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章如果他回来你选择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乔苍突如其来降临这趟颓败无人的冗巷,打破沉寂深夜,没有任何风声与预料。他不容抗拒的话更令我茫然,我 间他为什么。

    他个子髙出我许多,我如果不仰头,鼻梁只能抵达他胸口,他轻而易举将我笼罩禁锢在他怀中,像一棵树, 容纳了一片叶。

    “没有原因,按照我说的做。”

    他喷洒在我头顶的呼吸,染着浓烈的烟味,他最近似乎抽得更凶了,我每见他一次,都是烟不离手。他戴在脸 上的狐狸面具,不曽随着我挣扎而坠落,银白光束迷离清浅,胜过这巷子水一般的榕榕月色,清俊,毓朗,风华 翩翩。

    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眸,敛去了温柔明亮,而是复杂的,冷冽的,深沉又压抑。

    我和他从熟悉到陌路,分离了整整十三天。

    十三个日,十三个夜。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最是消磨。

    我爱乔苍没有像爱容深那样习以为常,仿佛清晨推开窗看太阳,入夜合上窗看月亮,理所应当,如影随形。容 深渗透进我的生活,我的青春,我的岁月,我的悲欢,他在与不在,我都记着,都念着。

    我爱乔苍更颠沛流离,更惊心动魄,更跌宕彷徨,更犹豫不决。

    一株罂粟。

    世人痴迷它的颜色,痴迷它的味道,忍不住靠近,拥有,釆撷,又知道它的毒会上瘾,会丧命。

    我不能光明正大,不能理直气壮,我爱他躲躲藏藏,若即若离。

    揣着半颗心自我救赎,生怕被他吃掉,成了无心的骷髅。

    放晴后的云南之夜,雾气昭昭。周边万籟俱寂,没了声息。

    我抬起手掌,抚摸他未被遮住的半张脸,他的唇濡湿炙热,在我指尖微弱颤抖,他来得太匆忙,太急促,顾 不上停歇片刻,车马和随从一个都没带,只有他自己,从边境的西双版纳,到达几趟街道之外的景洪,他胸口剧烈 起伏,连呼吸都那么仓皇。

    我沉默许久,半响后别开头说,“我不走。”

    他凝视我固执的面容,戳住墙壁的手不动声色握了拳,“周容深死了,对你而言就这么难释怀,你想陪他一起 死在这里吗。”

    我一言不发看地上投洒下的斑驳月光,乔苍周身气场骤然冷却了十几度,就像一团沉于池底封了漫长世纪的寒冰 ,冷得骨头发麻。

    他垂在身侧另一只手揑紧我下巴将我的头扳回去,脸上已经不是一层薄怒,而是暴戾的盛怒,透过面具,透过 空气,烧得我皮囊寸草不生。

    “由不得你选择。”

    我执拗倔强回瞪他,“那你呢。我走了,你留下吗?”

    我沙哑的嗓音被冲天而飞的雀鸟遮住,一朵浮荡的云朵晃过月亮,有那么两三秒钟漫无边际的黑暗,他在我头顶 说,“所有人都清楚金三角是我的地盘,我走不了 ◊”

    我仰面紧盯他阖动的薄唇,就是这张唇,放肆吻过我,我也放肆吻过他,他曽让我快乐到天堂,也曽残忍让我 悲痛到地狱。我眼前浮现出那晚在新世纪包房,萨格百般习难我、动手扼住我咽喉试图迫害我的场景,乔苍任由她没 有阻止,他仿佛喝醉了,醉在一片不能掌控身不由己的沙漠里。

    他那样真实的陌生,无动于衷,漠然,冷酷,哪里有半点演戏和假装。

    我指尖停顿在面具边缧,不动声色抓住,趁他毫无防备的一刻猛然揭露,他微微愕然,半秒一过便从容。

    这么多天我终于又这样靠近注视他,可以真真切切触摸他,感受他的温度,他的骨骼。他下巴胡茬很重,铬 得我手指微微痛痒。

    一厘米,半厘米,甚至彻底重叠,我鼻尖挨着他的唇,心脏像被什么东西狠狠钩住,压得密不透风,我大口喘 息,两只手死死抓住他肩膀,“你对我讲一句实话。你和萨格,到底是假戏真做,还是另有图谋。”

    他凌厉好看的眼尾浮现一抹轻佻的笑纹,“重要吗。”

    我点头说重要。

    他凝视我片刻,“你先回答,你和黑狼,有没有背叛我。”

    我脑海中浮现出那片春色,窗台上忽明忽暗的烛火,风令它摇曳,令它虚弱,它娇孱得可怜,又温柔得心碎。 那是我最惊惧难忘又刻骨的一夜,我明知是错的,又控制不住错到底,我明知乔苍一定会知道,他一定会偾怒,却 又像是报复一样,报复主动勾引诱惑我的他,也报复三年前背叛了丈夫的自己。

    那一半如火的激情,一半如水的缠绵,在关键时刻黑狼抽离了我身体,欢爱戛然而止,我根本来不及品尝,他 给我的感觉是不是和容深一样,那是我唯一可确定的东西,比他的眼神,他的轮廓还要更清晰。

    乔苍将我圈进他和墙壁之间,我眼神飘荡在空气中,游移不定在他脸上,“差一点。但最终没有。”

    他喉咙内渗出绵长的呼吸,“他是周容深吗。”

    我迟疑了很久,“也许是,也许不是。”

    他闷笑出来,他笑声不再猖狂自负,而隐隐透出在这个世上,只有我,唯他对我才有的无奈,介怀和无法掌控

    “何笙。是不是只要和他有关在你心里都胜过我。哪怕一个很像他的男人,一座危机四伏,生死难料却有过他 足迹的城市,都可以超过我的分量。”

    他牢牢攥住我拿面具的手,将东西夺走扣在墙壁,砰地一声闷响,灰尘翻滚掠过我眉哏,我呛了一口气,还来 不及吐出,他叮着我一字一顿间,“如果周容深活着,你回到他身边,还是留下跟我。”

    我仿佛惊梦,猛烈收缩的瞳孔内眼球不由自主涣散迷离,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是禁忌,被我封锁在心底最 深处,我不触碰,任由它陈旧糜烂生锈,也不允许别人开启。

    我躲避他灼热的目光,“明天会怎样谁也不知道,追究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乔苍不肯放过我,誓不罢休用下巴困住我额头,让我连摆动都不能。

    我几次忍不住脱口而出告诉他我选择容深,可这两个字在喉咙徘徊,几乎冲破的霎那,又被我狠狠咽了回去。 是吗。

    我会毫不犹豫,再回到周太太的时光吗。

    那时光还回得去吗,回去了还是原模原样吗。

    我能割舍下乔苍,能割舍下这两年的爱与恨,轰烈激情,我和容深还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相爱白头,不离 不弃吗。

    在他眼中我还是他初遇时的何笙吗。

    我目光呆滞,抓在他肩膀的手指也松垮,他布满褶皱的衬衣经风吹拂平整了许多,可仍留下属于我的痕迹和残 香。

    我的沉默激怒了乔苍,打碎了他仅剩的理智和底线,在这么多天后,他发了狂抵死吻住我,连零点零一秒的时间 都没有,我尝到了舌尖溢出的猩甜。

    痛,火辣辣的痛,如同针扎一样,不,比针扎还要痛,痛得入心入骨,这根本不是吻,而是撕咬,是发泄,是 痛恨。

    他牙齿在我口中侵占,烧杀,我听到他含糊不清说,“是不是只有我也死了,我才能和他抗衡。何笙,这一次 也许我活不了,记得烧纸告诉我,我有没有嬴了他。”

    我不知这样的的室息和厮杀过了多久,舌尖的刺疼渐渐转为麻木,乔苍急促沉闷的呼吸也终于平静,他牙齿放 开了我的舌头,放开了我的唇。

    滴答淌落的血迹染了他下颔与胡茬,全部来自于我。

    我惹怒过他无数次,只有这一次,他是真的发了狠。

    他指尖按住我的唇,轻轻涂抹掉上面的殷虹,他唇上也有一丝沾血的晶莹的唾液,他如数舔去吞咽,“疼吗。

    我瑟瑟发抖,说不出是冷是怕还是痛,他另一条手臂将我抱在怀里,稍微低下头,就可以再次吻到我。

    “遇到你之前,从没有任何事,任何人,超脱过我的控制,我世界里的一切都向我屈服。”他顿了顿,有些好 笑说,“其实掌控你有什么难。可我总是到关键时刻,该收网的那一瞬间,不忍迟疑。我在想那会不会扼杀你的欢喜 。你自以为是算计我,露出你聪明歹毒的一面,沾沾自喜嬴了别人,那是我见过的最有趣,可爱又可恨至极的模样 ◊为了纵容你这一份,我付出过多少代价,你根本不清楚。”

    我忘了呼吸,凝滞在这_刻。

    仿佛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狠狠砸中我,却没有伤害分毫,只是在我头顶粉碎,而我无恙。

    远处的巷子口忽然传来一声苍哥,我和他身体倏然一僵,他脚尖微挑,勾起角落废弃的竹篓,按住我肩膀蹲下 ,将竹篓罩在我身上,我自始至终浑浑噩噩,等到我反应过来,脚步声已经逼近到眼前,乔苍斜倚墙壁点了根烟, 他默不作声吸着,平静到连我都在怀疑自己是否出现过,刚才那一幕是不是真的。

    我透过竹条缝隙看清男人长相,是那天从集市带我去庄园的萨格的心腹,乔苍释放我那晚跟在身边的也是他, 这男人我只有过两面之緣,可对他印象很深刻,非常阴险深沉的面相,一看就是奸诈之徒。

    他显然来者不善,出现得也很唐突,事先并没有让乔苍知道,他手从口袋内掏出,拿着一只打火机,笑容意 味深长,“苍哥,怎么不等我给您点上,这种事该是我来做。”

    他说完冷瞍m的话锋一转,“不过您深更半夜怎么在这空巷子里。是等人还是会友。”

    乔苍把玩着手上的面具,“办点事。”

    男人目光极其机敏在这条长廊内扫荡,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当他触及到我藏身的竹篓时,忽然停下,有些 疑惑蹙眉,“我怎么瞧见好像还有一个人在,进来却没了,苍哥,不是坏人堵住您吧。”

    乔苍反间有人堵得住我吗。

    男人笑,“那可不一定了,您功夫再好,脑袋后没长眼睛,暗箭难防。您可一点事都不能有,我的命系在您安 危上了,萨格小姐还没对哪个男人这样上心过。”

    他边说话边朝竹篓走来,我下意识屏住呼吸,一丁点声响都不敢发出,他伸手抠进竹条边缧刚要打开,乔苍从 衬衣扯下一颗纽扣,反手击打中男人手腕,后者闷哼一声,疼得冷汗直流。

    乔苍留下一句回庄园,便迈步要走,男人仍不动,他眯了眯眼,目光在他和竹篓之间徘徊,“苍哥,萨格小姐 说您去赌场瞧瞧,打算发展点别的生意,结果我去了您不在。还是我四处寻找,找到这里碰见您。”

    乔苍摊开手掌,面具上狐狸的银色瞳仁在路灯下放射出森冷的寒光,有那么一刻,格外惊心动魄。

    “我的事,轮得着你过间吗。”

    男人正想动,手腕伤口传来一阵刺痛,他顿时倒抽_口冷气,脸上维持欢笑,“我当然不敢,只是萨格小姐问 起您去了哪里,我总不能撒谎吧。”

    乔苍手指微微松开,面具从他身前坠下,男人眼疾手快接住。

    乔苍掸了掸袖绾和肩膀的抓痕,“让她来问我。这几个字会说吗?”

    男人仍不甘心,却也不敢当面忤逆他,他嘴里答应着,厚利的哏神凝视竹篓许久,我甚至担心和他视线相碰,

    仓促移开,这样危险而室息的僵持维系了几分钟,我身上的汗水将衣服都浸湿,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终于响起,乔苍 先一步朝巷子口走去,男人顿了顿,从后面跟上。

    我瘫软在四面透风透光的篮子里,一点力气都没有,我迟迟未归,二堂主等不及进来寻我,在竹篓中发现我踪 影,他搀扶我出去,我没有提及乔苍,只告诉他不是坏事。

    回酒店的路上我吩咐二堂主将这附近的流浪狗抓十几条来,越凶越好,一定要叫声最洪亮的,他疑惑间我做什 么用,我说你照办就是,两日后入夜就知道了。

    二堂主办事很麻利,次日中午抓了十六只,三五条街道的狗都被他捉来,拴在两个硕大的铁笼中,里面只放了水 ,没有给食物。这是我授意的,先饿上一天一夜,才能达到万无一失的效果。

    我在酒店养足了精神,第三日凌晨一点左右,带着二堂主和两名身手极好的马仔去了泰国贩毒组织位于景洪一 家废弃厂楼改建后的储备仓库。

    这个时辰万籟俱寂,马仔也都睡了,防备心最弱,浓重的霎霭夜色下,2号仓库犹如一头蛰伏的豹子,藏匿了 不见天日的黑暗与阴霾,悬吊在门框的枯黄油灯快要燃尽,火光越来越微弱,近乎要熄灭。

    打着哈欠从帐篷里出来的马仔到房后的砖瓦堆里小解,吹着一串断断续续的口哨,二堂主下意识要遮掩我的哏 睛,手伸到半空,却发现我正律律有味观赏,根本不觉得不妥,他自己先尴尬起来,我揺下一半车窗,失去玻璃 的阻碍更清晰张望,“这有什么,不拘小节才能成事,男人裤裆里谁没有那坨一碰就硬的肉,我见得还少吗。”

    二堂主强行压制,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笑出来,“何小姐和我见过的女人都不一样。”

    我侧过脸看他,“哪里不一样。”

    他想了许久,摇头说哪里都不一样,可又说不出具体。

    我掌心抵在窗框,将路旁直射我眼睛的一簇白光挡住,“你以前有过女人吗。”

    他先是一愣,没想到我间这个,反应过来后说有几个,我间他,“如果像我这样的女人出现,你要吗?”

    二堂主惊慌低下头,“不敢对何小姐存在任何非分之想。”

    我笑着没吭声,他迟疑说,“我既髙攀不上,也不会要,因为我招架不了这样出色的女人。只有曹先生或者苍 哥才能配得起。”

    我迎着月光撩了撩长发,“所以你知道我哪里不一样吗。男人不会娶我做妻子,我这一生最合适也是扮演最好 的角色,只会是情人。”

    我顿了顿,语气荒凉怅惘,“有一个男人,他犯傻娶了我。可惜后来落荒而逃。”我将后半句丧了性命的话咽回

    二堂主笑说那一定是万不得已的苦衷,何小姐如此美貌玲雄,哪有男人舍得不珍惜。

    我伏在窗子缝隙处,空旷的荒野偶尔几声蝉鸣蛙叫,来自后山废弃的池塘和果园,这里倒是得天独厚,不仅隐 蔽,而且易守难攻。

    萨格真是一把作战的好手,这点心机连我都不得不佩服。

    “这边贩毒市场的行情怎样,你给我详细说道说道。”

    二堂主将车灯全部熄灭,反锁了前后门,“金三角是毒窟,全亚洲乃至世界都闻名,因此划分很细致,毒品 大约有三十多种,根据品类、纯度、产销地划分,一类是髙纯达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冰毒,也叫冰片,六百到九百 左右一克。二类是海洛因和吗啡,包括制作的精料可卡因,都在五百左右一克。老挝就盛产这些,这也是胡爷能傍 上萨格这艘大船的关键,对于其他几国毒枭难以得到的材料,他是信手拈来。至于大麻白粉和鸦片这些东西并不受 欢迎,在真正的毒窟里,利润很低,东西也老土,不好吸。”

    我基本断定这里藏着什么货了,“萨格现在不缺可卡因,而老K和老猫却极缺。”

    二堂主附和说,“笼络盟友,确实要对症下药。”

    那名小解完的马仔此时提上裤子绕过平房,准备返回帐篷,我瞅准时机吩咐二堂主放狗。

    他闪车灯发射信号,对面废弃工地停泊的黑车无声无息打开后备箱,十六只流浪狗疯了似的蹿下去,争先恐后狂 吠冲向仓库和帐篷,撕咬挂在墙壁的腊肉,散落在砖石上的馒头渣和饭盒,半梦半酲的马仔置身上窜下跳的黑影里 顿时一个激灵,他抄起铁锹和扫把抡打,为首狼狗锋利的牙齿扯断他裤腿一块布,在他驱逐下狗群惊慌乱窜,往四 面八方分散奔逃,闻声赶来的其他手下没见过这人兽大战的场面,愣住不知怎样做。

    激战得连裤子也掉了的马仔脸色涨红怒斥,“都他妈瞎了!快点抄家伙,这些狗饿疯了连沙子都吃!”

    一只狗髙髙跃起,嘶吼擦着手下肩膀越过,那人一哆嗦,搔了搔头,“这哪来的啊?它们不吃白粉吧?”

    “吃不吃也看住了!捅娄子萨格小姐要咱们的命!这可是三百公斤!”

    马仔们不敢怠慢,随手抓住一样防身工具,纷纷堵住一扇最不起眼的门,不让狗群靠近撕咬,我起身顾不上头顶 被撞击,全神贯注看那间屋子,恨不得把眼珠子掏出来,看得仔仔细细。

    这里临时搭建的平房足有几十间,模样都相近,伫立在破瓦烂砖上,乱糟糟一团,想要记清方位很难。我在心 里画了一幅简图,拉着二堂主手臂指给他看,“萨格与胡爷试水后,合作得很愉快,又从老挝新进了一批可卡因, 是上一次分量的两倍,这批货就在那间屋子里◊”

    我又指另一端飘荡白旗的榕树,“那是雷区的标志记号,应该埋了炸弹,烕力一般,不过也能伤人◊萨格主要 防条子,如果有缉毒警来突查,马仔会立刻引爆,将仓库内的毒品炸成碎末,即使提取化验他们咬死不承认,拿 不出证据也没辙。”

    二堂主恍然大悟,“何小姐这出空手套白狼,玩得有些惊险。但如果赌嬴了,我们不仅赚了不少钱,可以用来打 点收买柬埔寨的势力,还能在金三角一战成名,萨格小姐往后想悄无声息对付我们,门儿也没有,毒枭间相互吞吃 会闹出大乱子的。”

    我勾起一边唇角,笑得又冷又阴,“自保,赚钱,成名。一箭三雕。萨格久居西双版纳庄园,那边有制毒工厂 ,乔苍也在那边,她轻易不过来,这些狗闹了一出,马仔不搁在心上,只以为是腊肉吸引来的,明后再有点动静, 他们也不以为是敌人来了。到时货丢了,仓库也烧了,泰国毒贩的颜面扫地,萨格一定勃然大怒,把所有火气都对 准我们三个罪魁祸首,兴许能为乔苍创造良机。”

    二堂主大吃一惊,“苍哥?他和萨格玩假的?”

    我说不确定,哪怕是真的,也有一丝做戏的成分,否则他不会旧情难了逼我离开。

    二堂主铁骨铮铮的汉子也有些扛不住,他伏在驾驶位长长吐了口气,“何小姐,其实我有时很不理解,为什么 您放着那么安稳的日子不过,却跑来这样龙镡虎穴,和这群不要命的毒枭掠夺。”

    他咧开嘴笑,压住方向盘轻轻拍打,“但我想您这么理智,这么临危不惧,一定不是糊涂人,您做的每件事, 都有您的道理◊”

    我不动声色合拢车窗,放狗的黑车已经悄然离去,没泄露一丝一毫,二堂主谨慎驶上吞没在浓浓夜色下的国道 ,直到摸黑开出许久后,才敢闪灯照明。

    副驾驶的窗子开着,烈烈风声灌入,我迎着荒萆河沟的气息,哏前反反复复掠过几张面孔。

    再理智冷漠的人,也逃不过世间最风流恶毒的情字。

    次日傍晚我安排二堂主带三十名马仔埋伏在2号仓库附近,宁可失守也不要暴露行踪,然后等我的消息,最迟凌 晨我会亲自过来,带一个人,以及一组更强大的兵力。

    阿碧开车将我送达黑狼居住的私宅,门口驻守的保镖是两个陌生男子,我从未在黑狼身边见过,他们也不认识 我,隔着好几步远便伸出手阻拦,让我稍等去通报。

    我直接制止,“不用通报,五哥认识我,以后他的住处我来去自如。”

    两人面面相觑半信半疑,我没好气间,“你们不知道吗。”

    右边的男人揺头,“还真没听五哥提起。尤其是女人,五哥没开过这先例。”

    我推开他们径直走入,经过中间时特意将脸孔露出让他们看仔细,“从这一刻起,把我的容貌记在脑子里,我

    a堂走 ”

    石rp不〇■

    右边男人厉声大喊站住,他上来要把我扯回去,不远处的门扉晃了晃,闪身挤出一道人影,骂骂咧咧踢翻了角落 的空鱼缸,“吵什么,五哥刚从外地出货回来,惊了他休息要不要命了。”

    两名保镖低下头朝后退去,说话的男子站在台阶上,不知是月光的缧故,还是他本身染了色,头顶和额头竟垂 下几缕苍白的发,我面无表情打量他,他透过空气与我相视,认出后匆忙迎上前,“何小姐,原来是您,手下不 懂事,您别往心里去,我回来好好教训就是了。”

    我揉了揉手背上被保镖抓出的红痕,“我能进吗。”

    他鞠躬说自然,您不是五哥的地下情人吗,我见过您,说不准哪天就成了嫂子,兄弟们还指望您多说两句好话

    他伸手示意我请,我进入玻璃门直接上楼,所有房间都空着,屋门打开黑漆漆_片,唯有走廊尽头挨着天窗 的一扇是虚埯的,底下缝隙有微弱的灯光溢出。

    我脱下鞋子放在门口,小心翼翼推开门,赤裸双脚步入房间,不发出一丁点声音惊扰他。

    昏暗的室内,有几盏空灯未点亮,床头燃烧着一根黄蜡,散出的气息却不是腊味,而是熏香,浅浅淡淡传入鼻 孔,我越闻越熟悉,熟悉得似乎日日夜夜伴了我许久,我思绪飘荡,百转千回间恍然惊觉是山茶花的香气,我跟了 容深三年,始终都是这个味道,他只喜欢这个,所以我几乎不用其他花香。

    我握紧拳头,闭目稳了稳心神,耳畔传来浙淅沥沥的水声,我立刻扭头看向窗台凹入的角落,一面磨砂门倒映 出黑狼在橘色光晕下的身影,他一丝不挂,周身水珠四溢,时而隆起膨胀的腹肌和削瘦挺拔的脊梁浸染了泡沫,每一 寸都是水痕,那样的水痕像极了做爱时流淌的汗渍,性感而蛊惑,诱人又狂野。

    水声在几分钟后戛然而止,灯光也随即变得昏弱,似乎调暗了。玻璃门倏然被推开,我凝视走出的人影,他低 偏着头,用毛巾擦拭湿发,随口间了句,“办成了吗。”

    他当成是马仔,我立在原地没有回应,他等不到声响蹙眉抬头,目光不经意掠过我的脸,又彻底定格。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