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11 何笙,我成全你和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了无生气的嗓音,死寂悲哀的面容,令周容深身体一僵,他伫立在手术室门口久久未动,白光将他身影拉得欣长,清瘦 , 又那么落寞萧瑟。

    长裙袂角在护士指尖纷飞,下摆卷到腰腹,露出两条细弱弯曲的腿和丝绸内裤,麻醉师正要为我打针 , 郑主任看了一眼周容深,按住她腕子,“周部长,请您外面稍候。”

    他仓促回神 , 复杂深沉的视线从我脸上移开,“轻一点,尽量不要让她痛苦。”

    郑主任让他放心,他转身离开后,门随之合拢 , 啪嗒一声响,惊了床上本就不安的我 , 我浑身紧绷 , 对这里的一切 , 对鼻息充斥的味道 , 对这些陌生的面容,每一颗毛孔都叫嚣着抗拒排斥。

    护士拿着酒精棉签在我大腿内侧擦拭消毒,冰凉的触觉使我情不自禁颤栗,我捏紧床单 , 心头铺天盖地的哀戚与绝望狠狠把我吞噬。

    未曾给我倒计时的余地,我来不及心疼,怜悯 , 痛哭。

    就要眼睁睁看着寒冷的铁钳,仿佛一只残忍的大手 , 抽取我腹中胎儿的生命,和我分离,剥夺她的啼哭 , 她的呼吸,以及来这世上看一眼天空的权力。

    她本不必卷入大人的纷争,这些怨恨 , 争斗 , 厮杀,与她何干,她不过是投胎做了乔苍与何笙的孩子,便大错特错,不被这冷漠的世俗所容留。

    千刀万剐,万箭穿心,为何不冲我来。

    别人眼中的我,高贵,显赫 , 呼风唤雨,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男人心甘情愿捧给我,为我把江山都颠覆,或是我心狠手辣去掠夺,迷惑是非 , 颠倒黑白。可谁也看不到这不可一世的坚硬皮囊之下,藏着多么可笑又无能的懦弱心肠。

    我守不住自己的骨肉。

    我这条命,半点不由自己。

    我不敢想,乔苍得知消息会怎样暴怒 , 他会发狂,会不计一切报复,报复周容深,甚至报复我。

    他一定以为我贪婪 , 爱慕部长夫人的光环,宁愿拿无辜幼子的性命换取容深的宽恕,换取维持这段婚姻的筹码,押注我的未来,比蛇蝎还恶毒。

    他根本不会觉得 , 我有多么为难,多么不可抉择。

    一面是挚爱 , 一面是丈夫 , 一面是我的罪 , 我的错 , 我的愧。

    这三座密不透风高不可攀的大山,压制我的灵与肉,我吊着这口气息,在底下呼救挣扎 , 都不知自己在等什么。

    等哪一日的黎明,等哪一日的救赎。

    郑主任坐在床尾打开一盏白灯,对准我腿间 , 我感觉到一片四面棱角的玻璃抵入,有些丝丝拉拉的灼烧和疼痛 , 在边缘试探着压了压,她指着屏幕反馈出的图像说,“两个半月子宫壁还未被撑薄 , 接近阴道口,深入一半就可以,搅动时盯紧出血情况 , 尤其避开这块透明处 , 周太太的囊已经有破裂征兆,子宫壁也非常脆弱,尽全力保住她的子宫,剥离时不必考虑胎儿流出的形状。”

    她每句话字字珠玑,仿佛在我体内投下无数尖刺银针,扎得千疮百孔血肉模糊。

    我闭上眼,咬牙啜泣,胸口剧烈起伏间,手术室的吊灯关闭 , 只剩下我身上这一盏,我暴露在四双眼睛里,毫无反抗招架之力。

    眼前忽然大雾弥漫,水汽迢迢,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好像在一股强势力量的推动中站起 , 背靠一堵破败墙壁,耳畔有哭声,婴儿的哭声,时远时近 , 阴森入骨,我四下张望,大喊是谁,为什么不出来。

    我话音未落 , 眼前半米外的空地白光乍现,凄厉惨叫戛然而止,滴滴答答的流水响,从我四面八方的角落溢出,我惊得毛骨悚然 , 更加不敢移动分毫,那烈烈风声分明从我头顶绽开 , 随着呼啸而过 , 浓稠的 , 惨烈的 , 刺鼻的血腥味也开始蔓延,白光击碎了地面的砖石,裂开一道道巨大缝隙,缝隙幻化出人影 , 大概手臂长短,她匍匐在地上,身体系着一条雪白的绸缎肚兜 , 她悄无声息蠕动,从遥远的一扇闪烁着光点的窗靠近我 , 停在脚下。

    当她缓慢抬起脸,当我一点点看清,我指甲不可抑制刺入了墙壁 , 一层层脱落的飞舞的灰尘,将我整只手都近乎掩埋,遮盖 , 吞没。

    是乔慈。

    我瞳孔倏而放大 , 顷刻间窒了呼吸,心脏鼓出胸腔,被薄薄的皮囊阻隔,否则便会冲破而落,我根本无法形容这一刻悲痛欲绝的惨烈震撼。

    她几乎没有肉,只有骨头,一把瘦瘦小小的骨头,脸色青紫,嘴唇泛白 , 唯那双眼眸,猩红凹凸,她满目愤怒凝视我,露出恐怖的血口,我那一丝温情和怜惜,被吓得魂飞魄散 , 我惊叫退后踉跄退避,在慌乱无措的几秒钟内,她的模样忽然改变,就像曾在我怀中吃奶那样 , 娇憨可爱,白嫩灵动。

    她楚楚可怜望着我,朝我伸出一只手,咿咿呀呀含糊不清喊妈妈 , 我从未听过她一声妈妈,她没有来得及学说话,便毫无留恋的离世。

    我所有恐惧被她口中的妈妈如数融化,扼杀,抹去 , 我朝思暮想的女儿,她终于进了我的梦 , 她终于肯来看我。

    我伸出双臂想揽她入怀 , 嘴唇颤抖喊慈慈 , 她趴在原地不动 , 直到我走近弯下腰,我清晰看到她背上驮着一个满身是血的胚囊,薄薄一层水膜中,是胎儿扭曲的脸孔。

    她竟然可以说话 , 她质问我为什么不要她。

    仿佛一把尖刀,从她仇恨的眼底射出,穿刺我的喉咙 , 压迫我的心脏,将我折磨得生不如死 , 我用力挣扎蹬腿,挥舞手臂,从这个白日噩梦中解脱。

    我惊魂未定睁开眼 , 大口喘息凝视天花板,熄灭的灯泡再次倒映出胚囊那张狰狞怨恨的脸,她如影随形 , 一遍遍质问我为什么如此狠心 , 难道死去的两个孩子还不够吗,她也不能活吗。

    我捂着耳朵失声尖叫,翻滚下床,棍棒击打在胯骨,眼看要插入我体内,郑主任惊惶失措,生怕仪器刺伤我,迅速往一侧合拢避开,我跌跌撞撞冲向门口 , 想要逃离,护士手忙脚乱试图拉扯我,然而她们根本不是濒临崩溃的我的对手,她们近乎一片叶子,在我的大力推拒下跌在墙角,我破门而出 , 周容深和支队长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等候,他们十分沉默,时间在分秒流逝,寂静的回廊除了呼吸声 , 一无所剩。

    正对的窗子外,是一趟长长的点满灯火的街巷,人烟寥寥,却并不寂寞 , 月色与霓虹交缠,笼罩了北京如梦似幻的四月天。

    我披头散发面色青白,狼狈出现在周容深愕然的眼神中,护士紧随其后追出,他倏地起身 , 蹙眉问怎么回事。

    护士将我突如其来的暴戾和疯狂叙述给他,周容深不明所以看我 , 我扑过去跪在他脚下 , 死死抱住他的腿 , “容深 , 她来找我了,她怪我,这世上为人母的女子那么多,只有我最狠 , 你告诉我,我怎么摆脱她的纠缠,我以后的日子怎么活 , 我太坏了,我根本无可救药。”

    我仰面涕泪横流 , 潮湿的水雾浸湿裸露的胸脯,我憔悴而惊惧,那般不堪入目 , 支队长干咳了声背过身去,挥手示意两名持枪武警避到远处,郑主任小声说我们在手术室内等周太太 , 部长您这边可以了 , 叫我们就好。

    她带着护士与麻醉师折返回去,虚掩上门。

    空旷无人的走廊只剩我们两个,我的哭声凄厉荒芜,回荡一遍又一遍,周容深静默片刻面无表情蹲下,他手掌抚摸我的脸,触碰的霎那微微怔住,他没想到我如此冰冷,似乎刚从千年冰坛内捞出 , 连半点温度都没有。

    有的只是对他的控诉,对他逼迫我堕胎的不满和愤恨。

    他手指停顿几秒,复而流连,指腹竖在我唇上,“那只是你的幻想,这世上没有魂魄 , 没有魑魅,更没有索命和报应,有的只是人心作恶。”

    他诱哄我,温柔露出一丝笑 , “只是睡一觉,就结束了。我承诺什么都不会变,你醒来后,你依然是你 , 完好无损的你,而我也会一直在。你闯一辈子祸,我纵容你一辈子。”

    我将两只手横在身前,并排托举着,无色无味无形的空气 , “她还这么小,该死的是我 , 不是她。容深 , 求求你饶了她 , 放过她行吗。都是我的错 , 我偿还,我为你当牛做马,我什么都肯,你留她一命。”

    我趴在地上后挪 , 空出一块地方,用力磕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磕了多少个 , 只是机械性重复,试图打动他 , 周容深无动于衷,他越是沉默,我越是崩溃 , 我在剧烈悲痛和嘶吼中体力不支倒在他怀中,最后一丝知觉,是他抱起我 , 走入那扇使一切天翻地覆阴阳两隔的地狱之门。

    我昏昏沉沉睡了几个小时 , 窗外一阵狂风怕打在玻璃,摇晃起窗纱,吹落了柜子上的纸,吹得灯管肆意摆动,时明时暗的光束里,我被惊醒,眼角泪水干涸,斑驳的印记传来隐隐涩痛,月亮藏匿在树梢后 , 天与地漆黑混沌,我心头空荡,万劫不复,静止打量四壁许久,才发现我躺在病床,身上仍是自己的衣服。

    周容深坐在靠近窗子的沙发椅 , 单腿交叠,他手肘支住矮桌,正安静睡着,我胆颤心惊抚摸自己的腹部 , 或许是错觉,它平坦了。那一瞬间我泪如涌泉,咬牙强撑从床上坐起,周容深听到吱扭的动静 , 仓促睁开眼,他看到我醒来,立刻起身走到床畔,他原本要扶我,在他刚伸出手还未曾触碰到我时 , 我狠狠推开了他。

    “你终归杀死了她。”

    他不语,沉默俯视我 , 眉眼沉静如水。

    那不是他的孩子 , 他自然不会半点心疼。

    那于他而言 , 是一种耻辱 , 一场背叛的产物,是他的污点,是他的脏水,他急于拂去 , 终止,毁灭。

    他用丈夫的身份压迫我,用权势控制我 , 用为我冒险赌命的恩情钳制我,不想顺从 , 可我别无选择。

    他眼底我的脸比这屋子散出的白光还惨淡,他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握成拳,紧绷的侧脸青筋暴起 , “到底是这个孩子你舍不得,还是因为她是乔苍的骨血,所以你舍不得。”

    我瘫软在床侧 , 疯狂撕扯着触手可及的一切 , 包括自己的衣服,自己的头发,我哀嚎痛哭,无能为力,谁也不曾试过,击碎骨头往缝隙中撒盐的巨痛,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痛不痛,更没有勇气低头看一眼,看那孕育又绞死孩子的地方。我的皮囊已经空了 , 五脏六腑连同这场惨烈的手术,一起被搅为血水,烂肉,死在这栋医院。

    我嘶叫得嗓子快要失声,无力倒在他坚如铁壁的胸口,漫长的哽咽绝望中 , 周容深终于打破沉默,他受不了我这副模样,受不了我锥心的眼泪,将他如此汹涌包围。

    他声音从我头顶传来 , 一字一顿砸入耳膜,“孩子还在。”

    我哭到变形的脸猛然停住,所有表情都僵硬在这一秒钟,我呆滞失神 , 疯狂颤抖,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狂风暴雨轰轰烈烈袭来,洒下天灾人祸,又轰轰烈烈褪去 , 洒下晴空彩虹。周容深仍站立不动,他再次重复 , “孩子还在 , 没有流掉。”

    我萎靡不振寸草不生的身体 , 霎那间得到甘霖浇灌 , 按在腹部的手掌被浸满温度,那温度刺进我体内,令我凝固的血液复流,我喜极而泣 , 不可置信反复触摸,我知道她还没有心跳,可我拼了命去感觉 , 感觉她的热度,她的形状 , 我从地狱升向天堂,从沙漠飞跃到绿洲,抛掉了极致的绝望 , 得到重生和救赎。

    “她还在,她真的还在。”眼脸不可控制垂下一片蒙蒙泪雾,我抓住他的手 , 置在自己胸口 , 那里恢复了所有悸动,“容深,我知道你不忍心,你那么好,你一定不会无视我的哀求。你做不到看我绝望。”

    我环抱他的腰,将脸埋入他警服,失而复得的喜悦,我时而笑时而哭,相比我的反应 , 他淡漠凉薄至极,我察觉到他的沉寂,缓慢仰头看他,到嘴边的话失了声息。

    他虽然在凝视我,可我从他眼中看不到半点温柔和热度,只有一望无际的阴冷 , 和漫无尽头的死气。

    我心口一沉。

    手却不自觉更加用力收紧。

    他警服在我指尖生出一道道褶皱,无声推开我身体,他疲倦呼吸,反复揉捏着眉心 , 鼻梁,整个人似乎垮掉了。

    在这场永远没有止息看不到希望的纠缠和背叛中,彻底垮掉。

    他沧桑的声音说,“何笙 , 我累了。”

    我干裂的唇,干裂的喉咙,没有一丁点湿润,我急着喝一口水,又不敢松开他。

    他脸上浮现无奈 , 悲凉,失望的神情 , “我成全你和乔苍 , 我不想看你这样痛苦 , 也无法把我的底线打碎 , 它已经为你低入尘埃,踩进泥土,连尊严都不顾了。一个人如何没有底线,底线不就是那颗心脏吗。失去了心脏 , 我拿什么爱你。你看不到我的改变,看不到我的挽留,这些在你眼中都被他取代。你已经不属于我 , 我强留你的空壳,我舍不得。”

    他俯身 , 额头抵住我的脸,他呼出的热气喷洒我眉眼,烫了我心窝。

    “何笙 , 如果我只能为你带来眼泪,我放手,我让你走。他可以让你欢喜 , 我就把你亲自交给他。”

    我愣住 , 最后一滴泪从眼角淌落,很大一滴,烧了我的唇。

    我拉扯他的姿势仿佛凝固一般,我动弹不得分毫,整个世界天崩地裂。

    周容深要放手了。

    他不再掌控我,软禁我,他给我自由,放我离开,允许我选择乔苍 , 他退出这场维持了三年之久的恩怨纠葛,他干干脆脆撤离,再也不会与我的生活有半点联络。

    从此形同陌路。

    怎样不形同陌路呢。

    我们爱过,我们放肆闯过生与死,背弃过世俗道义,他为我做了那么多 , 我为他染了血,而我们最终却败给了另一个男人,另一段风月。

    我们无法面对,无法厮守 , 无法重新来过。

    我们都很崩溃,都在为难,彷徨,徘徊 , 犹豫。

    我张了张口,却不知说什么,是感激,是不舍,是后悔 , 还是其他。

    世人说我聪慧,玲珑 , 没有我应付不了的局面 , 扭转不了的乾坤。

    没有吗?

    我人生中 , 比面对生离死别还不知所措、麻木窒息的一刻 , 就是此时。

    我想抱他,又不能。

    这个结果很好。

    只是我的心,怎么禁不住有些刺疼,困顿 , 走入死路。

    周容深握住我纠缠他臂弯的手,将指尖一根根掰开,从衣衫抽离 , 他微微颤栗的身体,耸动的肩膀 , 和那张低垂,遮了灯光,隐匿在昏暗中的脸。我悲痛嚎哭的扭曲 , 转移到他的面容上,他压抑着没有发出声音,可我手背无息坠落两滴泪。

    我听到他沙哑克制的哭声 , 闷在喉咙 , 在我要抬起手去触摸的前一秒,他从我身前抽离,走出房间。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