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番外27 是你吻醒了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这只手的抚摸,娇弱而缠绵,令乔苍所有动作一刹间停了下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浴室池中的水被穿堂而过的风声激起,荡漾层层涟漪,哗哗作响,他身体绷得笔直,任由那只手从肩膀滑落到前面,贴在他胸口平坦的乳头上。

    指尖透过纽扣相隔的缝隙,试图插进去,紧挨皮肉,乔苍一把握住她纤纤细腕 , 干脆利落转过头。

    白纱袂角肆意飞舞,她从未如此性感过 , 湿淋淋的秀发淌着水珠,滴落在乔苍掌心和骨节 , 他错愕两秒 , 明白了她将自己诓来的企图。

    万宝珠被他这样注视,逼仄的狭窄的气氛中,她不敢辨别他目光内到底是火热还是什么 , 她只觉得面红耳赤,好像始终紧密包裹着她的荷包 , 被忽然褪去 , 露出她葱白不加掩饰的肉体。

    乔苍稳住情绪,不动声色松开手 , 抻平衬衫被揉捻出的褶皱 , “你找我有事。”

    万宝珠说我熬了粥,等你的时候凉了,晚上见你一直饮酒,也没吃上几口东西 , 怕你饿着。

    他语气波澜不惊,无喜无怒 , “我不饿。”又顿了顿,“只是有点渴。”

    她笑着说你等下,我去倒杯水。

    万宝珠回身往窗子前的桌上斟茶 , 乔苍支开她,鹰隼般犀利精锐的目光在房间内梭巡 , 夜色深重,冷静下来倒是看得更清楚,以他混黑道对江湖中人路数的了解 , 这屋子没问题 , 不是什么计谋陷阱,只是万宝珠自己的主意。

    他稍稍松了口气,在他大功告成之前,万鹏绝不能对他起疑,否则这事就不好办了。

    万宝珠端起茶杯走回,他装作宿醉,呼吸粗重揉捏太阳穴,整个人疲倦不堪,半真半假的模样 , 成功骗过了她,她丝毫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对劲,她打开茶盖,递到他唇边,他托住杯底喝茶,她凝视他唇边残留的水痕,试探问,“你稍后还有事吗。”

    他回应没有。

    她心里欢愉,脸上笑容也藏不住,“都凌晨了,我想你也该休息 , 不然身体怎么吃得消。”

    她说着把茶杯夺过,“喝浓茶失眠 , 你来了我高兴,把这事儿忘了。”

    她放回桌上的同时 , 乔苍五指捏紧门锁 , 腕子一沉,力气汇聚到指尖,嘎嘣一声 , 门锁四分五裂,连金属锁芯都碎了。

    他背对她 , 沉声说 , “茶水喝过,不留了。”

    他作势要开门离去 , 万宝珠哎了声 , 顾不得女儿家的面子和矜持,仓促追到他身后,手拉住他衣摆,“外面雨那么大 , 路上不好走,你不如留下住一晚 , 反正在哪里都是休息,省得折腾。”

    乔苍不着痕迹蹙眉,她亲口哀求他留下 , 他自然明白意味什么,一个含苞待放 , 一个血气方刚,他碰与不碰,万府的人一旦知晓 , 势必流言四起 , 议论纷纷,道上很快就会风雨欲来,倘若执意离开,也会使万宝珠多心,她是根基,是纽带,是垫脚石,她的动摇对他大计极其不利。

    他扯掉领带,压下心口千丝万缕的愁绪 , 越是即将步入一盘棋局的厮杀高潮,越容易暴露翻船,他对峙的全部是成了精的大人物,极度警惕都不足以高枕无忧。

    他这片刻迟疑的功夫,万宝珠已经无声无息缠绕住他腰身,绵软温热的胸脯柔若无骨,贴上他笔挺清瘦的脊背,她小声说,“床很干净,也很香,我特意为你换过。”

    他垂下眼眸 , 凝视腰间的茱萸,嗓音微哑 , “不急。”

    这一件胜雪白衣,比世间女子还要清秀绰约 , 他的温度总是很冷 , 可温存久了,又滚烫得要了命,万宝珠目光痴痴停在他手臂 , 一处略微开线的边角,“听黎太太说 , 你曾经有过一个女人。”

    乔苍一怔 , 絮絮。

    柳絮絮,奔儿头说 , 她的姓氏和名字都是假的 , 只有王世雄才知道她的过往,他想过查一查,总不能让自己那段时光这么不清不楚,后来还是算了 , 他从没把她放在心上过,何必搅得天下不宁。

    这个女子 , 她的音容笑貌,她的举手投足,她的来与去 , 他几乎快要忘得彻底。

    他这颗心啊,哪里装得下那可笑的荒唐的磨人的儿女情长。

    他沉默不语 , 像是生气,不愿提及这场往事,死寂之中 , 万宝珠惊慌咬红了嘴唇 , 留下两枚贝齿印痕,“她是不是很漂亮。”

    乔苍说不记得,或许是。

    万宝珠的心口凉了凉,世人说他薄情,她只当笑谈,听过就忘,他如今亲口承认,他对女子冷漠寡淡,弃如鸡肋 , 她一面欢喜,他心里没有谁的影子,谁的痕迹,一面又难过,她能长久而深刻,驻扎在他的人生里吗。

    “那我呢。”

    窗子传来噼里啪啦的敲击声,仿佛一曲动人心魄的管弦乐,在暗夜中翩翩起舞,那混沌的天地,看不清房中难分难舍的人,好半响 , 乔苍说,“你比她好。”

    她身体一晃 , “真的。”

    笑容难以抑制从皮肤内渗出,“那你会像对她那样对我吗。”

    “不一样。”

    絮絮算计他 , 别有企图 , 他对絮絮强占的愧疚,留她一命当作两清,而万宝珠是他的利用品 , 是他争斗的牺牲物,他主动引诱了她 , 将她迷惑跳入自己掌心这座万劫不复的悬崖。

    他终是没有离开 , 他能给她的温情进入倒计时,多一点是一点 , 她毕竟无辜 , 虚假也好过什么都没有。漫长的年轮一道道刻下,岁月披荆斩棘,打马而过,这一刻乔苍高估了自己的理智 , 高估了自控力,高估了抽身自如 , 出神入化的演技,他对这些女人,对他此后遇到的 , 那许许多多的女人,都能逢场作戏 , 都能笑里藏刀,都能封锁抵挡在心门之外,说忘就忘。唯独那个叫何笙的女人 , 他从布下那盘磅礴华丽又残忍的局 , 从登场开幕的一刹间,就输了,原形毕露,全盘皆输,溃不成军。

    他躺在床铺边缘,和衣而卧,万宝珠一动不动,她方才诱他入香闺用光了所有勇气,真到这水乳交融这一步 , 又近乎僵硬刻板,直挺挺躺着。白纱覆于娇躯,玲珑妖娆,少女的紧致,少女的羞涩,少女的纯情,少女的幽香,只需指尖轻轻一挑,便一丝不挂,揭露所有的神秘与美好。本↘书↘首↘发↘追↘书↘帮?a href="/3270/khttp://m.zhuishubang.com/" target="_blank">khttp://m.zhuishubang.com/

    她捏紧了床单,等待她从未经历过的那一刻。

    时间分秒流逝 , 像一段吉凶未卜春色深深的故事。

    乔苍终于有了动作,她吞咽口唾沫 , 胸部隆起,没有想象中的热吻 , 没有意乱情迷的拥抱 , 只是屋子里的灯,忽然亮了。

    黑暗顷刻被驱散,四面墙壁笼罩其中。

    她的相片 , 她的衣裙,在角落安静放置着。

    乔苍手才要收回 , 又想到什么 , 他问,“夜晚开灯吗。”

    万宝珠摇头 , “我都可以。”

    他淡淡嗯 , 复而又熄灭。

    他将蚕丝被拉到胸口,与她半臂间隔,失了声息。

    连手指呼吸都沉默。

    万宝珠眼底的期待和明亮,隐匿在失望里。

    那股说不出的滋味 , 挥之不散,她从枕头下摸出镜子 , 这面镜子映出她的样貌,她猜不透为什么,他分明很喜欢她 , 很宠爱她,但距离又那么遥远 , 相处时克制,疏离。她抓不到,摸不着 , 只能看着 , 等着,他来或者不来,笑或者不笑,半点由不得她。

    他周身洒满烟气,洒满湖水,云遮雾的影子,模糊朦胧,时远时近。

    她迟迟没有睡去,仍无比清醒 , 与喜欢的男人同床共枕,怎会睡得着。

    她等了许久,直到她觉得他大约睡沉了,才小心翼翼睁开眼,她侧过头,迎上他沉寂的面孔,合拢的窗纱阻挡了外面长街的路灯,大雨滂沱中,刺目的闪电从天而落,一道道击打在玻璃上,就那一时片刻 , 乔苍的眉眼清晰分明,他比白日少了几分冷冽 , 多了几分温柔,她一点点挪动 , 躺在他身旁 , 她只需要扬起下巴,便可以吻上他的唇。

    她笑出来,她第一次遇见这个男人 , 在这栋屋子的房檐上,她惊慌失措 , 扑满他怀里 , 她当时乱了心神,忘记他的唇是怎样的软 , 怎样的烫。

    这个念头如开闸的洪水 , 在她心底挠痒痒似的抓着,猫爪一般,她耐不住,在心底嘘了一声 , 警告自己不要发出响动,手指颤抖触上他的唇 , 在两枚唇瓣间摩挲,晃动,倏而仗着胆子 , 红唇与他重合,她嗅到他喷出的气息 , 淡淡的烟味,淡淡的酒味,和淡淡的雨水的花草的芬芳。

    她心口怦怦直跳 , 笑得眉眼弯弯 , 满足极了,一道更明亮更尖锐的闪电,从玻璃上坠落,霎那,乔苍幽深的瞳孔,于她视线中显露。

    她猛然窒息,被他察觉了。

    她仓皇躲闪,然而乔苍未曾给她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机会,他手臂稍稍用力 , 强壮高大的身体顿时悬浮在她上空,和她四目相视。

    波光闪闪的眸子,轻佻含笑的唇角,熄灭了苍穹,倒流了长江,颠覆了日与月。

    她哑了,聋了,瞎了,疯了。

    她直勾勾凝望,狂风大作,骤雨不息 , 这屋子置于惊涛骇浪中,东西飘摇 , 躲躲藏藏,黑得漫无边际 , 又热得仿佛火炉。

    她结结巴巴说你怎么还没睡。

    他目光流连而过 , 在她颤栗的锁骨和胸脯停泊,“你吻醒了我。”

    他不留余地,直白唐突 , 她脸烧得通红,幸好光线微弱 , 近乎漆黑 , 他看不真切,她局促躲闪他的注视 , 胸前荡漾的弧度顿时波涛起伏 , 无比美妙,“我不小心碰到的。”

    乔苍上半身倏而沉下,脸孔逼近许多,紧挨她小巧的鼻尖 , 万宝珠惊愕瞪大双眼,手似有似无抵住他胸膛 , 更像是欲拒还迎。

    他手指穿梭过她半湿不干的长发,湿度令它们不是那么柔顺,香气四散弥漫 , 暴雨无声无息减小,雷电也停止 , 路灯的白光,昏昏沉沉投射在玻璃,折返到床上 , 他眉眼染了一层薄雾 , 万宝珠想他大约就是那些姨娘小姐们时常打趣说的,男人命中带桃花,带煞,带戾气,都会写在这双眼眸里。

    乔苍的眼睛,不是桃花,胜似桃花,含情脉脉,三分笑意 , 五分风流,余下两分,都是雾一般飘渺的东西。

    她呆呆望着,当她察觉到他的脸孔贴得更近,唇几乎吻上她,紧绷的身体蓦地热血沸腾,颤抖不已,她两手抓紧他臂肘,无措舔着嘴唇,一厘米,零点一厘米 , 万宝珠下意识眯起眼,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 乔苍停下了。

    她浑浑噩噩,听到他声音堆叠着戏谑与玩味 , “我像不像调戏民女的浑球恶霸。”

    她噗嗤发笑 , 他的唇终是惊鸿一瞥,仓促而掠,游移到她额头 , 吻搁置了几秒,那一块皮肤都炙热如火烤 , 他才移开 , “早点睡。”

    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颠鸾倒凤,鱼水之欢 , 乔苍这一吻 , 融化了万宝珠的心肠,她半张脸藏匿于枕头里,止不住笑,酣睡至黎明。

    小佣人端着水盆从走廊南头过来 , 乔苍推门而出,恰巧和她迎面碰上 , 佣人低下头,“乔公子。”

    他整理着纽扣,视线投向吊在围栏上的茉莉花 , 一簇簇开得正娇艳,粉白多姿 , 摇曳妩媚,“万小姐喜欢花。”

    小佣人说女孩子喜欢的,小姐都喜欢 , 乔公子往后就知道了。

    他侧目睨了她一眼 , “她还睡着,你动作轻点。”

    小佣人忙着进屋照料,顾不上留意乔苍转身绕过墙角一刻,阴煞暴戾的神情,夏日要过了,云南的多事之秋将至,他收网的时机也到了。

    乔苍一连几日,清晨准时往万府的阁楼送一束花,或是风干的海棠风信子 , 或是出水芙蓉杜鹃,或是含苞待放的玫瑰,从不重样。

    万宝珠只要醒来,便会问佣人,花到了吗。佣人总是一边雀跃应着到啦!一边捧进好大一簇,快要吞没了门口的朝霞。

    细枝末节,最能窥探出人的心思,也最能体现演技的高下。

    万爷对乔苍和女儿的情投意合丝毫不怀疑,满心欢喜挑选着好日子,等万宝珠的年岁满了,将她嫁过去 , 乔苍就在他眼皮底下,相当于迎了女婿回门 , 他既不能兴风作浪,也能为他所用 ,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姻缘。

    戏演到第六日 , 乔苍暗中开始动手。

    北码头老大泽哥午后收到请柬,地址是漳州最大的一家茶楼,玉门关。

    与他同时赴约的 , 还有福建省涉黑生意做得最大的楼老板,他并非地位高 , 他算不得帮派人物 , 可道上很买他的账,他一脚踩着不正经的黑帮生意 , 联络了数不清的江湖大鳄 , 另一脚踩着名流权贵的圈子,风风光光披着社会交际家的皮囊,说他是半黑不白的大富商最为贴切。泽哥与王世雄的货,十有八九他都是下家 , 有多少收多少,从不压价 , 万爷最近小半年刚和他搭上线,而乔苍背景在广东,眼光高来头大 , 对福建的商人很挑剔,与楼老板没有往来 , 因此他这份邀请函,也是委托泽哥递过去的。

    泽哥心里犯嘀咕,拿不准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 楼老板对乔苍事迹略有耳闻 , 出了名的狼子野心,刁钻难搞,他们盘算大约是要做桩大事,却没猜到这事竟是惊天动地。

    乔苍抵达玉门关,比约定时辰提前许多,一壶茶四碟点心,八份小蜜饯,阳光往屋子里一漏,不消片刻这两人也到了。

    守在门口的马仔是铁子 , 奔儿头被差遣去云南踩点,在当地驻扎了好几天,铁子笑着作揖,指了指虚掩的门,“苍哥早早恭候二位了。”

    楼老板很懂人情世故,并不会倚仗身份瞧不上这些喽啰兵,他掏出一点钱,塞给铁子,“乔老板找我们什么事,小兄弟方便透露点吗?我们也好有个准备,毕竟都是有头脸的人物。”

    乔苍对商场的老油条摸得一清二楚 , 他交待了铁子,对方如果走这一步 , 就收钱透风,铁子火候拿得好 , 一脸垂涎接过 , 搓了搓手,“找您二位谈笔大买卖。”

    楼老板听完笑了,“比我以往做的买卖还大?”

    铁子说我们苍哥直接出面拉拢盟友,这笔买卖 , 没把子胆量,再多的钱也不敢碰。

    拉拢二字 , 令泽哥眼前顿时晃过那晚筵席上 , 乔苍赤红色的欲望。

    好事坏事现在定论为时尚早,但的确如铁子所言 , 乔苍出手的买卖 , 在整个福建,敢接手的寥寥无几。

    门缝一弹,分不清是风,还是铁子推动 , 晃晃悠悠的,敞开了。

    圆桌 , 香炉,茶壶,烟雾。

    精致的搪瓷碟子 , 金银丝线的刺绣,如此富丽浮夸的样式 , 只在江南一带,碟子里的食物颜色靓丽,刀功也好 , 削出的花纹层层叠叠 , 一根长长红萝卜,雕出了万里河山。

    最惹人注目是东南西三角摆放的三副辟毒筷,三位大佬聚首,又没带多少马仔,各自是跺一跺脚地动山摇的人物,花花肠子抻出来,比寻常百姓多绕几圈,彼此忌惮,彼此防备也是情理之中 , 心明眼亮,交际时也踏实。乔苍的为人处事,不管多蛮横奸诈,让人不敢深交,最起码面子活,做得是最好的。

    由远及近,阳光形成波纹,一缕缕尘埃浮荡,光束从天花板垂下,照耀着端坐的男子,却不过分笼罩 , 而是洋洋洒洒,他独酌自饮 , 蓝衣温润,眉目清朗 , 看得泽哥与楼老板皆是一愣。

    这狼崽子 , 又嫩又白,像一只白貂,也像一只玉面狐狸 , 可这份沉稳老练的气度,不怒自威 , 摄人魂魄 , 他所在之处,方圆百米 , 寸草不生 , 阴风阵阵,这一袭蓝衣,普通人穿根本衬不出他这般矜贵潇洒的模样。

    楼老板对乔苍不熟,倒是泽哥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 讲了三言两语,因此他先上前打招呼 , 做了引荐,乔苍示意他们落座,侍者上了一壶新茶 , 一瓶老窖酒,泽哥爱茶 , 楼老板嗜酒,他这一步一陷阱,半步一挖坑 , 迷惑了两只老狐狸。

    精挑细选的酒水 , 哪有不好喝的,楼老板眼睛一亮,“嗯?妙,味道实在妙。”

    乔苍笑问有多妙,难道比美人的酥胸,口感还好吗。

    三人哈哈大笑,泽哥说原来乔老板堂堂少年英雄,也难过美人关。

    乔苍笑得痞气,“世上的美人千姿百态 , 燕瘦环肥,裤裆里只要长了那串肉,怎么都扛不过。”

    泽哥摸了摸下巴,“不如改日,我请乔老板去尝一尝真正的福建名伶。”

    “哦?这还有假冒的吗?”

    “何止。”泽哥凑近,“这些场子我从来不去,脂粉气太重,有一家徽馆,在西街尽头的弄堂里,很雅致,那里的名伶都是吹拉弹唱 , 大多是雏儿,不是客人挑她们 , 而是她们挑客人,看上了谁才愿意伺候。否则多少钱都不肯。”

    乔苍含笑为他蓄满酒 , “那方老板可要带我去开开眼界。”

    “好说 , 好说。”

    酒过三巡,楼老板来了兴致,划拳猜谜 , 输了喝,赢了吃菜 , 三人输赢持平 , 一杯接一杯又灌了不知多少,侍者把第三瓶酒拿上来 , 泽哥正要打开 , 被乔苍伸手拦住,他意味深长说,“酒喝得还尽兴吗。”

    泽哥说十分尽兴,没想到乔老板是这样敞亮的人 , 都被您不可一世的高冷外表迷惑了。

    “尽兴就好,我的事也该说了 , 咱们谈妥后,这酒才能喝得更畅快。”

    乔苍收回手,指尖捏住一支筷子 , 在未开封的瓶口敲了敲,“春风不度玉门关。我设了一关 , 亲自守门,可我动弹不得,将敌人引入这扇门 , 只能委托二位。”

    道上人讲究迷信 , 这诗词放在桌上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势必要大开杀戒,沾满血腥,泽哥与楼老板对视一眼,知道步入正题了,端起酒杯都没有开口。

    “事办起来不难,人命也好,危险也罢,都是我一力承担 , 至于好处,我也不亏你们。”

    他握拳抵唇,轻咳了声,铁子听到动静,推门而入,弯腰递上两张纸,纸上字迹密密麻麻,落款都签署了乔苍的名字,他反置扣在桌上,慢条斯理低头,闻了闻酒的气息 , “福建省的宝地,厦门港与漳州港 , 道上俗语,得码头者得天下。方老板的地盘在北码头 , 漳州港最小的一个 , 连王世雄都比你那一块来往频繁,如果得了南码头,江湖地位如虎添翼 , 你若胃口还大,我帮你吞了东码头也不是不可以。至于楼老板 , 西北南三大码头的生意都交给你做 , 您可不要忘记,西码头连着广东 , 货物都是顶级的。南省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 , 比广东的机遇大,油水足。”

    泽哥和楼老板都没想到乔苍的买卖这么大,简直要把整个漳州颠覆,他们不约而同蹙眉 , 问了句,“万爷作为老大,他让您来找我们…”

    乔苍抬手打断 , 眉目轻松的笑意褪去,添上一层阴鸷,“万爷?他不是不存在了吗。”

    他们听罢脸色一变 , 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极致的愕然与震惊,乔苍如此干脆果敢 , 凶狠异常,是他们万万不曾料到,“这…”

    他举起酒杯,与眉心平行 , 轻轻晃动 , “万爷当道,这个结果永远不可能实现。他压制了整个福建的黑道,你我明着来,哪是他的对手。如果暗中联手结盟,扳倒他倒是有上乘的把握。”

    楼老板不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他脸色惊恐问是万鹏万爷吗?

    乔苍笑得有趣,“福建除了他,还有第二个姓万的,能把我们三人聚集到一处,亲自出马解决吗。”

    泽哥表情勉强 , 萌生了退却之意,“筹码是很诱惑,可这风险也太大,我与万爷算朋友,相互扶持了几年,我有今日他功不可没,他有今日我也出力不少,无缘无故背后黑他,不是忘恩负义,不讲情面吗。”

    乔苍笑容加重,讳莫如深 , 看上去阴恻恻,还不如不笑 , 他有条不紊拎起酒壶,往三只空了的杯子内一点点流入斟满 , 水声轻浅 , 极其有节奏,在清静的雅间内流淌。

    “自古兵不厌诈,多年扶持也不过利益互惠 , 你之所以对他感恩戴德,是因为他给了你金钱名誉 , 你也还了他 , 既然这么渴望,摆在眼前这条路 , 为何不走。都是金字塔尖的人 , 都想继续往上爬,垄断漳州,妄图垄断福建,下一步呢?垄断整个南省 , 谁不想。你不把他踢下去,他就会反过来踢掉你踩着你的头颅上位 , 先下手为强才是智者远虑。”

    泽哥一时忘了呼吸,也忘了眨眼,果然是一出震惊山河的密谋 , 他此时不仅在金钱势力面前动摇了,也对乔苍更忌惮了 , 他和万爷,六爷,王世雄 , 前前后后相加 , 把持整个漳州的黑道,不低于十五年了,从没有任何一方,动过吞噬掉对方的念头,相安无事,有财一起发,是他们的原则,偶尔冲突碰撞,闹一场伤点人 , 也就过去了,乔苍狮子大开口,上来便要灭掉龙头老大,简直是惊天动地。

    而且他不着痕迹,不露底牌,在他今天酒后吐露真言之前,整个漳州,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

    如此深不可测,奸诈圆滑,如果拂了他面子,逆了他心思 , 就算向万爷告密,联手搞他 , 广东的背景,他们也敌不过。

    他和楼老板再度对视 , 脸上的惊讶之色敛去 , 都有些狠意。

    无奸不商,唯利是图,这样的好买卖谁会不做 , 乔苍这点把握没有,也不会在波诡云谲之中开口 , 自毁后路与前程。

    他淡笑 , 斟满第三杯,酒香齐齐散出 , 他幽幽说 , “不急,二位慢慢考虑,协议我已经签好,决不食言 , 有没有本事拿走,就看你们。我等回音。”

    这个回音 , 比乔苍想象中来得更快,三个时辰,他离开玉门关回到公寓 , 洗过澡换好衣衫,铁子接他去码头 , 这路上,回音便到了。

    泽哥与楼老板同时答应,要玩这票大的。

    泽哥亲自出马 , 将楼老板要求帮派头目当面交涉的要求告知万爷 , 这批货分量很重,利润极高,是福建省几大港口难得一遇的大买卖,且不说楼老板也是老主顾,更有泽哥做中间人,万爷毫不迟疑应承下来。泽哥打点好这一边,派马仔通知了乔苍,后续他撤手,怎样斗他不再过问 , 也算把自己从江湖纷争中择了出去。

    一周后的凌晨,万爷带着四十名马仔乘船从漳州港出发,行驶过两趟海路,再走陆路一天一夜便是目的地,这一场鸿门宴,路程千里,有去无回,漳州参与的几个头目心知肚明,万爷把福建近八成的事务交给乔苍,由他暂时掌管,他前脚刚出省边境 , 乔苍紧随其后大举侵占,铺天盖地的马仔掠夺了东南西北所有万爷的地盘 , 负隅顽抗的都没讨到便宜,直接缴械投降的过半。

    为了平定内忧 , 乔苍极其迅速按照协定履行承诺 , 漳州港南码头、厦门港普丰码头转到泽哥名下,从交易生效那一刻起,万爷的大势已去。

    此时远在通往云南路上的万爷 , 对自己踏入陷阱一无所知,直到他抵达中转歇脚的小镇 , 与当地条子攀谈拉关系过卡子口 , 傍晚从树林穿梭出去时,遭到了提前埋伏好的大批马仔围剿 , 对方直奔货物 , 刀劈斧砍,什么阴招都用上了,毁灭得一塌糊涂,万爷被生擒 , 四十多名马仔在恶斗中伤了多半,全部投降倒戈。

    消息传来 , 万爷栽了,生死未卜,不见踪影。

    整个漳州乃至福建 , 迅速传遍,惊了所有大小帮派。

    乔苍没有派人去找 , 也没有闹出动静,直接瓜分了万鹏的地盘和势力,讣告是万爷遭遇伏击 , 被金三角的毒贩屠杀 , 万氏旗下的一切,易主乔苍,改乔氏姓。

    道上人何尝不知,万爷不是那么不谨慎的人,他这半生,活了不到五十年,经历了别人几辈子都经历不到的跌宕和惊险,他若这样容易被搞死,他也熬不到福建老大的位置。

    可无人戳破 , 无人质疑,谁也不敢,全部接受了这看似顺理成章,实则漏洞百出的说辞。

    乔苍并不是不能将谎话圆得更好,更完美,可他没有,他要在表面上维持自己的清白,自己的声誉,不能做脱离了义父,又戕害了准岳父的狼羔子,可他偏要这些人心中清楚 , 是他扳倒了万鹏,他年仅二十岁 , 已经势不可挡,逆他者亡 , 顺他者昌 , 哪怕迫于他的残暴,迫于他的淫威,这些人不得不屈服 , 他也不在意,古来帝王将领 , 总有那么几个不服气的 , 可号令群雄的资格,照样牢牢掌控在手中。

    明天给乔苍这部分收尾 , 后天开始乔苍与何笙的部分 , 他们这部分应该是整个番外最精彩最有趣最画龙点睛的部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