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番外18 有人派你来害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这红尘中千千万万的男女,逃得过成与败,逃得过分与合,唯独逃不过情关。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淡淡说我知道。

    男人冷笑,“既然知道,就不要明知故犯 , 做错不可挽回的糊涂事。”

    絮絮开口伴随一声冗长叹息,“他没那么容易算计,雄哥除了让我碰运气,还有别的交待吗。”

    男人斩钉截铁回应没有 , 雄哥只看重结果,过程如何任由你。

    她是他的敌人,而不是情人。

    她该清醒意识到这一点,而不是浑浑噩噩 , 被一层美好的糖衣所蛊惑。

    要么是别人不放过她,要么是她不放过自己。

    前者被动承受命运齿轮的蹉跎,后者主动权握在手里,可以决定如何死去,惨烈或悲壮 , 值得被铭记,留下一丝印象 , 而不是尘归尘土归土 , 那般无声无息 , 又灰飞烟灭。

    絮絮走出餐吧 , 整个人如同被点燃,冰与火的极致折磨与纠缠,将她变得魂不附体,百般落魄 , 她到底逃不过被束缚,被摆布,被算计 , 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只剩下依附 , 剩下听命,剩下身不由己的女子。

    絮絮回别墅的路上,乔苍恰好风尘仆仆抵达漳州港。

    奔儿头带着几个马仔蹲守铁门外的草坑里抽烟放风 , 浓稠的烟雾将身影模糊虚化,透过雾气仔细辨认,能看到一张张讳莫如深的面容 , 乔苍在自己掌管的地盘并没有警惕留意角落 , 闷声不语直奔码头内走,一个马仔转身时瞧见他,眼睛顿时一亮,仿佛看到救星般,挥手大喊苍哥!

    乔苍倏而停滞,这么多人望眼欲穿在外面等,他明白发生了大事,目光落在惴惴不安的马仔脸上,“什么情况。”

    马仔向人潮攒动的里头努了努嘴,“南码头遭殃了 , 听说进了一批货,是销往大学城劣质的嗑药,那边酒吧多,最近条子盯紧这一块,撞枪口上了,捎带着四个码头都盘查 , 今儿轮到咱。苍哥,仓库的门无论如何不能开,常爷输送到澳门的军火,见了日头立刻要泛水的 , 您得想法子。”

    南码头是万爷的地盘,万爷在福建号称总瓢把子,黑道上说一不二的主儿,颜面只要摆出去 , 谁都买几分账,他尚且兜不住的麻烦,乔苍更不能,他毕竟辈分还嫩,资历也浅。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他刚站稳脚跟,关键时刻常爷在背后瞧着 , 他链子绝不能掉。

    乔苍舌尖舔了舔门牙 , “谁带队。”

    马仔说林队。

    林队是福建省公安厅原政治处主任 , 后来平调缉毒大队做处长 , 因为失控了暂时羁押在缉毒队的甲a级通缉贩毒要犯,致使对方自残离世,封死了清剿一支缉毒暗线的突破口,被降职做了刑侦处队长 , 道上人最怵他,他眼力极其毒辣,为人处事不好商量 , 软硬都吃,也都不吃 , 完全看心情,不是什么清官,也不是贪官 , 整个人在仕途的定位都很模糊,实在拿不准。

    乔苍摸出雪茄,先点了一根压情绪 , 他扬起下巴 , 示意马仔开铁门,几十斤重生了锈的铁锁被拉下,哗啦一声惊天动地的闷响,惊动了里面刚下船的条子。

    林队比猴儿还精,他没乘坐警车呼啸而来,包围港口打草惊蛇,而是无声无息直捣老巢,从内部出击,自万爷的南码头上船 , 经过十几分钟水路,抵达乔苍的西码头,打个措手不及,连转移的时间都不给。

    同行是冤家,万爷被条子栽面儿,自然要拉同僚下水分担屈辱与风险 , 别说没那交情,真有也不会通风报信做好人。乔苍走近后一眼看到条子簇拥在中间的林队,他手持公安部第一批下发的新式64手枪,从甲板往下跳 , 这一跃便从数米开外,变成近在咫尺,抬头两人颔首一笑,同时伸出手招呼对方 , “乔老板。★首★发★追★书★帮★”

    “原来是林队长大驾光临,怎么保密措施做得这样好。过来与我交情,还不让我知道,和我逗着玩吗。”

    林队哈哈大笑,滴水不漏抵挡乔苍的第一炮 , “这不是给您惊喜吗。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提前告知 , 还能有这份震撼吗。”

    乔苍目光意味深长流淌过他身后大批警力 , 不算十分遥远的南码头被烟波笼罩 , 显得很是朦胧 , 条子突查后此时满地狼藉,仓库,船舱,帐篷 , 连所属的木屋都未曾幸免于难,到处是凌乱堆砌的杂物,破碎的瓷器 , 毁坏的烟草海绵,一些物品甚至投入海畔 , 在浅水滩处浮荡,所有角落都是被翻找侵蚀的痕迹。

    乔苍牙齿咬住烟卷,尽力让自己每个字说得清楚而有气势 , 压倒对方凌锐的傲慢的派头,“确实很震撼,不过这样的震撼我并不喜欢 , 我更愿意林队事先通知我 , 突查不是我肯接受的事,同样,西码头也不是南码头,对待故意找麻烦还能坦然处之。”

    他眉目生出一丝狠意,“我不问对方什么人,多通天的本事,只要证据在,我立刻退让,倘若只是配合 , 我乔苍从不配合。”

    林队听出他有撕破脸之意,寻常黑帮几乎不会与条子当面闹僵,万爷道上牛逼到极高的程度,他手下堂主在南码头照样让条子搜查,大不了查出点什么,条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收一大笔名义税款,实际上的贿赂罢了,这个面儿是一定要给的,而乔苍初生牛犊不怕虎 , 这狼崽子是要反过去栽条子,他还嫌出的名气不够大。

    林队也有隐隐怒意,脸上原本敷衍的笑容荡然无存,“乔老板 , 这是不支持我工作了。”

    乔苍云淡风轻,和林队同时松开了彼此的手,烟蒂燃得越来越旺,浓烈的雾气升腾缭绕刺入眼眸,熏得他略微眯起 , 缝隙内溢出冷冽的精光,“林队看我不顺眼 , 还是欺负我年轻资历平平 , 要捏软柿子从我这里搞政绩。西码头的幕后老板在广东 , 我不过打杂糊口 , 当官的逼我,我又能如何,莫非要我亲手打碎自己混饭吃的碗,才能放我一马吗。”

    林队讳莫如深浅笑 , “乔老板这才是真为难我了,你自谦过重,如果你都是资历平平 , 怎会一夜之间福建无人不知漳州港乔苍。自从你接管了西码头,港口日夜货物往来不停歇 , 漳州市只做这点生意,经济就不发愁了。我还想如何调到这边工作,有了乔老板带领西码头打江山 , 当官的这点小利,小小的诱惑,还算什么。”

    一语双关 , 讽刺意味极浓 , 乔苍不由挑眉,两人注视对方许久,瞬息万变的表情下,藏匿着同样千变万化的面孔,从起初的试探,摸底,到中间高潮爆发时的博弈,对垒,再到最后偃旗息鼓时 , 那一抹意味深长的交锋收尾,林队今天来并不是势在必得要对西码头下手,也算打着市局刑侦处的官家幌子,会一会乔苍到底何方神圣。

    比他想象中还要高深莫测,二十岁的男儿,这副沉稳防守 , 内敛老成,在你来我往谈笑风生中的锋芒毕露,真是不可小觑。

    乔苍抖了抖烟盒,抻出一颗雪茄 , 递到林队面前,对方打心眼里不想抽,可这不是一根烟那么简单,而是一个台阶 , 一个主动妥协的信号弹,林队毫不犹豫接过叼在唇角,乔苍侧身遮挡海港呼啸料峭的风口,等烟头点着才说,“西码头做的是正经规矩营生 , 这一点我可以担保。如果林队不信,您这位老朋友 , 日后无论从多远的地方来 , 我随时不亦乐乎。”

    相逢一笑泯恩仇 , 一醉解千愁 , 一支烟更是化干戈为玉帛,抽出了眼前这点情谊。

    乔苍与林队各自退让半步,条子未曾进入仓库,只是在船舱和帐篷内象征搜查 , 西码头也遭殃的消息立刻传遍漳州港,条子的颜面找回,乔苍也毫无损失 , 两方各取所需,相安无事 , 和平散场。

    条子乘船扬长而去,一望无际的海面留下淡淡的波纹涟漪,西码头驻守的马仔长舒一口气 , 仓库内的二十五箱军用狙击枪和十箱金弹头菱形螺旋子弹,要运送到澳门赌场,这边交易拖了对方两个月 , 澳门赌场是国内数得上的黑帮组织 , 这么玩儿砸招牌是小事,一旦被认定耍着玩儿,两方的梁子算结下了,要付出血的代价才能平息。

    乔苍在西码头盯着手下装货,盘点,收舱,拉绳,全部打点好后,只等黄昏出港 , 经过卡子口和国道哨子口,两天两夜的时间,便可驶入澳门边境,进入境内,货物能否顺利到达赌场手中,就看他们自己的人脉与道行 , 乔苍这一方只负责这一趟内地路线的运输控制。

    马仔将他送出港口,笑着伏在车窗旁,腔调流里流气问,“苍哥最近有空就回去,是陪那位小嫂子吗?”

    乔苍不语 , 神色专注发动引擎,手指灵巧系好安全带,脸上风平浪静无波无澜,看不出喜悲 , 沉寂得有些过分,马仔说等过几日苍哥腾出空闲,带着嫂子出来玩一玩,我们也见见,总不能失礼 , 让嫂子心里不痛快,好像我们怠慢似的。

    乔苍失了耐性 , “什么时候的事。”

    马仔一时没反应过来 , 笑说过几日 , 您定。

    乔苍侧过头 , 隔着敞开的玻璃窗看他,“哪来的嫂子。”

    马仔被问愣,他灼灼的目光太逼慑,他吓得半响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来 , 乔苍警告他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任何人都不能。

    絮絮傍晚忽然有兴致下厨,她本想找一条崭新的围裙 , 却发现厨房并没有,而衣柜内放置着一件属于乔苍的白色衬衣 , 边角有些泛黄,丝线也脱落,扣子还少了一枚 , 怎么看怎么狼狈,可他未曾扔掉,似乎在纪念他曾颠沛流离的过往。

    絮絮深藏不露的厨艺非常好 , 遗憾是这世上并没有哪个人尝过 , 她很少亲自做,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如果只形单影只,独自狂欢,她宁可吃没有味道的东西,也不愿浪费自己心意,付诸空气,付诸阳光,付诸这不懂欣赏 , 不解风情,没有陪伴的时光。

    她想大约是因为遇到乔苍,他改变她的执拗,让她想要为他做件事,在她和他终将破碎的一日到来之前,留下一点美好 , 至少他往后的日子里想起她,不是仅仅一个冷冰冰的名字,总有一点欢欣,一点温情 , 一点值得回味。

    她熬好粥,用文火炖着,省得冷却,再热透时便会过于粘稠 , 失了口感,她利落打开另一边炉灶,往锅里加入肉丁,这时忽然听到客厅玄关的动静,她担忧鸡蛋饼烧焦没顾上回头看 , 随口在噼里啪啦冒油的声响里问了句,“苍哥 , 是你吗,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

    香味从那扇门内传出 , 十分浓郁 , 乔苍脚步一滞 , 他以为自己出现幻听,沉寂片刻才回神,他视线环绕面前每一处,都是他熟悉的 , 只是多出女士拖鞋和到处摆放的女士用品,在赤裸裸告诫他,絮絮一直住在这里 , 他救回的那名女子,失贞于他 , 与他朝夕相伴。

    他孑然一身太久,从记事起便浪迹天涯,吃百家饭 , 做童工,尝遍人世艰辛,他一度很不适应。

    而絮絮如此侵入他的生活 , 用她的柔情改变他沧桑的对这个世界满是隔膜与疏离的心肠 , 虽然很渺茫,很微弱,但至少比一丝裂缝都没有强。

    他脱下西装,扯掉领带,缓步走去,随着靠近,香味充斥鼻息,他蓦地有些饿了。

    絮絮听见脚步声,抽空回过头 , 她欣喜的眉眼,惊讶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纯情明媚,简单良善,“还真的是你呀。”

    乔苍脱口而出问还能是谁。

    絮絮皓腕摆动铁铲 , 将鸡蛋肉饼翻过去,娇嫩金黄的颜色在被吸纳入排风扇的一缕光柱中肆意飞舞,像一场浮世繁华的梦。

    他说不出这一刻的感觉,到底是否习惯 , 每日不论清晨黄昏,还是夜深寂静,他回来就有这样一个女子在等候,为他掌灯 , 为他温粥,笑或不笑,生机勃勃。

    血雨江湖,温柔陪伴是多么难得。

    “你的下属啊,那个时常跟在你身边 , 能替你做主的男人,他不也常来 , 偶尔还会和我贫两句 , 都过去半个月了 , 我还记得他上次顺路捎来的虾饺 , 味道比不上广东,可也不赖,想起就有点馋。”

    乔苍敏捷捕捉到一丝信息,他无声无息皱眉 , “你去过广东。”

    絮絮骤然察觉自己失言,却已来不及收回,她脸色以肉眼可见的迅速程度变得惨白 , 只不过乔苍站在她身后,未曾看得那么清晰。

    絮絮知道他极其谨慎多疑 , 北方最大的黑帮组织在东北三省,其次是河北,而乔苍又混江湖 , 对这些非常敏感,她来历不明,在波诡云谲尔虞我诈的纷争帮斗中 , 一半在明一半在暗 , 本就不好拿捏,一旦暴露,不仅王世雄不留她这颗失去价值的棋子,乔苍也不会。

    她脑子飞快转动,舔了舔干裂的唇,“才那边做工过,广东钱好赚。”

    乔苍沉默,他停留不足半分钟,转身离开 , 在他走向客厅去喝茶时,絮絮不动声色从胸口丝绒上衣的夹层内,摸出那包不知到底是什么的白粉末,她指尖触摸到霎那,汹涌强烈如潮水般的慌乱朝她席卷吞噬,她不由自主颤抖 , 退缩。

    她真的要这么做吗。

    真的要忘恩负义,对救过自己收留自己,给予自己这世上第一份美好,不掺杂利用 , 不掺杂伤害的男人,暗中一刀吗。

    太犀利了,太无情了,也太恶毒了。

    她如何下得去手。

    她仓促要抛向窗外 , 毁尸灭迹,随风而逝,可伸出多半的手臂,又在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心脏跳动时,僵滞在空中。

    她要去死吗。

    她要牺牲掉自己的性命 , 来成全自己的感情和良知吗。

    她不肯做,王世雄有一万种方式折磨她 , 令她生不如死 , 她如果甘愿去死 , 如果不想活着 , 她也不会沦为他的棋子,他的奴隶,苟延残喘求一线生机。

    絮絮闭了闭眼睛,没人知道她下了如何的决心 , 到底在想什么,在她将纸包捋成一支长条,一端开口对准锅 , 另一端捏在掌心,只需轻轻一抖 , 便可大功告成,然而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口倏而毫无征兆传来窸窸窣窣走动的声响 , 她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安,本想立刻包好藏起 , 却不小心倾洒在灶台和旁边的大理石砖上 , 根本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处理干净,她知道完了,汗珠密密麻麻渗出额头,仿佛毫无预料的倾盆大雨,将她浇得那般彻底。

    乔苍悄无声息抵达她身后,胸膛贴着她脊背,炙热到极致,冷漠到极致的目光交织,停留在她侧脸 , 一字一顿说,“有人派你来害我。”

    明天开始字数恢复7000+,同样也是铺垫结束,明天开始更精彩了~~晚安姐妹们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