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章你想重来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眼前忽然遮住了一道帘,那道帘泛起蒙蒙雨雾,潮湿的水汽中,是黑狼刚毅冷峻的脸孔,有些模糊不清,也 有些髙深莫测。

    我好笑说,“生与死,不都是那个人吗。生是皮囊血肉,死是枯骨魂魄。”

    “不一样。”他温柔的语气如同在教一个幼子牙牙学语“生意味着你有机会得到,人不会珍惜觖手可得的事物, 而死去的再也不能重来。”

    我惊慌失措捂住他的唇,他的话令我恐惧,似乎我这辈子穷极所有都不会再得到那个梦。

    可他分明就在眼前,我伸手能拥抱他,抚摸他,亲吻他,除非他不是,否则他怎么逃得过往后几十年。

    黑狼终究不是名字,一个人怎能连名字都没有,就此漂泊半生,无家可归。

    “还能重来吗。”

    他温热的唇在我掌心阖动,“你想重来吗。”

    我不假思索点头,又迸发一丝迟疑和仓皇。

    我脑海闪过乔苍,闪过曹先生,闪过乔慈与常秉尧,闪过那么多条折损在我手上的性命。我和他之间横亘的阻 碍与沟壑比两年前还要多,失去他的时光里,我利用美色和男权,一步步撑到今日,那些情债,我不得不还,那些 风月,我也很难抽身。

    黑狼目光流连梭巡过我的眉哏,仿佛可以看穿我的每一寸心肠,“你心里放不下对死人的执念与悔恨,如果那人 活着,你还想吗

    我停顿了两秒,“想,那是我的丈夫。”

    他陷入沉默,笑容也越来越微弱,马仔走上楼梯,对这痴缠的一幕有些发愣,不敢怠慢打扰,隔着门框轻轻敲 了敲墙壁,黑狼回神越过我头顶问怎么了。

    “五哥,时辰到了,路上堵,咱之前就压轴了,您不是最烦那些人应酬吗。早点去找个角落昧着。”

    “去备车。”

    黑狼抻平西装上被我压出的褶皱,“你跟我去?”

    我两只手松开他脖子不愿意带我吗。”

    他忍笑若有所思,“我今天独身,还没来得及找伴侣。”

    我紧叮他咄咄逼人,“来得及你找谁。”

    他整理袖绾的几缕丝线,随口说,“我身边的莺莺燕燕,一时片刻数不清。”

    我知道他故意逗我,我也反回去戏弄他,“骗别人却骗不了我。谁不知道老K座下大名鼎鼎的五哥,是个披着俗 世红尘皮囊的和尚。”

    我一边说一边在他裤裆那坨肉上狠狠抓了一把,“这玩意儿年久失修,都快发钝了,再不掏出来磨磨,不怕生 翻?”

    他不知被我刺激的,还是忍不住了,嗤一声笑出来,“有这样的传言吗。”

    他挑眉戏谑,上半身微微后仰,“你又是因为什么主动投怀送抱,是心里原本想念我,还是不得已落单了。

    乔苍和萨格同去,不然你也未必找我。”

    我揪住他领带一角,将他重新拖回我面前,“猜错了,我今天还真就是奔着五哥来的,就算他请我我都不赏脸, 我非要缠你◊”

    他轻声哦,“你打算像膏药一样黏住我吗。”

    我扬了扬,鼻尖抵住他长满坚硬胡须的下巴,“不管你承不承认,栽在我手里的男人那么多,也不缺你。” 他不再和我争执,转身往屋外走,我不甘示弱冲上去挽住他手臂,他一声不响,侧脸笑容春光般明媚。

    马仔低垂着头跟在他那一旁,小声嘀咕,“何小姐长得这么漂亮,五哥怎么不动心啊。”

    黑狼间漂亮吗。

    马仔嘿嘿笑,“我乡野蛮荒地长起来的,活了二十多年也没见过这么水灵的小娘们儿。”

    许是那句娘们儿有些不敬重,黑狼脸色沉了沉,往男人后脑勺上重重一拍,“胡说◊”

    我跟随他坐进车里,十二名保镖分乘其余四辆,前后各两车开道和护卫,我媚笑伏在黑狼肩膀,朝他耳蜗里吹热 气,乔苍耳朵不敏感,他最不能觖碰的是咽喉,大多数男人咽喉是最无趣的,和吸烟有关,把声带熏粗了,脖子也 跟着裏了一层厚厚的尼古丁烟油,自然是怎么挑逗都无动于衷。而乔苍是个例外,我每次只要吻上去,他都会瞬间 绷紧身体。

    黑狼的敏感地带是耳垂,容深的也是,他乳头最不能碰,曾经我只要犯错,招架不住他的怒意,就骑在他身上 舔舐他乳头,再大的火气都会在一场激烈性爱后熄灭。

    我手指不老实探入他衣领内,指尖捻了檢小巧绵软的乳头,“是不是很久没有女人吻过它了。”

    他似笑非笑反间,“你不是前几天才吻过吗。吻得男人多了,记混了?”

    我舌尖含住手指肆意吮吸,吮到炙热潮湿,再次捻住,他果然反应猛烈,身体微弱颤动,乳头也迅速凸起, 变得坚硬滚烫。

    两秒钟。

    容深也是两秒钟。

    分毫不差。

    我抬起一条腿霸道蛮横欺身而上,纤细裸露的手臂缠住他脖子,像俘虏一只猎物,“还想瞒我多久,再试探下 去,你连撒尿的时间都和他一模一样。”

    黑狼不语,侧过脸凝视窗外飞速掠过的街景,我撺住他的脸,逼迫他和我对视,“是不是恨我,咽不下那口气 ,所以宁可不回家。你自己申请要留在金三角的对吗。没有人要求,你只是想躲我。”

    我将他的脸埋进自己胸口最绵软的两团之间,“我听你的话,你说什么我都听。”

    我压得太用力,他近乎室息,我能感觉到黑狼每一次喘气都很艰难,他发闷的声音传出,“何笙。”

    他忽然如此郑重其事叫我的名字,我整个身体控制不住僵硬,稃起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我怕他承认,又怕他 不认,极致惨烈的矛盾畏惧恐慌在奋力撕扯我,快要把我蚕食分裂成粉末。

    他从我怀中抬起头,眉眼清冽平和,他凝望我许久,“你踩住了我的脚。”

    我一愣,副驾驶的保镖在这时转过头,看了一哏被我骑在身下的黑狼,“五哥,三哥从玉溪回来了。”

    黑狼转移视线,将我从他怀中推开一些,“没出事吗◊”

    “咱们的人伏击失败,他没走山路,走的水路。”保镖蹙眉,“会不会察觉到我们的意图了,特意避开?”

    黑狼说不会,他没这个脑子,有勇无谋的人,永远不懂得智取是什么。

    他思付片刻后捻了捻指尖我掉落的一根长发,“凌晨前回得来吗。”

    “恐怕不能,玉溪距离咱们这边挺远的,他又装着不少货物,怎么也要明天中午了。”

    黑狼眉骨抖了抖,凶光毕现,“找到他下榻的酒店,后半夜动手,千脆利落,不要见血。”

    保镖说明白。我听出他们对话的深意,要神不知鬼不觉灭掉这个三哥,我笑着间,“三哥是谁?”

    保镖说是老K的堂主,和五哥平起平坐,五哥后来的,三哥挺压人,不过他不如五哥本事大,老K自然是捡好的 重用,所以他被派去跑进出货的事,五哥留下在明面上镇场。

    “玉溪不是脱离了金三角吗,怎么也贩毒?”

    保镖指远处曲折的公路,“翻过去,缅甸走私一直跑这趟线,主要是进茶叶,云南髙山有一种茶叶的嫩蕊可以 替代可卡因,晾千了加工味道差不多,而且便宜,老K一直用这个造假牟取暴利。”

    我眼睛不动声色打量这名马仔,小声间黑狼,“自己人吗?”

    他揺头。

    原来毒窝内部也有得是勾心斗角,血腥争霸,贩毒组织的势力分布在几名堂主旗下,堂主也就是所谓场面上交 易的头目,亲自接觖毒枭,弱一点的堂主被强势的欺凌,吞吃,暗算,甚至杀戮,比比皆是。

    我们抵达丽江酒楼,仍旧比预计晚了片刻,七十二发礼炮已经鸣响完毕,只剩一地崩裂的红纸碎末,五车同时 停稳后,保镖走下弯腰打开车门,将我和黑狼迎出,我挽着他右臂,此时夕阳黄昏晚霞万里,风将红裙吹拂得烈烈 飞扬,柔顺的袂角与长发遮盖住他纤尘不染的西装和英俊的面庞,他挺拔伫立,我娇媚相依,金三角只是听说珠海 来的六姨太与五哥搞到一起,却没有真正在大庭广众之下见过,终于有了这样一幕,自然是惊涛骇浪,风云乍起。

    黑狼小声问我,“你的目的是不是摆给所有人都知道,让我甩不掉你◊”

    我得意洋洋笑,“才看出来呀,晚了 ◊”

    他垂眸睥目兒我,我不依不饶瞪他我配不上你呀,至于一副被女土匪抢走做压寨汉子的表情吗◊”

    他笑着打趣我,“你髙估女土匪了,她哪里有你的手段◊”

    我们迈上台阶,等候的礼仪小姐从保镖手中接过请柬,打开看到落款邀请人,眉开眼笑毕恭毕敬鞠躬,“五哥 ,您走这边◊”

    金色的琉璃贵宾通道被花环点缀,繁华锦簇碰壁辉煌,我跟随他经过的瞬间,身后长街忽然响起急促而悠长的 鸣笛,十几辆同款黑色奔驰自南向北驶来,停在台阶下最靠近红毯的酲目位置。

    鸣放礼炮的保安探头探脑瞅了一眼,回身朝礼堂内髙声喊叫,“乔先生,萨格小姐到。”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