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番外22 春情泛滥,良宵救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万爷寿宴当天和前后两三日,福建所有名流都为这桩盛事应酬交际,整个漳州港全部是赴宴的贵宾,货物几乎停运,东南北三大码头偃旗息鼓,只有西码头仍昼夜不歇,油灯从黄昏点到清晨,船上的号子四点钟必定长鸣,一帮马仔坐在帐篷外,盯着仓库里的二十箱军火发愁。★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常秉尧是南省最大军火商,他合作的也是军火圈子里顶级商贩 , 澳门赌场,台湾新竹帮 , 香港洪门,内地以河北主导、云南为辅的两大地域 , 一旦泛水儿 , 涉及这么多条线,整个帮派都将垮掉,因此常秉尧并没有向手下透风 , 包括王维和刚子也一无所知,只清楚对方来头不小 , 地位很高 , 具体做什么,哪里人 , 常秉尧瞒得极深。

    可惜乔苍心思狡诈精明 , 眼睛又毒,在接管漳州港一周后,便把底细摸得清清楚楚,常秉尧不说 , 他也不问,却心知肚明 , 暗中码牌。

    前不久输送到澳门的货物经过卡子口时,条子那方出了点岔头,乔苍动用人脉一手遮天 , 在林队赶到扣押前几分钟顺利护送出港,一旦脱离福建边境 , 条子就无计可施了,然而这批直达河北省的军火途径盘查并不难,却在西码头仓库耽搁了整整两个月。

    乔苍没做堂主时 , 刚子负责与河北省客户交接 , 不知是不是他不服气乔苍,从中作梗,到了打款的日子对方忽然玩消失,对这批货不闻不问,奔儿头急得不行,想主动降价脱手,毕竟军火就是一颗炸弹,不是炸在别人手里,就是炸在自己手里 , 放眼整个福建,倒卖什么的都有,这玩意儿极少有人碰,翻船了就要挨枪子儿。

    乔苍制止奔儿头,淡定自若毫不妥协,不仅维持原价不变,并提出索取违约款,要求河北的客户增加两成利润,否则不仅货物拿不到,还要按照江湖规矩讨说法。

    放出豪言壮语和北方的军火商撕破脸,除了乔苍江湖也没第二个人敢 , 奔儿头嘴上没搭腔,心里埋怨他猖狂自负 , 乔苍与常秉尧,与万爷 , 甚至所有黑帮头目都不一样 , 他手腕强悍主张杀戮,他的字典里从无心慈手软,更无议和 , 只有输赢生死,出手便要扼住咽喉和心脏。道上凡是接触过他在他手里吃亏的 , 提起乔苍皆不可思议 , 如何的野心勃勃贪婪无度才能让一个血肉之躯的人这般暴戾,凶残 , 狠辣。

    乔苍等到第三天中午 , 次日一早条子会来例行盘查漳州港,到时仓库船舱全部要打开,这批军火势必大白天下,转移毁灭根本来不及 , 到了这一步只能赌一把。他透过帐篷掀开的帘子,瞧见上百名马仔都如热锅上蚂蚁惴惴不安 , 围在一起想策略,打算硬碰硬去拼一场,他招呼奔儿头进来 , 吩咐他通知下家,交易条件不变 , 六个小时内如果不见回讯,鱼死网破。

    奔儿头实在忍不住了,他主动给乔苍点了根烟 , 趴在桌上劝说 , “哥,别死撑了,咱比他们急,再不出手落在条子手里就麻烦了,林队始终盯着西码头,这些黑帮大佬都不是好惹的主儿,条子也怵,您最年轻,在福建年头短 , 根基不深,都憋劲拿您下手。”

    万爷在福建省混了十来年,一向与白道大爷交好,没出过黑白厮杀的先例,奔儿头想都不敢想,和条子持枪的场面,而此时的乔苍,默默在心上记住一笔,假以时日,他羽翼丰满,定要将白道骑在身下。

    乔苍狠吸了两口 , 浓烈的烟雾在唇齿间融化,复而穿过鼻孔 , 喷射溢出,他哑着嗓子说 , “我没有将这批货砸在手里的打算。这件事如果办不漂亮 , 义父也会怪罪。我刚站稳脚跟,不能失误。”

    奔儿头哭笑不得,“您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 , 不想砸只怕也出不了手。生意人都是唯利是图,我跟着刚哥接触对方两次 , 他们不压咱就不错了。”

    乔苍默不作声注视指尖袅袅升起的烟雾 , “诸葛亮唱空城计时,也没有绝对把握对方会否识破攻城 , 这批货河北想弃掉 , 而我们必须给他,我越是漫天要价气定神闲,对方越会认为,我有势在必得的筹码。”

    奔儿头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 , 拿烟的手也忘了往嘴边送,乔苍吸完这一支 , 撵灭在烟灰缸内,他转动椅子,侧脸看向帐篷上剪出的一方窗 , “道上我自己的规矩,一不做赔本买卖 , 二不向任何人低头。我料定他没这么大胆子,和我打擂台。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把赌注当作乐趣。”

    奔儿头还想说什么,乔苍抬起一只手止住 , 让他照办。

    万不得已下他只能按照乔苍的命令把消息透了过去 , 河北的马仔收到最后通牒报信儿给二哥,眼下情况如果不接这批货,漳州港势必天翻地覆,乔苍头一个要栽跟头,竹篮打水不要紧,常秉尧一定会为义子报仇,再者凭借乔苍一夜崛起,搅得福建省帮派天翻地覆的本事,金蝉脱壳怕也不难 , 遭殃的只能是河北这一头的人。http://m.zhuishubang.com/

    二哥权衡再三,松口认输,承诺立刻交易,两成利润也默许。

    奔儿头含着一根牙签,愁眉苦脸,原以为这交易完了,结果惊了一个趔趄,跌坐在土坑内,他缓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拍了拍屁股上尘土站起,揪住马仔衣领,“什么?答应了?”

    马仔说七成头款都打过来了 , 余下三成见货就给。

    他不可置信吐掉牙签,舌头被锋锐的的木尖刺破 , 他顾不上疼,牙花子嘬干渗出的血迹 , 小声嘟囔 , “真他妈牛逼!苍哥比常爷还黑,一口气切了对方八百万,照这个势头下去 , 用不了几年,常爷就得给他让路了。”

    凌晨四点的初阳蔓过海岸线 , 在整座城市整个国度还沉睡时 , 投射出猛烈而汹涌的光芒,伊始这片地域 , 一圈圈虚弱 , 洒向苍茫的人间,光束如潮水覆盖倾洒,茫茫海面都是一片璀璨的金黄色,乔苍换了件白色衬衫 , 夹着烟卷从帐篷内走出,涨潮的浪头涌上沙滩 , 吞没礁石,奔腾溢过灯塔,一波又一波的漩涡席卷他灰色裤腿 , 打湿,湮没 , 滴答流淌,仿若脱离了贝壳的珍珠。

    悠长的钟鸣自遥远的市区传来,太阳眨眼升至高高的天际 , 乔苍半副脸孔陷入斑斓 , 半副仍沉湎于烟雾,鸥鸟盘旋,船笛起伏,沙沙作响的海风穿梭刮过他衬衫,隆起好大的鼓包,他清瘦挺拔的身姿在浩瀚无际的金色海岸,定格为永世旷远,寂静迷人的一幕。

    奔儿头笑着迎上去,“苍哥 , 成了,五点卸货,卡子口六点倒班,抵达时正好换了咱的人。”

    乔苍淡淡嗯,他侧目睥睨奔儿头,“以后别和他们乱说。”

    奔儿头立刻顿悟,他挠了挠后脑,嬉皮笑脸,眼神四下瞟,往跟前男人身后凑了凑,“苍哥 , 常爷在您这年岁可比您差远了,说句大不敬的 , 您给他卖力,有点委屈。”

    奔儿不傻 , 他现在一门心思跟着乔苍混 , 常爷天高皇帝远,管不着也管不了,乔苍多大的野心 , 多猛的冲劲儿,奔儿头一清二楚 , 他绝不会屈居人下 , 这是一头没心没肺的狼崽子,他的獠牙一旦长成 , 将会撕咬出一条血河。

    乔苍指尖稍稍用力 , 折断了香烟,他眉目冷淡,凝望那些簌簌飞扬归于尘土,归于泥沙 , 归于海浪的烟丝,“万爷在福建 , 和义父在广东,什么门道看得明白吗。”

    奔儿头比乔苍入行早,眼神很通透 , 他琢磨了下,压低声音,“苍哥莫不是要借万爷摆脱常爷自立门户吧?”

    乔苍侧头看他 , 眼底波涛涌动,没吭声。

    奔儿头心下了然,长呼一口气 , “万爷比常爷早出道三年 , 他当初就瞄准了福建,这边厦门港和漳州港很发达,不逊色广东,而且官场要更容易摆平,常爷胃口大,他在漳州赌场混了半年,也算是地头蛇级别的,可他不甘心让万爷压着,去了珠海 , 结果还真混出头了,论起江湖资历,常爷动不得万爷,论起道上势力,万爷没常爷牛。”

    又一波海浪从最后一次涨潮中腾空翻起,乔苍侧身抬起脚,躲过来势汹汹击打裤腿的漩涡,他甩掉附着在布料表层的水珠,“有把握吗。”

    奔儿头说如果万爷张口,问题不大。

    此时正一点点跌入乔苍庞大阴谋算计中的万家,正是寿宴后乱作一团时 , 悬挂的灯笼与贴满的红字墙壁枝桠房梁遍处都是,奴仆踩着梯子一件件往下摘 , 万宝珠独自坐在阁楼的闺房内,拿着一片江南海棠红染就的胭脂 , 正在涂抹嘴唇。

    那年头真正的大户人家从来不用口红 , 而是使用天然花汁晾干的胭脂,蘸一点浅色的水粉将胭脂洇透,上妆后的唇颜色漂亮不起干纹 , 最受千金贵妇青睐。

    她连着两夜辗转反侧,做了比这辈子还要多的梦 , 眼窝下一片青紫 , 一手涂抹胭脂,另一手探入匣子 , 去拿杏仁和珍珠碾磨而成的粉底遮掩 , 门外走廊忽然传来蹬蹬的脚步响,小佣人站在虚掩的缝隙外,朝屋里打量,“小姐 , 您起了吗?有您的东西。”

    万宝珠画唇的动作未停,随口吩咐佣人进来。

    门从外面被推开 , 漾起嘎吱悠长的一声,佣人瞧了她一眼,笑着说小姐可真漂亮 , 难怪表少爷眼高于顶,说您十三四岁时黑黝黝的 , 人也瘦小干瘪,现在女大十八变,出落得珠圆玉润 , 白皙灵动。

    万宝珠心思简单 , 喜欢好听的,喜欢顺从,喜欢被捧着,除此之外,她既无害人之心,也无防人之心,和她奸诈圆滑的老子大相径庭,仿佛两股血脉似的。

    她骂了声去你的,休想糊弄我高兴偷偷出去玩。

    她轻咬朱唇 , 犹豫了一会儿,“哎,我问你个事儿。”

    透过面前镜子,她粉颊微颤,仿佛染了层红霜,“那个乔…”

    她话还未说出口,佣人忽然想起什么,重重拍打额头,将门口搁置的黑袋子递到她梳妆台上,“我去花圃摘玫瑰给您洗手,前门的家丁叫住我,说一位保镖打着苍哥的旗号送来的 , 要您亲启。”

    万宝珠黛眉微蹙,“苍哥是谁啊。”

    佣人摇头说不知。

    她并无多大兴致 , 仅仅是一点好奇,伸出食指挑开袋子边缘 , 就瞟了这一眼不要紧 , 她心口猛地窒息,仓促变了脸色,匆忙拨弄开 , 竟然是寿宴那晚挂在树梢上后来失了踪迹的风筝。

    鸳鸯交颈的花纹,半个身子宽的木头架 , 玲珑的小叶儿 , 费了好几天功夫才粘住的流苏穗儿,一样不少 , 一丝不缺。

    她瞳孔内满是不可思议 , 苍哥。

    乔公子。

    乔苍。

    漳州港一战成名,血洗斗兽场,徒手战群狼,惊天动地大名鼎鼎的乔苍。

    堂堂黑帮头目 , 竟是如此年轻俊秀,儒雅风流的公子哥。

    她原以为混迹帮派的人都是络腮胡子 , 粗狂黝黑的糙汉子,说话气动山河,满面凶煞 , 一把的胸毛,可她分明记得那一晚 , 他眉眼清朗,笑容皎洁,目光恍若星辰 , 翩翩如玉 , 她哪里想得到,他就是乔苍。

    他把这风筝偷走,又悄无声息送来,连面儿都不露,是为了什么。

    万宝珠越想心尖越烫,整个身体都是麻的,说不出的情愫流转,将她堕入其中,愈发深陷 , 她不由自主将风筝护在了胸口,感受它根本不存在的热度和温柔,她想象着,他该是如何英气而潇洒飞身而起摘掉它,趁她不备藏好,等了这几天几夜,小心翼翼的收着,再送来还她。

    他不会无缘无故留下女子的东西。

    万宝珠呼吸紊乱,细细密密的汗渍渗出掌心,她一动不动,灵魂出窍 , 飞出遥远的天际之外,不知扑去何处。

    佣人看她神情不对劲 , 试探着喊小姐,是谁送来的?

    万宝珠陡然回神,她背对佣人 , 将风筝完全藏匿于怀中 , 支支吾吾说大概是掉在了屋檐外,路过的小贩知道是我糊的,送来讨赏。

    她这样敷衍 , 手指抓得更紧,生怕被夺走 , 尖厉的指甲险些把风筝割破 , 她张口软成了水,再也不见往日的跋扈 , “你…去问问前门的家丁 , 打点送来的保镖了吗?可别让乔先生觉得我小气。”

    佣人笑说小姐放心,万爷平日逢源,我们都学会了,不会失礼 , 绝对让人挑不出错。

    万宝珠打发走佣人,脚踩高凳从阁楼的天窗两块砖石后搬出一个硕大木头箱子 , 箱子盖上落了一层灰尘,经风一吹扬起,在空气中飞舞盘旋 , 呛得她接连打喷嚏,她掸去浮灰 , 将风筝小心翼翼塞进去,托腮看了好一会儿,时而捂脸笑 , 时而咬唇低头 , 想要瞧,又瞧了脸发烧,哪里是什么风筝了,已经幻化成那晚他走在屋檐上,被月色笼罩的面容,她还记得自己不小心吻了乔苍唇角,她因他才知男人的唇竟然也这样软,这样热,浓浓的 , 没有味道,回味起来又很甜,烟味也是芬芳的。

    她眼底的春情,眉间的涩意,流转少女的怀春。

    万爷把持福建黑道,在白道上也颇有声名,这四面八方的路子只要有风吹草动,请不来万爷,也会请两个姨太太或万宝珠出面,赏脸拉风,镇场子。

    尤其二代的应酬 , 官二代,黑二代 , 富二代,憋着劲把万宝珠诳去 , 万家势力大 , 比官场的脸面还硬,那些有头脸的人物常常教导自己公子,如果有把握拿下万小姐 , 千万不要手软,什么法子都不怕 , 攀上这棵大树 , 以后在福建什么都不愁。

    万宝珠长得漂亮,人也单纯 , 根本不知自己已经羊入虎口 , 成为整个福建省心术不正的富家子弟的盘中餐。

    紧挨着东方之珠的豪门夜宴,是北方的连锁场子,天津夜总会老大,漳州这家是南省第一家 , 生意很不错,背后的大股东是市财政局的一把手 , 所以即使东方之珠出过事,豪门夜宴始终没人敢闹场。

    奔儿头跟着乔苍到这边应酬河北接货的下家,二哥的大堂主 , 原本要在自家场子玩,可这位堂主来过漳州几次 , 瞧上了豪门夜宴的花魁秋姑娘,始终搞不到手,馋得放不下 , 听说她今晚上挂牌 , 豪掷万金捧她,还是溜了标,败给了福建本土的房产大亨。乔苍对二哥这次不地道很有意见,他能摆平的事也不肯出手,大堂主为了找面儿,包了整整一层的小姐,全都聚集到钻石包。西码头的手下来报信儿,军火半个小时前出了福建边境,奔儿头长吁一口气 , 只要福建没出差错,别的地方泛水儿了,也是二哥自己兜着。

    他撂下这通电话正要进包房,忽然听见隔壁一群小年轻闹得没了边际,声响震天,吞没了过道几扇门内传出的歌舞声,恨不得掀翻房盖,隐约还有小姐们娇笑和起哄声,他多了个心眼,往那边挪了几步,也就是这个心眼 , 成全了乔苍风月里的歹毒计谋。

    奔儿头倚着墙壁看了一会儿,一把扯住送果盘的侍者 , 朝屋内扬下巴,“沙发上穿黄裙子的,是万小姐?”

    侍者点头 , “她是我们这里的常客 , 时常与名媛公子来玩,今晚不知怎么了,那伙人好像喝多了 , 有点出格。”

    奔儿头龇牙,塞了两张票子给侍者 , 笑眯眯套话 , “她可是黑老大的千金,谁敢在她身上出格。”

    侍者左右看了看 , “那您说笑了 , 越是这种人物,越讲究颜面,万爷在福建只手遮天,他女儿出事了 , 他只能压着私下解决,绝不能闹得人尽皆知 , 黑老大护不住家人,这脸不是自己打自己嘛。这帮公子哥,背后都有高人 , 谁不想当万家的女婿啊,万爷瞧不上纨绔子弟 , 但如果没辙了。”

    他说到这里打住,抿唇轻咳,奔儿头听出隐情 , 他用力挖鼻孔 , 没吱声回到包房,弯腰对乔苍耳语了两句,后者不动声色眯眼,手上的高脚杯晃动片刻,停滞在他唇边,喉咙翻滚,一声性感的吞咽,他似是有了打算,眉眼幽深 , 精光四射,修长白皙的手指灵巧扯开纽扣,露出精致锁骨和健硕胸肌,侧过脸吩咐奔儿头替他留下应酬,起身走出房门。

    乔苍抵达万宝珠的包房外,不慌不忙推开一道门缝,里头酒气熏天,男女淫靡,五颜六色的彩光从天花板和墙壁洒下,凝成波光斑斓的海洋,气氛正是最热闹疯狂时 , 万宝珠似醉未醉,意识还在 , 却使不上力气,娇娇弱弱陷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里 , 裙摆卷过膝盖 , 肩带滑落,露出浑圆的肩膀和半副起伏的胸脯,分不清是谁的手在她大腿上放肆抚摸 , 她挡住一个,挡不了另一个 , 许许多多的男人将她包围其中 , 东西南北都没有可挣脱的空隙。

    乔苍目光梭巡一番,精准锁定其中几个挑头的 , 很有背景的二世祖 , 老子都是黑白两道极具盛名的人物,这些二代并不打算来群的,也没那个胆子,只是为一个更大背景的助阵 , 万宝珠有些慌神,她蹙眉推搪 , “太晚了,我不玩了,我父亲还在等我。”

    她起身要走 , 被一个穿着阔气花哨的二世祖拦住,这是六爷拜把子兄弟的儿子 , 绰号混世魔王,常年在各大场子给小姑娘下药骗炮,那些姑娘出身平民 , 不敢告他 , 也没地方告,都忍气吞声,他便更嚣张无度。

    他手脚很不老实,在万宝珠身上停停走走,她察觉到,脸色更冷,奋力拂开,掸了掸自己凌乱的衣裙,二世祖笑说你走什么啊 , 这才几点,明早我送你回去,顺便提个亲。

    众人哄堂大笑,万宝珠握拳大吼你提什么亲?

    二世祖不满,“我这么哄你,你以为我闲得难受?我有家世,有模样,你嫁给我怎么也不吃亏。我老子说了,咱们两家结亲是大好事,只要你嫁到我家来,我捧着你还不行?”

    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两声敲门响,节奏很沉稳,也很闷 , 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二世祖没意识到危险 , 不耐烦回头,被走廊射入的彩光刺痛眼睛 , 他皱眉眯起 , 一道黑影伫立在门口,他未曾看清是谁,骂骂咧咧问哪来的混账,进错了门还挺横!滚!

    黑影岿然不动 , 右侧手臂摸进风衣口袋,顺出一盒烟 , 指尖轻轻一拨 , 铁皮烟盒在掌心转了几圈,动作干脆漂亮 , 倏而停滞。

    男子不疾不徐抽了一根点燃含在唇角 , 故意压着火光,不肯让对方看清,门在黑色风衣的飒飒挥动下缓缓合拢,最后一缕光束倾斜晃过他的脸 , 将他眉目映亮三分,二世祖旁边年纪略长的男子大惊,“是乔苍!”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