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8 这情爱支离破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周容深随口一句打掉,判定了孩子的生死,令我大惊失色,一股不可名状的寒冷猛烈侵袭我,刺穿我,摇晃我 , 我疯了般冲向那扇门,在他即将关闭的霎那仓促推开,我惊慌惨白的脸孔是近乎崩溃绝望的悲戚,我哽咽哀求他 , “不要!容深,我求你,别让我打掉他。”

    他光滑精壮的手臂,我一只手根本握不住 , 我将他死死抱住,试图唤醒他对这条无辜幼小生命的怜悯和放过,然而他无动于衷,他恨透了乔苍在这两年间对我的占有,恨透了自己没能制服他 , 让他在眼皮底下逃脱,他胜负欲和独占欲都那么强烈 , 他所有痛恨都发泄在这个世人眼中因偷情而珠胎暗结的胚胎上。

    他看着我涕泪横流的面庞 , 语气凉薄 , “我们这么久 , 都没有一个孩子,你让我怎么接受他。”

    我哭着说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不该忘记自己身份 , 不该对不起你,可这个孩子已经存在,当时所有人都说你死了 , 我怎样熬过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我根本不敢回头想。我发誓我曾想过为你守一辈子 , 可我办不到!除非我缩在壳子里,什么都不管不顾,只知道享乐 , 连摆在眼前的仇恨都不理会,如果我是那样懦弱的女人,我还是何笙吗?

    他浓黑深邃的眉头紧蹙,我抬起手 , 颤抖着抚在那上面 , 指腹轻轻打磨,揉捻,将他抚平,变成整齐的,没有涟漪和皱纹的样子。

    “我们都无法预料一些事,感情是那么脆弱,那么善变,那么不可琢磨,这两年你很苦 , 我心里清楚,我应该等你,我也一直在坚持,但轨道变了,变得令我措手不及。我始终相信你活着,可当你真的出现在我面前 , 要我斩断对乔苍的全部,我才发现好难。”

    我低下头,两行温热的泪从眼角溢出,坠落在他手背和鞋尖 , “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我没有遇到他,如果你不曾消失两年,让他在我心里根深蒂固 , 开花结果,该多好。容深,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不是只有你痛苦 , 我快要发疯了。”

    曾经的周太太,是多么风光又令我疯狂的身份 , 我恨不得与全世界的女人为敌 , 恨不得喝血吃肉 , 去掠夺这个战利品 , 让它完完全全永永远远属于我,臣服我。千帆过尽,它忽然悄无声息变成了我的枷锁,我的束缚 , 容深从局长到副部长,周太太的身份越来越高贵,越来越闪亮 , 可它的存在让我不知所措,我第一次萌生了要终止这段路程 , 把它卸下的念头。

    周容深救赎了我,给我重生,给我尊严 , 我感激他,依赖他,痴迷他 , 仰望他。

    而这些在遇到乔苍那一刻 , 支离破碎,不堪一击。

    因为他让我明白爱情。

    他将那个贪婪金钱,心狠手辣,虚伪蛇蝎的我,变成风月中最普通的女子,任性刁蛮,肆意横行,他忍让,包容 , 为我冒天下之大不韪,闯龙潭虎穴,弃万里江山。当整个天下质问他,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满腹算计,奸诈放荡的女人,我在他眼中仍从未见过动摇。

    周容深溢满我泪水的右手 , 微微颤动两下,他声音在头顶响起,“何笙,这两年你放纵得还不够吗。我说了 , 只要打掉这个孩子,我既往不咎,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依然疼爱呵护你,你还是周太太 , 是周容深这辈子最后一个女人。”

    我低低啜泣,咬牙艰难死撑,可我撑不住,撑得好辛苦,好绝望 , 我不可控制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啕,我说来不及了 , 我不能欺骗你 , 我怎样让你委屈和我过一生。

    我抬起头隔着朦胧的水雾凝视他 , “你活着 , 蒂尔也回到你手中,我心愿了了,这两年我总算没有白白煎熬。我想放过你,容深。我很坏 , 很脏,我丝毫不善良,不纯粹 , 我没有脸面留在你身边。”

    他脸色骤然一沉,毫不迟疑打断我 , “可我不想放过你。”

    他在我失神之际用力扼住我纠缠他的手,干脆利落掰开五指,将我朝后面狠狠一推 , 我狼狈跌坐在地上,他居高临下俯望我,我脸上的憔悴惊惧悲伤 , 尽数纳入他眼底 , 他微微闪过一丝心疼,但很快被我掌心按住腹部的姿势而拂去。

    “打掉。与他老死不相往来,所有我不愿听到的话,永远不要再说。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我仍失声痛哭,不曾半点止息,大约是我哭声刺痛了他,令他心有不忍,他微微弯腰,将我脸上斑驳的泪痕抹去 , “我们也会有孩子。何笙,你忘掉过去,一切都不会改变。你会发现生活没有任何不同,我可以给你所有,现在的我,什么都能给你。”

    我摇头说不能 , 打掉这个孩子,我再也不会怀上了。

    他瞳孔剧烈猛缩,仿佛听到多么不可思议的噩耗,他整个身体都僵硬住 , 我湿润模糊的余光瞥到他紧握的拳头,和一道道凸起爆炸的青筋,他维持弯腰的动作片刻,转身大步迈入浴室 , 重重关上了门。

    我默数时间,漫长的一百秒过去,才终于传出水声,而这一百秒里,我和周容深隔着一扇磨砂门 , 像是隔在两个再不能触及的世界。

    他洗澡出来时,我已经躺在床上沉睡 , 我大脑很清醒 , 只是不知如何睁开眼面对 , 伤害容深我撕心裂肺 , 可离开乔苍我将在煎熬与折磨里度过余生,果然风月使人消瘦,摧人断肠。

    周容深躺在旁边的空处,他轻声喊我名字 , 我一言未发,任由他潮湿滚烫的胸口紧贴我,将我箍在他怀中 , 融为一体,灯光没有关合 , 洒下柔柔暗暗的波光,他贪婪吮吸着我身体散出的幽香,一下下吻我的长发 , 脊背,他似乎吻出一朵朵花,在我洁白如绸缎的皮肤上盛绽 , 他呼吸平稳 , 并没有染上情欲,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深刻感受,我还属于他,我们都在彼此的世界里,没有离去,没有褪色。

    直到他感觉我在他唇下颤抖,越来越剧烈,他才蓦地停下。

    “容深。”

    我沙哑喊他名字,“你知道 , 我为什么会对乔苍动心吗。”

    他绵长起伏的呼吸从身后传来,喷洒在我赤裸的脖颈和肩膀,我小声说,“我从不需要揣测他的心意,不需要顺从他的喜怒哀乐,不需要违心的听话 , 抛掉尊严讨好他,我是那样自由,放肆,随心所欲 , 我的快乐和痛苦在他面前都很真实。不必遮遮掩掩,不必担心打扰他,被他厌恶,我怎样在他眼中都可以被原谅 , 被纵容。”

    周容深良久沉默,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他也看不到我脸上提起乔苍时神采飞扬的模样,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崭新的何笙 , 充满了灵魂与幻想,充满了小女人的娇憨与野蛮 , 而这个我 , 在他面前从未出现过 , 我永远是矜持的 , 自制的,贤淑的,知礼的,我没有瑕疵 , 没有自我,容深喜欢什么,我就是什么。

    他忽然说 , “如果你腹中是我的孩子,他也会容忍吗。”

    我说也许不会 , 也许会,可那样的假设,不存在。

    他为我掖了掖被角 , 留下一句睡吧,便彻底陷入沉默。

    第二日清晨,我很早起床 , 梳洗打扮 , 收拾行李,等司机来接时,我和周容深一同上车赶往机场,路上我们谁也没有提及昨晚的事,好像只是一场梦,梦过了无痕,日子依然继续,平稳而祥和。

    抵达北京是下午三点多,走出首都机场航站楼 , 透过宽大澄净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天色并不好,也许下了一场雨,也许刮了一阵风,总之它不是我想象中的模样,有阳光 , 有桃花,有跳跃飞舞的蝴蝶。

    不过它繁华似锦,川流不息,它具备一座城市应该拥有的一切 , 可惜听说它有些残忍,淘汰扼杀了许多人的梦想。

    庆幸最一无所有时的我,没有来过,也庆幸此时心口空荡的我 , 来过。

    周容深牵着我的手,穿梭出陌生的人潮人海,两名武警战士在4号出口接机,他们认出周容深,上前敬礼接过手拉箱 , 护送我们走特殊通道离开机场。

    公安部派出的三辆公车在街道旁等候,头车开路 , 后车掩护 , 都是防弹铁皮警车 , 中间是高官专乘的军用吉普 , 脚阶很高,迈上去有些吃力,容深将我抱进车中,第一辆车走下一名肩章佩戴警衔的支队长 , 他郑重其事敬礼喊周部长,周夫人。

    周容深让他不必拘礼,他才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 , “曹老爷子居所有些远,我尽快送您过去 , 大约能赶在五点晚高峰前抵达,以免耽误您正事。”

    他坐在吉普的副驾驶,将车窗摇下一半 , 右手持枪抵住玻璃,全身戒备。

    周容深简单询问了军区和公安部的一些情况,对方述职时 , 我视线沉默投向窗外 , 世人说南城多艳遇,多一夜露水情缘,多被辜负的男人和女子,也多回想起满是遗憾的擦肩而过。

    而我眼中的北城,尤其是长街徐徐慵懒又拥挤的北京,它才是风流的,猖獗的,多情的。

    这个有些阴天的时日,它丝毫不明媚 , 甚至昏沉,混沌,又因为人流不息,喧嚣错过,而有几分悲情和麻木。

    可它藏着一种味道。

    怅然若失,寂静低落 , 让人颠倒,让人纵欲,更让人迷离的味道。

    我眯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 , 汽车驶上长安街,加快了速度,有些颠簸,模糊迷蒙的视线中 , 周容深拧开一瓶水,温柔喂到我唇边,我张口喝了一些,他就着我喝过的又饮光了余下半瓶,我很想问他 , 问问以后,问问岁月 , 问问心中所想 , 可这些话现在不合时宜 , 我最终咽了回去。

    武警护卫车将军用吉普引向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 , 两旁的银杏树刚刚萌芽,嫩叶在暖阳下轻颤,桃林绿柳洒落斑驳的浓荫,透过金光灿灿的罅隙间 , 我看清右侧粉白色的高墙之内,一栋栋静静伫立的二层别墅。

    这些别墅颜色格局款式都一模一样,间距比大多数别墅区要宽 , 隐私效果更好,中间空地开拓出一块块菜园 , 花圃,楼台,远远望去书香气极浓。

    车驶进岗哨所 , 被警卫员拦住,支队长将自己的工作证从窗口递出,“公安部周副部长和夫人来拜访曹老爷子。”

    警卫员一听 , 顿时立正敬礼 , 高举佩戴红箍的左臂,抬杆放行,车从柏油路径直开向二排三栋,停泊在一丛矮小碧绿的灌木林后。

    我侧过头问周容深,“是不是所有退休干部都住在这里。”

    他为我解开安全带,将缠裹住的发丝耐心择出,“副国级和正部级都在这里。再往上要住在更高规格的军区大院,不是我们能出入的。”

    司机拉开我这侧车门,支队长将周容深和我从车内迎出 , 他拿出对讲机不知和谁说话,很快三栋别墅的铁门敞开,一名保姆站在入口处鞠躬问候,“周副部长,周太太,一路风尘仆仆辛苦。老爷和夫人等候多时了 , 我已备好香茶,为部长与夫人解渴。”

    果然是高官贵胄之家,佣人也很有涵养,说话做事滴水不漏 , 我挽起周容深手臂,跟随保姆朝里面行走,目光四下打量这栋庄严宽敞的别墅。

    灰蓝色的砖瓦丝毫不轻佻,格外明亮肃穆 , 极具显赫官门的贵气,门铃上方高挂“曹”的金字匾额,灯笼未曾点蜡烛,只是一盏红罩,在树梢下摇曳 , 几米长宽的庭院中,两排花草林立 , 芬芳扑鼻 , 方格子菜园内的丝瓜长势极好 , 虽然距离丰收还有数月 , 但花蕊已经含苞待放,像是要结出好大的果子,一只鹦鹉悬吊在屋檐,我并未察觉 , 在我经过笼子下,它忽然开口说你好,吓得我一惊 , 往周容深后面躲了躲。

    保姆停下脚步解释,“这是我们少爷送给夫人的六十五岁贺礼 , 它日日夜夜叫个不停,夫人喜欢归喜欢,也不得不养在外面。”

    我知道自己有些失态 , 镇定情绪后朝她微笑点头,“曹府门楣高贵,宠物也灵气十足 , 是我胆子太小了 , 不碍事。”

    保姆伸手说了一个请字,支队长摘掉警帽,率先一步进入客厅,我和周容深等候在玄关处,被一堵墙壁遮掩,看不清里面,只听到支队长喊曹老爷子,告知他人已经到了。

    毫无回应,空气中无声无息 , 只有茶盏触碰的轻微脆响偶尔传出,片刻后支队长从墙边探头,“请部长和夫人进来。”

    周容深笑问我准备好了吗。

    我茫然问他,需要准备什么吗。

    他说这位曹老爷子,点名让我带你一同过来,他倒是第一次 , 特别提醒同僚不要落下夫人。

    我正在疑惑,周容深已经先一步走出,他微微侧过脸示意我跟上,我在他身后小心翼翼行走 , 这栋别墅的精致与奢华令我愕然,客厅中所有家具都是顶级红木,幽深的紫红色气派磅礴,连茶几上小小烟灰缸都价值不菲 , 视线所及位于正南的阳台镶嵌一面国旗旗帜,光束折射下艳丽如血。

    电视对面的墙壁悬挂的并非油画山水,而是一颗银白色放大了数倍的国徽,两侧钉入相片众星捧月之势环绕,相片中男子意气风发 , 英武赫赫,他身穿臧绿色军装 , 军功章几乎贴满胸前 , 足有几十枚 , 看肩章应该是大军区的政委或者副司令员级别。

    我目光不动声色瞥向红木沙发端坐的曹柏温 , 他执一盏茶,戴着老花镜,一套月牙白的丝绸唐装,虽然苍老 , 皱纹叠生,可精气神很足,而且十分儒雅 , 干练,高贵 , 与相片中男子凌厉的眉眼如出一辙,大抵就是他年轻时了。

    周容深主动朝他敬了军礼,“曹政委 , 路上耽搁了点时辰,让您久等了。”

    曹柏温没有抬眸,十分平静而从容 , 伸手指了指一侧沙发 , 示意他坐,周容深坐下后,我正要过去,曹柏温忽然在这时毫无征兆抬起头,犀利如鹰隼的目光恰好落在我脸上。

    他语气不咸不淡,不急不缓,听不出丝毫情绪,只是平稳的一句,“这位就是周夫人。”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