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番外17 他的孽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乔苍指尖用力揉捏眉心,整张脸孔不由自主皱到一起,昨晚是他二十年唯一一次失控,他完全不曾预料自己会毫无知觉喝下兑入催情剂的酒水,如果絮絮不在,这一夜他也可以煎熬过 , 他的意志力未必不能打败这折磨人的欲火,可他偏偏将几天前她带回住处,她撞入他视线,跌进他怀中 , 他有了退路,麻木了心智,自然扛不住最干脆的解脱和救赎。http://m.zhuishubang.com/

    美色于他而言,就是一把杀伤力极强的狙击枪 , 精准利落对准他,扼住他咽喉,他避之不及,镇定躲闪,这一路走来 , 道上多少人毁在色字头上一把刀,唯独他一腔冷漠 , 活在红尘之外 , 活在乱世烽火 , 屹立不倒坚如磐石。

    可惜天意还是逃不过 , 千算万算,终归漏掉了天算。

    絮絮就是他的孽缘,毫无征兆闯入他生命,令他动了半点不忍心肠 , 从而诱发这天崩地裂的故事。

    “抱歉。”

    乔苍喉咙嘶哑,声音低沉而粗,伸手触及床头 , 发现水杯是空的,里面只有一颗虫子 , 和两滴淹死虫子隔了两夜的陈水。

    浮灰下,掩埋的是他一触即碎的脸。

    他指尖蜷缩,僵硬收回 , 舔了舔宿醉醒来干裂的薄唇,絮絮听到他铿锵有力传来的心跳,小心翼翼抬起眼眸凝望他 , 问他是不是渴了。

    乔苍未曾来得及出声回答 , 絮絮已经下床,她赤身裸体走向空荡的方桌,经过两次水乳交融激情澎湃的性爱,她不再遮掩自己,对乔苍也失去了底线和防备,她削瘦的肩骨与脊背,圆润挺翘的臀部,在清早的阳光与晨露之中,温柔娇怯 , 弱柳拂风般颤栗,充满少女的清纯与女人的妩媚,都是世间极致的味道,犹如一颗刚成熟的水蜜桃,饱满粉红,诱人品尝。他深呼吸一口气 , 避开这份春光,穿上西裤。

    絮絮斟满一杯有些冷的水,她递过去,乔苍看了一眼 , 说不渴。

    絮絮泛白的指腹在杯口局促不安摩挲,“苍哥。”她咬了咬嘴唇,每一个字都很晦涩,“不是你的错 , 是我没有推开拒绝,是我一时糊涂酿成大错,让你这么后悔。”

    她倏而红了眼睛,乔苍听到一丝隐隐啜泣,他系皮带的手仓促一顿 , 心口窝了一块巨石,将他死死压住 , 他难以喘息 , 他根本不想面对 , 可由不得他逃避 , 这样真实发生,这样无可挽回,他若是一个顶天立地堂堂正正的男人,也不该回避。

    “和你无关。是我强迫你做了不愿的事。”

    “我没有不愿。”

    絮絮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 她察觉自己失言,掌心下意识抚上嘴唇,整个人面红耳赤愣住 , 乔苍佯装未闻,他捡起扔在卧房门口的衬衫 , 上面布满褶皱,以及属于絮絮的长发和唇印,昨夜浑然忘我声嘶力竭的一幕幕断断续续仿若一场电影 , 彩色的开始,黑白的终止,在他眼前百转千回 , 肆意回映 , 他攥紧一声不吭,迈步离开,径直走入浴室,门关上一刻,他看向面前镜子,没有沾染一丝灰尘的长方形的玻璃上,是他愤怒懊恼到扭曲的眉目,黑色的,全部是黑色的。

    他对絮絮分毫情意都没有 , 他这颗铁石心肠岂是她能融化焐热,他碰了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女人,甩掉何其残忍,将就他又不肯。

    他要如何面对,面对这个每一寸肌肤,每一丝隐秘都被他摸过 , 吻过,占有过的女子。

    他蓦地咬牙,双目猩红,发了狠般握拳砸向镜子 , 玻璃碎成无数块,中间的着力点甚至幻化为粉末,细细密密,他的五官也顷刻间破裂。

    鲜血从骨节与指缝内溢出 , 流淌而下,蔓延过腕子,浸湿袖绾,他拧开水龙头,将自己脑袋完全沉入冷水中 , 短发和脸,还有双耳脖颈 , 浇湿得彻彻底底。★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絮絮站在卧房床尾愣了许久 , 皮肤的热度被空气熄灭 , 麻木 , 生出瑟瑟凉意,她打了个寒颤,关掉空调,叠好被子 , 清冽的烟味与酒味,从锦缎的浮层和缝隙散开,随着她扑腾的动作 , 而愈发浓烈,充斥鼻息 , 她情不自禁捏住两端,迎上自己面孔,贪婪埋入丝线棉絮中 , 嗅着属于他的气息,感受他的余温。

    她想她一定是痴迷的,可耻的。

    在偷偷做一件不可告人的事。

    她不敢回忆他在自己身上冲锋陷阵勇猛攻击的模样 , 那太性感 , 太狂野,也太令她窒息。这么久以来她无数次梦到,在那条冗长的巷子里,她初次遇到乔苍时。

    他不言不语,风华毓秀,站在人海之后,昏黄的路灯隐匿他,也虚无他,他半副清晰 , 半副朦胧,叼着一支燃烧的烟,她看不到他眼睛,但感觉得到,那是一簇世间男子没有的深邃与寒冽。

    那一晚他将她搅得惊心动魄,也是那一晚 , 她被迫的,身不由己的,走向一条刚刚踏上便后悔的路。

    絮絮收拾好一切仍迟迟不见他回来,她朝敞开的门外走廊试探喊了声苍哥,你还在吗?

    回应她只有无声。

    她疑惑走出 , 一步步谨慎挪向浴室,哗哗的水声传出,她敏捷听出那不是来自浴霸,而是水池 , 隔着半透明的磨砂门,高大欣长的轮廓影影绰绰,忽明忽暗。几滴血在蓄满水的大理石池子内飘散,溶释,浅淡的粉红被白光折射门上 , 絮絮意识到他受伤,本能破门而入 , 当她看清殆尽破碎的玻璃 , 看清他的愁容满面 , 沧桑疲倦 , 知道他在惩罚自己,对冲动之下稀里糊涂占有她这件事恨之入骨,她羞愧难当,转身奔逃 , 却撞上了被风吹合拢的门,她脚底打滑跌倒在地,不知是疼 , 还是被厌弃的痛苦,她掩面低泣 , 陷入冗长颤抖的死寂。

    乔苍透过镜子,一派沉默。

    良久之后,絮絮终于止息 , 她两只手移开,将凌乱的长发从头顶捋到耳后,晶莹剔透的眼泪垂挂在鼻尖和唇角 , 那般楚楚可怜 , “苍哥,你会不会赶我走。”

    这句卑微而哀戚的质问令乔苍心口发闷,他不能推卸自己的过错,他是酿成这件恶果的黑手,他压下胸腔内翻覆而来的沉重,扯下一条毛巾堵住伤口,随口说,“不会赶你走,提上裤子不认账的事 , 我不做。”

    絮絮隔着水雾凝望他,“留下我,你心里很勉强吗。如果日日夜夜看到我这张脸,让你厌烦,不安,我可以。”

    她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 似乎再也说不下去,那是她最不愿接受的安排,最不肯面对的事实,乔苍手背破开的伤口仍在渗血 , 只是比最初割裂时稍微缓慢一些,细密的血珠变得硕大,似乎在皮肉内凝结,“别多想。”

    絮絮僵硬回过头 , 扭曲侧身,“那我以后…还能陪着你吗。”

    乔苍不曾回应,他关上水龙头,甩掉水珠,走向无助而软弱的她 , 他驻足俯视良久,这张脸谈不上美艳绝伦 , 更谈不上颠倒众生 , 仅仅是很清秀 , 很舒服 , 天然而漂亮,絮絮精致白净的面庞在他眼底时大时小,最后隐去在一片铺天盖地的雪花之中。

    他眸光波涛隐晦,暗流涌动 , 猜不透在想什么,片刻后他缓缓伸出手,她略微迟疑 , 指尖搭在他掌心,任由他稍稍用力将自己从地上拉起 , 她本以为他会容许自己落进他怀中,然而在她朝前倾去,触及他平静冷漠的神情 , 不得不仓促收力,独自站稳。

    他将毛巾披在她肩头,遮掩絮絮不着寸缕的胸口 , “如果没有休息好 , 再睡一会,不会有人打扰。”

    他留下这一句,经过她身旁走出浴室,眨眼便消失在溢满阳光的回廊。

    几分钟后,他换上西装离开公寓。

    整齐高亢的苍哥,被几名从漳州港赶来接他坐镇出货的保镖喊得惊天动地,奔儿头起先有些发怵,不敢往跟前凑,偷摸躲在车后 , 贼眉鼠眼打量乔苍,见他反应如常,丝毫不曾震怒,他松了口气,嘿嘿笑着钻出来,手脚殷勤卖弄给乔苍拉开车门 , “苍哥,你还…”

    “还活着。”

    他打断,利落低沉甩出三个字,摸出烟盒,垂眸面无表情 , 奔儿头一怔,旋即嘴巴咧得更大,“这话说的,祸害一千年呢 , 且能活着,我没问这个。”

    乔苍抬腿要踹,奔儿头麻利躲开,他吸了吸鼻子,知道他逗着玩儿 , 笑得又奸又坏,“哥,最后怎么解决的?”

    乔苍说没解决。

    奔儿眼珠子往乔苍按压打火机的右手瞟,“不会他妈的自己弄出来吧?”

    几个马仔扑哧一声乐 , 纷纷低下头遮掩 , 乔苍骂了声少贫 , 弯腰上车的同时 , 略微踌躇停滞,他侧过头,吐出烟雾,透过这朦胧微醺的一团雾气 , 看向二楼敞开的窗子,对奔儿头吩咐了句,后者神情一变 , 什么也没说,颇为凝重点头。

    汽车发动的声响传来 , 失神的絮絮骤然回味,抹了把眼泪,光着身子狂奔而出 , 她匆忙穿好衣服,趁所有人都不在,往另一条相反的路口隐去。

    穿梭步行街 , 自东方之珠的门前两秒疾驰掠过 , 司机左打方向盘,一个急停,泊在一座装潢雅致地处偏僻的餐吧,絮絮给了他许多钱,让他不必找,以后倘若有人问起,也不要说曾搭载过自己,更没有在任何时候见过。司机不明所以,在金钱的诱惑下还是点头答允 , 絮絮左右瞧了瞧,确定无人跟踪自己,关上车门飞快转身。

    侍者招呼她进入回廊,她婉拒对方引路,独自前行,走了几十米 , 视线之中闯入一盏繁华璀璨的水晶灯,照射一层摆放的十七张餐桌,洒下目眩神迷的光波,她摘掉脸上宽大的茶色墨镜 , 自西向东扫视,最终定格在一所角落。

    那里已经有一名男子在等候。

    男子穿着深咖与宝蓝双色拼接夹克,头戴鸭舌帽,遮盖眉眼 , 露出的唇鼻部分,能清晰看到嘴角生长出一颗巨大瘊子,胡茬未剃,有几分沧桑,但了解道上规矩的不难察觉 , 他是为了隐藏庐山真面目,故意让自己如此邋遢丑陋 , 掩人耳目。

    絮絮食指压了压怦怦直跳的心脏 , 试图让自己镇定冷静 , 可无论她怎样深呼吸都无济于事 , 她太清楚这个男人是谁派来的,带着怎样危险狠毒的任务,如何胁迫她,命令她做事。

    但她无可逃脱 , 天涯海角她都会被找到,被他们带回,而且后果极其悲惨 , 她想要活命,想要过点像人的日子 , 只有屈服,只有听从。

    她紧握拳头,咬了咬牙关 , 悄无声息迈向那张被纷飞的尘埃笼罩的桌子,男人不曾抬头,目光凝视面前的糕点和茶盏 , 不知闻到她气息 , 还是听见脚步,亦或余光瞥见她衣袂,淡淡说了句,“来了。”

    絮絮坐下,“嗯。”

    男人似笑非笑,“他相信了吗。”

    絮絮不敢撒谎,也不敢邀功,生怕再有变数,被兴师问罪责罚处置 , 含糊其辞说,“似乎是信了,各有一半吧。”

    水杯盖不断阖动,反复浮荡杯口飘散的茶叶末,溢出清脆响声,絮絮吓得脊背一僵 , 掌心险些湿了。

    男人语气不屑一顾,颇为胸有成竹,“乔苍再厉害又怎样,还不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 总有他的软肋。有些看似非常难搞,毫无破绽的,花点功夫用些计谋,采取迂回策略 , 事半功倍。”

    男人说着抬起眼皮,在絮絮过于紧张从而苍白的脸上流连,“雄哥猜得不错,美艳的女人虽然让男人无从招架,却不一定能让男人放下防备 , 仁慈垂怜。他很会选人。那晚你哭泣时,我都被你骗过了。何况乔苍不过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 , 很会装老成不假 , 年纪摆在那里 , 经历的世故少。”

    絮絮十根手指纠缠搅拌在一起 , “我虽然跟在他身边有一段时日了,但他对我留有戒心,你根本不清楚他是怎样自律克制清醒的男人,肉体不会使他对我放松警惕 , 反而令他疏远我,甚至赶走我。”

    男人说这有什么要紧,时间久了 , 总有疏于懈怠的时候,那就是你下手的时机 , 最晚两个月,办妥就行。

    絮絮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 百般为难犹豫,男人不动声色观察她,她的手指 , 她的眉头 , 她咬出红痕的唇齿,都泄露了她一心二用,和摇摆不定。

    他顿时横眉冷目,“你他妈不会对那小子真动了情,背叛雄哥了吧?”

    絮絮急忙否认我没有!

    男人眯眼,将信将疑,她死死捏住水杯,指甲叩击在玻璃上,发出丝丝拉拉的脆响。

    她心口慌乱无措到极致。

    背叛。

    这是多么可怕的判定,她甚至会为此付出生命。

    这些人到底多么凶残发指 , 她一清二楚,她的母亲,她的妹妹,她的朋友,都毁灭在他们手中,她就像一张网 , 被织就得密密麻麻,看似独有的柔韧,实际上罪恶的操纵的手,在站立于岸上他们这些垂钓的人手中 , 网撒入湖泊,池塘,没有天翻地覆的诱饵包围攻势,只有一颗 , 有极强的目的性喂哪一条鱼,它不肯上钩,便再撒第二次,第三次,直到鱼儿入网 , 再不就是这张网怎样都捕捉不到,那么网便是失败的 , 无用的 , 会迎接属于网的惨烈下场。

    被撕碎 , 焚烧 , 毁尸灭迹,以防泄露机密,故而提前推向永不见天日的地狱。

    男人从口袋内摸出一个牛皮纸包,折叠方式很古怪 , 打开便再不能复合到原样,因此她用了,还是没用 , 只要男人下一次要求她把纸包带来,看一眼是否拆开便知晓 , 如果打开乔苍没有一点效果,就是她背叛,如果没打开 , 她更是背叛。

    絮絮竭力克制自己的颤抖,平静从容接过,“什么剂量。”

    男人喝了口茶 , “不好奇是什么吗。”

    絮絮冷冷说是断肠草还是蒙汗药 , 你给我了,不就是要我给他用吗,知道与否都要做,还不如稀里糊涂,省得派上用场时,我手软失败。

    男人大声狂笑,“很好。点到为止的聪慧,雄哥最喜欢,等事情稳妥办成 , 他会放了你,给你一笔钱送你离开漳州,去哪里安家过日子,看你自己意愿,总之,有功之臣 , 自然能得到奖赏。”

    絮絮低头,掌心安放的纸包,被她的冷汗浸湿,轻飘飘毫无重量 , 可里面的粉末,却能引发惊世骇俗的风波,而这场风波,到底是爆发 , 还是未曾开始便熄灭,取决于她。

    在这原本就弱肉强食,兵不厌诈,为荣华利禄和生存立足而不择手段忘恩负义的世道,她是要自保 , 还是要情肠。

    躯壳受人摆布控制,心一旦变了 , 从冰冷到炙热 , 她便不是一具靠丝线支配的木偶。

    她狠了狠心 , “我明白了。”

    她起身要走 , 男人似是看穿了她视死如归,对乔苍割舍不下的心肠,黝黑的面孔迸射出一缕凶狠,“做成 , 有立功的对待,做不成,你该知道雄哥多狠。不会因为你是女人 , 就对你网开一面,相反 , 没有办不到的,只有你不肯,不肯为雄哥效力 , 他还会不会留。不要指望乔苍救你,你是他的敌人。”

    有读者问新书,构思和剧情在我脑海 , 但盛宴快完结时才会动笔 , 目前只写盛宴,以免分神、烂尾,要对得起你们和我的故事。姐妹儿放心,最晚12月发新书。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