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番外23 十六年后他爱极的女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万宝珠听到男人喊乔苍,有那么一瞬的失神恍惚,随即反应过来,她按捺不住狂喜与激动,匆忙推开挡住自己视线的人海,踮脚朝门口看去,那抹若隐若现的轮廓,镇定自若的气度,一如那晚她初见,月色朦胧,星辰漫天 , 清雅万丈。★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那趟长长的缀满灯笼的冗巷,洒满光亮的庭院 , 都不及他眉眼俊秀,翩翩风华。

    她喃喃喊了声乔先生。

    乔苍笔挺而立 , 指尖的烟猛烈燃烧 , 焚化了一截,他掸去烟灰,再次含入口中 , 烟雾熏得他眯眼,眉间增添几分凌厉倨傲 , “放人。”

    他语气低沉 , 咬着烟蒂含糊不清,却掷地有声 , 惊了一向纵横福建无人敢拦的二世祖 , 他嗤笑一声,不屑一顾,伸手挖耳朵,腔调流里流气满是嘲讽,“你说什么?”

    乔苍懒得废话 , 他解开衬衣余下紧系的纽扣,将袖绾卷起 , 露出精壮蓬勃的胸膛和腹部,二世祖旁边的男人见状大惊失色,虽算不上江湖人 , 可也知江湖规矩,无缘无故谁也不会摆出这阵仗 , 若是放在两拨交锋对峙,就是大开杀戒的意思。

    “王少,乔苍惹不得。”

    二世祖没好气骂了句放屁 , 男人急得面红耳赤 , “我听我爸说了,他是常秉尧义子,将来广东的接班人,万爷寿宴上他出尽风头,六爷都给他让座。”

    二世祖闻言迟疑偏头,上下打量乔苍,瞧他的气度,后者凛冽骄纵,矜贵傲慢 , 半副挺拔的身躯隐匿在昏暗之中,薄唇微微启开,“懂事些,我不会伤人。”

    二世祖眼底的憎恶之色加重,“真他妈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福建出了这号牛逼的人物,我怎么没听说,除了我老子,我还遇到过敢对我指手画脚的人。”

    乔苍不由闷笑,他这一笑,山河无色 , 星辰暗淡,那般光华皎洁 , “哪家的公子。”

    二世祖扬起下巴,一派嚣张 , “王则贵,听说过吗?”

    王则贵 , 人称贵祖,和万爷同一批的地头蛇,甚至比他还早 , 所以叫黑道的祖宗,码头生意的鼻祖 , 也是如今厦门港的老大 , 厦门市几大机关,和他自己家一样 , 一句话平事儿。王维替常秉尧借厦门港的东码头出货 , 还拎了一箱子钞票去拜腕儿,总之这位二世祖的老子十分不简单。

    乔苍心底掂量,搅合进了万宝珠,他闹大了也无妨 , 万爷势必会出手,到时两大总瓢把子鹬蚌相争 , 他背后坐收渔利。势力敌不过,那就比手段,谁不是一点点混出头 , 自古兵不厌诈,两个老江湖折损在他手上 , 他还愁自立门户得不到八方臣服吗。

    他想到这里抬起头,精光四溢的眸子定格在二世祖脸上,其实这风流种长相不赖 , 白净清秀 , 只是痞气太重,神色下流,让人发毛,他摇头晃脑离开人群,直奔乔苍而来,嘴里咕哝着一口痰,快到他面前时张口啐出,吐向空中,乔苍纹丝不动 , 面无表情,干脆利落扯下领带,在指尖一转,长长细细的一条变为三截并排而绕,从他掌心弹出,在半空拦截下那口痰,以及挥发四散凝成的点点唾沫,尽数抖落在领带中。

    二世祖一愣,竟有人动作这么快,他察觉自己似乎轻敌了,又不认为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 他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哪能众人面前栽跟头 , 传出去还怎么混。

    他咬牙警告,“小子 , 可别把我逼急 , 我老子在福建不是吹出来的,一句话就能让你消失。”

    乔苍随手丢掉领带,似笑非笑 , “口气还挺狂。”

    二世祖见他不怕,舌尖舔过门牙 , 掠过牙床 , 抵住上唇内壁的黏膜,来回晃了晃 , 面部肌肉随之紧绷 , 看上去有些骇人,他动作蛮横也扯开了领结,“今天小爷教你做人,以后怎么擦亮眼睛 , 不该管的事绕道走。”

    他话音未落,拳头已出 , 直奔乔苍鼻梁而去,后者身不动影不晃,抬手便搪过 , 腕力使了三四分,将对方推出去 , 二世祖踉跄跌倒,被几个公子哥扶住,他顿觉颜面扫地 , 更加凶狠 , 倒也有点三脚猫的功夫,手脚旋风般闪烁,乔苍原地不动与他斗了几回合,原本瞧不上他,连步子都懒得迈,几番下来发现只能勉强压住他,腕力顷刻增加至五分,从头顶劈下,捏住他后脑 , 指尖收紧,二世祖五官被挤压得微微变形,窒息的痛感令他嚎叫,脚下一个扫堂腿,乔苍比他更快,脚踩墙壁,借门锁着力俯冲,双腿剪刀交错狠夹,缠绕住脖颈,乔苍手握灯管,定格在高空 , 表情淡泊,这个招数真要是玩硬的 , 他可以瞬间扭断二世祖的脖子,二世祖也心知肚明 , 他嘴巴服了软 , “乔老板,您多担待。”

    这一声喊出,乔苍打算息事宁人 , 松开了手,然而二世祖是个泼皮无赖 , 他忽然从怀中掏出匕首 , 寒光自他眉眼凛冽晃过,凶煞至极原形毕露 , 乔苍已经开始下沉 , 迎上了尖厉的匕首,根本来不及收,二世祖怒吼你他妈的去死吧!

    他用了一招黑虎掏心,对准乔苍胸膛刺入,乔苍掌心拍在他额头 , 力道不足,他也腾飞不高 , 只是惊险避过,落在一旁,相距不到几厘米。

    他稳如松 , 落地生根,脚底似乎驻扎在砖石内 , 假使摇晃分毫,匕首依然会割破他手臂,乔苍摸出打火机 , 对准墙壁甩出 , 啪嗒一声,包房内漆黑一片,众人惊呼,躁动不安奔逃,如此伸手不见五指,乔苍行动自如,二世祖却不能,他接连骂了几声娘,试图开灯 , 手刚触摸到墙壁,还未曾摸索开关,便被两根手指形成的钳子夹住,狠狠一掰,撕心裂肺的剧痛呼啸席卷,像一场铺天盖地的瓢泼大雨,猝不及防,退无可退,他撞入乔苍攻击的范围内,犹如一只待宰割的小鸡,毫无招架之力 , 任由他扔来扔去,他大约也常常斗殴 , 反应极快,砸落霎那手肘麻利撑地 , 挡住重击 , 翻身而起一跃凌空,踩着茶几一角,向乔苍二度扑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可惜他慢了一步 , 乔苍看出他顽固不化,早已等候他 , 一只酒瓶竖在身前 , 打开灯光,负手而立 , 逗弄小孩儿似的陪他玩 , 二世祖脚下太快,眼睁睁看着自己冲击停不下,咬牙闭眼撞了上去,温热的鲜血从额头撞出的伤口喷溅而出 , 沿着鼻梁与嘴唇滑落,淌过胸口 , 染红了花衬衫。

    一屋子人吓得脸色灰白,乔苍掸去交战时在衣衫留下的褶皱,收敛戾气 , 走向呆若木鸡的万宝珠,一声不响 , 从容不迫,弯腰将她抱起,她顺从而惊愕倒在他怀中 , 手臂揽住他脖子 , 凝视这张近在咫尺的面庞,走廊涌入的灯束,时而五彩斑斓,时而昏黄微弱,时而蓝绿,时而红紫,他的脸孔也随之变幻莫测,可不论如何幻化,如何虚无 , 他都拥有这世上最刚毅英朗的模样。

    怎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万宝珠多么渴望摸一摸他,又不敢触碰,哪怕分毫,一根手指的皮囊,她也怕,怕他觉得自己轻浮,觉得她如此轻易春心萌动,是不是原本就放荡不堪,她迫切想要自己在他的眼中,也是这世上最美好的样子。

    乔苍走过二世祖身旁时,他吓得瑟瑟发抖 , 生怕他不肯手下留情,将自己无声无息灭在这叫天天不应的包房中 , 再次重创他近乎散架的身体,他抱头躲闪 , 颤栗不止 , 眼神偷瞄,乔苍停下脚步,问他这是最后一次吗。

    二世祖忙不迭点头 , “是,最后一次 , 再也不敢了。”

    他倒是识趣 , 乔苍眉目的冷厉舒缓一些,又问 , “我为难过你吗。”

    “不 , 我自己回头是岸,我根本没见过乔老板。”

    他扭头瞪眼怒喝,那些公子哥也跟着点头,说从未见过。

    乔苍露出一丝笑容 , 他说这样很好,至少给了我一个理由 , 往后放你一马。

    万宝珠自始至终痴痴傻傻,仿若失了三魂七魄,她伏在他肩膀 , 从未如此真实而炙热的,聆听感受过男人的心跳与呼吸 , 五光十色的走廊聚集许多围观的陪侍,为首的老鸨子看清闹事的人是乔苍,立刻赔笑让路 , 奔儿头坐在隔壁包房 , 听见动静欠身张望,乔苍抱着万宝珠从门口一闪而过,他心下了然,嘿嘿笑着拍手,大喊成了!大堂主从呻吟的小姐胸前抬起头,茫然问什么成了。

    奔儿头斟满两杯酒,喝光其中一杯,一脸意味深长,“我们苍哥 , 可不是一般人物。”

    大堂主并不了解这话的第二重意思,他不假思索说,“的确,二哥对乔老板评价颇高,他是真敢要价,也镇得住场面。”

    奔儿头讳莫如深眨眼,“何止,上天入地,真真假假,就没有我们苍哥拿不下的,他是能打 , 能扛,能算计 , 还能演。”

    豪门夜宴坐落在一条南北大道的西边,正中向南的好地段是东方之珠 , 为了避风头 , 才会选这偏僻的位置,迎着海港吹来的夜风,不冷 , 却有一股瑟瑟凉意,万宝珠衣衫单薄 , 又被扯裂了一半 , 蜷缩在乔苍怀中,她贪婪嗅着他身上散发出的檀木香味 , 手臂勾得更紧 , 恨不得这趟路无比遥远,甚至没有尽头。

    “你怎么会来。”

    “办事路过。”

    她咬着嘴唇,眼圈不由自主泛红,“幸好有你。”

    他轻轻嗯 , “有我。”

    万宝珠将脸深埋他肩窝,他感觉到衬衣染了水痕 , 是她流出的眼泪,湿漉漉贴上皮肤很不舒适,顿时厌恶蹙眉 , 两旁的橱窗和门扉,倒映着他与她的身影 , 他仅仅用了两三秒钟,眉目便恢复如常。

    奔儿头喝得醉醺醺,衣服与胸口都是姑娘的唇印 , 似乎经历一场酣战 , 他摇摇晃晃走向停泊在路旁的奔驰,刚打开车门,看到后座的男人,吓了一跳,“苍哥?”

    乔苍沉默睁开眼,淡淡睨他,奔儿头用力拍打自己的脸,试图清醒,伴随一股火烧火燎的疼痛他发现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人 , 他不可思议问,“您没送万小姐?”

    低沉的嗓音传来,轻描淡写,“没有。”

    奔儿吃力爬上车,瘫软在副驾驶,扭着身子拔高音调,“这么好的机会,您不送不是白他妈救了吗!那帮子纨绔子弟,家里也都是有头脸的人物,心里肯定记了一笔仇,以后少不了找咱麻烦。”

    乔苍风平浪静的目光,投向窗外午夜的街道 , 人影稀疏,月色寥寥 , 到处都是浓黑如墨的树,看不清这座城市原本的模样。

    两个小时前他将万宝珠抱进车中 , 关上门毫不迟疑转身 , 她仓促探出手臂,一把扯住他衣袂,问他去哪里。

    他说 , “办我没有完成的事。”

    她第一次心口发慌,想留不敢留 , 又不舍得就这么走 , 她指尖磨来磨去,“风筝我收到了。”

    他背对她不语。

    她又说 , “你怎么捡到没立刻还我 , 还等了几天。”

    乔苍眼底冷冷清清,声音却柔和悱恻,“多留了片刻。”

    噗通,噗通。不知是远处的汽车遇到了颠簸 , 还是她自己的心,她吞咽唾沫 , 汗意涔涔,“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吗。”

    街道对面陌生的车灯亮起 , 回忆戛然而止。

    乔苍不动声色摇上窗子,唇角噙着冷笑。

    这世上的情 , 向来凉薄,炙热不过那一时片刻,他如果顺她的心 , 顺她的意 , 这一路要磨灭多少热度。

    万家是他的垫脚石,是他脱身的壳,他若没耐心玩儿,也不会开这场局。

    怎会不见,见的日子还多,何时开始,何时结束,都由他,而不由其他任何人。

    他收回视线 , 复而阖上眼眸,“回码头。”

    凌晨3点半的漳州港,像一潭被世人遗忘的死水。

    东南北码头隐隐亮了光,帐篷内人影攒动,马仔正在穿衣,仓库大门发出嘎吱的钝响,一箱箱货物运上船舱,在海面起伏,遥远的灯塔忽明忽暗,等待第一缕阳光越过海岸线,便会倏然熄灭。

    西码头与河北下家交易完这批军火 , 又从广东进了两批,分别销往云南和海口 , 军火数目庞大,机密性又高 , 乔苍并没有告诉手下 , 尤其是刚子,只有奔儿头和为数不多的心腹知道,轮流值守。

    他跳下2号轮船的甲板 , 将绳拴捆绑住木桩,加筑了一层火烧后凝固的铁屑 , 防止一场突然造访的台风将货船刮翻 , 他做好这一切,升起帆浆 , 奔儿头从一所刚亮灯的帐篷内走出 , 四下搜寻,瞧见他背影走到跟前,与此同时,整个港口灯火通明 , 像是煮沸的开水,一刹间喧嚣四起。

    喊号子的 , 开船鸣笛的,远远望去,乌泱泱一片。

    “苍哥 , 昨晚十一点钟,万府小厮送来的请柬。”

    乔苍摘掉落满灰尘的丝绸手套 , 随意丢向礁石,他接过打开,看了一眼正文 , 奔儿头凑上来 , 万爷邀请乔苍傍晚到府上吃酒。

    他眼珠机灵转了转,“苍哥,是不是万小姐的事,万爷设宴酬谢您。”

    乔苍不动声色合拢,将请柬撕碎,扔在脚下的泥沙中,被蔓延而上的海水吞没,一同融化消失。

    他步步为营工于心计得来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 乔苍想要自立门户,逐步控制南省,必须拿到很多筹码,助他一臂之力,常秉尧能给的是一条通往天堂的高梯,非常诱惑,也非常牢固,可他需要用自己交换,也许半生,也许终生。即使他拥有义子的身份,也无可摆脱为他人卖命的处境 , 他只有将万爷变为自己的猎物,抵御的盾牌 , 进攻的长矛,才能换取并发展真正的帝国。

    他在西码头守了一天 , 从黎明到黄昏 , 仓库所有积存的货物都出港后,他在后山的木屋内洗澡换衣,米白色西装衬托他十分温润谦恭 , 他需要迷惑万家,迷惑混江湖的老油条万爷 , 身上的煞气 , 戾气,狂气 , 狠气 , 都要遮掩一些才好。

    乔苍乘车抵达万府,正是六点刚过,晚宴的时间,漳州临近郊外的傍晚 , 天色昏沉得早,管家挑着一盏红烛灯笼 , 将他一步步引入宴宾厅,这一路经过,四周有些生疏 , 他问是刚刚修葺了吗。

    管家笑说前几日为了万爷寿宴,特意装饰过 , 花花绿绿的,就像人穿得艳丽,显年轻娇嫩 , 撤掉了就有些空旷。

    万爷站在厅堂外的屋檐下满面笑容等候 , 乔苍故作未闻,想听他开口的话茬,垂眸看向一旁,快走到近前,管家正要说话,万爷抢先一步伸出手,“贤侄,路上辛苦了。”

    乔苍心中了然,既不是乔公子 , 也不是乔老板,十之八九亲络了不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他掌握了对手的心思,才好从容应对。

    他立刻抬头,向万爷颔首,“您怎么还站在门口等我,我这做晚辈的太失礼。”

    “应该的,那晚筵席我对你了解不深,也是这世道,小年轻的公子哥都不正经 , 我习惯了不好的,遇到贤侄如此出色的后生也蒙了眼睛 , 你不计较,我比什么都高兴。”

    万爷拉着乔苍落座 , 佣人先开启桌上两瓶酒 , 香浓的味道溢散,偌大厅堂铺满醉意,“一点薄酒 , 担忧你不肯来赏光。”

    “万爷说笑,您盛情 , 我哪敢拒绝 , 这是给我脸面。”

    佣人躬身捧上两只木盆,盆内是洒了花油的温水 , 清香而滑润 , 乔苍双手沉入浸泡片刻,接过仆人递来的毛巾擦拭水珠,桌上反置的瓷盘被揭开,八样大菜 , 两样小菜,一锅大补的王八汤。

    他不喜欢腥味重的食物 , 那王八汤令他眉头一皱,下意识掩鼻,佣人眼力好 , 立刻将汤与一盘素菜交换,放得远了些。

    万爷亲手给乔苍斟上一杯酒 , “我听宝珠说,前晚她被一群纨绔子弟堵在了包房内,险些生出大乱子 , 碰巧贤侄经过 , 为她解围搭救,是这样吗?”

    乔苍凝视源源不断注入杯中的水流,“小事一桩,万爷和小姐都不必挂心。”

    “哎!”万爷撂下瓶子摆手,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宝珠的清白,我万府的脸面,可不是小事一桩,如果真酿成大祸,不夸张说 , 我万府一脉就垮了。那些人盘算什么我一清二楚,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也使得出来,想娶我万某的女儿,白日做梦。”

    乔苍一声不吭,眼角余光心机重重打量着他,他似乎也在等乔苍开口,两人僵持不下,各怀鬼胎,许久后万爷先绷不住,他含笑试探问,“常爷欣赏贤侄,物色姑娘定亲了吗?”

    乔苍说没有 , 岁数还年轻,义父想让我多做点生意。

    “生意是一方面 , 自然不能放掉,成家也是大事 , 俗语说成家立业 , 先成家后立业,心思也安分了。”

    乔苍笑而不语,万爷指尖在杯口摩挲 , “我像你这个年纪,已经娶了第一位夫人 , 后来她难产 , 连着夭折的胎儿一同去了,我悲痛欲绝 , 空了五年才续弦 , 我这万贯家财都是娶妻生女后才来的。宝珠很有福,命中带旺,虽然脾气差些,但也不是无理取闹 , 我看她对你,就很是听话温柔。”

    乔苍兀自饮酒 , 配合他淡笑,万爷也拿不准他念头,正想再深入问一句 , 忽然厅堂外进入一个丫头,正是万宝珠的小佣人 , 她将一壶酒递到桌上,低头说,“小姐听说乔公子来了 , 怕他忙碌吃不好喝不好 , 伤了胃口,特意让我送一壶热酒。”

    乔苍微微侧目,面色温和什么都没说,坐得端正笔挺,玉树临风,万爷看他就很喜欢,又猜出女儿的心思,愉悦大笑,“女大不中留 , 留了结冤仇,我也忙,我还上了年岁,是生养她的老子,她倒是从来没有为我热一壶酒。”

    佣人头垂得更低,万爷笑了一会子,又拉着乔苍喝了几杯,半个小时后他装模做样张望外面天色,“好了。时候不早,我不留贤侄了,你去后院和宝珠打个招呼 , 在她那里坐一坐。”

    乔苍起身和他告辞,小佣人在门口等得打瞌睡 , 可算把这场筵席盼得结束,欢天喜地带着乔苍直奔后院 , 阁楼点了灯 , 在青山绿水中伫立,二楼的窗子挑起,露出一簇风干的桃花 , 隐约看到衣架上挂着内衣,在晚风中摇曳 , 似乎随时都要坠落出窗外。

    乔苍站立于一排凋零的海棠树后 , 拿着扫帚清理台阶上积灰的保姆朝他鞠躬,转身请万宝珠出来 , 结果发现屋子空空荡荡 , 她正疑惑,一侧的偏门小心翼翼踱过一道人影,万宝珠踩着双木屐,木头底子落在砖石上 , 发出哒哒声响,她担心被乔苍听到 , 索性甩掉鞋子,赤裸一双脚,弯着腰无声无息猫过去 , 恭候在一旁的小佣人瞧见,正要开口提醒乔苍 , 万宝珠瞪大眼睛怒斥,一根手指竖在粉嫩的唇上,做出噤声的姿势 , 几下飞奔 , 冲到乔苍身后,绵软的胸脯无意识贴在他脊背,双腿用力跳上去,两手环绕到前面,一把捂住他眼睛。

    突如其来的重量,将乔苍身体震得摇晃,他略微被压垮几分,但很快稳住平衡,丢掉手上香烟 , 反手托住她腰部,她分量不沉,但一坨肉懒洋洋的动也不动,像膏药似的粘住,仍不轻松,万宝珠红唇紧挨他耳畔笑问,“猜到是我了吗。”

    乔苍淡淡嗯,“不是你,万府谁还有这样的胆子。”

    她笑声更浓,“就不能骗骗我吗,陪我闹一场 , 你当作猜不出。”

    乔苍顺从问,你是谁。

    她咬着嘴唇 , 觉得无趣,从他背上滑落 , 她凝视着他衬衫割出的褶皱 , “太假了,骗人都不会。”

    乔苍心底发笑,他何止会骗人 , 他的骗术,谁也猜不透 , 识不破。

    万宝珠捡起刚才奔跑时 , 从衣袖内掉落的手绢,“你被我吓到了吗?”

    其实他在她扑上来的最后两三秒钟察觉到一阵风逼近,他行走在刀尖血泊中 , 过着你死我活的日子 , 怎会连这点防备意识都没有,只不过他懒得戳破,任由她欢闹,对他总没有害处。

    他挑眉 , 笑容风流不羁,诱惑深深 , “你想要我吓到吗。”

    他朝她倾身,滚烫的呼吸喷洒,逼仄而窒息 , 她娇小玲珑的身子,在他面前好像一株花 , 他轻而易举倾覆住,囚禁住,她不敢抬头 , 手指颤抖掠过他袖绾处的刺绣 , 轻轻一勾,挑起边缘的袂角,“你来。”

    她说完转身跑进阁楼,门敞开着,等他进入,佣人笑着退后一步,“乔公子请。”

    她留下这句,绕过树后,奔着茶室的方向去 , 乔苍仰头凝视这栋二层阁楼,这间楼宇最小,也最轻佻玲珑,一看就知是女子的住所,他迈步跨向门槛,这时忽然刮过一阵风,风晃动海棠枝桠沙沙作响,残花败柳连同枯萎的细叶簌簌飘零,只有一枚,唯有那一枚是完整的,仍盛开的 , 夹杂在断壁残垣之中,被烈日遗忘 , 被骤雨遗漏,花朵摇曳从乔苍眼前坠下 , 他伸手接住 , 红色的花蕊,粉色的花瓣,纹路泛黄 , 也撑不住几个时日,它把自己最热烈的一刻 , 终结在乔苍掌心。

    此时的他根本不知 , 十六年后,他的人生会出现那样一个女子 , 一个他爱极了的女子 , 一个使他曾经的所有风月,所有欢爱都变得无味,真正撩拨他心弦,为他所倾倒 , 所钟爱,所痴迷 , 所癫狂的女子,她美在皮囊,更美在骨 , 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举手投足 , 她的嫣然回眸,恰如他握住的海棠,恰如这花坛中夏日的姹紫嫣红 , 动时飘渺幽香 , 静时风情万种,甚至都不及她,明艳妖娆,惑乱天下。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