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5 沦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周容深没有给我回味的余地,宽厚温热的掌心便覆盖住我肩膀和脊背,灵巧而娴熟剥离了衣衫,柔滑的奶白色丝绸游离过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骼,像着了火 , 掌纹经过之处寸草不生,流泻千里。

    他略微粗糙的指腹按压住我耳垂和乳头,这两处是我最敏感的地方,比脖子还要敏感 , 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脆弱神经,轻拂一口气息便颤栗不止,我情不自禁躲闪,抖动 , 呻吟,那娇弱媚气到令男人缴械的声响,根本不是我情愿,也不是我可以自控,它们仿佛在这温柔的甘霖浇灌下 , 失窃了魂魄与理智,放出了心魔 , 我怅惘茫然在我是谁 , 他是谁 , 这是哪里的迷宫中 , 寻不到出路。

    周容深两瓣唇染了清淡的薄荷草气息,却不能使我清醒,反而无声无息引诱我,腐蚀我的精魄 , 朝更沉迷的幽谷堕入,幽谷中是酣畅淋漓的激情碰撞的裸体,是五彩斑斓乱花渐欲的深渊 , 基于阳光,基于海洋 , 基于风暴,基于这不见天日的滚滚浪潮。

    他深吻我许久,耳畔飞溅着令人面红耳赤的水渍响 , 他无数次渡进我口中氧气,维持我的意识和呼吸,我感觉迎面一丝夜风灌入 , 凉意弥漫 , 清冷袭袭,窗纱在月色浮荡中摇曳,仿佛一曲淫靡的歌舞。

    他吸取了我所有唾液,我唇舌变得饥渴,麻木,刺痛,干裂,我蹙眉哼叫着躲避他的纠缠和进攻,想要得到一丝解脱 , 他察觉到终于停止这压倒性的近乎强暴的性爱前戏,柔韧滚烫的舌尖忘乎所以从锁骨滑落到乳房,埋进那道随心脏跳动而剧烈起伏轻颤,诱人品尝的深沟。

    他三根手指捏紧,将两团高耸丰满的肉往中间聚拢,沟壑顿时更加幽深 , 足够吞噬半支指节,我感觉到皮肤生长出一层湿淋淋的水痕,似乎一条蛇,很细很窄 , 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纠缠我的冰与火,我的灵与肉,在他舌头技巧高超的舔舐下绽放出一朵朵雾气般绯红的夜来香。

    嵌在体内的五脏六腑爆发了顽强的颠簸 , 十几个破口同时闯入洪水,强势吞没,肆意奔走,将我狠狠撞击,甩向数万英尺的高空 , 甩向苍茫无际的黑夜。

    我指尖抓紧他肩膀,刺入精壮的皮肉 , 他似乎觉得痛 , 可痛是催情的良药 , 是苦口的灵丹 , 他紧绷的肌肉时而膨胀时而舒缓,在此起彼伏的惨烈呼吸中,铸起一片围墙,抵挡着我体内侵袭的洪暴。

    这样的夜晚 , 我曾经和他拥有过那么多,或许两百个,或许五百个 , 整个世界都不存在,只存在于荒野沙漠 , 干涸戈壁滩,纠缠澎湃得惊心动魄,狂野得声嘶力竭 , 我仍是一片苍白,什么都分不清,只是被迫陷于蹂躏 , 陷于这不由自主的情海。

    我起起伏伏摇摇晃晃中 , 他手指离开我胸口,环绕住我腰肢,另一只沉入私密,他指甲修剪得整齐,可有些干涩,又没有控制力道,闯入得过于勇猛凶悍,我疼得一弹,紧接着所有意识又被他不断向下移动游走的唇舌夺去。

    他忽然喊我名字 , 那般低沉磁性的醇厚嗓音从我下体传来,伴随一阵逐渐加重的抚摸,他呵出的热气喷在皮肤上,积蓄一层薄薄的湿雾,“这么久你欠我的利息,一共多少 , 算清楚告诉我。”

    他牙齿轻咬,抻起一片娇嫩的肉,我原本被他挑逗得有些意乱情迷,好似抽了骨头 , 绵软而光裸在他掌心间摇曳,却在他这话说出口,蓦地睁开眼,我发现自己几乎倾斜横躺在半空 , 周容深坐在床畔,两条手臂缠紧我臀部,舌尖在我肚脐上打转儿,碾磨,深深浅浅 , 数度抵入最里面,恨不得将我贯穿 , 在我猛烈收缩下又罢休 , 时隔几秒钟再卷土重来。

    我不知他这些技巧和花样都从哪里学来 , 这些我并没有对他用过 , 他似乎把两年来所有隐忍的压抑的性欲都在这一刻倾出,不容我抗拒与愕然,便尽数宣泄。

    我彻底回神,整个人慌乱无措 , 被他控制盘在腰间的双腿用力夹了夹,尝试蹬住他抽身,他担心我跌落出去 , 托住我后背将我竖起,我便骑坐在他胯上。

    我焦急喊他 , 仓促触及他眼眸,那里早已失了清明,失了理智 , 只剩下占有的热血。

    “容深…容深你等等。”

    我手撑在他心口,拼命推拒他,他做爱蛮力很重 , 而且有一些姿势很危险 , 我两个月的身子根本扛不住,但我不敢告诉他,这样的结果无疑会刺激他,他在金三角出生入死平息毒窟,而我却顶着他妻子的头衔,和乔苍再度珠胎暗结,以容深的性子一定会千方百计做局,再次掀起一番恶斗来泄恨。

    可惜我的挣扎太微弱,更像是欲拒还迎撒娇勾引 , 他非但没有停息,反而欲望糜烂喷薄,他粗重喘息着,扼住我两副腕子,高举过头顶固定住,我玲珑婀娜的身躯在他眼中肆意张扬敞开 , 毫不遮掩春色乍泄,内裤在挣扎间打结,拧成窄窄的一缕,覆盖通往幽谷唯一那一点 , 两侧蔓延出绒绒的细软毛发,缀满湿答答的露水,仿佛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一泊皎洁的白痕流淌 , 沿着腿根虚虚无无粘紧他腰腹,似乎无可触摸的丝线,连住我和他。

    他眸子沉了沉,低头埋进我腿间,牙齿咬住蕾丝 , 向下一抻,我顿时一丝不挂 , 窗纱纷飞时 , 肌肤泛着粼粼银光 , 窗纱垂摆时 , 他若隐若现的手掌重重揉捏,在灯火映衬下又漾起妖娆的红霜,时而清冷时而火热,交织变幻 , 拨动周容深内心的狂性,他骑在我身上,控制我无法摆动 , 将睡袍脱掉扔向地毯边缘摇曳的树影里。

    我摇头大声叫喊不能。

    他指尖抽离我体内,看了一眼上面的颜色 , 只有近乎透明的乳白,没有血迹,他沙哑闷笑 , 问不是方便吗,为什么不能。

    我险些脱口而出的理由,在他那张温柔 , 深情 , 充满渴望的脸孔逼慑中,不忍咽了回去。

    我怎么开得了口。

    我不敢想象,我怀孕了四个字,会让周容深那颗心如何千疮百孔,如何沉没深谷,如何破碎死寂。

    哪怕这一日终将到来,也不该是这时,而是能让我们都面对,都承受的时刻。

    他迫不及待用性爱唤醒我对他的依赖 , 他知道七百天的分离意味着什么,即使我在金三角勾引他,那一次我们几乎做了一半,他甚至都已经进入,但那不一样。

    那仅仅是一场乱世放纵的一夜情,我放荡找寻一个刺激 , 他受蛊惑于鲜艳的肉体,我们无须负责,无关背叛。他没有亲口承认他是谁,他没有真正穿上属于容深的警服 , 坦荡出现在我面前,以我丈夫的身份拥吻我,占有我。

    而此时我们都撕下面具,露出真实的模样 , 他是容深,是我丈夫,我们死里逃生,回归彼此的生活,做爱就像是闪电后的暴雨 , 它应该来,也必须来。

    想要平息 , 唯有让雷声停止 , 可我不敢。

    我失神迟疑时他俯下身 , 手臂一块块隆起的肌肉 , 在我视线里溢出点燃空气的荷尔蒙,极致性感的麦色肌肤,连斑斓的灯光都黯然失色,它们藏匿在绸缎制成的灯罩后 , 淡淡的,微微的。

    他含住我耳垂,将自己坚硬如铁的滚烫抵住我娇嫩的入口 , 他蹭了蹭,尝试抵进 , 我立刻躬身回避,不安的扭捏,他以为我逗弄撩拨 , 随着我起伏,可几番追逐后,他忍不住这样折磨和刺激 , 一手扶住我的腰 , 狠狠刺入顶端,我被撑开的霎那,他来不及深入,融合的部位溢出一声啪唧的湿响,他沙哑笑着,“都已经这么湿了,怎么还躲我。”

    我搂住他脖子,用力将他往我旁边的空位扯下,让他离开我身体 , 我哼哼唧唧满面潮红,以往我这样都是不满足,要更多的前戏,我想拖延时间,拖延到我累极,他一定不忍心再折腾我 , 就会自己停下。

    他急促喘息,身体重合我,薄唇挨着我眉眼耐性子问,“想要我给你舔掉吗。”

    我咬唇点头 , 他笑出声音,“床上折磨我的功夫,越来越狠了。”

    他唇重新落在我身体,沿乳沟处一条直线向下延伸 , 在他快要深入进去时,门外走廊传来一阵急促而轻微的脚步声,接着便有人敲门,“周部长,您在吗。”

    周容深舌头正按压在那颗小小的露珠 , 由轻至重吮吸着,我死死捏紧床单 , 哑着嗓子说在。

    男人听出声音不对劲 , 立刻明白 , 他轻咳了声 , “打扰部长和夫人,江南会所出事了。”

    周容深动作顿时停下,他掌心撑住床畔,没有压在我身上 , 他知道我受不住他的重量,他侧过脸看向那扇紧闭的门扉,“什么事。”

    “乔苍亲自出手 , 搞了从岭南到广东上货的狮子。市局去了现场,被会所保镖给顶回来了 , 市局不敢动,请省厅的公安又来不及,副局让王队转达 , 他说能压得住乔苍的只有您。”

    周容深皱眉沉默了几秒,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 不管怎样也犯不上他去压 , 乔苍本身就是黑白两道一起踩,交火也属正常,如果副部长像个基层公安一样,什么场面都露头,实在小题大做。

    但乔苍素日太嚣张,条子不敢得罪他,省厅去也未必管得了,何况市局,他更不赏脸 , 只怕越闹越大,出了人命。

    “让马局长去。”

    男人说马局长不敢去,他镇不住乔苍,反倒是被他镇了。

    狮子。

    我脑海白光一闪,这人我知道,我五年前还跟着麻三时 , 他让狮子黑吃黑,吞了一批国宝佛像,倒卖出境,狠赚了一笔 , 在岭南买地建造宅子,还包了一个当时还不火,现在已经非常出名的T台模特,包了两个月 , 模特圈子都知道这事,后来名模火了公关掉了这些黑历史。

    狮子在黑道的身份很特殊,和乔苍他们都不一样,没有上下家,也没有工厂 , 全部是现买现卖,赚高额差价 , 而且不和中国人做生意 , 清一色的外国佬 , 也就是近几年复苏的走私行业 , 统称“倒爷”。

    把一些外国稀缺的东西偷渡倒出去,动物藏也好,婴幼儿孕妇藏也好,买通安检方 , 卡子口,找人保一下,出境贩卖 , 往往行情价码能多出五到六倍不止,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兴起的 , 很多倒爷靠干这个发家,当时中国的对口只有俄罗斯,莫斯科 , 中俄列车就是专门拉倒爷的,后来出了人命案,车也取缔后 , 倒爷没落了 , 本世纪初又有些小范围复苏。

    这个狮子,就是复苏的头一批,也是倒爷中的老大,在这行威望极高,黑吃黑都没人敢办他,在岭南倒卖珍贵皮毛,倒卖野生菌菇山参,和一些很稀少的药材,麻三请他走了趟镖 , 当时保两箱子国宝,藏在拉猪的铁皮车里,走高速和陆路,押运到蒙古那边,再转出莫斯科,从莫斯科航空抵达欧洲 , 箱子里有三樽清代皇家官窑铸造的菩萨,还有十几樽罗汉佛像,价值上亿,结果狮子黑吃黑独吞了 , 坑了麻三走镖的两百万,还坑了走私货物,再也没来过广东,这次他来 , 竟然到乔苍的场子闹事,看来是发了横财,底气足了,什么都敢插一杠子。

    可尽管狮子很牛逼,闹场子这事乔苍从不直接过问 , 都是手下人解决,江南会所看场子的那群保镖 , 哪个也不是吃素的 , 他亲自动手 , 似乎不简单。

    周容深为我盖上被子 , 他起身穿衣,我问他是要去看看吗,他面色凝重嗯了声,“乔苍出手都是玩狠的 , 市局省厅压不住他。”

    他穿好警服,打开门迅速走出,我听到他吩咐男人让市局派几名特警到江南会所等他。

    脚步声从走廊远去直至消失 , 我躺在床上沉思片刻,越想越觉得奇怪 , 乔苍什么身份,他怎会把倒爷这种不入流的黑帮放在眼里,显然是故意诱周容深过去 , 我飞快爬下床,整理好自己,匆忙离开别墅。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