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三章陷入生死埋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位于景洪国道2号仓库一夜之间被大火烧毀,储存的三百公斤可卡因和一百斤冰毒成品全部燃为灰烬,而这批货 是萨格六天前应允越南一家顶级赌场的货物,焚毀后无法按时交出,意味着泰国毒贩在整个东南亚贩毒网的失信, 毒枭没了信誉,对往后的生意是非常惨淡的滑铁卢。

    那家越南赌场老板也不是自己贩吸,而是借助赌场为幌子,与文莱等地的大毒贩交易,萨格放了他館子,场面 上他得罪许多人,这笔仇怨如数记在了泰国佬头上。泰国与越南緬旬的战役一觖即发,緬旬是条子首要目标,我挑 拨越南出头是为牵绊萨格,让她菔背受敌致使泰国组织内优外患,乔苍与黑狼都能迎来下手的最佳时机,我相当于 _个转移视线的诱饵。

    我在酒店足不出户躲了两天两夜,估摸时间差不多,局势已经发酵到最剑拔弩张的程度,才吩咐阿碧将二堂主 请来。

    我斟了杯茶水站在窗前,厚重的纱帘遮挡住阳光,屋内视线极其微弱昏暗,我点开灯,一动不动藏匿墙角,以 免影子被投射上去。

    在金三角做白粉生意的毒贩警惕性很高,都有白日拉窗帘的习惯,防备同行使诈,也防备条子远程伏击,进屋 先查摄像头,哪个角落也不放过,整整一趟走廊所有屋子住着什么人都要调查一清二楚。每年夏冬两季,是毒贩交 易最猖獗的时候,条子想杀鸡儆猴,震慑外来的新贩子,就往边境宾馆底下一站,三楼以上庇荫面儿大白天还拉着帘 子的,十有八九是毒贩,枪子儿击碎玻璃,隔街嚷嚷泛水了,闹上几天人心惶惶,零碎的小生意就能断个百儿八 十档。

    我越过纱帘边緣露出一双哏睛,打量对面街道一家米线馆儿,门口_张残破不全的方桌坐着四五个男人,二十出 头样子,一人点了_份面,_瓶啤酒,从早晨坐到下午始终没离开,哏神时不时往这边张望,一点也不像客人,倒 像是装模做样来打探虚实的。

    阿碧带着二堂主进屋后,我嘱咐她安排一个哏生的保镖,乔装打扮后也去对面叫点吃的,挨着那桌人,看到底是 什么来头。

    阿碧领命去做事,二堂主反手关上门,“何小姐,东西我带来了,您看看◊”

    他走到我旁边,将一个纸包拆开,用小拇指的指甲盖刮起一点,细嫩的白粉末松软无味,仿佛玉石碾碎磨出来 的一样晶莹剔透,觖摸上去有一丝丝凉意。

    二堂主当初在金三角做蛇头时,天天混黑市,什么货都见过,可这样好的货他也禁不住双眼发亮,“老挝的 顶级可卡因,这样纯度品质的一年也就产五百公斤,在黑市上能叫卖到八百甚至上千一克,和成品后的高纯冰毒价 码差不多,胡爷给萨格这一批绝对是良心货,一分假也没搀◊_克可卡因能制造三克冰毒,咱们赚大发了。”

    我笑眯眯暍了口茶水,“看来胡爷是真心实意跟着萨格混饭吃,老批势力不够,不傍上萨格这尊大佛,马来西 亚一口就要吃了他◊最近红桃A很嚣张,挖空心思抢地盘夺生意,胡爷心里有数,不把萨格打点舒服了,他日子好不 了 ◊幸亏我当初没招安他,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

    二堂主抖了抖手指,粉末散落在墙角,“这批货倒给老猫,让他尝到甜头,我们真心笼络他,他一定会死心塌 地跟着。柬埔寨五百多势力,加上我们自己的就有一千多◊老K老奸巨猾,不会都给我们,顶多三分之一,何小姐 来这边才两个月不到,能有这么大的扩充,简直不可思议。”

    他说到这里脸色一变,“不过…条子怕也听到关于咱们的风声了 ◊”

    马局长这几日一直联络我,归属地是特区的陌生号也就只有他了,但我没回他,言多必失,我不肯给条子当卧底 ,他原本就起疑,除了对市局有利的事,其他的我都不能和他接头。

    我将2杯放在窗台,走到梳妆镜前坐下,从匣子里挑挑拣拣,选中一对紫水钻耳环,戴上时有些痛,我恍惚记 起这是容深送我的,我只用过一次,还是他亲手为我戴,他吻着我耳朵也不觉得疼,只是酥麻的热痒,物是人非后 才知这不起眼的小东西夹了肉,竟也撕心裂肺。

    容深离开后它沉在了匣子底,针上已经隐隐生锈,我抚摸了一会儿,咬牙刺入耳垂,我盯着镜子里揺曳浮荡 的钻石,“金三角格局瞬息万变,接下来坐山观虎斗,等他们先动作◊”

    “萨格那么精明,她一定会猜到是您说动了五哥出兵,联手踏平她的仓库,她现在恨得牙根痒痒,势必不会轻易 放过您◊”

    我嗤笑一声,“她很难熬过去了。越南,緬甸,还有柬埔寨,这几国毒贩要么在我这条船上,要么和她殊死对 立,乔苍还有十之八九是埋伏在她身边伺机玩阴的,她到底只是女人,城府不及男人深,四面楚歌下她怎样对付。

    二堂主语气有些迟疑,“萨格美艳聪慧,诱惑男人的手段很强,泰国不是流行媚术吗,看她样子多少会一点。 她搞定的权贵不比您少,只盼苍哥最后不要动心才好,您也防备一手◊”

    我心口沉了沉,乔苍啊,这个男人不论真的假的,虚的实的,看上去统统都像真情流露,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什 么,在算计什么,我和他的起始,就是一场操纵在他掌心的阴谋,然而玩到最后,他终究在风月里翻了船。

    我问二堂主这两天萨格有动静吗◊”

    “萨格那边倒是没有,不过胡爷的帖子递上了咱在景洪的堂门,三堂主接的,对方说在妙香茶楼拜访您,若是等 不到您过去,就不走了。”

    “哪日。”

    “阴历十五◊”

    我瞥了一眼墙壁上的日历,“不就是今儿吗?”

    二堂主说是今日,只是我猜铡您不会去,所以也没搁在心上。

    我对着镜子慢条斯理涂抹口红,粉饰了一层底妆后,用指尖蘸了点胭脂,轻轻晕开,云南乡下的手打胭脂比口 红颜色更艳丽,而且自然,这边未出阁的小姑娘都是抹这个,花果香极其浓郁。

    “胡爷不是见过我吗,话也说了,人也看了,酒也喝了,再说拜访说不过去吧。”

    二堂主笑,“您这一把火,在金三角烧得声名鹊起,敢炸了萨格的仓库,夺了她货物,比您成名成腕更早的毒 枭也没这份胆量气魄。俗话说不怕横就怕不要命,您摆出来的架势让他们看不透了,萨格和您因为男人坐下了深仇 大很,自然是派别人打头阵。她倒不是怕,估计是想撇清自己,把矛盾引到您和胡爷身上,再下黑手◊”

    我从镜子里瞧他,表情意味深长,“那我去吗◊”

    二堂主说两可,见一面不失礼数,让他们说不出话更好。

    我将胭脂放回原处,掸了禅裙摆压出的褶皱,“闲着也是闲着,去看看热锅上的妈蚁怎么乱转,顺便打探情况

    我抵达妙香茶楼,二堂主没有跟随我进入,我只带了阿碧,两个女人他们戒备心更低◊这座茶楼更像是茶馆, 一点也不讲究,昔通的木头筏子做砖石,不少地方还渗水,落伍老旧的灯管横在房梁上,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大厅热 火朝天,几张圆桌子坐满了人,黑压压一片,通往雅间的一条路,瓜子壳踩上去嘎吱作响,仿佛北方深秋的落叶。

    阿碧隔着口袋不动声色叩响扳机,3号雅间门外驻守两名保镖,见我们到跟前忽然伸手阻拦,“何小姐,老规 矩,搜个身◊”

    我间他谁搜。

    他们面面相觑,

    哪的规矩。

    保镖说这是金三角毒枭接头的规矩。

    阿碧举臂劈下,保镖那只手顿时被击打麻筋儿,他五官抽了抽,没敢再动。

    阿碧冷笑,“你眼睛瞎了,谁是毒枭◊何小姐是常府来的六姨太,真正的上流女眷,你们主子约见,何小姐赏 脸光顾,还要受你们的气◊”

    她搀扶我转身就走,门在这时被人从里面推开,胡爷笑容随和又奸诈,抱拳迎出来,朝我略微躬身作揖,“ 何小姐,有失远迎◊手下不懂事,冲撞了您尊贵,看我薄面,®别计较。”

    我这才勉强停住,态度仍未好转,他抬脚狠狠踹了阻拦我的两个保镖,侧身让出一条路,我面无表情松开阿碧 的手腕,径直走进去。

    阿碧和保镖对峙,不允许合门,就那么敞开着,外面的喧闹隐隐传入,伙计来来往往,我心安了不少,我脱掉 身上的丝绸披肩,“胡老板,您来得早◊”

    他扬了扬手腕,指表盘显示的时间,“何小姐玩笑,我等您两个时辰了,三壶茶水都暍干了 ◊”

    我拍打额头,装作_脸抱歉,“最近事情多,脑子犯迷糊记不住日子,来晚了您多担待◊”

    他槎着手掌应承,“何小姐现在是金三角的新贵,出手果断,为人慷慨,都盼着与您合作,您自然是贵人事多 ,我哪里能不担待◊”

    他说着话伸手示意我再往里走,紧挨窗户的位置摆放了一张梨木桌,桌上有焚烧的香炉和一只堆叠了不少木炭 的茶炉,侍者送上一壶生茶,胡老板当着我面开启泉水注入,他笑说这样心明眼亮,何小姐才能放心饮用。

    我笑而不语,他盖上壶盖用方帕擦拭指尖的濡湿,“知道何小姐忙碌,所以也不叨扰您太久,萨格小姐委托我 过来谈判◊”

    他如此开门见山出乎我意料,看来是被我逼得急了,我哟了一声,抚了抚垂在肩窝的长发,将弯曲的一团捋 到身后,“这话说的◊这么正式,还扯上谈判了,泰国毒枭在金三角名声赫赫,我不过刚来的小生意人,要什么没 什么,我可不敢当,萨格小姐前不久还要对我赶尽杀绝呢,对她我是打骨子里畏惧,恨不得敬而远之,躲到天涯海 角。我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怎么几日不见,她倒要与我议和了呀◊”

    胡爷看我一点不正经,装傻打浑完全不是有诚意的样子,像跑来戏弄找乐子,他伸手指了指座椅,对我很客气 ,“何小姐,先坐下说,同一片地界的生意人,不是盟友也是朋友,什么事都好商量嘛。”

    我走了两步,经过他面前时,我耐人寻味说,“不是盟友也是朋友,胡老板,就没同行是冤家呀?”

    他哈哈大笑,“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必做冤家呢,咱们做朋友不是更互利吗

    我冷冷将披肩丢在角落,坐下后翘起一条腿,似笑非笑礙视他,一副了然于胸的精明,他装作没看到,自动忽 略了这份尴尬。

    他用一支金箔杆子挑了挑木炭,积聚成一座小山,对准壶底肆意燃烧,很快便冒出浓浓的霎,和一缕飘渺清香, “萨格小姐在2号仓库的货物,是何小姐与老K合伙烧的,对吗◊”

    我不置可否扬眉,把玩指甲上的朱蔻,“那晚手痒,想起我被软禁在庄园时,遭受的委屈和不敬,就随意挠了 挠手而已。”

    我把这件大事说得云淡风轻,完全不放在哏里,胡爷蹙了下眉,“敢问何小姐,除了五哥与曹爷,还有别人 不遗余力支持密吗。”

    我凝视茶霎,“不算多,广东的名流权贵,官员政要,有一半是我坐上宾朋,略有点薄面◊不过千里之外,我 也懒得求援,才会让萨格小姐逮着机会羞辱我〇,,

    “哪里是羞辱。”胡爷练练摆手否认,“她都和我说了,只是与您开个玩笑,没成想您和她不熟,又存在敌意 ,把玩笑当成了战火◊这么多年的旧恩怨,早就过去了,再险峻的戈壁也都被风沙磨平了棱角,何况善变的人心。 萨格小姐现在与乔先生很是投緣和睦,曽经的男人嘛,她忘得差不多了。”

    我哦了 _声,“是吗。

    萨格绝不会说这样的话,那个女人狠毒至极,她今时今日的一切,都是她男人给她留下的,不论她身体背叛了 多少次,心里绝对忘不掉那段杀夫之仇。

    我慢悠悠伸手拎起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滚烫的茶水,但没有管他,我朝水面吹了吹,“胡老板到底要与我谈判 什么,筹码不抛出来,说得再好听,我也记不住呀◊”

    他媳灭了炭火,等茶减少了些沸腾,才觖碰蓄满,“何小姐一介女流,又这样年轻,和乔先生刚刚分道扬键, 金三角的波诡云谲确实不适合您,生意哪里都能做,何必趟浑水呢◊萨格小姐说,您烧了她的仓库,害她信誉尽 失,她可以不追究,就当是赔罪,何小姐只要及时收手,撤出景洪和西双版纳,金三角地界这么大,相安无事不是 更好◊”

    我蹙眉饮茶,_声不吭,他观察我脸色后继续说,“萨格小姐的筹码是两批五百公斤的冰毒和海洛因,都是 成品,纯度保在百分之八十五以上,A-的货,这在市场也很难得了,按照B-的价格给您,她赔本您发财,这条件可 以吗?”

    我指尖轻轻击打着茶杯的陶瓷,“西双版纳我有出货到香港的一趟线,还有一趟是和菲律宾交货的专线,都是 常老给我的,我得守住了呀,至于景洪是我在金三角的根据地,我所有手下都分布在那里,萨格这算盘未免打得太 好,我撤出了,我在大街上打游击暍西北风吗?我如今也算半个毒枭了,那散贩子千的事,我怎好自降身价。”

    胡爷嫌面前的茶盏碍事,推开伏在桌上,“老K是您的盟友,他在河口,萨格小姐保证不夺那块地盘,®去了 这近水楼台,做生意更方便,緬旬的罂粟是天下一绝啊◊”

    我呵呵笑两声,“寄人嵩下,哪里有自在为王逍遥?河口不如景洪肥美,我刚来不久也深谙门道,您骗不了我。

    胡爷深深呼出一口气,有点失了耐心,他最后将我一军,“男人的天下复杂多变,这男人里的亡命徒就更阴晴 不定了。”

    我顾不上烫喉,将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刀口舔血的生意,玩的不就是心跳吗,没胆子我也不来◊”

    胡爷笑容僵住,腔调阴森森的,“不怕胃口大,就怕胃口不够大,嘴却贪吃。何小姐,可别有命挣,没命花

    我十分好笑嗤了声,摸出铁盒点了一根狭长的女士香烟,我眯着哏吞云吐霎,“胡老板,看来您还是不了解我 呀。钱我有得是,您也不打听打听,常府的六姨太坐拥几辈子都享用不尽的财富,可我没有男人,没有子女,我 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呢◊我寂寞难耐,偏要搀和你们,我打发时间解闷儿不行吗?”

    我一点面子不给,胡爷也笑不出来了,他脸色冷了又冷,“何小姐,撕破脸对您又有什么好处,不锴,您在金 三角蒸蒸日上,又有五哥和曹爷做后盾,什么都不愁,也不怕◊但萨格小姐是金三角的老牌毒枭,势力与声望可不 是一次两次就能击得垮◊您沾沾自喜于嬴了她这一回,后患想过吗。”

    我云淡风轻摇头,“我沾沾自喜的不是这一回,而是泰国山穷水尽了◊有些长远只有我看得到◊”

    胡爷狩笑,“是吗?中国区的乔先生,还怕这些小国毒贩联手吗◊”

    我也跟着他一起笑,“猛虎难敌群狼,他和萨格都是猛虎,而我带着一群狼,也不是吃素的嘛◊”

    我将燃烧的烟头丢进茶水中,丝丝拉拉的炸响在杯底散开,一缕青蓝色的烟雾袅袅升起,融化在焚香的空气中

    “胡老板,您也出面了,该讲的道理_字不落,是我不识抬举,告辞◊”

    我朝门口喊了声阿碧,她匆忙进入,将我放在桌角的披肩,我绕过木柱走向门口,走出十几步,胡爷忽然叫住 我,“何小姐,当真不考虑了吗。”

    我笑着看地面被灯光照出的影子,“考虑什么呀。金三角黑吃黑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大规矩不动,小规矩没人 守,怎么我还不能做点生意了,你们让我收手我就听,这样任人摆布,我手下还能跟着我走南闯北吗◊”

    我跨出_只脚,往回廊外人声鼎沸的大厅走,胡爷扯着嗓门喊了一句,“何小姐,你一定会后侮的。吃点小亏 不肯的下场,就是吃大亏。”

    我不屑_顾嗤笑,看也没看他,我回到车里关上门,阿碧与一名马仔交涉了几句,吩咐他去河口找老K报信儿 ,盯紧点萨格。

    我心情从没有这样欢喜过,萨格连自己的心菔都弃用了,直接派出胡爷这种咖位的毒枭来谈判,可见她对我很忌 惮,她以为我只是柔柔弱弱依靠男人的女子,没成想我狠毒起来如此出乎意料,乔苍装葺作哑不出手也不过问,她 自己一个人扛三方势力,自然很费劲。

    阿碧坐在驾驶位间我回吗,我说回,“你看出来胡爷的意思了吗◊”

    她从头顶的后视镜看我,“他不就是传话筒吗,他的意思就是萨格的意思,萨格有点慌了,她以为您只是男人中 的花瓶,不敢真的玩命。”

    她按响喇叭,超车驶入一条南北大道,“您今天驳了庚格,或许她再出手就是硬的了 ◊苍哥一点消息都没有, 也不知他到底在筹谋什么,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帮得到他◊”

    车停泊十字路口等灯时,我坤包内的电话响了起来,我接通后曹先生没等我开口,他直接抢在我前面,“你在倍 陵街对吗。”

    我一愣,透过车窗朝外看了哏悬空的提示牌,“对,你怎么知道◊”

    我下意识回头张望找他的车,他在那边问,“正在往哪个方向行驶◊”

    我说东南,回酒店的路。

    他语气虽然一如既往平静,但我仍听出他极力控制的细小波湖,似乎发生什么大事,连他都束手无策。

    “何笙,听好◊你这辆车的车底绑了定时炸弹◊至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炸,你立刻往西南开,我现在迎你,东 南有萨格的马仔堵截旦撞上了,他们会把你逼向小路,逼到爆炸为止◊”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