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乔苍番外9 献出她,放过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曹荆易对盛文果断出手,如此干脆决然来势汹汹,似乎蓄谋已久,又恰逢赶上好时机,乔苍不认为以他一己之力能够将自己打击得节节败退,他势必凭借曹家的权势控制了广东大半官场 , 要么威逼要么利诱,那些人为了保乌纱帽,不得不为他卖点力气,至于曹荆易因何这么做 , 布下如此庞大凶险的一盘棋局,他看得不十分透彻。本↘书↘首↘发↘追↘书↘帮?a href="/3270/khttp://m.zhuishubang.com/" target="_blank">khttp://m.zhuishubang.com/

    和乔苍为敌代价颇重,这是二虎相斗,他的把柄暴露在身体之外 , 世俗之下,可不是谁都能抓得住,更不是抓住了都能利用,曹荆易唐突冒险,赢了自然没说的 , 若是输了,官门世家靠脸面声誉吃饭 , 曹家能熬到今日 , 不可能没有污点 , 不止有 , 还非常多,曹柏温以自己仕途权力作保护伞,庇佑曹荆易做生意,聚敛钱财 , 乔苍若是握住这副底牌,反噬要挟,他这刀口舔血过活的亡命徒 , 曹荆易未必比他玩得起。

    乔苍单手握拳,置于唇鼻间 , 目光紧盯窗外十字路口闪烁的黄灯,司机一踩油门冲了过去,沉没进滚滚车海 , 向西北大道行驶,“乔总,我们现在非常被动 , 盛文情况不容乐观 , 再找不到对抗的筹码,恐怕这次要赔惨了,梁政委和曹先生不出所料已苟合到一起,迫于他京圈的背景,梁家才放弃您这棵摇钱树,不敢不划清界限。我们能拿出的唯有钱,钱若失去吸引力,真是山穷水尽了。”

    仕途分圈子,根据势力、年头、直辖、隶属、政治规模区分 , 京城的官员是老大,北省以天津河北为首居老二,南省排末位,其中经济发达的广东、上海为首,算是这边圈子唯一能和北省抗衡的,但也要受制于京城 , 曹荆易属于京城背景,在官场系统居于金字塔尖,这也是他无所忌惮,对广东官场控制的根本 , 他有退路,有屏障,有砝码。

    秘书并道,滑入紧挨护栏的一趟路 , 准备左拐,“现在能钳制曹先生的,只有同样隶属京城背景的周容深,不过他是后调过去,人脉维护不多 , 但公安部副部长的面子,掌握全国警力 , 官场地位相当牛,实在不行…”

    秘书欲言又止 , 他透过后视镜偷偷打量乔苍的神情 , 本想说请夫人出马央求 , 让周容深周旋下,又畏惧乔苍震怒,仓促咽了回去。

    乔苍凝视屏幕显现的号码良久,命令秘书回拨过去。

    曹荆易似乎在等他 , 知道他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摸牌探底的机会,只响了两声便接听,秘书说我们乔总在洗手间 , 曹先生是否有急事。

    曹荆易声音淡淡,不疾不徐 , 非常平和,“想要约乔总喝杯酒,打一局台球 , 不知他肯赏脸吗。”

    秘书扭头征询乔苍,后者眉目凛冽,视线投向窗外 , 冷漠而沉寂 , 秘书立刻说,“抱歉,曹先生,乔总公务忙碌,无暇赴约。”

    曹荆易溢出一声轻笑,“我深知乔总水深火热,想请他借酒消愁,他既不肯,我也不强求 , 只是很遗憾,有些话也不得空说了。”

    秘书敷衍笑,准备二度开口拒绝时,乔苍忽然抬起一只手,终止了他的驳回,秘书立刻改口 , 让曹荆易说地址。

    对方讲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偏僻小处,便挂断这通电话。

    “看来曹先生不是非要和您敌对,也有转圜余地。”

    乔苍手肘撑窗,支住额头 , 眼底笼罩一层意味不明的幽暗,“他也不会白白布局。”

    车抵达曹荆易约定的地方,果然是羊肠小路,十里深巷 , 倒是酒味很浓,两旁的砖墙和青苔也颇有意境,最后几簇将要凋零的桃花,在枝桠顽强挣扎,随风声湮落砸向玻璃 , 砸向刚刚摇下车窗的乔苍肩膀和领口,他指尖顿住 , 垂眸看了一眼 , 花色很美 , 他还记得何笙就是花下一支舞 , 迷住了常禀尧,颠覆了辉煌半个世纪的珠海第一大家族,可惜他未曾在场,没有看到 , 但他想一想,也知她是如何身姿曼妙,婀娜窈窕。

    他手指轻轻掸去 , 残花坠落在车内,洒满一地。

    他抬起头 , 视线定格在这栋古色古香规模狭小的酒馆,格调普通,装潢也一般 , 勉强算雅致,绝不是什么奢华场所,秘书也好奇说 , “曹先生的身份 , 怎会约您到此处。是拂您面子还是…”

    乔苍从容不迫整理西装,面无表情说,“他是要躲开特区的眼线,他这几日把官场搅得一锅粥,做什么事也要避风头。”

    秘书点头,下车拉开车门,躬身将他迎出,他踩在一米阳光深处,侧头薄唇阖动 , 这样一幕落在二楼橱窗内的曹荆易眼中,他唇角噙笑,对身后空气说了句,“可以开始了。”

    酒馆门口站立一名黑衣男子,他见乔苍走上台阶,立刻鞠躬 , “乔总,曹爷恭候您多时。”

    乔苍特意问了句,“多久。”

    男子说怎么也有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前,他刚离开梁府 , 曹荆易就已经在等。

    乔苍微扬下巴,示意男子掀起珠帘,他进入酒馆的同时说,“诸葛亮未出茅庐 , 平定三分天下,你们曹总也料准我会来。”

    男子笑容得意,“我们曹爷轻易不出手,一旦算计谁,势必料事如神。”

    秘书询问了一名酿酒的侍者 , 他指了指楼梯,“右拐最后一间 , 是我们酒馆唯一的雅间。”

    乔苍步上回廊 , 听到空气中隐隐传来丝竹管弦的乐声 , 节奏非常轻快动听 , 但分不清来自哪扇门,哪道口。

    他驻足聆听片刻,锁定最后一间,紧随其后上楼的秘书也说 , 曹先生在里面。

    门虚掩一条缝隙,大约一指宽,乔苍脚趾抵住 , 轻轻一推,浓郁的红酒香掺杂着白酒香 , 纠缠溢散,蔓延流淌,每一丝空气都不能幸免 , 整间房屋浸泡在酒海中,不胜酒力的人闻上一口便能醉倒。

    秘书站在回廊合拢门扉,乔苍往深处行走几步 , 还未曾看清屋内景象 , 墙壁一侧春江花月夜的曲子霎时浮荡而来,动人心弦,他偏头凝望,一只硕大的木桶停放在屏风前,后面立着一盏铜镜,角度距离地面倾斜,浮在木桶上空,桶内竟有一名女子,她虽未暴露 , 镜子却能反射出,而她亦不是藏匿在清水中,是鲜红艳丽的洋酒。足有几十箱才能倾注溢满这样一只用来洗澡的浴桶。

    屏风镶嵌的白色茜纱,是川蜀水乡织就的锦缎,在丝绸中以清凉如玉,触手温软著名 , 细腻的绸缎纹绣着九天仕女,酒中女子的长发挽起一支金色步摇,她抬起纤纤玉手,拔出的霎那 , 青丝如瀑,席卷散落,恰如仕女起舞。

    不必看她的面容,也知道定是世间尤物。免-费-首-发→【追】【书】【帮】

    镜子缭绕层层水汽 , 仿佛泛起的白雾,乔苍在片刻失神间,女子已然浮出水面,她容色精致,眉目艳丽风流 , 尽管大半身躯仍浸泡在酒水中,被木桶所遮掩 , 但裸露出的锁骨 , 肩头 , 胸脯 , 格外白皙莹润丰满挺秀,她口中哼唱江南小调,一旁端坐弹奏琴笙筝的三名女子,指尖轻拢慢捻飞快拨动 , 应和她黄鹂般婉转清丽的歌喉,如此艳而不俗,妖而不媚的春色 , 令人失魂落魄。

    曹荆易背对门口而坐,面前一张木头圆桌 , 正中央摆放的三足鼎炉熏香袅袅,吞噬了他的眉眼和神情,他胸有成竹 , 淡泊沉默,专注凝视香头散开的淡蓝色烟雾,并未回头。

    桶里的红酒在女子婀娜身躯的扭动中溢出 , 从边缘口肆意迸溅 , 如同盛绽的海棠,滴滴答答沿着瓦片流泻而下,起先只是一些,而后荡漾不可收拾,很快地板被浸泡,在白灯之下光彩熠熠,女郎皎洁如月,伏在边缘喘息,湿透的身体颤栗起伏 , 媚眼如丝朝乔苍笑,后者平静收回视线,一边褪去西装,一边走向圆桌。

    “曹总,如此开场,我大开眼界。”

    曹荆易听到他说话 , 这才慢悠悠转过身,故作刚察觉,浅笑伸出手,两人握住 , 面容风平浪静,可腕力都不轻,能感受到对方的力量,却也维系在一个合适的火候中。

    “乔总 , 这话我只当作老朋友的玩笑了,你什么眼界没见识过,这点雕虫小技,我自娱自乐还好,入你眼根本妄想。”

    乔苍松开手 , 在他对面落座,两人都非常和睦 , 似乎这几日的战局与他们完全无关 , 只是局外观战的过客 , 桶内女子慵懒梳理湿发 , 朝门口有气无力喊了声,“上酒。”

    这声音轻灵娇媚,像喝多了的狐狸,定力稍差许是骨头都酥了 , 在侍者端上酒坛准备开启瓶塞斟满时,曹荆易不动声色按住他手腕,微微偏头示意他下去 , 不必打点这处,侍者躬身退出 , 他们谁也没有动,面对面兀自沉默,近乎静止停顿了数秒 , 管弦乐在一曲结束后戛然而止,三名侍女起身,低头离开雅间。

    乔苍将这一幕纳入眼底 , 拇指和中指捻了捻 , 疑窦与防备丛生。

    曹荆易握拳吐出一声哈欠,“近来春困,喝酒便醉,醉了便睡,稍后我如果口不择言出了丑,乔总不要怪罪。”

    乔苍明白他言下之意,他说无妨,我也是一样。

    曹荆易拿起放置在一侧的折扇,以扇尾勾挑 , 翘起红绒布制成的瓶塞,将足有半缸子那么大的酒坛打开,霎时芳香四溢,浓郁逼人。

    他手腕倏而一沉,折扇在他掌心摊开,动作格外娴熟儒雅摇晃 , 笔挺竖起的衣领在窗外灌入的微风中颤栗,“酒窖珍藏的女儿红,幸好我常来,否则老板不舍得拿出招待。”

    乔苍轻挑眉梢 , “好酒,很应景。”

    曹荆易淡笑,“乔总知道这样的美酒,怎样喝才最入味吗。”

    乔苍眯眼不语 , 他打了个响指,木桶内浮荡的女子忽然缓慢站起,修长纤细的四肢撩起涟漪波涛,发出哗啦的声响,仿佛一张碧海蓝天下的水床 , 躺着吃了春药的姑娘,在难耐呻吟 , 等待男子情欲的救赎。

    栗黄色瓦片如同虚设 , 根本无法再遮掩她的姣好胴体 , 女郎赤裸娇躯一丝不挂 , 在两个男子注视下也不觉难堪,她唇角的笑很浅,却非常蛊惑,酒香之中隐藏清幽的花香 , 像吸食过罂粟,灯光如此温柔,如此灼烈 , 她白皙如玉的皮肤缀满艳红色水珠,蔓延过挺拔的乳房 , 顺顶端的蓓蕾流淌,滑过腹沟,没入私处 , 许是凉,又许是软,女郎平和妖娆的姿态 , 在那几滴酒水聚集到腿间的娇嫩时 , 单薄的身体颤了颤,层层潮红浮起,香汗淋漓。

    乔苍想起何笙,她也是极其敏感的女子,而且能做到万里挑一的潮吹,这是做爱的绝技,女人不仅爽,男人更喜欢,那如泉喷涌的湿滑 , 紧致,没有什么比看到蓄谋已久的猎物在自己胯下声嘶力竭呐喊更美好刺激的一幕。

    他还记得她最快乐欢愉时,那张近乎着魔的脸庞,很美,狰狞而生不如死的美,她无法克制那份颤抖 , 那份癫狂,她会狠狠抓他,抓虚无的空气,她身体内的白骨 , 都在奋力冲破皮囊的禁锢,一道道凸起,膨胀,耸动 , 乔苍最喜欢那副模样的何笙,他说什么她都肯听,都不反驳,柔情而顺从,也只有那样的时刻 , 他才觉得自己对这个热烈盛开的女人真正的占有,降服 , 掌控 , 并且被她深爱依赖着。

    女郎几步踱到乔苍身旁 , 顺势而坐 , 她的幽香比这桌上敞开的女儿红还要芬芳,比那窗台摇曳的玫瑰还要媚,如此轻飘飘靠近,又悄无声息入怀。

    他心底无动于衷 , 静如止水,面上却风流倜傥,十分享受那双茱萸的抚摸 , 曹荆易置若罔闻饮酒,眉目染笑 , 极其了然,椅子很宽,刚好露出边角 , 女郎虚无挨着一边,紧贴他衬衫,一手拉住桌角 , 一手攀上肩膀 , 柔软无骨的身子仿若藤蒂缠绕,酒香与体香萦绕于鼻息,乔苍的神色看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他执杯轻晃,偶尔饮一口,余光在女人和曹荆易脸上来回闪动。

    女郎嗓音如悦耳铜铃,敲击心上春光荡漾,“久仰乔总大名,今日一见。”

    她停了停 , 晶莹剔透的唇往他耳畔凑,“一见你,我都分不清自己流出的哪些是水,哪些是酒了。”

    乔苍被她直白的挑逗嗜笑,他指了指旁边空椅子,示意她坐在上面 , 女郎不太情愿,又不敢违背,只得留下一条细弱长腿缠住他,臀部挪过去 , 于是双腿分开春色乍泄,很快椅上湿了一片,猩红液体相比桶中的颜色有些浅淡,大抵融合了白水稀释 , 还真是尤物,只是贴上男人身体,就可以这样淫靡。

    “曹总这是什么意思。”

    曹荆易一本正经说,“好酒,好天气 , 好景色,唯独缺美人 , 也没有味道。”

    乔苍故作恍然 , 他手指在女郎的下巴勾了勾 , 挑眉笑 , “现下味道齐了,我和曹总一醉方休。”

    与此同时何笙正在别墅内把玩一樽紫色珊瑚礁,她托举过眉眼,逆着阳光观赏 , 中午宝姐的司机将这东西送来,装在半人高的冰棺内,打开后寒气扑面 , 她以为就是质地花纹好看些的普通珊瑚礁,没想到竟然是世所罕见的紫珊瑚 , 早就在市面上绝迹了,常年出海打渔的人都难得捞上。

    保姆拿着一盒首饰下楼,走到她面前打开 , “夫人,您吩咐挑选的顶级南珠,还有特级翡翠 , 我也不认得,您看是这些吗?”

    何笙瞥了一眼 , “回来等司机来拿冰棺时,把这个给他捎上,还宝姐的情,我总不能让她亏太多。”

    保姆将首饰盒放在棺椁盖上,正巧紫珊瑚被窗外的阳光笼罩,散发出灼烈的彩色,她惊讶说,“夫人要的原来是这个。这不是海里的植物吗,也不贵重啊。”

    何笙说它若不贵重 , 南珠更算不得什么,珍珠好歹还买得到,珊瑚礁已无价无市了。

    她愈看愈觉得这东西真好,深海紫珊瑚表层附着的磨砂越是粗糙,厚实,越是珍品 , “广东官场的一把手江省长,他的续弦夫人是情妇上位,心思毒辣得很,把他原配老婆活活气死在医院 , 连尸体都是娘家收的。这位江太太很能做丈夫的主,而她非常喜欢珊瑚。甚至到了因爱成痴的地步,尤其最喜欢奇形怪状五花八门的。玩珍宝的行家,都懂得猎奇的道理。”

    保姆恍然大悟 , “您推了傍晚马太太的邀约,是想去给江夫人送礼。”

    何笙淡淡嗯,她把珊瑚放置在礼盒中,系好丝带,“告诉司机备车 , 赶在太阳落山江省长下班前,往江府走一趟。”

    何笙清楚乔苍不便见江省长 , 这些高官事儿办不办得成先放在一旁 , 狮子大开口什么都敢要 , 男人在场面上搞不定的事 , 女眷使点旁门左道,也许还有些希望。

    不过这一次事态严重,她也只是三成把握。

    车停泊在干部大院门外,何笙探头瞧了瞧 , 一排排院落相距数米,横列有六栋,房子都有些陈旧 , 不过气派很足,门口站岗的警卫正与一辆车交涉 , 她推门走下,司机拎着盒子跟在身后,警卫看到她立刻抬起一只手 , 示意停止盘查,她用丝绢遮脸,轻咳了声 , 司机走过去和对方说了句什么 , 警卫微微一怔,点头放行。

    江府在第一排第一栋最恢宏的庄园,住所由政府直供,卸任再搬离,根据官员级别和资历排号,江省长在广东是第一把交椅,自然住在得天独厚的位置。

    司机上前叩门,大约半分钟,里面传出回应 , 保姆推开落地窗,往庭院这边小跑,她隔着铁栅栏蹙眉打量,见来人眼生,有些疑惑问,“您是?”

    司机介绍说这是我们太太。

    保姆哦,“不知太太夫家姓什么?”

    何笙说乔。

    她恍然大悟,恭敬鞠躬 , “原来是乔太太光临,恕我眼拙。”

    她将门栓抽离,请何笙进入,“省长在市委开会 , 大约晚上才能回。”

    “无妨,我是来拜会省长夫人,不会冒昧吧。”

    “哪里的话,夫人待着也无聊 , 如果和乔太太投缘,还得麻烦您常来坐坐。”

    何笙从司机手中接过礼盒,跟随保姆进客厅,她让稍后,上楼请夫人下来。

    保姆离开片刻 , 身穿旗袍的江太太出现在楼口,她很热情 , 站定打量何笙几秒 , 便快步走下 , 招呼她坐 , “乔太太,这四月份的春风报喜,把您吹来了。”

    何笙听她第一句话,就猜测这是一个口蜜腹剑的厉害女人 , 自来熟,又能说会道,而且眼色精明 , 她颔首说叨扰夫人休息,我也是唐突。

    “怎么会呢 , 我们也见过,只是没有说上话而已,我还怕老江不在 , 是谁打着你的幌子来送礼行贿,这不才为了看仔细怠慢你一会子,可不要怪罪我呀。”

    聪慧又虚伪的女人 , 最难斗。

    何笙笑说 , “江省长两袖清风,是官场楷模,怪不得广东的经济蒸蒸日上,有这位呕心沥血兢兢业业的好官,想不出色都难。”

    江太太笑得合不拢嘴,“乔太太的伶牙俐齿名不虚传呀。”

    她吩咐保姆拿些茶点和水果,她随手捏起一颗樱桃,问来得仓促是不是有事。

    何笙说,“江太太跟在江省长身边一定见多识广 , 我最近得到一件好东西,您能帮我上眼吗?”

    江太太很爽快,让她拿出瞧瞧。

    等何笙把珊瑚礁从盒子内捧出,她顿时目光明亮,喜形于色,何笙装作没察觉,她说珊瑚礁一般人不懂 , 我得找个行家,省得被骗了。

    江太太指了指露台,一处小型喷泉内放着十几樽五颜六色的珊瑚,“我最喜欢这个 , 你问我还真问对了人。”

    何笙露出一副遇见知己的惊喜,“原来江太太喜欢,我说呢,怎么来找您的念头这么强烈 , 敢情这东西嫌我外行,非要跑到您的地盘上,那我还强留不得了,你帮我瞧瞧,我长了见识 , 就送您当学费了。”

    江太太不可置信,“这…”

    她目光在珊瑚上梭巡,爱极了的样子 , 更实在说不出口拒绝的话 , 何笙清楚有门道 , 立刻趁热打铁 , “我看那池子里,蓝色,绿色,灰色 , 白色,这些珊瑚礁都不值钱,我送您的这一款 , 四大洋也找不出几个。您看成色就知道了。”

    何笙将珊瑚礁紧挨底部的一簇绒毛石扒开,“精雕细琢过的 , 也未必有这样精致,何况它是天然的,这可就稀奇了 , 您用来收藏还是送人,或者出手售卖,面子和钱财 , 哪个都亏不了。”

    江太太眼睛愈发明亮 , 她伸手小心翼翼接过,抚摸时都不敢用力,生怕破损,“哟,通透极了,手感也好,像长了一层砂石。”

    她翻来覆去打量,忽然在珊瑚礁中间的凹槽内,摸到了硬石 , 她仔细瞧顿时怔住,“这怎么还有一块红玉?”

    何笙笑眯眯说,“这就是它稀罕之处,从海底打捞上来时,就衔玉而生。是大吉的兆头,我花费百万金才买下,否则早流通到欧洲去了,人家还不眼巴巴当国宝啊!”

    江太太听到这么稀罕更加爱不释手 , “乔太太怎么如此客气,这么好的东西不自己留着,还来送我,我怎么能收。”

    何笙把江太太捧着珊瑚的手 , 彻底推到她自己怀里,“虽然我与江太太之前没有往来,可乔苍与江省长交情匪浅,我早该来拜访 , 耽搁到今天,不备上一份厚礼,我哪有脸面进您的门。”

    她喜滋滋说也是,再珍贵也是死物件,咱们的姐妹情才是千金不换。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 只有一样,再碰到这好珊瑚 , 记得帮我捎一件。

    何笙顺水推舟 , 往她那处坐得更近些 , 压低声音说 , “我还真要麻烦您。”

    江太太让她说。

    “盛文的船厂和房产,最近无缘无故遭受打压,损失很大,我先生为这事十分焦急 , 盛文是大企业,一般官员稳不住,只有江省长…”

    她话还没说完,江太太一听是这事 , 顿时脸色一变,将手中的珊瑚礁也放回了盒子中 , 何笙见情势有变,她主动问是这东西还不够入您眼吗。

    她摇头,“乔太太 , 东西我很喜爱,我这满屋子的珊瑚,也没有您这一樽珍贵 , 可我办不了您的事 , 无功不敢受禄。”

    “江省长疼爱您,您如果肯求他,他没有不答应的。盛文的买卖规矩,绝对没有违禁,不会牵连江省长。”

    江太太说这可是抬举了,老江对我是言听计从,可我也知道分寸,这事儿上面的高官压着,他管不了。

    何笙早有耳闻 , 只是不敢确信,她不禁脱口而出,“莫非真是京城的曹家?”

    江太太讳莫如深嗯。

    “他们因为什么?乔苍与他们没有过节。”

    “这我就不知道了,过节重要吗?官场高深莫测,有时不肯同流合污,就会遭受排挤,何况乔先生的生意做得也太大了 , 他孝敬打点四面八方的那点钱,别人贪图更多。”

    曹家步步紧逼不给人活路,除了幕后坐镇的曹柏温,广东是曹荆易在出头 , 何笙和他接触不算很多,只金三角那段时日,她对这个人也看透了三四分,凶残 , 阴险,奸诈,圆滑,深沉内敛不过他迷惑的躯壳,他对她很好 , 但不意味着这个人是好人。

    他如同曹家在官场的招魂幡,他有一种魔力 , 任何人同他见过 , 同他谈笑风生 , 便会对他极其依赖 , 极其信任,从而哪怕是错路,是贼船,也蜂拥而上。

    何笙感到穷途末路 , 如果真是曹家,乔苍即使天大的本事,也抗衡不过京圈的官场 , 只有江省长这根稻草了,她咬牙看了看那盒子 , “江省长只要出面,这样的珊瑚礁,我再为您淘换五樽。”

    江太太无动于衷 , 闭目摇头。

    何笙眼瞧这条路行不通,她泄了气,“既然江太太无能为力 , 我不为难您 , 告辞。”

    她起身要走,江太太叫住她,指了指桌上的珊瑚礁,东西既然拿来,何笙也没想拿走,何况江太太如此喜欢,仕途上的人都被世道宠坏了,求而不得就是大麻烦,她还不打算再生是非。

    “我不懂欣赏 , 留在我这里也糟蹋,就送江太太,这事不成,以后我总还有求您的地方。”

    江太太抿唇,心弦微动,何笙在保姆引领下走到玄关 , 她开口请她留步,“乔太太是讲情面的人,我也不能白收您的,不妨给您指一条明路。”

    她跟上去 , 用手掩唇,“公安部的周副部长,可拼个试试。”

    何笙一怔,曹柏温是最高部门的副常委 , 比周容深官职高了两级,已经封顶,如此悬殊怎么抗衡得了。

    “他恐怕也不行。”

    江太太摇头,“曹家如今并没有实权,只不过曹副常委曾打下了仕途的脉络 , 现在吃老本就够他和子子孙孙呼风唤雨了。而周部长有实权,曹家既然通过政府对乔总打压,周部长不正好直管吗?”

    何笙陷入沉思 , 江太太笑说别人我也就不支招了 , 周部长铁面无私 , 官场谁不知道,可您偏偏…

    她欲言又止 , 笑得格外玲珑,“您自己掂量,这是唯一的路。”

    何笙从江府出来,司机迎上前问她结果怎样 , 她神色凝重摇头,张了张口,周那个字才到唇边 , 又干涩咽了回去,指了指前面的路 , “回吧,再说。”

    何笙回别墅的途中,乔苍与曹荆易酒过三巡 , 彼此身上都有了酒气,他不露声色瞥了一眼空了大半的酒坛,“戏也演了 , 酒也喝了 , 女人也看过,曹总是时候直言,你这几日筹谋施压,到底要什么。”

    女郎葱白清香的手指,从乔苍唇角掠过,抹去他残余的一滴酒,曹荆易闷笑,他拿起酒坛,又各自斟满 , “既然乔总心知肚明,盛文遭遇空前绝后的逆境,是和我有关,除了我,也没人办得到,我便不遮掩 , 我有话直说,我父亲对盛文很感兴趣。”

    乔苍原本平静的脸孔,出现一丝隐隐的皲裂,但没有加深 , 而是及时止息,他嗤笑两声,凝视推到自己面前这杯酒,语调幽幽 , 阴森入骨,“我对曹家也感兴趣,你给吗?”

    曹荆易挑眉,“曹家给了乔总,乔总不能利用它怎样,所以这个置换 , 很荒谬。”

    乔苍果断拂开女郎的手,女郎原本软绵绵靠着他 , 突如其来的蛮力令她措手不及 , 她整个人向后倒去 , 惊呼着 , 挥舞着,还是重重砸落在地。

    酒水流泻,她倒在嫣红的液体上,仿佛盛开的红莲。

    乔苍对地上蠕动挣扎 , 艰难爬起的玉体横陈毫无动容,也不怜惜,而是上身前倾 , 目光深沉冷峻,逼视曹荆易 , “同样,你也很荒谬。”

    曹荆易没有恼怒,他与乔苍碰了碰杯 , 一饮而尽,“乔总如果不认可这个条件,我还有第二个。”

    乔苍舌尖舔过牙齿 , 危险眯眼 , “你说。”

    曹荆易反手指向身后一身濡湿的歌女,“这个女人。”他笑得意味深长,“是否相似谁。”

    乔苍不露痕迹皱眉,他看向这惊魂未定的妙龄女子,她的眉眼。

    似乎有几分何笙的味道。

    放荡,娇媚,凌厉,不失纯情。

    这样婀娜柔软的腰肢,这样勾魂摄魄的姿态和眼神 , 虽然与何笙还差了一些,但却有七八分神韵了,如果不是天生,就是被后天按照她的样子调教过。

    乔苍霎时怒气冲天,他不可抑制将酒杯拂到桌下,仍不解气 , 泛白的暴起青筋的指尖卷起桌布朝高空一抛,视线中此起彼伏的狼藉,稀稀拉拉破碎炸裂成无数瓷片,他面容阴沉寒冽到极点 , 而曹荆易在他的震怒之下,声声笑得愉悦。

    乔苍握拳冷笑,“你倒是敢说。”

    曹荆易说没什么不敢,乔总暂时趋于下风 , 我作为打压者,哪有不敢提的条件,这不是你要我开口的吗。

    他照样咄咄逼人,寸土不让,“我这两个条件 , 乔总更愿意牺牲哪一个。”

    乔苍眉眼狰狞,一字一顿 , “我答应你第三个。”

    曹荆易饶有兴味哦?

    他忽然站起 , 刮起一阵劲风 , 他居高临下倾压 , 在曹荆易头顶说,“各显手段,你死我活。”

    他留下这一句,拿起西装扬长而去 , 曹荆易掸了掸裤腿和袖绾被飞溅上的酒水,“乔总。盛文的股票倘若继续下跌,不出半月 , 恐怕就要宣告破产,从商海退出了。这可是你半生心血 , 把盛文保住,比什么都重要。”

    乔苍一言不发,背对他站立 , 面前的磨砂门倒映出他的惊涛骇浪的面庞,以及身后保存下最后一杯未碎,慢条斯理饮酒的曹荆易。

    “盛文终结后 , 大批警力会对广东省内所有赌场、娱乐会所进行排查、扫荡 , 乔总知道,他们真正的目标是谁吗。”

    曹荆易爆发出一阵低低的清朗的笑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盛文倒台,乔总的产业陆陆续续都要覆灭了。还是考虑清楚为好。”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