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七章 我不想他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的心骗了这么多年,骗世间风月,骗人情冷暖,骗善恶轮回,骗红尘因果,这一刻终于肯撕下虚伪的皮囊 , 真真正正活一次。

    哪怕余下的岁月很短,很残破,余温也凉薄,至少清清楚楚 , 疯狂爱恨过。

    我无力从曹荆易腿上滑落,跌坐他脚边,椅子在我推压下朝后面蔓去,抵住墙角 , 发出沉闷的巨响。

    “这三天三夜,是我这辈子最煎熬最漫长最惊慌的时光,我像是与世隔绝,我从没有这样迫切渴望逃离,你给我的并不是我想要的 , 它会把我折磨疯掉。”

    我蜷缩成一团,在他注视下强忍 , 可忍不住 , 一声声哀戚嘶哑的哭泣溢出喉咙 , 无助又茫然 , 困顿其中不能自拔。

    他良久才动了动高大僵硬的身体,在我面前蹲下,温柔捧起我的脸,炙热的指尖和掌心屠烧我每一寸皮肤 , 每一滴浊泪,“别哭。我放你走。”

    我呆滞愣住,泪水涟涟的眼眸不可置信看向他 , 曹荆易掳走我那样强悍干脆,他宁可让我疯 , 让我忌恨,也不肯我踏出这栋宅子,走向死生无法预料的末路。他忽然答应放我走 ,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何笙,这或许是我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我分明预见到,它会把你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可我还是不得不投降。”

    他眼底翻滚着细小漩涡 , 漩涡在不断的挣扎矛盾与痛苦中 , 化为巨大的海浪,在几番燃烧后,彻底平复。

    “可我不想看你不快乐,郁郁寡欢活在我身边。我以为我捧来天下所有美好有趣的东西,就能哄你欢喜,忘掉忧愁,忘掉绝望,忘掉那些扎根在你心上的男人。原来我高估了自己的分量。”

    他有些自嘲,低下头轻笑 , “我宁可认为,是时间令我错过,我登场的顺序排在容深和乔苍之后,所以我无法得到他们的回报。而不是我不够好,不够专注。”

    他将我散乱的长发拨到耳后,“我认输。我不该动这荒唐的念头。何笙 , 我这辈子很猖狂,很无情,我不知糟蹋过多少女人的真心,我戏弄风月 , 最后风月也来报复我。”

    他指了指房梁,清俊的面庞融于灯火,恍若这世上最温柔长情的模样,“你见过四月份开满桃花的北京吗。天上有许许多多的风筝 , 各种颜色,形状,我就是经过旁边的一个人,你是距离我最远的风筝,你那么美好 , 世人看不到的美好,我想要拉住你 , 从天上坠落 , 带你离开 , 带你回家。在我最欢喜庆幸的一刻 , 我发现牵住你的那根绳,并不在我手里。我的世界也有不可触及,不可得到的东西。”

    他闭上眼睛,捏了捏眉心 , 停顿许久才说,“既然你是天上的风筝,我不能把你挂在墙上 , 我应该送你飞走。你曾经停泊我的世界里,已经足够了。”

    他缓慢站起 , 宽厚的身体阻挡了窗外光亮,屋子更加昏暗幽静,他无声经过我身边 , 又无声离去。

    悬挂在窗柩下的檀香烛火,卷起一阵细微的风,蓦然熄灭。如同我们这浅浅的淡淡的交集。

    我连夜离开曹荆易的庄园 , 没有打招呼 , 而是趁着所有人熟睡,悄无声息告别。我不曾回常府,偷偷找到阿碧,和她在一家很不起眼的小旅店宿了一晚。

    阿碧打探到的消息三日前条子去了盛文,以清算税务为由头,调查了内部所有涉足的生意,船厂多年都很清白,几乎没有错漏,条子又赶去会所与赌场 , 可这两处原本就是省委一把手在作保,一把手仍旧挂职,因此有些不见天日的阴暗,也不了了之。

    不过这样一场风波威力很大,整个广东都知道乔苍这回彻底栽了,纷纷落井下石 , 主动投送情报,赌场三年前死过马仔,老城里也发生过持枪斗殴,至于会所这种藏污纳垢之地 , 往事更不堪入目,粗略估计十几条人命都被隐瞒,这些证据不足以扳倒乔苍,却把他往绝路又狠狠逼了几步。

    乔苍到庄园见过曹荆易后 , 便直接赶去了金三角,他在那边的根据地非常庞大,地势也很险峻,条子想彻底攻克围剿也不是易事,我知道乔苍已经退无可退 , 他走上了一条殊死搏斗,宁死不屈的路。

    第二天蒙蒙亮 , 我动身去了法华寺。

    车停泊在山脚 , 透过窗子能遥望到寺庙的朱门。

    阿碧跟我一同下车 , 几个身穿青袍的姑子在庭院中扫昨夜积蓄的落叶和露水 , 看不真切面容,只是很单薄。

    一级级石头垒砌的台阶,坠满枝桠凋零的残花败柳,山中气温低 , 再温暖的南城也禁不住风吹雨打,凉意袭袭,叶子也发黄泛枯了。

    伫立正中的寺庙层层叠叠的灰色瓦片在清风晨露中静默 , 柔和的光束细细碎碎洒落,像极了一幅陈旧的卷轴。

    阿碧搀扶我迈上第四十九阶 , 她叫住一个拖扫把的姑子,问她到了招纳香客的时辰吗。

    姑子丢掉扫把,朝我走来两步 , “六姨太到这里是上香还愿,还是指点迷津。”

    我微微愕然,“你认得我。”

    “寺庙上下 , 无不认识六姨太。”

    我双手合十还礼 , “师太,那是过去了。我来探望故人。”

    她问我故人是谁。

    “常府大太太。皈依佛门前俗家姓陈。”

    姑子恍然大悟,“是惠静师太。她正好在诵早经,您随我来。”

    我向她道谢,留阿碧在这里等,只身跟随姑子穿过长长窄窄的过道,往后面禅院去。这一路两旁年久失修的墙壁都长满了枯草黄苔,我记得常秉尧八个月前捐了不少香火钱,似乎还未来得及动工 , 历经多半个世纪的法华寺熬过漫长一冬的湿寒,实在荒芜至极。

    这是一处藏匿在山林枯井后的禅院,铁梨木擎天柱支着两道重檐,交缠的叠嶂防风防潮,冬暖夏凉,檐底西南角铸着雁子窝 , 传出唧唧喳喳的动静,我凝眸看了会儿,几颗小小的毛茸茸的脑袋从窝中探出,又是一年春日 , 花快要开了。

    姑子将我引到两扇关闭的门前,她示意我稍后,伸手朝前一推,嘎吱的钝响传来 , 这寺庙的每一处,都是岁月的尸骸,沧桑,破败,写满了这座南城的历史。

    浓烈的素香溢出 , 一束蓄满尘埃灰烬的光柱随着门扉敞开一晃,我看到蒲团上跪着的尼姑 , 她十分安静 , 有节奏击打着木鱼 , 口中念念有词 , 听得很模糊,仿佛是很高深的经文。

    带我来的姑子伏在她耳畔说有施主造访。

    她起先不肯见,姑子说给了许多香火钱,是有诚意的佛门有缘人。

    她这才勉为其难点头 , 姑子走出朝我弯腰施礼,示意我进门,我跨过门槛儿 , 步子很轻很缓,朝四周打量 , 三尺见方的木桌铺了红绒桌布,生绣的三足鼎炉搁置在佛像前正南一角,野果两盘 , 糕点五块,三炷香徐徐袅袅,一缕淡蓝色的雾气冲上房梁萦绕不绝 , 这间禅院无比沉寂 , 若不是木鱼声断断续续,真是半点生气都没有,仿佛被遗忘在万丈红尘之外,苟延残喘过着日子。

    我在蒲团后半米处停下,嗓音轻灵说,“大太太,别来无恙。”

    跪着的老姑子身体一僵,大约听出我声音,手上的木锤忽然抖了抖 , 从掌心脱落,坠在脚旁,我朝前行走了几步,“只看背影,您可老了不少。”

    我不急于观赏她风烛残年的脸,那一定布满皱纹 , 斑点,哀怨,惆怅,像一张掩埋在黄沙土堆内的纸 , 终于被挖出重见天日,可它无法回到最初纯白胜雪的样子,时光不等人醒悟,不赐人怜悯。

    “在寺庙的日子 , 过得还好吗。”

    她镇定下来,平静捡起木锤,继续敲击,“很好,牢你记挂。”

    果然是佛门圣地 , 棱角再锋锐的人,进来也能磨平在晨昏定省中。我笑了声 , “您这么客套 , 我都不习惯了 , 从前在常府您可是最老谋深算 , 我也把您列为尤其难对付的狠角色。”

    她郑重提点我,“贫尼惠静。那些往事,我不记得了。”

    我走向旁边的矮桌,捞起一本浮在最上面无人问津的佛书 , 背对她慢条斯理开口,“您这么精明,连自己的因果报应也忘了吗。”

    “俗世红尘 , 是非因果还少吗。糊里糊涂就好,一日三餐 , 风月纠缠,看透不说透。这世上看透的人,活着大多不如意。”

    书本一句何处惹尘埃。使我骤然灵光一闪 , 想起那个高僧给我的锦囊,我腾出一只手翻遍身上,最终在胸口吊着的红绳尾找到 , 我慌忙拆解 , 锦囊里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诗——情字当头,亡命鸳鸯。

    我心中滞留一口气,这口气前一秒冰冷,后一秒滚烫,如此反复无常。我松开手,一页页书籍失去禁锢仓促合拢,卷起细碎的残留一丝墨香的风,我不动声色握紧 , 丢向墙根角落,任它没入黑暗。

    宿命轮回,我们都逃不过劫数。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转身看向大太太遮掩在佛帽下的层层白发,“你想离开吗。常府的日子,比山野好过一点。”

    她无声摇头 , 毫不眷恋,“陈宝蓉三分之二的岁月,为男人和尊严而活,可男人没有得到 , 尊严也被踩踏。她与常秉尧在婚姻的剧本里,上演了三十年可笑至极的独角戏。”

    她顿了顿,发出一声长叹,“女人最可怕不是容颜老去 , 而是看着男人的眼睛,却看不懂他要什么,看懂了又发现,他眼中没有自己了。一副空壳般的枯槁,如果我早点舍得抽身 , 最后也不至于那么相见生厌。”

    我抬起脚,踩地上投射出的自己影子 , “是我为了平息舆论高枕无忧 , 逼你出家 , 现在我给你选择。留与不留 , 都在于你。”

    她呵笑一声,“即使施主不逼迫我,我也会走这条路。佛堂静心,与那么多女人争斗了一辈子 , 晚年洗清罪孽,也是好事。该谢谢你成全。”

    她从蒲团上站起,燃了三炷香递给我 , 那淡淡的雾气刺入鼻息,引发我一阵没由来的反胃 , 我仓促别开头,躲避那味道,推辞说我不信这个。

    她没有强求 , “我也不信,佛能养身,却不能解忧。它迷惑了世上太多人 , 其实它仅仅一樽塑像而已 , 它尚且逃不出这一方天地,拿什么拯救四方苍生。”

    我借着那燃烧的烛火,看清面前这张衰老的,有些丑陋的脸,失去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失去了世间珍馐的滋养,大太太脱胎换骨,孱弱蹒跚不成样子。

    “常锦舟现在过得很好,有人伺候 , 吃喝不愁,虽然失去许多,可你该知道,她没有能力掌握,她那点小聪明,根本不是这乱世的对手。丢掉被人觊觎的东西反而可以保自己平安无恙。外面盛传乔苍这艘船要翻了 , 她这时抽身,也算捡了个便宜。我会尽力周全她,我与常秉尧的生死血仇,随着他死去、常府落入我手中那一刻 , 就结束了。我不会动你的女儿。”

    大太太将三炷香插入香炉,她背对我轻捻佛珠,烟雾缭绕她的面庞,没有半点回应。

    我往禅院外走 , 穿过这道门,向着一缕山野的清风,风声乍起时,我听到她说,“你也是苦命的人 , 佛会原谅你。”

    我脚步停顿,佛会原谅我 , 王法却不会。

    我仰起头 , 五指遮掩在眉间 , 透过指缝是湛蓝的天际 , 是漂浮的流云,这时节真好,这样的天色,大约我往后的日子里 , 再也看不到。

    山高水长,后会无期。

    我才不过二十三岁,于这靡靡红尘中还有太多留恋 , 但这万般不舍,都不及乔苍给我的绝世温柔。

    我离开佛堂 , 阿碧在一株古老的榕树下等我,她脚边是刚刚熄灭的三颗烟蒂,灰烬还闪烁着火焰 , 她看到我出来,问我去哪里。

    我说回特区,打电话给江总 , 吩咐所有股东高层到场开会。

    抵达蒂尔是午后两点多 , 刚好过午休,许多职员听说周太太回来,都聚拢到大厅和回廊看我,有些打招呼,有些只是沉默紧盯,我没有理会,径直走上七楼,会议室内已经座无虚席,他们都在等待 , 玻璃门推开的一刻,纷纷鸦雀无声看向久违的我。

    “诸位,许久不见。”

    我满面春风,走到董事长的位置坐下,小李端上茶水和资料,规整摆在我面前 , 我垂眸扫了一眼,便重新抬头看向他们。

    “刚刚结束的季度,听说收益很好。”我微微侧眸,右边首席的杜兰志从我进门便讳莫如深打量我 , 和我目光相碰,措手不及,顿时尴尬讪笑,我挑眉说 , “杜股东,蒂尔的昌盛,多亏您带领同仁苦心孤诣。”

    他眉目愕然,没想到我会如此给他颜面,他哈哈笑了两声 , “应该的,蒂尔也养了我们这群老臣嘛 , 不尽心尽力怎么对得起周总和乔总的栽培信任。”

    我颇有深意的目光在他脸上停泊片刻 , “希望杜股东说到做到 , 继续无愧于心。我这么久不来 , 不代表不关注。兴许某天我闲着无事,又跑来突查,我希望你们交给我的答卷,永远都像这一份 , 完美漂亮。”

    他听出我话里有话,笑容不自然僵了僵,我示意大家喝茶 , 言简意赅将小李通过电话汇报给我的情况阐述了一遍,又让财务部和销售部经理做了报告 , 杜兰志仅仅安分半个小时,便暴露出狰狞奸商的本性,朝我打探消息。

    “何小姐 , 乔总已经许久不露面了,听说他最后一次在特区出现,也是几日之前 , 去盛文打发走一群挑事的条子 , 蒂尔却没有来。其实也顺路,想必是抽不了身吧?”

    我轻描淡写说他事情多,但是蒂尔有眼线,你们的一举一动他还是很清楚的,杜股东督促大家做好本职,他来了也是犒赏,而不是问罪。

    他若有所思搓了搓手,敛去眼底的猜忌,“这么说,乔总是真出事了 , 暂时都来不了。或者以后也来不了?”

    我脸色一沉,侧过头看他,将手里文件扔到他面前,“这不是杜股东应该关心的事,您还是多关心下蒂尔的近况和未来吧。”

    他被我撅了面子,有些不满 , 又不好发作,将上半身收回去。

    江总汇报完毕去年一整年的利润汇总,刚刚坐下,阿碧从门外无声进入 , 她走到我身侧,小声说,“何小姐,省厅的公安找您。”

    我呼吸停了停 , 脸上不动声色,“都有谁。”

    “一个特警组长,带着七名持枪特警。我瞥了一眼,签署了传讯证。”

    我手指颤抖撩了撩长发,云淡风轻的笑容如是垮塌。

    这一天终归还是来了。

    来得如此干脆 , 仓促,又不可抗拒 , 逆转。

    这世上没有什么罪恶能够永远埋葬 , 水落石出善恶有报 , 只是早晚。

    我让她去门口等我 , 阿碧离开后,我站起身,平静的目光掠过在座每一个人,“蒂尔风风雨雨十一年 , 还能维持这份辉煌,很感谢你们,从前我不懂事 , 被容深宠坏了,为人嚣张傲慢 , 请你们原谅。蒂尔是你们的依靠,是你们的江山,我相信你们会珍视 , 保住它。”

    我退后一步弯下腰深深鞠躬,他们错愕“这…那…”了几声,有些不知所措 , 我维持姿势停顿十几秒钟 , 在他们如坐针毡手忙脚乱的一刻抬起头,舔掉唇边蔓延滑过的濡湿,“我在蒂尔的最后一堂会议,结束。”

    他们皱眉,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说最后两个字,我凛然决绝走出玻璃门,他们察觉到事情不对劲,纷纷追上来试图阻止询问,四名保镖将我护在中央 , 隔绝了他们的挽留和叫喊,尽头的天窗玻璃碎一块,呼啸的警笛声灌入,尖锐绵长刺破长空,这座城市的黄昏许久未曾如此热闹了。

    蒂尔的保安惊慌失措奔上七楼,大叫警察来了!包围了前门!

    几名高层面面相觑一派愕然,“警察来做什么?我们的税务没有问题啊!难道是哪个部门出了纰漏吗。”

    保安龇牙咧嘴说不是 , 他怯弱迟疑指了指我,小声嘀咕,“说是请周太太去公安局问话。”

    我的地位在特区数一数二的尊贵,这样大张旗鼓抓我盘问 , 势必不是好事,若没有证据也不敢,铺天盖地的唏嘘声如潮水湮没吞噬了我,小李狠狠瞪他们 , “周太太的私事,不容议论!”

    阿碧甩出一只飞镖,擦着保安耳朵掠过,插进墙壁,深入三寸,所有人如同打了个嗝儿 , 声响戛然而止。

    我没有停留片刻,从这扇洒满灯光的门 , 经过乌泱泱沉默的人海 , 一部电梯的颠簸 , 便只剩一条长长狭窄的走廊。

    它到底有多长 , 多么空旷,直到我此刻最后一次行走,才深刻领悟,这是一条比人生 , 比时光,比悲欢离合还要长的路途。

    怎样行走,都在一念之间。

    或者粉身碎骨 , 或者功成名就,或者平庸可悲。

    这世间的荡气回肠 , 轰轰烈烈,尽付每一块砖石。

    时至今日我不能回头,不能停留 , 不能有半点眷恋。

    我和阿碧从后门离开,特区的条子没想到我这样顽固,到了这一步仍不肯缴械 , 他们以为我区区女子 , 不可能反抗挣扎,因此后门无人,全部堵在了前门。

    我吩咐保镖留下,如果条子询问下落,和他们周旋,尽量拖延时间,阿碧将车门打开,我弯腰进入,关门的一刻小李按住我的手 , “何小姐,您还回来吗。”

    我笑着说回不来了,我今天是过来告个别。

    她红了眼眶,这副阵仗她也猜到了,眼下时间紧迫,我顾不上多言 , 将她一把推开反琐上门,车疾驰穿过员工食堂和停车场,一路开向横了通过杆的保安室,在闯入的霎那 , 横杆被撞飞,径直升上高空,夕阳下黑影巨大狭长,晃了不远处特警的眼睛 , 他们立刻有所察觉,猛烈鸣笛示意,高喊停下!阿碧冷静沉着,快准狠左打方向盘疯狂漂移,斜着开出蒂尔。

    这样一幕无疑暴露了我就在车上 , 特警很快弃坑围剿,两车左右并驾齐驱 , 紧随其后穷追不舍。

    三车如同疯了一般 , 在长街上疾驰而过 , 惊得无数行人尖叫退让 , 几分钟后警车变换了方式,一前一后,前车有意要超车,抵达前面横阻 , 我看出条子用意,毫不迟疑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第一辆警车飞转的轮胎 , 第一枪子弹哑了,竟失声打偏。

    “何小姐!”

    阿碧听到扣动扳机的声响本想阻止我 , 但她晚了一步,我已经开枪了。

    第二枪我有了经验,瞄准飞速行驶的车只能不断错过 , 必须要在车前发射,才能空出前行的零点零一秒。

    我屏息静气,咬牙开了第二枪。

    子弹打穿玻璃 , 燃起火苗四溢的破洞 , 精准无误扎入距离我仅剩五米不到的车胎,胎爆的霎那,一丝刺目火光摩擦而出,将地面烧焦,车身剧烈打晃,险些翻出护栏。

    我又趁机开了第三枪,打碎挡风玻璃,开车的特警毫无防备,只顾着把持平衡 , 警帽被子弹掀翻,砸中了副驾驶的特警,他面露惊恐,下意识摸头,看是否被击中出血,我又发了第四枪 , 子弹打穿另一只轮胎,这车彻底废了,惯力促使挣扎滑行数米,陷入僵滞寸步难行。

    后面的警车原本要赶超继续围堵 , 在我试图复制老套路,却射偏第五颗子弹时,不知出于何种目的也减缓了速度,眼睁睁看我从眼皮底下逃脱。

    两辆警车全部被我甩掉后 , 我整个人精疲力竭,拿枪的手大汗淋漓颤栗不止,我丢盔弃甲心有余悸,伏在窗上喘息,阿碧一言不发将车开得飞快 , 滋滋的摩擦地面碎石的声响,在四面八方的窗外炸开 , 升腾 , 四溢 , 从南到北的景物只剩下模糊虚幻的掠影。

    “何小姐 , 走到这一步,没有回头路了。”

    我说我知道。

    我将枪放在耳畔,摇了摇听动静,里面空空荡荡 , 子弹一粒不剩,我摸出皮包夹层内的弹匣,又重新塞进去五发 , “还有多长时间。”

    阿碧看了眼腕表,“二十分钟后穿过高速抵达珠海 , 至多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们必须顺利搭乘去往云南的航班,出广东边境 , 否则省厅一旦下令封锁机场,港口,公路 , 我们就走不了了。特区马上要封了 , 他们想不到您绕远从珠海离开。”

    她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忽然笑出来,“苍哥如果真的凶多吉少,他能在最后时刻看到您,也一定没有遗憾了。”

    我双眼刺痛,额头抵住颠簸颤抖的玻璃,“我不想他死。”

    这五个字我耗尽全身力气,像抽离了骨头,生生扒下一层皮 , 我终于知道,咽回一场倾盆大雨般的眼泪,是多么酸涩苦楚的感受。

    阿碧闯过一道红灯,猛踩油门冲上高坡,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隐没车海,驶入高桥 , 我死死拉住扶手,身体悬空失去重力,在后厢跌宕起落,胸腔作呕的感觉又一次卷土重来 , 更加猛烈,更加汹涌,撞得眼前一片青黑。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