一遮。”

    “白花啊。”

    说得煞有其事似的 , 乔苍好笑挑眉,也不搅了她兴致 , 配合她胡言乱语,时不时点头说何小姐言之有理。他此时还毫无察觉,他对面前这女人到底有多纵容 , 这纵容无声无息流淌 , 占据他对她全部情愫,他见了何笙,每一寸毛孔都欢喜,都有趣,都控制不住逗弄她。

    她倒背手,肥大的西装明显来自周容深,几乎将她套住,连脖子都没有露出,她无时无刻婀娜妖娆 , 艳冠群芳,忽然这副模样,反而活泼娇憨,挠得人心痒,只想蛮横撕开,看一看里面裹着如何玉体横陈的春光。

    “白花,谐音是百花,广东土地肥沃,三教九流设立的赌场不计其数,百花中乔先生的鹤立鸭群,有名堂 , 有气派。”

    乔苍恍然,“鸭群。”

    “谁让乔先生长了一张鸭子的脸呢 , 细皮嫩肉,俊俏可口 , 广东的富婆 , 做春梦都是和乔先生颠鸾倒凤。”

    何笙笑出声音,毫不遮掩,故意气他 , 坏得放荡,坏得猖獗 , 堤上的三月粉桃 , 山间的四月海棠,桥上的八月香桂 , 河畔的十月紫菊 , 都不及她此时春风十里,清风晓月动人心魄。

    韩北不露声色睨了乔苍一眼,隐约从他脸上,看到一场惊天动地 , 近乎毁灭的风月,这风月来势汹汹 , 早已不是理智世俗能抵挡。

    他握拳,抵在下唇轻咳了声,背过身去 , 挥手让保镖离开。

    何笙说得愈发起劲儿,脸蛋染了一层薄汗 , 乔苍耐心听她说,只是他逐渐听不清声音,更不知她在吵什么 , 他眼前只有那张嫣红的唇 , 那一口整齐的糯米牙,那精致的桃花目和淡淡的娥眉。

    或许热了,何笙解开西装扣子,脱下搭在肩上,白色衬衣仍大了许多,堆叠出一道道褶皱,她滔滔不决卖弄口才时,一只手悄无声息伸了过来,指尖勾着一块方帕 , 她下意识躲闪,被人捧住后脑,丝滑柔软的雪缎落在她额头,眉心,滑过鼻梁,最后覆盖上整张脸。

    透过洁白的方帕,街头巷尾,橱窗苍穹,都是一片黯淡混沌,何笙有些慌神,手在身前抓弄着 , 触碰到乔苍的脸,她感觉到他在逼近 , 很快的,零点零一秒的功夫 , 隔着绸缎 , 他的唇重合在她唇上,百般辗转,厮磨 , 炙热的气息喷灼,将她烫得恍恍惚惚 , 她身体僵住 , 短暂空白侵入她大脑,片刻后 , 他离开 , 方帕也抽走。本↘书↘首↘发↘追↘书↘帮?a href="/3270/khttp://m.zhuishubang.com/" target="_blank">khttp://m.zhuishubang.com/

    “请何小姐上车。”

    她呆愣,乔苍不见了踪影,韩北站在旁边,朝街角停泊的宾利伸手 , 宾利微微晃动,似乎有人刚上去。

    她指尖触了触唇 , 残留的余温分不清属于谁,这一刻她慌乱无比,包厢骨骼痴缠的一幕浮上心头 , 她的豆腐算是被他吃净了,她气恼 , 也无措,一把推开韩北,情急之下走错方向 , 她察觉到 , 又绕回来,韩北不慌不忙,笑说这么晚了,何小姐独自离开恐怕不安全,苍哥也舍不得。

    她连说好几遍用不着,想穿过马路到对面拦车,尽快摆脱这群悍匪,她迈步的同时,车内响起一道男音 , 低沉浑厚的何小姐溢出,在空气中纠缠,接着窗子探出一只手,“你怀里塞满了钱,赌场里的人也不是瞎子,路上闹出麻烦,贪玩败露,周容深可不是我一句话就放过你的人。”

    何笙脚下不由停住,定得死死的,她心机玲珑,天下之大 , 就没有她怕的,可周容深却是她的冤家 , 她的死穴,她的人生似锦富贵荣华 , 尽数捏在他手中 , 她哪敢自毁前程。

    她想到这里,风情万种环抱双臂,媚笑走过去 , 往车门一斜,“乔先生雪中送炭,没有企图吗?”

    乔苍也不遮掩 , “自然是有一点。何小姐冰雪聪明 , 我也不戳破,你看着给一些。”

    她狐狸似的眼睛眯了眯 , 拉开车门进入 , 韩北说清地址,司机一踩油门往西南大道驶去。

    浩荡车队跟在两侧开路护卫,行驶过大半,何笙也把赢的钱数了一遍 , 刚好五万块。

    小试牛刀便赢了这么多,她心花怒放 , 乔苍并不知她喜悦什么,只觉得她笑起来时,当真好看 , 也不出声惊动,手肘撑住玻璃 , 握拳轻抵额头,饶有兴味注视何笙的脸,又过了许久 , 司机在一片静默中递到后厢一张请柬 , “乔先生,三日后傍晚的西洋舞会。”

    西洋舞会,在广东,香港,台湾,澳门非常出名,一些达官显贵仿照欧洲皇室晚宴,如法炮制的歌舞筵席,每位来宾都会赠送一张面具 , 戴与不戴随意,这些花花世界,欲望都市,数不清的艳遇与纵情,都源自西洋舞会。

    乔苍打开看了一眼内页,合住插入门缝,“都有谁。”

    “广东顶级商人,几乎没有遗漏。高官不适宜这种莺莺燕燕的场所,因此官方只是邀请了夫人们。”

    司机说完透过后视镜打量何笙,“何小姐收到了吗?”

    何笙出来时,确实收到了周容深秘书递来的请柬,官方邀请人正室沈姿 , 不过何笙得宠,也是众所周知的事 , 拍她马屁的数不清,这种场合妻妾无所谓 , 男人的宠爱与风头最重要 , 她想上位,就必须把自己推销给所有人,处处拔尖儿 , 她有几分兴致,可听说乔苍要去 , 顿时没有了 , 她清冷摇头,乔苍意味不明浅笑 , 吩咐司机推掉。

    司机一怔 , “商人们都到,乔先生不去合适吗?”

    “没什么,懒得应付。”

    何笙竖起耳朵听到这一句,又改了念头。

    车抵达别墅,二楼卧房与书房的窗口黑着 , 周容深回家最长停留是这两个去处,灯火没亮 , 他势必未归,何笙松了口气,她没有留意车库之外的树丛后停泊的警车 , 而乔苍却看得清楚,他邪恶勾起唇角 , 没有提醒她。

    何笙迈下车,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 , 从口袋内摸出一样东西 , 反手扔进窗子,“小小酬谢,不成敬意。有劳乔先生折腾一趟。”

    兜不住的笑纹从她皮肤内渗出,她利落转身,乔苍看清那赫然是一张百元钞票,不错,仅仅是一张,躺在她刚刚坐过的位置,真是个不饶人的刁蛮女子 , 将他今晚给她的戏谑如数还了回来,暗香浮动,月影婆娑,车外她的身姿已被吞没,他怔了两秒,旋即闷笑出来。

    何笙对前方危险毫无防备,哼着江南小调,满心欢喜推门而入,客厅内的灯光霎那亮起,一丝阴森诡异的空气流转,角落处等候许久的保姆一张苦瓜似的脸将她惊住 , 她顺着手指方向,看到站在窗前喝茶的周容深。

    他笔挺而立 , 白色的棉絮衬衫,米黄色薄裤 , 衬得月华如玉 , 清朗温润,他背对门口未曾回头,一言不发 , 在灯下沉默,等她解释。

    何笙措手不及 , 保姆笑呵呵打圆场 , “夫人这是去了哪里,怎么肚子圆滚滚的,是不是撑着了?”

    她挤眉弄眼 , 何笙立刻醒悟 , 她说去吃了晚茶,路上散步消食,可胃口还是不舒服。

    保姆责怪的口吻,“夫人年轻也不能糟蹋身子 , 我为您放洗澡水,稍后早歇息。”

    何笙答应着 , 脚下飞快往楼梯走,她跨过第一级台阶,正想庆幸逃过一劫 , 幽幽淡淡的声音从阳台飘忽而来,直入心扉 , “站住。”

    何笙心里一紧,只得停下。

    “过来。”

    他波澜不惊,口吻满是命令 , 她不敢忤逆 , 小心翼翼靠近,在抵达他背后半米之处时,他忽而转过身,将她一把扯过去,她身上染了乔苍的气息,那种烟味只他身上有,何笙慌极了,生怕被周容深察觉,幸而他根本想不到 , 目光仅仅在她脸上定格,似笑非笑说,“又淘气了?”

    纱帘浮荡,落地窗开了又合上,何笙这才发现司机竟然站在周容深后面,低着头不语,连看也不敢看她,原来是身边出了叛徒,把她的行踪告密了。她飞快想着借口,舌尖无意识舔过嘴唇,雪缎的柔滑卷土重来,她想到自己几个月前闲来无事的成果 , 眉开眼笑,“我去了绸缎庄挑布匹啊 , 你等等。”

    她回头让保姆拿她床头放置的盒子,片刻后保姆取下 , 递到她手里 , 她笑得春情荡漾,指尖仿佛启开了香炉,袭袭雾气浓烈逼人 , “我看你常用的那块手帕旧了,知道你顾不上换 , 又爱干净 , 特意绣了新的,我这么好的心意 , 你还舍得怪我贪玩吗。”

    周容深接过手绢 , 朝着散开的灯光抖了抖,银白色的绸缎,她倒是会挑,绢尾绣着红梅 , 针脚手法都很好,看得出花了心思 , 只是后来她兴致没了,中央浮在水面的鸳鸯敷衍了事,好似乡下的大鹅 , 又肥又丑,大小不一。

    他嗤一声闷笑 , 到嘴边的斥责化为乌有一扫而光,只剩下好笑,“你养的鸳鸯 , 伙食不错 , 肥肥嫩嫩的。”他压低声音,“像极了你在床上撅起的屁股。”

    何笙本想讨赏,结果挨了一通奚落,又羞又气,伸手去夺,“周局长哪有半点当官的气度,满口荒唐,我不是头一次绣吗。等我功夫好了,我还不送你了呢,你千金难求!”

    周容深举过头顶 , 不让她得逞,她比不得他高,也比不得他勇猛,怎样激烈跳脚,吵闹,争夺还是够不着,整个人伏在他胸口,在他戏弄温柔的注视下,急得面红耳赤,周容深逗够了,便攥在掌心 , 另一手托起她臀部挂在怀里,直奔二楼 , “皮痒了,是时候收拾你。”

    他顾着抱她 , 手一松 , 还是被何笙得逞,她夺过手绢,丢向楼梯下 , 细弱的双腿箍在他腰间,红唇贴上周容深脖子 , 舌尖若有若无扫过 , 留下一趟濡湿炙热的水痕,她感觉到他身体紧绷 , 隐隐颤栗 , 被她的勾引撩起了欲火,笑得愈发狡黠,“周局长打算怎么收拾我呀。”

    她这副发骚的模样,看得人心猿意马 , 周容深一声不吭,径直关上房门 , 将她往床上一抛,西装和裤子大了一号,轻而易举脱落 , 只剩下修长的白衬衫,刚好盖住私密 , 却因她分开双腿匍匐跪下,身体翘起一道横梁的弧度而春色乍泄,胜雪肌肤在昏黄灯火下泛起层层蜜光 , 媚态天成。

    周容深解开束带 , 从后面骑跨她臀上,掀起衬衫,隔着内裤抵住,滚烫的家伙戳破了蕾丝,绽开一个小洞,他轻轻一探,水色朦胧。

    何笙扛不住他重量,只能更大敞开双腿来维持平衡,他含住她耳垂 , 温热的气息涌入,直抵心窝,她溢出一声难耐的呻吟。

    周容深并不是没有在她身上嗅到其他人的气息,他心底升起一个念头,盘旋一个人名,终是在这场忘乎所以的情事中淡忘,这一忘,便葬下了多年后满山血雨屠杀的祸根。

    几日后傍晚的西洋舞会,何笙特意吩咐周容深的秘书打听乔苍去不去,得到的答复是不去。

    她再三确认,都没有更改 , 才放心赴了这场应酬。

    乔苍为了请君入瓮,将何笙这只小狐狸诱到自己陷阱中 , 花费了极大代价,舞会的主办方挨个封口 , 硬生生把自己出席的消息压了下去 , 如此大费周折,只是为见她一面,韩北心思通透 , 在送乔苍往舞会现场的途中,几次欲言又止 , 乔苍对何笙有些失控 , 再不扼杀,后果不堪设想 , 这样的变化连他本人都不知 , 而局外者已是愈发清晰。

    他未曾开口,乔苍忽然问,“阿北,你说怎样的女人最有趣。”

    韩北透过后视镜打量他 , “能碰的女人,都有趣 , 不能碰的,再有趣,也是祸事。”

    乔苍风平浪静的眉心 , 一丝涟漪未起,“有夫之妇有趣吗。”

    韩北猛地一踩刹车 , 停在了舞厅门外,他们两人谁都未动,静坐片刻 , “苍哥理智 , 也沉稳,您自然分得清楚,这个趣味能不能吃。”

    乔苍凝视玻璃外一处霓虹喷泉,是与非,黑与白,真与假,能与否,他比任何人都掂量得清,他自以为风月情长收放自如 , 他这一路走来,垫脚的女人很多,他还没翻过车。即使所有人都说,你一定会栽在何笙这个女子手上,他现在也根本不信。

    他轻笑出来,推门下车,迈入场地。

    何笙在五分钟后姗姗来迟,乔苍正与两名商贾饮酒,门口泛起阵阵骚动,他下意识回头,风尘味浓烈的女人 , 场面上从来不缺,可皮囊风尘只显得媚俗 , 骨子里的风尘,却令人颠倒。

    何笙便是骨骼极美的风尘花。

    她皮囊又出奇的纯情 , 嫣然一笑 , 万物失色。

    那眉目含情的脸孔,灿若桃花粉颊灵动,独自从人群深处 , 那扇流光溢彩的门晃入,来往于衣香鬓影 , 歌舞升平之中。世间粉黛 , 胭脂姿容,不及她顾盼神飞秋波荡漾的分毫 , 柔软的身姿细柳拂风般摇曳 , 好似盛开的夜来香,盛开的红莲,惊鸿一瞥举世惊艳,款款而来靡靡诱人。

    刺绣的玫瑰紫旗袍 , 穿在她身上,真不知妩媚到何种地步 , 乔苍沉寂淡泊的目光,在她出现一刻,倏而热了 , 他穿梭过茫茫人海,只望了她第一眼 , 便胸膛悸动,再难抚平。

    随侍的韩北也发现了何笙,他梭巡四周 , 撂下酒杯 , 小声对乔苍说,“周容深没来。何小姐也算一个利器了,把她放在官场,多少爷也得倒下。”

    乔苍喉咙蔓延一股邪火,他漫不经心扯开两颗纽扣,何笙愈走愈近,还未曾瞧见被柱子遮挡的他,几位太太与她打招呼攀谈,她左右逢源 , 仪态万千,霎时引得满堂瞩目。

    “何小姐这是替周太太来吗?听闻她身子不好,常年养着,偶尔出门也是包裹得严实,我们都无福见她真容。”

    旁边的女人假惺惺捧场,白眼翻得又俏又利索,“反正不及何小姐容貌美丽就对了,否则周局长何必冒险包养二奶呢?”

    “能当二奶是人家何小姐的本事,你们堂堂正室酸气什么呀?再说了,能当二奶当得这么风光,这么恬不知耻,也是何小姐的气度了。”

    她们边说边笑 , 不给何笙插嘴的机会,她也不急不恼 , 耐心等着,端起路过侍者递来的酒 , 那酒斟得满 , 她不知故意还是无意,杯口倾斜洒出不少,尽数泼在了旗袍上 , 颜色倒是不显,可也看得出湿涔涔的。

    几个太太大惊失色 , 掩唇退后 , 生怕她赖上自己,何笙这条旗袍有多昂贵 , 百十来万也拿不下 , 她丝毫不惊讶,手指掸了掸,朱蔻在白光下折射出比她姿容还妖冶的颜色。

    “这位太太还真说对了,何止周太太 , 整个广东所有太太加起来,也不敌男人眼中 , 我何笙一个呀。”

    她咯咯娇笑,那些太太脸色难堪,没好气别开头 , 她慢条斯理将残留半杯酒都泼在了裙子上,余下一只空杯 , 摔在挑头羞辱她的太太脚下,“过来找茬,先照照镜子 , 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转身扬长而去 , 得意之色还没收敛,被迎面走来的乔苍惊得僵在了脸上,他眼底和唇边深深的笑意,似乎将她这番舌战群儒看得一清二楚,她下意识往旁边相反的方向避开,乔苍一步跨过,拦住她去路,何笙顿时不敢再走。

    她身份本就争议颇大,如果大庭广众下与他拉拉扯扯 , 势必流言四起,乔苍什么都不怕,她却没法和周容深交待。

    她又拿起一杯酒,假装饮用,实则杯口挡住唇,疾言厉色质问,“你不是不来吗。”

    “我如果不来,不是错过与何小姐共舞的良辰美景吗。”

    何笙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碍了她的眼,乱了她的节奏,竟还想着共舞。

    她闷声不语 , 趁四下无人,将杯子里的酒水泼向乔苍鞋子 , 那崭新的白皮鞋,立刻氤氲出一片红痕。

    他敬酒一杯 , 她不肯吃 , 他只能罚酒了,乔苍的字典内,从没有无功而返一说。诱惑何笙已不单纯是他的计划 , 更是他的乐趣,他的欲望 , 他不容抗拒将她往怀中一扯 , 纠缠的动作不算过分,可他暗中掌心扣在了什么地方 , 她自己清楚。

    她红着脸咬牙 , “你放开。”

    他不语。

    她再次说,“你不放开,我咬你了。”

    她连张口的机会都没寻到,整个人轻飘飘被拖下舞池。

    她身上是淡淡的山茶花香 , 那么清雅,不似她美得这般灼烈 , 他握着她的手,舞池中跳舞的男女,在看到乔苍亲自下来 , 都有几分愕然,纷纷让路 , 拥挤到最边缘,片刻后上了岸围观。

    何笙身上婀娜风情的艳丽旗袍在他强行拥抱着她,于舞池中旋转时 , 被她微弱的挣扎而褪下 , 滑落至乳房起伏高耸的中央,露出一半,粉嫩的乳晕欲遮未遮,勾得乔苍心神荡漾。

    池边聚满一些从东莞和汕头赶来的商人,他们对何笙不怎么熟悉,却认得乔苍,以为是他的红颜知己,纷纷鼓掌叫好,乔苍倏而带着失神无措的何笙换了方向 , 用自己身体挡住她的春光和脸孔。

    他托在她腰间的手,快速移至唇边,指尖轻轻一抹,抹去她唇上的嫣红,他竖在自己唇上,摩挲两下,笑了出来,“何小姐今晚是来做交际花吗。”

    何笙不予理会,他仍不知趣,继续说,“与其交际那么多男人 , 不如交际我一个,他们会的我都会 , 他们没有的,我也齐全。”

    乔苍薄唇似有似无擦过她娇小玲珑的耳垂 , 她被酥酥麻麻的触感惹得心神恍惚 , 不由自主微扬头,高高的天花板上,镶嵌着流光溢彩的水晶灯 , 灯有七种颜色,每一种都投射下来 , 洒落他和她的身上 , 洒落在眉眼间,洒落在那深不见底 , 蒙了水雾的瞳孔。

    耳畔的喧哗止息 , 脚下犹如踩了棉花,她听到他缠绵的心跳,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

    她心脏一滞,他何尝不是在此刻动了心弦。

    所有前文的坑 , 没有详细描述男主的,这几天会以乔的视觉浓缩补上~~关于新书 , 我会发布一条置顶评论,是问答的,姐妹儿明天来刷,给我提个建议~~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